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大寶積經

大寶積經卷第四十七

菩薩藏會第十二之十三毘梨耶波羅蜜多品第九之三

「復次舍利子!如是勇猛無倦正勤菩薩摩訶薩成就五種增進之法便能速悟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舍利子!何等名為成就五種增進之法?所謂值佛出世為增進法得近善友為增進法得具無難為增進法隨所修集一切善法永不失壞為增進法於彼安住律儀菩薩摩訶薩所隨從修學為增進法舍利子!是為菩薩摩訶薩修行毘利耶波羅蜜多故成就五法增進不退速悟無上正等菩提

爾時長老舍利子白佛言:「世尊!頗有菩薩於是五法而損減不?」

佛言:「有

曰:「何謂也?大德薄伽梵!何者是也?大德蘇揭多

佛告舍利子:「有五種法菩薩成就便能損減何等為五?謂於佛世而不值遇於彼善友不懷親近具無難法而不獲得修習善法多有失壞於諸安住律儀菩薩心無隨學由具如是損減法故亦不速悟無上菩提舍利子!何等五法菩薩成就?舍利子!在家菩薩為王師傅以威勢力恐怖眾生致有緣務祈請威福若為成辦如是事者重相酬謝而是菩薩覩世利故心無正直便為作之凡所出言無非為利舍利子!由如是法損減善道由如是法損減無難如是在家菩薩為養身故行諸惡行不值佛世乃至不疾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舍利子!是名菩薩成就第一損減之法

「復次舍利子!在家菩薩住毀城法何等名為住毀城法?舍利子!若諸如來正等覺出現世間為諸天人魔梵說法開示宣暢初中後善文義巧妙純一圓滿清白梵行爾時當有四眾出現所謂苾芻苾芻尼鄔波索迦鄔波斯迦時苾芻尼依附村城郊野館舍國邑王都為護戒故在中居止彼諸在家菩薩來是住處污其戒眾以毀戒故名住毀城犯是事已不值佛世乃至不能疾悟無上菩提舍利子!是名菩薩成就第二損減之法

「復次舍利子!在家菩薩見諸有依善說法律演正法時便於父母兄弟姊妹妻妾男女眷屬及諸眾生而為法障舍利子!在家菩薩障礙法已於長夜中自於法律常多障礙不值佛世乃至不能疾悟無上菩提舍利子!是名菩薩成就第三損減之法

「復次舍利子!在家菩薩聞佛經中如來讚說少欲知足出要相應獨靜山林離苦之法心生不信輕毀誹謗亦教他人起如是見是諸在家不善菩薩毀呰如來清淨教已還復沈溺可毀呰趣何等名為可毀呰趣?謂墮地獄畜生焰魔世界或生邊地及蔑戾車惡邪見中在家菩薩行是事故不值佛世乃至不悟無上菩提舍利子!是名菩薩成就第四損減之法

「復次舍利子!在家菩薩依止國王及諸大臣乃至富貴有自在者行弊惡行恃為勢力譏訶毀罵輕蔑戲弄無量眾生舍利子!在家菩薩以成就此語惡行故速能招集諸惡趣報不值佛世不遇善友不得無難失壞善根不隨安住律儀菩薩修學正法不能速悟無上菩提舍利子!是名菩薩成就第五損減之法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頌曰:

「菩薩成就五種法
如是智慧無增長
既不速疾見如來
亦不逢事人中上
或為王者大師傅
欺詐誑惑諸眾生
由具如斯不善業
不遇世間依怙者
令多有情生怖畏
若納贜財若損害
興造如斯惡業已
終不奉值人中尊
或令諸尼淨戒聚
破壞摧滅生悲苦
當離無量億如來
叵得成就諸無難
於其父母妻子等
障礙不令修法行
又障聽聞於正法
速感愚癡覆蔽果
若人厭世樂出家
便致拘執緣留礙
當離無量最勝尊
叵得成就諸無難
若有聽聞如是法
所謂讚說住空閑
便生不忍忿恚心
謗毀謂為非法說
謗毀如是正法已
常住生盲大劇苦
一切重障罪業中
方斯十六不及一
彼難奉見諸如來
設見不能懷信敬
受女黃門生盲身
又受駝驢猪狗等
若有於佛及菩薩
深生殷重愛敬心
遠離一切障礙已
相續修行賢聖道
父母妻子眷屬等
恒樂安勤正法中
眾生厭世求出家
讚美勸助令其果
若處眷屬正法中
當速往登賢善趣
有能讚勸出家者
速悟無上佛菩提

「復次舍利子!出家菩薩復有五法若成就者不值佛世不親善友不具無難失壞善根不隨安住律儀菩薩修學正法亦不速悟無上菩提舍利子!何等名為出家菩薩成就五法?一者毀犯尸羅二者誹謗正法三者貪著名利四者堅執我見五者能於他家多生慳嫉舍利子!如是名為出家菩薩成就五法不值佛世乃至不獲無上正等菩提舍利子譬如餓狗慞惶緣路遇值瑣骨久無肉膩但見赤塗言是厚味便就銜之至多人處四衢道中以貪味故涎流骨上妄謂甜美或䶧或舐或齧或吮歡愛纏附初無捨離時有剎帝利婆羅門及諸長者皆大富貴來遊此路時此餓狗遙見彼來心生熱惱作如是念:『彼來人者將無奪我所重美味?』便於是人發大瞋恚出深毒聲惡眼邪視露現齒牙便行齧害舍利子!於意云何?彼來人者應為餘事豈復求此無肉赤塗之骨瑣耶?」

舍利子白佛言:「世尊!不也世尊!不也善逝!」

佛告舍利子:「若如是者彼慳餓狗以何等故出深毒聲現牙而吠?」

舍利子言:「如我意解恐彼來人貪著美膳必能奪我甘露良味由如是意現牙吠耳

佛告舍利子:「如是如是!如汝所言當來末世有諸苾芻於他施主勤習家慳耽著屎尿妄加纏裹雖值如是具足無難而便委棄不修正撿此之苾芻我說其行如前癡狗舍利子!我今出世憐愍眾生欲止息故專思此事為如是等諸惡苾芻說此譬喻

「復次舍利子!是諸菩薩摩訶薩為欲利益安樂無量眾生故求於佛智行毘利耶波羅蜜多彼諸菩薩摩訶薩於己身肉尚行惠施況復規求妄想惡肉而於他家起諸慳嫉?舍利子!彼諸苾芻慳他家故我說是人為癡丈夫為活命者為守財穀奴僕隷者為重世財寶玩縛者唯於衣食所欽尚者為求妄想貪嗜惡肉起慳嫉者舍利子!我今更說如是正法彼諸苾芻先至他家不應見餘苾芻而生嫉妬若有苾芻違我法教見餘苾芻或作是言:『此施主家先為我識汝從何來乃在此耶?我於此家極為親密調謔交顧汝從何來輒相侵奪?』舍利子!以何等故彼慳苾芻於後來者偏生嫉妬?舍利子!由諸施家許其衣鉢飲食臥具病緣醫藥及供身等資生什物彼作是念:『恐彼施主將先許物施後來者』由如是故即此苾芻於施主家起三重過:一者起住處過見餘苾芻或起恨言:『我於今者當離此處』二者凡所習近當言未知應與不應三者於不定家妄起諸過舍利子!彼慳苾芻於後來人發三惡言:一者說住處過以諸惡事增益其家令後苾芻心不樂住二者於後苾芻所有實言反為虛說三者詐現善相諂附是人伺有微隙對眾治舉舍利子!如是苾芻於他施家生慳嫉者速滅一切所有白法永盡無遺

「復次舍利子!若有苾芻住家慳者我說是人為不善者則為棄捨菩提資糧又為不能隨逐安住律儀菩薩修正法者又舍利子!如是種相我更當說乃往昔時過於無數廣大無量不可思議阿僧企耶劫有佛出世名勝現王如來正等覺明行圓滿善逝世間解無上丈夫調御士天人師薄伽梵彼佛住壽九十拘胝歲聲聞眾會九十拘胝那庾多皆是大阿羅漢諸漏已盡乃至一切得心自在第一究竟舍利子!當於爾時有大長者名為善擇其家巨富多饒財寶資產僮僕無不充遍有二子:一名律儀二名住律儀年在幼稚容貌端正淨色圓滿眾人喜見舍利子!時勝現王如來正等覺於晨朝時服衣持鉢大苾芻僧左右翼從彼佛世尊居僧上首為福利故現乞食法入彼長者所住大城威儀庠序諸根寂定心意恬怕逮得調順奢摩他及獲第一調順奢摩他修攝諸根如大龍象澄靜無濁如深泉池盛德巍巍如金樓觀色相超挺如紫金山又如大海眾寶充盈如帝釋主諸天圍遶如大梵王心慮寂靜舍利子!彼薄伽梵有如是等威相莊嚴長者二子當於爾時在重閣上遙覩勝現王佛從遠而來容貌威嚴色像第一發歡喜心嘆未曾有舍利子!彼住律儀童子以先覩佛喜踊內心白其兄曰:『從生已來兄頗曾見如是端嚴含靈王不?』兄報弟曰:『我從生來實未曾見如是端嚴含靈中王』弟白兄言:『如我惟忖於未來世定當作是含靈中王』舍利子!爾時住律儀童子即為其兄而說頌曰:

「『如律儀兄今所見
我於當來定如是
大苾芻眾所圍遶
當復倍勝於今日
求菩提道因緣故
當誓不噉諸飲食
兄既樂居牢獄中
我意決定當超勝
如是一切眾生尊
譬等眾星之滿月
誰有見斯不生信
而樂居家不出離?』

「舍利子!爾時律儀童子即以伽他報其弟曰:

「『弟當且止勿高聲
非但語言便遂事
我豈當發世語言
試誰在先成正覺?』

「舍利子!爾時住律儀童子復以伽他白其兄曰:

「『如是無上菩提道
非但弊鄙慳心證
我當發大賢善聲
決定成佛人中上
夫懷慳者相如是
資產不欲令他知
今我豈復守沈默
尚捨身命況財寶
我以家資咸布施
為求菩提道因緣
及以兄分家財寶
盡施佛田深敬故
誰見如是最勝尊
具三十二妙相者
而不發願趣菩提
唯除具諸下劣見
所有家宅及財寶
父母并諸眷屬等
我當一切皆捨離
速往善逝如來所
為世依怙作光明
照世慈尊極難遇
百千拘胝那庾劫
如是勝相甚難聞
我見世尊入王都
大苾芻僧所圍遶
如盛滿月在清天
流光洞照諸依地
我見世尊遊四衢
周遍莊嚴於一切
猶彼具足千光日
獨滿虛空常遍照
我見世尊居眾首
莊嚴顯發苾芻僧
如彼蘇迷盧山王
映諸寶山悉嚴麗
如來威光極熾盛
通照此土諸群生
圓成妙相兩足尊
榮光鎣飾諸大眾
如來住大神通力
善御天龍非人等
復興無量種變現
為眾生故入王都
誰見如斯正法主
三十二相大莊嚴
而復希趣下劣乘?
唯除不肖愚闇者
我今欣覩人中尊
發生難得清淨信
為利含識趣菩提
要當往覲如來所

「舍利子!爾時律儀童子又以伽他報其弟曰:

「『我於途路非懈怠
而不速往如來所
待我下斯重閣已
當出外宇諦思惟
宜應捐捨於我想
又不顧惜吾身命
及求最上丈夫智
爾乃往詣如來所
父母家宅及財寶
於如是等生重愛
我今一時皆棄捨
爾乃往詣如來所
若有欲願當成佛
又深愛樂如來者
宜速捐諸珍寶聚
捨離家法趣非家

「舍利子!爾時住律儀童子聞是語已即於閣上下其階道將往勝現王如來應正等覺所未至之頃其兄律儀又從重閣速疾而下馳詣佛所修敬已訖時住律儀後乃方至爾時律儀兄童子即以十億無價寶衣奉獻如來又於佛前而說頌曰:

「『我今不求於妙相
奉施如來無價衣
唯願當來所獲報
如今世尊等無異
一切含靈中最勝
一切妙法善安住
唯願當來所獲報
如今世尊等無異
具足無上智慧藏
諸力正勤善安住
三十二相身所持
願速當成人中上
成就諸佛十種力
四無所畏善安住
唯願當來所獲報
如今世尊等無異
如佛所知真淨法
唯佛善住皆明照
願賜演通如是法
令我速悟上菩提
我今不求妙色相
奉佛無價勝上衣
唯希寂靜妙菩提
為利諸天世間故
如來所住微妙法
一切異論無傾動
我今為求如是法
敢施無價勝上衣
諸法無生無老病
亦無憂愁悲嘆等
願為開斯寂靜法
導利諸天世間故
若法無有貪瞋癡
亦無諸慢及渴愛
願說菩提與佛性
無為清涼甘露法
若法如來所安住
為天龍等深敬禮
或有思慮或無思
願為開斯寂靜法
佛住是處能通照
無量四方諸佛土
如發大焰深暗中
願證如斯等甘露
若諸一切愛無愛
性常不依於欲界
色無色界亦無依
願說如斯勝妙法

「舍利子!爾時住律儀童子聞兄律儀說是頌已便以一具新妙寶屐奉施勝現王如來即於佛前說伽他曰:

「『願我當為諸群生
為救為趣為依舍
更不履踐於邪徑
恒導群迷說正路
願常不習諸貪欲
此乃愚夫之所行
永離一切有為法
恒值如來出興世
既逢明照世間者
便應供養兩足尊
勤求無上佛菩提
為利一切群生故
當以無量香花鬘
高妙幢幡諸寶蓋
奉獻龍中之大龍
為利一切群生故
復以種種上衣服
臥具飲食諸醫藥
俱持奉獻佛世尊
為利一切群生故
擊大小鼓吹螺貝
及奏簫管清歌等
俱持奉獻照世尊
為利一切群生故
厚味種種極淳濃
世間微妙所珍尚
俱持奉獻救世尊
為利一切群生故
廣行如是供養已
利益無量諸群生
我於爾時便出家
精勵勤修於梵行
當安住斯八妙道
復安無量億眾生
願我為諸有識依
常不履於邪曲徑
眾聖訶毀極下劣
所謂婬欲我能捐
又當棄捐諸放逸
於不放逸恒修學
願我永不生眾難
常得生諸淨信家
生生常見人中尊
見已於佛生深信
既生信已修恭敬
以妙花鬘及塗香
種種音樂供養已
為求諸佛深智慧
如是廣修諸供養
乃經無量拘胝劫
永斷欲法捨居家
精勤奉修清淨行

「舍利子!爾時住律儀童子說是頌已即於所讚勝現王如來之處為彼如來以赤栴檀建立道場高花綺飾四踰繕那縱廣莊嚴備諸彫麗爾時童子既立道場莊嚴成就即以奉施彼佛世尊又於佛前而說頌曰:

「『佛所安住四種住
往昔最勝所稱譽
我今欣求如是住
唯願善逝慈哀許
若有安住是所住
心常了知無量眾
及知過去未來生
我今欣求如是住
若住是住至究竟
四種正勝四神足
及四最勝無礙辯
我今欣求如是住

「舍利子!爾時薄伽梵勝現王如來哀此童子受其所獻上勝道場與苾芻僧入中居止時彼童子既覩如來及苾芻僧受其施故心大歡喜踊躍無量又以種種上妙供具而為供養倍加恭敬尊重讚歎於半月間中無斷絕過是已後便於佛前除去鬚髮被袈裟衣以淨信心捨棄家法趣於非家專志精勤求諸善法舍利子!時二童子求善法已心正了知於佛菩提俱發弘誓其兄律儀作是誓言:『願我最先成等正覺其佛名曰世間依怙放大光明』其弟住律儀者又發誓言:『願我最先成等正覺其佛名曰大導商主天人中尊』舍利子!爾時律儀童子菩薩摩訶薩作是願已即於勝現王如來前合掌而立大誓莊嚴說伽他曰:

「『我當不復更安坐
亦無放倚身眠臥
專精勤求菩提道
為利一切群生故
我當不觀身與命
常捨嬾惰勤精進
志求上妙菩提道
為利一切群生故
假使血肉都乾竭
皮骨筋脈皆枯燥
要捨懈怠及身命
精勤為趣上菩提

「舍利子!爾時住律儀童子菩薩摩訶薩聞兄律儀童子菩薩摩訶薩發是願已歡喜踊躍即於其前說伽他曰:

「『今當共契同和好
修行無上菩提行
與發最勝勤精進
為利一切群生故
我今薄濟於身命
隨彼血肉皆枯燥
發千精進隨兄學
為求無上菩提故
我當獨處住空閑
山野林中勤精進
常求微妙最勝智
隨住莊嚴大法王』」

爾時佛告舍利子:「彼過去世勝現王如來法中律儀童子菩薩摩訶薩與住律儀童子菩薩摩訶薩於彼佛所發大弘誓行毘利耶波羅蜜多故精勤不懈修行正道舍利子!彼二菩薩行精進時於千歲中乃至未曾如彈指頃被於睡眠之所逼奪於千歲中未曾起念欲臥息心於千歲中未曾起念欲樂坐心於千歲中未曾一返屈身蹲踞唯除便利若食飲時便就住立於千歲中未曾再食日止一食食止一摶飲水一器於千歲中未曾起念欣樂食心如謂我今極為飢渴願當疾得如是等念初無有生於千歲中未曾一返過量飲噉於千歲中未曾起念稱量飲食此醎此淡此甘此苦辛酢美惡初無興慮於千歲中每乞食時一心正念未曾觀彼授食人面不生是念:『誰與我食?為丈夫耶?為婦人耶?』乃至童男童女皆不瞻視於千歲中居止樹下未曾仰面觀於樹相於千歲中所著衣服未曾再易於千歲中未曾一念起於欲覺恚覺害覺於千歲中未曾起念緣親里覺若父若母兄弟姊妹及餘眷屬皆不緣念於千歲中未曾起念於所居家發思覺心於千歲中未曾起念仰觀虛空日月星宿雲霞等色於千歲中未曾起念以身依倚若壁若樹於千歲中未曾起念以諸蘇油用塗支體於千歲中未曾起念身心驚怖於千歲中未曾起念身心疲倦於千歲中未曾起念懈怠嬾惰放逸之心唯興是念:『我今修行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時當證?何時當得?』於千歲中未曾一返身心痛惱於千歲中未曾起念我欲剃髮唯除四天大王時來頭上以其神力手摩持去於彼天宮起窣堵波眾寶莊嚴而為供養於千歲中雖有天王若來若去而心都無去來之想於千歲中未曾起念從陰影處至光景處從炎熱處至清涼處於千歲中於嚴寒時未曾起念覆厚煖衣而取溫適於千歲中未曾起念論說世間無益之語舍利子!是二菩薩於千歲中行如是等堅固精進時有惡魔名愚癡念如我今者出現世間有惡魔羅愚癡念者舍利子!彼時惡魔興壞亂故於律儀菩薩所經行道仰布利刀遍其行處爾時律儀菩薩於彼刀道微失本心生利刃想適生想已便即追悔發大音聲再返唱言:『咄哉奇事我今如何住於放逸?』舍利子!時彼菩薩所發音聲遍告三千大千世界於上空中有百千拘胝天魔徒黨聞是菩薩憶念音聲即共同時語菩薩言:『如汝今者普告之聲深為善說深為善說』舍利子!如是天聲唯律儀聞彼住律儀於諸天聲及此菩薩普告大聲初不聞之爾時律儀菩薩聞天語已奮發堅固大精進欲復前經行再轉其心不緣刀刃舍利子!時彼菩薩摩訶薩降魔怨已住如是威儀行如是妙行修如是道迹起如是大悲興發如是勇猛精進未曾休廢

「復次舍利子!彼二大士於彼法中行毘利耶波羅蜜多故俱成就是威儀行迹大悲勇猛又於千歲住空閑林修佛隨念過是已後勝現王如來方入涅槃爾時諸天便來告曰:『善男子!豈不知耶?如來今者已般涅槃』時二大士既聞天告即便往詣勝現王如來涅槃林所既到彼已合掌而立瞻仰如來目未曾捨極懷戀慕深生敬重作是念言:『如來出世大慈悲者覆護眾生同於舍宅如何一旦速般涅槃令我等類無依無怙』舍利子!是二大士立如來前深懷戀仰七日七夜足不移處不勝哀感遂立命終往生梵世既受梵身得宿智力以大神通從上來下至涅槃會為勝現王如來正等覺所有舍利起窣堵波珍寶妙物極世莊嚴四十千歲方得成就以諸輪蓋安施其上舍利子!時二菩薩為彼如來起窣堵波已心大歡喜合掌而立觀其福相倍加欣慶如是又經七十千歲方始致禮因爾命終俱生贍部洲中大轉輪王家處太后胎舍利子!彼初生已便憶過去所經諸事作如是言:『我於今者應當安住最上第一不放逸法』復以伽他而自誡曰:

「『我今生處輪王家
廣大財食皆如意
於極放逸當捐捨
勤求無上佛菩提
財寶色欲及王位
無常迅速須臾頃
智者於斯不欣樂
勤求上妙佛菩提
若於財寶不生樂
為利含識證菩提
應疾捨欲求出家
修行勝妙諸梵行
我昔過去無量劫
耽滯五欲為功德
若生天上及人中
未曾於彼生知厭
故應捨欲及王位
父母眷屬諸財寶
及捨國城大軍眾
出家勤求證菩提

「舍利子!時彼菩薩身相端正如十六少童不樂俗網常思過患即剃鬚髮服袈裟衣以清淨信棄捨家法趣於非家二十千歲勤修梵行後命終已復生梵世於彼壽盡還生贍部舍利子!當於爾時於贍部洲有佛出世名曰妙香如來正等覺明行圓滿善逝世間解無上丈夫善調御士天人師薄伽梵時彼菩薩既遇佛已即於法中剃除鬚髮服袈裟衣以清淨信棄捨家法趣於非家滿拘胝歲修行梵行如是次第十千如來出現於世律儀菩薩皆得值遇於諸佛所殖眾德本常勤精進修行梵行彼住律儀菩薩常與其兄同生一處修諸聖道唯於一佛不修梵行以是因故律儀菩薩先得成佛出現於世名曰熾然精進如來正等覺明行圓滿善逝世間解無上丈夫調御士天人師薄伽梵住世教化經九十拘胝歲聲聞大眾有九十那庾多共會說法舍利子!熾然精進如來興世之時彼住律儀菩薩為轉輪王威加四域福德所被於熾然精進如來極起深信以種種上妙衣服餚饍飲食病緣醫藥什物眾具供養恭敬尊重讚歎於三月中奉獻彼佛及苾芻僧舍利子!爾時熾然精進如來正等覺雖受供養為欲覺悟彼輪王故令其憶念說伽他曰:

「『若為證得諸佛法
勇猛精進最為上
貪著五欲諸含生
凡有所求難果遂
若求義利於五欲
智者當知無義利
汝今處在無義中
求勝義利不可得
我昔與汝為兄弟
俱發弘誓趣菩提
爾時競列至誠言
誰速在初成正覺
今汝見我證菩提
轉勝梵輪於大眾
汝猶沈溺五欲家
淫荒女色恒守護
過去諸佛常宣說
智者不應保弊欲
是故我恒勤遠離
曾未追求行放逸
汝攝惡慧行無義
汝常安住無義業
欲法引苦汝長迷
離欲清淨聖所讚

「舍利子!時彼輪王聞熾然精進如來說伽他已生大覺悟深見欲過希求出家竟不辭諸妻子眷屬長者僚宰大小諸王亦不顧戀國邑人民財寶府藏即從座起往如來前一心合掌說伽他曰:

「『我當悉捨於家國
要往空閑至命終
寧使肌肉並乾枯
為佛菩提因緣故
復當勇猛大精進
利益無量諸群生
棄捨家法趣非家
當住虛靜無為處
不欣緣附於五欲
弊惡誑惑彼愚夫
由我陷沒欲泥中
故使掩面而隨後
諸欲財寶及王位
一切一時皆棄捨
即於如來聖教中
專務精修無上道
誰有智者當親附?
誰行學藏有為行?
令我修行精進已
不速成佛耽諸欲
是故我捨諸欲樂
王位財寶皆除斷
要歸佛教趣非家
為佛菩提因緣故

「舍利子!爾時輪王說伽他已即於熾然精進佛所剃除鬚髮服袈裟衣以淨信心棄捨家法趣非家道往空靜處勤修梵行於時復有六十拘胝百千眾生聞彼輪王出家學道亦懷淨信除捨俗相隨王出家修諸梵行舍利子!時熾然精進如來處世垂化久乃涅槃輪王苾芻見佛滅度悲感充塞奉接如來遺身舍利起窣堵波嚴飾供養其後不久便致命終生覩史多天受天報盡還生贍部洲中即於是劫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名曰妙行如來正等覺明行圓滿善逝世間解無上丈夫調御士天人師薄伽梵其佛住世滿拘胝歲聲聞弟子有拘胝那庾多而共集會皆是大阿羅漢諸漏已盡乃至一切心得自在已到究竟第一彼岸妙行如來安住百千菩薩摩訶薩令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復退轉又為無量無數諸眾生等宣揚妙法所應作已入般涅槃正法住世經餘一劫流布舍利饒益眾生亦如我今般涅槃後舍利廣流等無有異

爾時佛告舍利子:「諸菩薩摩訶薩行毘利耶波羅蜜多故安住正勤行菩薩道應當依隨律儀菩薩摩訶薩修學勇猛無倦精進波羅蜜多不應依附彼枯骨瑣住慳眾生而為修學舍利子!若有菩薩樂求菩提不應他家而生慳悋若復失念起慳悋時應樂觀察三種怖畏何等為三?謂於他家數致來往或因乞食或復談話纏綿不已遂成親好見彼第二賢善苾芻以貪著故便生慳嫉或時微起一念恚心不相隨順由是緣故當知攝受地獄諸苦業道當知下生盲種於其心田當知生邊地業具足攝受舍利子!我今為汝更說其相謂彼菩薩見諸賢善清淨苾芻來至其所輒生嫉妬瞋恚之心內雖忿結而外現清白與交言論心乃慳悋而身恒將遇隨事供擬或私處隱屏怒眼視之或以不實事用加誣謗舍利子!以是因緣如是菩薩當知攝受地獄業道生盲種子植其中心雖生人道復在邊地遭諸苦楚受生盲報多被誹謗為他役使晝夜辛勤初無停息舍利子!若諸菩薩設於他家起慳嫉時應思惟此三種怖畏

爾時如來說是語已長老舍利子白佛言:「甚奇世尊!未曾有也是諸菩薩摩訶薩極為希有乃能善遇如來說是家慳出要之法善哉世尊!願為我等諸聲聞眾說正法要離家慳相所以者何?我等於佛法中非為不願脫於地獄生盲邊地誹謗果報常願生於中國人趣我等聲聞深欲樂聞離家慳法唯願世尊捨無緣怨不捨我等必為宣說

爾時佛告舍利子:「善哉善哉舍利子!甚為希有汝等乃能住無浮諂請問如來如是之義諦聽諦聽當為汝說舍利子!若有眾生欲隨如來修學佛法我當為彼如應顯說何以故?以諸眾生能隨佛學如來不違彼意必現其前而為說故又舍利子!若有眾生不樂隨佛修學正法若為彼說是人聞已則當成立鬪諍根本舍利子!如是成就淨信菩薩摩訶薩行毘利耶波羅蜜多故於諸佛法廣生淨信長久大夜常樂觀察為欲救濟沈溺眾生故往如來所殷勤鄭重諮疑問義凡所敷演樂欲聽聞既聞法已復獲廣大清淨深信歡喜踊躍倍加精進受持正法如說修行又舍利子!當來之世我諸弟子少有苾芻深心希樂趣般涅槃寂靜之法多依三事以為常業何等為三?一者常喜追求世間名利二者貪樂朋黨追求食家往還不絕三者喜樂追求花飾房宇貯積財富什物資具是名依止追求三事舍利子!是諸苾芻以依如是三種事故終不解脫三種惡趣舍利子!如是苾芻不樂解脫地獄傍生焰魔鬼趣而返喜樂勤修滅盡趣天道法又常勤修相言鬪訟譏刺離間諍論之事復樂攝受心不淨信諸惡友等捨空靜林依泊村落白衣俗人而為朋翼舍利子!諸在家者作如是言:『如是長老數來我家與我同好我當供給施其衣服飲食臥具病緣醫藥諸餘資具彼住空閑諸長老等既於俗人素無周接我等如何與之言問?』以此事故是諸苾芻與在家者轉相親狎更互談說但敘世事繁雜戲論舍利子!是惡苾芻樂共無良之人同止遊涉久著住處曾無移轉多覓朋黨及多食家數數瞻視躬行慶弔由此事故密懷親愛設有客苾芻來都無供給先行毀呰非法之言而客苾芻實是賢聖是惡苾芻亦不稱說:『汝為多聞具戒清淨汝是預流一來不還阿羅漢果』如是等言全不稱說舍利子!是惡苾芻在我法中不修我法更無餘事唯樂毀呰訶罵不息舍利子!彼諸俗人為朋黨者又作是言:『諸客苾芻未曾與我共住久處周旋還往舊住苾芻與我久住情事相委通致使命經理緣務以是義故我當與諸舊住苾芻共相護悋假為威勢』舍利子!以是等故諸惡苾芻於是經典若解不解一切時中皆悉誹謗毀呰不信又舍利子!若復有人聽聞如來所說經典如是文句差別法門常樂聽聞聞便信解無疑惑者必能捨離如是眾生及捨應往惡趣之業如是舍利子!修行無倦精進菩薩摩訶薩聽聞如是慳嫉等相往惡趣業既聞是已便不自行家慳等事況復為他開示此法舍利子!如是名為菩薩摩訶薩精勤無倦修行毘利耶波羅蜜多應如是學

大寶積經卷第四十七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 上一卷 下一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