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大方廣佛華嚴經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二十八

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行願品

爾時善財白瞿波言:「聖者!得此解脫其已久如?」

瞿波告言:「善男子!我於往世過百佛剎極微塵數劫有劫名最勝行世界名勝無畏彼世界中有四天下名常具眾樂閻浮提中有一王都名大樹妙高吉祥於八十四千億王都之中最為上首此王都復有八十四千億城而為眷屬其諸城邑一一嚴飾悉皆清淨毘瑠璃寶以為其地七重寶牆周匝圍遶一一皆以雜色影像光明寶網以覆其上其諸寶牆一一皆以寶塹圍遶金沙布底香水盈滿優鉢羅華鉢頭摩華拘物頭華芬陀利華彌布水上此一一河皆有自然眾寶欄楯及諸寶網莊嚴其岸一一河間復有寶多羅樹七重圍遶復有自然寶莊嚴樹垂諸瓔珞衣服鬘帶真金寶網彌覆其上其諸城邑往來之處所有道路左右八步皆以種種上妙雜寶間錯莊嚴發耀舒光輝映一切又有無量持明呪仙嚴潔其身如自在天經行遊履保護眾生又彼城邑一一各有無量園苑遊戲之處華果樹林無不備足雜類眾鳥哀鳴和雅遊集其中歡樂無畏常有無量清淨微妙可愛男女止住其中身出妙香普熏一切諸天晝夜常雨妙華色類百千繽紛亂墜彼諸城邑一一皆有百千地神而為守護其諸城邑內外所有眾寶樹林瓔珞鬘帶及寶鈴網諸莊嚴具微風吹動演出種種妙法音聲聞皆喜悅煩惱銷除身意清涼法喜充滿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具足普賢常所稱讚妙行功德

「彼時有王名為財主常以正法化周率土妃嬪采女八萬四千輔相大臣其數五百五百王子色力具足形相端嚴勇猛無畏能伏怨敵王有夫人名蓮華吉祥藏威德殊勝顏貌第一所生太子名威德主端正奇特人所樂見具足圓滿三十二相所謂:足下平滿猶如奩底千輻輪相圓滿備足手足柔軟如兜羅綿其指纖長網縵成就足跟齊圓足趺豐起一一相稱光潔妙好雙腨𦟛圓如仙鹿王垂臂過膝猶如象鼻馬王陰藏峯勢隱密一一毛孔各生一毛紺髮右旋螺文不亂身皮金色細薄潤滑一切塵垢所不能著手足肩項七處平滿臂膊𦟛圓脊骨不現周圓相稱如尼拘陀樹頤頷胸臆猶如師子頸如紺蒲三約成就常光四照面各一尋四十牙齒鮮白齊密舌相紅赤長廣覆面梵音清美人所樂聞目睫青潤齊整不亂目上下瞬猶如牛王青白分明面部圓滿猶如淨月眉相纖曲如帝釋弓白毫皎潔文相右旋頂有肉髻猶如天蓋如是眾相莊嚴其身

「善男子!太子有時受父王教與二十千妓侍采女并諸眷屬前後圍遶從宮城出詣光明雲峯大香芽園遊觀嬉戲是時太子乘閻浮檀上妙寶車其車嚴飾世無倫匹大焰金剛以為其輪天妙金剛以為其轂香摩尼寶以為其箱上妙栴檀間廁嚴飾眾寶華網彌覆其上大莊嚴藏寶摩尼王為師子座五百采女各執寶繩牽馭而行不遲不速進止合度寶馬千匹駕以金車前後導從白瑠璃摩尼寶王以為其蓋放不思議一切希有雜色光明摩尼寶王而為莊校一切影像紺瑠璃王摩尼妙寶而作其竿使人執持隨覆其上百千萬人持諸寶蓋百千萬人持諸寶幢百千萬人持諸寶幡百千萬人奏諸音樂百千萬人散諸寶華百千萬人持諸香爐燒眾名香前後圍遶而為翊從其路寬平八衢齊列界以雜寶布以金沙種種寶華而散其上雜寶行樹及寶欄楯於八衢間次第行列覆以種種妙寶鈴網及諸繒綵懸布樹間以為嚴飾於其路側處處建立義堂福舍眾寶樓閣及諸倉庫遞相連接延袤遠近珍寶財物悉皆充滿或於其中積諸珍寶瓔珞嚴具或積繒綵上妙衣服或辦甘美上味飲食或貯香華身諸資具或畜象馬雜寶車乘或復安置端正女人及諸僮僕善閑一切世儀禮則一切藝能無不成就隨諸眾生有來求𡩡悉皆施與靡不令其意願充滿

「爾時大樹妙高吉祥王都之中有一母人名為善現有一童女名具足豔吉祥顏容端正色相嚴潔洪纖得所修短合度眾相圓備目髮紺青言同梵音清徹美妙智慧聰明人所尊重善達技能精通辯論恭勤匪懈質直柔和少欲寡思慈愍不害具足慚愧無諂無憍志量弘深人無與等及與其母乘妙寶車將諸眷屬無量采女前後圍遶先於太子從王都出歌詠嬉戲隨路而行見其太子奏諸妓樂言辭諷詠心生愛染而白母言:『善哉!慈母我心願得敬事此人若不遂情自當殞滅

「時母善現告其女言:『汝今不應生如是念何以故?今此仁者是王太子具足圓滿轉輪王相不久當紹轉輪王位時有女寶自然出現飛行乘空有大威德我今與汝種族卑賤非其匹偶此甚難得勿生是意

「是時童女其心決定堅固不捨香芽雲峯園苑之側有一道場名法雲光明時有如來名勝日身於此道場成等正覺已經七日是時童女遊觀疲極暫時假寐時彼如來即於夢中為現神變從夢覺已時有宿世守護菩薩親友使天於虛空中而告之言:『童女!汝向所夢是勝日身如來於香芽雲峯園苑之側法雲光明菩提場中成等正覺始經七日諸菩薩眾前後圍遶及諸天夜叉乾闥婆阿脩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梵世諸王淨居天等并諸一切主河主海主地主水主風主火主山主城主園主藥主林主稼主方主空主晝主夜身眾足行道場神等男女眷屬為欲見佛聽聞法故皆悉來集汝今亦應親近禮敬

「時具足豔吉祥童女以於夢中覩佛神變得佛功德所加持故其心無畏安隱快樂以其宿心景慕太子即於其前而說偈言:

「『我身端正無等倫
智慧色相皆圓滿
言辭禮則咸通達
功德名聞遍十方
世間無量諸眾生
見我身者皆貪著
我於彼眾恒清淨
曾不生於染愛心
我心一切無憎愛
亦離愚癡瞋恨心
但以清淨大慈悲
究竟饒益諸含識
我於今時見太子
最勝功德相莊嚴
其心大喜充遍身
諸根悅樂思親近
色如淨妙光明寶
毛髮紺青而右旋
鼻高修直妙端嚴
額廣平正眉纖曲
身如妙寶真金聚
相好光明無等倫
妙眼長廣若青蓮
齒白齊密踰珂雪
月面圓明師子頰
口方脣赤色如丹
所發曾無非法言
願最勝尊哀納我
舌相長廣能柔軟
色若赤銅眾寶光
聲如梵響緊那羅
眾生聞者咸欣悅
發言現笑辭清妙
威光蔽眾德難量
喜顏美貌自莊嚴
能令見者無厭足
心無垢染身清淨
三十二相所莊嚴
必於此界作輪王
唯願慈悲垂納受

「爾時威德主太子為於世間顯示女人多諸過患障諸世間出世間樂乃至能障無上菩提於眾會中即為童女而說偈言:

「『世間妄計諸宗族
愛敬適悅唯女人
一切最勝無比倫
能成住止諸善伴
女為第一人中寶
亦作天人解脫因
紹續勝種功德身
世智說言女為勝
一切熱惱燒心苦
種種煩冤所逼身
妻慰令使得清涼
譬如毒暑逢甘雨
凡夫心沒諸憂惱
猶遭重病之所纏
因妻佞媚所歡娛
妄謂除憂最勝藥
邪見眾生興是念
女人能為世界因
生成長育福莊嚴
天地變化無能勝
勤勞世業唯由女
勸夫普作諸善事
能令男子隨意轉
此女無染別人心
智人所說諸煩惱
一切過業由女生
況取卑族以為妻
世間極惡無過此
女人弊執為其性
如地堅住匪能移
但隨富樂榮貴遷
貧賤衰羸咸棄捨
五通仙人大威德
退失神通因女人
隨意自在騎項行
王女能令寂靜轉
琰魔死王及猛風
亦如地下沃焦海
炎火黑蛇刀毒藥
女人為害過於此
敬心給足諸財寶
質直承事意無違
智慧方便或剛柔
無有能知女心者
見人嗁笑皆過彼
種種幻惑誘其心
貌恭矯媚於男夫
心藏很戾無知者
極虛誑語示真實
極真實言皆虛妄
恒如毒獸害眾生
咄哉丈夫寧共處
長時敬事益憍慢
暫遇違緣惡轉增
若出若處一切時
陵突於夫無愧恥
如火焚薪恒不足
如海吞流無滿時
琰魔不厭殺眾生
女人欲男心亦爾
女人不觀於種族
老少貴賤與妍媸
一切男子悉馳求
無厭恣欲情如是
女人志欲無厭足
曾無少分繫夫心
猶如野牛自在行
恒思漸食於新草
少年盛色心流轉
富貴從夫繫屬人
豐盈玉饌瓔珞衣
常願貧窮隨自意
種種供事咸充足
塗香沐浴妙莊嚴
未嘗慚愧丈夫恩
縱意邪思心不絕
或染欲語憐愍語
舌上猶如甘露生
心中猛惡興毒害
是故女言難定信
女人能間夫宗族
匪令雍穆暫同居
父母兄弟甚怨讎
一切姻親皆捨離
外現美容懷諂媚
一切愆違滿腹中
不應觀視一須臾
況久甘其麁惡語
女人恒於一切處
防諸過患及猜嫌
一行有虧眾所輕
傷風敗俗人咸棄
女人童幼及中年
乃至老時過百歲
內外種族皆榮貴
動止恒須人所防
處女居家隨父母
笄年適事又從夫
夫亡從子護嫌疑
由是常名不自在
出家捨欲修寂靜
心思女境非聖賢
猶欝金香染垢衣
離善常為智人笑
如囚得出思還入
如狂遇差願重生
癩病已除念病時
捨女思女過於是
如澄靜水蛟龍止
亦如金窟猛獸居
雖修戒定念女人
智者觀之亦如是
智人寧吞於熱鐵
不觀女色亂其心
戒定慧品遍成怨
寂靜資緣皆棄捨
女人不觀於勝族
吉祥富貴智名聞
唯求染欲無異心
云何慧者所親近?
有住諸禪及威勢
能殺勇力與王仙
或時女色染其心
退失調伏諸功德
鬪諍象馬諸軍陣
亡軀濟海集珍財
勝族乞匃為僕隷
行非正法皆由女
女人喜怒情難見
染心邪計量無涯
世間名稱諸智人
無有能知女心者
五通神仙及天主
能知大海水多少
終身計算莫能知
一一女人差別意
諂言悅耳甘如蜜
心如利劍害於人
亂意巧妙奪人心
懷惡興謀肆諸毒
女人妙飾或無飾
行住坐臥悉猜嫌
邪視愚智諸女人
見畫像女亦憎惡
愚童樂攀毒樹枝
癡亂欲住毒蛇窟
狂人執持於熱鐵
親近女色過於是
染著女色心昏醉
違意忿毒害於身
怖彼女人喜怒時
智者云何親近住
女人惡法滿其心
如河深水蛟龍止
不觀勇力色種族
恣欲從心無是非
女心不定如疾風
亦如迅速浮雲電
百歲供承資所欲
曾無少念丈夫恩
不敬有德輕無德
憎貧樂富徇貪求
美言敬養增慢高
資財闕乏無心顧
蚖蛇枯磧狼毒華
共住戴持傷一世
暫近女色過於彼
永害未來功德身
女人讒巧恒是非
離間六親及朋友
覆藏己過揚他失
一切過患由女人
女心不定如猨狖
恒思少過忘多恩
愚夫敬事若師尊
如奴奉主情無足
女性如河滋汎溢
漂諸勝法壞多身
如流湍激兩岸崩
女人害善過於是
女人欲網甚堅密
顧視徐行無愧容
笑語歡諍無異心
羅諸富貴如昏醉
女人染愛由妄起
如樹無根欲盡燈
色衰愛息一須臾
所有恩情咸滅盡
女人愛欲須臾頃
染心邪語信難依
或時寶重過殊珍
或生厭棄如蒭草
象王自在拔樹力
色如浮空大白雲
由為女象醉其心
一切隨人所調伏
菩薩為法攝女人
雖恒教授心遠離
若時太過而親近
如鳥折翼不能飛
女人志趣恒卑下
如河流處岸崩摧
所往能令善法衰
毀宗滅族皆因此
女人能張愛欲網
羅捕一切諸愚夫
世間染欲諸眾生
如魚吞鉤為所食
智者觀知本不淨
九竅常流晝夜時
如是厭離女人身
云何於此生貪著?
女身虛幻如浮泡
老病死苦所依處
積集不淨過山嶽
云何於此生貪著?
一切憂惱及恐怖
皆從女色之所生
若能觀察無貪著
解脫無憂無恐懼
是故智者不觀女
或時觀察以慈心
想如母女及姊妹
隨應為說無貪法
能了女人身內外
種種不淨之所生
如何境動思欲火
焚燒累劫諸善根

「爾時妙威德主太子說此偈已告具足豔吉祥童女言:『汝是誰女?先繫屬誰?為誰守護?若已屬人我則不應重攝受汝』爾時太子以偈問曰:

「『汝具清淨功德身
色相端嚴甚微妙
我今問汝應實答
汝本從生及所居
父母親屬為是誰?
汝復今依誰所住?
若已繫屬於他人
我則不應重攝受
汝不好盜他財物
汝不無慈害有情
汝不邪行染其心
畢竟汝依何語住?
汝不離間他親友
口出一切麁惡言
虛誑無義惱群生
貪求境界懷嫉妬?
汝不於他生恚怒
以邪險見自纏心
不行諂幻誑世間
作諸相違重業不?
尊重父母師長不
恭敬一切善友不?
見諸困厄貧窮人
能起慈心饒益不?
若有一切善知識
誨示於汝真實法
能以堅固信樂心
恭敬勤修供養不?
汝能愛樂諸佛不
汝能尊重菩薩不?
最勝佛法功德僧
一切能生恭敬不?
汝能安住正法不
汝能遠離非法不?
聞讚無邊功德海
能生愛樂尊重不?
汝見孤獨無所依
能起慈心救護不?
汝見惡道諸眾生
能生廣大悲心不?
於他所有榮樂事
能生最極歡喜不?
於諸逼迫眾生中
能住平等捨心不?
汝為癡闇諸眾生
求大菩提開悟不?
無邊劫海修諸行
不起身心疲倦不?』

「爾時太子如是問已女母善現即於其前自說童女從初誕生乃至成長所有吉祥功德之相而說偈言:

「『太子仁今應善聽
所問此女諸因緣
初生漸次及長成
具德莊嚴我當說
曩於太子初生日
此女亦從蓮華生
諸根清淨相圓明
肢節莊嚴皆具足
我時遊觀於春月
入彼最勝娑羅園
觀諸卉木華始生
百穀藥草皆榮茂
奇樹名華開眾色
發耀舒光如慶雲
黑蜂遊集鳥和鳴
聞者忘憂恣歡樂
同遊八百諸采女
容儀端正奪人心
袨服姝麗備莊嚴
言談歌詠皆殊妙
園有浴池寶嚴飾
名為種種蓮華幢
我將采女詣池邊
散華布地而敷座
於彼清淨芳池內
忽生千葉寶蓮華
閻浮檀金以為臺
瑠璃為莖摩尼葉
妙香眾寶為華蘂
普放一切大光明
眾生覩相盡生疑
中夜云何日光照?
夜分既盡日初出
光明照此蓮華開
蓮華放光出妙音
示此童女初生相
我時見此人間寶
從彼蓮華之所生
往修淨業悉無虧
今獲圓明諸妙果
紺瑠璃髮青蓮眼
面貌端嚴金色光
華鬘寶髻具莊嚴
吉祥無垢蓮華色
身分肢節皆圓滿
相好光明無比倫
儼然端坐寶華中
猶如淨妙真金像
遍身所有諸毛孔
咸出一切栴檀香
口中常出青蓮香
所有言音同梵響
或時微笑有宣說
猶如天樂妙音聲
此是女寶世間希
非諸下劣當斯偶
我觀世間無有人
堪與此女為其主
唯仁功德相莊嚴
願賜弘悲哀納受
此女非長亦非短
亦復不麁亦不細
身諸部分悉端嚴
眾相圓備無譏醜
世間所有諸技藝
文字算印工巧法
言辭諷詠皆清妙
唯願仁尊哀納受
亦能解了諸兵法
弓劍技術無不通
善和鬪訟以慈心
聞名仰德咸調伏
宿因勝行皆圓滿
一切功德自莊嚴
見者歡喜永無厭
唯願仁尊哀納受
眾生所有一切病
知其因起及增損
應病與藥使無差
能令眾苦皆銷滅
閻浮一切語言法
音聲隨轉無量種
名言訓釋各不同
如是一切咸通達
世間所有諸音樂
歌舞嬉戲及讚詠
言辭辯論適人心
能令見者咸欣悅
動止威儀皆有則
取捨進退合其宜
於染不染諸眾生
但以慈心無所著
徐步諦觀心不亂
諸根寂靜念無虧
身口恒隨智慧行
女人過失咸皆離
女人所有諸功德
此女一切備修持
人間女寶汝應知
願速垂悲哀納受
其心不慳亦不嫉
亦無嗜欲及貪瞋
質直柔軟性調和
言音美妙無麁獷
恭敬一切諸尊長
專求功德志無移
於諸梵行悉堅持
唯願慈悲哀納受
見諸衰老及重病
受諸困厄處貧窮
無主無親無所依
常起慈心而救護
不念自身安隱樂
常樂利益諸眾生
以此功德莊嚴心
究竟觀於真實諦
行住坐臥心無逸
動靜語默常應時
未曾一念捨眾生
能令見者咸尊重
雖於一切眾生處
不起凡夫染污心
見有慈悲具德人
常樂親近無厭足
普能尊重善知識
遠離一切惡知識
心無躁競恒順行
所作先思無謬失
普於一切無怨恨
恒修眾福以嚴身
智慧人間無等倫
此女宜應奉太子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二十八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 上一卷 下一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