大般若波羅蜜多經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五百八十七

第十二淨戒波羅蜜多分之四

「又滿慈子有二菩薩俱證無上正等菩提有菩薩有方便善巧故疾證無上正等菩提有菩薩無方便善巧故遲證無上正等菩提具壽當知寧為菩薩遲證無上正等菩提不墮聲聞或獨覺地若諸菩薩速求無上正等菩提應知此中容有二事一者若無方便善巧便證實際墮二乘地二者若有方便善巧疾證無上正等菩提如火宅中有眾寶聚有人求寶入此宅中其人爾時容有二事一者若無方便善巧死於火宅二者若有方便善巧持寶而出如是菩薩速求無上正等菩提應知此中容有二事一者若無方便善巧便證實際墮二乘地如死火宅二者若有方便善巧疾證無上正等菩提如持寶出是故當知寧為菩薩遲證無上正等菩提不為速求墮二乘地

滿慈子便問具壽舍利子言「速證實際豈非菩薩方便善巧

舍利子言「速證實際非為菩薩方便善巧所以者何墮二乘地非為方便善巧等流乃是無方便善巧等流果退失所求大菩提故夫為菩薩求大菩提饒益有情不求實際故證實際非巧便果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行施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名布施波羅蜜多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護戒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名淨戒波羅蜜多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忍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名安忍波羅蜜多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精進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名精進波羅蜜多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定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名靜慮波羅蜜多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慧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名般若波羅蜜多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行內空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究竟行於內空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行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究竟行於外空乃至無性自性空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觀無明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究竟觀於無明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觀行名色六處老死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究竟觀行乃至老死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觀苦聖諦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究竟觀苦聖諦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觀集道聖諦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究竟觀集道聖諦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四靜慮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四靜慮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四無量四無色定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四無量四無色定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四念住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四念住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四正斷乃至八聖道支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空解脫門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空解脫門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無相無願解脫門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無相無願解脫門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八解脫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八解脫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淨觀地智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淨觀地智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種性地第八地具見地薄地離欲地已辦地獨覺地菩薩地如來地智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種性地智乃至如來地智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極喜地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極喜地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離垢地發光地焰慧地極難勝地現前地遠行地不動地善慧地法雲地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離垢地乃至法雲地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一切陀羅尼門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一切陀羅尼門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一切三摩地門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一切三摩地門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五眼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於五眼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六神通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六神通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如來十力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如來十力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四無所畏乃至十八佛不共法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三十二相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三十二相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八十隨好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八十隨好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無忘失法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無忘失法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恒住捨性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恒住捨性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一切智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一切智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道相智一切相智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道相智一切相智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一切菩薩摩訶薩行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一切菩薩摩訶薩行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諸佛無上正等菩提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諸佛無上正等菩提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嚴淨佛土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嚴淨佛土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成熟有情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成熟有情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隨喜他諸功德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隨喜他諸功德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迴向一切智智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迴向一切智智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以一食施所獲功德勝餘菩薩住經殑伽沙數大劫捨轉輪王上妙飲食布施一切所獲功德』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行布施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一心集諸功德勝餘菩薩住經殑伽沙數大劫集諸功德』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集諸功德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作是思惟『我能修行方便善巧非餘菩薩』是諸菩薩行於非處行非處故戒有毀缺不能圓滿修方便善巧

「具壽當知若諸菩薩方便善巧修諸功德若起如是種種思惟應知彼非方便善巧何以故滿慈子菩薩不應欲勝菩薩菩薩不應輕慢菩薩菩薩不應降伏菩薩菩薩於餘諸菩薩所供養恭敬應如供養恭敬如來

爾時滿慈子問舍利子言「菩薩為但應恭敬菩薩為亦應恭敬諸餘有情

舍利子言「諸菩薩眾應普恭敬一切有情謂諸菩薩如敬如來如是亦應敬餘菩薩如敬菩薩如是亦應敬餘有情心無差別何以故滿慈子諸菩薩眾於諸有情心應謙下應深恭敬應與自在應離憍慢如是菩薩於諸有情深心恭敬如佛菩薩如是菩薩應作是念『我證無上正等覺時當為有情說深法要令斷煩惱得般涅槃或得菩提究竟安樂或令解脫諸惡趣苦

「又滿慈子如是菩薩於有情類應起慈心於諸有情心離憍慢作如是念『我當修學方便善巧令諸有情一切皆得最第一性所以者何第一性者所謂佛性我當方便令諸有情皆得成佛』如是菩薩於有情類皆起慈心欲使有情一切皆得居法王位此法王位最勝最尊於法有情俱得自在是故菩薩摩訶薩眾應普恭敬一切有情慈心遍滿無揀別故如來法身遍一切故

滿慈子便問具壽舍利子言「云何菩薩作如是念『我當恭敬一切有情我證無上正等覺已教誡教授一切有情皆令證得最第一性一切皆得居法王位』如工幻師或彼弟子於四衢道幻作大王及四種軍勇健難敵此中幻王不作是念『我今具有四種勇軍勢力難敵』四種幻軍不作是念『我等一切皆屬大王隨王意轉』何以故舍利子此中一切若王若軍皆非實有都無自性實有自性皆所不攝如世尊說諸法如幻一切有情亦復如是既皆如幻誰恭敬誰誰復令誰得第一性居法王位說何等法

舍利子言「如是如是有情及法一切如幻當知此中如幻菩薩恭敬一切如幻有情方便善巧教誡教授令得第一如幻佛性居法王位說如幻法然諸菩薩雖作是念而於其中都無所執若諸菩薩於諸法中少有所見是諸菩薩非行般若波羅蜜多若時菩薩於諸法中都無所見是時菩薩不離般若波羅蜜多如是菩薩方便善巧雖行精進波羅蜜多教化有情令得成佛而於諸法都無所見謂不見有少分法性實能令他得第一性亦不見有少分法性實能令他居法王位雖無所見而不退轉當知菩薩能著廣大精進甲冑都無所執謂諸菩薩知法王位雖皆如幻都非實有而能精勤求趣不退雖勤精進求趣佛果而於諸法都無所見雖無所見而不退轉如是菩薩雖知天阿素洛等皆悉敗壞而於其中無敗壞想達一切種皆如幻故如是菩薩方便善巧求證無上正等菩提欲為有情說寂靜法謂雖種種名句文身方便宣說一切法性而法本性皆不可說

「又滿慈子一切法性不可顯示不可宣說菩薩證得大菩提時雖為有情說諸法性而作是念『我於菩提都無所得亦常於法不為有情有所宣說我雖證得無上菩提而此菩提實不可證我雖宣說一切法性而諸法性實不可說能說所說俱無自性能證所證亦不可得』是故菩薩摩訶薩眾欲證無上正等菩提於諸法中不應執著雖無執著而不退轉由無退轉心不沈沒由不沈沒攝受精進是為精進波羅蜜多復以精進波羅蜜多迴向趣求一切智智圓滿淨戒波羅蜜多復以淨戒波羅蜜多迴向趣求一切智智令此淨戒波羅蜜多轉勝轉增轉明轉淨如是菩薩修學淨戒波羅蜜多速得圓滿增皆由菩薩迴向趣求一切智智

滿慈子便問具壽舍利子言「若一切法皆如幻事都非實有云何菩薩迴向趣求一切智智而得成立

舍利子言「若一切法少分實有非如幻事則諸菩薩畢竟不能迴向趣求一切智智以一切法無少實有非如幻事故諸菩薩迴向趣求一切智智如是菩薩有所堪能迴向趣求一切智智精勤無倦皆由了達諸法非實如幻如化有所堪能當知即是菩薩精進波羅蜜多

滿慈子言「如是菩薩有所堪能迴向趣求一切智智精勤無倦是何法業而說堪能即是精進如何修學如是堪能

舍利子言「堪能即是方便善巧之所作業菩薩要依方便善巧知一切法皆如幻事菩薩安住方便善巧不怖法空不墮實際譬如有人住高山頂兩手堅執輕固傘蓋臨山峯刃翹足引頸俯觀巖下險絕深坑傘蓋承風力所持御雖臨險岸而不墮落如是菩薩方便善巧大悲般若力所任持雖如實觀諸法如幻虛妄顯現本性空寂而心都無下劣怖畏於法實際亦不證入何以故滿慈子是諸菩薩方便善巧大悲般若力所任持不怖法空不證實際如持傘蓋俯峻峯巖觀險絕坑無怖無墮如是菩薩摩訶薩眾被戴堅固甲冑攝受方便善巧成就第一圓滿淨戒波羅蜜多為所依止雖求無上正等菩提而不見法已正當證應知如是菩薩淨戒波羅蜜多一切皆由方便善巧所攝受故能至無上正等菩提如是菩薩方便善巧所攝受故常不遠離所學六種波羅蜜多是諸菩薩由不遠離所學六種波羅蜜多漸次隣近一切智智超勝一切聲聞獨覺何以故滿慈子是諸菩薩專意趣求如無價寶一切智故

「又滿慈子如有二人作大方便入深山窟求無價寶彼入未久便見兩邊有諸少價金銀等寶俱見不取漸次前行復見兩邊有多價寶一見貪著荷負而還一見不取更復前進至極勝處獲無價寶恣意持還多所饒益如是菩薩作大方便求證無上正等菩提欲為有情作大饒益趣入佛法略有二種有菩薩無方便善巧故雖聞世間種種善法心不貪染而聞二乘所有功德心便愛味由愛味故精勤攝受遠離所求一切智智退失無上正等覺心如彼初人見少價寶雖不貪著而見多價貪著持還失無價寶有菩薩有方便善巧故初聞世間種種善法心不貪染次聞二乘所有功德亦不愛味由不愛味便不思惟由不思惟便不修習既不修習方便厭捨所以者何此諸菩薩知世善法多諸過患不能究竟自利利他障礙所求一切智智聲聞獨覺功德善根雖出世間而但自利不能普利一切有情亦障所求一切智智故不愛味亦不思惟於彼善根不樂修習由斯超越彼二乘地勤求無上正等菩提漸次證得一切智智如彼後人見少價寶及多價寶俱不貪著漸次深入至極勝處獲無價寶恣意持還與諸有情作大饒益

「如是菩薩方便善巧既不貪染世間善法於二乘法亦不愛味由斯漸次趣大菩提修多百千難行苦行供養恭敬無量如來成熟有情嚴淨佛土至極圓滿得一切智利益安樂無量有情如無價寶多所饒益如是菩薩方便善巧雖聞二乘種種功德而能了達皆非究竟雖能取證而深厭捨雖深厭捨而能巧說方便饒益彼類有情令善修行證涅槃樂如是菩薩方便善巧能不攝受二乘功德精進修行諸菩薩行趣證無上正等菩提作諸有情利益安樂

爾時滿慈子問舍利子言「若諸菩薩住不退位於何等行不應味著

舍利子言「彼於六種波羅蜜多不應味著何以故滿慈子若深味著布施淨戒安忍精進靜慮般若波羅蜜多心便雜染不能如實利樂有情亦復不能嚴淨佛土由斯經久乃能證得所求無上正等菩提故彼菩薩應作是念『我於六種波羅蜜多雖應精勤勇猛修習時無間斷如救頭然而於其中不應味著

「又滿慈子彼諸菩薩不應味著種種空觀何以故滿慈子若深味著內空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觀心便雜染不能如實利樂有情亦復不能嚴淨佛土由斯經久乃能證得所求無上正等菩提故彼菩薩應作是念『我於如是種種空觀雖應精勤勇猛修習時無間斷如救頭然而於其中不應味著

「又滿慈子彼諸菩薩不應味著真如等觀何以故滿慈子若深味著諸法真如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觀心便雜染不能如實利樂有情亦復不能嚴淨佛土由斯經久乃能證得所求無上正等菩提故彼菩薩應作是念『我於如是真如等觀雖應精勤勇猛修習時無間斷如救頭然而於其中不應味著

「又滿慈子彼諸菩薩不應味著諸緣起觀何以故滿慈子若深味著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處六處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無明滅故行滅乃至生滅故老死滅觀心便雜染不能如實利樂有情亦復不能嚴淨佛土由斯經久乃能證得所求無上正等菩提故彼菩薩應作是念『我於如是諸緣起觀雖應精勤勇猛修習時無間斷如救頭然而於其中不應味著

「又滿慈子彼諸菩薩不應味著諸聖諦觀何以故滿慈子若深味著苦道四聖諦觀心便雜染不能如實利樂有情亦復不能嚴淨佛土由斯經久乃能證得所求無上正等菩提故彼菩薩應作是念『我於如是諸聖諦觀雖應精勤勇猛修習時無間斷如救頭然而於其中不應味著

「又滿慈子彼諸菩薩不應味著助菩提分何以故滿慈子若深味著四念住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心便雜染不能如實利樂有情亦復不能嚴淨佛土由斯經久乃能證得所求無上正等菩提故彼菩薩應作是念『我於如是助菩提分雖應精勤勇猛修習時無間斷如救頭然而於其中不應味著

「又滿慈子彼諸菩薩不應味著三解脫門何以故滿慈子若深味著空無相無願解脫門心便雜染不能如實利樂有情亦復不能嚴淨佛土由斯經久乃能證得所求無上正等菩提故彼菩薩應作是念『我於如是三解脫門雖應精勤勇猛修習時無間斷如救頭然而於其中不應味著

「又滿慈子彼諸菩薩不應味著陀羅尼門三摩地門何以故滿慈子若深味著陀羅尼門三摩地門心便雜染不能如實利樂有情亦復不能嚴淨佛土由斯經久乃能證得所求無上正等菩提故彼菩薩應作是念『我於如是陀羅尼門三摩地門雖應精勤勇猛修習時無間斷如救頭然而於其中不應味著

「又滿慈子彼諸菩薩不應味著靜慮無量等至解脫何以故滿慈子若深味著靜慮無量等至解脫心便雜染不能如實利樂有情亦復不能嚴淨佛土由斯經久乃能證得所求無上正等菩提故彼菩薩應作是念『我於如是靜慮無量等至解脫雖應精勤勇猛修習時無間斷如救頭然而於其中不應味著

「又滿慈子彼諸菩薩不應味著勝處遍處九次第定何以故滿慈子若深味著勝處遍處九次第定心便雜染不能如實利樂有情亦復不能嚴淨佛土由斯經久乃能證得所求無上正等菩提故彼菩薩應作是念『我於如是勝處遍處九次第定雖應精勤勇猛修習時無間斷如救頭然而於其中不應味著

「又滿慈子彼諸菩薩不應味著修諸地智何以故滿慈子若深味著修諸地智心便雜染不能如實利樂有情亦復不能嚴淨佛土由斯經久乃能證得所求無上正等菩提故彼菩薩應作是念『我於如是修諸地智雖應精勤勇猛修習時無間斷如救頭然而於其中不應味著

「又滿慈子彼諸菩薩不應味著五眼六神通何以故滿慈子若深味著五眼六神通心便雜染不能如實利樂有情亦復不能嚴淨佛土由斯經久乃能證得所求無上正等菩提故彼菩薩應作是念『我於如是五眼六神通雖應精勤勇猛修習時無間斷如救頭然而於其中不應味著

「又滿慈子彼諸菩薩不應味著如來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解何以故滿慈子若深味著如來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心便雜染不能如實利樂有情亦復不能嚴淨佛土由斯經久乃能證得所求無上正等菩提故彼菩薩應作是念『我於如是如來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解雖應精勤勇猛修習時無間斷如救頭然而於其中不應味著

「又滿慈子彼諸菩薩不應味著大慈大悲大喜大捨何以故滿慈子若深味著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心便雜染不能如實利樂有情亦復不能嚴淨佛土由斯經久乃能證得所求無上正等菩提故彼菩薩應作是念『我於如是大慈大悲大喜大捨雖應精勤勇猛修習時無間斷如救頭然而於其中不應味著

「又滿慈子彼諸菩薩不應味著十八佛不共法何以故滿慈子若深味著十八佛不共法心便雜染不能如實利樂有情亦復不能嚴淨佛土由斯經久乃能證得所求無上正等菩提故彼菩薩應作是念『我於如是十八佛不共法雖應精勤勇猛修習時無間斷如救頭然而於其中不應味著

「又滿慈子彼諸菩薩不應味著無忘失法恒住捨性何以故滿慈子若深味著無忘失法恒住捨性心便雜染不能如實利樂有情亦復不能嚴淨佛土由斯經久乃能證得所求無上正等菩提故彼菩薩應作是念『我於如是無忘失法恒住捨性雖應精勤勇猛修習時無間斷如救頭然而於其中不應味著

「又滿慈子彼諸菩薩不應味著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何以故滿慈子若深味著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心便雜染不能如實利樂有情亦復不能嚴淨佛土由斯經久乃能證得所求無上正等菩提故彼菩薩應作是念『我於如是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雖應精勤勇猛修習時無間斷如救頭然而於其中不應味著

「又滿慈子若諸菩薩欲證無上正等菩提不應現行如是分別『我由如是菩薩淨戒攝受諸相及諸隨好』若諸菩薩現行如是分別心者應知名為犯菩薩戒是故菩薩不應貪求諸相隨好求趣無上正等菩提若諸菩薩取著相好受持淨戒應知名為取著淨戒有所毀犯若諸菩薩取著淨戒有所毀犯定不能證所求無上正等菩提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五百八十七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