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住毘婆沙論

十住毘婆沙論卷第九

四法品第十九

如所說得三十二相諸業菩薩應一心修習修如此三十二相業以慧為本是故

退失慧四法
菩薩應遠離
得慧四種法
應常修習行

有四法能退失慧菩薩所應遠離復有四得慧法應常修習何等四法失慧一不敬法及說法者二於要法祕匿悋惜三樂法者為作障礙壞其聽心四懷憍慢自高卑人何等四法得慧一恭敬法及說法者二如所聞法及所讀誦為他人說其心清淨不求利養三知從多聞得智慧故勤求不息如救頭然四如所聞法受持不忘貴如說行不貴言說是為四若人不壞諸善根者是人能捨失慧四法能行得慧四法是故求增益智慧者如偈說

食善根四法
菩薩應遠離
增善根四法
菩薩應修習

何等是侵食善根四法一懷憍慢貪求世事二著利養出入諸家三起憎嫉謗諸菩薩四未聞經聞不信受何等是增長善根四法一所未聞經求之無厭所謂六波羅蜜菩薩藏二於眾生除憍慢心謙遜下下三如法得財趣足而已離諸邪命樂行四聖種行四於他罪若實不實無有刺譏不求人短若於法中有所不達心不違逆以佛為證佛是一切智其法無量隨宜而說非我所知如是增益善根四法非諂曲者所能成就是故

菩薩應遠離
諂曲相四法
應常修習行
直心相四法

在家出家菩薩應遠離四諂曲法如曲木在稠林難可得出如是世間有佛弟子雖入佛法不能得出生死深林何等為四一於佛法懷疑不信無有定心二於眾生憍慢瞋恨三於他利心生貪嫉四毀謗菩薩惡聲流布是為四何等是四直心相一者有罪即時發露無所隱藏悔過除滅行無悔道二者若以實語失於王位及諸財寶猶不妄語口未曾說輕人之言三者若人惡口罵詈輕賤譏謗繫閉鞭杖考掠等罪但怨前身不咎於他信業果報心無恚恨四者安住信功德中諸佛妙法甚難信解心清淨故皆能信受敗壞菩薩行四諂曲調和菩薩有四直行是故菩薩欲不行諂曲相欲行直心如說

應捨離四種
敗壞菩薩法
應修習四種
調和菩薩法

云何名為四敗壞菩薩法一多聞而戲調不隨法行二於教化而生戲論不敬順和尚阿闍梨三者不能消人信施毀壞防制而受供養四者不敬柔善菩薩心懷憍慢是為四云何名為四調和菩薩法一常樂聞所未聞法聞已能如所說行依法依義依如說行二隨順義趣不惑言辭調和易化於師事中用意施作三不失戒定清淨活命四於調和菩薩生恭敬心隨順情重破憍慢心求其功德復次菩薩有四種錯謬常於此中求菩薩短是名敗壞菩薩若能親近四種善道是名調和菩薩如偈說

菩薩應遠離
四種菩薩謬
菩薩應修習
四種菩薩道

何謂菩薩四種錯謬一於非器眾生說甚深法是名錯謬二樂深大法者為說小乘是名錯謬三於正行道者持戒善心輕慢不敬是名錯謬四於未成就者未可信而信攝破戒惡人以為親善是名錯謬何等為四種菩薩道一於一切眾生行平等心二以善法教化一切三等為一切眾生說法四以正行行於一切眾生若常行菩薩四種錯謬不樂思惟諸法不勤修習善法則是像菩薩是故

諸菩薩法中
四種像菩薩
佛說如是法
一一應遠離

何等為四一貪重利養不貴於法二但為名譽不求功德三求欲自樂不念眾生四貪樂眷屬不樂遠離是為四問曰像菩薩法云何可捨答曰若菩薩應修菩薩初行功德是則能離像菩薩法是故菩薩若欲離像菩薩法如偈說

初行四功德
精勤令得生
生已令增長
增長已當護

何等為四一者信解空法亦信業果報二者樂無我法而於一切眾生生大悲心三者心在涅槃而行在生死四者布施為欲成就眾生而不求果報若人欲生菩薩初行四功德增長守護者當親近善知識如偈說

菩薩當親近
四種善知識
亦應當遠離
四種惡知識

菩薩愛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應當親近恭敬供養四種善知識當深遠離四種惡知識何等為四種善知識一於來求者生賢友想以能助成無上道故二於說法者生善知識想以能助成多聞智慧故三稱讚出家者生善知識想以能助成一切善根故四於諸佛世尊生善知識想以能助成一切佛法故何等為四種惡知識一求辟支佛乘心樂少欲少事二求聲聞乘比丘樂坐禪者三好讀外道路伽耶經莊嚴文頌巧問答者四所親近者得世間利不得法利是故菩薩應親近四善知識遠離四惡知識若菩薩能遠離四惡知識親近四善知識者則得四廣大藏過一切魔事法能生無量福德盡能攝取一切善法問曰何等是菩薩大藏法何等是能過一切魔事法何等是能生無量福德法何等是能攝取一切善法答曰

諸菩薩有四
廣大藏妙法
四攝諸善法
菩提心為先

何等為四一得值佛二得聞六波羅蜜三於說法者心無瞋閡四以不放逸心樂住阿練若處是為四大藏能過一切魔者有四法何等四一不捨菩提心二於一切眾生心無瞋礙三覺知一切諸見四於諸菩薩心無憍慢是為四得無量福德法復有四法何等為四一於法施無所悕求二於破戒惡人生大悲心三於教眾生中發無上菩提四於下劣眾生而行忍辱是為四攝一切善法者有四法何等為四一於空閑不現矯異常行二行四攝法不求恩報三不惜身命護持正法四種諸善根時以菩提心為先是為四是一一四法皆應廣解於文煩多故不廣今如佛所說以偈略解若菩薩欲得諸菩薩藏欲過一切魔事欲攝一切善法者皆當遠離

二空繫二縛
二障二垢法
二瘡及二坑
二燒二病法

若菩薩欲得諸菩薩藏等功德者應當遠離是諸二法何等為二空繫法一貪著應路伽耶等經二嚴飾衣鉢二縛者一著諸見縛二貪名利縛二障法者一親近白衣二疎遠善人二垢法者一忍受諸煩惱二樂諸檀越知識二瘡法者一見他人過二自藏其過二坑法者一毀壞正法二破戒受供二燒法者一以穢濁心而著袈裟二受淨戒者供給出家之人有二病難治一憎上慢人自謂能降伏心二求大乘者沮壞其意若菩薩遠離如是等法更有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則能疾得又得諸佛辟支佛阿羅漢之所稱歎問曰何等法是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何等是諸佛辟支佛阿羅漢之所稱歎答曰

能行四諦相
疾得佛菩提
又行四法者
三聖所稱歎

何等為四諦相一求一切善法故勤行精進二若聽受讀誦經法如所說行三厭離三界如殺人處常求免出四為利益安樂一切眾生故自利其心諦名真實不誑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名為不虛復有四法為三聖稱歎何等為四一乃至失命不為惡事二常行法施三受法常一其心四若生染心即能正觀染心起染因緣是染根者何名為染何者是染於何事起誰生是染如是正憶念知虛妄無實無有決定信解諸法空故無所有法故如是正觀染因緣故不起諸惡業餘一切煩惱亦如是觀菩薩得是大人所稱歎法離諸惡煩惱業故心則具足捨心者如說

具足於捨心
求世出世利
求此諸利時
心無有厭倦

是菩薩具足捨法欲行法施行財施利益眾生故若求世間出世間諸利未得時心無疲懈世間利者善解世間經書技藝方術巧便等出世間利者諸無漏根力覺道法如說

如是求二利
心無有疲懈
以無疲懈故
能得諸深法
因從求經書
而能得智慧
具足知世間
最上第一法

無疲懈者疲懈名厭惡所學若無厭惡則心無疲倦若無疲倦則求諸經藝醫方技術禮儀法則皆無疲倦無疲倦故則得智慧具足深知世間宜法世間法者方俗所宜隨世間心世間治法皆悉能知是故能知上中下眾生隨宜而引導善解世間事深有慚愧心隨宜引導者於上中下者各有所宜慚愧者自恥所行名為慚因他生恥名為愧有人以自作而羞見他而愧世間法中愧為先用如經說二清白法護持世間所謂慚愧如偈說

隨人有愧時
知法知罪福
無愧善人遠
無惡而不作

問曰何故慇懃教菩薩善知世間宜法答曰菩薩若知世間法者則於眾生易相悅入化導其心令住大乘若不知世法乃至不能教化一人是故世間法者則是教化眾生方便之道菩薩如是知世間法具足慚愧心如說

加惡而敬養
何況利己者
有愧有恭敬
不輕笑善者

是菩薩愧心多故於諸惡人尚能恭敬供養迎送問訊何況善人能利於我有功德者有愧恭敬二心故於諸賢善少知識者而不輕慢作是念有功德者自隱於世如灰覆火鄙薄世法不應輕賤若我以小因緣而輕賤者即便得罪復次

凡諸有所作
雖難能究竟
則於世間中
亦是不退相

是菩薩凡有所作若起塔寺若設大會若救罪人如是等一切世間諸難事中心無廢退所造未成要以種種諸方便力身口心力令得成就不但佛法有不退轉世間事中亦有不退轉相問曰以何因緣能成此事答曰有堪忍力者則能究竟如說

得大堪忍力
深供養諸佛
隨佛所教化
皆悉能受持

菩薩得堪忍力故以是力於諸佛供養敬禮隨宜供奉衣服飲食等又佛教化若持戒禪定若降伏心意若實觀諸法於是事中用堪任力如人得利刀宜應有益中用不於無益中用如說

以信悲慈捨
堪受無疲厭
又能知義趣
引導眾生心
愧堪受第一
深供養諸佛
住佛所說中
正行此十法
能淨治初地
是則菩薩道

若菩薩以信為始後住佛故則能淨治初地是十法中以信為初信名於諸佛法因緣中心得決定又加好樂何以故是菩薩心性清淨故得深根信力有信力故於眾生中而生悲心作是念一切諸佛法以大悲為本我今一心好樂佛法是故於眾生中應生悲心此悲漸增則成大悲得大悲故於眾生中則生慈心作是念我應隨力利益眾生則成實悲行慈利眾生時即能行捨內外所有皆能施與作是念如我是物為欲利益安樂眾生則成實慈又諸眾生信受我語為欲行捨求利財物故堪受種種諸苦惱事作是念若有疲厭則於世間技藝經書田作工巧諸求財利因緣則無所獲是故應於世間技藝經書等無有疲厭以堪受故能知義趣作是念世間經書以義為味若人善知經書義味則於世間法悉能通了能通了故則能引導上中下眾生作是念若人無有慚愧則不能令眾生歡喜為令歡喜故當行慚愧作是念若無堪受則不成世間出世間利有堪受故則能引導一切眾生皆令歡喜心歡喜故信受我語以信受故勤行方便而作唱導作是念若眾生供養佛者則多所利益欲令眾生供養佛故即自一心供養於佛及形像舍利眾生信受則便隨效供養於佛種人天因緣住於三乘菩薩如是次行十法則能淨治初地

念佛品第二十

菩薩於初地究竟所行處自以善根力能見數百佛菩薩如是降伏其心深愛佛道如所聞初地行具足究竟自以善根福德力故能見十方現在諸佛皆在目前問曰但以善根福德力故得見諸佛為更有餘法耶答曰

佛為跋陀婆
所說深三昧
得是三昧寶
能得見諸佛

跋陀婆羅是在家菩薩能行頭陀佛為是菩薩說般舟三昧經般舟三昧名見諸佛現前菩薩得是大寶三昧雖未得天眼天耳而能得見十方諸佛亦聞諸佛所說經法問曰是三昧者當以何道可得答曰

當念於諸佛
處在大眾中
三十二相具
八十好嚴身

行者以是三昧念諸佛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莊嚴其身比丘親近諸天供養為諸大眾恭敬圍繞專心憶念取諸佛相又念諸佛是大願者成就大悲而不斷絕具足大慈深安眾生行於大喜滿一切願行於捨心捨離憎愛不捨眾生行於諦處常不欺誑行於捨處淨除慳垢行於善處其心善寂行於慧處得大智慧具行檀波羅蜜為法施主具行尸羅波羅蜜戒行清淨具行羼提波羅蜜能忍如地具行毘梨耶波羅蜜精進超絕具行禪波羅蜜滅諸定障具行般若波羅蜜破智慧障閡手足輪相能轉法輪足安立相安住諸法手足網縵相滅諸煩惱七處滿相諸功德滿手足柔軟相說柔和法纖長指相長夜修集諸善妙法足跟廣相眼廣學廣大直身相說大直道足趺高相一切中高毛上旋相能令眾生住上妙法伊泥鹿𨄔𨄔𦟛漸麁臂長過膝相臂如金關陰馬藏相有法寶藏身金色相有無量色皮細薄相說細妙法一一毛相示一相法白毫莊嚴面相樂觀佛面無厭師子上身相如師子無畏肩圓大相善分別五陰腋下滿相滿大善根得味味相具足寂滅味方身相破生死畏肉髻相頭未嘗低敬舌大相色如真珊瑚能自覆面梵音相身相至梵天師子頰車相肩廣相能破外道齒齊相行清白禪齒平等相平等心於一切眾生齒密緻相離諸貪著四十齒相具足四十不共法紺青眼相慈心視眾生牛王睫相睫長不亂得希有色樂見無厭以此三十二相莊嚴其身八十種好間錯映發福德具足威力殊絕名聞流布戒香塗身世法所不動諸煩惱所不染惡言所不污遊戲諸神通諸佛如是威力猛盛無敢當者以慧說法如師子吼如意自在以精進力破諸癡闇以大光明普照天地諸問答中最無有上一切仰瞻無下觀者常以慈心觀察眾生念如大海定如須彌忍辱如地增長眾主所種福德如水滋潤能生眾生諸善根力如風開發成就眾生如火熟物智慧無邊猶如虛空普雨大法如大密雲不染世法猶如蓮華破外道師如師子搏鹿能舉重擔如大象王能導大眾如大牛王眷屬清淨如轉輪王世間最上如大梵王可愛可樂如清天明月普照能然猶如朗日與諸眾生安樂因緣猶如仁父憐愍眾生隨宜將護猶如慈母所行清淨如天真金有大勢力如天帝釋勤利世間如護世主治煩惱病猶如醫王救諸衰患猶如親族積諸功德如大庫藏其戒無量其定無邊其慧無稱解脫無等解脫知見無等等於一切事最無有比一切世間最無上故名第一人成大法故名為大人如是菩薩以大人相念觀諸佛是諸佛者於無量無邊百千萬億不可思議不可計劫修習功德善能守護身口意業於過去未來現在無為不可說五藏法中悉斷諸疑定答分別答反問答置答於四問答無有錯謬善說根力覺道念處正勤如意三十七助道法善能分別無明諸行識名色六入觸受愛取有生老死因果於眼色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意法無所繫著善說九部經法所謂修多羅岐夜授記伽陀憂陀那尼陀那如是諸經斐肥儸未曾有經不為貪欲瞋恚愚癡憍慢身見邊見邪見見取戒取疑諸使所使不為無信無慚愧諂曲戲調放逸懈怠睡眠瞋恨慳嫉諸惱所侵知見苦斷集證滅修道可去已去可見已見所作已辦盡破怨賊具足諸願是世間尊是世間父是世間主是善來善去善意善寂善滅善解脫者在無量無邊十方恒河沙等世間中住如現在前菩薩又應以八十種好念觀諸佛甲色鮮赤行清白法甲隆而大生在大家甲色潤澤深愛眾生指圓纖長其行深遠指肉充滿善根充滿指漸次而長次第集諸佛法脈覆不見不覆身口意念脈無麁結破煩惱結踝平不現不隱藏法足不邪曲度墮邪眾行如師子是人中師子行如象王是人象王行如鵝王高飛如鴻行如牛王人中最尊行時右旋善說正道身不僂曲心常不曲身堅而直讚堅牢戒身漸次大次第說法普身諸分大而端嚴善能解說大妙功德身相具足具足法者足步間等等心眾生其身淨潔三業清淨身膚細軟心性自軟身離塵垢善見離垢身不縮沒心常不沒身無邊量善根無量肌肉緊密永斷後身支節分明善說十二因緣分別明了身色無闇知見無闇腹圓周滿弟子行具腹淨鮮潔善能了知生死過惡腹不高出破憍慢山腹平不現說平等法臍圓而深通甚深法臍畫右旋弟子順教身遍端嚴弟子遍淨威儀鮮潔心淨無比身無點子無黑印法手濡勝兜羅綿受化者身輕如毛手畫文深威儀深重手畫文長觀受法者長遠後事手畫潤澤捨親愛潤得大道果面貌不長結戒有開脣赤如頻婆果見一切世間如鏡中像舌柔而軟先以軟語度脫眾生舌薄而廣功德純厚舌赤如深紅凡夫心難解佛法令解聲如雷震不畏雷聲其聲和柔說柔軟法四牙圓直說直道法四牙俱利度利根者四牙鮮白清白第一四牙齊等住戒平地牙漸次細漸次說四諦法鼻高隆直住智高山鼻中清淨弟子清白眼廣而長智慧廣遠睫不希踈善擇眾生眼白黑鮮淨如青蓮華葉天人婇女以好眼敬禮眉高而長名聞遠流眉毛潤澤善知軟法耳等相似聞法者等耳根不壞度不壞心眾生額平而好善離諸見額廣無妨廣破外道頭分具足善具大願髮色如黑蜂轉五欲樂髮厚而緻結使已盡美髮柔軟軟利智者能知法味髮不散亂言常不亂髮潤而澤常無麁言髮有美香以七覺意香華隨宜化導髮中有德字安字喜字手足中亦有德字安字喜字菩薩如是應念諸佛處在大眾講說正法坐師子座其座以琉璃雜寶為脚以真珊瑚妙赤真珠以為枕金薄幃帳柔軟滑澤種種天衣以為敷具以寶師子赤金為身虎珀為眼車𤦲為尾珊瑚為舌白金剛為四牙真白銀為髮毛髮長廣具足其床在此四師子上大象王牙以為凭机其承足机眾寶所成為諸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之所敬禮諸佛如是在此床上著竭支泥洹僧不高不下覆身三分周匝齊整著淺色袈裟條數分明不高不下亦不參差處八大聖莊嚴眾中人天大會龍金翅鳥俱共聽法心無瞋恨一切大眾深心慚愧敬愛於佛皆共一心聽佛所說受持思惟如所說行專心聽受心清淨故能障諸蓋一切大眾瞻仰如來無有厭足衣毛皆竪泣淚心熱或有大喜有如是者則知其人心得清淨寂默湛然如入禪定無愛無恚心無餘緣有大悲相慈愍眾生欲救一切心不諂曲寂滅清淨分別好醜有大志量不沒不縮不高不下佛悉瞻見處在如是大眾說法易解易了樂聞無厭音深不散柔軟悅耳從臍而出咽喉舌根鼻顙上齗齒脣氣激變成音句柔軟悅耳如大密雲雷聲隱震如大海中猛風激浪如大梵天音聲引導可度眾生離眉眼脣可呵語法言不闕少又不煩重所說無疑言必利益無有誑語可破語等離如是過遠近等聞四種問難隨意能答開示四諦令得四果建立義端因緣結句語言法則皆悉具足種種所說事義易了所宣分明不故隱曲言不卒疾又不遲緩始終相稱無能難者以如是語敷演說法初中後善有義有利唯法具足能令眾生得今世報無有時節可得甞試能滿所願深妙智者以內可知能滅眾生三毒猛火能除一切身口意罪善能開示戒定慧品初以名字後令知義而生歡喜從喜生樂從樂生定從定生如實智從如實智生厭離從厭離滅結使滅結使故得解脫如是能令此法次第善能開示諦捨滅慧四處能示眾生令滿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波羅蜜能令眾生次第得至喜地淨地明地炎地難勝現前深遠不動善慧法雲能分別聲聞乘辟支佛乘大乘能令證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果能令成就人天之中所有富樂是為一切第一利益諸功德藏如是正心憶念諸佛在閑靜處除却貪欲瞋恚睡眠疑悔調戲一心專念不生障礙失定之心以如是心專念諸佛若心沒當起若散當攝并見大眾常如現前未入定時常應稱讚相好二事以偈歎佛令心調習如此偈說

世尊諸相好
何業因緣得
我以相及業
稱讚於大聖
足相千輻輪
清淨眷屬施
以是因緣故
賢聖眾圍繞
足下安立相
受善持不失
是故魔軍眾
不能得毀壞
手足指網縵
身相紫金色
善行攝法故
大眾自然伏
手足極柔軟
身相七處滿
隨意食施故
多得自然供
長指廣脚跟
身𦟛大直相
離殺因緣故
乃至於劫壽
毛上向右旋
足趺隆高相
常進諸善事
故得不退法
伊泥鹿𨄔相
常樂讀誦經
為人說法故
疾得無上道
修臂下過膝
一切所有物
求者無悋惜
隨意化導人
陰藏功德藏
善知離散故
多得人天眾
淨慧眼為子
薄皮耀金光
妙衣堂閣施
故多得妙衣
清淨房樓觀
一孔一毛生
眉間白毫峙
常為最上護
故於三界尊
身上如師子
兩肩圓而滿
常行人愛語
無有違反者
腋滿知味相
病施醫藥故
人天皆敬愛
身無有疾病
身圓肉髻相
和悅心施福
勸化剛強者
法王中自在
迦陵頻伽音
廣舌聲如梵
所言常軟實
得大聖八音
先加以思慮
後言必有實
故得師子相
見者皆信伏
齒白齊密相
所曾供養者
後常不輕故
眷屬心和同
上下四十齒
密緻不疎漏
無讒不妄語
徒眾不可破
眼黑青白明
睫相如牛王
慈心和視故
觀者無厭足
雖轉輪聖王
典主四天下
有是諸相好
光明不如佛
我所稱歎說
諸相好功德
願令一切人
心淨常安樂

菩薩又應以八十種好念諸佛如此偈說

諸佛有妙好
八十莊嚴身
汝等應歡喜
一心聽我說
世尊圓纖指
其甲紫紅色
隆高有潤澤
所有無有量
脈平踝不現
雙足無邪曲
行如師子王
威望無等比
行時身右旋
安庠有儀雅
方身分次第
端嚴可愛樂
身堅極柔軟
支節甚分明
行時不逶迤
諸根悉充滿
肌體極密緻
鮮明甚清淨
身形甚端雅
無有可呵處
腹圓不高現
臍深而無孔
其文右向旋
威儀甚清淨
身無有疵點
手足極柔軟
其文深且長
修直有潤色
舌薄面不長
牙白圓纖利
脣色頻婆果
音深若鴻王
鼻隆眼明淨
睫緻而不亂
眉高毛柔軟
端直不邪曲
眉毛齊而整
善知諸法過
眉毛色潤澤
善度潤眾生
耳滿長而等
不壞甚可愛
額廣而齊正
頭相皆具足
髮緻而不亂
如黑蜂王色
清淨而香潔
中有三種相

是名八十種好以此八十種好間雜莊嚴三十二相若人不念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讚歎佛身者是則永失今世後世利樂因緣

十住毘婆沙論卷第九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