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一生(重訂本)

十八 有關建築的因緣

建築福嚴精舍以來我主要有過五次的建築——四十二年建福嚴精舍四十三年冬精舍的增建四十九年建臺北市的慧日講堂五十三年冬建的妙雲蘭若七十六年建的華雨精舍說到建築要選擇地點籌劃經費即使包工也要有監工的這些在我的回憶中覺得有些因緣是難以思議的

說到地點福嚴精舍的籌建是香港地也置定了款項也籌得差不多了(移在臺灣的建築費主要是從香港帶來的)為了來臺去日本出席世界佛教徒友誼會一時不能回去只好移建在臺灣的新竹這是出乎意外的而更意外的是地也買了工也包妥了出境證也發了下來所以無論是順緣是逆緣只能說是我的因緣在臺灣了

妙雲蘭若的建築是想覓地靜修的臺中慈明寺主聖印介紹的北屯那塊地非常適宜準備訂約了臨時想到水的問題而作罷在高雄郊區也看定一塊地準備決定了聽說大水會淹沒而停止進行覓地實在是不容易的嘉義居士們自動來信為我找到一塊山明水秀的好地要我到嘉義去看我到嘉義去看地在蘭潭旁邊風景不錯但附近軍眷多可能會煩雜些不知那位提議蘇祈財居士有一個果園大家也就同去看看果園(隔溪)對面蘇居士說「這裡從前岡山玉明老和尚曾在此靜修抗戰期間一位日本禪師也住過」我向裡面一望陰森森的雜樹縱橫蔓草叢生連片板也沒有了我說「這裡好」偶然的經過就這樣的決定了回憶起來自己也說不出我到底看中了什麼我想也許這塊地有佛緣與我有緣吧

說到籌集建築經費有些非常意外連說出來也許有人會懷疑的但確乎是事實四十三年(四十九歲)冬福嚴精舍要增建部分房屋僅有臺幣壹萬元的積餘其餘不知向那裡去籌措我自己畫了一紙平面圖(大樣而已)決定先去看一個人並約一個人談談再來切實進行一個星期六上午我從新竹到了臺北市昆明街林慧力(慈航法師為他取的法名是「慈捨」)家坐下來他就談起「我告訴我的先生我有兩個師父胖胖的師父(指慈航法師)福報大我供養些穿的吃的就得了瘦瘦的師父(指我)福報差在新竹有幾個學生聽說還住不下我想要多少發心我的先生說樂捐三(或二記不清了)萬元吧」我聽得希奇從懷中取出那張平面圖說「今天來正是為了這個呀」這一因緣是不可思議的慧力與他的先生關係早已非常疏遠最近忽而好些有時來看看他數月以後移住新北投這因緣怎麼也不可能了

下午到了善導寺晚上約見的人來了我要約見的是劉亮疇居士我沒有見過他也沒有知道他的家世與現況去年冬天印海到精舍來住帶來劉居士的供養美金壹百元據印海說劉居士常來善導寺借藏經此外也不知道當時我寫信謝謝他將近一年了也沒有聯絡我為了增建忽然想起了他不過一向沒有關聯也不存太大的希望劉居士與太太——胡毓秀居士同來我不會閒話開門見山的說起為了事實需要想有所增建他就說「隨喜隨喜」指他的太太說「他也要發心多少」他問我「香港有可信託的人嗎」我說「陳靜濤居士是絕對可信的」他沒有說什麼只說「明天晚上再來」就這樣的走了星期日晚上劉居士夫婦倆又來了拿出一張——應該是什麼公司的股息單兩人都簽了字交給我數目大約港幣四五千元劉居士又說「建築費還不夠下次再供養一點」後來先後又交來臺幣約值美金壹仟貳佰元我的增建工程費可以說就在這出來的一天就這樣的解決了這是可以求得的嗎是我所能想像到的嗎因緣實在不可思議

建築工程的進行是很麻煩的我沒有建築經驗也沒有興趣與精神去監督工程那怎麼辦我竟每次不用自己操心而且人都去了別處回憶起來也覺得希有福嚴精舍的建築在新竹工程包妥出境證也發了下來我急著去香港一切工程由壹同寺玄深的監督而進行包工包料工程還算不錯到四十三年冬的增建是購料包工木材與水泥備妥了工也包了我就趕著去菲律賓建材的管理與添購工程的監督由精舍的住眾——悟一與常覺等負責等到四月上旬回來不但早已竣工演培等都早已來住定了(精舍以後的增建是常覺等經手不能說是我的建築了)臺北市慧日講堂的創建我那時正一年一度的要去菲律賓這可為難了曾任臺北市議長林挺生先生的令堂是歸依我的法名法觀講堂的地也是向林府購買的由法觀從旁勸發林煶灶老居士——林議長的尊翁答應為我負責工程的一切建材工人以及佛龕經櫥講桌水池草坪一起承擔在我去菲律賓後對講堂的構造還代作局部的修正講堂是填土三尺而磨石子沒有少少裂痕可見工程是很實在的全部建費大數捌拾萬元我是幾元幾角都結清了的但一切由煶灶老居士負責代辦也是不可多得的因緣了我感謝他也為佛法的感召而歡喜講堂後來又有局部的增建由黃營洲居士代為經營一切妙雲蘭若在嘉義我又人在臺北不可能監督工程天龍寺住持心一發心為我監工一天去(工地)一次或兩次也真難為他了臺中縣華雨精舍的重建是慧瑞慧琛等負責的我經手的建築都不用自己監工有人說我福報大我不承認我就是沒有福德才多障多災建築方面是佛法的感應吧也許在這點上過去生中我曾結有善緣的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