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教制教典與教學

僧裝改革評議民國三六年撰

一 僧裝改革運動之回顧

僧裝改革運動在新僧派中雖還不過說說而已「試用」而已但這個運動是存在的被推尊為新僧領袖的太虛大師早在青年時代「服隨國俗」而出現於公眾集會的場所他說:「太虛……出言吐語大都不經僻行怪狀不理眾口然隨宜示現不存軌則……就事相以論之髮留一寸本出佛制服隨國俗自古已然彼印度之比丘固未始穿袍著褲似吾國俗人今所目為和尚者也」(ref taixu::vol:27;page:p4)這位富於革命情緒的青年勇敢地開始了僧裝改革的嘗試此後虛大師也曾擬過制服雖沒有實行而「太虛帽」早被某些同袍所樂予採用了鼓吹「現代僧伽」的閩南佛學院也曾試用新的制服據說曾用過一次僧眾受軍訓受救護訓練各處都有過不同形式的新裝這些都是抗戰以前的舊事抗戰期間《海潮音》編者福善法師除了在「太寓」而外出門總是披起那件類似大衣的大衣(個人使用還不配稱為僧裝)抗戰勝利了重慶風吹到下江來焦山東初法師首先響應發表關於僧裝改革的論文得到許多人的同情焦山的僧伽訓練班秉承虛大師的意思開始試用然而叢林的老上座們另有一套反對的理由有人作文反對南嶽明真法師也不贊成尤其是以「新僧派」自居的慈航法師忠憤悲慨竟然不惜與師友為難在「護法」(《中國佛學月刊》出「護法」專號)的旗幟下硬要打倒「偽裝」這個僧裝改革問題引起的糾紛真不小虛大師說:「理智要更清明一點」(ref taixu::vol:26;page:p107)!真的我們應該更理智一點從佛教僧伽的立場來考慮僧裝的改革

二 先要認清立場

僧裝改革是佛教出家眾的服裝改革所以僧裝無論如何改革終久是出家眾的服裝承認出家制有存在的必要願意站定出家崗位這才有討論僧裝的應否改革與如何改革的價值否則是多餘的討論僧裝改革是以出家制的存在為前提的那麼應進一步考慮「出家」是什麼意義?在生活方式行為操持以及獻身三寶的任務上出家眾與在家眾有何不同?有出家與在家二眾即應有出家與在家的差別如忽視這點將有一切似是而非的理論出現僧伽的革新運動可能造成一種非僧非俗的現象出家可以學佛在家也可以學佛但我反對不僧不俗的繼承寺廟權益受人信施而營為純世俗的生活我想僧裝改革的倡導是為了健全僧團提高僧格堅定出家立場履行出家任務而不是為了取消出家與在家的差別這裡準備與這樣的僧裝改革論者共同商討

三 僧裝的特點與問題

論到改革僧裝先應理解佛制僧裝的特點以及何故而有問題這才能進而討論中國僧裝的應否改革如何改革?

佛制僧裝即是「三衣」本是適合印度情況參照印度服裝略加改革而成所以今日南方的佛教國與印度氣候相近的還大體保持佛制僧裝的形式但在溫帶及寒冷的地方如我國內地及韓即不能沒有當地適用足以禦寒的衣服尤其是佛制沒有鞋帽子在中國等即不能沒有因此現代世界的僧裝不能完全一致僧裝的世界性與地方性應如何使之協調?我曾想:合理的僧裝應有統一的三衣與各別(適應各地)的便服做到佛教國際間的統一而又能適合各地實際的需要但這一構想是並不理想的因為服裝的主要作用在保持適當的體溫在印度三衣固然有表徵僧相使與在家眾不同的(制服的)作用然佛制「但三衣」正因為印度氣候炎熱有三衣即足夠保護體溫了三衣在印度是表徵僧相的也是實用的做到了標相與實用的合一但在中國日本等地僧裝無形中分化了:三衣但有標相——宗教禮服的作用而保持體溫的實用卻有另一類服隨國俗的便服三衣而失去了世俗保溫的實用是會慢慢被忽略的只能在特殊的節日或場所點綴莊嚴而已三衣在印度雖是非常便利的但在中國等地區卻成為麻煩的記得我受戒的時候先穿好一切便服再披五衣又加七衣然後搭上大衣不免麻煩佛制三衣與實用合一所以經常服用五衣是貼身的內衣連睡覺也穿著在參加眾會——羯磨布薩飲食等時即須加穿七衣(「入眾衣」)可說是常禮服如走進村落都市王宮官署乞食說法再披上大衣(大禮服)三衣不只是表徵僧伽德相且有世俗實用這才能成為僧眾日夕不離的僧裝在中國三衣沒有實用所以只能在受戒等場所偶爾表演一下我們常用七衣但裡面並不著五衣走入都市或者去乞施也不著大衣甚至「三衣不離」的律師也只能法寶似的隨身攜帶這決非中國僧眾輕視三衣不遵佛制實有其實際的原因三衣雖是佛制的僧裝但五衣算不得禮服所以在服隨國俗的便裝而外再加三衣為制服不但麻煩也不合理這個僧裝的標相與實用應怎樣去統一!

僧衣本同於一般的服裝但在僧制的建立過程中僧裝向一個目標演進即表彰僧相使與在家眾不同在顏色方面為了簡別印度在家人的多穿白衣特別採用染色染色不用鮮艷的正色而取樸實無華的古銅色灰色紅而闇黑的緇色等這是服色的不同在形式方面採用了割截的福田衣象徵僧團為人類功德生長的田園這是形式的不同僧裝唯一的傾向即是要與在家衣有顯著的區別佛何以要制「三衣不離」?只是要僧眾隨時隨地能以服裝表明佛教出家者的身分為了愛護佛教愛護自己在社會眾目暌暌的注視下警策自己約束自己至於佛教內部一歲比丘如此百歲比丘也如此就是佛也如此一律服用三衣平等平等所以對外差別對內平等為佛制僧裝的原則

四 中國僧裝改革的諍論重心

中國不是印度緬甸……三衣不夠禦寒因而演成佛制三衣與隨俗便服的分化圓領的海青長袍大體同於清代以前的中國俗服到清代在家人改用滿裝的方領容許出家眾沿用舊裝於是乎現代中國僧伽的便服與現在的中國便服脫節這本是僧眾的便服因為與俗人便服不同習久相傳成為公認的僧裝討論中國僧裝的應否改革不能忽略此一事實事實比之理論或許更有力量僧裝的改革者並不是推翻三衣不過改變不合時宜的便服何用大驚小怪!然在中國世俗共許的觀感上此圓領衣實已取得表徵僧相的作用所以如加以改革不能代以明確表顯僧相的服裝勢必造成進(山)門做和尚出門充俗人的流弊僧裝改革者應該記住這一事實才能認清論諍的焦點

五 向反對改革者進一言

我是贊同中國僧裝改革的所以先要向反對改革的老上座們說幾句話反對的理由何在?可惜我還沒有看到我相信反對者的根本動機唯一的理由即為了維護僧制不忍看進門做和尚出門充俗人因而引起不堪設想的流弊為了護持佛教沈重的責任感不能不出來反對在這點上我是完全同情的然反對如此改革僅是消極的維持現狀的不是僧裝問題的解決可以反對如此改革而不應反對改革應該進一步的研討足以表顯僧相的改革我們知道釋迦老子的制定僧裝並非保存印度古代的樹葉衣樹皮衣或者寸絲不掛的天衣(裸體)佛是參照印度當時的一般服裝加以顏色及割截的區別而已釋迦時代的僧裝是參照時代的俗服而自稱佛弟子的中國僧眾偏要保持時俗廢棄了的中國古裝——圓領方袍是何道理?所以不應當反對僧裝的改革而應研討合理的改革!

六 回到祖國的懷抱中來吧

東初法師提議的僧裝改革慈航法師是根本反對的他不是反對中國僧裝的改革而是反對僧裝的如此改革他的熱情耿直橫溢於「護法專刊」的言論中

我想以同門同學同屬於新僧的立場先說幾句家常話老學長「太魯莽了」自以為是新僧而不大明白新僧的實際從有新僧以來照例是宣傳多於事實說過也就算了「中國佛教會的命令」「全國通行」還不是學僧們吹吹而已╳╳寺與╳╳寺的經濟基礎還離不了香火佛事誰敢不顧一切的全盤改裝論到改裝除少數的大和尚與當家的在這經濟困迫的年頭那有這分力量!一分清苦的學僧連筆墨都還成問題呢!仰望寺院學院拿出錢來那不過是學僧們的幻想就像住持焦山的東初法師也未必真能慷常住之慨讓焦山的學僧們「糾正心理上的不健全……使僧青年思想發酵」!中國是會做文章的國家學僧是正學習寫作這那裡認真得!

反對如此改革「儘可向作文的一二人在《海潮音》去辯論」(ref taixu::vol:26;page:p106)假定《海潮音》不願發表《中國佛學》不是現成的嗎?何必說「打倒」鬧「脫離」?現階段的中國佛教中國的僧青年都在盲目地碰命運誰也難得領導起來虛大師苦心孤詣的鼓舞作育何嘗敢以新僧的領導者自居!領導也不過「提示」而已「試用」而已到底應該如何還不是慢慢的讓時間去作最後的決定熱誠的老學長到底遠在異國不明了現代中國新僧的實情以為真的改革了這才忠憤奔放甚至要請大師負起「禍及萬年的因果責任」老學長!這不過「試用」呀!

撇開私話再談公理關於僧裝改革慈航法師的主張不失為一項辦法但所持的改革理由與方法都是可商討的為甚麼需要改革?他以為:「佛教的教主既是一個佛教的儀式當然也是一樣除了中華系的佛教(包括安南日本朝鮮西藏蒙古等)僧裝奇形怪狀外人家南方的佛教他們的僧裝是完全一合相的」這樣的改革理由未免過於薄弱那是未能認清僧裝的特點以及何故而有問題教主是一服裝是一當然是很理想的但事實告訴我們全世界的僧裝為了服隨國俗的差別保持體溫的實用不能沒有差別就像慈航法師建議的僧裝三衣而外也不能與佛教國合一隨方異宜的便服時過境遷或在另一地方的人看來都有點希奇慈航法師雖然生長中國可惜與祖國別離的時間太多受異邦風俗的熏染這才會批評中華系的僧裝為奇形怪狀要知道圓領方袍在中國古代真是適時合俗雍容大雅的便服什麼奇怪!不穿褲子才奇怪黃頭黃腳才奇怪(懂得服隨國俗也就無所謂奇怪)!記得法尊法師從西藏(繞道印度)歸來披起南方佛教常用的黃袈裟上寶華山去知客師問他:「怪模怪樣穿的是什麼」?「袈裟」知客師嘰哩咕嚕的說:「袈裟怎麼不三不四的」問起來山做什麼?「看密師父密師父約我上山」知客師這才弄清了來人是誰除了通知和尚恭敬的陪到丈室以外還搭衣持具求懺悔這個小小的笑話說明了「少見者多怪」所以「他們(南方佛教國)看見中國和尚都說不是和尚」這不過愚妄者的淺見應該好好的開導他們焉能把這些作為中國僧裝需要改革的理由

忽略了服隨國俗的正確性多受他鄉風習的熏染所以提議:「黃衣簡別俗服袈裟表示僧相」「只知道簡別俗服和南方各佛教國的僧裝是一色黃」而不能虛心的研討佛制甚至說:「什麼黃色合不合佛制那只好去問佛」這成什麼話!這何必問佛中國所傳各部派的律典都用雜染色(南方所傳的律也還是這樣)袈裟就是雜染色的意思弘揚「中國佛學」應當「豎起堂堂正正之旗」改革一色黃的服裝為雜染色怎麼反而要中國人去跟別人學?他以為:「若再用黑色和灰色剛剛和俗人一樣分不清楚」不知雜染色是僧裝古制本為了簡別印度的白衣各處風俗不同我們那裡能禁止俗人採用?那裡可以因他們採用而我們就不用!至於說:「全世界的人只有和尚穿黃在家人唯有不穿黃」也未必盡然古代的帝王家多穿黃色「黃袍加身」「黃袍換去紫袈裟」「欽賜黃馬褂」這應該聽見說過吧!在南方或者還感覺到一色黃的尊貴在現代中國黃帽黃鞋黃衣會被人看作封建餘毒如何使得!鮮明的黃色僧裝招搖過市中國人看起來這才奇怪呢!

「袈裟表示僧相」大體是正確的然建議的內穿便服外披印度式的袈裟不過中國僧裝的老辦法從來的中國僧裝就是在隨俗便服的圓領衣上再披上袈裟結果卻引起了問題佛制袈裟是在印度當時的俗服上加以雜色與條紋的標相是表徵僧相的也是實用的建議的一色黃未必合於佛制而外披袈裟僅有表相作用缺乏保持體溫的實用失去實用袈裟是純宗教的服飾會慢慢被輕忽起來的這那裡是尊重!不離日常生活的實際的活的袈裟(三衣)被弄成脫離現實的過去了的古董我們的僧裝應該有明顯的標相我同情慈航法師的原則但他建議的理由與辦法不免缺乏對中國佛教的理解與同情

七 新乎僧乎

東初法師建議的「改革僧裝與提高禮服」附記說:「這只能算是筆者的建議是否有當尚待僧中知識見教」那種虛心與敢於建議改革的膽識真是太好了引起我對僧裝改革的考慮與商討的決心但我以為這不僅是「筆者的建議」而是代表部分或大部分的「新僧」「新僧」是進過佛學院的(也不一定重視佛學)年輕點兒的東初法師不過代表這「新僧」群的意識吐露「一般人都認為有迅予改革的必要」的要求而已

改革僧裝的理由主要是:「今日僧裝穿起來那種腐敗的樣子就給社會一般人一個太壞的印象……總之社會群眾給我僧眾這種冷視的態度以及種種譏笑並不是由於僧眾心理上或行為上有什麼弱點暴露或是僧眾知識能力不夠其主要原因乃由於僧眾服裝不能適合群眾的心理因而博取不到群眾的歡迎」這個改革理由是歪曲的倒果為因的!今日僧眾的遭受社會冷視與譏笑坦白的說不是別的正「由於僧眾心理上或行為上」的「弱點暴露」是僧眾的「知識能力不夠」近代的中國僧眾道德知識與能力普遍的低落在社會的群眾心目中不斷的印上惡劣印象這才漸漸的從信仰而懷疑從尊敬而輕視等到造成了輕視的社會意識那就不問你的知識能力與道德如何只要見了表示僧相的僧裝就會發出輕視與厭惡的表情這那裡是「僧裝之累」?分明是集團累了個人僧眾累了僧裝也就因此僅是形式(僧裝)的改革或個人的學德不能有效的改變社會對於中國僧眾的冷視與譏笑如不能認清這點或故意的不肯承認想將僧眾遭受歧視譏諷的種種難堪歸怨於僧裝的腐敗這不能不說太缺乏反省太自欺欺人了!我希望一般「新僧」並不如此而只是建議者個人的錯誤

基於改革理由的錯誤建議的「提高禮服」與「新裝樣式」自然也不免犯著嚴重的錯誤他建議除了少數人在特殊時節(宗教禮節)穿著高貴的禮服而外平時與一般僧眾都改著新裝新裝又分德僧服職僧服學僧服三品此種新裝的缺點不合僧裝對內的平等原則:佛制三衣是每一比丘所必備的並沒有級別依照建議的新裝服裝將要表示我們的階級——知識深淺能力強弱職位尊卑德學高低了這個錯誤虛大師是深刻理解的所以說:「此衣之式略同東初所議職僧服廢德僧學僧服」僧裝應符合佛制的平等原則不能有級別的區分缺乏僧裝對外的表相作用:依建議改革的新裝樣式不免與在家人服裝相混雜

我相信新裝的擁護者會用不同的理由來辯護初步的理由是:我們的新裝並「不同於俗服」的確新裝的樣式並不與世間的任何服裝完全一致但這種不同在一般的社會群眾不能一望而知的發覺他的差別也不能從這點不同中知道你的身分簡單說這樣的服裝不能明顯的表示出僧侶的身分所以「不同於俗服」的理由不過是詭辯而已

溫和的修正者會解說給我聽佛制的三衣是應該遵用的試用的新裝不過是俗服的改變有合時宜的便服有表徵僧相的僧裝過去的三衣與海青等不也是這樣的嗎?但這種解說不能使人滿意因為不足表徵僧相的根本問題並沒有解決佛制表徵僧相的僧裝決非專用於上殿過堂或者說法而是不離身的隨時隨地能從服裝中表彰僧伽身分的現在僅有遵用三衣的空名不過在山門裡用用而已穿起新裝特別是走向十字街頭試問僧相何在?如此種新裝而普遍使用進門做和尚出門混充俗人的流弊勢必不堪設想!過去中國僧人的便服(圓領衣)與時裝有顯著的差別所以出門不披袈裟仍能表彰僧人的身分試問試用的新裝能否如此?

新裝的建議者早已自覺到「不同於俗服」的理由是不成理由的所以索性否定區別僧裝與俗裝的必要說:「僧眾與在俗人不必在服裝上分別要在心理上分別要在言行上分別」在心理上言行上分別是對的不必在服裝上分別卻是錯的佛制僧裝的染色與割截正是為了要在服裝上分別僧俗形式與實質並重假定偏重實質的老上座作如此解說我倒還可以原諒但他決不會起來建議僧裝的改革因為僧眾的腐敗與革新不必在服裝上分別要在心理上分別要在言行上分別服裝的新舊有什麼關係!新裝的建議者與擁護者不能把握社會歧視僧眾的原因淺見地專在形式上打算想從形式的改變中消除僧俗的界限以逃避社會歧視的目光那裡還記得要在心理上分別行為上分別!為了掩護自己的錯謬言論才偽裝的唱起偏重實質的論調

建議者又從另一理由為缺乏僧相的新裝作辯護:「事實警告我們必須由山門內搬到山門外來佛教才有辦法」「要普及佛教於社會(「使佛教與社會打成一片」)首先要改革僧裝使得僧裝群眾化把社會群眾與僧眾間隔礙化除達到四攝法中同事化導的目的」「搬出山門外」不外乎僧眾健全能以佛法化導社會因社會群眾的信解佛法奉行佛法達到人間佛化的目的搬出山門外決非等於取消僧相保存僧相也決不會障礙佛法(如天主教的神父修女服裝特殊並不障礙該教的普及)真正有心為教的青年應該精進的辛辛苦苦的把佛法搬出山門外決不能取巧放逸光是拆掉山門就完事!佛教是有僧眾與信眾的差別佛制僧伽以住持正法為究極目的類似天主教的神父基督教的牧師以及政黨的從事黨務工作者所以僧眾的化導社會在乎怎樣的教化信眾組織信眾信眾就是遍入各階層各部門的不僅普及社會而要實行佛法化導社會改造社會這樣的分工合作才能達成佛化世間的理想不能明確的意識到自己的應盡責任而企圖化僧為俗從事信眾的社會事業如此的「與社會打成一片」不過放棄自己的責任而已取消自己而已退一步說如確有為教的真誠立志要從事社會事業表現佛教精神以轉移社會心理也許這更適合於自己的性格與興趣那就應該貫徹護教的真誠退出僧團而改取在家的立場

新裝的建議者與擁護者會嚴厲的反駁我新裝是這樣的美麗合時為什麼硬要反對?說什麼「不足表顯僧相」「今日僧眾服裝與俗人不同但僧眾的信仰言行未見得比俗人高超甚至不及俗人」到底表顯僧相有什麼用處?我可以告訴大家:僧裝的標相可以使你尊貴假使是佛法昌隆社會尊敬的時代也可以使你卑賤假使是僧眾窳腐社會輕視的時代單從社會的觀感來說表徵僧相的形式不是一定的也就因此社會的反應如何不成為僧裝改革的理由單是形式的改變不可能有效的轉移社會觀感換湯不換藥是無用的然而僧裝的需要標相卻另有理由佛的建立僧團是預想僧團的清淨和樂有同一的思想與意志同一的理想與實踐負起住持正法責任的佛制戒律古人立清規近人談整理都是以此為理想而求其實現的這當然要重視內容而表相的形式也可以(相對的)促進僧團的精純從生善方面說:僧相能使自己意識到自己的身分與責任尊重自己愛護聖教(古人的一日三摩頭也是此意)同時僧相能表徵僧伽的德相易於使俗人識別而起敬信心從止惡方面說:僧裝有了標相不致被人誤會或牽連(古代本因被人誤認為盜才加上染色的區別)同時社會意志會加以約束甚至強迫你履行僧伽的本分所以「世間增上」(1)《阿毘達磨集異門足論》卷6〈4 三法品〉(CBETA, T26, no. 1536, p. 390, b25)(2)《舍利弗阿毘曇論》卷25〈緒分〉(CBETA, T28, no. 1548, p. 679, c29)為慚愧心生起的因緣受到社會的約束顧慮到社會的批評不敢放逸去為非作惡表徵僧相的僧裝雖沒有決定作用而相對的作用是非常強大的在佛法衰落的現代正應該利用社會的約束與督導而改革者卻漠視他的價值這等於誇談水利而自毀堤防

關於提高禮服佛制的僧伽黎是被廢棄了七衣海青等高貴禮服不再是一般僧眾的禮服被奉獻為少數階級的特權與榮耀這種非法建議真是豈有此理!

何以而有提高禮服與改革僧裝的建議?何以如此建議?構成此項建議的意識根源何在?應該是這樣的:向山門外眺望社會的一切是好的值得追求的可是佛教的制度尤其是僧裝給以種種約束不得自在社會人士見了僧裝會立刻歧視譏笑連自己也覺得「那種腐敗樣子」了但轉身向山門內看看覺得寺院的方丈當家法師們的尊嚴優裕清閑的生活是多麼理想從前住金山與寶華目的為了當職事接法當家做方丈現在時代變了目的不變進佛學院也還是為了這個地主經濟的寺產加上信眾的供養與禮敬是值得留戀的這些不是都可以取得的嗎?然而誰也不能老在山門裡特別是不大稱心的時候總得去外面看看有時看久了覺得外面太好為什麼穿上僧裝的和尚就不能這樣呢!決計不幹了!可是剛剛向外提起腳步準備脫下這「腐敗」的僧裝一陣說不出的空虛感又把腳縮了回來憑什麼走出山門?財富嗎?學問嗎?技能嗎?體力嗎?或是社會關係嗎?什麼都沒有想到閑散慣了一旦走入緊張爭逐的社會多少有點膽怯越想越怕心也越冷還是關起門來做方丈的美夢吧!夢雖是那麼美可是時代的浪花拍得山門震天價響不由得揉揉眼睛留心的察看:寺院的被侵佔寺產的被剝奪土豪劣紳的壓迫社會普遍的譏刺想到將來眼皮兒再也合不上這樣的門外門內千迴百轉竟然找到辦法了而且是十全十美的「改革僧裝」是多麼前進呀!進退兩難的苦衷徹底解決得到進退的自由進門做和尚不消說還是老一套走出山門事事無礙社會人士不再會知道是僧人而加以輕視也不會以僧人的本分來約束好不自在!在普及社會的口號下名正言順的去學學世俗事業假定取得僧界權位也就算了否則山門外的路寬著呢!這不能不說是好辦法!捨不了寺院的財富與權位受不了社會的刺激與誘惑該是一般要求僧裝改革者的意識根源

不單是這樣如此改革的心理根據還有蒂固根深的封建餘習在古老的寺院裡充滿封建臭味的階級性看到清眾衣食住的低劣情況與和尚當家們作一對照即可以想像而知在大殿裡和尚才掛念珠糾察只許手串清眾是一概不許階級性的古規叢林裡還多著呢!建議提高禮服的少數佔有新裝式樣的階級性唯有在這封建氣味濃厚的寺院裡熏習成性才會有意無意的建議出來海青黃鞋等在建議者看來那裡真是「腐敗樣子」這不過是面對社會的自卑感如在山門裡穿著黃海青配上合掌帽黃鞋子掛一串念珠一向是被讚賞為大雅美觀的所以被咒詛為改革理由的「腐敗樣子」的海青合掌帽在山門裡卻一變而成為高貴的禮服而且被規定為少數階級的特殊禮服這種根源於叢林的階級意識透過時代社會的刺激與誘惑才交織成如此改革此種改革對外不像僧對內不夠新不新不僧的僧裝改革是難以容忍的不能不加以徹底的批判!

八 我的建議

中國僧裝是應該改革的我的建議可分兩點來說應該改革如何改革現代的中國僧裝是應該改革的不是為了「奇形怪狀」也不是為了「腐敗樣子」理由簡單明瞭那就是僧裝應適合於時代及環境從佛制僧裝的意趣說僧裝即是那個時代的印度俗服佛不過加以染色及福田的割截相佛沒有保存古印度的服制也沒有採用別處的服裝這原則是值得我們遵行的從契時契機的觀點說服裝因時代因環境而不斷的演變我們的住處用具交通甚至飲食都在隨時代而推移為什麼我們的服裝要停留在社會廢棄了的古裝階段?何況這還是中國古裝與佛制無關今天不變明天還是要變的終於要變的誰敢說佛法千萬年住世而中國僧裝將永遠是圓領方袍!

說到如何改革這必需是「合乎佛法不違世間」的原則可以作這樣的決定:

                     ┌採用時服      ┌不離俗服而表顯僧相的差別──┤      │              └表顯僧相   僧裝─┤      │              ┌對外差別      └不同俗服而表顯僧相的合一──┤                     └對內平等

僧眾負化導社會的責任即不能使社會誤會你為另一時代另一世界的人物而有礙於僧眾與信眾的接近我們應該效法釋尊採用此時此地的服裝以現代中國(內地)的服裝來說根本沒有統一有久經國人服用的滿裝有舶來的西裝還有中山裝僧裝不應硬性規定採用某一服式也不需要創新在滿裝西裝中山裝中如硬性規定某類為僧裝決難得僧團的共同滿意而今日中國的一般村鎮滿裝還非常普遍如規定為西裝中山裝為僧裝容易引起民間的隔礙如規定滿裝為僧裝那在都市中尤其是西化深的都市或接近西化的信眾也未必恰當多少帶點黨性的中山裝贊成個人的採用也沒有規定為僧裝的理由我也不贊成創新不但新裝的式樣不容易為全體所樂意接受而規定的一律的新裝將來又不免舊了我們將常為僧裝的仍舊與創新而煩勞!我們只要有僧伽的標相在共同的僧伽標相下隨教化的環境隨時代的演化給予每人以服裝選擇的自由這是何等徹底(不會再有僧裝的改革問題)!何等簡單!

這樣的「採用俗服」怎麼能「表顯僧相」?佛制僧裝(三衣)的標相是雜染色與割截相至於長方形的布幅(袈裟舊樣)不過是印度的俗服如沒有染色與割截相在印度是不足以表徵僧相的今日的僧裝改革應為一勞永逸的徹底計劃尊重佛制原意中國的僧裝不應採用印度式而應該中國(俗服)化即在現代中國俗服——滿裝西裝中山裝上加以染色與割截的標相雜染色不成問題問題在中國俗服的怎樣割截化?我們應該了解割截不在乎割割截截在乎作成田畦(稻穀)的形象用以表示僧伽的功德也就成為僧人特有的標幟印度用長方形的布幅為衣可順著長方形的布幅而作成傳統的袈裟中國服裝想那樣的截成五條七條是不可能的好在福田相是僧伽的標幟等於國民黨(青天白日)的黨徽或製為長方形的旗或製成圓形的長方形的徽章不在乎長方形的圓形的不在乎旗與徽章但同樣代表了黨誰見了也知道是國民黨這就是標相的真正意義所以我建議福田衣條紋的僧伽標相可倣照軍人符號作成長方形(寬度與長度應視實際情形再作決定但寬與長的比例應依律制而比例縮小)的田形條紋密著於右胸(一般徽章在左但佛教是重右的)為了免除進門掛上出門除下的流弊可倣照海青長衫的牌子(中國古時俗服此處本有花式僧眾採用即不用花式而刺成牌子有的說這是代表衲衣相的)刺在服裝上明顯的表彰出僧伽的身分這一不離中國俗服而表彰僧相的建議即不取中國古代的僧裝與俗服分化而恢復佛制的僧裝與俗服合一佛制三衣即內衣常(禮)服大禮服這是應該保存的古制好在現代服裝不論是滿裝中山裝西裝也有此種意義所以不難協調假定是滿裝除褲子外在襯衫與短襖上可加刺五條田相在長衫夾衫棉袍上可加刺七條田相在馬褂上可加刺九條田相中山裝與西裝都可依此而加上內衣五條常(禮)服七條大禮服九條的標相這不僅是僧裝與俗服的合一而且是標相與保溫實用的合一如依此建議不但中國內地的僧裝問題徹底解決而蒙藏朝鮮日本南洋歐美的僧裝也可以順利採用而毫無困難這種表彰僧相的僧裝對外是明確的不同於俗相的隨時隨地能表示出僧人身分的這才真的能做到「三衣不離」而不是包起來帶在身邊的對內卻又一律平等沒有階級性表象僧伽的和合合於佛制的原則合乎世間的實況統一而不妨差別的自由差別而不礙統一的和合在不息的演變中不會頑固守舊也不會標新競異:我覺得這是非常合理的建議

依佛制的意趣僧裝應該是:一材料以不殺生為原則不得用絲織品價格以不奢侈為原則佛教為一般民眾的宗教應保持淡泊知足的傳統精神服裝價值可比例此時此地的農工及一般中下級公教人員的情形為標準顏色以雜染色為原則莊重肅穆寧靜和藹雜染色是最適當不過的不得用純黃等正色及鮮艷的雜色大小以適中為原則社會的服裝是時寬時窄時長時短的僧裝應取乎中道但寧可寬大一點表示雍容寬大切勿過於窄小使人感到迫促標幟以顯了為原則在雜染色的俗服上刺上五條七條九條的長短條紋因為比例的縮小如作九條以上會混雜不明至於標幟的顏色為明顯起見可用黃色(中國現在的大衣多用金線)的但也不一定此項顏色佛教也曾有過區別如五部的服色不同(西藏的紅帽派與黃帽派)中國明初的僧制:「講僧衣紅禪僧衣黃瑜伽僧衣葱白」此種顏色的不同並不表示身分的尊卑而只表示派別中國僧裝的標幟或也可以參照這種舊例而略有不同總之我的建議在「合乎佛制不違世間」作大體的論定如覺得值得參考那更需謹慎而周詳的研考尤其是有關實行的時機與步驟是更不能輕率的

太虛按:吾原擬於修正東初職僧服上再加以五條七條九條福田僧相的袖章或襟章試製未試用茲附提及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 上一卷 下一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