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一生(重訂本)

十四 佛法概論

《佛法概論》這部書曾為了他(在香港)的出版我沒有轉移到重慶而免了陷身大陸的災難也為了他的出版為人密報「為共產黨鋪路」假使這本書是人的話那應該說恩人還是冤家呢

國曆四十三年一月二十三日中佛會特電協助取締子老要我呈請再審查就在一月二十五日請中佛會轉呈有關機關請求再予審查(附上《佛法概論》)當時分三項來申明理由——「關於佛法概論者」「關於個人者」「關於來臺以後」「關於佛法概論者」部分是這樣寫的

共產主義主要為唯物主義鬥爭哲學極權政治概論一再說到佛法不偏於物不從物質出發而說明一切不同情唯物之認識論且指斥為結果反成為外界的奴隸庸俗徇物其非唯物主義彰彰明甚佛法重於自他和樂重於慈悲且指「惟有瞋恚對有情缺乏同情才是最違反和樂善生的德行惡心中沒有比瞋恚更惡劣的」其反對殘酷鬥爭極為明白至於極權政治尤與本論相反蓋佛教僧團純為民主生活「佛法的德行是以自他(和樂)為本而內淨自心外淨器(世)界」純本於佛法立場與馬列之共產主義絕無少分之相染

北拘羅洲為福地無家庭組織故「無我我所無守護者」無男女之互相佔有無經濟之彼此私有此全依經典所說若更有智慧與慈悲則為淨土以世俗論之此為古代所有之理想社會與禮運之大同耶教之天國西人之烏托邦相近此實為東西哲人共有之理想而佛法則主以「身心淨化」「自他和樂」「慈悲智慧」之德行而實現之此為馬列共產黨徒所抨擊與鬥爭的共產主義絕不相合以印順所解民主自由平等之社會不應有問題問題在仇恨鬥爭之暴行此國父之以鬥爭的共產主義為病理的是也

《佛法概論》雖以避難香港出版於民國三十八年然其中之第三章至十二章並是民國三十三年在四川之講稿且有據更早所說者如〈自序〉所說

《佛法概論》而被認為有問題的主要是北拘盧洲這原是民國三十三年在四川的講稿發表在《海潮音》當時都是經過新聞檢查而刊布的這一講稿還受到虛大師的獎金我怎麼也想不到是會有問題的四大部洲說與現代的知識不合我解說為這在古代是有事實根據的不過經傳說而漸與事實脫節拘盧即今印度的首都德里為古代婆羅門教的中心北拘盧也就是上拘盧在拘盧北方所以說「傳說為樂土大家羨慕著山的那邊」我畫了一幅地圖北拘盧泛指西藏高原當時是抗戰時期即使是三十八年西藏也還沒有陷落能說我所說的北拘盧洲(福地)隱隱的指共產區而說嗎我對四大部洲的解說與舊來的傳說有點不合這不是我的不合而是四大部洲的傳說與現代所知的現實世界不合為了免除現代知識界的誤會作一合理的解說這算「歪曲佛教意義」嗎其實王小徐的《佛法與科學》虛大師的《真現實論》都早在我以前嘗試新的解說以免現代知識界的誤會了

過了幾天子老告訴我這樣的申請再審查還不能解決問題為什麼這也許是政治的常例既經明令取締不能就此收回成命如收回成命不等於承認明文取締的誤會了嗎子老要我申請修正我就順從他的意思由中佛會轉呈(二月五日)申請修正呈文說

敬呈者印順於民國三十八年在香港出版之《佛法概論》專依佛法立言反對唯物極權殘暴以智慧慈悲淨化人類

佛經浩如煙海《佛法概論》九十三頁(解說北拘盧洲部分)所敘因在逃難時缺乏經典參考文字或有出入至於所說之北拘盧洲雖傳說為福樂之區然在佛教視為八難之一不聞佛法非佛教趨向之理想地必有真理與自由智慧與慈悲乃為佛徒所仰望之淨土

「如九十三頁有應行修正刪易之處當遵指示修改懇轉請政府明示以憑修正」

這樣的申請再審查再修正也有人來善導寺索取有關北拘盧洲的資料抄了一大段的《起世因本經》回去三月十七日中佛會得到有關方面的通知要我「將佛法概論不妥部分迅即修改檢呈樣本以便轉送」這是准予修改而重新出版了對四大部洲的解說沒有改動只將地圖省去對北拘盧洲的解說少說幾句簡略為

北拘盧洲大家渾渾噩噩沒有家庭組織飲食男女過著無我我所無守護者的生活沒有膚色——種族的差別這該是極福樂的然在佛法中看作八難之一要在社會和平物產繁榮的基礎上加上智慧與慈悲真理與自由佛法流行才是佛教徒仰望的淨土

修正樣本轉了上去到國曆四月二十三日得中佛會通知將修正樣本也發了下來「希將印妥之修正本檢送四冊來會以便轉送」驚濤駭浪的半年總算安定了下來這一次我沒有辦法也從不想辦法在子老的指點下解除了問題雖然他是我之所以成為問題的因素之一我還是感謝他

這一意外的因緣使我得益不少我雖還是不會交往但也多少打開了窗戶眺望寶島佛教界的一切漸漸的了解起來這可說是從此進步了多少可以減少些不必要的麻煩我認識了自己在過去身體那麼衰弱但為法的心自覺得強而有力孜孜不息的為佛法的真義而探求為了佛法的真義我是不惜與婆羅門教化儒化道化神化的佛教相對立也許就是這點部分學友和信徒對我寄予莫大的希望希望能為佛法開展一條與佛法的真義相契應而又能與現代世間相適應的道路《印度之佛教》的出版演培將僅有的蓄積獻了出來續明他們去西康留學卻為我籌到了《攝大乘論講記》的印費特別是避難在香港受到妙欽的長期供給這不只是友誼的幫助而實是充滿了為佛法的熱心學友們對我過高的希望在這一次經歷中我才認識了自己我的申請再審查還是理直氣壯的但在申請修正時卻自認「逃難時缺乏經典參考文字或有出入」我是那樣的懦弱那樣的平凡我不能忠於佛法不能忠於所學缺乏大宗教家那種為法殉道的精神我不但身體衰弱心靈也不夠堅強這樣的身心無力在此時此地的環境中我能有些什麼作為呢空過一生於佛教無補辜負當年學友們對我的熱誠這是我最傷心的引為出家以來最可恥的一著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