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大寶積經

大寶積經卷第三十六

菩薩藏會第十二之二金毘羅天受記品第二

爾時世尊於彼中道不移其處令諸長者建立聖果以如來威勢入王舍城四眾圍繞容儀庠序時有護王舍城諸天藥叉大善神王名金毘羅作如是念:「今者如來形相殊異於世間中最勝難遇堪受人天之所供養我等今當應以種種上妙供具奉獻如來」作是念已便以最勝飲食具足香味成就妙色奉上於佛爾時世尊愍其所獻故為納受時金毘羅王所領大藥叉眾六萬八千在虛空中咸生隨喜以清遠音唱言:「善哉善哉」時金毘羅即以此義告其眾曰:「我已奉佛上妙供具汝等亦應以諸供養施苾芻僧當令汝等於長夜中利益安樂」諸藥叉眾受王教已即以上供施苾芻僧時諸僧眾哀受其供

爾時世尊為乞食故入王舍城既得食已將還所止時有無量千眾天藥叉健達縛阿素洛揭路荼緊捺洛牟呼洛伽及無量千人與非人又有無量拘胝那庾多百千眾生隨從佛後爾時如來往彼最勝寬廣之地敷如常座而坐其上時金毘羅與其部從即持種種天曼陀羅花殟鉢羅花鉢特摩花拘貿陀花奔荼利花復持種種天旃檀末諸供養具而散於佛所謂勝散大勝散妙散大妙散作如是等慇懃散已合掌佛前禮敬而住

爾時如來知金毘羅及其大眾心之所念即便微笑諸佛常法現微笑時從其面門出種種無量色光所謂青黃赤白紅色銀色及水精色其光遍照無量無邊一切世界日月威光掩蔽不現下照地獄令彼悅樂乃至上踊至於梵世所應作已而復還來右繞七匝或於世尊頂上而沒或從兩肩或從兩膝而滅沒者諸佛常法若授地獄眾生記時爾時光明兩足下沒若授畜生光從背沒若授鬼趣從身前沒若授人道從左脇沒若授天趣從右脇沒若授聲聞從兩膝沒若授獨覺從兩肩沒若佛世尊授諸菩薩摩訶薩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時爾時光明從頂上沒

時長老阿難陀既覩世尊微笑光明以七條衣覆左肩已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禮足以頌問曰:

「照世依怙者
何故放光明?
利益世間尊
何緣現微笑?
誰今下聖種
為佛菩提因?
今為誰授記?
誰應住解脫?
大雄猛導師
非無因而笑
願牟尼當說
現光之所為?」

爾時世尊即便以頌報阿難曰:

「金毘羅淨心
奉獻諸供具
救世依怙者
故現斯微笑
捨神王報已
往三十三天
受彼天福盡
上生焰摩天
又生覩史多
受諸天欲樂
福盡生人中
興為智慧王
王四洲人主
自在轉輪帝
捨後人王已
便生梵世天
天上及人中
數往來不息
二十拘胝劫
常感諸妙樂
最後捨王位
出家求佛道
眾緣具足已
成究竟菩提
三萬諸藥叉
由奉養於佛
便捨藥叉報
生三十三天
後見慈氏尊
復獲阿羅漢
既蒙授道化
即各供諸佛
滿千藥叉眾
為住大菩提
由是善根故
不生諸惡趣
或有千藥叉
當供佛導師
求無上菩提
利益眾生故
或有二三千
持香花鬘等
當供養諸佛
為得佛菩提
或有千拘胝
當供諸佛已
修自體清淨
後證入菩提
金毘子世羅
具大神通力
亦發大願心
我當成等覺
曾供養諸佛
遍起於弘誓
今復供養我
心趣無上道
由此善根力
捨諸弊惡趣
當見慈氏尊
又獻拘胝蓋
獻拘胝蓋已
復獻拘胝衣
獻拘胝衣已
爾時便出家
具滿五百歲
專修行梵行
求最上菩提
利益眾生故
當成彼願故
修行施戒等
如殑伽沙劫
精勤常不斷
如是汝當知
為示現故說
彼修行勝行
倍增過上數
如前說譬喻
殑伽沙劫數
得見彼諸佛
當修大供養
奇哉勝妙智
奇哉無上心
諸眾大導師
名所不能顯
後當成正覺
一切眾生尊
號名曰醫王
普聞十方界
七十拘胝歲
說法度眾生
其兩足世尊
久當入寂滅
二十大集會
調伏眾生心
最後一大會
經二百億歲
如所說大會
度無量聲聞
如聲聞數量
菩薩眾亦爾
利益眾生已
如來方涅槃
正法住世間
經於百千歲
滿五百劫中
是苾芻成佛
於彼一一劫
千如來出現
諸有智慧者
當思法水灌
應生勇猛心
行多聞正理
遠於非正理
常修正理法
應修習多聞
由此慧增長
四根本法義
濟度諸菩薩
施戒聞捨法
賢善菩提道
為眾說是法
最勝無上乘
演布聲聞道
善斷諸疑網
諸有請問者
我今悉開許
能說深妙法
照世者難遇

爾時金毘羅子世羅即於佛前聞佛授記歡喜踊躍得未曾有作如是念:「今者世尊將往鷲峯山王我當復應於如來所殖少善根」作是念已告其眾曰:「卿等當知如來當發王舍大城昇鷲峯山卿等宜可發勇猛心隨其力能辦諸供養」時彼世羅即與官屬從王舍城至鷲峯山中間道路屏除草穢甎瓦礫石株𣐎毒刺極令遍淨如明鏡面又以香水霑灑其地敷勝妙衣遍于中路散布名華量與人等燒妙堅香順路普熏列樹幢旛懸諸寶蓋於虛空中張施繒綵條別間設羅布其上又作種種天諸音樂前後充滿其路極廣盡一箭道皆遍覆以水生諸花所謂殟鉢羅花鉢特摩花拘貿陀花奔荼利花又以鴛鴦勝鳥間錯其花行列道側於彼道上又以金縷繒綵而用敷之上施七寶所成殊妙等網遍覆于道時彼世羅於佛由路作如是等大莊嚴已自化其身極令姝大與諸官屬歡喜踊悅倍生欣慶發諸勝心所謂暢適心調善心柔軟心清淨心離蓋心充美心歸依佛心歸依法心歸依眾心不動菩提心不退轉心無等心無等等心超過一切三界心於一切眾生起大慈心起大悲心起大喜心起大捨心起一切佛法器心堅心固心不可壞心不朽敗心捨離聲聞獨覺地心成立一切菩薩地心彼住如是諸勝心已往如來所頂禮佛足右繞三匝却住一面合掌向佛而說頌曰:

「我已為世依
辦無上供養
佛為世間尊
演最上法者
十力皆成就
安住諸無畏
利益眾生事
如導師所作
具相三十二
八十隨形好
世怙猶如日
流光遍於世
轉於妙法輪
最勝十二行
宣布深妙法
利益群生故
顯示諸神變
如佛之儀式
為多拘胝眾
作諸利益事
未來諸大雄
祐世間如日
宣揚彼聖法
悟成無上智
為舍為救拔
為道為歸趣
為諸生盲眾
導之施慧眼
五趣眾生類
我當作依怙
解脫諸苦聚
如先佛所離
我為兩足尊
天中天日月
天帝那伽眾
阿素洛奉敬
所設諸供具
世無有等者
我作上妙業
無有相似者
如法主世尊
具足三十二
上微妙福相
世無與等者

爾時世尊為金毘羅子世羅而說頌曰:

「諸供大師者
為最上法因
彼有情中勝
菩提不難得
供養照世間
光性世依怙
諸天龍及人
所應供養者
悟上妙菩提
坐最勝道樹
摧伏諸惡魔
為眾生說法

爾時世尊與無量百千天藥叉羅剎健達縛緊捺洛牟呼洛伽人與非人復有無量百千那庾多拘胝諸眾生等前後圍繞佛於其中最居眾首以如來大威德故大神通故大宗勢故種種自在大變化故放大光明震動大地雨大蓮花滿虛空中鼓於百千那庾多拘胝天諸伎樂時諸大眾歎未曾有既覩神變倍加恭敬爾時如來足步蓮花大如車輪隨莊嚴道往鷲峯山王既到彼已告長老阿難陀曰:「汝為如來敷置勝座所謂最上之座法座微妙座勝過一切三界座尊勝座佛座如來之座我當於此坐為欲利益一切眾生故說大乘菩薩行所依經名微妙吉祥大菩薩藏此經能令一切眾生疑山崩墮此經能令一切眾生疑網斷絕此經能令一切眾生疑根不生此大乘經利益安樂諸眾生故哀愍大眾及諸天人是故如來方為開闡

爾時長老阿難陀如佛所教敷施法座時彼眾中有六十八拘胝天子各捨上衣為如來故敷法座上佛於其上如常敷座顧諸天子而說頌曰:

「諸天敷衣服
最勝上微妙
救世大導師
安處此法座
到諸法彼岸
如來昇座已
大地六種動
令眾皆歡喜
放光照佛土
并耀諸山王
世尊現神通
濟度樂法者
諸天龍及人
鳩槃荼餓鬼
布怛那等眾
互相見無障
百千那庾多
拘胝諸天等
覩佛放光明
此時甚難遇
頻毘娑羅王
諸大臣圍繞
來詣世依怙
最勝如來所
佛知天龍人
大眾皆坐已
為利諸眾生
顧視於四方
告諸有疑者
當問兩足尊
我將導世間
善斷諸疑網

爾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眾生為聽法者皆來集會既聞如來說是法已為聞法故靜息外緣心住一境攝念而住爾時世尊告長老大目揵連:「汝今當知有誰苾芻住在遠處未來會坐當召令集

時長老大迦葉在大雪山南面而住大目揵連憶念知已以神通力往彼白言:「如來今者在鷲峯山於大眾前為諸天魔梵沙門婆羅門天人阿素洛等當說妙法正待仁者可共往彼勿令我等於法障礙」時大迦葉語大目揵連言:「汝且前往吾尋後至」作是語已時大迦葉不起于座化神通力入王舍城將從四部導眾而行往鷲峯山頂禮佛足於大眾中對於佛前不遠而坐

時大目揵連覩斯化已以神通力來至佛所乃見迦葉先已處座白迦葉言:「尊者!成就速疾大神通分乃能不起本座現斯神化」大迦葉言:「世尊說汝神通第一吾今微現未可涉言

試驗菩薩品第三

爾時長老舍利子即從座起以欝多羅僧覆左肩上偏袒右肩以右膝輪而置於地向佛合掌恭敬而住白佛言:「世尊!我今欲有少問唯願如來正遍知哀愍聽許為我解說

佛告長老舍利子言:「恣汝所問如來今者當為解說令汝心喜

舍利子白佛言:「世尊!菩薩摩訶薩成就幾法身業無失語業無失意業無失?成就幾法身業清淨語業清淨意業清淨?成就幾法身業不動語業不動意業不動不為天魔及魔軍眾之所嬈轉從初發一切智心修行正行地地增勝善巧方便為一切眾生作勝導師為普導師為大照炬為大梯隥為橋為船為濟度者為彼岸者為舍為救為歸為趣而能不捨一切智心?」

爾時舍利子欲重宣此義以頌問曰:

「菩薩何等義
能住大菩提?
何名德及法
由此悟無上?
又行何等行
利益諸眾生?
修習何法已
成佛人中勝?
云何伏惡魔
住最勝菩提
震動拘胝土
悟無上正覺?
菩薩者何義?
如是句云何?
云何為菩提
及無上佛法?
云何行世間
利益群生類
不染如蓮花
解脫拘胝眾?
云何為天龍
非人等供養?
我諸所請問
慈悲願為說

爾時佛告長老舍利子:「善哉善哉!吾今當為分別解說舍利子!菩薩摩訶薩成就一法則能攝受汝所問法及餘無量無邊佛法何者一法?謂菩提心及備信欲舍利子!是名菩薩摩訶薩成就一法則能攝受無邊佛法

舍利子白佛言:「世尊!何等名為信欲具足?復以何義名菩提心?」

佛告舍利子:「信欲具足者是謂堅實不可壞故是謂牢固不可動故言不動者無蹶失故無蹶失者能善住故能善住者不退轉故不退轉者觀眾生故觀眾生者大悲根本故大悲根本者不疲倦故不疲惓者成熟眾生故成熟眾生者善知自樂故善知自樂者無希望故無希望者不染資具故不染資具者為眾生依故為眾生依者觀待下劣眾生故觀待下劣眾生者為救濟故為救濟者為歸趣故為歸趣者不卒暴故不卒暴者善觀察故善觀察者無怨嫌故無怨嫌者善調信欲故善調信欲者無所存故無所存者善清淨故善清淨者妙鮮白故妙鮮白者內離垢故內離垢者外善清淨故舍利子!如是堅實難壞乃至內離於垢外善清淨者是名信欲具足也

佛復告舍利子:「菩提心者何相何貌?舍利子!菩提心者無有過失不為一切煩惱之所染故菩提心者相續不絕不為餘乘中所證故菩提心者堅固難動不為異論所牽奪故菩提心者不可破壞一切天魔不傾敗故菩提心者常恒不變善根資糧所積集故菩提心者不可搖動必能獨證諸佛法故菩提心者妙善安住於菩薩地善安住故菩提心者無有間斷不為餘法所對治故菩提心者譬如金剛善能穿徹佛深法故菩提心者勝善平等於諸眾生種種欲解無不等故菩提心者最勝清淨性不染故菩提心者無有塵垢發明慧故菩提心者寬博無礙含受一切眾生性故菩提心者廣大無邊如虛空故菩提心者無有障礙令無礙智遍行一切無緣大悲不斷絕故菩提心者應可親近為諸智者所稱讚故菩提心者猶如種子能生一切諸佛法故菩提心者為能建立建立一切喜樂事故菩提心者發生諸願由戒淨故菩提心者難可摧滅由住忍故菩提心者不可制伏由正勤故菩提心者最極寂靜由依一切大靜慮故菩提心者無所匱乏由慧資糧善圓滿故復次舍利子!菩提心者即是如來尸羅蘊三摩地蘊般羅若蘊解脫蘊解脫智見蘊之根本也又菩提心者即是如來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佛法之根本也

舍利子言:「菩提心者謂以此心用菩提為生體故名菩提心

「如是舍利子!諸菩薩摩訶薩成就信欲菩提心故是名菩提薩埵是名廣大薩埵是名極妙薩埵是名勝出一切三界薩埵是名身業無失語業無失意業無失是名身業清淨語業清淨意業清淨是名身業無動語業無動意業無動菩薩摩訶薩以具如是諸業淨故不為天魔及魔軍眾之所嬈轉從初發一切智心修行正行地地增勝善巧方便不為一切世法所動能為眾生作大導師作勝導師作普導師為大照炬為大梯隥為橋為船為濟度者為彼岸者為舍為救為歸為趣舍利子!菩薩摩訶薩如是發一切智心故魔及魔軍不能傾動

爾時佛告舍利子:「諸菩薩摩訶薩由具如是淨信欲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已心多淨信樂覩賢聖樂聞正法樂不慳悋開舒心手而行大施欣樂大捨樂均普施於諸眾生心無罣礙心無穢濁心無憒亂心不間雜於業業報深心奉敬無疑無慮知黑白法果報不壞乃至命難不起諸惡永離殺生不與取邪婬行妄語乖離語麁惡語綺語貪染瞋恚愚癡邪見為斷如是不善業道受持奉行十善業道由具信故於諸沙門若婆羅門正至正行具德具戒其心純淨成調順法具足多聞勤行諮問修正作意調善寂靜親近寂滅不起諍訟非不愛語善知信欲非不善知善法相應遠諸惡法不掉不高性離躁動性離麁言語無浮雜守念正住心安妙定善斷有本不中毒箭捨離重擔超度疑慮及以後有諸佛世尊菩薩摩訶薩聲聞獨覺於如是等善知友所如實覺已親覲敬仰奉事將遇行者如是於善知友身行奉事復以法施而攝受之宣說妙法示教讚喜所謂若行柁那得大財富若行尸羅得生天樂若好多聞獲得大慧若修諸定便離繫縛復為開顯種種微妙清淨勝法此是布施此布施報此是慳悋此慳悋報此是尸羅此尸羅報此是犯戒此犯戒報此是忍辱此忍辱報此是瞋恚此瞋恚報此是正勤此正勤報此是懈怠此懈怠報此是靜慮此靜慮報此是亂心此亂心報此是智慧此智慧報此是惡慧此惡慧報此身妙行此身妙行報此身惡行此身惡行報此語妙行此語妙行報此語惡行此語惡行報此意妙行此意妙行報此意惡行此意惡行報此善此不善此應作此不應作此若作已感得長夜義利安樂此若作已感得長夜非義非利非安樂果

「舍利子!行者如是為諸善友宣說是法示教讚喜已覺知堪任大法器者即為開示甚深微妙空相應法所謂空法無相法無願法無行法無生法無起法無我法無數取法無壽命法無眾生法復為開示甚深緣起所謂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處六處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愁歎憂苦身心焦惱如是種種生起純大苦聚又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謂無明滅故行滅行滅故識滅乃至生滅故老死滅如是乃至純大苦聚滅

「舍利子!又應為說此中無有一法是有可得而可滅者何以故?由彼諸法從因緣生無有主宰無有作者無有受者從因緣轉又無一法流轉旋還亦無隨轉由癡妄故假立三界從煩惱苦之所流轉但假施設行者如是如實觀察癡妄之時無有一法能作餘法若於是中無有作者作者不可得故乃至無有一法流轉旋還流轉旋還不可得故舍利子!行者若聞如是甚深法已無疑無慮善入諸法無罣礙性是人不著於色不著受想行識不著眼色及以眼識不著耳鼻舌身意法及以意識皆不可得故

「復次舍利子!菩薩摩訶薩信受如是性空法已不退見佛不退聞法不退奉僧在在所生不離見佛不離聞法不離奉僧面生佛前猛勵正勤志求善法是人住正勤已不戀居家男女眷屬奴婢僕使及諸資具是人不為婬欲所嬈速於今生捨盛年樂以淨信心於佛法中出家入道既出家已得善知識善伴善友善住思惟善住信欲由善住信欲故善聽聞法堅奉修行不但言說以為宗極覺慧成就樂求多聞無有厭足如所聞法以無染心為他廣演於諸利養恭敬名譽情無希望不捨正義妄為他說如其所聞如其所住而為說法於聽法眾起大慈心於諸眾生起大悲心舍利子!行者如是有多聞故不顧身命少欲知足寂靜欣樂易滿易養樂處空閑如所聞法觀察其義依於實義不依於文為諸天人阿素洛界之所依止不專為己為諸眾生求於大乘所謂佛智無等智無等等智勝出一切三界之智舍利子!我說是人獲得第一不放逸法

「舍利子!云何名為不放逸法?所謂諸根寂靜何等諸根寂靜?所謂眼見於色不取相貌如實覺知色味色患及色出離如是耳所聞聲鼻所嗅香舌所嘗味身所覺觸意所識法不取相貌如實覺知法味法患及法出離舍利子!如是名為心不放逸復次不放逸者調伏自心善護他心除樂煩惱趣樂正法不行欲覺恚覺害覺不行貪不善根瞋不善根癡不善根不行身惡行語惡行意惡行不行不如理作意不行一切惡不善法此則名為不放逸也如是舍利子!是諸菩薩摩訶薩既不放逸能勤修習如理作意若法是有如實知有若法是無如實知無觀察此中何者是有何者是無?即以慧力如實能知正修習者聖解脫有邪修習者聖解脫無無業報者此則是有有業報者此則是無復次眼為是有有眼者無耳鼻舌身意意為是有有意者無復次色為無常苦變異法此則是有色為常住不變不壞此則是無受想行識無常苦變異法此則是有受想行識常住不變不壞此則是無復次無明為緣諸行則有若無無明諸行則無乃至以生為緣老死則有若無生者老死亦無復次施感大財此則是有施感貧窮此則是無持戒生天此則是有犯戒生天此則是無聞生大慧此則是有諸惡慧者能生大慧此則是無修定離縛此則是有修定繫縛此則是無復次若如理作意而有繫縛不如理作意離繫縛者此二俱無若諸菩薩發起正勤菩提則有若起懶惰菩提則無若無憍慢出家授記是名為有若憍慢者寂滅則無復次遍一切處空性是有遍一切處有我數取眾生壽命丈夫等類此則為無如是舍利子!若諸菩薩摩訶薩行不放逸能善修習如理作意世間智者同知是有施設為有世間智者同知是無施設為無舍利子若定說有非正了知若定說無是亦名為非正了知何以故?諸佛世尊所說實義能隨覺了故舍利子!諸佛世尊具大智力總攝諸法安處四種鄔柁南中何等為四?所謂一切行無常一切行苦一切法無我涅槃寂滅舍利子!所演一切行無常者如來為諸常想眾生斷常想故所演一切行苦法者如來為諸樂想眾生斷樂想故所演一切無我法者如來為諸我想眾生斷我想故所演寂滅涅槃法者如來為諸住有所得顛倒眾生斷有所得顛倒心故舍利子!是諸菩薩摩訶薩若聞如來說一切行為無常者!即能善入畢竟無常若有聞說一切行苦!則能興厭起離願心若有聞說諸法無我!則能修習於三摩地妙解脫門若有聞說寂滅涅槃!則能修習無相三摩地而不非時趣入真際如是舍利子!若諸菩薩摩訶薩能善修習如是法者終不退失一切善法速能圓滿一切佛法

大寶積經卷第三十六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 上一卷 下一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