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譯雜阿含經

別譯雜阿含經卷第二

初誦第二

(二三)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王舍城住寒林中爾時佛告諸比丘「人生壽淺會必歸終應勤行道淨修梵行是故汝等不應懈怠應修善行修於法義及以真行

爾時魔王聞是說已即作是念「沙門瞿曇在王舍城住寒林中為諸聲聞而說法要我當至彼而作壞亂」爾時魔王作是念已化為摩納往至佛所頂禮佛足在一面立而說偈言

「人生壽長
無諸嬈惱
常得安隱
無有死徑

佛作是念「魔王波旬來作嬈亂」即說偈言

「人命短促
多諸嬈害
宜急修善
如救頭燃
當知波旬
欲來惱觸

爾時魔王聞說偈已即作是念「沙門瞿曇知我心念」愁憂苦惱深生悔恨便即隱形還于天宮

(二四)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王舍城寒林之中爾時佛告諸比丘「諸行無常迅速不停無可恃怙是敗壞法應當速離趣解脫道

爾時魔王波旬復作是念「沙門瞿曇住王舍城在寒林中為諸聲聞說如是法我當往彼而為嬈亂」爾時魔王作是念已化為摩納往至佛所在一面立而說偈言

「晝夜恒在
命常迴來
如輪軸轉
周迴無已

佛知魔王來作嬈亂即說偈言

「命欲日夜盡
壽者多患難
猶如陷下河
速盡無遺餘
是故汝波旬
不應作壞亂

魔作是念「佛知我心」愁憂苦惱極生悔恨隱形而去還于天宮

(二五)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王舍城迦蘭陀竹林爾時世尊於夜後分經行林中於其晨朝洗足已正身端坐繫念在前爾時魔王作是念言「沙門瞿曇在王舍城於夜後分林中經行於其晨朝洗足已入於靜室正身端坐繫念在前我今當往而作嬈亂」作是念已即便化為摩納之形在佛前立而說偈言

「我心能化作
羅網遍虛空
沙門於我所
終不得解脫

佛作是念「魔來嬈亂」即說偈言

「世間有五欲
愚者為所縛
能斷此諸欲
永盡一切苦
我已斷諸欲
意亦不染著
波旬應當知
我久壞欲網

爾時魔王聞說偈已不果所願憂愁苦惱隱形而去還于天宮

(二六)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林爾時世尊於初夜後分坐臥經行於其晨朝洗足入房右脇著地足足相累繫心在明修於念覺而生起想爾時魔王波旬即作是念「沙門瞿曇在王舍城迦蘭陀竹林中經行坐臥於其晨朝洗足入房右脇著地足足相累繫心在明修於念覺作於起想我當至彼而作嬈亂」作是念已化為摩納在佛前住而說偈言

「何以睡眠
何以睡眠
云何睡眠
如入涅槃
如所作辦
而自安眠
乃至日出
故復眠也

佛知天魔來作嬈亂即說偈言

「愛網著諸有
遍覆一切處
我今破斯網
諸愛永已斷
一切有生盡
安隱涅槃樂
波旬汝今者
於我復何為

爾時魔王聞說偈已憂愁苦惱即便隱形還于天宮

(二七)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王舍城耆闍崛山中值天雲霧降少微雨電光暉赫處處晃耀爾時世尊即於其夜露地經行魔王波旬而作是念「沙門瞿曇在王舍城耆闍崛山值天雲霧降少微雨電光暉赫處處光耀於其夜中露地經行我當往彼而作壞亂」爾時魔王作是念已在其山上推大石下欲到佛所彼大石自然碎壞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汝壞靈鷲山
令如粉微塵
巨海及大地
悉皆分碎裂
欲使正解脫
生於怖畏相
欲令毛髮竪
終無有是處

爾時魔王作是念言「沙門瞿曇知我所念」憂愁苦惱即便隱身還于天宮

(二八)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王舍城耆闍崛山爾時世尊於其中夜露地經行洗足已入靜房中整身端坐繫念在前魔王波旬作是念言「瞿曇沙門在王舍城耆闍崛山中露地經行我當往彼而作嬈亂」爾時魔王即自變形作蟒蛇身其形長大猶如大船雙目晃朗如憍薩羅鉢吐舌炎炎又如掣電出入息聲如大雷震住於佛前以身遶佛引頸舉頭當佛頂上

爾時世尊知魔嬈亂而說偈言

「我處于閑寂
繫心正解脫
安禪修其身
如昔諸佛法
毒蛇極猛暴
狀貌甚可畏
蚊虻及蚤蝨
種種諸惱觸
不動我一毛
況能令我畏
假使虛空裂
大地皆振動
一切諸眾生
皆生大驚懼
欲令我怖畏
終無有是處
設復有毒箭
中于我心者
當于被箭時
終不求救護
然復此毒箭
亦不能中我

爾時魔王聞佛說偈而作是念「瞿曇沙門已知我心」生大怖畏憂愁悔恨即變形去還于天宮

(二九)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王舍城曼直林中佛於初夜坐禪經行初夜以訖洗足入室右脇著地足足相累繫心在明作於起想魔王波旬知佛心已而作是念「沙門瞿曇在王舍城曼直林中於其初夜坐禪經行至中夜前洗足入房右脇著地足足相累繫心在明作於起想我今當往而作壞亂」爾時魔王化作摩納在如來前而說偈言

「云何無事務
而作於睡眠
安寢不𭔏寤
如似醉人眠
人無財業者
乃可自恣睡
大有諸財業
歡樂快睡眠

爾時世尊知魔來嬈亂而說偈言

「我非無作睡
亦非醉而眠
我無世財故
是以今睡眠
我多得法財
是以安睡眠
我於睡眠中
乃至出入息
皆能有利益
未甞有損減
寤則無疑慮
睡眠無所畏
譬如有毒箭
人射中其心
數數受苦痛
猶尚能得睡
我毒箭已拔
何故而不睡

魔聞是偈作是念「沙門瞿曇已知我心」心懷憂惱於即還宮

(三〇)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王舍城毘婆波世山七葉窟中爾時有一比丘名曰求㥲獨住仙山黑石窟中處於閑靜勤行精進以不放逸斷於我見得時解脫自身作證復還退失第二第三乃至第六亦還退失比丘念言「我今獨處修行精進六返退失若更退失以刀自割」魔王波旬知佛在王舍城毘婆波世山七葉窟中瞿曇弟子名曰求㥲亦在王舍城獨住仙山黑石窟中勤行精進心不放逸得時解脫自身作證得已退失如是六返爾時魔王而作是念「求㥲比丘若第七得必自傷害出魔境界」作是念已捉琉璃琴往到佛所扣琴作偈

「大智大精進
有大神通達
於法得自在
威光極熾盛
汝聲聞弟子
今將欲自害
人中最上者
汝今應遮斷
云何樂汝法
何故學他死

爾時魔王說是偈已佛告魔言「波旬汝今乃是諸放逸者之大親友汝今所說自為說耳乃不為彼比丘說也

爾時世尊復說偈言

「若人不怯弱
堅修行精進
恒樂於禪定
晝夜修眾善
乾竭愛欲使
壞汝魔軍眾
今捨後邊身
永入於涅槃

爾時魔王憂悲苦惱失琉璃琴愁毒悔恨還本宮殿

佛告諸比丘「當共汝等詣仙人山求㥲比丘所」佛將諸比丘詣求㥲所見求㥲尸東猶如煙聚佛告諸比丘「汝等見此煙聚已不」諸比丘言「已見世尊」尸南西北亦如是聚佛告比丘「此是波旬隱形遶求㥲所覓其心識」佛告比丘「求㥲比丘以入涅槃無有神識無所至方

爾時魔王化形摩納而說偈言

「上下及四方
推求求㥲識
莫知所至方
神識竟何趣

爾時世尊告波旬言「如此健夫破汝軍眾以入涅槃

佛說是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一)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優樓比螺聚落尼連禪河菩提樹下成佛未久爾時魔王而作是念「佛在優樓比螺聚落尼連禪河菩提樹下成佛未久我當詣彼伺求其便」作是念已往詣佛所而說偈言

「汝獨處閑靜
閉默常寂然
光顏顯神體
諸根悉悅豫
譬如失財者
後還獲於財
汝今翫禪寂
歡喜亦如是
既能遺國榮
亦不悕名利
何不與諸人
而共為親友

爾時世尊以偈答言

「我久獲禪定
其心常寂然
破壞汝欲軍
得於無上財
我根恒恬豫
心中得寂滅
以壞汝欲軍
修道情歡喜
獨一離憒閙
安用親友為

爾時魔王復說偈言

「汝已獲正道
安隱向涅槃
既以得妙法
宜常戢在懷
誠應獨了知
何以教眾人

爾時世尊復說偈言

「人不屬魔者
諮吾彼岸法
我為正分別
諦實得盡滅
止心不放逸
魔不得其便

爾時魔王復說偈言

「譬如白石山
其色類脂膏
群鳥不別知
飛來而噏食
既不得其味
𭉨傷而虛還
我今亦如是
徒來無所為

爾時魔王說是偈已憂愁苦惱極生悔恨向一空處蹲踞獨坐以箭畫地思作方計魔三女一名極愛二名悅彼三名適意魔三女往至魔邊向父說偈

「父今名丈夫
何以懷憂愁
我當以欲羂
羂彼如捕鳥
將來至父所
使父得自在

爾時魔王說偈答言

「彼人善斷欲
不可以欲牽
已過魔境界
是故我懷憂

彼魔三女化其形容極為端嚴往至佛所即禮佛足在一面立三女同聲俱白佛言「我故來供養與佛策使」爾時世尊無上斷愛了不顧視第二第三亦作是語佛不觀察

魔三女退在一處自共議論「男子之法所好各異或愛小者或愛中者或愛大者」即時一女化作六百女人或作小女或作童女或作未嫁女或作已嫁女或作已產女或作未產女化作如是眾多女已俱往佛所白佛言「世尊我等今來供養世尊為其策使給侍手足」佛不觀察第二第三亦如是說都不顧視

魔女等復退一處更共語言「此必得無上斷愛欲解脫故若不爾者應見我等狂亂吐血或能心裂我等當往其所以偈問難」魔女極愛以偈問曰

「端拱樹下坐
閑靜獨思惟
為失於財寶
為欲求大財
城邑聚落中
都無愛著心
何不與眾人
而共作親友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我以得大財
心中得寂滅
我壞愛欲軍
妙色都不著
獨處而坐禪
最受第一樂
以是因緣故
都不求親友

魔女適意復說偈言

「比丘住何處
能度五駛流
六駛流亦過
入何禪定中
得度大欲岸
永離有攝縛

爾時世尊復說偈言

「身獲柔軟樂
心得善解脫
心離於諸業
意不復退轉
得斷覺觀法
得離瞋愛掉
得住此處住
能度五駛流
并度第六者
作如是坐禪
能度大欲結
并離有攝流

魔女悅彼復說偈言

「已斷於愛結
離眾所著處
多欲度駛流
多欲度死岸
唯有黠慧者
能度如斯難

爾時世尊復說偈言

「大精進濟拔
如來正法度
如法得度脫
智者莫不欣

三女不果所願還至父所爾時魔王呵責三女因說偈言

「三女占壞彼
形容猶如電
向彼大精進
如風吹兜羅
爪以欲壞山
齒齚於鐵丸
嬰愚以藕絲
欲懸於太山
佛已度眾著
欲共彼講論
羂摾欲捕風
欲下虛空月
以手掬大海
望欲得乾竭
佛已離諸著
欲往共講論
舉脚度須彌
大海中覓地
佛已出諸著
而往共講論

魔王憂愁悔恨於即滅沒還于天宮

(三二)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王舍城靈鷲山爾時佛與諸比丘讚嘆涅槃法魔王作是念「佛在王舍城與諸比丘讚涅槃法我今當往而作壞亂」作是念已即便化形作一百人五十人極為端正五十人極為醜惡諸比丘皆生驚怪今以何故極為端正復有極醜

佛知魔來欲作壞亂爾時世尊告波旬言「汝於長夜生死之中具受如是好惡之形汝當云何得度苦岸如是變化復何用為若有愛著於男女者汝當變化作眾形相我今都無男女之相何用變化作眾形為

佛說是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長壽何帝及羂摾
睡眠經行大毒蛇
無所為求㥲魔女
壞亂變形及好惡

(三三)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佛告諸比丘「堅持七行必得帝釋何以故昔者帝釋為人之時發初履行孝順父母恭敬尊長所言柔軟斷於兩舌好施無慳恒修實語終不欺誑不起瞋恚設生嫌恨尋思滅之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於父母所
極能孝順
於諸尊長
深心恭敬
恒作軟善
恩柔好語
斷於兩舌
慳貪瞋恚
三十三天
各作是語
『如是行者
勝我等輩
應當別住
以為天王』」

佛說是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四)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毘舍離獼猴彼岸大講堂中有一離車名摩訶離來詣佛所禮佛足已在一面坐白佛言「世尊頗曾見帝釋不」佛言「我見」離車白佛言「有夜叉鬼狀似帝釋世尊所見將無是彼夜叉鬼耶」佛告離車「是帝釋身我善識之夜叉之形如帝釋者我亦識知帝釋本行及所行事我亦盡知帝釋本為人時極孝順父母敬於尊長所言柔軟斷於兩舌除去慳嫉常好布施口常實語除於瞋恚不起嫌恨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於父母所
極能孝順
於諸尊長
深心恭敬
恒作軟善
恩柔好語
斷於兩舌
慳貪瞋恚
三十三天
各作是語
『如是行者
勝我等輩
應當別住
以為天王』」

佛說是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五)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有一比丘往到佛所頂禮佛足在一面立白佛言「世尊云何名帝釋云何作帝釋相」佛告比丘「帝釋本在人中所有布施生純信心信心施於貧窮沙門婆羅門等其所施時施漿飲食種種餚饍種種華鬘種種諸香燒香塗香財帛床榻以是因緣時諸天等名為帝釋

比丘復白佛「何故名帝釋為富蘭但那」佛告比丘「帝釋昔在人中施無厭足數數施故諸天號名為富蘭但那

「以何因緣復名帝釋為摩佉婆」佛告比丘「帝釋本作婆羅門名摩佉婆

又問「復何因緣名婆娑婆」佛言「數數常以衣服施沙門婆羅門以是緣故名婆娑婆

又問「復何因緣名憍尸迦」佛告比丘「帝釋本為人時姓憍尸迦故名憍尸迦」「復何因緣名舍脂夫」佛告比丘「帝釋娶毘摩質多羅阿修羅王女名舍脂

又問「復以何緣名為千眼」佛告比丘「帝釋本為人時極大聰明斷事之時須臾之間能斷千事以是因緣故名千眼

「復以何緣名因陀羅」佛告比丘「帝釋居天王位斷理天事故名因陀羅

爾時世尊告比丘「能具上七事以是緣故諸天號曰帝釋

佛說是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六)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昔所有一夜叉形狀甚小顏色鄙惡身形又黑人不喜見坐帝釋座上爾時三十三天見是夜叉坐於釋處皆大瞋忿種種毀罵爾時夜叉惡相漸滅善色轉生漸漸長大諸天罵詈瞋恚轉多夜叉遂復身形長大顏色鮮盛諸天相將至帝釋所白帝釋言『有一夜叉極為醜陋身形甚小坐帝釋處我等諸天盡共罵詈而夜叉子顏色轉好身形漸大』帝釋語言『有是夜叉得諸罵詈形色轉好名助人瞋』爾時帝釋還向坐所偏袒右肩手擎香爐語夜又言『大仙我是帝釋我是帝釋』三自稱名夜叉轉小形色轉惡於是消滅帝釋還復帝釋坐告諸天言『自今以往莫生瞋恚若有惡對慎莫加瞋』即說偈言

「『若他來侵欺
莫還侵欺彼
於來侵害者
皆生於慈心
無瞋無害者
常應親近之
彼即是賢聖
亦賢聖弟子
諸有瞋恚者
為瞋山所障
若有瞋恚時
能少禁制者
是名為善法
如轡制惡馬』」

佛告諸比丘「帝釋居天王位受諸欲樂猶能制瞋又常讚嘆禁制瞋者況汝比丘信家非家出家入道剃除鬚髮被服法衣而不制瞋讚離瞋者是故比丘當如是學

爾時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七)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晨朝時到著衣持鉢入城乞食食已洗足攝坐具詣得眼林中遍觀察已於閑靜處在樹下結加趺坐住於天住爾時耆陀精舍中有二比丘於僧斷事時共生忿諍一小默然忍一瞋熾盛彼熾盛者自見己過而來歸向默忍比丘求欲懺悔默忍比丘不受其懺如是展轉諸比丘等共相論說出大音聲

如來爾時住於天住以淨天耳過於人耳遙聞是聲即從坐起至於僧中在於僧前敷座而坐佛告諸比丘「我於今朝著衣持鉢入城乞食乃至來入林中靜坐聞諸比丘高聲大喚為作何事

爾時比丘即白佛言「世尊耆陀精舍有二比丘僧斷事時共生忿諍一比丘者小自默忍其一比丘熾盛多語熾盛比丘自知己過歸誠懺悔默忍比丘不受其懺展轉共道出大音聲

佛告比丘「云何愚癡不受他懺諸比丘當知昔日釋提桓因在善法堂諸天眾中而說偈言

「『譬如用瓢器
斟酥以益燈
火然轉熾盛
反更燒瓢器
瞋心亦如是
還自燒善根
我終不含怒
瞋已尋復散
不如水㳬流
迴復無窮已
雖瞋不惡口
不觸汝所諱
所諱如要脈
我終不傷害
調伏於身已
於己即有利
無瞋無害者
彼即是賢聖
亦賢聖弟子
常應親近之
諸有瞋恚者
重障猶如山
若有瞋恚時
能少禁制者
是名為善業
如轡制惡馬』」

佛告諸比丘「釋提桓因處天王位天中自在尚能修忍讚嘆忍者況汝比丘出家毀形而當不忍讚嘆於忍

佛說是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八)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昔釋提桓因將諸天眾將欲往與阿脩羅戰釋提桓因語毘摩質多羅阿脩羅王言『我等今者不必苟須多將人眾共相傷害但共講論以決勝負』毘摩質多羅語釋提桓因言『憍尸迦我等講論若有勝負誰當分別』釋提桓因言『我等眾中并阿修羅亦有聰哲智慧辯才能當善惡決勝負者』毘摩質多言『帝釋汝今先說』帝釋答言『我亦能說汝是舊天應當先說

「毘摩質多即說偈言

「『今我見忍過
愚者謂忍法
彼怖故生忍
便以己為勝

「釋提桓因復說偈言

「『隨彼言怖畏
己利最為勝
財寶及諸利
無勝忍辱者

「毘摩質多羅復說偈言

「『愚者無智慧
要當須止制
譬如彼後牛
騰陌先牛上
是故須刀杖
摧伏於愚者

「釋提桓因以偈答言

「『我觀止制愚
默忍最為勝
極大瞋恚忿
能忍彼自息
無瞋無害者
彼即是賢聖
亦賢聖弟子
常應親近之
諸有瞋恚者
瞋重障如山
若有瞋恚時
能少禁制者
是名為善業
如轡制惡馬

「諸天及阿脩羅眾有智慧者詳共評議量其勝負以阿脩羅說諍鬪為本釋提桓因止息諍訟心無忿競以阿脩羅負帝釋為勝

佛告諸比丘「釋提桓因天中自在長夜忍辱讚忍辱法汝等比丘若能忍辱讚嘆忍者稱出家法

佛說是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九)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往昔之時釋提桓因共阿脩羅將欲戰鬭治嚴已辦爾時釋提桓因告諸天言『我等諸天若得勝者必以五縛繫阿脩羅將詣天宮』時阿脩羅亦勅己眾『我等若勝亦以五縛繫釋提桓因詣阿脩羅宮』爾時諸天眾勝即以五縛繫毘摩質多羅將詣天宮毘摩質多見帝釋時瞋恚罵詈極出惡言帝釋爾時親聞罵聲默不加報爾時御者摩得伽即說偈言

「『釋脂之夫摩佉婆
汝為怖畏無力耶
毘摩質多面前罵
極出惡言云何忍

「爾時帝釋說偈答言

「『我不怖畏而生忍
亦不以我無力故
而畏毘摩質多羅
我以勝智自修忍
愚者淺識智無及
而常諍訟心不息
若我以力用禁制
與彼愚者同無異

「御者復說偈言

「『孾愚若放縱
轉劇不休息
如彼後行牛
騰陌前牛上
健者為以力
禁制彼愚者

「帝釋復說偈言

「『我觀制禁愚
莫過於忍默
瞋恚熾盛時
唯忍最能制
愚者謂有力
而實是無力
愚不識善惡
無法可禁制
我身有勇力
能忍愚劣者
是名第一忍
忍中之善者
微者於有力
不得不行者
是名怖畏忍
不名為實忍
威力得自在
為他所毀罵
默然不加報
是名為勝忍
微劣怖威力
默然不能報
是名為怖畏
不名為行忍
孾愚無智等
惡害以加他
見他默然忍
便以己為勝
賢聖有智者
謂忍最為勝
是以聖賢眾
恒讚忍功德
除己并與他
滅除諸難畏
見他瞋恚盛
但能行默忍
彼瞋自然滅
不煩刀杖力
彼此得大利
自利亦利他
愚者謂忍怯
賢智之所讚
忍於勝己者
怖畏患害故
若於等己諍
畏俱害故忍
能忍卑劣者
忍中最為上』」

佛告諸比丘「帝釋於三十三天最為自在行於王法尚能修忍讚嘆於忍況諸比丘毀形入法應當修忍讚嘆於忍若能修忍及讚嘆者是出家法

佛說是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四〇)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佛告比丘「昔釋提桓因欲詣遊戲園勅御者摩得梨伽『汝駕千馬車』時摩得梨伽疾駕車已即白釋言『嚴駕已訖宜知是時』帝釋出毘禪延堂上叉手合掌東面向佛摩得梨見帝釋東向合掌心生驚懼失所捉鞭并所執轡帝釋語言『汝見何事驚怖乃爾失馬鞭轡』摩得梨言『摩佉釋脂之夫我見汝叉手東向以是心懼故失鞭轡一切有生皆敬於汝一切地主盡屬於汝四天王及三十三天皆禮敬汝誰復有德勝於汝者叉手合掌東向而立』帝釋答言『一切敬我信如汝言一切人天所恭敬者號之為佛我今恭敬禮向於佛』爾時帝釋即說偈言

「『最大名稱世間尊
汝摩得梨應當知
我今於彼生敬信
是故叉手合掌立

「摩得梨即說偈言

「『爾時敬禮世間勝  我亦隨汝恭敬禮

「作是語已合掌禮敬乘輦而去

佛告諸比丘「帝釋自在處天王位猶尚恭敬禮拜於佛汝諸比丘剃除鬚髮出家學道勤當敬佛應出家法

佛說是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四一)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昔釋提桓因欲詣遊戲園勅御者摩得梨『汝駕千馬車』時摩得梨尋駕車已詣帝釋所即白釋言『嚴駕已訖宜知是時』爾時帝釋出毘禪延堂合掌南向摩得梨見已心亦驚怕失鞭及轡帝釋語言『汝見何事驚怖乃爾』摩得梨言『摩佉釋脂之夫我今見汝合掌南向心懷懼故致失鞭轡一切有生皆敬於汝一切地主盡屬於汝四天王天及三十三天皆禮敬汝誰復有德勝於汝者叉手合掌南向而立』帝釋答言『一切敬我信如汝言一切天人所恭敬者名之為法我今恭敬禮具足戒法』爾時帝釋即說偈言

「『有諸出家者
以修不放逸
長夜入寂定
修最上梵行
捨棄於三毒
能得解脫法
有如是等法
我今恭敬禮
諸大阿羅漢
遠離於欲者
能滅無明闇
斷除諸結使
并在家修善
不作惡業者
如是正法子
今我皆敬禮

「摩得梨言『汝禮最勝我願隨禮』爾時帝釋作是語已合掌敬禮乘輦而去

佛告諸比丘「帝釋處於人天而得自在尚能恭敬禮敬於法況汝比丘剃除鬚髮出家學道而當不勤恭敬於法

佛說是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四二)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佛告諸比丘「昔釋提桓因欲詣遊戲園勅御者摩得梨『汝嚴駕千馬車』時摩得梨駕車已訖詣帝釋所白帝釋言『嚴駕已訖宜知是時』爾時帝釋出毘禪延堂合掌西向御者摩得梨見是事已亦生驚懼失鞭及轡帝釋語言『汝見何事驚怖乃爾』摩得梨言『摩佉釋脂之夫我今見汝合掌西向心懷懼故致失鞭轡一切有生皆敬於汝一切地主盡屬於汝四天王天及三十三天皆禮敬汝誰復有德勝於汝者叉手合掌敬向西方』帝釋答言『一切敬我如汝所言一切天人所恭敬者名之為僧今我恭敬信向於僧』爾時摩得梨說偈問言

「『人身膿汗滿
劇於露死屍
恒患飢渴苦
豈羨彼無家
汝今以何故
極能恭敬彼
彼有何威儀
及以道德行
願汝為我說
我今至心聽

「爾時釋提桓因即說偈言

「『以彼無家故
我實羨於彼
彼亦無庫藏
倉庫及穀米
離諸眾事務
節食諧全命
善護於禁戒
辯說美妙法
勇健無怯心
行聖默然法
諸天阿脩羅
恒共有戰諍
一切諸人中
悉各有忿競
今我所敬者
悉皆離刀杖
一切皆積聚
彼悉能遠離
世間所愛著
彼心皆捨棄
我今敬禮者
遠離一切過
摩得梨汝今
應當知此事

「爾時摩得梨復說偈言

「『汝禮者最勝
我亦隨恭敬
摩佉之所禮
我今隨汝禮

「說是偈已帝釋乘輿而去

佛告諸比丘「彼帝釋者處人天自在尚能敬僧況汝比丘出家修道各宜敬僧

佛說是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帝釋摩訶離
以何因夜叉
得眼得善勝
縛繫及敬佛
敬法禮僧十

別譯雜阿含經卷第二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