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大方廣佛華嚴經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十六

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行願品

爾時善財童子聞伐蘇蜜多離貪欲際解脫門一心隨順憶念修行觀彼菩薩無著境界三昧思彼菩薩歡喜三昧尋彼菩薩無礙音聲藏三昧行彼菩薩遍往一切佛剎三昧念彼菩薩離一切世間光明三昧入彼菩薩寂靜莊嚴三昧修彼菩薩摧伏外道三昧觀彼菩薩佛境界光明三昧思彼菩薩攝一切眾生不捨三昧住彼菩薩增長眾生福德藏三昧念一切智漸次前行至彼岸城詣居士宅頂禮其足合掌而立白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我聞聖者善能誘誨願為我說

居士告言:「善男子!我得菩薩解脫名不般涅槃際善男子!我不生心言:『如是如來已般涅槃如是如來現般涅槃如是如來當般涅槃』我知十方一切世界諸佛如來畢竟無有般涅槃者唯除為欲調伏眾生而示現耳善男子!我開彼栴檀座如來塔門時得三昧名佛種無盡善男子!我念念中入此三昧念念得知一切諸佛殊勝之事

善財白言:「此三昧者境界云何?」

居士答言:「善男子!我入此三昧時隨其次第見此世界一切諸佛相續出現所謂:迦葉佛拘那含牟尼佛拘留孫佛毘舍浮佛尸棄佛毘婆尸佛提舍佛弗沙佛名稱佛最勝蓮華佛如是等佛而為上首於一念頃得見百佛得見千佛得見百千佛得見億佛百億佛千億佛百千億佛阿庾多億佛那由他億佛乃至見不可說不可說世界極微塵數佛如是一切次第皆見亦見彼佛初始發心種諸善根獲勝神通成就大願修行妙行具波羅蜜入菩薩地得清淨忍摧伏魔軍成等正覺國土清淨眾會莊嚴放大光明神通自在作師子吼轉妙法輪變化示現種種差別無量方便成熟眾生善巧宣揚諸分別法我悉能持我悉能憶悉能觀察分別顯示隨順解了無有忘失如是未來彌勒佛等百佛千佛百千億佛乃至不可說不可說世界極微塵數佛及初發心相續不斷信解甚深勤求不懈精進勢力速疾增長一切世間凡夫二乘所不能動亦見現在毘盧遮那佛等十方不可說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一切世界諸佛如來悉亦如是彼一切佛我皆現見彼一切法我悉得聞憶念受持心無忘失以智慧力隨順解了以慈悲力宣揚顯示善男子!我唯知此菩薩所得不般涅槃際解脫門如諸菩薩摩訶薩以一念智普知三世一念遍入一切三昧如來智日恒照其心於一切法無有分別了一切佛悉皆平等如來及我一切眾生等無有二知一切法自性清淨光明普照無所不遍無有思慮無有動轉而能普入一切世間離諸分別住佛法印悉能開悟法界眾生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功德行?善男子!於此南方有山名補怛洛迦彼有菩薩名觀自在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爾時居士因此指示即說偈言:

「海上有山眾寶成
賢聖所居極清淨
泉流縈帶為嚴飾
華林果樹滿其中
最勝勇猛利眾生
觀自在尊於此住
汝應往問佛功德
彼當為汝廣宣說

善財童子禮居士足遶無數匝慇懃瞻仰辭退而去

爾時善財童子蒙居士教隨順思惟一心正念入彼菩薩深信解藏得彼菩薩能隨念力憶彼諸佛出現次第見彼諸佛成等正覺持彼諸佛所有名號觀彼諸佛所證法門知彼諸佛具足莊嚴信彼諸佛所轉法輪思彼諸佛智光照曜念彼諸佛平等三昧解彼諸佛自性清淨修彼諸佛無分別法契彼諸佛甚深法印作彼諸佛不思議業漸次前行至於彼山處處求覓此大菩薩見其西面巖谷之中泉流縈映樹林蓊欝香草柔軟右旋布地種種名華周遍嚴飾觀自在菩薩於清淨金剛寶葉石上結跏趺坐無量菩薩皆坐寶石恭敬圍遶而為宣說智慧光明大慈悲法令其攝受一切眾生善財見已歡喜踊躍於善知識愛樂尊重合掌恭敬目視不瞬作如是念:「善知識者即是如來善知識者一切法雲善知識者諸功德藏善知識者難可值遇善知識者十力寶因善知識者無盡智炬善知識者福德根芽善知識者一切智門善知識者智海導師善知識者集一切智助道之具」作是念已即便往詣大菩薩所

爾時觀自在菩薩遙見善財告言:「善哉!善來童子!汝發大乘意普攝眾生起正直心專求佛法大悲深重救護一切住不思議最勝之行普能拯拔生死輪迴超過世間無有等比普賢妙行相續現前大願深心圓滿清淨勤求佛法悉能領受積集善根恒無厭足順善知識不違其教從文殊師利功德智慧大海所生其心成熟得佛威力已獲廣大三昧光明專意希求甚深妙法常見諸佛生大歡喜智慧清淨猶如虛空既自明了復為他說安住如來智慧光明受持修行一切佛法福智寶藏自然而至一切智道速得現前普觀眾生心無懈倦大悲堅固猶若金剛

爾時善財童子詣菩薩所禮菩薩足遶無數匝合掌而住白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我聞聖者善能教誨願為我說

爾時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放閻浮檀金妙色光明起無量色寶焰網雲及龍自在妙莊嚴雲以照善財即舒右手摩善財頂告善財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已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善男子!我已成就菩薩大悲速疾行解脫門善男子!我以此菩薩大悲行門平等教化一切眾生攝受調伏相續不斷善男子!我恒住此大悲行門常在一切諸如來所普現一切諸眾生前隨所應化而為利益:或以布施攝取眾生或以愛語攝取眾生或以利行攝取眾生或以同事攝取眾生或現種種微妙色身攝取眾生或現種種不思議色淨光明網攝取眾生或以音聲善巧言辭或以威儀勝妙方便或為說法或現神變令其開悟而得成熟或為化現種種色相種種族姓種種生處同類之形與其共居而成熟之

「善男子!我修習此大悲行門願常救護一切眾生令離諸怖所謂:願一切眾生離險道怖離熱惱怖離迷惑怖離繫縛怖離殺害怖離王官怖離貧窮怖離不活怖離惡名怖離於死怖離諸病怖離懈怠怖離黑暗怖離遷移怖離愛別怖離怨會怖離逼迫身怖離逼迫心怖離憂悲愁歎怖離所求不得怖離大眾威德怖離流轉惡趣怖復作是願:願諸眾生若念於我若稱我名若見我身皆得免離一切恐怖滅除障難正念現前善男子!我以如是種種方便令諸眾生離諸怖畏住於正念復教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至不退轉

爾時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欲重明此解脫門義為善財童子而說偈言:

「善來調伏身心者
稽首讚我而右旋
我常居此寶山中
住大慈悲恒自在
我此所住金剛窟
莊嚴妙色眾摩尼
常以勇猛自在心
坐此寶石蓮華座
天龍及以脩羅眾
緊那羅王羅剎等
如是眷屬恒圍遶
我為演說大悲門
汝能發起無等心
為見我故而來此
愛樂至求功德海
禮我雙足功德身
欲於我法學修行
願得普賢真妙行
我是勇猛觀自在
起深清淨大慈悲
普放雲網妙光明
廣博如空極清淨
我垂無垢𦟛圓臂
百福妙相具莊嚴
摩汝深信善財頂
為汝演說菩提法
佛子應知我所得
一相一味解脫門
名為諸佛大悲雲
祕密智慧莊嚴藏
我為精勤常救護
起諸弘誓攝眾生
憐愍一切如己身
常以普門隨順轉
我於無數眾苦厄
常能救護諸群生
心念禮敬若稱名
一切應時皆解脫
或遭牢獄所禁繫
杻械囚執遇怨家
若能至心稱我名
一切諸苦皆銷滅
或犯刑名將就戮
利劍毒箭害其身
稱名應念得加持
弓矢鋒刃無傷害
或有兩競詣王官
諍訟一切諸財寶
彼能至誠稱念我
獲於勝理具名聞
或於內外諸親屬
及諸朋友共為怨
若能至誠稱我名
一切怨家不能害
或在深林險難處
怨賊猛獸欲傷殘
若能至心稱我名
惡心自息無能害
或有怨家懷忿毒
推落險峻大高山
若能至心稱我名
安處虛空無損壞
或有怨家懷忿毒
推落深流及火坑
若能至心稱我名
一切水火無能害
若有眾生遭厄難
種種苦具逼其身
若能至心稱我名
一切解脫無憂怖
或為他人所欺謗
常思過失以相讎
若能至心稱我名
如是怨嫌自休息
或遭鬼魅諸毒害
身心狂亂無所知
若能至心稱我名
彼皆銷滅無諸患
或被毒龍諸鬼眾
一切恐怖奪其心
若能至誠稱我名
乃至夢中皆不見
若有諸根所殘缺
願得端嚴相好身
若能至誠稱我名
一切所願皆圓滿
若有願於父母所
承順顏色志無違
歡榮富樂保安寧
珍寶伏藏恒無盡
內外宗族常和合
一切怨隙不來侵
若能至誠稱我名
一切所願皆圓滿
若人願此命終後
不受三塗八難身
恒處人天善趣中
常行清淨菩提道
有願捨身生淨土
普現一切諸佛前
普於十方佛剎中
常為清淨勝薩埵
普見十方一切佛
及聞諸佛說法音
若能至誠稱我名
一切所願皆圓滿
或在危厄多憂怖
日夜六時稱我名
我時現住彼人前
為作最勝歸依處
彼當生我淨佛剎
與我同修菩薩行
由我大悲觀自在
令其一切皆成就
或清淨心興供養
或獻寶蓋或燒香
或以妙華散我身
當生我剎為應供
或生濁劫無慈愍
貪瞋惡業之所纏
種種眾苦極堅牢
百千繫縛恒無斷
彼為一切所逼迫
讚歎稱揚念我名
由我大悲觀自在
令諸惑業皆銷滅
或有眾生臨命終
死相現前諸惡色
見彼種種色相已
令心惶怖無所依
若能至誠稱我名
彼諸惡相皆銷滅
由我大悲觀自在
令生天人善道中
此皆我昔所修行
願度無量群生眾
勇猛精勤無退轉
令其所作皆成就
若有如應觀我身
令其應念咸皆見
或有樂聞我說法
令聞妙法量無邊
一切世界諸群生
心行差別無央數
我以種種方便力
令其聞見皆調伏
我得大悲解脫門
諸佛證我已修學
其餘無量功德海
非我智慧所能知
善財汝於十方界
普事一切善知識
專意修行無懈心
聽受佛法無厭足
若能聞法無厭足
則能普見一切佛
云何見佛志無厭
由聽妙法無厭足

爾時觀自在菩薩說此偈已告善財言:「善男子!我唯得此菩薩大悲速疾行解脫門如諸菩薩摩訶薩已淨普賢一切願已住普賢一切行常行一切諸善法常入一切諸三昧常住一切無邊劫常詣一切無邊剎常觀一切諸如來常聞一切三世法常息一切眾生惡常長一切眾生善常絕眾生生死流常入如來正法流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功德行?」

爾時善財童子聞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說此大悲清淨偈已歡喜踊躍充遍其身生愛敬心增信樂心發清淨心從坐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禮菩薩足長跪合掌於菩薩前瞻仰一心以偈讚曰:

「天人大眾阿脩羅
及與一切諸菩薩
以妙言音共稱讚
大聖智慧深如海
能於一切眾生中
平等大悲同一味
一智同緣普救護
種種苦難皆銷滅
菩薩最勝神通力
反覆大地不為難
又能乾竭於大海
令大山王咸震動
聖者菩薩大名聞
號曰大悲觀自在
云何我以微劣智
於仁勝德能稱讚
我聞聖者諸功德
無斷無盡大悲門
因是發起清淨心
生我智慧辯才力
我今處於大眾會
以大勇猛而觀察
稱揚讚歎妙莊嚴
恭敬至誠無懈倦
如大梵王居梵眾
映蔽一切諸梵天
菩薩吉祥妙色身
處於眾會無倫匹
菩薩顧視同牛王
妙色融朗如金聚
具足廣大菩提願
普利一切諸天人
種種華鬘以嚴飾
頂上真金妙寶冠
光明淨妙過諸天
威德尊嚴超世主
圓光狀彼流虹遶
外相明如淨月輪
頂相豐起若須彌
端嚴正坐如初日
腰繫金絛色微妙
現殊勝相放光明
伊尼鹿皮作下帬
能令見者生歡喜
妙身種種莊嚴相
眾寶所集如山王
腰垂上妙清淨衣
如雲普現無邊色
真珠三道為交絡
猶如世主妙嚴身
恒放淨光普照明
亦如朗日遊空界
身色淨妙若金山
又如瞻博迦華聚
以白瓔珞為嚴飾
如白龍王環遶身
世主手執妙蓮華
色如上妙真金聚
毘瑠璃寶以為莖
大慈威力令開發
出過天人之所有
普放光明猶日輪
顯現如在妙高山
香氣普熏於一切
於諸惡鬼部多等
黑蛇醉象及師子
癡火毒害蔽慈心
及餘種種諸危難
重苦繫縛所傷迫
一切恐怖無依怙
世主一味大悲心
平等救彼眾生類
妙寶葉石為勝座
無等蓮華之所持
百千妙福之所成
眾妙蓮華所圍遶
極妙身光清淨色
從真勝義而成就
諸天種種上妙供
咸共讚歎仁功德
於尊能發清淨意
速離一切憂怖心
眷屬快樂共歡娛
一切妙果皆圓滿
大海龍王住自宮
及餘居處諸龍眾
常懼妙翅大鳥王
搏撮傷殘受諸苦
或有眾生入大海
遇風鼓浪如雪山
若遭摩竭欲來吞
恐怖驚惶無所救
或遇醉象而奔逐
種種厄難之所纏
至心憶念大悲尊
如是一切無憂怖
大石山王有洞窟
其窟幽深極可畏
有犯王法鎖其身
種種繫縛投於彼
彼諸苦惱眾生等
至心憶念大悲尊
枷鎖解脫苦銷除
一切無憂安隱樂
仁以大悲清淨手
攝取憶念諸眾生
令於一切厄難中
獲得無憂安隱樂
我今讚歎人天主
最勝威德大仙王
三毒翳障盡銷除
福智無涯如大海
調伏眾生無懈倦
利樂平等無怨親
願於菩薩妙金山
一切勝福皆成就
普於十方諸世界
息滅眾生邪見心
速獲如來無上身
普願眾生咸證得

爾時有一菩薩名正性無異行從於東方虛空中來至此世界輪圍山頂以足按地此世界六種震動變成無數雜寶莊嚴復於其身放大光明映蔽一切釋護世天龍八部電所有光明皆如聚墨其光普照地獄餓鬼畜生閻羅王界及餘一切苦惱眾生罪垢銷除身心清淨又於一切諸佛剎土普興一切諸供養雲普雨一切華香瓔珞衣服幢蓋如是所有諸莊嚴具供養於佛復以神力隨諸眾生心之所樂普於一切諸宮殿中而現其身令其見者皆悉歡喜然後來詣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所

觀自在菩薩告善財言:「善男子!汝見正性無異行菩薩來此大會道場中不?」

善財答言:「唯然!已見

告言:「善男子!汝可往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爾時善財童子於觀自在菩薩所得甚深智入大悲門以甚深心隨順觀察心無疲厭一心頂禮觀自在菩薩足遶無數匝敬承其教辭退而行

往詣正性無異行菩薩所頂禮其足合掌而立白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我聞聖者善能誘誨願為我說

菩薩告言:「善男子!我得菩薩解脫名普門不動速疾行

善財白言:「聖者!於何佛所得此解脫?所從來剎去此幾何?發來久如?」

菩薩告言:「善男子!如此境界甚深難解一切世間天阿脩羅沙門婆羅門等所不能了唯諸菩薩最勝精進具菩薩行無退無怯已能親近諸善知識善友所攝諸佛所念增長善根志樂清淨得菩薩根有智慧眼能聞能持能解能入

善財白言:「唯願聖者為我宣說我當承佛威神之力善知識力能信能受能解能入

菩薩告言:「善男子!我從東方具足吉祥藏世界普吉祥出生佛所而來此土善男子!於彼佛所得此法門從彼發來已經不可說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劫一一念中舉不可說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步一一步過不可說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世界一一世界我皆遍入以最勝心至其佛所以妙供具而為供養及施一切諸眾生海此諸供具皆是無上心所成無作法所印諸如來所忍諸菩薩所歎善男子!我又普見彼世界中一切眾生悉知其心悉知其根隨其解欲現身說法或放光明或施財寶種種方便教化調伏利樂成熟無有休息如從東方西北方四維亦復如是善男子!我唯得此菩薩普門不動速疾行解脫能疾周遍到一切處如諸菩薩摩訶薩隨順遍行普於十方無所不至智慧境界等無差別善布其身悉遍法界至一切道入一切剎知一切法觀一切世平等演說一切法門深信愛樂一切妙行同時照曜一切眾生於諸佛所不生分別於一切處無有障礙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功德行?善男子!南方有城名為門主其中有神名曰大天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善財童子禮菩薩足遶無數匝慇懃瞻仰辭退而去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十六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 上一卷 下一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