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一生(重訂本)

[A1]三十 老年病更多

我一生多病過去所患的是肺結核但沒有吐血咳嗽潮熱等現象所以引起的虛弱疲累算不得大病到了晚年大病一次又一次的發生到現在——八十七年(九十三歲)還沒有死真是「業緣末了死何難」

民國六十年(六十六歲)住嘉義妙雲蘭若春季以來身體就感到異樣的不舒服這可能是業緣將了的預感所以寫了自傳式的《平凡的一生》以為這是我「最後的篇章」了八月某日中午休息以後照例的起來泡茶但走不到幾步站不穩而跌了一[A2]雖沒有什麼傷害卻出了一身冷汗身體是越來越虛弱了

冬天為了去楠梓慈雲寺主持開光與弟子數人早一天去高雄當天去元亨寺宏法寺也到澄清湖參觀晚上住千光寺早上起來腹部覺得很不舒服雖去慈雲寺主持開光典禮但午齋只喝幾口湯而已次日與明聖乘車到新竹圓光寺本來是要去[A3]壹同寺主持菩薩戒會的但覺得腹部病情嚴重先請醫生診治診斷後醫生問我「你住在那裡」「嘉義」他說「那還來得及趕快回去」我了解醫生這句話的意思病重得快要死了明聖著急起來電話告訴新竹印海臺北真華法師與報恩小築的黃陳宏德聯繫決定我到臺北的宏恩醫院診治當晚到了宏恩經診斷為小腸栓塞次日開刀小腸栓塞是上下不通上不能進飲食下沒有大小便我的體溫脈搏白血球據說一切正常可是手術後十三天還是上下不通醫生建議非再動手術不可但我不願再動手術因為自己知道即使再開刀而病愈但元氣大傷也不能再弘法為三寶服務了半生不死的活下去也只是浪耗信施而已道源長老來看我說了些義正詞嚴的好話我是經不起說好話的人這才答應再挨一刀晚上動手術第四天通氣恢復了上下的通暢總算從死亡線上回來了住院三十八天出院但進院時體重五十二公斤出院只剩四十六公斤了病中承善信的關懷道友的關懷演培等從海外來臺探視都使我心感

大病似乎好了其實問題還嚴重得很住院期間長期的整天注射手臂露在外面沒有按摩保暖所以右手患有嚴重的風濕關節炎治風濕關節炎的藥不問中藥西藥多服都是要傷胃的所以我採用土方製一隻雙層——夾的衣袖用浸透薑汁(乾了)的棉花放在夾層的衣袖裡不論白天晚上天熱天冷一直戴在右臂上一方面右手臂輕微運動使右手臂的活動空間增大就這樣的保暖與運動經一年多時間右手嚴重的風濕關節炎才完全好了只是右肩變得比左肩高些腸部的手術引起後遺症上午有三次不正常的大便[A4]吃什麼(中西)藥都不見效雖飲食睡眠如常身體即越來越瘦到六十一年(六十七歲)八月身高一七六五公分的我體重竟低到四十二公斤那時晚上睡著了就會出汗頸項與胸部有黏汗雖然不會滴下來可是怎樣也揩不清淨早起有涼意等到[A5]吃了稀飯從頭面頸項到胸背無不大汗淋漓沒有什麼苦痛可是越來越虛弱無力搖搖欲倒直覺得到了死亡邊緣但業緣末了不可思議的因緣又來了我那時住臺北的報恩小築上海商業銀行的沈居士來電話說要見我護病者告訴他老法師身體虛極等身體健康些再聯絡但沈居士還是來了他不知報恩小築的地址所以請張禮文居士陪來他見了我的病態也就沒有話好說了張居士願意為我診脈我雖沒有見過他但在四十三年前後曾從報上知道服務於中央信託局的張禮文治好了一位患肺結核而已病臥不起的患者所以也就讓他診治他診斷我是陽虛開了一劑扶陽的參附湯加減並說明黑附塊的煎法我只[A6]吃了一劑頸項胸部的黏汗就沒有了(從此服湯藥後來改用膏方膏方的一再修改到現在已服用二十七年了)這位不是職業醫師的名醫不請自來使我從死亡邊緣活過來因緣是那樣的不可思議「業緣末了」那也只有再活下去了

病總算好轉了身體也硬朗些但體重還是不見增加承美國沈家楨居士邀請在六十一年(六十七歲)底由顧世淦陪同經日本而到紐約住在長島的菩提精舍安靜空氣清新尤其難得的是得到日常學友的照顧在長島半年體重增加到四十六公斤在紐約作健康檢查我的肺結核竟已全愈了這才由日常陪同回臺灣回來不久使我長住臺灣的李子老去世了福嚴與慧日二道場的住持任滿要集眾會議通過見人多說話多體重又滑落到四十二公斤不得已在六十二年(六十八歲)冬除二三人知道外隱居到臺中南屯路的靜室就是《妙雲集》校對出版的地方起初不見客不說話身體才漸漸的恢復過來靜居中閑來翻閱《史記》發見些神話化的古代史話引起研究的興趣到六十四年(七十歲)初夏一年多的時間寫成了(三十四萬字)《中國古代民族神話與文化之研究》想不到的體重已從四十二公斤增加到五十公斤到這小腸栓塞引起的病可說全愈了但三年半的時間也就這樣的空過了

「人生無有不病時」對我來說這是正確不過的健康只是病輕些而已六十四年以後體重漸增加到五十八公斤可說是我老健的時代六十七年(七十三歲)七月從南屯路移住臺中縣太平鄉華雨精舍七十五年(八十一歲)冬身體又感到不適到南投永光別苑(起初沒有名稱我稱之為「寄廬」)小住這裡很寧靜山上空氣又好所以後來時常來住特別是夏天氣候清涼得多不過身體又越來越差了下午說話的聲音越來越低沈多說幾句氣就會上逆而咳嗽七十九年(八十五歲)臘月八日我還知道臘八粥煮得不太理想初九早起坐在床上搖搖幌幌的倒了下去再坐起來再倒下去虧了明聖的扶持才能起身到經室中坐我不知什麼病只是近來有些頭痛而已明聖預定十二日去花蓮檢查身體機票也買了見我的情形異常怕去花蓮而我病情加重所以雇車送我到大甲蔡博雄醫師處這是經常關心我健康的一位善友兩天後轉沙鹿光田醫院經掃描發現左腦部有瘀血需要趕快開刀明聖向真華法師報告真華與花蓮的證嚴(慧璋)連繫決定轉移到臺北的台大醫院台大方面由曾漢民大夫率車南下沙鹿接我到了台大一切已準備就緒立刻進入手術室手術順利完成後進入加護病房這幾天的事我完全失去了記憶連怎樣從臺中到大甲我也不知道但據說我在大甲時飲食如常按時喝茶還要看報呢但記憶完全失去了從加護病房轉住病房五六天後才完全清明過來到八十年(八十六歲)正月十五日出院共住了三十一天腦部積有瘀血可能是[A7]跌跤碰撞而引起的會發生半身不遂不能言語類似中風的病態虧了明聖要去花蓮才使我免了半死不活——半身不遂不能言語的病他要去花蓮是我又一次的難可思議的因緣出院後先到大甲永光寺靜養然後回臺中華雨精舍春末患了帶狀疱疹拖了三個月才全愈

八十年秋天福嚴精舍重建落成我去參加盛大的慶典人客見多了引起血壓升高脈搏增快的現象冬初去屏東法雲精舍小住——這是依道慧潤建立的道場因鼻過敏而引起鼻炎回華雨精舍後發生腰脊骨神經痛真是起坐為難在惠民醫院電療似乎不痛了八十一年(八十七歲)夏天去永光別苑靜養承真智把日產的小型電療器給我起初一天兩次——上下午各一小時後改為上午一小時腰脊痛漸漸的好了但這只是控制病根是不可能斷除的冬初去花蓮靜思精舍鼻炎又大發右顋都腫了憑了一日四次的消炎針七天才算平復從腦部手術以來語言的聲音響亮了見我的人都說我身體好其實帶狀疱疹鼻炎腰脊骨酸痛接二連三的小病身體越來越衰瘦到八十二年(八十八歲)春天體重已只有四十九公斤了

「生老病死」老了就不能不病如眼牙齒記憶力等老年不免多少變化這就是病呀一生多病的我老年病更多中秋前回到華雨精舍在下層肋骨左右連結處(呈三角形向下)偶爾有些痛也沒有注意[A8]九月二十二日起那裡相當痛痛到晚上不能入睡還有發燒現象二十五日經王輝明大夫的聯絡進住臺中榮總醫院經診斷為膽結石這是算不得大病的但為了我身體的衰弱先調理而後(初十日)進行割膽手術順便對大小腸調理一下十月二十四日出院再經休養病是完全好了但體重只剩四十五公斤

民國六十年(六十六歲)開始從眠椅中起來跌了一[A9]從此不知跌了多少[A10]跤了幾年前因腦部瘀血而住院還不是[A11]跌跤碰撞所引起的最嚴重的要算八十六年(九十二歲)二月十九日的一[A12]跌倒起來感到左腳筋痛一天天嚴重左肩背也痛延伸到左肋骨後來連右腳也痛了二十二日住進臺中榮總醫院治療等到好些又坐輪椅去復健處復健四月初三才出院病可說好了但左肩背彎了成為「夾肩馱」

夏季去南投永光別苑真華法師新建的「中道學苑」都住了二十多天空氣清淨人事簡單身體又似乎好些可是到了十月三十日晚感覺聲音變了喉音沙啞咽喉也不舒服漸漸咳嗽起來嚴重的惡性感冒白天咳嗽晚上的咳嗽也多睡眠不足引起胃的消化欠佳有幾天中午幾乎不想飲食習慣的中午一碗湯從此停止了食品到了小腸部分就化而為氣肚皮鼓鼓的輕輕敲咚咚響我每戲稱之為「一肚子的氣」好在前面出去後面進來沒有阻塞但卻影響了大腸感覺要大便其實是氣要出來氣出來有時帶些大便這樣的情形下午最嚴重好心的醫生不請自來有的是中醫有的經儀器的測驗而用中藥的大家主動發心而來也增加了困擾病況一直拖下去身體一天天的感覺虛弱今年(九十三歲)三月二十四日就到永光別苑去住六月二十九日才回到臺中身體也可說好了但這當然是不徹底的

去年[A13]跌跤以來身體漸漸的瘦下去瘦到皮包骨了有人說「有錢難買老來瘦」瘦對老人是有利的但我覺得瘦了體力也差了早上不能自己起來兩足站不穩而要屈下去白天好些慢慢的走也還是搖搖擺擺的我不希望身體會再健康起來只是無事掛心頭安靜的等待那最後一天的到來


校注

[A1] 三十【CB】三〇【印順】
[A2] 跤【CB】交【印順】
[A3] 壹同寺【CB】一同寺【印順】
[A4] 吃【CB】喫【印順】
[A5] 吃【CB】喫【印順】
[A6] 吃【CB】喫【印順】
[A7] 跌跤【CB】跌交【印順】
[A8] 它【CB】他【印順】
[A9] 跤【CB】交【印順】
[A10] 跤【CB】交【印順】
[A11] 跌跤【CB】跌交【印順】
[A12] 跤【CB】交【印順】
[A13] 跌跤【CB】跌交【印順】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