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積經

大寶積經卷第二十二

被甲莊嚴會第七之二

「復次無邊慧我念往昔修菩薩行時被如是甲冑乘如是大乘超過諸際能滅黑闇能除怖畏以大精進乃於無量百千俱胝那由他佛所聞此菩薩摩訶薩甲冑莊嚴大乘莊嚴踊躍歡喜觀此法時於佛世尊恭敬尊重不作是念『我被如是甲冑我有如是甲冑我得如是法我有如是法我有如是種類之法』我於爾時無有我想遠離身見遠離我慢心無高下亦無分別為欲攝受一切眾生護持諸佛如來法藏成熟無量百千俱胝那由他眾生曾無一念勞倦之心我於爾時不捨甲冑乘無邊乘世世生中能破魔軍魔諸眷屬退敗消滅魔之使者怖畏馳散一切異道諸遮羅迦路伽耶陀波利婆羅遮伽及此外道相應之輩我皆降伏為作安隱一切異論悉已摧殄一切外道悉已降伏邪趣眾生令於此乘住眾善軛為諸眾生開示甲冑甲冑莊嚴亦為眾生演說如是種類之法安樂大乘住此乘者便獲一切安樂資具所謂有為安樂資具轉輪聖王安樂資具帝釋梵王安樂資具及得無為安樂資具為諸眾生說此法時令諸眾生入此法中生聖種性建大法幢作師子吼而發趣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無邊慧諸菩薩摩訶薩應被如是大甲冑已如理觀察而選擇之當於何法而發趣之於一切法盡能知見無有分別何以故諸菩薩摩訶薩安住正道如理知故正道發趣如理見故如理清淨則不分別非不分別而於分別不分別中平等知見若見有法可求可覓則不平等不住如理清淨知見以無分別無不分別於彼分別不分別中而無執取以無執取遠離分別及不分別於此道中無有憐愍無有施為亦無增益亦無取捨住平正道亦不分別過現未來遍能了知一切分別所有隨眠於一切法得住平等無顛倒義乃得名為住斯道者

「無邊慧何等為道及道清淨所謂說名八支聖道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正見能斷薩迦耶見超過一切見所行境一切諸見於一切處悉得清淨而能了知一切分別若勝分別若遍分別則無分別無勝分別無遍分別不住邪思斷邪思惟能見正命見正命想見命清淨住清淨命如理能見清淨身業清淨語業清淨意業住於正業正見語業於語語者悉能見知住於正語能淨對治正精進見善攝精進住正精進正見憶念而無有念亦無作意無所執取以清淨念住於正念正見三昧於三昧中無所依止而能清淨三昧之見住於正定無邊慧諸菩薩摩訶薩如是見時得一切處清淨正見住清淨道此清淨道為善丈夫之所修行智者尊重眾聖悅可如來稱讚非一切魔魔民魔使魔天大眾之所行處亦非一切愛著外道依止諍論行見稠林趣諸非道路伽耶等之所行處亦非一切愛涅槃者之所行處何以故住無為者則於涅槃有所分別涅槃分別則諸行分別何以故涅槃界中超過一切動念分別尚無無為況有有為此道能淨一切分別乃無少有無為分別寧有一切有為分別若於聖道有分別者則不名為住於聖道若斷一切動念分別是則名為住於聖道住無畏道住安隱道住安樂道此道能至無老病死憂苦之處此道能至無有自性超過性處此道能至遠離一切性非性處此道能至無示現相非色相處此道如空遍一切處能至無上大宮殿中如是去者不復退還便獲若干安隱快樂彼大宮殿不可示現無諸事相無少有為無少無為已滅有為已捨無為不與眾生有為安樂無為安樂

「無邊慧諸有欣樂有為涅槃彼尚不求有為安樂況有能於大宮殿者大宮殿中無有施設清涼寂靜故名涅槃滅貪瞋癡斷諸隨眠裂愛見網竭無明流拔眾毒箭盡不善法故名涅槃遠離一切憍慢病疾眾苦逼惱故名涅槃非心意識心所所行故名涅槃息諸諍論一切結使乃至法想故名涅槃絕諸意樂意樂所求亦無分別所分別相故名涅槃無邊慧是為大般涅槃體性涅槃無邊不可宣說若有所趣則非是道道亦無言不可宣說諸菩薩摩訶薩若以此道趣於涅槃大宮殿時亦令無量百千眾生住於斯道

「無邊慧諸菩薩摩訶薩於此道中而發趣時無有勞倦亦無憂惱隨欲所求隨欲莊嚴隨莊嚴處一一莊嚴隨攝眾生而為說法令諸眾生皆得歡喜何以故此道無等能淨對治所作究竟諸佛世尊聲聞緣覺皆於此道而發趣之不相違背未到彼地未如其願終不相離何者為地謂涅槃地大宮殿地譬如虛空不可為喻唯除虛空以喻虛空廣大空寂名曰虛空涅槃宮殿亦復如是為大空寂無有主宰亦無我所一切眾生設入其中無能攝取一毛端量廣大空寂廣大無量名大涅槃名大宮殿

「無邊慧諸菩薩摩訶薩此殊勝道非諸聲聞緣覺所有住此道者成就一切功德資糧得不退轉為諸眾生作大饒益以殊勝行為大莊嚴以是道故而發趣之如彼莊嚴亦非聲聞緣覺所有諸菩薩摩訶薩住此道時若作輪王無所顧悋有大威德神通變現而能了知世出世間若作帝釋大梵天王無所耽著遠離憍慢樂見諸佛樂聞正法成熟無量百千諸天趣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菩薩殊勝道世間無有上
眾聖及二乘皆趣於斯道
一切諸菩薩發趣大菩提
為得道莊嚴以斯道開示
若於斯道中已趣今趣者
彼皆以正見安住於斯道
一切諸菩薩若住平等見
行於斯道中安樂而發趣
斯道最殊勝斯道為無上
如實能誘進於中無所執
若住於斯道行於斯道中
一切諸智人其意不傾動
不說於斯道少有傾動者
由是無所動於動常遠離
我說於斯道無動無施為
亦無有增益斯道故無上
一切諸菩薩善住於斯道
斯道無有愛亦復無有憎
斯道非過去斯道非未來
彼際不分別如是而修習
斯道無煩惱斯道無分別
於義不乖違如是而安住
住於最勝道無住為安住
住於斯道者能獲清淨性
我說八支道眾聖之所行
住於斯道者菩提不難得
菩薩依怙者如是住斯道
能得道清淨一一而進趣
斯之最上道善士所修行
如來所稱讚此智為無上
魔及魔軍眾魔之所攝者
外道餘眾生非其所行處
分別涅槃者不住斯勝道
愚為分別害不能趣涅槃
超過分別者無想無分別
於斯大道中以是而發趣
眾聖之勝道愚夫皆遠離
若行此法者斯道為無上
斯之最勝道能至無上處
其中無衰惱無畏無災難
斯之無上道無色無形相
不可以色相而能示現者
斯之安隱道正直無所畏
以斯道發趣究竟大涅槃
斯之最淨道猶若太虛空
一切無罣礙常趣於涅槃
若至涅槃者一往無復退
斯之大涅槃最上勝安樂
涅槃大宮殿空寂不可量
故名大涅槃亦名大宮殿
斯大涅槃中三毒煩惱滅
若至其中者無退無受生
涅槃大空寂猶若太虛空
廣大空寂故於中無罣礙
涅槃大宮殿永離苦憂惱
無邊境界處說名為涅槃
涅槃無數量數量不可得
寂滅清涼性說名為涅槃
涅槃無施設趣道亦無上
無量無分別分別不可得
我為諸菩薩開示於斯道
若住斯道者彼近於涅槃
若住於斯道世間勝安樂
一切皆當得說名無畏者
善住於斯道其心無所染
由是道清淨說名無畏者
以見平正道一切能隨覺
一切資具中一切不貪著
菩薩依怙者殊勝真實道
饒益諸眾生勇猛而發趣
若得無上道最上道莊嚴
令世悉歡喜斯道而發趣
斯道最殊勝能令意清淨
隨其所樂求一切當發趣
若得聖王位轉輪大軍旅
能捨大王位出家行學道
若得天帝釋大梵天王位
於彼無耽著斯為善順道
世間諸學處一切能明了
住於斯道中乃為實語者

「復次無邊慧諸菩薩摩訶薩於此道中而發趣時為欲攝取八正道故修行一法所謂不作諸不善法又為攝取八正道故修行二法一者於內隨何善法如理思惟二者於外隨何善法如理請問又為攝取八正道故修行二法一者如事了知諸法二者了知無事無住無所分別又為攝取八正道故修行二法一者於內隨順覺知二者於外無所執著又為攝取八正道故修行二法一者自信無所分別二者眾生若未有信我令安住於此道中又為攝取八正道故修行二法一者能於所作之業如實知見二者能於所作之業而無執著又為攝取八正道故修行三法一者於諸苦取蘊中一一了知二者於諸無苦取蘊勤求至樂三者於諸和合法中專修遠離又為攝取八正道故修行三法一者宣說最上之法語不乖違隨說法義心無諍論二者不著一切文字三者攝取一切諸法又為攝取八正道故修行四法一者於義正方便事二者隨義而作相應正方便事三者順法而作觀察正方便事四者不起一切執著正方便事又為攝取八正道故修行四法一者能以堅誓自守如說而行二者能以六根善巧於道發趣三者能令意樂清淨四者能住不放逸行

「無邊慧諸菩薩摩訶薩以此法行攝取道故乃可名為隨順道者觀一切法性空故無名故無相故無願故無生故無作故厭故離故滅故出故得法光明觀生盡時不於無生而起生想便於爾時超昇離生出過非法得道清淨獲無生忍道清淨故過一切想不住非想滅於道想離於法想出無明網以明修習所應得法悉能得之明所修習得何等法謂明修習得想受滅得一切法決定善巧得隨祕密順於法性諸菩薩摩訶薩行此道時不住於處不為相覆知一切法同於虛空生如空生性如空性無有少相而為罣礙此道清淨不畏災患被大甲冑不為執縛乘於大乘無所迷惑離諸障難猶如虛空於此道中而發趣之為諸眾生作大光明無邊慧是為諸菩薩摩訶薩殊勝之道非諸聲聞緣覺所行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為攝八正道演說諸法行
若住此道中斯為大精進
善法修行者能於一切時
不作不善法斯行攝於道
菩薩修習者於內如理思
於外求請問斯行攝於道
菩薩觀察者如事正了知
如理如法住斯行攝於道
菩薩依怙者於內隨覺知
於外無所執斯行攝於道
菩薩無畏者自信無分別
令他住淨信斯行攝於道
菩薩思惟者淨諸所作業
於業無所執斯行攝於道
菩薩無繫者常知苦取蘊
求無苦取蘊斯行攝於道
菩薩善智者修離和合行
能離於和合斯行攝於道
菩薩思義者隨義能了知
演說無違諍斯行攝於道
菩薩具慧者不著於文字
攝持一切法斯行攝於道
菩薩行法者能與法相應
亦隨義相應斯行攝於道
菩薩順道者正住於堅誓
如說而修行斯行攝於道
菩薩道清淨善淨於意樂
住法不放逸斯行攝於道
菩薩一切時勤修此諸行
身心獲安樂斯行攝於道
菩薩正念者住於清淨道
了知一切法皆空無有相
菩薩觀察者能令願清淨
亦不住無願遠離於諸相
菩薩如理觀理趣悉平等
於諸法不生無有少疑惑
菩薩妙智者能觀一切法
厭離寂滅故明見而發趣
菩薩觀法者如理見法生
不於生見生不於盡見盡
菩薩精進者如是觀察時
出離於非法超昇正位中
菩薩妙智者斯道為清淨
速至大安隱成就無上忍
菩薩妙智者隨順觀諸法
超過一切想常住於無想
菩薩妙智者斯道能淨治
遠離於道想亦不住法想
菩薩妙智者斯道淨治故
出於無明網獲大法光明
菩薩妙智者能以明修習
教授諸眾生由是而發趣
菩薩明修習為得一切法
決定甚深義善巧大方便
菩薩明修習方便離諸想
隨順祕密法能知決定義
菩薩妙智者以大法光明
能滅於想受由是而發趣
菩薩妙智者不住於斯道
不住斯道故於道而發趣
菩薩無畏者能知一切法
猶若淨虛空諸相無所覆
菩薩知諸法其性同虛空
諸法如空故清淨而無垢
菩薩如是住不為相所礙
速為諸眾生演說而教授
菩薩妙智者一切道清淨
於道無災患無礙而發趣
如是清淨道速往大菩提
能於無為證平等而發趣
菩薩大甲冑大乘及大道
如空無罣礙清淨而發趣
趣斯乘及道如趣太虛空
遠離於眾相無相而發趣
大乘平等乘廣大如虛空
於斯清淨道此乘當發趣
一切諸菩薩尊重於斯法
為諸眾生故勇猛而發趣
若詣大菩提住斯殊勝道
非諸二乘等於此能發趣
菩薩正憶念能令道清淨
以斯清淨道最上而發趣

「復次無邊慧諸菩薩摩訶薩如是發趣之時能以善巧而正了知無量念處正斷覺分解脫等持等至神足止觀無量功德殊勝莊嚴為欲降伏諸世間故被大甲冑出三界故乘於大乘攝受天人阿修羅故安住斯道而發趣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邊慧諸菩薩摩訶薩被大甲冑乘於大乘住斯道時不以慈悲喜捨遍照眾生於諸眾生不愛如己如是甲冑大乘大道而於大地所不堪受一切眾生不任親近若以哀愍利益眾生被大甲冑乘於大乘安住斯道如是甲冑大乘大道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所不能行一切愚夫耽著世間住世間者亦不能見又諸菩薩摩訶薩哀愍一切諸眾生故被大甲冑能以甲冑加持地界水火風界令此地界而不傾覆一切眾生不生恐怖能令水界火界風界隨彼所應作所應作又諸菩薩摩訶薩始自初心發趣甲冑乃至今被斯大甲冑乘此大乘以清淨道而發趣於一生補處詣菩提樹坐道場時此三千大千世界之中金剛所成堅固場地若不加持踊沒傾覆雖以堅固金剛所成無堪荷負斯大甲冑大乘大道又諸菩薩摩訶薩往昔誓願於諸眾生趣慈悲故十方諸佛諸大菩薩共稱讚故設復金剛大輪圍山須彌盧山一切寶山及餘山王若不加持亦無堪荷斯大甲冑大乘大道又諸菩薩摩訶薩本願力故諸佛如來本願力故於諸眾生不為惱故不為害故不為損故不為怨故不為讐故不凌恃故不逼迫故為令眾生獲安樂故被大甲冑乘於大乘住斯道中而發趣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無邊慧諸菩薩摩訶薩被甲冑時被慧甲冑持慧刀仗大慧迴向乘迴向乘起慧光明住光明道以慧明眼觀察諸法而發起於一切智智為欲攝取一切智智為諸眾生修行般若波羅蜜檀那波羅蜜尸羅波羅蜜羼提波羅蜜毘梨耶波羅蜜禪波羅蜜一切皆以慧為先導慧為修習慧為攝持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無邊慧菩薩摩訶薩白佛言「希有世尊諸菩薩摩訶薩若干智慧遍一切處悉能攝持成就無量諸佛之法

爾時世尊告無邊慧菩薩摩訶薩言「無邊慧如是如是如汝所說諸菩薩摩訶薩若干智慧遍一切處攝一切法被大甲冑乘於大乘住斯大道一一皆以慧為先導而發趣之無邊慧設有智慧無慧先導於此道中不能發趣若有智慧以慧先導遍一切處隨轉隨行以慧攝持以慧防禦爾時乃名被大甲冑乘於大乘住斯大道以安隱法饒益世間能開慧眼以眼觀察慧身朗照放大光明而發趣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邊慧是為諸菩薩摩訶薩所被甲冑甲冑莊嚴所乘大乘大乘莊嚴所行大道大道莊嚴而發趣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邊慧諸善丈夫甲冑莊嚴大乘莊嚴大道莊嚴一切功德種種莊嚴我若具說於無量劫不可窮盡為令汝等而了知故亦為未來諸善丈夫甲冑莊嚴大乘莊嚴大道莊嚴無邊功德資糧莊嚴我今於此略說少分彼善丈夫若聞我法亦當被大甲冑乘於大乘住斯大道功德莊嚴而發趣之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我說一切斷亦說四念住
一切善方便斯由不放逸
具足正憶念法善巧相應
勇進而出離斯由不放逸
根力菩提分被甲乘大乘
以此為侍衛菩薩當發趣
禪定勝解脫等持及等至
以此為侍衛菩薩當發趣
大慈悲喜捨被甲乘大乘
以此為侍衛菩薩當發趣
成就於止觀神足及神變
以此為侍衛菩薩當發趣
無量諸功德被甲乘大乘
於道無疲倦菩薩當發趣
精進不放逸被甲乘大乘
了知彼念處菩薩當發趣
光明大甲冑降伏諸世間
被斯甲冑已乃名為智者
正趣一切智出過三界中
乘斯大乘已乃名為智者
大道清淨道映蔽諸世間
天人阿修羅乃名遍聞者
如是諸菩薩普為諸眾生
能於一切時精進被甲冑
菩薩不修習大慈及大悲
大喜大捨等大地不堪受
菩薩不修習於彼諸眾生
知時饒益事大地不堪受
菩薩不修習於彼諸眾生
愛之如己者大地不堪受
菩薩不修習以慈乘大乘
諸山及大海大地不堪受
菩薩不修習慈念諸眾生
乘於此大乘眾生不親近
若被斯甲冑慈光不照明
於彼大甲冑眾生不親近
若被斯甲冑功德海無邊
加持四大界彼乃堪荷負
攝取眾生故普照以慈光
加持四大界彼乃堪荷負
攝取眾生故成就大菩提
加持四大界彼乃堪荷負
不譏惱眾生被斯大甲冑
大乘而出離斯名為智者
善巧大方便一切悉加持
無上而出離斯名為智者
由是此大地不沒亦不傾
水火風界等能作所應作
然諸大菩薩被甲乃無邊
乘於此大乘以道而發趣
成就一生處至於最後身
往詣樹王下坐于堅固地
於此道場處安住如金剛
身心不疲倦現證一切智
菩薩無畏者若不以加持
彼地當傾覆壞已無復成
一切大地界若不以加持
假使金剛成無不傾覆者
菩薩於往昔大誓願莊嚴
於諸眾生所已起大慈念
現在十方界諸佛剎土中
遍知兩足尊一切皆護念
設復餘石山須彌盧寶山
金剛輪圍山堅固嶷然住
菩薩智慧者若不以加持
於斯大甲冑不堪為荷負
諸佛諸菩薩神力所加持
眾生及大地堪近堪荷負
被斯大甲冑不為惱眾生
甲冑無有上以乘當發趣
被斯大甲冑不為害眾生
甲冑不思議以乘當發趣
被斯大甲冑不為讎眾生
為除眾生病以乘當發趣
具足殊勝道無上最淨治
不惱不讎怨不害正安住
被慧大甲冑乘慧迴向乘
甲冑不可壞迴向無過上
菩薩依怙者住道慧光明
以慧觀諸法無上而發趣
菩薩殊勝道甲冑及大乘
斯由慧光起是故心清淨
乘諸波羅蜜趣佛大菩提
慧攝慧清淨以慧為先導
一切波羅蜜以此慧為先
慧攝慧清淨能授無上智
菩薩不思議能起慧光明
能然大慧燈安樂而發趣
起慧光明故慧眼由是開
於佛無上智明見而發趣
菩薩勇猛者甲冑乃無邊
無邊莊嚴故名為大甲冑
菩薩大智者大乘大莊嚴
於佛一切智無染而發趣
菩薩大智者大道大莊嚴
殊勝不思議清淨而發趣

大寶積經卷第二十二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