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佛法概論

第六章 有情流轉生死的根本

第一節 生死根本的抉擇

無明與愛

有情為蘊界的和合者以四食的資益而延續者在這和合的相續的生死流中有情無法解脫此苦迫可以說有情即是苦迫究竟有情成為苦聚的癥結何在?這略有二事如說:「於無始生死無明所蓋愛結所繫長夜輪迴不知苦之本際」(《雜阿含經》卷一〇.二六六經)《雜阿含經》卷10(CBETA, T02, no. 99, p. 69, b5-7)無明與愛二者對於有情的生死流轉無先後也無所輕重的如生死以此二為因解脫即成心解脫與慧解脫但從迷悟的特點來說迷情以情愛為繫縛根本覺者以智慧——明為解脫根本這可以舉喻來說:如眼目為布所蒙蔽在迷宮中無法出來從拘礙不自由說迷宮是更親切的阻力如想出此迷宮非解除蒙目布不可這樣由於愚癡——無明為愛染所繫縛愛染為繫縛的主力如要得解脫非正覺不可智慧為解脫的根本此二者以迷悟而顯出它獨特的重要性所以迷即有情——情愛悟即覺者但所說生死的二本不是說同樣的生死從不同的根源而來佛法是緣起論者即眾緣相依的共成者生死即由此二的和合而成所以經中說「無明為父貪愛為母」《大般涅槃經》卷10〈5 一切大眾所問品〉:「若以貪愛母無明以為父」(CBETA, T12, no. 374, p. 427, b1-2)共成此有情的苦命兒這二者是各有特點的古德或以無明為前際生死根本愛為後際生死根本或說無明發業愛能潤生都是偏約二者的特點而說

我見與識

經中又有以薩迦耶見——即身見我見為生死根本我見為無明的內容之一無明即不明但不止於無所明是有礙於智慧的迷蒙無明屬於知是與正智相反的知從所知的不正說即邪見我見等《雜阿含經》(卷一二.二九八經)解釋無明說:「不知前際不知後際不知前後際不知於內不知於外不知內外不知業不知報不知業報不知佛不知法不知僧不知苦不知集不知滅不知道不知因不知因所起法不知善不善有罪無罪習不習若劣若勝染污清淨分別緣起皆悉不知」《雜阿含經》卷12(CBETA, T02, no. 99, p. 85, a17-23)這是從有情的緣起而論到一切的無知但無知中最根本的即為不能理解緣起的法性——無常性無我性寂滅性從不知無常說即常見斷見從不知無我說即我見我所見從不知寂滅說即有見無見其中我見為無明迷蒙於有情自體的特徵且以人類來說自我的認識含有非常的謬誤有情念念生滅自少到老卻常是直覺自己為沒有變化的就是意味到變化也似乎僅是形式的而非內在的有情展轉相依卻常是直覺自己為獨存的與自然社會無關有情為和合相續的假我卻常是直覺自己為實在的由此而作為理論的說明即會產生各式各樣的我見如上面所說的三見即是「分別」所生的佛法以有情為本所以無明雖遍於一切而起迷蒙大乘學者雖為此而廣觀一切法無我一切法空而解脫生死的真慧還要在反觀自身從離我我所見中去完成

又有以識為生死本的此識為「有取識」是執取有情身心為自體的取即愛的擴展四諦為佛的根本教義說生死苦因的集諦為愛舍利弗為摩訶拘絺羅說:「非黑牛繫白牛亦非白牛繫黑牛然於中間若軛若繫鞅者是彼繫縛如是……非眼繫色非色繫眼乃至非意繫法非法繫意中間欲貪是其繫也」(《雜阿含經》卷九.二五〇經)《雜阿含經》卷9(CBETA, T02, no. 99, p. 60, b8-12)這說明了自己——六處與環境間的繫縛即由於愛「欲貪」即愛的內容之一愛為繫縛的根本也即現生未來一切苦迫不自在的主因如五蘊為身心苦聚經說「五蘊熾盛苦」《中阿含經》卷3〈2 業相應品〉:「五盛陰苦」(CBETA, T01, no. 26, p. 435, c28)此熾然大苦的五蘊不但是五蘊而是「五取蘊」所以身心本非繫縛本不因生死而成為苦迫問題即在於愛愛的含義極深如膠漆一樣粘連而不易擺脫的雖以對象種種不同而有種種形態的愛染但主要為對於自己——身心自體的染著愛又不僅為粘縛而且是熱烈的迫切的緊張的所以稱為「渴愛」「欲愛」《增壹阿含經》卷2〈3 廣演品〉:「若有比丘正身正意結跏趺坐繫念在前無有他想專精念法除諸欲愛無有塵勞渴愛之心永不復興」(CBETA, T02, no. 125, p. 554, b24-27)等從染愛自體說即生存意欲的根源有此所以稱為有情有情愛或情識是這樣的情愛由此而緊緊的把握追求即名為取這樣的「有取識」約執取名色自體而說為生死本即等於愛為繫縛的說明

第二節 情愛的活動形態

戀舊與趨新

有情的繫縛不自在以情愛為他的特性如能靜心的省察不難深切的體味出來:有情的愛著必然表現於時間中一切存在必現為時間相時間有前後兩端依前後兩端而安立現在經中說:「於過去諸行不顧念未來諸行不生欣樂於現在諸行不生染著」(《雜阿含經》卷二九.八〇五經)《雜阿含經》卷9(CBETA, T02, no. 99, p. 60, b8-12)有情由於情愛的特性所以對過去總是戀戀不捨隨時執著此顧戀過去不是一般的記憶而是戀戀不捨難以放下的對未來卻另是一樣即時時向前追求總覺得未來是怎樣的好總是不滿於固有而要求新的並且是無限的欲求一面回戀過去的舊一面又拚命追求未來的新這二者是一大矛盾不承受過去不能創開未來要開拓未來又必然要超越過去有情老是在這戀戀不捨的顧念躍躍欲試的前進中過去本有許多值不得留戀的但有情每故意忘卻常懷念舊有的喜樂光榮總覺得過去值得留戀對於前途雖不一定就是光明光明也逃不了消逝的命運但又覺得是好的有希望的這是有情的必然傾向誰也不能否認在此過未中間的現在要離不離的染著即緊緊的抱著不放過去是幻滅了未來還在夢中現在就是這樣的瞥爾過去愛染不捨到底什麼是自己?什麼是自己所有?由於情愛戀著於無常流變的現實顧此執彼所以構成大矛盾如對於現社會有的偏重進取有的偏重保守偏重進取的不滿意固有憧憬於前途的光明偏重保守的以為社會進步必須保有舊有的成就在安定的秩序中前進混亂的前進變革不一定是光明的兩者各有所見但由偏重於一邊而住著在經濟或政治上就發生衝突的現象而爭論不已其實這些矛盾衝突可說是情愛的特性為有情不能契合無常流變的事實戀著過去或欣求未來所引起的困惱不過情愛表現於時間的活動中雖顧戀過去欣求未來染著現在而由於時間的必然傾向多少側重於未來的無限欲求愛在三世漩流的活動中一直向前奔放所以經中有時特重於從現在到未來如「四愛」所說

逐物與離世

情愛的活動又必然是自我的活躍於環境中有人說:人類的一切愛都是以男女間的性愛為根本愛兒女父母愛朋友等不過是性愛的另一姿態然以佛法說這是不盡然的有情是可以沒有性欲的如欲界以上即如一類下等動物也僅依自體的分裂而繁殖所以論到情愛的根本應為「自體愛」自體愛是對於色心和合的有情自體自覺或不自覺的愛著他即深潛的生存意欲自體愛又名我愛這不獨人類如此即最低級的有情也有有了我我是「主宰」即自由支配者所以我愛的活動又必然愛著於境界即我所愛對於與自我關涉而從屬於自我的欲求貪著——我所愛或稱之為「境界愛」境界愛與自體愛嚴密的說有此必有彼相對的分別為二(我與我所也如此)是相依共存的有情存在於時間中故發現為過未的三世愛染自體愛與境界愛可說為有情的存在於空間中愛著有情自體而自體必有相對的環境所以即以自我愛為中心而不斷的向外擴展如燈以炷燄為中心向外放射光明使一切外物籠罩於光明中一樣有情愛著自體於是對關聯自體的環境也愛著如在家庭中即認為我的家庭而樂著我的身體我的衣物我的事業我的朋友我的國家我的名譽我的意見等愛著也是境界愛有我即有我所這本為緣起依存的現實由於情愛的愛著想自主想宰他想使與自我有關的一切從屬於我然而自我的自由要在我所的無限擴大中實現不知我所關涉的愈多自我所受的牽制愈甚想佔有外界以完成自我結果反成為外界的奴隸或者由於痛感我所的拘縛想離棄我所而得自在那知沒有我所我即成為毫無內容的幻想從何能得自由?從愛染出發不能理解物我自他心境的緣起性不能契合緣起事相偏於自我或偏於外境造成極端的神秘離世與庸俗徇物不過這二者中自體愛是更強的在某種情形下可以放棄外在的一切力求自我的存在有故事說:一位商人入海去採寶遇到風浪船與寶都丟了僅剩他一無所有的個人別人替他可惜他卻慶幸的說「幸得大寶未失」——人還沒有淹死這是自我愛的強烈表現進一步在某種情形下只要生命不斷甚至連手目都可以犧牲就是「殺身成仁」「捨生取義」也是覺得這是更於自我有意義的

此自體愛與境界愛如約現在未來二世說即四愛:愛後有愛喜貪俱行愛彼彼喜樂愛前二為自體愛後二為境界愛第一為染著現在有的自體愛第二是渴求未來永存的自體愛第三是現在已得的境界愛第四是未來欲得的境界愛此四愛即自體愛與境界愛而表現於現在未來的形式中

存在與否定

平常以為愛著只是佔有的戀著實則愛的意義極深不但是如此的經中常說有三愛:欲愛有愛無有愛「欲」即五欲——色觸欲對此五塵的貪愛和追求是欲愛貪著物質境界的美好如飲食要求滋味形式貪求美觀乃至男女的性愛也是欲愛之一這是屬於境界愛的「有」即存在佛法以有情為本所以每稱有情的存在為有如三有:欲有色有無色有四有:生有本有死有中有有愛即於有情自體起愛即自體愛無有愛此「無有」極難解近人所以或解說為繁榮欲這仍應依古代的解說即否定自我的愛凡是緣起的存在必有他相對的矛盾性情愛也不能例外對於貪愛的五欲久之又生厭惡對於自己身心的存在有時覺得可愛而熱戀他有時又覺得討厭這如印度的一般外道大都如此覺得生活的苦惱身心的難以調治因此企圖擺脫而求出離中國的老子也有「吾有大患為吾有身」李耳《老子》:「何謂貴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為我有身及我無身吾有何患!」的見解這還是愛的變相還是以愛為動力這樣的出世觀還是自縛而不能得徹底的解脫這三愛經中又曾說為三求:欲求有求梵行求梵行求即是修遠離行以圖否定存在的愛求

有人說:佛法是否定生命——反人生的這是對的也是不對如西洋某哲學家說:「道德的目的在於不道德」這不道德並不是殺人放火等惡行是說:道德的究極目的在使人到達超越一般的道德佛法說了生死說無生也是如此一般的人生愛染是他的特性是不完善的情本的有情含有不可避免的痛苦有不可調治的缺陷故應透視它超脫它佛法的體察有情無我無我所不但離有愛也要離無有愛所以佛法說無生不是自殺不是消滅人生是徹底的洗革染愛為本的人生改造為正智為本的無缺陷的人生這樣無生不但無此生更要無此不生如龍樹的解說無生即生無生等五句皆絕如佛與阿羅漢等即是實現了情愛的超越得到自由解脫的無生者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 上一卷 下一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