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一生(重訂本)

二八 傳戒因緣

我沒有精究律藏沒有通曉律意適應現實的深一層認識所以我沒有特別主張而對沿習下來的佛制祖規我也沒有什麼反對對於臺灣近四十年來的傳戒運動我也參加過那只是隨喜而已

三十七年(四十三歲)冬天我因性願老法師的邀請以祝賀者的心情到了廈門在戒期中也講了幾次通泛的開示授具足戒時我與先師念公都參加戒壇為尊證這是我與傳戒因緣有關的第一次

四十四年(五十歲)夏天臺中寶覺寺智性長老來福嚴精舍邀我參與冬期傳戒擔任教授那時我病勢漸重我說「智老這是我應該隨喜只是我病體不知怎樣怕臨時誤了戒會」智老還是要請我並且說「如法體欠佳可以推人代表」這樣我就不好意思推了到了戒期我正終日躺著靜養由演培去代表

五十二年(五十八歲)白聖法師在臨濟寺傳六十壽戒邀我擔任尊證問起時間恰好是預定應臺南市佛教會的邀請作七天弘法的時間不湊巧白聖法師說「那麼推代表好了」我當然接受了那次是印海去代表的

五十五年(六十一歲)秋天賢頓法師(白聖法師同來)來說起臨濟寺傳戒邀我當尊證那一天我正在感冒發燒這是就會好的所以我答應了想不到不久去拔牙一次又一次的每次都滲血四五天飲食不便疲累不堪不得已又請印海去代表兩次都沒有能親自參與臨濟寺的戒會只能說因緣不具足了

五十六年(六十二歲)冬天臺中慈明寺傳戒請我任得戒和尚不過我是看作慈明寺傳戒我不過隨喜而已好多年前(四十九或五十年)演培陪聖印來說起為了滿足智性老的遺願要舉行第三次戒會傳戒要向中國佛教會轉呈申請通例要有得戒和尚的名字那時智性老已經去世所以聖印要我出個名字去申請演培也幫著說好吧就作個人情用我的名字去申請吧想不到過了這麼多年真的要傳戒了那就只好當一次得戒和尚了其實聖印要我當得戒和尚一開始就錯了

在五十四年的華僧大會上有人提了一個革新傳戒制度的提案不合佛法不切實際的提案橫豎是行不通的我連反對的興趣都沒有大家也都隨便的通過了由中佛會轉呈政府備案聖印用多年來的傳戒制度發出通知籌備一切大概離戒期不過(或不到)兩個月了政府核准了傳戒的新辦法中佛會召集會議要聖印去列(出)席這一下聖印可著急了後來經中佛會會議通過這次籌備不及姑且通融採用舊制度不過受戒者的資格如神經失常盲啞殘廢絕對不得受戒(這些我都是後來知道的)不久白聖法師回國離戒期不到一月了認為應嚴格執行政府核准的規制聖印來報恩小築看我我主張中佛會是中國佛教的最高機構遵從教會的意旨是不會錯的這又不是你出爾反爾戒弟子多少有什麼關係聖印當然有些事實困難不可能像我那樣的無所謂後來由中佛會特派專員去慈明寺審查受戒者的資格那天晚上我沒有在慈明寺聽人說有新戒起來說話辭鋒相當銳利審查者是並不容易答覆的就這樣的審查了一會也就算了世間事是不可思議的慈明寺戒期還沒有終了中佛會會議決定新規制窒礙難行呈請政府還是採用老規矩這個新方案與慈明寺傳戒相始終似乎有了慈明寺傳戒就有新規制的必要一樣聖印請我當得戒和尚不知添了多少麻煩費了多少口舌但由於中佛會要推行新規制那些想受而還沒有受戒的怕再沒有受戒的機會大家發心來受戒慈明寺戒會受出家戒的多達四百二十五人中佛會的新規制起了號召大家來受戒的副作用世間事真不可思議我是個無事人一向信任因緣由因緣去作決定好了

五十八年(六十四歲)我又參加了基隆海會寺的戒會任尊證

五十九年(六十五歲)三月初應嘉義天龍寺心一和尚的禮請傳授在家的五戒與菩薩戒戒會期間並主持大殿重修落成典禮

六十四年(七十歲)三月初四日起黃陳宏德於報恩小築傳授五戒及菩薩戒禮請我為傳戒和尚受戒者人數不多(四十八人)但戒會清淨莊嚴與一般的兼事經懺廣招供養的風格不同

六十六年(七十二歲)八月應馬來西亞本道戒兄的邀請參加金馬崙三寶寺三壇大戒的戒會任說戒和尚羯磨與教授由竺摩演培二位擔任十六日開堂九月初四日圓滿

六十七年(七十三歲)臺北市松山寺是道安長老所興建的蔚為臺北名剎道老定於六十七年傳授三壇大戒但不幸於六十五年臘月初圓寂繼任住持靈根法師為了滿足道老生前的遺願仍按時舉行戒會禮請我為得戒和尚戒會於九月二十九日開堂十月二十六日圓滿

八十年(八十六歲)新竹福嚴精舍大殿等由住持真華重建於國曆十月中落成開光海外學友演培仁俊妙峰印海唯慈等都遠來參加盛會並在精舍舉行在家菩薩戒會由我與演培真華任三師

參與戒會在我這一生中都不過隨喜而已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