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積經

大寶積經卷第六十一

菩薩見實會第十六

序品第一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迦毘羅國尼居陀林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其名曰優樓毘螺迦葉伽耶迦葉那提迦葉摩訶迦葉舍利弗大目犍連一切皆是大阿羅漢諸漏已盡無復煩惱其心自在心善解脫慧善解脫如大龍象所作已辦皆棄重擔逮得己利盡諸有結於正教中心得善解於一切法心無所礙到於彼岸自得解脫解脫眷屬自得調伏調伏眷屬自得寂定寂定眷屬自得度脫度脫眷屬已到彼岸彼岸眷屬已到陸地陸地眷屬自得安隱安隱眷屬自得寂滅寂滅眷屬自破煩惱破煩惱眷屬自得沙門沙門眷屬自得息惡息惡眷屬自婆羅門婆羅門眷屬自除惡法除惡法眷屬自了知諸法了知諸法眷屬自能得度能度眷屬自具諸德具諸德眷屬自無煩惱無煩惱眷屬自離五支離五支眷屬自得離障離障眷屬自得靜意靜意眷屬自具六通具六通眷屬自離憎愛解脫離憎愛解脫眷屬自守護一心守護一心眷屬自念門具足念門具足眷屬自依四依四依眷屬自離種種諸見離種種諸見眷屬自棄諸希望棄諸希望眷屬自得盡行盡行眷屬自得事訖事訖眷屬自修自修眷屬自無濁念無濁念眷屬自斷有覺斷有覺眷屬自倚身行倚身行眷屬自得樂不動樂不動眷屬自心善解脫心善解脫眷屬自慧善解脫慧善解脫眷屬自得賢聖賢聖眷屬如是等比得離枝葉除去皮膚唯有心實堅固而住

爾時世尊於其後夜露地而坐時比丘眾四面圍遶爾時世尊默然而住觀比丘眾告諸比丘「汝等諸人訪覓一人堪能往化淨飯王者」爾時慧命阿若憍陳如即從坐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即便作禮白佛言「世尊我當往化淨飯王耶」佛言「汝止憍陳如汝今具足大師之德不應往彼」時有慧命婆澁摸及大名耶輸陀優樓毘螺迦葉摩訶迦葉舍利弗大目連等各白佛言「世尊我等堪能往化淨飯王也」佛告摩訶目連「汝等且止汝等皆悉具足大師尊重之法不應往化

爾時大德摩訶目連即作是念「世尊今者欲令誰往化淨飯王耶」爾時目連即入如實三昧以三昧力莊嚴其心即得見佛意之所念在於慧命迦盧陀夷欲令往化淨飯王耳譬如重閣樓窓之中日從東入光照西壁如是目連見世尊心專在迦盧陀夷欲令化王亦復如是爾時慧命目連即從定起往迦盧陀夷所到已白言「世尊心念知汝堪能往化淨飯王迦盧陀夷汝今應當發大勇猛速往化王」目連作是語已時慧命迦盧陀夷白目連言「凡庶難化何況國王何以故剎利種姓灌頂大王有自在力難可化故大目連譬如聚積眾柴若二若三乃至千載如此柴聚經多年歲甚大乾燥于時有人放火燒之成大火聚於意云何此之火聚寧為大不」目連言「甚大」「若復有人更以無量蘇油溉灌此火增盛不」大目連言「轉熾倍盛」「於意云何此火可近不」目連言「難可得近」「如是大目連剎利種姓灌頂大王難可教化不可得近亦復如是大目連譬如狂象之牙可觸以不」目連言「不可觸也」「如是大目連灌頂剎利難可教化亦復如是

時慧命目連復白優陀夷言「世尊心念知汝堪能往化淨飯王也」優陀夷復白目連言「世尊實垂顧念謂我堪能往化淨飯王耶」目連答言「世尊實誠念汝謂汝堪能教化父王

爾時世尊自告優陀夷言「優陀夷汝可入城教化父王何以故唯我與汝堪能教化淨飯王耳優陀夷我諸聲聞弟子之中汝能教化諸邑聚落最為第一

爾時世尊即以偈頌告優陀夷言

「諦聽優陀夷  汝能善教導
必令釋種喜  往化最勝王
王今受悟時  兼利諸天人
必得到彼岸  汝當速往化
釋種淨飯王  今懷恨亂濁
住念惠不行  猶如墜高崖
戀惜子高位  慧心盡迷沒
如商失重寶  追念生大苦
如天墜宮殿  追戀五慾樂
未知佛正法  悲哀大惱亂
自念失七寶  及與人四道
憶此聖王位  口出非法言
王時悲亂言  不覺己及他
如奪精魂鬼  執持於人身
猶在雞羅山  一切無所見
如是惱恨障  應見不復覩
亦如睡眠死  己心不自了
憂恨迷惑障  王不識自喜
如婦夫婿亡  悲淚生憂悔
王今癡惱亂  哀戀生大苦
汝具巧方便  往化淨飯王
摧倒邪慢憧  當建正法燈
更無有能化  淨飯大王者
唯汝優陀夷  過去曾同行
優陀夷當知  曾有大國王
名曰增長實  聲名震十方
如法作國主  一切皆歸化
能以正法治  王領四天下
城邑悉滿中  花果香園苑
多諸賢聖眾  無有雜惡人
芳林甚稠密  地淨無棘刺
多饒淨妙等  花池莊嚴好
人民廣殷盛  棄惡常善住
閉諸惡趣門  必昇妙天道
彼王昔有子  曾廣供養佛
備修諸善根  具足諸功德
名曰妙堅惠  億眾所供養
常見色欲過  棄家樂閑靜
父王勅子言  『汝可受五慾
婇女自娛樂  遊觀寶宮池
我今為汝辦  翫弄無乏少
云何不愛樂  汝當說其意
知諸趣善妙  汝愛寶宅中
女寶常圍遶  妙境甚可樂
諸仙處閑林  猶捨退還家
受諸色欲樂  況汝無乏少
婇女眾圍遶  王臣皆隨從
臺館若天宮  應受五欲樂
諸女甚端正  美麗若天人
善奏歌舞樂  可以自娛意
目如優波葉  脣赤若含丹
面滿廣黛眉  平額姝咽頸
膺平缺骨滿  臂如象王鼻
掌如蓮花色  指圓𦟛纖好
舌薄廣紅赤  美言若甘露
齒素利齊密  珠瓔寶衣服
臍深腹不現  脊如金剛杵
髀股𦟛圓直  伊尼鹿王𨄔
行步如鵝王  皆各瞻視汝
盛年甚可愛  堪能存後嗣
汝及眾麗人  猶如春花開
盛年色未退  應當速受樂
堅慧白父王  『王言非正理
若有如法語  所勅不敢違
王聽我今說  樂善真實語
乃至於夢中  不起婬欲想
父王今此言  智者所不許
愚者樂此事  明人常所厭
何故明目人  而羨盲瞽導
豈有岸上人  反樂沈溺者
何有解脫人  而復樂牢獄
豈有安樂人  欽羨眾苦者
我意觀父王  如盲溺獄者
如夢受五欲  復為欲所溺
父王如盲冥  我目見殊勝
王為欲所漂  我今甚厭賤
欲如毒藥器  亦如毒蛇頭
如利刀劍矟  亦如大猛火
王臣勸化時  堅慧悉不許
捐親及國土  棄欲而出家
如蛇脫故皮  亦如棄涕唾
遠離於過惡  絕望永出家
堅慧捨俗時  臣子隨出家
其人名月施  棄欲隨堅慧
童子出家已  并及大臣子
成就四梵住  具足五神通
深見五塵過  超絕於欲界
轉正妙法輪  直生梵天上
童子出家已  父王起嫌恨
月施詣王所  善化令王喜
優陀夷當知  昔時堅慧者
遠離於五欲  今即我身是
優陀夷當知  彼時增實王
豈為異人乎  淨飯王是也
優陀夷當知  隨我出家者
月施汝身是  亦曾化增實
是故優陀夷  今應化父王
必有大利益  昔曾教化故

爾時慧命優陀夷受佛教已默然許可時優陀夷過夜曉已至於食時著衣持鉢入迦毘城時有釋種一千餘人集在王門皆有所須時淨飯王聞佛如來到迦毘城在尼居林起嫌恨意「此兒出家退我種族富貴大樂如其在家應紹金輪王四天下如法統領民無逆命七寶具足其七者何一曰輪寶二曰象寶三曰馬寶四曰摩尼寶五稱女寶六曰主藏臣寶七稱導師寶具足千子勇健難當顏容美妙能摧強敵護四天下不以刀杖料理國土如法治正自然泰平我得輪王自在快樂彼應尊重供養於我以兒出家故所應得者悉皆墜落」作是念已勅諸釋種一切不得至我兒所敬信聽法若有犯者當斬其首

時有釋種名曰喜面不在眾中不聞王教見優陀夷即往其所稽首白言「善來尊者得平安耶世尊安樂少病少惱起居輕利在路不疲供饌不乏也」時優陀夷報喜面言「如來安樂少病少惱起居輕利在路不疲飲食無乏

時有釋種名曰善覺見喜面共優陀夷在屏處語亦詣其所白言「大德自遠而來比康吉耶世尊起居安樂少病少惱在路不疲供饌無乏耶」優陀夷答言「如來聖御安樂在路不疲無所乏少

爾時復有二釋種一名無憂二名離憂見喜面善覺共優陀夷在於屏處亦復棄眾往詣其所白優陀夷言「善來至此氣力好耶世尊起居安樂耶遠涉途路得無疲耶」優陀夷報言「如來聖御安樂涉路不疲」時二釋種重白言「如來途路何故無乏也」優陀夷報言「以四天王及天帝釋諸梵天王常來供養故無所乏

時諸釋種俱白優陀夷言「我等今欲詣佛至世尊所供養聽法恐不獲遂何以故淨飯大王向有勅旨勅諸釋種悉皆不聽至佛所供養聽法如有犯者當斬其首慮王憲故不得禮拜供養聽受正法」時優陀夷聞此語已知其父王有大怨恨「我今作何方便至王所也」作是念已「我當舉高七多羅樹於虛空中結加趺坐至於王所

爾時慧命優陀夷即入如實三昧以其三昧莊嚴其心復以神力舉高七多羅樹於虛空中加趺而坐飛空往詣淨飯王所時王遙見優陀夷以神通力於虛空中加趺而來從座而起合掌恭敬向優陀夷而說偈言

「染服大師從何來  成就威儀難見者
若有所須願速說  我今誠心必奉給

爾時慧命優陀夷以偈答曰

「我是大王子之子  大王即是我祖父
我為如來行乞食  得食奉送大善逝
大王今日獲善利  王兒人天最尊上
威德光明照十方  猶如秋月日中時
如日處空離雲霧  光明晃曜普皆照
如是最勝王聖子  威德光顯聞十方
猶如秋日初出時  蔽諸螢火光普照
如是最勝王聖子  伏諸外道獨顯曜
猶如日中盛隆熾  凌於星辰故不現
如是最勝王聖子  降伏外道自光顯
猶如日中凌月明  令月失光明不現
是王聖子伏外道  如日盛明月隱照
如禽獸聞師子吼  水陸空行散還穴
驚奔逃走迷諸方  以師子聲難忍故
大聖如來震吼時  邪外道聞無我聲
假使無知至有頂  聞此無我皆悉怖
盲冥愚癡人天中  有目如來示明炬
為作明燈除愚闇  興舉無上智光輪
顯示邪正等不等  教導世間道非道
為失路者示其路  拔慾淤泥置岸上
如興雲蔭覆枯池  注雨充足原隰滿
如是大王仙聖子  興建法雨潤人天
如水沾地及山川  并諸百卉叢林樹
藥草條莖及枝蔓  諸花蓊蔚遍山好
如是十力四無畏  具足十八不共樹
一切智果花莊嚴  王仙聖子微妙身
如須彌山處大海  嚴好不動天樂居
如斯善逝大王子  沙門海中最第一
忉利天主舍脂夫  於天眾中奇特妙
如斯世尊大王子  沙門眾中最殊妙
吼說祕奧甚深法  以悲鬘電遍一切
如來龍王降法雨  念處池水細注下
持戒威德如日輪  以三昧力除惱闇
智慧光滅煩惱愛  大牟尼日照世間
具足念處摩尼寶  戒定船栰渡彼岸
覺支寶𨥥禪浩滿  復求畢叉入佛海
清淨戒根堅難動  三昧樹葉念處枝
七覺華空堅樹身  無我堅固成佛樹
戒林中行大力者  三昧調伏德山依
三解脫門為境界  佛十力牙是王子
正見無著牟尼尊  能降強敵勝牛王
恐怖種種諸外道  是大王子無畏吼
尸羅德藏妙莊嚴  禪定寂滅無量衣
具智牟尼解脫境  能施財物如長者
遠離諸惡集諸善  滅諸煩惱善慧根
慧施天人修羅等  光明晃曜王聖子
戒雲空慧以為電  八支細雨能潤澤
牟尼能與勝苗子  王子猶如大龍雨

爾時淨飯王以偈問曰

「勝士得來安樂耶  至於飲食無乏少
身無疲勞床臥具  如花在岸不蔫萎

爾時優陀夷以偈答曰

「禪定境界具神力  身心安樂遍充滿
牟尼神慮依寂止  猶如金蓮不枯燥

爾時淨飯王以偈問曰

「昔以旌鼓自驚悟  美音箏笛及簫瑟
妙好伎女以自娛  今獨林中不苦耶

爾時優陀夷以偈對曰

「禪定寂定為境界  巧能修學三昧樂
行住坐臥依諸善  心常喜樂無苦惱

爾時淨飯王以偈問曰

「無價寶床常安臥  眠時美女眾在側
周圍廣設明燈樹  如何闇臥不悒慼

爾時優陀夷以偈答曰

「牟尼眠時臥聖床  慈為氈褥悲樂枕
佛住喜心常怡悅  捨三有趣不悒慼

爾時淨飯王以偈問曰

「諸健釋種常圍遶  博達多聞以為伴
殿舍天宮中長養  如何今日樂林間

爾時優陀夷以偈對曰

「如法生子恒現前  同修寂止在其側
心好閑林修諸定  離畏導師樂山林

爾時淨飯王以偈問曰

「童子昔日在宮時  以天浴池而澡沐
亦用香澤塗其身  今在林中誰為洗

爾時優陀夷以偈對曰

「諸法池水戒善岸  牟尼自浴并浴他
己及諸子浮不濕  自度以訖及群生

爾時淨飯王以偈問曰

「昔種種香常熏體  金線真珠以嚴身
常著天子妙衣服  今在林間用何飾

爾時優陀夷以偈對曰

「功德鬘嚴戒香熏  禪定瓔珞慚愧衣
通明解脫自莊嚴  光明威德曜林中

爾時淨飯王以偈問曰

「昔以刀劍弓箭矛  健士執持常防衛
亦用寶蓋恒覆蔭  今獨林中誰守護

爾時優陀夷以偈對曰

「慈悲忍辱自防衛  聲聞弟子眷屬力
以功德法定無怖  十力雄猛四無畏

爾時淨飯大王以偈讚曰

「善哉善說我子德  久修善法不退轉
汝進食訖將飯去  我亦往詣牟尼王

爾時優陀夷復白王言「大王婆伽婆是大眾師善御群生是大仙人能善安住沙門眾中沙門中王光明普照譬如十五日夜淨月圓滿眾星圍遶光明甚盛照耀一切世尊亦爾在沙門眾中光明照耀亦復如是譬如秋日在於空中無諸雲翳彼婆伽婆亦復如是在大眾中光明照耀亦復如是譬如帝釋天中之王坐善法堂諸天之中光明顯赫彼婆伽婆在於眾中光明晃曜亦復如是譬如須夜摩天兜率陀天王化樂天王他化自在天王在天眾中光明顯耀威德獨尊彼婆伽婆於沙門眾中威德顯赫亦復如是猶如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與百億梵眾之所圍遶光明晃耀威德獨尊彼婆伽婆在沙門眾中光明顯赫威德尊勝亦復如是

爾時淨飯王聞說婆伽婆道德已心作是念「此乃世尊聲聞弟子猶有如是大神通大威力大功德何況如來」復念「太子本生之時大地六種十八相動遍動等遍動遍踊等遍踊遍吼等遍吼遍震等遍震遍起等遍起遍覺等遍覺放大光明無人扶持行於七步空中二道流水注下洗浴其身自然而有真金聖座於虛空中化成天蓋諸天禮拜乃至未出家時不為五欲之所迷惑凡有所作決定不退隨說能作一切時中堅固大力不作妄語不違信行本作是言『我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自度己訖復當度王』」時王念佛為菩薩時本誓願故說是偈言

「若有初生已  明智言不虛
所說事不異  智者誰不信
若有初生時  世親說無等
必作天人尊  智者誰不信
若有不能惜  寶聚如雪山
離於貪悋者  智者誰不信
若能於夢中  不作虛妄語
如說如修行  智者誰不信
如刀劍之語  不能惱令瞋
離於忿怒事  智者誰不信
無有能欺者  貪瞋亦不染
具足智慧王  智者誰不信
一切妙五慾  及以種種報
無有能繫縛  智者誰不信
種種希有事  及以眾妙物
無有能怖畏  智者誰不信
以諸美妙言  明人善巧說
無有能惑縛  智者誰不信
以諸順義語  諸欲決定句
於此不能縛  智者誰不信
以諸軍駕力  及以種種護
能出於妙城  智者誰不信
棄捨妙欲樂  為求甘露行
悕望於菩提  智者誰不信
六年修苦行  勇猛無能當
求於勝菩提  智者誰不信
六年麁少食  求於勝菩提
利安諸世間  智者誰不信
六年為魔擾  相續求短缺
不能得其便  智者誰不信
遠離五欲過  不求於他物
常利益世間  智者誰不信
不從他聞法  自然成菩提
寂定難可覺  智者誰不信
梵天自勸請  勤求佛世尊
如請而演說  智者誰不信
哀憐愍我故  來到尼俱園
為度諸釋種  智者誰不信
如來自度已  度我於有海
憶念本誓願  智者誰不信
今正得利時  知佛一切智
為憐愍我故  智者誰不信
我今當往詣  見人導師身
作是思念時  自省是人王

爾時淨飯王久思量已白慧命優陀夷言「比丘汝今至此更何所須

時優陀夷以偈答言

「本為利益大王故  我今乘通來至此
若於十力起一信  男女皆得趣善道
十力功德無邊際  大仙為諸釋種來
欣欣之事今方至  人主應當發信心
大王名稱必增長  遍滿三千大千界
汝子既是人王藏  具足十力慈悲心
遊行十方心無礙  如花在水不染著
自度四流諸有已  亦度人天四瀑河
安置無畏洲岸上  大王應當信導師
拔去四流三毒箭  亦降群生勝醫師
於眾醫中最尊上  大王應當深敬信
亦能降伏諸軍眾  魔王眷屬惡親黨
證於寂滅妙菩提  大王應當深敬信
諸人天王咸勸請  為度眾生說妙法
敷演無上甘露藥  人中牛王應當信
隱蔽一切外道眾  轉過稱量妙法輪
化度無量億眾生  大雄人王應當信
無明厚覆黑暗中  自眼清淨復淨他
說法能除諸盲翳  大雄人王應當信
老病死畏逼迫者  說除老病不死法
令世間眾昇善趣  大雄人王應當信
三火所燒世間眾  如地洞然以水滅
說於八正聖為人  大雄牛王應當信
除斷三穢吐諸惡  能離世間三垢濁
遊行十方甚奇妙  勇猛牛王應當信
如父愛子愍世間  十力大慈心普潤
起大悲愍度眾生  勇猛牛王應當信
難調能調婆伽婆  所應度者今悉度
能滅熾然諸煩惱  勇猛大王應當信
眾生墮於三有海  猶如船舫能濟渡
十力大悲救世間  勇猛牛王應當信
無量功德端正身  大悲遊行化世間
令久濁心得清淨  勇猛大王應當信
如摩尼寶澄清水  遊行世間淨眾生
除斷群迷競亂濁  勇猛大王應當信
如摩尼珠性清淨  能令智者心歡欣
世尊離惡心皎潔  令諸明人欣慕樂
於世間最起信心  能使天人離苦擔
捨諸有趣得寂滅  勇猛大王應當信
功德聚中說少分  如在虛空鳥一跡
佛功德岸我不知  大王應當深敬信

爾時淨飯王聞慧命優陀夷善說世尊為菩薩時所修功德即自念知如來本誓「我得度已必當度王」如是念已深生敬信復白慧命優陀夷言「比丘汝今即是我子之子汝可食竟速還佛所將食奉佛我今亦當往見世尊」爾時慧命優陀夷知淨飯王得於敬信飯食已訖即持餚饌奉上如來

爾時佛告諸比丘言「優陀夷教化淨飯王得於正信諸比丘今日諸天世人大得利益

爾時世尊讚歎優陀夷言「善哉善哉汝於今日得大福德以淨飯王得敬信故」爾時佛告諸比丘言「迦盧陀夷化淨飯王所得功德若是色者十方世界恒沙佛剎所不容受以功德聚廣大無量故

大寶積經卷第六十一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