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積經

大寶積經卷第二十九

文殊師利普門會第十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八百人俱菩薩摩訶薩四萬二千時有菩薩名無垢藏與九萬二千諸菩薩眾恭敬圍遶從空而來爾時世尊即告大眾「彼諸菩薩為遍清淨行世界普花如來勸發來此娑婆世界令於我所聽受普入不思議法門其諸菩薩亦當集會」說是語已無量無邊他方此界諸菩薩眾悉來集會耆闍崛山頂禮佛足却住一面

爾時無垢藏菩薩手持七寶千葉蓮花至如來所頭面禮足白佛言「世尊遍清淨行世界普花如來以是寶花奉上世尊致問無量少病少惱起居輕利安樂行不」作是語已即昇虛空結加趺坐

爾時文殊師利菩薩摩訶薩於大眾中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我念過去久遠世時曾於普燈佛所聞說普入不思議法門我於爾時即便獲得八千四百億那由他三昧又能了知七十七萬億那由他三昧善哉世尊願垂哀愍為諸菩薩說此法門

爾時佛告文殊師利「汝今諦聽善思念之當為汝說

文殊師利言「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佛言「若諸菩薩欲學此法應當修習諸三昧門所謂色相三昧聲相三昧香相三昧味相三昧觸相三昧意界三昧女相三昧男相三昧童男相三昧童女相三昧天相三昧龍相三昧夜叉相三昧乾闥婆相三昧阿修羅相三昧迦樓羅相三昧緊那羅相三昧摩睺羅伽相三昧地獄相三昧畜生相三昧閻魔羅界三昧貪相三昧瞋相三昧癡相三昧不善法三昧善法三昧有為三昧無為三昧文殊師利若諸菩薩於如是等一切三昧善通達者是則已為修學此法文殊師利云何名為色相三昧即說頌曰

「觀色如聚沫  中無有堅實
不可執持故  是名色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聲相三昧即說頌曰

「觀聲如谷響  其性不可得
諸法亦如是  無相無差別
了知皆寂靜  是名聲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香相三昧即說頌曰

「假令百千劫  常嗅種種香
如海納眾流  而無有厭足
其香若是實  則應可滿足
但有假名字  其實不可取
以不可取故  鼻亦無所有
了知性空寂  是名香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味相三昧即說頌曰

「舌根之所受  鹹醋等諸味
皆從眾緣生  其性無所有
若能如是知  因緣和合起
了此不思議  是名味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觸相三昧即說頌曰

「觸但有名字  其性不可得
細滑等諸法  皆是從緣生
若能知觸性  因緣和合起
畢竟無所有  是名觸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意界三昧即說頌曰

「設集三千界  無量諸眾生
一心共思求  意界不可得
不在於內外  亦不可聚集
但以於假名  說有種種相
猶如於幻化  無住無處所
了知彼性空  是名意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女相三昧即說頌曰

「四大假為女  其中無所有
凡夫迷惑心  執取以為實
女人如幻化  愚者不能了
妄見女相故  生於染著心
譬如幻化女  而非實女人
無智者迷惑  便生於欲想
如是了知已  一切女無相
此相皆寂靜  是名女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男相三昧即說頌曰

「自謂是男子  見彼為女人
由斯分別心  而生於欲想
欲心本無有  心相不可得
由妄分別故  於身起男想
是中實無男  我說如陽焰
知男相寂靜  是名男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童男相三昧即說頌曰

「如樹無根枝  花則不可得
以花無有故  其果亦不生
由無彼女人  童男亦非有
隨於分別者  假說如是名
了知彼女人  及童男非有
能如是觀察  是童男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童女相三昧即說頌曰

「如斷多羅樹  畢竟不復生
何有智慧人  於中求果實
若有能了知  諸法無生者
不應起分別  童女為能生
又如焦穀種  其牙本不生
女人亦復然  是童女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天相三昧即說頌曰

「因清淨信心  及以眾善業
受諸天勝報  端正殊妙身
珍寶諸宮殿  非由造作成
曼陀羅妙花  亦無種植者
如是不思議  皆因業力起
能現種種相  猶若淨琉璃
如是殊妙身  及諸宮殿等
皆從虛妄生  是名天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龍相三昧即說頌曰

「受此諸龍身  由不修於忍
興澍大雲雨  遍滿閻浮提
不從前後際  亦不在中間
而能生此水  復歸於大海
如是諸龍等  積習性差別
起於種種業  業亦無有生
一切非真實  愚者謂為有
能如是了知  是名龍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夜叉相三昧即說頌曰

「是大夜叉身  從於自心起
是中無有實  妄生於恐怖
亦無有怖心  而生於怖畏
觀法非實故  無相無所得
空無寂靜處  現此夜叉相
如是知虛妄  是夜叉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乾闥婆相三昧即說頌曰

「彼實無所趣  名言假施設
了知趣非趣  乾闥婆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阿修羅相三昧即說頌曰

「修羅相所印  其相本無生
無生故無滅  阿修羅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迦樓羅相三昧即說頌曰

「無身以為身  名字假施設
名相無所有  迦樓羅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緊那羅相三昧即說頌曰

「法無作而作  說為緊那羅
了知此不生  緊那羅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摩睺羅伽相三昧即說頌曰

「彼由於名字  隨世而安立
是中無有法  而妄起分別
了知此分別  自性無所有
彼相寂靜故  摩睺羅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地獄相三昧即說頌曰

「地獄空無相  其性極清淨
是中無作者  從自分別生
我坐道場時  了此無生相
無相無生故  其性如虛空
此相皆寂靜  是地獄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畜生相三昧即說頌曰

「如雲現眾色  是中無有實
能令無智人  於此生迷惑
於彼畜生趣  而受種種身
猶如虛空雲  現於諸色像
了知業如幻  不生迷惑心
彼相本寂靜  是畜生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閻魔羅界三昧即說頌曰

「造作純黑業  及以雜業者
流轉閻羅界  受於種種苦
實無閻羅界  亦無流轉者
自性本無生  諸苦猶如夢
若能如是觀  閻羅界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貪相三昧即說頌曰

「貪從分別生  分別亦非有
無生亦無相  住處不可得
貪性如虛空  亦無有建立
凡夫妄分別  由斯貪染生
法性本無染  清淨如虛空
十方遍推求  其性不可得
不了性空故  見貪生怖畏
無畏生畏想  於何得安樂
譬如愚癡人  怖畏於虛空
驚懼而馳走  避空不欲見
虛空遍一切  於何而得離
愚夫迷惑故  顛倒分別生
貪本無自性  妄生厭離心
如人欲避空  終無能脫者
諸法性自離  猶如於涅槃
三世一切佛  了知貪性空
住此境界中  未曾有捨離
於貪怖畏者  思惟求解脫
如是貪自性  究竟常清淨
我證菩提時  了達皆平等
若執貪為有  於彼當捨離
由妄分別故  而言捨離貪
此唯分別心  實無有捨離
其性不可得  亦無有滅壞
平等實際中  無解脫分別
若於貪解脫  於空亦解脫
虛空及與貪  無盡無差別
若見差別者  我說令捨離
貪實無有生  妄起生分別
彼貪本性空  但有假名字
不應以此名  而生於執著
了貪無染故  是則畢竟空
不由滅壞貪  而得於解脫
貪法與佛法  平等即涅槃
智者應當知  了貪寂靜已
入於寂靜界  是名貪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瞋相三昧即說頌曰

「以虛妄因緣  而起於瞋恚
無我執為我  及由麁惡聲
起猛利瞋心  猶如於惡毒
音聲及瞋恚  究竟無所有
如鑽木出火  要假眾緣力
若緣不和合  火終不得生
是不悅意聲  畢竟無所有
知聲性空故  瞋亦不復生
瞋不在於聲  亦不身中住
因緣和合起  離緣終不生
如因乳等緣  和合生酥酪
瞋自性無起  因於麁惡聲
愚者不能了  熱惱自燒然
應當如是知  究竟無所有
瞋性本寂靜  但有於假名
瞋恚即實際  以依真如起
了知如法界  是名瞋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癡相三昧即說頌曰

「無明體性空  本自無生起
是中無少法  而可說為癡
凡夫於無癡  而妄生癡想
於無著生著  猶若結虛空
奇哉愚癡人  不應作而作
諸法皆非有  雜染分別生
如欲取虛空  安置於一處
設經千萬劫  終無有積聚
愚夫從本來  經不思議劫
所起於癡結  而無少分增
如彼取虛空  終無有增減
多劫集於癡  增減亦如是
又如於槖籥  受風無際限
愚癡著欲樂  無有厭足時
是癡無所有  無根無住處
以根非有故  亦無癡可盡
以癡無盡故  邊際不可得
是故諸眾生  我不能令盡
設我一日中  能度三千界
所有諸眾生  皆令入涅槃
復經不思議  無量千萬劫
日日如是化  眾生界不盡
癡界眾生界  是二俱無相
彼皆如幻化  故不能令盡
癡性與佛性  平等無差別
若分別於佛  彼則住愚癡
癡及一切智  性皆不可得
然彼諸眾生  皆與癡平等
眾生不思議  癡亦不思議
以不思議故  不應取分別
如是思惟心  思量不可得
癡亦不可量  以無邊際故
既無有邊際  從何而得生
自性無生故  相亦不可得
了癡無有相  觀佛亦復然
應當如是知  一切法無二
癡性本寂靜  但有於假名
我證菩提時  亦了癡平等
能作如是觀  是名癡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不善三昧即說頌曰

「知彼貪瞋癡  種種諸煩惱
所有諸行相  虛妄無真實
能如是觀察  是不善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為善法三昧即說頌曰

「汝等應當知  諸善意樂者
心行各差別  皆同於一行
以一出離相  了知於一切
皆悉寂靜故  是名善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有為三昧即說頌曰

「汝等應當知  一切有為法
非是所造作  亦無可稱量
我了知諸行  性無有積集
一切皆寂靜  名有為三昧

「復次文殊師利云何名無為三昧即說頌曰

「無為性寂靜  於中無所著
亦復無出離  但有假名字
為執著眾生  而說彼名字
能如是了知  名無為三昧

爾時世尊說如是等不可思議微妙偈時九萬二千菩薩得無生法忍三萬六千比丘而於諸漏心得解脫七十二萬億那由他諸天及六千比丘尼一百八十萬優婆塞二千二百優婆夷等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爾時文殊師利菩薩復白佛言「唯願世尊為諸菩薩演說種種三昧名字令其聞者諸根通利而於諸法得智慧明不為一切邪見眾生之所摧伏亦令證得四無礙辯於一文字而能了知種種文字於諸文字了一文字復以無邊辯才為諸眾生善說法要亦令證得甚深法忍於一剎那了一切行是一切行各各復有無邊行相皆能了知

佛言「文殊師利有三昧名無邊離垢若菩薩得此三昧能現一切諸清淨色復有三昧名可畏面得此三昧有大威光映蔽日月復有三昧名出焰光得此三昧能蔽一切釋梵威光復有三昧名為出離得此三昧令諸眾生出離一切貪恚愚癡復有三昧名無礙光得此三昧則能照曜一切佛剎復有三昧名無忘失得此三昧能持諸佛所說教法亦能為他敷演斯義復有三昧名曰雷音得此三昧善能顯示一切言音上至梵世復有三昧名為喜樂得此三昧令諸眾生喜樂滿足復有三昧名喜無厭得此三昧其見聞者無有厭足復有三昧名專一境難思功德得此三昧而能示現一切神變復有三昧名解一切眾生語言得此三昧善能宣說一切語言於一字中說一切字了一切字同於一字復有三昧名超一切陀羅尼王得此三昧能善了知諸陀羅尼復有三昧名為一切辯才莊嚴得此三昧善能分別一切文字種種言音復有三昧名為積集一切善法得此三昧能令眾生悉聞佛聲法聲僧聲聲聞聲緣覺聲菩薩聲波羅蜜聲如是菩薩住三昧時令諸眾生聞聲不絕

爾時文殊師利白佛言「唯願世尊加威護念令我獲得無礙辯才說此法門殊勝功德

佛言「善哉隨汝所願

文殊師利復白佛言「若有菩薩於此法門受持讀誦無疑惑者當知是人於現身中決定獲得四種辯才所謂捷疾辯才廣大辯才甚深辯才無盡辯才於諸眾生心常護念隨所修行欲毀壞者皆能覺悟令無毀壞

爾時世尊讚文殊師利菩薩言「善哉善哉汝於斯義能善分別如布施者獲大財富持禁戒者決定生天若能受持此經典者現得辯才必無虛妄如日光出能除諸暝亦如菩薩坐菩提座成等正覺決定無疑受持讀誦是經典者現得辯才亦復如是文殊師利若復有人於現身中欲求辯才當於此經心生信樂受持讀誦廣為人說勿生疑惑

爾時無垢藏菩薩白佛言「世尊若諸菩薩佛涅槃後於此法門心無疑惑受持讀誦為他廣說我當攝受加其辯才

爾時天魔波旬愁憂苦惱悲涕流淚來詣佛所而白佛言「如來昔證無上菩提我於爾時已懷憂惱復於今者說此法門倍生大苦如中毒箭若諸眾生聞是經典決定當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有退轉入般涅槃令我境界皆悉空虛如來正等覺能令一切諸苦眾生咸得安樂願垂哀愍與大慈悲不於此經加威護念令我安隱憂苦皆除

爾時世尊告波旬言「勿懷憂惱我於此法不作加護諸眾生等亦不涅槃」天魔波旬聞是語已歡喜踊躍憂惱悉除即於佛前忽然不現

爾時文殊師利菩薩前白佛言「如來今者有何密意告波旬言我於此法不作加護

佛言「文殊師利以無加護加護此法是故為彼說如是言以一切法平等實際皆歸真如同於法界離諸言說不二相故無有加護以我如是誠實之言無有虛妄能令此經於閻浮提廣行流布

爾時世尊說是語已告阿難言「此經名為『普入不思議法門』若能受持如是經典則為受持八萬四千法門等無差別何以故我於此經善通達已方能為彼諸眾生等演說八萬四千法門是故阿難汝於此法當善護持讀誦流通無令忘失

佛說是經已文殊師利菩薩無垢藏菩薩尊者阿難及諸世間天阿修羅乾闥婆等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大寶積經卷第二十九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