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積經

大寶積經卷第九十五

善順菩薩會第二十七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諸大眾五百聲聞十千菩薩恭敬圍遶時舍衛城有一菩薩名曰善順已於過去無量佛所種諸善根承事供養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住於大慈心不瞋恚住於大悲弘濟無倦住於大喜善安法界住於大捨苦樂平等節量時食少欲知足常為眾生之所樂見恒以五戒及八齋法於某城中憐愍教化然後復勸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慈悲喜捨清淨梵行爾時善順菩薩為令眾生見佛聞法與諸人眾前後圍遶將詣佛所

時天帝釋以淨天眼見此菩薩住上精進行頭陀行具淨尸羅弘濟堅固便自念言「今此善順於諸梵行曾不懈息將不為求帝釋處耶或貪王位及欲樂耶」作是念已即便化作四丈夫身至菩薩前種種惡言毀罵菩薩復以刀杖及於瓦石打擲加害爾時菩薩住慈忍力皆忍受之曾無瞋恨時天帝釋復更化作四大丈夫來語菩薩「咄哉善順彼諸惡人以不善言罵辱於汝及以瓦石刀杖之屬橫相打害何不令我為汝讎報我當為汝斷彼命根

爾時菩薩告彼人言「善男子等莫作是語若殺害者成就惡業假使有人於我此身節節支解猶如棗葉我終不生殺害之心何以故殺害之人墮於地獄餓鬼畜生乃至雖得人身所生父母猶不愛念恒為眾人之所憎惡善男子一切諸法凡有二種一者善法二者不善法由不善法墮於惡趣若依善法獲於福利

爾時善順菩薩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善惡猶種植  皆隨業所生
何有苦子因  成熟甘果者
現見法如是  智者應思惟
苦報酬惡緣  為善常安樂

爾時天帝所化之人聞是言已自念不能令彼菩薩為殺害業忽然不現爾時天帝復更化作金銀寶聚令諸丈夫至菩薩所作如是言「汝可方便取此珍寶隨意所用

爾時菩薩告彼人言「諸善男子莫作是說所以者何夫盜業者能令眾生貧窮下劣無依無怙假使我貧命不存濟終不行於不與取法諸君當知凡夫愚冥貪求覆蔽何有智人行不與取

爾時善順菩薩而說偈言

「積財雖千億  貪著心不捨
智者說此人  在世恒貧苦
彼雖無一物  安住捨離心
智者說斯人  世間最富貴
智者離諸惡  一切皆端嚴
愚夫由作罪  舉身皆醜陋
智者勸修善  愚夫恒為惡
寧受智毀罵  不用愚稱讚

時彼天帝所化之人聞是言已悵然而去

爾時天帝復自親試持俱胝金至菩薩所作如是言「我先於此舍衛大城波斯匿王與餘丈夫有所諍論須得一人為我曲證汝能為我作證人者當用此金而以相奉」爾時菩薩告帝釋言「仁者當知夫妄語者為不善業既誑自身亦誑天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由於妄語能為一切惡之根本趣不善道毀清淨戒能壞色身口氣常臭所出言詞為人惡賤

爾時菩薩重說偈言

「妄語之人  口氣常臭  入苦惡道
無能救者  夫妄語者  誑於自身
亦誑天龍  摩睺羅等  當知妄語
為諸惡本  毀清淨戒  死入三塗
汝設與我  滿閻浮金  我終不能
作於妄語

時天帝釋聞說是已忽然不現

爾時天帝復令舍支夫人日光夫人及於五髻諸夫人等往菩薩所重加試鍊壞其禁戒時舍支等即與五百盛年女人以香塗身花粧藻飾於後夜分至菩薩前而作是言「我等女人年色姝盛願親枕席相與為歡」爾時菩薩以無染眼觀彼諸女告之言曰「地獄畜生閻羅王界諸狂亂者不正心者耽昏臭穢膿血不淨愛惡羅剎是汝親友非諸天人清淨眷屬

爾時菩薩重說偈言

「愚人昏迷念不淨  耽染臭穢膿血身
諸欲迅滅歸無常  永沈地獄閻羅界
假令變化如汝等  色身殊勝滿世間
我無一念貪染心  常生如夢如怨想

時舍支等雖盡變態而彼菩薩曾無貪染各還天宮白帝釋言「我觀善順志願堅固當成正覺無有疑也所以者何彼於我等無少貪愛但生厭離

爾時帝釋雖聞此言猶懷憂惱如箭中身恒作是念「彼人必當毀奪於我無有疑惑我今應往重加試之於諸願中的何所願」作是思已至菩薩前捨去憍慢頭頂禮足以偈問曰

「仁今勤修淨梵行  於諸欲願何所求
為求日月釋梵天  為求三有諸王位

爾時善順菩薩以偈答曰

「我觀日月釋梵天  世間王位三有報
一切無常不堅固  何有智者為茲願

爾時天帝聞此頌已復白菩薩「若如所言為求何願

於是菩薩以偈答曰

「我本不貪世間樂  但求不生不滅身
勤修方便濟群生  願同登彼菩提路

爾時天帝聞是頌已心生安樂必知菩薩不求釋位歡喜踊躍以偈歎曰

「汝言弘濟為群生  此心廣大無與等
願破魔軍證甘露  由斯恒轉勝法輪

爾時天帝說是偈已恭敬旋遶禮菩薩足忽然不現

爾時善順菩薩於其晨朝入舍衛城遊化往來得劫初時閻浮金鈴其鈴價直過閻浮提

爾時菩薩持此金鈴於四衢中高聲唱言「此舍衛城誰最貧窮當以此鈴而施與之

時有最勝耆舊長者聞是語已奔走而來白菩薩言「我於此城最為貧窮可持此鈴而施於我」爾時菩薩語長者言「汝非貧者所以者何於此城中有善男子貧中最貧應以此鈴而施與之

長者問言「誰為此人」菩薩答言「波斯匿王於此城中最為貧者

時彼長者謂菩薩言「莫作是說何以故波斯匿王富貴多財庫藏盈溢珍奇賄貨用無窮盡云何乃言貧中最貧

爾時菩薩於大眾中以偈答言

「設有伏藏千億餘  以貪愛心無厭足
猶如大海吞眾流  如斯愚人最為貧
由此復令貪增長  展轉滋蔓相續生
於現在世及未來  彼無智者常貧匱

爾時善順菩薩說此偈已與諸大眾即便往詣波斯匿王於時彼王方與長者五百餘人算數校計庫藏財寶菩薩爾時前白王言「我於此城往來遊化得劫初時閻浮金鈴其鈴價直過閻浮提我於彼時竊作是念『於此城中有最貧者當持此鈴而施與之』復更思惟『城中最貧莫過王者』今齎此鈴願以相奉王既貧窮為我受之

爾時菩薩作是言已重說偈言

「若人多貪求  積財無厭足
如是狂亂人  名為最貧者
王恒多賦稅  橫罰無過人
愛著於國城  不觀來世業
於世得自在  不能蔭群生
見諸貧苦人  曾無憐愍念
耽染於女人  不懼於惡道
邪亂未常覺  豈非貧窮者
若人知淨信  歸依佛法僧
於身及命財  常念不堅固
知不堅固已  於彼不迷惑
能於身命財  永得常堅固
若能勤念住  樂於不放逸
彼人名富貴  善財常安樂
如火焚燒時  不厭於林樹
王今亦如是  貪愛無厭足
水不厭於雲  海不厭於水
王今亦如是  何有厭足時
日月常巡歷  不厭於四方
王今亦如是  終命無休息
如火焚燒時  不厭於草木
智人亦如是  未甞不行善
如水不厭雲  如海不厭水
智人亦如是  不厭善增長
王位雖自在  畢竟歸無常
一切皆不淨  智者應捨離

爾時波斯匿王聞斯語已內懷慚愧謂菩薩曰「善哉仁者汝雖善勸我猶未信今汝斯言為汝自說為有證乎

菩薩答言「汝不聞耶如來正等覺具一切智今者現與無量天人乾闥婆阿修羅等在於舍衛大城祇樹給孤獨園當證大王是貧窮人

王言「仁者若如汝說我願相與往見如來聽聞教誨歸依供養

菩薩答言「大王當知如來境界非諸凡愚之所能測破煩惱慢哀愍眾生已於聖智能知此世及於來世若有善根勝意樂者雖在極遠佛常加護若知我心欲令大王於我生信必當來此為我作證

爾時菩薩即於王前偏袒一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即以偈頌請如來曰

「如來真實智  悲愍諸群生
願知我深心  垂哀為作證

爾時菩薩說偈請已於彼大地忽然震裂五百聲聞十千菩薩梵釋諸天及於龍鬼無量眾生圍遶如來從地踊出善順菩薩合掌恭敬前白佛言「世尊我先於此舍衛城中遊化往來得劫初時閻浮金鈴其鈴價直過閻浮提我於爾時便作是念『若有眾生於舍衛城最貧窮者當以此鈴而施與之』復自思惟『波斯匿王於此城中最為貧者何以故恃於王位於諸眾生未嘗憐愍殘剝欺奪橫加侵損貪愛覆蔽不知厭足』我以此王為最貧者欲將金鈴而施與之王問我言『謂我貧窮誰為證者』我又答云『如來大師應正等覺捨離煩惱瞋垢無餘於諸眾生悉皆平等當為作證』唯願世尊示教利喜

爾時世尊為欲調伏波斯匿王而告之曰「大王當知或有於法善順貧窮王為富貴或有於法王為貧窮善順富貴所以者何身登王位於世自在金銀摩尼車𤦲珊瑚庫藏盈滿當於此時善順貧窮王為富貴勤修梵行樂淨尸羅捨家多聞離諸放逸八齋五戒弘濟無疲有一於此王實貧窮善順富貴王今應知憍薩羅國一切眾生財物庫藏比於善順五戒八齋堅固清淨百分千分不及其一至俱胝分亦不及一

爾時波斯匿王親聞如來真實教誨捨所憍慢合掌慇懃瞻仰善順而說偈言

「善哉摧伏我憍慢  當得如來最勝身
以此王位捨於汝  願恒為汝菩提眾
我實貧窮汝為富  今知此說非妄言
王位徒為眾苦因  背於白法生惡趣

爾時波斯匿王說是偈已白佛言「世尊我於今者發於無上大菩提心願於眾生安樂解脫生死繫縛我今願以財物庫藏金銀之屬分為三分一分奉施如來世尊及比丘眾一分施與舍衛城中貧窮苦惱無依怙者一分財物留資國用凡我所有園池花果悉願奉施最勝如來并比丘眾唯願世尊垂哀納受

爾時憍薩羅國五百長者覩斯事已皆發無上大菩提心

爾時善順菩薩白佛言「世尊唯願如來為諸大眾說於法要令諸眾生遇如來者為不空過

爾時世尊告眾人言「善男子等有三無量功德資糧於諸如來雖有稱說猶不能盡況於聲聞諸三乘等何者為三一者護持正法二者發菩提心三者勸諸眾生起無上願復有三十二法若善男子若善女人能勤修者則為見於如來不空過也一者於諸如來生不壞信二者護持正法令得久住三者於尊重僧而不輕慢四者於應供人恭敬親近五者於愛於憎心常平等六者恒於正法樂聞恭敬七者安住寂靜離於諠閙八者於如來乘演說無倦九者若說法時不為名利十者志求真實如理勤修十一捨施十二持戒十三忍辱十四精進十五禪定十六正慧十七於諸眾生隨樂護念十八成熟眾生不忘失法十九恒於己身善自調伏二十以善法要調伏於他二十一不染煩惱二十二常樂出家二十三住阿蘭若二十四聖種喜足二十五勤行頭陀二十六捨不善法二十七弘誓堅固二十八蘭若無懈二十九植眾善本三十常不放逸三十一遠二乘見三十二讚歎大乘」於是五百比丘聞斯法已遠塵離垢得法眼淨及萬二千眾生同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爾時世尊以法教化令諸眾生獲善利已與諸比丘并餘來眾忽然不現爾時波斯匿王既覩斯事踊躍歡喜便以二衣價直百千兩金而以施於善順菩薩作是言曰「善哉仁者願垂哀納

善順菩薩告於王言「大王當知我於此衣不應受之所以者何然我自有百衲之衣恒掛樹枝以為箱篋一切眾生無欺奪想我既自身無慳悋心亦令他人不生愛著其有施者名清淨施

時波斯匿王復作是言「汝若不受願當為我以足踏之令我長夜安樂利益」菩薩爾時為於王故即以雙足踏此二衣時波斯匿王謂菩薩言「今此之衣便於汝身為我受訖我何所用

善順菩薩告於王言「汝持此衣施於城中貧窮苦惱無依怙者

爾時波斯匿王如菩薩教持此二衣會諸貧人而施與之時諸貧人觸斯衣者狂者得心聾者得聞盲者得見根不具者悉得具足由於菩薩威神力故彼時眾人俱發聲言「我今以何報菩薩恩」爾時空中有聲告曰「諸人當知善順菩薩不可以於花香飲食為報恩者唯當速發菩提心耳」是時五百貧人聞於空中有如是聲咸說偈言

「我等今者  發菩提心  當成正覺
說諸勝法  於諸眾生  施以安樂
我樂菩提  得佛法故

爾時波斯匿王白菩薩言「善哉仁者汝若詣彼將見如來願時報我我當隨從

善順菩薩言「大王當知諸佛難值正法難聞豈獨大王而自往耶當為眾生作於善友王應於此舍衛城中勅諸人民悉令隨從違王教者王法治之所以者何凡諸菩薩猶有眷屬圍遶莊嚴況於王乎

時波斯匿王白菩薩言「誰者是於菩薩眷屬

菩薩答言「勸菩提心是菩薩眷屬令覺悟故勸見如來是菩薩眷屬不虛妄故勸聞正法是菩薩眷屬獲多聞故勸見聖眾是菩薩眷屬得善友故四攝是菩薩眷屬攝眾生故六波羅蜜是菩薩眷屬增長菩提故三十七品是菩薩眷屬趣向道場故菩薩有斯眷屬莊嚴侍衛能摧魔軍至師子吼登最勝處

爾時波斯匿王及諸大眾歡喜踊躍九千眾生離煩惱垢得清淨眼

佛說是經已善順菩薩波斯匿王及諸天乾闥婆阿修羅等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大寶積經卷第九十五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