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一生(重訂本)

十九 好事不如無

臺北慧日講堂的修建是我主動的要這樣去做的我沒有隨順因緣的自然發展所以引起了意想不到的不必要的困擾這又恰好與當時善導寺(與我斷了而又似乎未斷)的內部風波相呼應增加了進行的困難

我與老學長道源去泰國經一個月的共同生活他有所感的說「印老你原來也是能少說一句就少說一句的」我說「是的你以為我喉嚨會發癢嗎」我沒有口才缺乏振奮人心的鼓動力對宗教宣傳來說我是並不理想的我的對外宣講每是適應而帶點不得已的那為什麼要建立慧日講堂我當時有一構想佛教難道非應付經懺賣素齋供祿(蓮)位不可不如創一講堂以講經弘法為目的看看是否可以維持下去我從不空言改革但希望以事實來證明而且對精舍的學眾也可給以對外宣揚的實習機會另一重要原因是福嚴精舍在新竹經費是依賴臺北及海外的海外不可能持久而臺北方面福嚴精舍護法會還依賴善導寺(住持是演培)而活動然在我的觀察中善導寺的問題不久就要到來(這在演培續明他們也許不會理解所以他們也不大熱心於建立慧日講堂)到那時與臺北信眾的聯繫將缺乏適常的地點所以四十七年(五十三歲)冬就與幾位居士談起要他們先代找一塊三四百坪的地等明年再進行籌建講堂我就到菲律賓度舊年去了

我是四十八年(五十四歲)八月七日(國曆)回臺灣的在菲時曾接到有關修建的兩封信精舍住持續明來信國曆四月四日姜紹謨居士介紹一位徐(大使)夫人來參加般若法會他願以臺幣拾萬元在精舍山上建一觀音殿續明不肯作主說要問過老法師曾慧泰來信孫(立人)夫人張清揚居士熱心護法將來建築經費想請他發心(據說張清揚居士常去鄰近的黃蘊德居士(法名慧度)家談起來對現在的住處也有些不滿對佛教大有要護法而無從護起的感慨慧度與慧泰慧琦有往來也就談到了我張清揚居士就說了幾句好話就這樣他們直覺的以為可護助我修建講堂了)我立刻回信在現階段(立人將軍已退職)孫夫人是絕對不可能的佛教界的內情居士們不完全懂得被蘇北佛教界推尊為少老的張少齊居士與張清揚居士結成兒女親家張清揚居士也就常住在張府很早就一切尊重張居士以張居士的意思為意思這怎麼可以直接向孫夫人籌款呢這兩封信結果都引起了意外

我回到臺北曾慧泰與周王慧芬(法名法慧)居士非常熱心但有些話我是不便向他們說的只是勸他們不要向孫夫人募化他們竟自以為然去張清揚居士處請他為講堂的建築而發心沒有幾天張少齊居士主辦的《覺世》發表了消息說得非常巧妙大意是印順老法師有善導寺的大講堂(我離去了善導寺誰不知道呢)現又在臺北籌建講堂老法師在菲律賓有僑領供養美鈔壹萬元某大使夫人也發心多少老法師的福報真大這一消息的反面意義有了大講堂為什麼要再建要建建築費也足夠了不用再樂施張居士真不愧為蘇北佛教界的元老演培與隆根見了這一消息趕著去質問張居士認為不應該如此破壞張說據馬路新聞(傳說)還不止這數目呢兩人無可奈何氣忿的來見我我說「你們去質問根本就是錯了」這就是向張清揚居士募款得來的反應(還有與慧芬有關的無頭信可以不必說了)

所說的徐大使夫人在危難中曾蒙觀音菩薩的感應所以要發願建像供養徐大使調部服務見到多年不見的老同學姜紹謨知道姜居士現任中佛會常委就把建觀音殿的事全權拜託這才介紹到精舍來我在八月初約見了徐氏夫婦與姜居士我建議要在臺北建講堂如在講堂中供一觀音像可有更多的人前來禮敬當然一切以姜居士的意思而決定(後送來臺幣五萬元而了結此願)徐夫人曾說到北投佛教文化館向他建議修一觀音閣附幾個房間這裡風景好可以來度假避暑預算約三十萬元後來有人說我搶了別人的護法來精舍是那麼早我沒有送禮沒有登門拜訪一切出於自願是我去與人爭利嗎這一切歸根結底還是出於我籌建講堂的一念否則就不會有這些不必要的干擾其實這只是小小的不如意因緣更大的困擾還在後面呢真是好事不如無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