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大寶積經

大寶積經卷第九十六

勤授長者會第二十八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阿羅漢諸漏已盡無復煩惱得上調伏猶如大龍所作已辦棄諸重擔逮得己利盡諸有結正智解脫心得自在最上應供眾所知識唯有阿難猶在學地其名曰:阿若憍陳如摩訶迦葉摩訶迦旃延摩訶阿濕波舍利弗大目乾連摩訶劫賓那摩訶拘絺羅摩訶梵頗羅睺羅難陀如是等而為上首復有菩薩摩訶薩五百人俱皆得三昧及陀羅尼

爾時舍衛大城有一長者名勇猛授富有財寶倉庫盈溢金銀琉璃車𤦲馬碯珊瑚虎珀摩尼真珠象馬牛羊奴婢僕使商估等類一切眾多時勇猛授與五百長者遊讌聚會作是議言:「諸仁者!佛出世難人身難得時亦難遇於佛法中以信出家是事亦難成比丘性亦復甚難如法修行是亦為難知恩報恩少恩不忘是人難得能於佛法生信樂心是人難得信樂成就是事復難莊嚴佛法是事亦難解脫生死倍復為難我等為於聲聞辟支佛乘而求滅度為當發趣最上佛乘」咸復唱言:「我等寧於無上佛道而趣涅槃」作是議已前後圍遶出舍衛城向祇陀林詣如來所頂禮佛足右遶三匝却坐一面

爾時世尊知而故問告長者言:「汝等何緣今來我所?」

時勇猛授與五百長者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白言:「世尊!我等諸人同時集會作是議言:『佛世難遇人身難得乃至解脫生死倍復為難我等為於聲聞辟支佛乘而求滅度為當發趣最上佛乘』咸作是言:『我等寧於無上佛道而趣涅槃』由此議故今詣如來正等覺世尊!菩薩摩訶薩志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應云何學?應云何住?云何修行?」

佛言:「善哉善哉!汝等發趣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來詣我所應當諦聽善思念之如諸菩薩應學應住應所修行當為汝說」時諸長者受教而聽

佛告長者:「菩薩摩訶薩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勝志樂者當於一切眾生起大悲心應廣修行應勤熏習是故菩薩於身命財及以妻子倉庫舍宅飲食衣服車乘臥具花鬘塗香一切樂具應無所著何以故?以諸眾生執著於身而生惡業由惡業故墮地獄中若於眾生起大悲心於身命財則不執著便生善趣是故菩薩摩訶薩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勝志樂者於諸眾生起慈悲已應修大捨而不求報不求報者應住戒律三戒清淨應具忍辱能忍諸惡應起精進不惜身命應修一心安住禪定應修智慧善巧方便應於我人眾生壽命皆悉捨離為眾生故應行布施護持淨戒為眾生故應修忍辱發起精進為眾生故應入禪定修習智慧善巧方便

時諸長者復白佛言:「世尊!我等於身及彼妻子一切財寶資生之具心常愛惜世尊!菩薩摩訶薩云何觀察於身命財能無貪悋?」

爾時世尊告長者言:「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勝志樂者應觀此身無量過患微塵積集生住異滅念念遷流九漏瘡門猶如毒蛇所住窟穴其中無主如空聚落畢竟破壞如坏瓦瓶惡露盈溢猶如穢器受諸不淨猶如圊廁不可觸動猶如惡瘡貪美為患如雜毒食不識恩德如未生怨欺誤於人如惡知識癡愛為害如友獼猴斷智慧命猶如殺者奪諸善法猶如劫賊常求人便猶如怨讎無有慈心猶如魁膾難可承事如暴惡人如箭著身觸之則痛如朽腐舍常務修治如老弱乘難可駈策如毒蛇篋不可附近如逆旅館疲苦所集如孤獨舍無所攝屬如獄卒伺害如王者憂國如邊城警畏如惡國多災如破器難持如祠火無厭如陽焰虛誑如幻化惑人如析芭蕉中無堅實如水聚沫不可執持如水上泡速起速滅如河岸樹臨危動搖如駛河流終歸死海

復告長者:「次觀此身前後因緣初從欲愛和合而生為長養故咽於摶食至於生藏痰陰消之次至黃藏將欲熟時則變為酢次至風藏風分汁滓各別流行成大小便汁變為血血變為肉肉處生脂脂處為骨骨中生髓如是身緣前後不淨若諸菩薩作是觀時復應思惟如此身者三百六十骨聚所成如朽壞舍諸節支持以四細脈周匝彌布五百分肉猶若泥塗六脈相繫五百筋纏七百細脈以為編絡十六麁脈鉤帶相連有二肉繩長三尋半於內纏結十六腸胃繞生熟藏二十五氣脈猶如窓隙一百七關穴如破碎器八萬毛孔如亂草覆五根七竅不淨盈滿七重皮裹六味長養猶如祠火吞受無厭如是之身一切臭穢自性潰爛誰當於此愛重憍慢?唯應觀察如借他器猶車運載但為養育至菩提故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是身眾穢器
猶如貯糞瓶
凡夫無智慧
恃色生憍慢
鼻中洟恒流
口氣常臭穢
眼眵蟲遍身
誰當生淨想?
如人執持炭
磨瑩欲令白
假使至盡時
體色終無變
設欲淨其身
傾河以自洗
身盡莫能淨
其事亦如是

於時世尊說此偈已復告五百諸長者言:「若諸菩薩發勝志樂趣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應觀此身四十四種何等名為四十四種?一者此身可厭性無和合故二者此身臭穢膿血常流故三者是身不堅畢竟敗壞故四者是身羸弱支節相持故五者是身不淨穢惡流溢故六者是身如幻誑惑凡愚故七者是身瘡門九處常流故八者是身火然欲火盛故九者是身為火瞋火猛故十者是身遍然癡火遍故十一者是身盲冥貪瞋癡故十二者是身墮網愛網覆故十三者是身瘡聚瘡遍滿故十四者是身不安四百四病故十五者諸蟲住處八萬戶蟲故十六者是身無常畢竟歸死故十七者是身頑癡於法無知故十八者猶如瓦器生住壞故十九者是身逼迫多憂惱故二十者無有救護必壞滅故二十一者是身險惡諂誑難知故二十二者如無底坑諸欲難滿故二十三者如火受薪貪色無厭故二十四者身無厭足貪受五欲故二十五者如被捶打隨損害故二十六者是身不定盛衰增減故二十七者身隨心轉不正思惟故二十八者身不知恩必棄塚間故二十九者身為他食狐狼所噉故三十者身如機關筋骨相持故三十一者身不可觀膿血糞穢故三十二者身不自由依飲食生故三十三者身妄纏裹終敗壞故三十四者身為惡友多逆害故三十五者身為殺者自殘害故三十六者身為苦器苦所逼故三十七者身為苦聚五蘊生故三十八者身為無主眾緣生故三十九者是身無命離男女相故四十者是身為空應觀蘊界處故四十一者是身虛妄如夢中故四十二者是身不實如幻化故四十三者身為幻惑如陽焰故四十四者身為欺誑如影像故是為四十四種菩薩作是觀時所有身命愛欲執著妻子舍宅飲食衣服車乘香鬘一切樂具皆悉厭離無所顧戀速能成就六波羅蜜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善得人身甚為難
莫為此身造眾惡
畢竟塚間餧狐狼
勿為惡見生貪愛
凡愚迷惑癡狂故
由愛此身造諸業
此身亦復不知恩
晝夜唯增眾苦緣
機關動轉常疲困
洟唾便利恒充滿
飢渴寒熱相煎迫
何有智者愛此身?
此身無厭如大坑
徒能長養眾怨害
由此身故常作惡
於無量劫受諸苦
應念定死修勝福
正信生於佛法中
飲食衣服及塗香
長養此身來已久
誰能執持令不壞
應知無益勿耽迷
牟尼世尊難可遇
無量劫中時出現
當於佛法生淨信
惡道可畏勿隨行
設令壽命千億歲
猶懼無常生厭離
何況須臾不可保
為彼沈淪惡趣中?
或有惡友來相勸
人身難得今已得
多求財寶受娛樂
及此盛年恣嬉遊
何有求財而樂者?
設得守護猶勤苦
如此愚人徒妄言
是故智者應觀察
財物如幻亦如夢
愚癡眾生被誑惑
剎那時得剎那失
何有智者生愛心?
譬如幻師幻化事
乾闥婆城種種色
財寶如是誑凡愚
於虛妄中何有實?
種種苦惱求財利
水火王賊常侵奪
由此能為眾苦因
何有智者生愛樂?
有諸常懷貪愛者
馳逐財利無厭時
能於父母無慈心
乃至親屬生怨害
言語善順心乖違
造作種種欺誑緣
或學邪論邪呪等
誇衒伎藝如婬女
或復諂誑現柔和
或復剛強示威猛
如是無量眾惡業
莫不皆由財利生
珊瑚金玉摩尼珠
是物本來如泡沫
不能了知如幻化
為此虛誑墜三塗
彌勒世尊出現時
一生次當補我處
國界黃金而布地
是等為從何所來?
劫盡世間悉燒壞
須彌河海盡燋枯
畢竟磨滅歸虛空
而此寶物何從去?
種種惡業求財物
養育妻子謂歡娛
臨命終時苦逼身
妻子無能相救者
於彼三塗怖畏中
不見妻子及親識
車馬財寶屬他人
受苦誰能共分者?
父母兄弟及妻子
朋友僮僕并珍財
死去無一來相親
唯有黑業常隨逐
智人終不為親愛
作諸惡業入阿鼻
唯除業盡方得出
親屬無有能代者
閻羅使者唯考業
不問親緣及友朋
汝得人身不捨惡
極苦今應甘忍受
閻羅常告彼罪人
無有少罪我能加
汝自作罪今自來
業報自招無代者
父母妻子無能救
唯當勤修出離因
是故應捨枷鏁業
善知遠離求安樂
於家妻子應生怖
恒依佛教正修行
在家熾然為苦本
猶如炎鑪甚可畏
身心燋熱鎮燒燃
誰有智者生貪著?
愛樂修行諸佛教
無所營求為快樂
愚闇凡夫不覺知
家為苦本橫貪愛
於彼皮筋骨肉中
迷惑妄生夫婦想
不能了知如幻化
凡夫於此生貪著
智者能知此過患
世間欲樂皆捐棄
樂法當如求藥想
應速捨離居家縛

爾時五百長者聞此法已得無生忍歡喜踊躍而說偈言:

「慶哉獲大利
諸利中最上
我等於佛法
皆生欣樂心
發趣於菩提
利樂眾生類
以善而養命
覺慧自安心
憐愍諸眾生
願當成佛道
我等皆已發
無上菩提心
金色相莊嚴
照明於世界
樂菩提心者
當得如來身
大心菩提心
諸心中最上
解脫一切縛
具足諸功德
少福諸眾生
於此無欣樂
不觀生死過
不樂菩提心
菩提心功德
若有色方分
周遍虛空界
無能容受者?
恒河沙數等
諸佛剎土中
假使布珍寶
供養於諸佛
有能一合掌
迴向菩提心
其福過於彼
邊際不可得
非唯供養福
餘福亦復然
如是菩提心
最勝仙所說
菩提心最勝
如阿伽陀藥
能除一切病
與一切安樂
我見諸眾生
三火所熱惱
智者無量劫
勤苦常修習
如醫王勇猛
具足菩提行
救拔眾生苦
永離諸憂惱
於一切生處
終不捨是心
勤修諸行願
勇猛求佛法
我等得善利
我等心欣樂
今遇釋師子
當得如來身

爾時世尊即便微笑從其面門放種種光青黃赤白紅紫頗黎照於無量無邊世界乃至梵世日月威光皆悉隱蔽還遶三匝從佛頂入爾時尊者阿難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白言:「世尊!有何因緣現此微笑?如佛所現非無因緣」即於佛前而說偈言:

「諸佛最上之導師
不以無因現微笑
哀愍世間利益者
願說所為之因緣
貧乏眾生無法財
應說最上大乘施
能作世間盲冥眼
願說微笑之因緣

於時世尊告阿難曰:「汝見此五百長者今於我所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不?」

阿難白言:「唯然已見

佛告阿難:「此五百長者已於往昔百千億那由他諸佛所承事供養種諸善根今聞是法得無生忍此諸長者從是已後不生惡趣於人天中常受快樂復於來世彌勒佛所供養恭敬尊重讚歎及賢劫中一切諸佛悉皆承事恭敬供養於諸佛所聽聞正法受持讀誦為他廣說過二十五劫各於諸佛剎中成無上菩提皆同一字號勝蓮花藏如來正等覺

爾時尊者阿難白佛言:「世尊!希有世尊!希有善逝!當何名此廣大法門?云何奉持?」

佛告阿難:「是法門名『菩薩瑜伽師地』亦名『勇猛授長者所問』如是名號汝當受持

佛說此經已尊者阿難及諸比丘五百長者諸菩薩眾阿修羅等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大寶積經卷第九十六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 上一卷 下一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