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積經

大寶積經卷第六十二

菩薩見實會第十六之二淨飯王詣佛品第二

爾時世尊飯食澡手洗鉢器已現其瑞相即時毘沙門天王以無量那由他百千億眾夜叉圍遶譬如壯士屈申臂頃一念之中從天宮沒佛前而現頭面禮足住立北方於虛空中夜叉大眾前後圍遶合掌恭敬佛及眾僧提頭賴吒天王以無量百千那由他乾闥婆眾前後圍遶亦如壯士屈申臂頃從天宮沒於如來前頭面禮足住在東方於虛空中恭敬世尊及比丘眾爾時毘樓勒叉天王以無量百千那由他鳩槃茶眾之所圍遶亦如壯士屈伸臂頃從天宮沒在於佛前頭面禮足住於南方在虛空中合掌恭敬如來及比丘眾爾時西方毘樓博叉天王以無量百千那由他諸龍前後圍遶亦如壯士屈伸臂頃從天宮沒於如來前頭面禮足住在西方於虛空中合掌恭敬如來及比丘眾

釋提桓因天王亦復如是無量那由他百千圍遶從三十三天沒住於佛前頭面禮足於虛空中恭敬如來及比丘眾夜摩天王兜率陀天王化樂天王他化自在天王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光音天王遍淨天王廣果天王淨居天王各以無量百千那由他天眾之所圍遶於彼天沒住於佛前頭面禮足在虛空中恭敬如來及比丘眾亦復如是

爾時毘摩質多阿修羅王與六十那由他眷屬前後圍遶猶如壯士屈伸臂頃於自宮沒住於佛前頭面禮足現恭敬相却住一面金翅鳥王亦與八萬六千迦樓羅眾眷屬圍遶於自宮沒住於佛前頭面禮足及諸外道其有八億從諸方來而說偈言

「於淨虛空中  十五夜滿月
超過諸星眾  光明獨顯耀
佛如淨月輪  滅闇除三垢
能超諸外道  猶如空中月
秋日千光明  能除諸暗冥
超出明月光  開布蓮花池
佛光過於日  普照大千界
如來能開現  聲聞蓮花林
天主憍尸迦  住在善法堂
出過諸大眾  金剛杵光耀
十力功德山  兩足尊勝王
超過諸外道  猶如釋天王
須夜摩天王  天眾所供養
住在天眾中  光赫坐寶座
十力無邊威  超過惡道趣
無畏光明德  顯說八正道
如兜率天王  在宮眾圍遶
超過諸天眾  宿善而光耀
調御天人師  八部所供養
超過諸世間  無畏顯說法
如化樂天王  在於天宮中
超過諸天眾  功德獨光顯
佛超諸世間  離濁出三界
能調未調王  具十力光照
如自在天王  住居天宮中
超過諸天眾  宿善而晃耀
如是佛光明  具足十力行
超過天人眾  本善功德故
如大梵天王  超過諸梵眾
光耀說甜美  顯於八正路
如來勝梵天  沙門眾中王
光明照三界  轉於四諦法
知見眾集已  天人龍聽法
人中最勝王  吐宣八正語
虛空可度量  海可瓶量盡
須彌山可稱  佛德難可知

爾時淨飯王白釋種言「諸人者如日欲出先現瑞相所謂明星出時當知日出不久迦盧陀夷亦復如是於佛如來一切種智先現瑞相比丘所說如來功德即是一切智相諸仁者速辦好乘我當往詣至如來所」時釋種臣言「善哉大王今正是時所須之具今悉已辦」爾時大王勅諸臣言「從迦毘羅城乃至尼俱陀林於其中間精治道路以好軟沙遍布其地散種種花懸諸繒綵作唱伎樂種種歌舞

爾時大王乘好車乘出迦毘羅城詣尼俱園於彼乘後有八萬白象以種種寶間錯莊嚴於其象上各立七寶殿堂甚奇微妙於其象後各嚴八萬寶馬於其馬上各有金幢其馬及幢各以七寶莊嚴微妙第一是時城中有無量人嚴飾車乘諸所服飾青馬青車青蓋嚴飾執持青刀衣服皆青鞍𩋋鞦轡悉亦青色各持青幢一一車後百青衣人之所圍遶復有釋種等各各嚴飾種種好車青黃白赤雜色莊嚴雜色車馬雜色嚴飾一一車馬皆有百人雜色莊嚴亦復如是

爾時世尊遙見王來告諸比丘「汝若欲見三十三天遊戲眾者當觀釋種出迦毘羅城何以故釋種遊行與天無異故」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其迦毘羅妙城中  淨飯大王及眷屬
最勝人王今方至  諦聽諦聽我當說
象馬車乘過百千  種種莊嚴甚殊妙
從迦毘羅而引出  人王寶藏及諸乘
青馬青車青莊嚴  將從衣服悉青色
靴帽刀拂咸亦青  青鞭青轡青鈴網
青衣人持青幢蓋  人馬皆青甚殊妙
黃馬黃車黃莊飾  將從衣服悉黃色
靴帽刀拂皆亦黃  黃鞭黃轡黃鈴網
黃衣人持黃幢蓋  人馬皆黃甚殊妙
赤馬赤車赤莊飾  將從衣服悉赤色
靴帽刀拂皆亦赤  赤鞭赤轡赤鈴網
赤衣人持赤幢蓋  人馬皆赤甚殊妙
白馬白車白莊嚴  將從衣服悉白色
靴帽刀拂皆亦白  白鞭白轡白鈴網
白衣人持白幢蓋  人馬皆白甚微妙
雜色車馬雜莊嚴  將從衣服悉雜色
靴帽刀拂皆亦雜  雜色鞭轡雜鈴網
雜色衣人持幢蓋  人馬皆雜甚微妙
彼諸車後莊嚴象  其數足滿八十千
金鞍金𩋋金莊飾  象背皆有七寶殿
種種莊飾妙龍馬  其數亦滿八十千
七寶莊嚴甚奇麗  眾妙服飾從車後
以諸妙花散御路  用五種香熏其地
懸諸瓶香并繒綵  壯士戲人歌舞輩
種種莊嚴遍其路  作諸音樂從王後

爾時淨飯王及諸侍從至尼俱樹園下車而入步眾導從前後圍遶爾時世尊知父王心深生怨恨為度王故過於人上在虛空中自在遊行如來行時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在如來右釋提桓因在如來左須夜摩天王兜率陀天王化樂天王他化自在天王各各執持種種天蓋供養如來爾時毘沙門王提頭賴吒天王在佛東面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現恭敬相毘樓勒叉王毘樓博叉王在佛西面亦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現恭敬相爾時四天王天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陀天化樂天他化自在諸天子等在虛空中雨天優鉢羅花栴檀末香曼陀羅花作天伎樂及以歌舞復於虛空中雨諸香水從昔以來未曾見聞優鉢羅華旃檀香末供養如來

爾時世尊示現神通以通力故令人見天差別之相時淨飯王見諸天子供養如來生希有心復見嚴飾七寶重閣滿虛空中見已作是說言「如來本昔作童子時不以四天下轉輪聖王生於顧戀何以故今在三千大千世界中為大法王統領天人富貴自在今此世尊為正法王我今於此為人圍遶世尊乃有天人侍衛」爾時淨飯王偏袒右肩右膝著地頭面禮足合掌向佛而作是言「世尊初生之時無人扶持而行七步觀察十方而作是言『我於世間最尊最勝當得度脫老病死邊』我於爾時頭面禮世尊足復於後時至於田村閻浮樹下坐於清涼日雖西移影初不動復有六天童子合掌作禮在如來前我於爾時頭面作禮大牟尼足我今第三復亦頭面禮世尊足」爾時淨飯王而說偈言

「兩足世尊初生時  無人扶持行七步
自說我於世最勝  爾時我禮明智者
牟尼踰城至田村  閻浮樹影蔭不移
六天童子修供養  我時復禮世應供
今是第三稽首禮  恭敬憐愍世間尊
堪受人天微妙供  世無如佛何有勝
世尊本號悉達多  字為父母所喜樂
始知如來名稱實  得願滿足獲甘露

爾時欲界諸天與世尊敷師子座以天妙衣敷在座上及尼俱園復以天劫波樹衣彌覆虛空爾時世尊從空而下在師子座加趺而坐時淨飯王及諸眷屬頭面禮足退坐一面欲色二界諸天子等亦頭面禮足於虛空中退坐一面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淨飯大王及眷屬  來詣世尊設供養
從迦毘羅妙城出  趣尼俱陀可樂園
佛與無量眾圍遶  阿修羅王及龍王
鳩槃荼王金翅王  乾闥婆王并眷屬
夜叉大王鬼神眾  緊那羅王悉皆集
欲界天王并天子  一切皆生欣喜心
六欲諸天既如是  梵輔梵身梵天眾
遍淨諸天并眷屬  乃至廣果淨居天
沙門大眾婆羅門  僧佉衛世尼乾子
及餘一切諸外道  修行種種異術士
斯等諸方皆來集  如來示現自神力
令淨飯王及釋種  獲得信心欣喜成
如來普為一切眾  以微妙語善義句
世尊意在淨飯王  現化種種勝神力
王本不許佛出家  相師本昔相童子
在家必作轉輪王  無量億眾所供養
滿足聖王七種寶  亦復具有四神通
如法正治護國土  王四天下剎利王
爾時菩薩發是言  『我昔無量那由劫
於一切時常實語  大王諦聽我今說
大王昔來於我所  實自初無信敬心
欲以輪王令我作  以四天下生戀惜
譬如本昔有神龜  隨海水潮在陸地
其海潮水迴還去  龜便墜墮深井中
井中舊鼈問海龜  汝本何處今至此
廣智海龜答井鼈  我遇海潮墜此井
其海潮水還源時  我行遲遲遂不及
以斯我今失時節  墮此小井共汝住
井鼈復問海龜言  其海多少井中水
豈復寬廣於此耶  為大為小願速說
廣智海龜答井鼈  無智住人穿鑿處
我於大海水中居  在彼經歷多年載
猶尚不知海處中  況復了達其彼岸
如是大王都不知  我之神通威德力
欲以輪王四天下  世間勢貴戀惜我
我今現作法輪王  統領三千大千界
如法正治離刀仗  得於八部最勝供
我今稱頌昔日言  故來應現此大眾
以神通力修其心  用慈悲念召集眾
一切諸有皆雲會  莫不為王得淨信

阿修羅王授記品第三

爾時世尊現其瑞相以是相故時毘摩質多阿修羅王作是念言「我今最初供養世尊」時毘摩質多阿修羅王與其徒眾六十那由他婇女眷屬亦六十那由他以其海中無價寶珠及餘海中所無悉採供養爾時阿修羅王化作六十那由他七寶車一一寶車復化六十那由他調順之馬一一調馬復化七寶鈴網莊飾馬上復化真金鈴釧以飾馬脚一一馬亦復化作七寶纏髻𮤆一一調馬復以真金鞦轡彼諸調馬皆以七寶為角彼諸調馬車上七寶莊嚴軒蓋皆用七寶在虛空中隨車行住一一軒蓋皆懸七寶旒蘇鈴帶一一軒蓋皆化寶網彌覆其上彼諸車馬軒蓋鈴網為風所吹出微妙音奪人視聽猶如善擊百伎音樂出種種聲令人喜樂奪人心意一一寶車在虛空中去地六十由旬一一車後作諸音樂一一車上皆有阿修羅女種種嚴飾在其車上是諸女等或有立舞或有坐舞或有唱歌或身動轉或散栴檀末香或散優鉢羅末或雨沈水末或雨多摩羅拔或雨天諸末香或散阿修羅香末或雨金末或雨曼陀羅花摩訶曼陀羅花曼殊沙花摩訶曼殊沙花波盧沙迦花摩訶波盧沙迦花迦迦羅婆花摩訶迦迦羅婆花波吒梨花摩訶波吒梨花質多羅波吒梨花摩訶質多羅波吒梨花悉皆化作用供養佛或散金花銀花毘琉璃花頗梨花赤真珠花馬瑙花車𤦲花或持七寶以散世尊有散衣服或以手環臂脚鉀釧寶冠寶鬘莊嚴之具金鎖銀鎖真珠繩貫或長或短或有七寶項巾及諸瓔珞金銀耳璫或以七寶盛髮之帒以散於佛或以頂鬘在臂鈴釧動搖發聲或以七寶填鬘以金莊嚴或以金填七寶莊嚴有執金網有捉金旒蘇有持摩尼旒蘇有持真珠旒蘇或持金蓋銀蓋或持毘琉璃蓋有持七寶蓋者或持種種寶幢或持種種色幡或雨香水者皆為供養佛故或有合掌說偈讚歎曰

「歸命丈夫調御師  歸命丈夫最勝士
歸命丈夫兩足尊  歸命丈夫無等倫
歸命明照世間者  歸命最上大智海
歸命具足功德林  歸命最勝微妙山
歸命具足功德聚  歸命滅除諸煩惱
歸命修諸淨行師  歸命淨行無斷絕
歸命無依不怯弱  歸命無懈無悼動
歸命決定發精進  歸命決定滿足者

爾時阿修羅王亦復化作六十那由他七寶帳幕甚奇微妙雜色莊嚴一一帳幕浮遊之下亦復化作六十那由他七寶大地彼諸地上亦復化作六十那由他樓櫓却敵七寶合成微妙第一一一却敵亦復化作六十那由他重閣殿堂七寶莊嚴一一堂殿復有六十那由他門戶窓牖七寶莊飾一一門戶金門銀扇雜寶彫飾其諸門閫一一皆用毘琉璃寶一一門樞皆用車𤦲復以車𤦲為柱一一柱上以赤真珠以為櫨栱馬瑙為地其銀門者悉用金扇毘琉璃為閫車𤦲彫鏤馬瑙為樞赤珠為柱白玉為栱頗梨為地毘琉璃門戶頗梨為扇金為門閫銀為戶樞白玉為柱馬瑙為栱赤真珠為地頗梨門戶毘琉璃為扇馬瑙為閫赤珠為樞以金為柱銀為基栱白玉為地馬瑙門戶白玉莊飾赤真珠寶以為閫扇銀為戶樞琉璃為柱金為基栱頗梨為地赤真珠戶馬瑙莊飾白玉閫扇銀為戶樞毘琉璃柱頗梨基栱黃金為地白玉門戶馬瑙莊飾金為閫扇毘琉璃樞白銀為柱頗梨為地赤真珠寶以為基栱彼諸門戶一一戶中化作六十那由他師子之座七寶合成以諸天人阿修羅衣彌覆其上或敷迦旃陵伽衣或敷憍奢耶衣其座兩頭置朱色枕彼諸座前有七寶几一一几上有於六億阿修羅王種種衣服所謂諸天樹衣芻摩羅衣憍奢耶衣迦尸迦衣一一師子座上各各皆有二修羅女眾寶莊嚴一一女人皆持七寶多羅樹葉以為其扇一一座中皆有化修羅子在於座上兩女俠侍持七寶扇彼諸門戶亦復化作六十那由他七寶幢蓋於金門戶化作青幢黃柄頗梨間錯於銀門戶化作黃幢赤真珠柄白銀間錯於毘琉璃門化作赤真珠幢黃金為柄頗梨交錯頗梨門戶化作雜色寶幢黃金為柄白銀交錯青幢黃頭黃幢青頭赤幢白頭白幢赤頭雜色幢者七寶為頭彼諸寶幕及諸殿堂於虛空中遶佛三匝猶如三十三天伊羅婆那龍象在空遊行俱持毘陀羅婆樹梨耶多羅樹供養諸天彼諸帳幕於虛空中右遶三匝亦復如是彼諸寶幕却敵之中及以地上重閣殿堂有諸門戶師子之座莊嚴寶蓋寶幢幡花雨天真檀末香天優波羅末香沈水末香復雨曼陀羅花摩訶曼陀羅花曼殊沙花摩訶曼殊沙花迦迦羅婆花摩訶迦迦羅婆花波吒梨花摩訶波吒梨花質多羅波吒梨花摩訶質多羅波吒梨花金花銀花毘琉璃花頗梨花一切眾寶花雨金雨銀雨天樹衣彼諸修羅王子手中悉持如是寶珠以珠力故隨意所須皆能降雨

爾時迦毘羅城四門之外各各縱廣六十由旬以阿修羅王威神之力放光遍照六十由旬上照六萬由旬周圍遍滿供養之具彼諸浮遊帳幕遶佛而住時迦毘羅城中積曼陀羅花舉高七丈天上香水成泥以佛神力令其香氣遍滿三千大千世界於此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住大乘者彼諸眾生聞其香氣乃至初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得不退轉況復久修時毘摩質多阿修羅王乘七寶車遶佛三匝以妙天真檀末以散佛上而說讚曰

「我今歸依婆伽婆  能施天人無畏者
歸依最勝不可動  悕望無上妙菩提
我今歸依婆伽婆  心喜不墮三惡趣
是故我今歸依佛  悕求無譬妙菩提
我今歸依婆伽婆  能除生死大苦海
能斷曠野離惱淨  堪能引導眾生師
我今歸依婆伽婆  以此歸依不求生
老死所逼大苦惱  世尊為諸天人歸

爾時毘摩質多阿修羅王以偈歎佛右遶三匝時彼諸馬瓔珞莊嚴彼諸車莊嚴彼諸阿修羅阿修羅女莊嚴彼諸幡幢寶蓋鈴網等為風所吹出深妙聲稱心奪聽譬如具足百伎音樂善巧奏擊出深妙音稱意音聲甚可聽採奪人耳目如是諸馬莊嚴瓔珞乃至鈴網為風所吹出微妙音如巧奏擊百種音聲甚可愛樂爾時毘摩阿修羅王遶佛三匝雨天真檀末香優鉢羅末沈水末香多摩羅末種種阿修羅香末從空而下雨天曼陀羅花摩訶曼陀羅花曼殊沙花摩訶曼殊沙花波盧沙迦花摩訶波盧沙迦花迦迦羅婆花摩訶迦迦羅婆花波吒梨花摩訶波吒梨花質多羅波吒梨花摩訶質多羅波吒梨花復有種種化花雨金花銀花毘琉璃花乃至七寶眾花從空而下雨天香水阿修羅香水從空而下以香水故迦毘羅城內外縱廣六十由旬悉成香泥以其泥香遍滿三千大千世界所有菩薩聞其香者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

爾時毘摩質多阿修羅王遶佛三匝以佛神力於虛空中作天伎樂及阿修羅音聲彼諸音樂以佛神力其音遍滿三千大千世界皆悉聞知所有住大乘者聞其聲已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無量百千阿修羅女或歌或舞或奏音樂或身動轉又散天真檀末優鉢羅末沈水末多摩羅拔香曼陀羅花摩訶曼陀羅花曼殊沙花摩訶曼殊沙花波盧沙花摩訶波盧沙花迦迦羅婆花摩訶迦迦羅婆花波吒梨花摩訶波吒梨花質多羅樹花摩訶質多羅樹花金花銀花毘琉璃花眾寶雜花又雨化花以散佛上又散諸天衣服臂脚鈴釧以散佛上腰瓔珞手臂瓔珞指環項巾七寶之鬘金鎖銀鎖真珠之貫摩尼瓔珞半月珠瓔於兩肩上七寶衣瓔種種寶瓔兩耳璫𤦲盛髮寶帒莊嚴頂冠種種旒蘇種種香旒蘇種種真珠旒蘇種種摩尼旒蘇或雨天種種寶蓋金末香水又阿修羅女手把赤真珠以散佛上又捉寶散者又捉種種珠散者皆為供養佛故毘摩質多阿修羅王與其眷屬皆悉相順而說偈言

「我常如是心  值遇佛世尊
歸依如來故  未來常供養

爾時波羅陀阿修羅王所設供養亦如毘摩質多阿修羅王等無有異乘七寶車右遶三匝以偈讚佛

「我禮得實十力士  亦禮離怖無畏者
決定得於不共法  歸命導引諸世間
我禮斷除結縛者  亦禮出離生死道
我禮到岸住陸地  將導貧乏眾生師
我禮深智不思議  與眾和合不悼動
於諸趣中心解脫  猶如蓮花不著水
牟尼本修諸空法  離諸揀擇得無相
於一切處無所願  我禮如空無所依

爾時善臂阿修羅王所設供養廣大無量如毘摩阿修羅王等無有異乘眾寶輦右遶三匝散諸金粟以偈讚曰

「大牟尼尊無等倫  天上天下亦無比
佛知眾生如陽焰  非真實有唯想轉
於此無作無受者  亦無士夫空無我
離諸所作無體性  說於一切寂定法
於善逝法得信解  觀一切法悉平等
彼當得作導師子  順佛言教如父說
我今讚歎所得福  唯佛智解能照知
我以福德悉無餘  迴施眾生皆作佛

爾時復有跋墀毘盧遮那阿修羅王所設供養亦如毘摩質多阿修羅王等無有異乘七寶車遶佛三匝散以銀花說偈歎曰

「我今禮佛妙好相  度生死海到彼岸
自身得度復度他  安置彼岸無畏處
唯佛大慧知群生  倒見叢林無智者
迷惑焰水計為實  無等悲心皆已知
世尊妙人見眾生  如幻陽焰如光影
牟尼如法生善子  三有中行不染污
大自在人知非實  知諸法性彼此空
愚癡如夢受欲樂  佛子知已修諸行

爾時羅睺羅阿修羅王所設供養亦如毘摩質多阿修羅所設供養乘七寶車遶佛三匝以質多羅波吒梨花以散佛上說偈讚曰

「大仙如來神妙身  超過一切諸天人
既如須彌比芥子  復似大海譬牛跡
如來顏容甚端正  眾相莊嚴第一最
超過一切色中上  如日出現螢息照
世尊無量威德聚  超過一切威德者
令諸威德不能現  如日出時螢光隱
大聖世尊智慧海  超過遍覆三有界
蔽諸外道令不現  如日盛明月光沒

爾時睒婆利阿修羅王所設供養亦如毘摩質多阿修羅王修供養已乘七寶車遶佛三匝用摩訶波吒梨花以散於佛說偈讚曰

「樂奢摩他智慧者  能除三毒貪瞋癡
引導眾生出世間  猶如甘雨滅塵焰
世尊熾然正法眼  亦如蘇投大盛火
能斷煩惱疑網盡  亦如火燒大壙野
顏容端正甚微妙  眾相莊嚴最第一
超過一切諸妙色  如日出時螢光隱
如來秉持諸善根  無量億萬那由劫
能除煩惱及惡業  如食甘露去身毒
吹除一切無明冥  如夜明炬照黑闇
如來示現正法眼  猶如珠師顯寶價

爾時樂戰阿修羅王所設供養亦如毘摩質多阿修羅王設供養已乘七寶車遶佛三匝散眾寶花以偈讚曰

「難調惡心佛能調  如勇健士降勝敵
善得柔軟心自在  我禮心調無畏者
能調諸根離怨對  離畏無畏得安隱
世尊煩惱不更發  消伏毒害悉無餘
那羅延力善修慈  於愛憎中心平等
如來知諸眾生相  不為六道之所攝
離諸想心竭有愛  放智慧光破諸闇
於諸法中心不著  牟尼超過無等倫

爾時善目阿修羅王所設供養亦如毘摩質多阿修羅王修供養已乘七寶車遶佛三匝奉眾寶藏以獻於佛說偈歎曰

「大雄久已知  諸法真實相
所謂法名者  各各和合假
一切諸法體  種種求不得
所言此法者  說唯是假名
離名名體性  諸相亦如是
無相亦無名  已離三種法
所言解說者  實無可顯說
說者說亦無  解者亦復然
如是知於法  無上牟尼子
於諸法不著  修行大名稱

爾時伏三界阿修羅王所設供養亦如毘摩質多阿修羅王修供養已乘七寶車遶佛三匝用真珠瓔珞以奉如來說偈歎曰

「我今歎佛離怨敵  顏容端正戒智力
一切世間無如佛  以無比身伏讐對
色力光明照三有  修諸善業得端正
以布施力得其相  八十種好悉嚴淨
淨持戒力無能動  明人思量所不得
佛持戒心清淨故  人中師子所作成
如來智力更無比  以無怖畏勝三界
如師子王眾中吼  超過一切諸外道

爾時毘盧遮那阿修羅王所設供養亦如毘摩質多阿修羅王設供養已乘七寶車遶佛三匝手執眾寶以散如來復以偈頌而讚歎曰

「諸眾皆集牟尼所  淨心瞻仰如來面
一切現前覩世尊  斯則如來不共相
佛以一音演說法  種種隨心各皆解
世尊說應眾生機  斯則如來不共相
佛以一音演說法  眾生隨類各得解
稱意所欲知其義  斯則如來不共相
佛以一音演說法  或有修進或調伏
或有獲得無學果  斯則如來不共法

爾時目真隣陀阿修羅王所設供養亦如毘摩質多阿修羅王修供養已乘七寶車遶佛三匝手執赤真珠以散佛上說偈讚曰

「欣喜淨心敬信佛  離於傲慢無邪見
順佛阿含不放逸  是為修行無比子
諸法自性不可得  如夢行欲悉皆虛
但隨想起非實有  世尊知法亦如是
如秋時雲水中月  迷惑無智愚眾生
不能惑著明智人  深樂佛法精進者
妙人最妙不錯悟  於佛法中不放逸
分別諸法悉如夢  得見如實妙三昧

爾時毘摩質多阿修羅王等有六十那由他阿修羅設供養已皆各合掌作禮而住欣欣踊躍情意充滿喜樂稱心菩提之心流注不絕

爾時世尊知彼諸阿修羅信心供養已如諸佛法示現微笑相從其面門放無量色光青黃赤白紅紫頗梨亦如金銀及以雜色從口出已遶佛三匝還從頂入爾時慧命馬勝比丘從坐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為佛作禮以偈問曰

「雄猛牟尼現瑞相  愍世間者非無因
人中最勝願為說  大仙所現之因緣
憐愍世間現瑞應  見諸修羅勝供養
欲授修羅決定記  令我等輩得欣欣
朝有勝心無有疑  此眾中有發心者
世尊知其信根已  人中師子現此瑞
朝日誰發清淨心  誰於人中生勝信
世尊知其信根已  現此最妙之瑞相
今此大眾皆有疑  皆見如來現微笑
誰復朝日降魔怨  現此瑞相為此人
善哉降怨大仙尊  願斷大眾心猶豫
願尊速說勿踟蹰  斷此大眾之疑網

爾時世尊以偈答馬勝比丘曰

「善哉比丘所問義  我所現瑞利世間
我說果報無有餘  汝今一心善諦聽
諸阿修羅供養佛  為求無上勝菩提
修羅心意無所依  如手在空不障礙
此等供養世尊已  阿修羅眾心清淨
大智皆捨修羅道  於人天中久受樂
此等於其未來世  值遇恒沙人師子
於善名劫得成佛  如來皆號為善名
數滿六十那由他  名振十方照世間
演說無依無著法  廣能度勝天人眾
彼諸佛土甚嚴淨  佛知世間離五濁
淨佛國土三千界  滿足六十那由他
彼國無諸三惡趣  以欣喜心土田淨
彼佛雄猛除諸難  演說無上大乘法
彼等諸佛得壽命  住世六十那由劫
演說無所依止法  一一導師皆亦然
彼諸如來滅度後  世間智者盡皆滅
滿足六十那由劫  彼佛正法住在世
是諸如來各各度  如恒河沙眾生聚
彼諸如來等無量  土壽法住亦如是
彼諸善逝能成熟  六十那由眾生數
皆令安住大乘中  各各紹繼三寶種
今此授記為修羅  利世間者大仙說
天人聞斯授記已  身心踊躍得淨信

大寶積經卷第六十二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