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

第十四章 其餘論書略述

第一節 阿毘達磨俱舍論的宏傳

世親(Vasubandhu)的《俱舍論》雖受到眾賢(Saṃghabhadra)《順正理論》的彈斥但阿毘達磨或可說聲聞論義以後全由《俱舍論》而延續宏傳《俱舍論》對佛教界的影響是值得特別重視的!《俱舍論》總攝了說一切有部阿毘達磨的勝義經部譬喻師的要義也在與說一切有部的論辯中充分表達出來《俱舍論》可說綜貫了說一切有部與經部聲聞乘法雖各部都有特色而惟有這兩部不但有深厚的哲理基礎並有精密的論理所以在一般人看來《俱舍論》代表了這——三世有與現在有的兩派這部論該括了兩派所以說一切有部與經部的論書反而不為人所重視(後來也沒有傳入西藏)而《俱舍論》卻成為大小內外學眾的研究對象《俱舍論》的價值從後代研究的隆盛情形也可以推想出來

世親從小入大對佛法的各方面幾乎都有精深獨到的著述門下有重阿毘達磨(《俱舍論》)的或重因明的或重律儀的或重般若的或重唯識的:真是龍象輩出學有專長!《阿毘達磨俱舍論》由世親門下的研習而宏傳下來注疏不少由於以《俱舍論》為重所以對《順正理論》都採取反駁的立場《俱舍論》大行《順正理論》也就相形見絀了!世親以後的《俱舍論釋》依中國古代所傳而知的有三部:

1.安惠《俱舍論實義疏》:這是燉煌發現本編入《大正藏》一五六一號共五卷僅四千餘字論初注說:「總有二萬八千偈」可見是一部廣論五卷本不過摘述點滴而已這部論古代就有傳說如《俱舍論(光)記》卷一大正四一.二二上說:

「安慧菩薩俱舍釋中救云:眾賢論師不得世親阿闍黎意輒彈等字亂心不亂心此是散位一對無心有心此是定位一對亂心等等取不亂心散自相似無心等等取有心定自相似故此等字通於兩處顯頌善巧」

據西藏所傳:安慧(Sthiramati)年七歲就來世親座下作弟子在世親門下為精通大(《集論》)小(《俱舍論》)阿毘達磨特重阿毘達磨的大師所作的《俱舍論釋》西藏現存名《俱舍論真實義釋》梵本也已經發現

2.德慧《隨相論》:陳真諦(Paramârtha)譯《隨相論》一卷德慧(Guṇamati)造是《俱舍論.智品》十六行相的義釋《論》末說:「十六諦義出隨相論釋」可見《隨相論》是《俱舍論釋》的全稱而真諦所譯的僅為論中解十六行相的一部分據西藏所傳:德慧是德光(Guṇaprabha)的弟子造有《俱舍論》的註釋與護法(Dharmapāla)的時代相當但據《成唯識論述記》德慧是「安慧之師」

3.世友《俱舍釋》:如《俱舍論(光)記》卷二大正四一.三七中說:

「和須蜜俱舍釋中云:是室利邏多解彼師意說:入定方有輕安或是輕安風正理(論)不破者言中不違故不破也」

據西藏所傳:世友(Vasumitra)為《俱舍論》的大學者造有《俱舍論釋》受到北方摩訶釋迦婆羅王(Mahāśākyabala)的尊敬與陳那(Diṅnāga)的弟子法稱(Dharmakīrti)同時世友的《俱舍論釋》漢藏都沒有傳譯

除上三部外西藏所譯而現存的還有好幾部:1.世親弟子被稱為因明泰斗的陳那造有《阿毘達磨俱舍論心髓燈疏》2.稱友(Yaśomitra)有《阿毘達磨俱舍論釋》稱友與戒賢(Śīlabhadra)同時還有梵本存在3.滿增(Pūrṇavardhana)造《阿毘達磨俱舍廣釋隨相論》4.寂天(Śāntideva)造《阿毘達磨俱舍釋廣釋要用論》據西藏所傳:稱友屬於世友系滿增屬於安慧系值得注意的:漢譯的德慧釋名《隨相論釋》而滿增所造的也名《廣釋隨相論》而一向有德慧為「安慧之師」的傳說所以德慧應該是世親的弟子安慧的年齡較輕也許曾從德慧修學滿增是繼承安慧阿毘達磨的學者也就與德慧論有關這些《俱舍論》釋都是西元五六世紀的作品印度有這麼多的《俱舍論》釋可想見《俱舍論》盛行的一斑

《俱舍論》在印度的傳宏始終不衰《俱舍論》已成為佛學的重要部門代表了初期佛法的精髓修學佛法的幾乎沒有不學習《俱舍論》的唐義淨於咸亨三年(西元六七二年)西遊在印度所見所聞的也還是這樣如玄照的「沈情俱舍」道琳的「注情俱舍」智弘的「既解俱舍」無行的「研味俱舍」法朗的「聽俱舍之幽宗」這一學風傳入西藏《俱舍論》為五大部之一為學法者必修的要典

第二節 說一切有部的論書

說一切有部的化區非常廣大大論師也歷代多有論書的部類當然也就很多的了除上面所說到的或曾譯傳來中國的而外多數是泯沒無聞了玄奘去印度遊學知道的或曾經修學的略錄如下:

1.佛使(Buddhadāsa):佛使造有說一切有部的《大毘婆沙論》如《大唐西域記》卷五大正五一.八九七上說:

「阿耶穆佉國……臨殑伽河岸……其側伽藍……臺閣宏麗奇製鬱起是昔佛陀馱娑(唐言覺使)論師於此製說一切有部《大毘婆沙論》」

從《大唐西域記》看來造論而名毘婆沙的不在少數毘婆沙只是廣說廣釋並不限於傳說五百阿羅漢所結集的佛使所造的屬於說一切有部西藏傳說:佛使是無著(Asaṅga)的弟子晚年宏法於西方(西印度)玄奘在羯若鞠闍國(Kanyakubja)時曾從毘黎耶犀那(Vīryasena「讀佛使毘婆沙」佛使的論書似乎多流行於恆河上流

2.德光(Guṇaprabha):德光作《辯真論》如《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二大正五〇.二三二下說:

「秣底補羅國其王戍陀羅種也伽藍十餘所僧八百餘人皆學小乘一切有部大城南四五里有小伽藍僧徒五十餘人昔瞿拏鉢剌婆(唐言德光)論師於此作辯真等論凡百餘部論師是鉢伐多國人本習大乘後退學小乘」

德光所作的《辯真論》玄奘曾受學如《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二大正五〇.二三三上說:

「秣底補羅國……其國有大德名蜜多斯那年九十即德光論師弟子……就學薩婆多部坦埵三弟鑠論(唐言辯真論二萬五千頌德光所造也)隨發智論等」

德光的《辯真論》是二萬五千頌的大論玄奘所學的還有《隨發智論》雖不明作者是誰但就文意來說也極可能是德光所作的秣底補羅(Matipura)為說一切有部的化區眾賢(Saṃghabhadra無垢友(Vimalamitra都在此國去世德光也在此造論玄奘傳說:德光本是學大乘的後「因覽毘婆沙論退業而學小乘作數十部論破大乘綱紀成小乘執著」有德光上升兜率見彌勒(Maitreya)而不拜的傳說玄奘以德光為反大乘者因而有不利德光的傳說但據西藏所傳:德光為世親(Vasubandhu)弟子精通聲聞三藏及大乘經持阿毘達磨傳說他暗誦(自宗及異部)十萬部律特重律儀領導的清淨僧團如早期諸阿羅漢護持的一樣德光實為世親門下的重律學派西藏的律學就以德光為宗當時的經部學對大乘瑜伽來說等於為回小入大作準備聲氣互相呼應而德光重說一切有部律說一切有部阿毘達磨無論是義理與事行都不免與大乘瑜伽學小有隔礙這就是玄奘所傳德光退大學小破大執小的原因了

3.索建地羅(Skandhila):或作塞建地羅義譯為悟入就是眾賢的師長傳說世親去迦溼彌羅(Kaśmīra學習毘婆沙時曾親近悟入悟入是當時的毘婆沙師《大唐西域記》卷三大正五一.八八七下說:

「迦溼彌羅國……佛牙伽藍東十餘里北山崖間有小伽藍是昔索建地羅大論師於此作《眾事分毘婆沙論》」

悟入為迦溼彌羅論師《眾事分》就是世友(Vasumitra)《品類論》這是被尊為六足之一受到阿毘達磨西方系所推重的論書悟入為《眾事分》作《毘婆沙論》可說是面對說一切有部阿毘達磨論宗的不利環境(經部與瑜伽大乘呼應評破說一切有部)而謀東西二系的協調以一致抗外維護自宗的作品《眾事分毘婆沙論》雖沒有傳譯而悟入為法的苦心在另一作品——《入阿毘達磨論》中表現出來《入阿毘達磨論》玄奘於顯慶三年(西元六五八年)譯出分二卷《入論》的思想當然是毘婆沙師的但組織內容特別是心相應行煩惱與智存有《品類論.辯五事品》的特色《論》說無表色為:「無表色相續轉亦有無表唯一剎那依總種類故說相續」這是會通《雜心論》的關於非擇滅:「謂有別法畢竟障礙未來法生」與眾賢所說相同應為當時毘婆沙師的正義對不相應行法力主非實有不可對經部義也多予拒斥如說:「有劣慧者未親承事無倒解釋佛語諸師故於心所迷謬誹撥:或說唯三或全非有」《入論》的分類法比較特殊如《論》卷上大正二八.九八〇下說:

「善逝宗有八句義:一色二受三想四行五識六虛空七擇滅八非擇滅此總攝一切義」

五蘊及三無為分立八句義可說是新的建立這也許對當時外道盛行的六句義十句義等而方便安立的吧!

4.伊溼伐邏(Īśvara):《大唐西域記》卷二大正五一.八八一中說:

「健馱羅國……跋虜沙城北……其側伽藍五十餘僧並小乘學也昔伊溼伐邏(唐言自在)論師於此製《阿毘達磨明燈論》」

論師的事跡論書的內容都無可稽考從地區與論名來說大概是阿毘達磨健陀羅系的作品「明證」或作「明燈」晚期的論書每有稱為「燈」的是顯了的意思

5.日胄(Sūryavarman):玄奘在羯若鞠闍國曾從毘黎耶犀那(精進軍)學「日胄毘婆沙記」其他的事跡也不詳

第三節 餘部的論書

聲聞部派的論書傳譯於我國的以說一切有部的為最多這不但地勢鄰近在部派佛教中也唯有說一切有部特別重視論部說一切有部以外的如分別說者犢子正量部等論書本書已略有論及傳譯及傳說的還有幾部也附記於此

1.大眾部論書:《大唐西域記》卷三大正五一.八八八上說:

「迦溼彌羅國……大河北接山南至大眾部伽藍僧徒百餘人昔佛地羅唐言覺取論師於此作大眾部《集真論》」

迦溼彌羅(Kaśmīra)有大眾部並且一直維持其學統這是很難得的記錄佛地羅(Buddhira)所作的《集真論》也沒有傳譯過來在聲聞四大派中惟有大眾部的論書一部也沒有傳譯是最遺憾的事!

2.正量部論書:《大唐西域記》卷五大正五一.八九八下說:

「鞞索迦國……城南道左有大伽藍昔提婆設摩阿羅漢於此作《識身足論》說無我人瞿波阿羅漢作《聖教要實論》說有我人因此法執遂深諍論」

鞞索迦(Viśākhā)是正量部的化區提婆設摩(Devaśarman)與瞿波(Gopo都在此造論瞿波的《聖教要實論》與提婆設摩的《識身論》並舉為有我與無我的論諍似乎這是說一切有部與犢子部分裂不久的時代《聖教要實論》或簡稱《教實論》玄奘在鉢伐多國(Parvata曾「停二年就學正量部根本阿毘達磨及《攝正法論》《教實論》等」《聖教要實論》沒有傳譯過來還有《攝正法論》也是正量部的論書內容不明

此外「南印度(似乎就是烏荼國)王灌頂師老婆羅門名般若毱多(Prajñāgupta明正量部義造《破大乘論》七百頌諸小乘師咸皆嘆重」玄奘曾造《破惡見論》一千六百頌來破斥他

3.銅鍱部論書:《解脫道論》十二卷分十二品題為「阿羅漢優波底沙(Upatissa梁言大光造」這是扶南國僧伽婆羅(Saṃghavarman 梁言眾鎧)於梁天監十四年(西元五一五年)譯出的據長井真琴氏論證錫蘭覺音(Buddhaghoṣa)所造的《清淨道論》是依這部論而改作的這部論是解脫的道依戒慧——三學的次第修證而得解脫從修持的立場而作的論書體例分明為銅鍱部學者修學的南針說一切有部的論書雖多而始終偏重於分別法相有《甘露味阿毘曇論》創闢甘露(就是解脫)的道路但不為論師們所重在這點上說一切有部的論書輸銅鍱部一著在我國所譯的各派論書中銅鍱部的論書也算具備一格了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 上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