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譯雜阿含經

別譯雜阿含經卷第十六丹本第十七卷初准

(三三〇)

爾時世尊在毘舍離獼猴陂岸大講堂中時有四十波利蛇迦比丘皆阿練若著糞掃衣盡行乞食悉在學地未離欲法咸至佛所頂禮佛足在一面坐

爾時世尊作是念「此諸比丘皆阿練若著糞掃衣盡行乞食悉是學人未斷諸結吾當為彼如應說法令諸比丘不起于坐心得解悟盡諸結漏

佛告之曰「比丘當知生死長遠無有邊際無有能知其根源者一切眾生皆為無明之所覆蓋愛結所使纏繫其頸生死長途流轉無窮過去億苦無能知者譬如恒河流入四海我今問汝汝處生死所出血多為恒河多

時諸比丘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者我處生死身所出血多彼恒河四大海水

佛告諸比丘「善哉善哉汝從往世所受象身為他截鼻截耳或時截足鐵鉤斲頭及以斬項所出之血無量無邊又受牛駱駝種種禽獸如受雞形截其羽翼及其項足身所出血是諸禽獸各被割截所出之血不可計量」復告諸比丘「色為是常是無常乎

諸比丘白佛言「世尊色是無常

佛復問言「色若無常為當是苦為非苦乎

比丘對曰「無常故苦

佛復告言「若無常苦是敗壞法於此法中賢聖弟子計有我及我所不

比丘對曰「不也世尊

佛復告曰「受識為是常耶為無常乎

比丘對曰「斯皆無常

佛復問言「若是無常為是苦耶為非苦耶

比丘對曰「無常故苦

佛又問言「若無常苦是敗壞法賢聖弟子寧計是中我我所不

比丘對曰「不也世尊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色是無常無常故即無我若無有我則無我所如是知實正慧觀察識亦復如是是故比丘若有是色乃至少時過去未來現在若內若外若近若遠此盡無我及以我所如是稱實正見所見若受若行若識若多若少若內若外若近若遠過去未來現在都無有我亦無我所如實知見賢聖弟子見是事已即名多聞於色厭惡識亦生厭惡以厭惡故得離欲得離欲故則解脫得解脫故則解脫知見若得解脫知見即知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更不受有

佛說是時四十波利蛇迦比丘不受後有心得解脫

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三一)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佛告諸比丘「汝等當知生死長遠無有邊際無有能知其根源者一切眾生皆為無明之所覆蓋愛結纏縛流轉生死無有窮已過去億苦無能知者譬如恒河流注四海」復告比丘「生死長遠於昔過去受形已來憂悲哭泣所出目淚為多為恒河多

時諸比丘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者生死長遠目所出淚踰彼恒河亦多四海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所集目淚實多四海誠如汝言過去來世父母棄背伯叔兄弟姊妹兒子宗親眷屬悉皆死喪及失錢財或受鞭杖或被傷刖侵毀形體乃至繫閉如斯眾苦悲惱流淚不可稱計譬如瀑流漂眾草木聚沫塞路愛之聚沫遮賢聖道血渧受身數受地獄餓鬼畜生及餘惡趣

佛問比丘「色為是常是無常乎

比丘對曰「色是無常

佛復問言「色若無常為當是苦為非苦耶

比丘對曰「無常故苦

佛告比丘「若無常苦是敗壞法於斯法中賢聖弟子寧計有我及我所不

比丘對曰「不也世尊」佛又問言「受識為是常耶是無常乎

比丘對曰「斯皆無常

佛又問言「若是無常為是苦耶為非苦乎

比丘對曰「無常故苦」又問「若無常苦是敗壞法賢聖弟子寧計是中我我所不

比丘對曰「不也世尊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色是無常無常故苦苦即無我若無有我則無我所如是知實正慧觀察亦復如是是故比丘若有是色乃至少許過去未來現在若內若外若近若遠此盡無我及以我所如是稱實正見所見若受若多若少若內若外若遠若近過去未來現在都無有我亦無我所如實知見賢聖弟子見是事已即名多聞於色解脫亦得解脫憂悲苦惱一切解脫

佛說是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三二)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佛告諸比丘言「生死長遠無有邊際無有能知其根源者一切眾生皆為無明之所覆蓋愛結纏縛流轉生死無有窮已過去億苦無能知者」復告比丘「譬如恒河流注四海於昔過去生死曠遠飲於母乳比恒河水何者為多

比丘白佛「如我解佛所說義者過去久遠所飲母乳多彼恒河及四海水

「受形已來無量無邊或受象鹿等種種畜獸所飲母乳不可稱計譬如瀑流漂諸草木合成聚集妨塞途路愛之聚沫亦復如是能遮聖道」餘如上說

(三三三)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佛告諸比丘「生死長遠無有邊際無有能知其根源者一切眾生皆為無明之所覆蓋愛所纏縛流轉生死無有窮已過去億苦無能知者假設有人斬截天下大地草木悉以為籌盡此諸籌欲數過去無量世來所生之母亦不能盡其邊際假設斬於大地草木悉皆以為四指之籌欲算過去所生之父終不能得知其邊際」復告比丘「生死長遠邊不可得」餘如上說「汝諸比丘當作是學斷於生死斷於諸有更不受有

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三四)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佛告諸比丘「生死長遠無有邊際無有能知其根源者一切眾生皆為無明之所覆蓋愛所纏縛流轉生死無有窮已過去億劫恒受眾苦一切無有能得知者」復告比丘「假設有人丸大地土猶如豆粒以此豆粒欲數過去所受生母盡此地土亦不能得盡其邊際」餘如上說「是故汝等應作是學學斷後有懃求方便斷於後有

佛說是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三五)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佛告諸比丘「生死長遠無有邊際無有能知其根源者一切眾生皆為無明之所覆蓋愛所纏縛流轉生死無有窮已過去億數所受眾苦一切無有能得知者

佛告比丘「汝觀世間喜樂之眾受上樂者汝等決定應作是念『我從過去以來受如此樂數受斯樂亦皆敗失如是生死長遠』」餘如上說「汝等今者當作是學懃修方便斷於後有

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三六)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佛告諸比丘「生死長遠」餘如上說「若見眾生受極苦毒憂愁懊惱當作是念『我從昔來無量劫中亦受如是無量苦惱生死長遠』」餘如上說「汝等比丘當作是學應懃方便斷於後有莫作起有因緣

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三七)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佛告諸比丘「生死長遠」餘如上說「汝等比丘若見有人心生驚怖身毛為竪當知前身曾作怨害是故生死長遠」餘如上說「汝等比丘應作是學當懃方便斷於後有

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三八)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佛告諸比丘「生死長遠」餘如上說「若見眾生自然愛樂起於欲心心極親愛汝等當知先身之時必為父母兄弟妻子或作和上阿闍梨師長所尊是故當知生死長遠」餘如上說「汝等比丘應作是學懃修方便斷於後有莫作生有因緣

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三九)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婆羅門往詣佛所問訊世尊在一面坐白佛言「世尊未來當有幾佛出世

佛答之言「未來當有恒河沙諸佛出現於世

時婆羅門聞佛所說作是念「我當於未來佛所修梵行迴還不遠」復作是念「我竟不問過去之世幾佛出世」作是念已還至佛所白佛言「世尊過去之世幾佛出世

佛答之曰「過去有無量恒河沙諸佛已出於世

時婆羅門復作是念「過去未來諸佛出世我不值遇今得值佛云何空過我當於佛法中出家學道」即起合掌白佛言「世尊唯願慈愍聽我出家於佛法中修行梵行」佛即聽許尋得出家既出家已獨處閑靜精勤修習斷於生死得阿羅漢

佛說是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四〇)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毘富羅山足佛告諸比丘「若有一人於一劫中流轉受生收其白骨若不毀壞積以為聚如毘富羅山賢聖弟子隨時聞如實知苦聖諦如實知苦集知苦滅知趣苦滅道如是知見已斷於三結所謂身見戒取名須陀洹不墮惡趣決定菩提趣於涅槃極至七生七死得盡苦際」說是事已復說偈言

「一人一劫中
流轉受生死
積骨以為聚
集之在一處
使不毀敗壞
猶如毘富羅
若觀四真諦
正智所鑒察
說苦因從生
苦滅八聖道
安隱趣涅槃
流轉生死輪
任運過七生
得盡於苦際

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頂禮而去

血淚及母乳
土丸如豆粒
恐怖及彼愛
恒沙及骨聚

(三四一)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生死長遠」亦如上說爾時眾中有一比丘從坐而起整衣服合掌向佛白佛言「世尊劫為久近

佛告比丘「吾可為汝敷演而說恐汝不解

比丘白佛「頗可方喻說不

佛言「可作方喻以鐵為城縱橫正等高一由旬設盛芥子滿中流溢假設有人百年之中取一芥子城中芥子可得都盡劫之邊際不可得知」復告比丘「劫之長遠其喻如是如斯長劫百千億萬乃至百億萬苦惱無量無邊麁惡痛苦意所不憙猶如聚沫血渧受身數受地獄餓鬼畜生惡趣之中人中惡趣是故應斷後有宜勤方便遠離諸有汝等比丘當作是學

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四二)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佛告諸比丘「生死長遠」餘如上說於彼眾中有一比丘即從坐起偏袒右肩胡跪合掌白佛言「世尊劫為久近

佛告比丘「可為汝說汝不能解

比丘白佛「為可作方喻以不

佛言「可作方喻」佛告比丘「如有硬石無有孔穴共同一體縱廣高下滿一由旬假使有人以細羅縠衣或初摩細濡或以細㲲百年一拂令其壞盡劫猶未盡是故我說劫之長遠邊際難得劫之久近其喻如是如是長劫數百數千數萬數千億萬眾生於斯長劫之中受大苦惱麁澁痛苦意所不憙如似聚沫血渧所受數受地獄餓鬼畜生入於惡趣是故汝等當斷後有勤修行道離於諸有因緣應作是學

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四三)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眾中有一比丘從坐而起整衣服長跪合掌白佛言「世尊從昔已來多少劫過

佛告比丘「吾可說之汝不能解

比丘白佛言「可作方喻說不

佛言「可作方喻假設有人年滿百歲於一日中晨起日中及日暮三時各憶百千劫事如是日日憶念滿足百年猶不能得過去劫數邊際劫數長遠亦復如是眾生於是長遠劫中受眾苦極麁澁痛苦心不生憙數受地獄餓鬼畜生入於惡趣是故比丘應斷後有勤修方便絕離諸有汝等比丘應作是學

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四四)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佛告諸比丘「生死長遠」餘如上說「乃至過去億數之劫不可得知於此大地無有不是汝等故身生處死處」復告比丘「生死長遠邊際難知汝等比丘應勤方便斷離諸有

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四五)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佛告諸比丘「生死長遠」乃至如上所說復告比丘「此世間中無有一人不作汝父母兄弟姊妹妻子眷屬及以和上阿闍梨所尊之者此世間中無一眾生不殺害汝為汝怨亦復無有一眾生等不食於汝身肉之者如是無始生死餘如上說是故比丘應勤方便斷離諸有當作斯學

佛說是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四六)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佛告諸比丘「譬如天雨既至於地即便生泡速生速滅生死之法速生速滅亦復如是無始生死長遠若斯是故比丘應勤方便斷離諸有當作是學

佛說是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四七)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佛告諸比丘「死生長遠」如上所說復告比丘「天雨密緻如縛掃篲東西南北及以四維間無空處東方無量世界眾生熾盛安樂無量世界悉皆碎壞無量世界眾生滿中無量世界悉皆空虛無有眾生在中居止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亦復如是生死無始」餘如上說「是故比丘當勤方便斷離諸有應作是學

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四八)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佛告諸比丘「生死長遠」如上所說乃至無始生死亦如上說復告比丘「譬如擲杖或根著地或頭著地或墮不淨穢惡之處或復墮於清淨之處一切眾生亦復如是為無明所覆或生天上及在人中或墮地獄餓鬼畜生或復墮於阿修羅有以是義故生死長遠」廣說如上「是故比丘當斷諸有應如是學

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四九)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佛告諸比丘「譬如五輻車輪其有力者旋轉速疾一切眾生亦復如是為無明覆輪轉五道所謂人地獄餓鬼及以畜生如是無始生死是故比丘當斷諸有應作善法

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五〇)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王舍城毘富羅山下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無有住時不可保信是壞敗法以是義故汝諸比丘於諸行所應知止足生厭惡想離於愛欲而求解脫

復告比丘「此毘富羅山往昔之時名曰婆耆半闍爾時此城名帝彌羅彼時人民壽四萬歲諸人民等欲上此山經於四日然後乃能至彼山頂時世有佛號迦孫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世尊為諸弟子而說法要初中後善其義深遠其語巧妙純一無雜具足清白梵行之相比丘當知爾時婆耆半闍山相於今已滅人民盡死是佛世尊入涅槃後人壽轉減以是義故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無有住時不可保信是壞敗法是故比丘於諸行所應知止足生厭惡想離於愛欲而求解脫

復告比丘「乃往昔時此山名曰朋迦于時此城名阿毘迦彼世人壽三萬歲此諸眾生若欲上山經於三日便得往還時世有佛世尊號迦那含牟尼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世尊爾時如來普為大眾演說法要所演說者初中後善其義深遠其語巧妙具足清淨顯發梵行之相比丘當知彼佛世尊入涅槃後人民轉減于時山相於今已滅人民死盡是故比丘諸行無常是變易法不可恃怙會歸磨滅汝等應當於諸行所宜知止足生厭惡想離於愛欲而求解脫

佛復告諸比丘「乃往古昔此山名曰善邊爾時國土名曰赤馬于時人民壽二萬歲當爾之時有佛出世號曰迦葉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世尊廣為大眾敷演分別諸法秘奧其所說者初中後善其義深遠其語巧妙純一無雜具足清白梵行之相比丘當知善邊山名於今已滅人皆終沒彼佛世尊入般涅槃人命轉減以是義故諸行無常是變易法無有住時不可恃怙會歸磨滅是故宜應於諸行所生於止足厭惡之想離於愛欲而求解脫

「此山今復名毘富羅而斯國土名摩竭提是中眾生壽命百年或增或減此諸眾生若欲上山須臾之頃即便往還我釋迦文出現於世十號具足為眾演說無量經典其所說者初中後善其義深遠其語巧妙純一無雜具足清白梵行之相

復告比丘「此山名字并及國人不久亦當悉皆滅盡我亦不久當入涅槃以是義故諸行無常是變易法無有住時不可恃怙會歸磨滅是故比丘宜應至心於諸行所生止足想厭惡之心離於愛欲而求解脫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婆耆半闍帝彌羅
阿毘迦羅朋伽迦
善邊之山赤馬國
毘富羅山摩竭提
諸山悉滅人亦終
佛入涅槃壽命滅

「以是義故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

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過去  無地方所  眾生無不是麁雨渧雨如縛掃篲  擲杖還轉輪毘富羅此下與丹本第二十卷准

(三五一)

爾時眾多比丘在俱薩羅園竹林中夏坐安居彼園林中有天神住天神愁念而作是言「今僧自恣月十五日已復欲去

更有天神即問之言「汝今何故愁憂如是」即說偈言

「天神汝今者
何以懷愁憂
淨戒諸比丘
今日當自恣
得遇如是事
宜應自欣悅

彼林天神以偈答曰

「我亦知彼等
今日當自恣
非是無慚愧
同諸外道等
斯等皆精懃
具有慚愧者
收斂衣鉢已
自恣各散去
比丘既散已
此林空無人
更無所聞見
是故我愁憂

時諸比丘既自恣已各散出林還其所止爾時天神見其四散心懷憂慘即說偈言

「諸比丘去已
但見遊居處
牟尼諸弟子
多聞有知見
善能具分別
種種清淨說
如斯持法人
今者安所詣

時餘天神復說偈言

「此諸比丘等
四散道不同
有向摩竭提
或有詣跋耆
亦復有向彼
毘舍離國者
此阿練若處
集會諸比丘
譬如野鳥鹿
栖止無恒所
此諸比丘等
捨棄於緣務
常求空閑處
靜坐得安樂

(三五二)

有一比丘從俱薩羅國詣俱薩羅林於中止住晝日睡眠時彼林中有天神作是念言「今此比丘處林而睡甚非所宜非沙門法污辱此林我於今者當覺悟之」作是念已即往其所𡄇咳彈指而說偈言

「咄比丘汝起
無得嗜睡眠
如是睡眠者
竟有何義利
身遭極重病
云何而安眠
毒箭中汝心
求拔云何眠
汝既能出家
捨離眾緣務
當滿本願求
勿為睡所覆
𧄼瞢無覺了
失於昔所願
欲體性無常
掉動不停住
眴息不可保
凡夫愚惑著
汝今已出家
離於在家縛
云何離縛已
而復樂眠睡
若未斷愛欲
其心未解脫
未得最上智
不具斯事者
不名為出家
云何安睡眠
欲稱出家法
應當勤精進
晝夜不懈惓
堅固求涅槃
所求既未獲
出家為何眠
慧識却無明
盡於諸漏結
善調於心行
獲最後邊身
能具如上事
乃可安眠睡

(三五三)

爾時復有一比丘亦住於彼俱薩羅林晝入房坐起於惡覺依於貪嗜時林天神知彼比丘起於惡覺依於貪嗜「不能稱可出家法式是不善事處此林中起於惡覺我於今者當𭔏悟之」作是念已即往其所而說偈言

「比丘惡怖欲
故來處此林
形雖坐林間
心意出林表
馳騁逐外塵
起于惡覺觀
若滅諸欲著
然後得解脫
既得解脫已
乃爾知快樂
汝應捨不樂
安心樂此法
我今𭔏悟汝
令汝還得念
欲如惡焦山
煎涸諸善法
惡焦無厭足
難可得小離
勿貪於欲樂
坌污已淨心
如鳥為塵坌
奮翮振塵穢
比丘亦如是
禪思去塵勞
塵垢來染心
正念能除捨
愛欲即塵垢
非謂外埃土
欲覺及瞋癡
謂之為塵勞
攝心有智者
爾乃能除去

(三五四)

爾時復有一比丘亦住於彼俱薩羅林晝入房坐而於欲所起清淨想彼林天神知其所念為覺悟故即說偈言

「汝思欲淨想
欲覺之所吞
捨欲不淨心
妄取欲淨想
比丘汝今者
處林獨閑坐
應念佛法僧
及已所受戒
多獲歡喜心
便知苦邊際

(三五五)

爾時復有一比丘遊俱薩羅國止一林中於其日中盛熱之時心生不樂時此比丘即說偈言

「日中既盛熱
林木甚欝蒸
眾禽以熱故
各自停不飛
布穀厲其聲
我聞生驚懼

彼林天神聞此偈已即說偈言

「日中盛熱時
眾鳥皆停住
布穀厲聲鳴
汝應生快樂
不應生怖懼
此處當畏誰

(三五六)

爾時尊者阿那律遊俱薩羅國止住一林時阿那律天上本妻來至此林禮尊者足在一面坐即說偈言

「汝昔天上時
善巧奏琴樂
又復能歌舞
縱意受快樂
汝當發心願
還向本宮殿
處三十三天
彼天豐諸欲
天女恒翼從
極樂甚可樂

尊者阿那律說偈答曰

「天女極為苦
依止於身見
諸樂生天者
一切無不苦
我不受後有
更不生彼天
天女汝當知
我盡於生死

(三五七)

爾時復有一比丘在俱薩羅國止一林住晝夜誦習精懃修道得阿羅漢已得阿羅漢止不誦習彼時天神而說偈言

「汝常誦法句
精懃不休廢
今何故默然
都無所誦習

比丘說偈答言

「我先求法句
未得離欲結
吾今既離欲
法句義已成
我今已知見
不墮於諸道
所其得出要
何用文字為
世間諸所有
一切聞見事
悉皆都捨離
不受於後有

(三五八)

爾時復有一比丘在俱薩羅國依止彼林眼視不明請醫占之醫語之言「比丘若能嗅蓮華香眼還得明」彼比丘即信其言又語之曰「我於何處得斯蓮花」醫即答言「汝若欲得蓮花香者當詣蓮花池所」時彼比丘即用其言至彼池所端坐嗅香爾時天神見其如是即說偈言

「池中所生華
香氣甚馝馥
汝都不見主
云何偷花香
而汝於今者
真實得名盜
大仙汝何故
而盜於彼香

比丘說偈答言

「天神汝當知
蓮華生池中
我不傷根莖
亦不偷盜取
但遠嗅香氣
以何因緣故
名為偷香者
我不受此語

天神復說偈言

「池中有香花
不問其主取
檀越不施與
世人名為盜
大仙汝偷香
一向成盜罪

時有一人來入此池以鎌芟截蓮花根葉重負而去比丘見已復說偈言

「斯人入池中
斬拔花根子
狼籍而踐蹈
重擔而齎歸
何故不遮彼
語言汝盜取

天神說偈答言

「彼人入池者
恒作於惡業
譬如乳兒母
而著於黑衣
雖有諸唌唾
都不見污辱
汝如白淨衣
易受其點污
是故止制汝
不能遮于彼
惡人如衣黑
造惡不譏呵
鮮白上有點
猶如蠅脚等
世人皆共見
設諸賢智人
有少微細過
其喻亦如是
珂貝上黑點
人皆遠見之
若斷結使者
諸業皆潔淨
有如毛髮惡
人見如丘山

比丘復說偈言

「天今利益我
為欲拔濟故
隨所見我處
數數覺悟我

天神說偈答言

「汝不以錢財
而用市我得
又不破他國
虜掠見擒獲
損益汝自知
誰逐汝覺悟
汝今應自忖
諸有損益事

(三五九)

爾時尊者十力迦葉在俱薩羅國拪泥窟中有一獵師名連迦去尊者不遠施鹿羂摾爾時尊者憐愍獵師為其說法彼不解法尊者迦葉指端出光獵師雖見亦不厭離如此惡事但自思念「鹿來入羂為不入羂

爾時拪泥窟神而說偈言

「獵師處深山
少智盲無目
非時又所說
徒自失其言
假令汝十指
一時都出光
終不能令彼
得見於四諦
彼都無智故
造作諸非法
不樂及睡眠
厭離倒淨想
安住闍利那
誦習花迦葉

(三六〇)

爾時跋耆子遊俱薩羅國住止彼林時彼國人一切皆作拘蜜提大會七日七夜爾時跋耆子見是事已心小退壞即說偈言

「我在林樹間
譬如彼棄木
我今如棄木
獨處寓空林
今日到滿月
誰苦劇於我

爾時天神知其所念說偈問言

「汝今處空林
云何似棄木
地獄羨忉利
天慕汝亦然

(三六一)

爾時有一比丘在俱薩羅止住彼林修持禁戒已為滿足更不求勝時彼天神即說偈言

「不應以持戒
多聞及禪定
住於空靜處
未盡諸漏結
不應作是事
用智自損減
遠離凡夫法
逮得菩提樂

(三六二)

爾時俱薩羅國有一比丘號曰龍與住止彼林好樂家法晨入聚落日暮乃還爾時天神作是念言「此年少比丘親近憒閙朝往暮還我於今者為作覺悟」即說偈言

「去時何太早
迴還何逼暮
瞻形觀相貌
如似在家者
數數常往返
苦樂同世俗
龍與汝當知
宜應自思量
勿貪著居家
以損清淨行
汝今慎勿為
無自在所牽

(三六三)

爾時復有眾多比丘在俱薩羅國止住彼林眾多比丘掉動不停少於慚恥輕躁佷戾識念不定心意惶惶諸根馳散爾時天神作是念「比丘之法不應如是斯甚不善我當為其說覺悟偈」即說偈言

「瞿曇諸弟子
正命用自活
乞食及住時
常思於無常
於彼住坐臥
亦復思無常
已自難將養
佷戾心馳散
譬如世俗人
食訖皆睡眠
棄於自己舍
親近著他家
如為人所迫
強逼作沙門
無實無信心
亦不求出家
強著僧伽梨
如老牛駕犁

爾時諸比丘即答之言「今者汝欲譏我等耶」天復說偈答言

「我不見種姓
亦不稱名字
我今敬禮僧
譏毀作過者
若能住精進
我今亦禮足

(三六四)

爾時憍薩羅國有一比丘林中止住與一長者共為親友是時長者有一兒婦年少端正此比丘少共語言眾人皆謗謂為非法是時比丘聞是語已心中懊惱欲向林中而自刑戮天神念言「彼比丘實無過患於此林中若自刑害甚為非理我當令其使得覺悟

時此天神即便化作彼兒婦形至比丘所比丘見已即向化婦而說偈言

「如市在四衢
甚為寬博處
唯有染污語
三四人眾中
親近生誹謗
汝知是事已
宜應速疾去
勿得此間住

時化天神復說偈言

「出家應忍受
譏毀誹謗言
謗語是不實
不宜生愁惱
空聲不著己
但是虛妄語
自省無過咎
不應生惱苦
聞謗而恐畏
云何處深林
譬如彼野鹿
終身行不立
能忍諸音聲
善惡上中下
有識之佳人
成就具正行
不以他語故
得名賊牟尼
汝今自審己
既無諸過咎
賢聖及諸天
亦知汝無過

時化天神說是偈已即於其處隱沒不現彼時比丘晝夜精勤心不懈息斷除煩惱得成羅漢

別譯雜阿含經卷第十六

上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