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一生(重訂本)

八 我回到了江南

抗戰勝利了舉國歡騰我也該回去了但是不要說飛機就是沿長江而下的輪船也是票價貴得嚇人還要有人事關係才行這不是我們所能的安心的等著吧三十五年(四十一歲)清明前後才發現了一條可以回來的路那就是經西北公路到寶雞再沿隴海路東下雖然迂迴了一點但到底是可以通行的而且還可以瞻仰隋唐盛世的佛教中心我與演培妙欽他們連皮箱都賣了(我是想賣也是沒有可賣的)湊足了旅費才離開了值得懷念的漢院從重慶出發那時的光宗與了參在重慶相別他們正準備去錫蘭深造

到了西安(古稱「長安」)受康寄遙居士的招待在佛學社寄園住了幾天移住城南的大興善寺這裡有籌辦巴利三藏院的計劃一位漢院同學╳悟在這裡主持一個初級佛學院我們借了一輛牛車費了一天工夫才到羅什塔去瞻禮那時的羅什塔等於一所鄉村小廟想起逍遙園時代的盛況都不盡有無常之感我們去瞻仰興教寺大慈恩寺等古剎名剎多少還留點遺跡所以西安一帶寺多僧少地大寺小隋唐佛教的光輝在這裡已完全消失了

經洛陽鄭州到達開封鐵塔寺與開封佛學社都是淨嚴法師主持的淨嚴是武院的老學長從慈舟老法師出家那時續明也在這裡我經過一個多月的辛苦病倒了只能留下來養病讓演培與妙欽先回去我住在佛學社又上了現代佛教的一課一位憲兵司令(大概是駐鄭州的)有事到開封來到佛學社來看淨嚴法師淨嚴法師而外戴湄川居士(前國會議員)也在座這位司令談起了佛法他曾以「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考問過好幾位法師在重慶也問過法尊法師也還是差一點戴湄川說「司令對佛法真是深有研究了」他說「抗戰剿匪為國家服務還不能專心研究曾看過一部有注解的《心經》」他走了戴湄川說「好小子我真想刮他兩個耳光憑他看過一部《心經》注解就狂妄到那個樣子」這件事對我的印象極深出家人對佛法不大留心而對軍政名流護法居士卻一味奉承逢迎按時送禮請齋說到佛法自己不會說(也有謙恭而不願意說)卻來幾句「大居士深通佛法」「見理精深」「真是見道之言」被奉承的也就飄飄然連自己的本來面目都忘了憑固有的文字根柢儒道思想讀幾部經看幾則公案談禪說教就是大通家了輕視出家人的風氣那位司令只是最特出的一位為什麼會這樣就是自己無知卻奉承逢迎攀緣權勢所以如果說有「四寶」那只因僧不成寶怪不得別人我從不要求大居士的尊敬(對佛法的理解)也從不會恭維他們免他們陷於輕僧毀憎連學佛的基礎——歸依三寶功德都不能具足

我準備要東下了七月十五日佛學社有法會下午忽然時局緊張起來開封城外也聽到了槍聲據說蘭封的鐵路被八路軍扒了沿隴海路東下的希望沒有了一切唯有讓因緣來決定隔一天淨嚴法師與我到了鄭州我再從鄭州南下到武昌在鄭州著了涼在武院咳嗽了一個多月暫時留了下來武院的房屋在葦舫的努力下正在補修恢復

三十六年(四十二歲)正月我回到了上海在玉佛寺禮見了虛大師大師那時有說不完的不如意事心情沈重那時的杭州靈峰辦理武林佛學院演培與妙欽都在那裡任教所以我先到杭州去看看大師說「回來時折幾枝梅花來吧」靈峰是杭州探梅的勝地我去了幾天就得到虛大師病重繼而逝世的消息我折了幾枝靈峰的梅花與大家一起到上海奉梅花為最後的供養我在開封在武昌一再滯留而終於還能見到大師也算有緣了大師的弟子都來了我被推主編《太虛大師全書》這是我所能做的也就答應了與續明楊星森在三月裡到了雪竇受到寺主大醒法師的照顧全書到第二年四月才編集完成

三十六年與三十七年我都回過普陀山那只是為了禮見先師普陀山一切都變了閱藏樓也變了其實京杭一帶的佛教都變了變得面目全非一切都變了有一切無從說起的感覺三十七年(四十三歲)從普陀回杭州要進行「西湖佛教圖書館」的籌備工作經過寧波到延慶寺恰好見到了錫蘭回來的法舫法師他是去雪竇禮敬虛大師舍利而下來的大醒法師感慨的說「雪竇寺存有多少錢多少穀請法舫法師繼任住持來復興虛大師主持過的道場我說了兩天一夜現在連聽也不要聽了」我說「我來說說看」我說明了雪竇寺的實況雪竇寺的好處——蔣主席的故鄉常住經濟也可維持二十多人雪竇寺大醒法師也有些困難最好法舫法師能發心接任我說了好處又說了壞處(大醒法師專說好處)法舫法師就接受了忙著準備晉山雖然時局變化等於沒有這回事我內心還是很歡喜的亦幻法師說「法舫住持雪竇將來辦學印順一定會來幫助的」這種適合一般人的想法對我是不一定適合的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