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一生(重訂本)

九 廈門香港臺灣

千僧齋慧雲交來的二十元遊興勃發三昧庵的突然相逢武昌的病苦使我意外的避免了敵偽下生活的煎熬現在又一次的避免了苦難已經過了五十年的自由生活我的身體衰弱不堪長途跋涉生性內向而不善交往也不可能有奔向(語言不通的)香港與臺灣的決心我是怎樣避免了的這是又一次不自覺的在安排預先脫離了險地

因緣是非常複雜的使我遠離政治動亂的苦難主要應該是妙欽妙欽與演培等在漢院同住了幾年在法義的互相論究中引發了一種共同的理想希望在杭州一帶找一個地方集合少數同學對佛法作深一層的研究三十六年(四十二歲)冬天以佛性(禪定和尚的弟子曾在漢院任監學)名義接管杭州岳墳右後方的香山洞籌組「西湖佛教圖書館」就是這一理想的初步實施這是我對佛法的未來理想理想只如此而已在幾位學友中我是大了幾歲的隱隱然以我為主導但我沒有經濟基礎連自己的生活都解決不了那該怎麼辦呢當然寫緣起哪(這是我的事)找贊助人哪(佛性出去跑了幾趟)而主要卻寄希望於妙欽的一位長輩

妙欽是廈門(原籍惠安)人與性願老法師有宗派的法統關係抗戰期間性老開化菲島三十七年冬天性老回國在南普陀寺舉行傳戒法會本來性老與虛大師的風格是完全不同的虛大師門下在閩南長老特別是性老的心目中也沒有留下良好的印象我想也許我是念公(福建金門人)的弟子但主要是妙欽為我在性老前的揄揚妙欽也希望我趁此戒會與性老見面可能將來會對我們的理想能有所幫助性老來信要我去廈門隨喜這難得的戒會旅費也寄來了說來有點離奇傳戒法會遠道去禮請羯磨教授引禮是常有的遠道禮請人去隨喜是不曾聽說過的我不好辜負性老的盛意只能以祝賀者的心情由妙解(妙欽的師弟)陪從離杭州而去廈門

那時已是三十七年十月金元券的價格開始下落買輪船票不容易妙解從(福建人開的)桂圓行弄到一張船票上船交錢兩個人一張票上去了再說等到輪船快開也就是要買票了才知道票價漲起十分之五我們的錢只夠買一張票了怎麼辦我當然是沒有辦法的妙解展開了外交活動用閩南話與人攀談一位(走單幫的)青年攀上了他母親是常去南普陀寺進香的就憑這點向他借到了買票的錢年輕人有活力能創造因緣想到自己那樣的純由因緣的自然推動實在太沒用了虧了妙解我才能到達廈門可惜他遠去星洲因緣不順年輕輕的早死了

我就這樣的意外的到了廈門傳戒法會期間見到了恩師念公上人與師弟印實傳戒法會終了性老約我去泉州(我就只去了這一次)先到同安的梵天寺這裡是先師念公師弟印實我(先師為我代收)的徒弟厚學在管理同安梵天寺是著名的古剎但現在是衰落極了過了一宿又隨從性老到泉州住在百原寺(也就是銅佛寺)泉州三大名剎——開元寺承天寺崇福寺及開元的東西二塔都曾去瞻仰性老留在泉州過年我先回廈門已是年底常住的年飯都已經[A1]吃過了

一過新年三十八年(四十四歲)正月京滬的形勢緊張我就住了下來隨緣辦了一所「大覺講社」演培續明也都約到廈門來到了六月漳州泉州一帶戰雲密布我就與續明常覺廣範傳╳離開了廈門到達香港我怎麼會到香港法舫法師在香港一再催我到香港並說住處與生活一定會為我安排我多少有了短期可託的信念而我內心的真正目的是想經雲南而到四川北碚的縉雲山法尊法師來信局勢不妙早點到四川來(以為抗戰時期那樣的可以偏安)免得臨時交通困難我對縉雲山是有一分懷念的我就這樣的到了香港妙欽那時已去了馬尼拉寄一筆錢來決定在港印行我在「大覺講社」所講的《佛法概論》等到《佛法概論》出版大陸的局勢急轉直下縉雲山已是可望而不可能再去的了《佛法概論》為我帶來了麻煩然我也為他而沒有在大陸受苦因緣就是那樣的複雜

在香港三年我又到了臺灣到臺灣應有三次因緣三十八年(四十四歲)初夏大醒法師勸我到臺灣詞意非常懇切我也有了到臺灣的意思但他在信上說「你來住所我一定可以為你設法」這一說我可猶疑了我不會閩南話不會與人打交道拉關係我也不能幫常住的忙寄居臺籍的寺院自覺難以適應所以也就沒有來

三十九年(四十五歲)我住在香港新界大埔墟的梅修精舍黃一鳴(國大)代表也住在大埔墟曾見面數次黃代表自認皈依太虛大師也與燈霞相識他要到臺灣見我們的生活太苦勸我到臺灣去他到了臺灣大概在李子寬老居士(以下簡稱子老)面前提到了我並說我想到臺灣來所以子老給了我一封信首先表示歡迎接著說大師全書正在香港印行希望我能繼續主持完成後再來臺灣全書的印行我不負任何責任所以當時讀完了信真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其實這是黃代表的好意我當時並沒有來臺的意思事後回憶起來我應該感謝子老因為要等政局比較安定政治更上軌道四十一年(四十七歲)秋天我才可以來臺如三十九年就到了臺灣免不了一場牢獄之災遠離政治動亂的苦難我有意外的因緣到臺灣也就有較安全的因緣——因緣是那樣的不可思議


校注

[A1] 吃【CB】喫【印順】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