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傳燈錄

景德傳燈錄卷第二十三

    吉州青原山行思禪師第七世下

  • 韶州雲門山文偃禪師法嗣下三十六人
    • 南嶽般若啟柔禪師
    • 筠州黃檗法濟禪師
    • 襄州洞山守初大師
    • 信州康國耀和尚
    • 潭州谷山豐禪師
    • 頴州羅漢匡果禪師
    • 朗州滄谿璘和尚
    • 筠州洞山清稟禪師
    • 蘄州北禪寂和尚
    • 洪州泐潭道謙禪師
    • 廬州南天王永平禪師
    • 湖南永安朗禪師
    • 湖南潭明和尚
    • 金陵清涼明禪師
    • 金陵奉先深禪師
    • 西川青城乘和尚
    • 潞府妙勝臻禪師
    • 興元普通封和尚
    • 韶州燈峯和尚
    • 韶州大梵圓和尚
    • 澧州藥山圓光禪師
    • 信州鵝湖雲震禪師
    • 廬山開先清耀禪師
    • 襄州奉國清海禪師
    • 韶州慈光和尚
    • 潭州保安師密禪師已上二十六人見錄
    • 洪州雲居山融禪師
    • 衡州大聖寺守賢禪師
    • 廬州北天王徽禪師
    • 郢州芭蕉山弘義禪師
    • 眉州福化院光禪師
    • 廬州東天王廣慈禪師
    • 信州西禪欽禪師
    • 江州慶雲真禪師
    • 筠州洞山凜禪師
    • 韶州雙峯慧真大師已上十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隨州雙泉山永禪師法嗣一人
    • 廣州大通和尚一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台州瑞巖師彥禪師法嗣二人
    • 南嶽橫龍和尚
    • 溫州瑞峯院神祿禪師已上二人見錄
  • 懷州玄泉彥禪師法嗣五人
    • 鄂州黃龍誨機大師
    • 洛京柏谷和尚
    • 池州和龍和尚
    • 懷州玄泉第二世和尚
    • 潞府妙勝玄密禪師已上五人見錄
  • 福州羅山道閑禪師法嗣十九人
    • 洪州大寧隱微禪師
    • 婺州明招德謙禪師
    • 衡州華光範禪師
    • 福州羅山紹孜禪師
    • 西川慧禪師
    • 建州白雲令弇禪師
    • 虔州天竺義證禪師
    • 吉州清平惟曠禪師
    • 婺州金柱義昭和尚
    • 潭州谷山和尚
    • 湖南道吾山從盛禪師
    • 福州羅山義因禪師
    • 灌州靈巖和尚
    • 吉州匡山和尚
    • 福州興聖重滿禪師
    • 潭州寶應清進禪師已上十六人見錄
    • 漢州綿竹縣延慧禪師
    • 潭州龍會山鑒禪師
    • 安州穆禪師已上三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安州白兆山志圓禪師法嗣十三人
    • 朗州大龍山智洪禪師
    • 襄州白馬山行靄禪師
    • 郢州大陽山行沖禪師
    • 安州白兆山懷楚禪師
    • 蘄州四祖山清皎禪師
    • 蘄州三角山志操禪師
    • 晉州興教師普禪師
    • 蘄州三角山真鑒禪師已上八人見錄
    • 郢州興陽山和尚
    • 郴州東禪玄偕禪師
    • 新羅國慧雲禪師
    • 安州慧日院玄諤禪師
    • 京兆大秦寺彥賓禪師已上五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潭州藤霞和尚法嗣二人
    • 澧州藥山第七世和尚一人見錄
    • 潭州雲蓋山和尚一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洪州鳳樓山同安常察禪師法嗣一人
    • 袁州仰山良供禪師一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吉州禾山無殷禪師法嗣五人
    • 廬山永安慧度禪師
    • 撫州曹山義崇禪師
    • 吉州禾山契雲禪師
    • 漳州保福和尚
    • 洪州翠嚴師陰禪師已上五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潭州雲蓋山景和尚法嗣三人
    • 衡嶽南臺藏禪師
    • 幽州潭柘水從實禪師
    • 潭州雲蓋山證覺禪師三人見錄
  • 廬山歸寂寺澹權禪師法嗣二人
    • 鄂州黃龍蘊和尚
    • 壽州泊山和尚已上二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廬山歸宗懷惲禪師法嗣二人
    • 歸宗第四世弘章禪師一人見錄
    • 歸宗寺巖密禪師一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池州嵆山章禪師法嗣一人
    • 隋州雙泉山道虔禪師一人見錄
  • 洪州雲居山懷岳禪師法嗣五人
    • 揚州風化院令崇禪師
    • 澧州藥山忠彥禪師
    • 梓州龍泉和尚已上三人見錄
    • 雲居山住緣和尚
    • 雲居山住滿和尚已上二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撫州荷玉山光慧禪師法嗣一人
    • 荷玉山福禪師一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筠州洞山道延禪師法嗣二人
    • 筠州上藍慶禪師一人見錄
    • 洞山敏禪師第五世一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撫州金峯從志大師法嗣二人
    • 洪州大寧神降禪師
    • 澧州藥山彥禪師已上二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襄州鹿門山處真禪師法嗣六人
    • 益州崇真和尚
    • 鹿門山第二世譚和尚
    • 襄州谷隱智靜大師
    • 廬山佛手巖行因禪師已上四人見錄
    • 襄州靈谿山明禪師
    • 洪州大安寺真上坐已上二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撫州曹山慧霞禪師法嗣三人
    • 嘉州東汀和尚一人見錄
    • 雄州華嚴正慧大師
    • 泉州招慶院堅上座已上二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華州草庵法義禪師法嗣一人
    • 泉州龜洋慧忠禪師一人見錄
  • 潭州報慈藏嶼禪師法嗣一人
    • 益州聖興寺存和尚一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襄州含珠山審哲禪師法嗣六人
    • 洋州龍穴山和尚
    • 唐州大乘山和尚
    • 襄州延慶歸曉大師
    • 襄州含珠山真和尚已上四人見錄
    • 含珠山璋禪師
    • 第二世含珠山偃和尚已上二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鳳翔府紫陵匡一大師法嗣三人
    • 并州廣福道隱禪師
    • 紫陵第二世微禪師
    • 興元府大浪和尚已上三人見錄
  • 洪州同安威禪師法嗣二人
    • 陳州石鏡和尚一人見錄
    • 中同安志和尚一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襄州石門山獻禪師法嗣一人
    • 石門山第二世慧徹禪師一人見錄
  • 襄州廣德義和尚法嗣三人
    • 襄州廣德第二世延和尚一人見錄
    • 荊州上泉和尚
    • 廣德周和尚已上二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京兆香城和尚法嗣一人
    • 鄧州羅紋和尚一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杭州瑞龍院幼璋禪師法嗣一人
    • 西川德言禪師一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隋州護國守澄禪師法嗣八人
    • 隋州智門守欽大師
    • 護國第二世知遠大師
    • 安州大安山能和尚
    • 頴州薦福院思禪師
    • 潭州延壽和尚
    • 護國第三世志朗大師已上六人見錄
    • 舒州香鑪峯瓊和尚
    • 京兆盤龍山滿和尚已上二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洛京靈泉歸仁禪師法嗣二人
    • 襄州石門寺遵和尚
    • 郢州大陽山堅和尚已上二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京兆永安院善靜禪師法嗣一人
    • 大明山和尚一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蘄州烏牙山彥賓禪師法嗣三人
    • 安州大安山興古禪師
    • 蘄州烏牙山行朗禪師已上二人見錄
    • 虢州廬山常禪師一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鳳翔府青峯和尚法嗣七人
    • 西川靈龕和尚
    • 京兆紫閣山端己禪師
    • 房州開山懷畫禪師
    • 幽州傳法和尚
    • 益州淨眾歸信禪師
    • 青峯第二世清免禪師已上六人見錄
    • 鳳翔府長平山滿禪師一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 洋州大巖白和尚法師一人
    • 卭州碧雲和尚一人無機緣語句不錄

吉州青原山行思禪師第七世下

韶州雲門山文偃禪師法嗣

南嶽般若寺啟柔禪師僧問西天以臘人為驗此土如何師曰新羅人草鞋問如何是千聖同歸底道理師曰未達苦空境無人不歎嗟師上堂聞三下板聲大眾始集師因示一偈曰

妙哉三下板  諸德盡來參
既善分時節  今吾不再三

師次住荊南延壽後住京兆廣教院示滅

筠州黃檗山法濟禪師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與天下人作膀樣師上堂示眾曰空生大覺中如海一漚發各各當人無事又上堂良久曰若識得黃檗帳子平生行脚事畢珍重

襄州洞山守初崇慧大師初參雲門雲門問近離什麼處師曰楂渡門曰夏在甚處師曰湖南報慈曰甚時離彼師曰八月二十五門曰放汝三頓棒師至明日却上問訊曰昨日蒙和尚放三頓棒不知過在什麼處門曰飯袋子江西湖南便與麼師於言下大悟遂云從今已去向十字街頭不畜一粒米不種一莖菜接待十方往來一箇箇教伊拈却膱脂帽子脫却鶻臭布衫教伊洒洒落落地作箇明眼衲僧豈不快哉雲門云飯袋子身如椰子大開得許大口師住後僧問迢迢一路時如何師曰天晴不肯去直待雨淋頭曰諸聖作麼生師曰入泥入水問心未生時法在什麼處師曰風吹荷葉動決定有魚行問師登師子座請師唱道情師曰晴乾開水道無事設曹司曰恁麼即謝師指示師曰賣鞋老婆脚䟐趚上郎擊切下七迹切問如何是三寶師曰商量不下問如何是無縫塔師曰十字街頭石師子問如何是免得生死底法師曰見之不取思之三年問離却心機意識請師一句師曰道士著黃瓮裏坐問非時親覲請師一句師曰到處怎生舉曰據現定舉師曰放汝三十棒曰過在什麼處師曰罪不重科問蓮華未出水時如何師曰楚山頭倒卓曰出水後如何師曰漢水正東流問如何是吹毛劍師曰金州客尼問車住牛不住時如何師曰用駕車漢作麼問如何是衲僧分上事師曰雲裏楚山頭決定多風雨問海竭人亡時如何師曰難得曰便恁麼去時如何師曰雲在青天水在缾問有無雙泯權實兩忘究竟如何師曰楚山頭倒卓曰還許學人領會也無師曰也有方便曰請師方便師曰千里萬里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曰榔栗木拄杖曰見後如何師曰竇八布衫問如何是佛師曰灼然諦當問萬緣俱息意旨如何師曰甕裏石人賣棗團問如何是洞山劍師曰作麼僧曰學人要知師曰罪過問乾坤休著意宇宙不留心學人只恁麼師又作麼生師曰峴山亭起霧灘峻不留船問大眾雲臻請師撮其樞要略舉大綱師曰水上浮漚呈五色海底蝦蟇叫月明問正當恁麼時文殊普賢在什麼處師曰長者八十一其樹不生耳曰意旨如何師曰一則不成二則不是

信州康國耀和尚僧問文殊與維摩對譚何事師曰汝向髑髏後會始得曰古人道髑髏裏薦取又如何師曰汝還薦得麼曰恁麼即遠人得遇於師去也師曰莫謾語好

潭州谷山豐禪師亦住興元府普通院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雪嶺梅華綻雲洞老僧驚師上堂示眾曰駿馬機前異遊人肘後懸既參雲外客試為老僧看才有僧出師便打云何不早出頭來

頴州羅漢匡界禪師僧問如何是吹毛劍師曰了問和尚百年後忽有人問和尚向什麼處去如何醻對師曰久後遇作家分明舉似曰誰是知音者師曰知音者即不恁麼問問如何是羅漢境師曰松檜古貌問鑿壁偷光時如何師曰錯曰爭奈苦志專心師曰錯錯

朗州滄谿璘和尚僧問如何是滄谿境師曰面前水正東流問如何是滄谿家風師曰入來便見問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雲門和尚向什麼處去也師曰見麼曰錯師曰錯錯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不錯師因事有頌曰

天地指前徑  時人莫彊移
箇中生解會  眉上更安眉

筠州洞山普利院第八世住清稟禪師泉州仙遊人也姓李氏幼禮中峯院鴻謐為師年十六福州太平寺受戒初詣南嶽參惟勁頭陀未染指及抵韶陽禮祖塔迴造雲門雲門問曰今日離什麼處曰慧林雲門舉拄杖曰慧林大師恁麼去汝見麼曰深領此問雲門顧左右微笑而已師自此入室印悟乃之金陵國主李氏請居光睦未幾復命入澄心堂集諸方語要經十稔迎住洞山開堂日維那白槌曰法筵龍象象當觀第一義師曰也好消息只恐汝錯會僧問雲門一曲師親唱今日新豐事若何師曰也要道却

蘄州北禪寂和尚悟通大師師問僧什麼處來曰黃州來師曰在什麼院曰資福師曰福將何資曰兩重公案師曰爭奈在北禪手裏何曰在手裏即收取師便打

洪州泐潭道謙禪師僧問如何是泐潭家風師曰闍梨到來幾日問但有纖毫即是塵不有時作麼生師以手掩兩目問當陽舉唱誰是聞者師曰老僧不患耳聾

廬州南天王永平禪師僧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不撒沙問如何是南天王境師曰一任觀看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且領前話問久戰沙場為什麼功名不就師曰只為眠霜臥雪深曰恁麼即罷息干戈束手歸朝去也師曰指揮使未到爾作

潮南永安朗禪師僧問如何是洞陽家風師曰入門便見曰如何是入門便見師曰客是相師問如何是至極之譚師曰愛別離苦

湖南潭明和尚僧問如何是湘潭境師曰山連大嶽水接瀟湘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便合知時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百惑謾勞神

金陵清涼明禪師江南國主請師上堂小長老問凡有言句盡落方便不落方便請師速道師曰國主在此不敢無禮

金陵奉先深禪師江南國主請開堂日才升座維那白槌曰法筵龍象眾當觀第一義師便云果然不識鈍置殺人時有僧出禮拜問如何是第一義師曰賴遇道了也曰如何領會師曰速禮三拜師又拈曰大眾汝道鈍置落阿誰分上

西川青城大面山乘和尚僧問如何是相輪峯師曰直聳煙嵐際曰向上事如何師曰入地三尺五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興義門前鼕鼕鼓曰學人不會師曰朝打三千暮打八百

潞府妙勝臻禪師僧問如何是妙勝境師曰龍藏開時貝葉分明問金粟如來為什麼却降釋迦會裏師曰香山南雪山北曰南贍部洲事又作麼生師曰黃河水急浪華麁問心心寂滅即不問如何是向上一路師曰一條濟水貫新羅問遠嚮雲門南北縱橫四維上下事作麼生師曰今日明日

興元府普通封和尚僧問今日一會何似靈山師曰震動乾坤問如何是普通境師曰庭前有竹三冬秀戶內無燈午夜明

韶州燈峯淨原和尚師上堂謂眾曰古人道山河大地普真如大眾若得真如者即隱却他山河大地若不得者即違他古德至言眾中道得者出來道不得即各自歸堂珍重僧問如何是和尚為人一句師曰不著力

韶州大梵圓和尚師上堂示眾曰大眾好箇時光直須努力時不待人各自歸堂參取本善知識去僧問大眾雲集請師舉唱師曰有疑請問師因見聖僧便問僧此箇聖僧年多少僧曰恰共和尚同年師喝之曰遮竭斗不易道得

澧州藥山圓光禪師僧問藥嶠燈連師當第幾師曰相逢盡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見一人問水陸不涉者師還接否師曰蘇嚕蘇嚕師問新到僧南來北來曰北來師曰不落言詮速道曰某甲是福建道人善會鄉譚師曰參眾去曰灼然師曰𨁝跳便打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道什麼

信州鵝湖山雲震禪師僧問如何是佛師曰闍梨不是師問僧近離什麼處曰兩淛師曰還將得吹毛劍來否僧展兩手師曰將謂是箇爛柯仙元來却是樗蒱漢問如何是鵝湖家風師曰客是主人相師曰恁麼即謝師周旋師曰難下陳蕃之榻

廬山開先清耀禪師僧問如何是燈燈不絕師曰青楊翻遞植曰學人不會師曰無根樹下唱虛名問披雲一句師親唱長慶今朝事若何師曰家家觀世音問如何是披雲境師曰一瓶淥水安窓下便當生涯度幾秋問如何是長慶境師曰堂裏老僧頭雪白曰二境同歸應當別理師曰在處得人疑問古㵎寒泉誰人能到師曰乾曰恁麼即到也師曰深多少

襄州奉國清海禪師僧問青青翠竹盡是真如如何是真如師曰點瓦成金客聞名不見形曰恁麼即禮謝下去也師曰昔時妄想至今存問承古人云見月休觀指歸家罷問程如何是家師曰試舉話頭看問放過即東道西說不放過怎生道師曰二年同一春

昭州慈光和尚僧問即心即佛誘誨之言不涉前蹤如何指教師曰東西且置南北事作麼生曰恁麼即學人罔測也師曰龍頭蛇尾

潭州保安師密禪師僧問輥芥投鋒時如何師曰落在什麼處梁山云落在汝眼裏問不犯辭鋒時如何師曰天台南嶽曰便恁麼時如何師曰江西湖南

前台州瑞巖師彥禪師法嗣

南嶽橫龍和尚楚王馬氏請住金輪僧問如何是金輪第一句師曰鈍漢問如何是金輪一隻箭師曰過也問如何是祖燈師曰八風吹不滅曰恁麼即暗冥不生也師曰白日沒閑人

溫州溫嶺瑞峯院神祿禪師福州福清人也本邑天竺寺出家得法於瑞巖久為侍者後開山創院學侶依附師有偈曰

蕭然獨處意沈吟  誰信無絃發妙音
終日法堂唯靜坐  更無人問本來心

時有朋彥上坐躡前偈而問曰如何是本來心師召曰朋彥彥應諾師曰與老僧點茶來彥於是信入朋彥即廣法大師後嗣天台國師住蘇州長壽師太平興國元年示滅壽百有五歲

前懷州玄泉彥禪師法嗣

鄂州黃龍山晦機禪師清河人也姓張氏唐天祐中遊化至此山節帥施俸錢建法宇奏賜紫衣號超慧大師大張法席僧問不問祖佛邊事如何是平常之事師曰我住山得十五年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瑠璃鉢盂無底問如何是君王劍師曰不傷萬類曰佩者如何師曰血濺梵天曰大好不傷萬類師便打問佛在日為眾生說法佛滅後有人說法也無師曰慚愧佛問毛吞巨海芥納須彌不是學人本分事如何是學人本分事師曰封了合盤市裏揭問切急相投請師通信師曰火燒裙帶香問如何是大疑底人師曰對坐盤中弓落盞曰如何是不疑底人師曰再坐盤中弓落盞問風恬浪靜時如何師曰百丈竿頭五兩垂師將順世有僧問百年後鉢囊子什麼人將去師曰一任將去曰裏面事如何師曰線綻方知曰什麼人得師曰待海燕雷聲即向汝道言訖告寂

洛京柏谷和尚僧問普滋法雨時如何師曰有道傳天位不汲鳳凰池問九旬禁足三月事如何師曰不墜蠟人機

池州和龍和尚僧問如何是祖祖相傳底心師曰再三囑爾問如何是從上宗旨師曰向闍梨口裏著到得麼問省要處乞師一接師曰甚是省要

懷州玄泉第二世和尚僧問辭窮理盡時如何師曰不入理豈同盡問妙有玄珠如何取得師曰不似摩尼絕影豔碧眼胡人豈能見曰有口道不得時如何師曰三寸不能齊鼓韻啞人解唱木人歌

潞府妙勝玄密禪師僧問四山相向時如何師曰紅日不垂影暗地莫知音曰學人不會師曰鶴透群峯何伸向背問二龍爭珠時如何師曰力士無心獻奮迅却沈光問雪峯一曲千人唱月裏挑燈誰最明師曰無音和不齊明暗豈能收

前福州羅山道閑禪師法嗣

洪州大寧院隱微禪師豫章新淦人也姓楊氏誕夕有光明貫室年七歲依本邑石頭院道堅禪師出家二十於開元寺智稱律師受具歷參宗匠至羅山法寶大師導以師子在窟出窟之要因之惺悟盤桓數稔尋迴江表會龍泉邑宰李孟俊請居十善道場始揚宗致師上堂謂眾曰還有騰空底麼出來眾無出者師說偈曰

騰空正是時  應須眨上眉
從茲出倫去  莫待白頭兒

僧問如何是十善橋師曰險曰過者如何師曰喪問資福和尚遷化向什麼處去也師曰草鞋破問如何是黃梅一句師曰即今恁麼生曰如何通信師曰九江路絕問初心後學如何是學師曰頭戴天曰畢竟如何師曰脚蹈地問如何是法王劍師曰露曰還殺人也無師曰作麼問如何是龍泉劍師曰不出匣曰便請出之師曰星辰失位問國界安寧為什麼珠不現師曰落在什麼處周廣順元年辛亥金陵李氏嚮德召入居龍光禪苑後改名奉先暑覺寂禪師暨建隆二年辛酉隨江南李氏至洪井住大寧精舍重敷玄旨其年十月示疾二十七日剃髮澡身升堂辭眾安坐而逝明年二月六日歸葬于吉州吉水縣遵遺誡也壽七十有六臘五十六諡玄寂禪師塔曰常寂

婺州明招德謙禪師受羅山印記靡滯於一隅激揚玄旨諸耆宿皆畏其敏捷後學鮮敢當其鋒者師在泉州招慶大殿上以手指壁畫問僧曰那箇是甚麼神曰護法善神師曰沙汰時向什麼處去來僧無對師却令僧去問演侍者演曰汝什麼劫中遭此難來其僧迴舉似師師曰直饒演上座他後聚一千眾有什麼用處僧乃禮拜請別語師曰什麼處去也清八路舉仰山插鍬話問師古人意在叉手處意在插鍬處師曰清上座清應諾師曰還曾夢見仰山麼清曰不要下語只要上座商量師曰若要商量堂頭自有一千五百人老師在師到雙巖雙巖長老覩師風彩乃曰某甲致一問問闍梨若道得便捨院道不得即不捨金剛經云一切諸佛及諸佛法皆從此經出且道此經是何人說師曰說與不說一時拈向那邊著只如和尚決定喚什麼作此經雙巖無對師舉經云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斯則以無為法為極則憑何而有差別且如差別是過不是過若是過一切賢聖盡有過若不是過決定喚什麼作差別雙巖亦無語師曰雪峯道底師在婺州智者寺居第一座尋常不受淨水主事僧問曰因什麼不識觸淨水不肯受師下床拈起淨瓶曰遮箇是淨主事無語師乃撲破淨瓶師自爾道聲遐播眾請居明招山開法四來禪者盈于堂室師謂眾曰希逢一箇下坡不走快便難逢若有同生同死何妨一展僧問師子本出窟時如何師曰俊鷂趁不及曰出窟後如何師曰萬里正紛紛曰欲出不出時如何師曰嶮曰向上事如何師曰眨問如何是透法身外一句子師曰北斗後翻身問十二時中如何趣向師曰拋向金剛地上著問文殊與維摩對譚何事師曰葛巾紗帽已拈向那邊著也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齩得著是好手問無煙之火是什麼人向得師曰不惜眉毛底曰和尚還向得麼師曰汝道我有多少莖眉毛在師見新到僧才上法堂乃舉拂子却擲下其僧珍重便下去師曰作家作家問全身佩劍時如何師曰忽遇正恁麼時又作麼生僧無對師問國泰瑫和尚古人道俱胝只念三行呪便得名超一切人作麼生與他拈却三行呪便得名超一切人國泰竪起一指師曰不因今日爭識得瓜洲客師有師叔在廨院患甚附書來問曰某甲有此大病如今正受疼痛一切處安置伊不得還有人救得麼師乃迴信曰頂門上中此金剛箭透過那邊去也有一僧曾在師法席辭去住庵一年後來禮拜曰古人道三日不相見莫作舊時看師乃露胸問曰汝道我有多少莖蓋膽毛僧無對師却問汝什麼時離庵曰今朝師曰來時折脚鐺子分付與阿誰僧又無語師乃喝出問承師有言我住明招頂興傳古佛心如何是明招頂師曰換却眼曰如何是古佛心師曰汝還氣急麼問學人拏雲攫浪上來請師展鉢師曰拶破汝頂曰也須仙陀去師乃棒趁出師別有頌示眾曰

明招一拍和人希  此是真宗上妙機
石火瞥然何處去  朝生鳳子合應知

師住明招山四十載語句流布諸方將欲遷化上堂告眾囑付其夜展足問侍者曰昔釋迦如來展開雙足放百寶光明汝道吾今放多少侍者曰昔日鶴林今日和尚師以手拂眉曰莫孤負麼又說偈曰

驀刀叢裏逞全威  汝等應當善護持
火裏鐵牛生犢子  臨岐誰解湊吾機

偈畢安坐寂然長往今塔院存焉

衡州華光範禪師僧問靈臺不立還有出身處也無師曰有曰如何是出身處師曰出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道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驗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曰自由自在曰見後如何師曰自由自在問如何是佛法中事師曰了

福州羅山紹孜禪師上堂有數僧爭出問話師曰但一時出來問待老僧一時答却僧便問學人一齊問請師一齊答師曰得問學人乍入叢林祖師的的意請師直指師曰好

西川慧禪師初參羅山見十七卷羅山章羅山問什麼處來師曰遠離西蜀近發開元即今事作麼生羅山揖曰喫茶去師良久無言羅山曰秋氣稍暖去羅山來日上堂師出問豁開戶牖當軒者誰羅山乃喝師良久羅山曰毛羽未備且去一本云初參羅山纔禮拜起山云甚處來師云遠離西蜀近發開元却近前云即今事作麼生羅山揖云喫茶去師擬議間羅山云秋氣稍暖出去師到法堂自歎云我在西川峨眉山脚下拾得一隻蓬蒿箭擬擬亂天下今日到福建道陳老師寨裏弓折箭盡去也休休羅山明日升堂師又出問豁開戶牖當軒者誰山便喝師無對山云羽毛未備翼梢未全且去師因而摳衣久承印記後謁台州勝光光在繩床上坐師直入到身邊叉手立光問什麼處來師曰猶待答話在師便下去光拈得拄杖拂子下僧堂前見師提起拂子問曰闍梨喚遮箇作什麼師曰敢死喘氣光低頭歸方丈

建州白雲令弇和尚師上堂謂眾曰遣往先生門誰云對喪主珍重僧問己事未明以何為驗師曰木鏡照素容曰驗後如何師曰不爭多問三台有請四眾臨筵既處當仁請師一唱師曰要唱即不難曰便請師唱師曰夜靜水清魚不食滿船空載月明歸

虔州天竺義澄常真禪師初參羅山棲泊數載後因羅山在疾師問百年後忽有人問和尚以何指示羅山乃放身便倒師從此契悟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寒暑相催問聖皇請命大眾臨筵請師舉師曰領領曰恁麼即人天有賴也師曰汝作麼生

吉州清平惟曠真寂禪師師上堂云不動神情便有輸贏之意還有麼出來時有僧出禮拜師云不是作家出去僧問如何是第一句師曰要頭將取去問如何是活人劍師曰會麼曰如何是殺人刀師叱之問如何是師子兒師曰毛頭排宇宙

婺州金柱義昭和尚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開門作活僧云忽遇賊來又怎麼生師曰然有新到僧參師揭簾以手作除帽子勢僧擬欲近前師云賺殺人師因事而有頌曰

虎頭生角人難措  石火電光須密布
假饒烈士也應難  懞底那能解差互

潭州谷山和尚僧問省要處乞師一言師乃起去問羚羊掛角時如何師曰爾向什麼處覓曰掛角後如何師曰走

湖南瀏陽道吾山從盛禪師師初住高安龍迴有僧問如何是覿面事師曰新羅國去也問如何是龍迴家風師曰縱橫射直問如何是靈源師曰嫌什麼曰近者如何師曰如人飲水問窮子投師乞師拯濟師曰莫是屈著汝麼曰爭奈窮何師曰大有人見

福州羅山義因禪師師上堂示眾曰若是宗師門下客必不怪於羅山珍重僧問承古人有言自從認得曹谿路了知生死不相關曹谿即不問如何是羅山路師展兩手僧曰恁麼即一路得通諸路亦然曰什麼諸路僧近前立師曰靈鶴煙霄外鈍鳥不離窠問承教中有言須法身萬象俱寂隨智用萬象齊生如何是萬象俱寂師曰有什麼曰如何是萬象齊生師曰繩床椅子

灌州靈巖和尚僧問如何是道中寶師曰地傾東南天高西北曰學人不會師曰落照機前異師頌石鞏接三平曰

解擘當胸箭  因何只半人
為從途路曉  所以不全身

吉州匡山和尚師有示徒頌曰

匡山路  匡山路  巖崖嶮峻人難措
遊人擬議隔千山  一句分明超佛祖

又有白牛頌曰

我有古壇真白牛  父子藏來經幾秋
出門直透孤峯頂  迴來暫跨虎谿頭

福州興聖重滿禪師上堂示眾曰覿面分付不待文宣對眼投機喚作參玄上士若能如此所以宗風不墜僧問如何是宗風不墜底句師曰老僧不忍問昔日靈山會裏今朝興聖筵中和尚親傳如何舉唱師曰欠汝一問

潭州寶應清進禪師僧問如何是實相師曰沒却汝問至理無言如何通信師曰千差萬別曰得力處乞師指示師曰瞌睡漢

前安州白兆山志圓禪師法嗣

朗州大龍山智洪弘濟大師僧問如何是佛師曰即汝是曰如何領會師曰更嫌鉢盂無柄那問如何是微妙師曰風送水聲來枕畔月移山影到床邊問如何是極則處師曰懊惱三春月不及九秋光

襄州白馬山行靄禪師僧問如何是清淨法身師曰井底蝦蟇吞却月問如何是白馬正眼師曰向南看北斗

郢州大陽山行沖禪師第一世住僧問如何是無盡藏師良久僧無語師曰近前來僧才近前師曰去

安州白兆山竺乾院懷楚禪師第二世住僧問如何是句句須行玄路師曰沿路直到湖南問如何是師子兒師曰德山嗣龍潭問如何是和尚為人一句師曰與汝素無冤讎一句元在遮裏曰未審在什麼方所師曰遮鈍漢

蘄州四祖山清皎禪師福州人也姓王氏初住郢州大陽山為第二世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楷師巖畔祥雲起寶壽峯前震法雷師次住安州慧日院後遷止蘄州四祖山為第一世年七十時遺偈云

吾年八十八  滿頭垂白髮
顒顒鎮雙峯  明明千江月
黃梅揚祖教  白兆承宗訣
日日告兒孫  勿令有斷絕

淳化四年癸巳八月二十三日入滅年八十八

蘄州三角山志操禪師第三世住僧問教法甚多宗歸一貫和尚為什麼說得許多周遊者也師曰為爾周遊者也曰請和尚即古即今師以手敲繩床

晉州興教師普禪師僧問盈龍宮溢海藏真詮即不問如何是教外別傳底法師曰眼裏耳裏鼻裏曰只此便是否師曰是什麼僧咄師亦咄問僧近離什麼處曰下寨師曰還逢著賊麼曰今日捉下師曰放汝三十棒

蘄州三角山真鑒禪師第四世住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忽然行政令便見下堂階

前潭州藤霞和尚法嗣

澧州藥山和尚第七世住師上堂謂眾曰夫學般若菩薩不懼得失有事近前時有僧問藥山祖裔請師舉唱師曰萬機挑不出曰為什麼萬機挑不出師曰他緣岸谷問如何是藥山家風師曰葉落不如初問法雷哮吼時如何師曰宇宙不曾震曰為什麼不曾震師曰遍地娑婆未嘗哮吼曰不哮吼底事如何師曰闔國無人知

前潭州雲蓋山景和尚法嗣

衡嶽南臺寺藏禪師問遠遠投師請師一接師曰不隔戶問如何是南臺境師曰松韻拂時石不點孤峯山下壘難齊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巖前栽野果接待往來賓曰恁麼即謝供養師曰怎生滋味問如何是法堂師曰無壁落問不顧諸緣時如何師良久

幽州潭柘水從實禪師僧問如何是道師曰箇中無紫皁曰如何是禪師曰不與白雲連師問僧作什麼來曰親近來師曰任汝白雲朝嶽頂爭奈青霄不展顏

潭州雲蓋山證覺禪師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四海不曾通問如何是一塵含法界師曰通身體不圓曰如何是九世剎那分師曰繁興不布彩問如何是宗門中的的意師曰萬里胡僧不入波瀾

前廬山歸宗懷惲禪師法祠

歸宗寺弘章禪師第四世住僧問學人有疑時如何師曰疑來多少時也問小船渡大海時如何師曰較些子曰如何得渡師曰不過來問枯木生華時如何師曰把一朵來問混然覓不得時如何師曰是什麼

前池州嵆山章禪師法嗣

隨州雙泉山道虔禪師僧問洪鍾未扣時如何師曰絕音響曰扣後如何師曰絕音響問如何是在道底人師曰無異念問如何是希有底事師曰白蓮華向半天開師後住安州法雲院示滅

前洪州雲居第四世懷岳禪師法嗣

揚州風化院令崇禪師第一世住舒州宿松人七歲出家二十登戒契緣於雲居懷岳和尚開法於信州鵝湖廬州節帥周本於維揚西南隅創院請師居之僧問如何是敵國一著棊師曰下將來問一棒打破虛空時如何師曰把將一片來

澧州藥山忠彥禪師第八世住僧問教云諸佛放光明助發實相義光明即不問如何是助發實相義師曰會麼曰莫便是否師曰是什麼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雲嶺龍昌月神風洞上泉

梓州龍泉和尚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不在闍梨分上問學人欲跳萬丈洪崖時如何師曰撲殺

前筠州洞山道延禪師法嗣

筠州上藍院慶禪師初遊方問雪峯如何是雪峯的的意雪峯以杖子敲師頭師應諾峯大笑師後承洞山印解居于上藍僧問如何是上藍無刃劍師曰無僧曰為什麼無師曰闍梨諸方有

前襄州鹿門山處真禪師法嗣

益州崇真和尚僧問如何是禪師曰澄潭釣玉兔問如何是大人相師曰泥揑三官土地堂

襄州鹿門山第二世譚和尚志行大師僧問如何是實際理地師曰南贍部洲北欝單越曰恁麼則事同一家也師曰隔須彌在問遠遠投師請師接師曰從什麼處來曰江北來師曰南堂裏安下問如何是清淨法身師曰戌亥年生

襄州谷隱智靜悟空大師僧問如何是和尚轉身處師曰臥單子下問如何是道師曰鳳林關下曰學人不會師曰直至荊南問如何是指歸之路師曰莫用伊曰還使學人到也無師曰什麼處著得汝問靈山一會何異今時師曰不異如今曰不異底事作麼生師曰如來密旨迦葉不傳

廬山佛手巖行因禪師者雁門人也未詳姓氏早習儒學一旦捨俗出家志求真諦乃遊方首謁襄陽鹿門山真禪師師資道契尋抵江淮登廬山山之北有巖如五指下有石窟深邃可三丈餘師宴處其中因號佛手巖和尚不度弟子有隣庵僧為之供侍常有異鹿錦囊鳥馴繞其側江南國主李氏嚮仰三遣使徵召不起堅請就棲賢寺開法不踰月潛歸巖室僧問如何是對現色身師竪起一指法眼別云還有也未一日示有微疾謂侍僧曰日將午吾去矣侍僧方對師下床行數步屹立而化巖頂上有松一株同日枯瘁壽七十餘國主命畫工寫影備香薪焚爇收遺骨塔于巖之陰

前撫州曹山第二世慧霞禪師法嗣

嘉州東汀和尚僧問如何是却去底人師曰石女紡麻纑曰如何是却來底人師曰扇車關𭢿良計斷

前華州草庵法義禪師法嗣

泉州龜洋慧忠禪師本州僊遊縣人也姓陳氏九歲依本山出家既具戒杖錫觀方謁草庵和尚草庵問曰何方而來師曰六眸峯來草庵曰還具六通否師曰患非重瞳草庵然之師迴故山屬唐武宗廢教例為白衣暨宣宗中興師曰古人有言上昇道士不受籙成佛沙彌不具戒法遂過中不食不宇而禪乃述偈三首曰

雪後始諳松桂別  雲收方見濟河分
不因世主教還俗  那辨雞群與鶴群
多年塵事謾騰騰  雖著方袍未是僧
今日修行依善慧  滿頭留髮候然燈
形容雖變道常存  混俗心源亦不昏
更讀善財巡禮偈  當時何處作沙門

師始從參禮以至返初示滅未嘗下山葬于無了和尚塔之東隅二百步目為東塔經數載其塔忽坼裂連階丈餘時主塔僧將發之於夜宴寂中見西塔定身言曰吾之遺質既勞汝重瘞今東塔不煩更出也塔主稟乎靈感召檀信重修補嚴飾逮今香燈不絕時謂陳沈二真身是也其無了禪師嗣馬祖事迹廣如別章

前襄州含珠山審哲禪師法嗣

洋州龍穴山和尚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騎虎唱巴歌問大善知識為什麼却與土地燒錢師曰彼上人者難為醻對

唐州大乘山和尚問枯樹逢春時如何師曰世間希有問如何是四面上事師曰升子裏𨁝跳斗子內轉身

襄州鳳山延慶院歸曉慧廣大師僧問言語道斷時如何師曰兩重公案曰如何領會師曰分明舉似洞山問如何是鳳山境師曰好生看取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識麼

襄州含珠山真和尚第三世住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含珠密意同道者知曰恁麼即不假羽翼便登翠嶺也師曰鈍問古鏡未磨時如何師曰昧不得曰磨後如何師曰黑如漆

前鳳翔府紫陵匡一大師法嗣

并州廣福道隱禪師僧問如何是指南一路師曰妙引靈機事澄波顯異輪問三家同到請未審赴誰家師曰月應千家水門門盡有僧

紫陵微禪師第二世住僧問如何是紫陵境師曰寂照燈光夜已深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猿啼虎嘯問寶劍未出匣時如何師曰磐陀石上栽上柏

興元府大浪和尚僧問既是喝河神為什麼却被水推却師曰隨流始得妙倚岸却成迷

前洪州鳳棲山同安威禪師法嗣

陳州石鏡和尚僧問石鏡不磨還照也無師曰前生是因今生是果

前襄州石門山獻禪師法嗣

石門山乾明寺慧徹禪師第二世住問金烏出海光天地與此光陰事若何師曰龍出洞兮風雨至海嶽傾時日月明問從上諸聖向什麼處去也師曰露柱掛燈籠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片雲生鳳嶺樵子處處明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解接無根樹能挑海底燈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少林澄九鼎動浪百華新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三門外松樹子見生見長問一毫未發時如何師曰羿善不調弓箭透三江口問如何是佛師曰樵子度荒郊騎牛草不露

前襄州萬銅山廣德義和尚法嗣

襄州廣德延和尚第二世住初謁廣德義和尚作禮而問曰如何是和尚深深處曰隱身不必須巖谷闤闠堆堆覩者希師曰恁麼即酌水獻華也曰忽然雲霧靄闍梨作麼生師曰采汲不虛施曰大眾看取第二代廣德師次踵山門聚徒開法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魚躍無源水鶯啼萬古松問如何是常在底人師曰臘月死蛇當大路觸著傷人不奈何問如何是大通智勝佛時師曰盛夏日輪新霽後汝莫當輝瞪目觀曰如何是大通智勝佛後師曰孤輪罷照鷲峯頂汝報巴猿莫斷腸問如何是作得無間業師曰猛火然鐺煮佛喋師因事有頌曰

才到洪山便垛根  四平八面不言論
他家自有眠雲志  蘆管橫吹宇宙分

前隋州隋城山護國守澄禪師法嗣

隋州龍居山智門寺守欽圓照大師僧問兩鏡相對為什麼中間無像師曰自己亦須隱曰鏡破臺亡時如何師竪起拳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額上不帖牓

隋城山護國知遠演化大師第二世住僧問舉子入門時如何師曰緣情體物是作麼生問乾坤休駐意宇宙不留心時如何師曰總是戰爭收拾得却因歌舞破除休問直截根源佛所印摘葉尋枝我不能意旨如何師曰罷攀雲樹三秋果休戀碧潭孤月輪

安州大安山能和尚崇教大師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打起南山鼓唱起北山歌問如何是三冬境師曰千山添翠色萬樹鎖銀華

穎州薦福院思禪師曾住唐州天目山僧問古殿無佛時如何師曰梵音何來又問不假修證如何得成師曰修證即不成

潭州延壽和尚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煬帝以汴水為榮老僧以書湖池畔

隋城山護國志朗圓明大師第三世住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淨果嫡子疎山之孫問如何是萬法之根源師曰空中收不得護國不能該

前蘄州烏牙山彥賓禪師法嗣

安州大安山興古禪師僧問亡僧遷化向什麼處去也師曰昨夜三更月上峯問維摩寂默是說不是說師曰暗裏石牛兒超然不出戶

蘄州烏牙山行朗禪師僧問未作人身已前作什麼來師曰海上石牛歌三拍一條紅線掌間分問迦葉上行衣何人合得披師曰天然無相子不掛出塵衣

前鳳翔府青峯和尚法嗣

西川靈龕和尚僧問如何是諸佛出身處師曰出處非干佛春來草自青問碌碌地時如何師曰試進一步看

京兆紫閣山端己禪師僧問四相俱盡立什麼為真師曰爾什麼處去來問渭水正東流時如何師曰從來無間斷

房州開山懷晝禪師僧問作何行業即得不違千聖師曰妙行無倫匹情玄體自殊問有耳不臨清水洗無心誰為白雲幽師曰無木掛千金曰掛後如何師曰杳杳人難辨

幽州傳法和尚僧問教意與祖意是同是別師曰華開金線秀古洞白雲深問別人為什麼徒弟多師為什麼無徒弟師曰海島龍多隱茆茨鳳不棲

益州淨眾寺歸信禪師僧問蓮華未出水時如何師曰菡萏滿池流曰出水後如何師曰葉落不知秋問不假浮囊便登巨海時如何師曰紅嘴飛超三界外綠毛也解道煎茶

青峯山清免禪師第二世住僧問久醞蒲萄酒今日為誰開師曰飲者方知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耨池無一滴四海自滔滔

景德傳燈錄卷第二十三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