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制教典與教學

福嚴閒話[A1]

諸位同學來福嚴精舍的同學有曾經跟我共住十年八年的也有最近才在一起的大家之所以聚集到這裡來無非是為了修學佛法而福嚴精舍的建造也正是準備多住幾個青年人共同修學的我們既能以此善勝因緣俱會一處當然就有大家共同生活的基本原則與其意義及目標所以在這未來三年間的開始我覺得有些話必須先和大家談談尤其是對於初來的同學

諸位到精舍來首先不要把這裡看得太理想我很能了解自己我不是一個有天才的人我的福報甚薄教學經驗也不足你們跟我共住是不會十分理想的不過我要告訴諸位像我這樣不夠聰明沒有福報的人也是有些好處的這就是自己能夠知道自己在佛法方面還能切實的認真的放下一切去用功而從不輕率妄動攀逐外緣荒廢了自己的修學過去二十年中我一直抱著這樣的意願過著符合這種意願的生活因此我對於佛法尚能有少微認識佛法給予我的利益亦復不少世間任何事情沒有絕對的容易也沒有絕對的困難所謂熟能生巧如果肯得多下工夫苦心研習久而久之雖愚笨多少總會有些成就所以我希望諸同學中慧根深厚的固應抓住自己的優越條件著實努力一番即使資質較差的也不要緊只要能夠安心學下去終歸是有所得的我在學團中過去曾遇到許多聰明的同學都是年輕力強會寫能說其才幹真了不得然因外緣太多修學時間少忙著任監院作住持整日忙於應付攀緣把大好的時光荒廢了最好的也只成一辦事僧而已由此可知修學佛法必須能夠放得下安得住心持之以恆才能較為深入佛法也才可以獲致真實的利益

我的身體一向很不好福報因緣也差長期過著淡泊苦學的生活以致養成一種愛好清靜不喜活動的習慣當然諸位不能學我這種消極的榜樣佛教的事情很多正等著你們去做將來出去凡於佛教於眾生有利益的事情在自己能力範圍之內的都應該發心去做但當這修學的現階段我只希望大家暫時學到我的安心沈靜不急功近利的精神

說到地方大家如不存過分的奢望那麼我相信精舍的修學環境並不壞大家一定可以安然住下了只是風沙大一點但若附帶著什麼功利心理便會深感失望因為這裡除了學之外別的可說什麼也沒有——沒有經懺佛事也不打佛七沒有香火少有信眾往來佛經說「我為法來非為床座」[A2]如抱著這種觀念純為佛法而來沒有夾雜名聞利養的企求那麼在護法們護持之下我想是可安心修學的

福嚴精舍修建起來我從沒有把它看成我自己的凡有志於學能夠學的青年要是志同道合無論什麼人都可以來住我沒有招生或者特別請那些人來大家純然是出乎自己的意願而到這個學團裡的既來到這裡當然就得安心為學倘若半途退志想離開的也不勉強不過退出之後就不必再來因為這個地方與過去大陸的寺院不同決不能像雲水堂一樣歡喜去就去歡喜來就來出出入入自由自在來此地便須安心住下諸位若能安住修學三年或有人來請去弘法或外出另外參訪善知識或出去掩室專修大家儘可以隨自己的心力出去為自己的修持或為佛教做些弘法工作等到感覺要回來的時候仍可再回精舍來安住精舍就是你們的常住現在國難方殷大陸佛教正也遭受空前無比的災害一旦反攻大陸大家一定要回去應該要回去到那佛教業已殘破的地區重新播下正法的種子當然有緣回臺灣弘法精舍還是你們的常住

大家發心到這裡來不要以為是找個安靜的地方讀讀書或者覺得沒有適當去處到這裡住住再說各人的心裡都應作學佛想一面求得體解佛教的甚深義理以及懂得佛教制度修行方法等等一面培植為教護法的熱忱經說菩薩發心皆為一切苦惱眾生我們在這裡修學也要以弘揚佛法利濟眾生為最後目的修學不過是一種過程而已但弘法利生只是籠統的一句話實際去做卻是一件多方面的工作諸位將來打算做些什麼呢在古代學佛者因性格好樂的不同以及適應事實的需要可以分作許多類型現且把他列舉出來作為大家的參考

經師(不是會講一兩部經)對於各種展轉傳來的契經有深刻的理解解佛義趣為人演說暢達無礙律師(不是會傳戒)重視清淨的律化生活於佛所制禁戒不但自能嚴謹受持熟識開遮持犯能使人依此而得受持還出還淨論師深究諸法性相闡發佛教的精義論三藏教典是佛傳下的家財佛弟子去修學它弘揚它就如子孫經營祖宗遺下的產業是應有的一種職責然因三藏精深廣博研習弘傳者免不了有所偏重於是有經論三師之分禪師也稱瑜伽師以定慧為其修持的主要課題他們對於三藏教典也應有所明了不過特別側重禪觀的體驗而已絕不是完全摒棄教典真正的禪者是禪觀與教理相應的如達摩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位著名的禪匠而他所行的禪也還是以《楞伽》印心譬喻師這一派學者也有修證也能了達甚深教義然卻著重於通俗布教他們將佛法深義雜以因緣譬喻深入淺出的普化人間從推行佛教看這是非常重要非常難得的

這五類是從來舊有的後來為了佛法的弘傳還有譯師翻譯佛典使佛法弘通到不同文字的國族中去此外還有咒師修持秘密咒語以咒力方便應化也往往能引導一分人信佛

上面所說的可以說是傳承佛法修持佛法弘揚佛法的所以素來被認為住持佛法的正統者此外還有一種知事僧是專在教團中負責做事的釋尊成道以後到處說法度生跟著出家的徒眾就漸漸多起來成為負有「紹隆佛種」之意義的僧團出家佛弟子既自成團體當然就有很多事情要做於是便有一些人發心服務這如中國寺院中的住持監院僧值知客等各種大小執事又如現今負責辦理佛教會的人員這些發心辦事的僧徒在古代印度僧團中就名知事僧做一個知事僧在古代不是容易的他們都是會得佛教的基本道理同時還要有相當修持和維護佛教的熱忱這樣做起事來才能與佛法相應我國禪宗知事僧都是從禪堂出來也還合此意義若於佛法無修學專以辦事為主講活動講攀緣便將造成教團的紊亂與衰敗近代中國僧制的衰落大致起因於此

另外還有神秘派與藝術派兩類僧徒依附佛教行化世間神秘派大抵是經過一番修持的(自然也有裝模做樣的)如古時的濟公近代的金山活佛等他們所表現的似乎有些瘋瘋顛顛生活完全不上規律然而頗能預知後事也會治病做出不可思議的事這是專以神秘化世的一類西藏佛教也有他們叫做瘋子喇嘛這一類人感化力特大對於佛教的影響非常之深可是不能成為佛教的正宗住持正法住持寺院的重責他們是不能荷擔的如果佛教演變到以神秘僧為中心那麼一切迷信色彩便會渲染到佛教裡來使整個佛教喪失其純正的真面目而社會對於佛教的誤解也將愈來愈多至於藝術僧一派則以才藝著稱於世他們能詩能畫或者會操琴或者寫得一筆好字寫得一手好文章(在近代應該稱為文藝了)多與文人雅士往來在社會上頗有地位對佛教也很有些影響力騷人墨客所認識的佛教大概是屬於這一類的但他們從未給正統佛教所重視過

在佛教的流行中能夠發生推動力量或影響作用的僧人歸納起來不外乎上述幾大類型諸位現在發心來學將來當然也要致力於弘法利生但你們究竟將現身那一類型怎樣弘法度生呢我認為不管捨身護法做個知事僧或弘傳三藏教典或推行深入淺出的通俗佛教或專門自己修持皆無不可唯獨不希望大家去做那瘋顛的神秘僧或是文人雅士型的詩畫僧

還有最要緊的大家發心要發大心勝心堅固心長久心不要因有一點困難或不如意的地方便自甘放棄自甘墮落從前太虛大師曾慨歎說傳統佛教太過守舊不圖改進而受過佛教新教育的卻因住了幾年佛學院學得一些東西便眼高一切處處看不順眼似乎除了辦學校辦雜誌以外簡直沒有他的去處於是不少退失初心而墮落了這當然是不成的所以我們發心修學首先應抱著為眾生為佛教的決心不可從自我方面去著想同時對於佛教的情況亦應有所認識自己量力而行將來能夠做什麼就盡心盡力去做心儘管發得大成與不成則無須計較只要發真實心努力做去自然會達到自己的願望

其次再談一談諸位到精舍來可以學些什麼關於我的教學態度一向是絕對尊重自由的前年續明法師的《時論集》在港出版我的序文中說「予學尚自由不強人以從己」這是我的一貫作風絕非聳人聽聞之言因為我自覺到我所認識的佛法所授與人的不一定就夠圓滿夠理想因此我從未存心要大家學得跟我一樣眾人的根性興趣思想是各各不同勉強不來的大家所學只要是佛法何必每個人盡與我同諸位不但在這方面可以獲得充分的自由而且生活方式也極輕鬆到現在為止我沒有特為大家標立煩瑣的規矩大家只須遵守一個基本原則就行這原則是無事不得下山不要竄寮不要說太多的閒話認真用功看書讀經和聽課至於歡喜閱讀什麼經書自有一種審慎合理的規定這規定決不是限於一宗一派的有些人覺得我是個三論學者其實這並不十分確實我從不敢以此自居我們虛大師曾這樣對人說「我不為一宗一派之徒裔」[A3]大師的福德智慧我們學不到但他這種不拘宗派的精神自問也願意修學前年法舫法師圓寂在香港追悼會上我曾經說「大師的弟子們都在學習大師那種廣博的學佛精神而法舫法師學得更像」我因民國二十三年到武昌佛學院研究三論所以大家都說我是三論學者也許我的根性比較接近空宗但我所研究的決非一宗一派尤其領導大家修學更未想到要如何控制思想使大家都跟我一樣就這三年內我給大家選讀的經典第一年三百餘卷其中包括從印度譯來的經大乘小乘空宗有宗等各樣代表典籍第二年的閱讀範圍一面仍然保持印度傳來的教典一面放寬到中國祖師的著述第三年則擴展到暹羅日本西藏各家所傳作品在講授方面我想把佛學三大系的重要經論如《楞伽》《起信》《中[A4]論》唯識論等都給大家講個大要另外關於戒慧三學也預備講一點總之佛法是一體而多方面的大家在初學期間應當從博學中求得廣泛的了解然後再隨各人的根性好樂選擇一門深入這無論是中觀唯識或天臺賢首都好不過在現階段一定要先從多方面去修學將來才不致引生門戶之見佛教的宗派各有好處而且彼此可以互相助成如中國的一些宗派都有可以會通處其界限並不十分嚴格所以大家不應存著宗派觀念佛教只有一個因適應眾生根性而分多門我們學佛第一便要「法門無量誓願學」至於最後從那一門深入則須視乎各人的根機而定

佛教各宗派向有了義不了義之說而所謂了義與不了義完全是以各家的思想立場為準繩的如在印度空宗說唯識不了義唯識說空宗不究竟中國各宗的判教亦復如是天台有天台的判法賢首也有賢首的判法各以自宗為了義究竟圓滿他宗為不了義不究竟不圓滿剋實說來辨了義不了義或究竟不究竟是由於學者對於全面佛法的不同觀點也許是眾生的根性問題並非判某家不了義不究竟就含有打倒他或否定他的敵對意味這不過是說某家所談的佛法闡理較差一點只可適應某類根機如空宗與唯識千年來一直在互指對方不了義不究竟結果空宗還是空宗唯識依然唯識並沒有因為唯識說空宗不了義而把空宗打倒也沒有因為空宗指唯識不究竟而否定了唯識這是擺在我們眼前的史實中國的傳統佛教說到中觀或唯識不了義並不覺得怎樣但如中觀與唯識學者提及傳統佛教素來所宗聖典的不了義(如唯識宗以三乘為究竟《法華經》說一乘是不了義的如玄奘大師的弟子窺基大師說中國的十地論等學派是「此方分別論者」)那就要驚異不置了其實這只是少見多怪人家說我所宗的不了義只是他的一種判釋也可說是他的根性與我不同所以他見到的不能和我一致絕不因他說我不了義就等於打垮了我理解得這點我們不但要遍學佛教的每一宗派就是印度的各種宗教哲學以及中國古來各家學說我們都應該要了解因此我是主張「學尚自由」的決不限制任何人的學習興趣及其正確的佛教思想然而目前諸位的學力還無法判斷了義不了義故應依照指定課目逐步求得多方面的認識然後才能有所判斷有所抉擇一個宗派總有它的完整義理修行方法等等我們說那一宗不了義那一派了義必須根據這些去判斷決不是憑空的詭辯詭辯的勝敗充其量也不過是說話的伎倆高明不高明罷了真理愈辯愈明學佛者不妨根據自己認為究竟了義的宗派互相質難論辯使完整的佛法益加發揚光大修學佛法的人其思想傾向總是不能完全一致的例如太虛大師他雖力倡諸宗並行但大師也有他自己的思想中心所以大家能夠按照我所指定的教典閱讀對於整個佛法有了廣泛的認識然後依著各人的思想見解認為那宗教理究竟了義或者更能適應現代思潮引導世道人心那麼盡可隨意去研究去弘揚只要真切明了不作門戶之見而抹煞其他因為這等於破壞完整的佛法廢棄無邊的佛法我是絕對尊重各人的思想自由的這一點希望大家先有一番了解

最後附帶再談到一點大家平時看書用功研習經典多少總會引生一些感想或心得於是有時就要動筆寫文章你們過去寫些什麼樣的文章多在那家刊物發表我不大清楚也無權干涉但此後要寫文章有一件事情大家必須注意第一不要招搖自我宣傳第二寫批評性的文章不可匿名自己所說的話要負責任對於現行佛教如有意見提出針對事情討論決不能專對某人而發最壞的是不用自己名字專寫些刻薄話盡情挖苦漫罵以圖打擊別人這既要罵人又沒有勇氣挺身而出可說最沒有出息我們同學中假如有歡喜寫文章罵人的那他的性格就與此地的學風不合你們過去是否寫過這類文章我不知道如果有的應該改過沒有寫過的切莫亂寫一個佛教徒心量要寬大要能容忍不要像社會一般人專講鬥爭忌刻報復這是修羅法而不是佛法大家要曉得批評別人容易成立自己就難人們自身的不健全往往不能自覺而卻要尋求他短攻擊批評以為這樣便可顯出自己的長處殊不知別人的被打倒並不就等於自己的成功所以論典中談到摧邪顯正的問題有人以為「若不摧邪何以顯正」有人反說「非破他義己義便成」拿世間的事物說任何東西的存在都是因為自身的健全鞏固倘若它被消滅那就是自身有了缺點佛教宗派存沒興衰的道理也與世間事物一樣一個宗派的衰落不是由於教理上必是由於弘揚人才本身的缺點不然的話那是不會發生問題的即使暫時被外力壓倒不久還是會更加發展的所以不管是學派立場不同或是對事有了不同的意見都不應該使用文字與人以難堪的攻擊而應該著重自身的反省自身的充實今後寫文章的要多寫富有建設性的正面文章少作破壞性的批評才好(常覺記)


校注

[A1] 民國四四年講
[A2] 《維摩詰所說經》卷2〈6 不思議品〉(CBETA, T14, no. 475, p. 546, a7-8)
[A3] (ref taixu::vol:1;page:p446)
[A4] 論【CB】觀【印順】
上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