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印度之佛教

第十章 南北朝時代之佛教

第一節 王朝之變遷

佛元二百零四年中印法難起佛教為南北之分化三百六十年安達羅王朝入主中印與北方貴霜王朝並峙迄笈多王朝興而復歸於統一自南北獨立並立以至統一凡五世紀之久可稱為南北朝時代南印德干高原之達羅維荼民族自始即有文化受吠陀文明之啟發始立國家如安達羅等為時約佛世之前後此後佛教文明相繼流入受高等文化之融冶乃發展為富有特色之文明文化既啟國力日強迦王世之臣附者今則獨立而轉為內侵矣就中安達羅國最強嘗約烏荼國共窺摩竭陀為補砂蜜多羅所拒而止然安達羅王尸摩迦時卒陷波吒利弗創安達羅王朝凡二百六十年而亡其西北則迦王之世希臘人成立大夏廳迦王歿後希臘波斯人踰開伯爾山隘而東略犍陀羅等地二百二十年頃彌蘭陀王將大軍入印度略印度河流域直逼恆河之上流乃擺脫大夏廳而獨立都舍竭(奢羯羅)王於佛教有淨信嘗就那伽斯那(那先即龍軍)比丘而問佛法集其問答為一書即漢譯之《那先比丘經》也此後希臘人在印度之勢力日衰佛元三百六十一年頃大月氏王丘就卻滅之創貴霜王朝月支本塞種之一支初居甘肅西境為匈奴所逼西走阿姆河破大夏而據其地丘就卻亦稱貴霜於同族五部翕侯(翕侯猶華言將軍)中特強乃併四翕侯而為大月氏王侵略四方有迦濕彌羅西達於波斯之境東及於印度河迨閻膏珍在位又侵入印度內地而有西北印度之全境繼此而立者即誠信佛教之名王迦膩色迦也王約於佛元五百二十年頃登位以迦濕彌羅之迦膩色迦補羅為首都西勝波斯東侵波謎羅攻于闐等地受漢地之質子而優遇之王初信異學晚年乃專心佛教此可證之於所鑄之貨幣最初發行者形式美而題以希臘語刻日月神像其次發行者以希臘文題古波斯語刻希臘波斯印度之神像未見有作釋迦像者自王而後西域之佛教乃開始新時代大法盛於中華此王與有力焉!五百五十年頃其子富西伽立爾後月支之勢力漸衰國祚延長至七百年許而滅印度乃復歸於一

第二節 西北印佛教之隆盛

於此期中大乘佛教已自南而北應時流行此當別為專章先一論西北印一切有系之發達自末闡地等弘化西北西北印之法事漸盛儼成說一切有系之化區惟拘羅及五河地方即吠陀文明之發祥地則稍寂寞焉本系之特色富論典之撰述傳說優婆毱多有《理目足論》之作此後論師之撰述至夥〈阿毘達磨之發達〉中已概述之「阿毘達磨」即擇法本以為禪思之思擇故此系特重禪定《雜事》稱阿難弟子坐禪第一《付法藏傳》稱優婆毱多坐禪第一學風重禪而迦濕彌羅之環境於坐禪特佳宜後之禪師論師十九為該系之尊者西北印當異族入侵之衝幸而希臘人塞人多受印度文明之化於佛教尤契合無間乃能日拓其化區然戎馬紛紜礙難自亦不免「將有三惡王大秦(希臘)在於前撥羅在於後安息在中央由是正法有棄亡」古人實感慨系之迦膩色迦王初亦多所殺伐後得脇尊者馬鳴之化乃大崇佛法於富樓沙補羅造有名之佛塔高四十餘丈莊嚴偉大冠全印王於佛教貢獻之最鉅者厥為結集一事先是學派分流異說孔多說一切有系中自迦旃延尼子造《發智論》法勝造《心論》末流所趨多生諍論東系以《發智論》為佛說而西系之極端者竟視為異論加之童受作《喻鬘》諸論宗經以抑論與中印之分別說系相呼應譬喻者與分別論者多含空義頗足動有部之宗本於是有《婆沙》之結集也《西域記》傳:迦膩色迦王嘗以道問人而解答各異以問脇尊者尊者曰:「如來去世歲月逾邈其弟子各以自宗為是他宗為非所以致有今日」王聞而痛惜之乃發心護持結集云當時所結集者《西域記》謂:集五百聖眾以世友菩薩為上座結集三藏而詳釋之凡三十萬頌王乃銅鍱雕鏤珍藏石室不許妄傳國外此則集說一切有之三藏而為之解釋《大毘婆沙論》其一也然西藏所傳:王於迦濕彌羅之耳環林精舍集五百阿羅漢五百菩薩五百在家學者使結集佛語自爾以後十八部異說悉認為真佛教又記錄律文其經論之未盡錄者補錄之已記者則為之校正果爾則三藏之結集不局於有部矣佛元二千二百九十七年施婆那博士於西北印掘得迦膩色迦王供養之舍利函刻有王名又云「納受說一切有部眾」據此王之特信說一切有部確無可疑藏傳則後人想像之辭耳!時所集者依《西域記》乃三藏之釋論《智論》謂「脇尊者作四阿含之優波提舍大行於世」龐然鉅作以集多數人編輯成之為近似脇尊者應即發起人也今之《大毘婆沙論》有「昔迦膩色迦王時」之言則本論又經後人修補之矣《大毘婆沙論》乃《發智》之釋論其編纂之動機實感於異說之相脅《發智》學者得王之護持乃釋「論」以裁正眾說凡有部別系同系諸師悉致破斥於譬喻者及分別論者尤為其彈斥之的論成說一切有義大成一時呈隆盛之勢然說一切實有至此而極機械之分析亦於此而極盛之極即衰之始也如以五根為世第一法犢子經量舊阿毘達磨師並同古義本就總聚而約特勝以標名《發智論》自分析之見地以五根為但心所也改立心心所法為世第一法《婆沙》則更論及隨心行之「得」等以之抉擇論門自極繁廣《婆沙論》陷於極端之多元實在論聞經說「得無學聖法」即立一能得之「得」聞法生法滅即立一生法滅法之「生」「滅」然「得」復待得「生」亦由生乃不得不立「得得」「生生」以通之則經所未聞也(大眾經有之)若即此意而極論之則得得不已生生無窮乃創連環論法以通之如「得」能得於法此「得」別有「得得」得之此「得得」還為彼「得」所得「得」與「得得」相為因果乃若可通若以譬喻分別論者之見衡之則不啻作繭自縛也高深不在繁瑣「阿毘達磨」之教權求其持久蓋亦難矣!

《大毘婆沙論》之編纂集眾五百傳以世友法救妙音覺天為四大評家此未必爾論解三世一切有有四家所說不同學者即因之誤傳如覺天等學近譬喻者妙音乃西方師之先賢論中力事破斥此乃一切有系之異師非迦濕彌羅之《發智》學者安見其為評家也!世友立說近《發智》然「滅定有心」與譬喻師同自道安以來並稱世友為菩薩是否即婆沙會中之上座疑亦因婆沙取世友「依用立世」而誤會成之至稱其志在大道未證聖果則效顰王舍結集之阿難毘舍離結集之曲安非事實也參與此會者《西域記》僅記世友一人為菩薩《世親傳》則羅漢菩薩各五百人藏傳又增世學五百人藏傳世友為五千大乘僧之長富樓那迦為五千小乘僧之長:凡此並當時流行大乘之徵以《婆沙》之思想論之吾寧從龍樹之說出「迦旃延尼子弟子輩」之手從事《毘婆沙》之編纂中《世親傳》謂「馬鳴著文十二年而成」馬鳴生值其時為之潤文或有之然非婆沙師也

第三節 佛化雕刻之發達

於此漫長之時期中南印聲聞佛教之情況全付諸黑暗不復能詳惟時佛化雕刻之風頗為流行其影響於佛教實深且鉅也出世解脫之道泊然而足知苦則厭在忘情以覺滅音樂美術之類易為道障以是音聲之吟哦歌伎之觀聽華鬘之嚴飾概非比丘所應行即俗人以歌舞伎樂為業佛亦不以為然樸而無欲質而不文頗類道墨之說舊傳佛世祇洹畫天王夜叉之像僅見於《有部律》疑亦後出迦王作石柱柱頭之浮雕僅有佛化之象徵物佛像之雕刻則始於熏迦王朝佛化雕刻之初常以法輪菩提樹等表象佛陀無有作人體者最初雕刻之佛像據今所已發現者薩特那之立像時為佛元二百六十五年其像蓋取法夜叉像而改造成之如南印秣羅矩吒(馬都拉)所發現之佛像皆其類也早期之佛像頂無肉髻坐則多以獅子為主夜叉本達羅維荼民族之神以雄健著於佛教為護法神即金剛力士是際達羅維荼民族文化發揚之時流行佛像而佛像即取法於夜叉其意味之深長為何如!此雕像之風自南而漸入北印成所謂犍陀羅式佛像有肉髻蓮華作座者多比於中南印者之雄渾勇健微嫌纖弱而輕盈活動則過之時南印摩臘婆之佛教亦盛行雕刻如迦利那西克阿闍思陀等洞之雕刻阿摩羅婆提塔婆之雕刻此等雖經後世之修改然最古部分約成於佛元三世紀頃其中迦梨及阿摩羅婆提之建築屬大眾部那西克洞屬賢胄部皆由其刻文知之阿闍思陀之石刻有觀音文殊像殆大乘學者為之又頻闍耶山北有石塔門石欄等有「本生談」及化跡之雕刻考者謂作於阿恕迦王不遠之時云

佛像始於佛世優填王以久不見佛造旃檀佛像舊有其說亞歷山大入侵遺希臘式之石像於貢大拉印度之石像及佛像似起源甚早然阿恕迦王建塔以供舍利(其作用與造像同)立柱以紀聖蹟布教令未聞作佛像之浮雕(平面半立體全立體三式)南印度有鄔馱衍尼(優禪尼)者即今之印度爾與優填之音正合該地大小乘並盛優填王造像之說或起於此!解脫之佛教忘情達本崇高之理智生活足以安心然去佛日遠釋尊悲智之格化漸難為世人所喻感情之信仰油然而興南印之達羅維荼民族富神秘好象徵北印之希臘人塞人等亦各有其所崇之神像求其不自聲色門中入直承古聖之教勢有所難佛化雕刻之風行非偶然也情感之象教盛雄渾樸質之風失而後即情以達智即智以化情情智融合之大乘亦應時而興佛像既陳一則求其麗飾一則望其呵護思想為之一變浸漸而流為神鬼之崇拜此豈創始者所及料耶?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 上一卷 下一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