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學佛三要

學佛三要民國四二年撰

一 信願慈悲智慧

佛法非常的高深非常的廣大!太深了太廣了一般人摸不清門徑真不知道從那裡學起然而佛法決不是雜亂無章的自有它一以貫之的秩然不亂的宗要古來聖者說:一切法門——方便的究竟的方便的方便究竟的究竟無非為了引導我們趣入佛乘或是迴邪向正的(五乘法)或是迴縛向脫的(三乘法)或是迴小向大的(一乘法):諸佛出世無非為了此「大事因緣」隨順眾生的根機而淺說深說橫說豎說所以從學佛的立場說一切法門都可說是菩薩的修學歷程成佛的菩提正道由於不同的時節因緣(時代性)不同的根性習尚適應眾生的修學方法不免有千差萬別然如從不同的方法而進求它的實質即會明白:佛法決非萬別千差而是可以三句義來統攝的統攝而會歸於一道的不但一大乘如此五乘與三乘也如此所以今稱之為「學佛三要」即學佛的三大心要或統攝一切學佛法門的三大綱要

什麼是三要?如《大般若經》說:「一切智智相應作意大悲為上首無所得為方便」《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488〈3 善現品〉:「菩薩摩訶薩以一切智智相應作意大悲為首自捨一切內外所有亦勸他捨內外諸物持此善根用無所得而為方便與諸有情平等共有迴向無上正等菩提是為布施波羅蜜多」(CBETA, T07, no. 220, p. 479, c29-p. 480, a5)《大般若經》著重於廣明菩薩的學行菩薩應該遍學一切法門而一切法門(不外乎修福修慧)都要依此三句義來修學一切依此而學一切修學也是為了圓滿成就此三德所以這實在是菩薩學行的肝心!古人說得好「迷之即八萬法藏冥若夜遊悟之即十二部經如對白日」《中觀論疏》卷2〈1 因緣品〉(CBETA, T42, no. 1824, p. 20, b1-3)

一切智智或名無上菩提是以正覺為本的究竟圓滿的佛德學者的心心念念與無上菩提相應信得諸佛確實有無上菩提無上菩提確實有殊勝德相無邊德用信得無上菩提而生起對於無上菩提的「願樂」發心求證無上菩提這一切智智的相應作意即菩提(信)願——願菩提心的別名大悲簡要說為悲中說為慈悲廣說為慈悲喜捨見眾生的苦痛而想度脫他是悲見眾生的沒有福樂而想成就他是慈菩薩的種種修學從慈悲心出發以慈悲心為前提「菩薩但從大悲生不從餘善生」(1)《十二門論疏》卷1:「又華嚴云金剛但從金性出不從餘寶生菩提心唯從大悲生不從餘善生」(CBETA, T42, no. 1825, p. 179, a7-9)(2)《大方廣佛華嚴經》卷59〈34 入法界品〉:「譬如金剛從金性生非餘寶生菩提心寶亦復如是大悲救護眾生性生非餘善生」(CBETA, T09, no. 278, p. 779, c14-16)沒有慈悲一切福德智慧都算不得菩薩行所以大(慈)悲心實在是菩薩行的心中之心!三無所得是般若慧不住一切相的真(勝義)空見孕育於悲願中而成長的空慧不是沈空滯寂是善巧的大方便有了這才能成就慈悲行才能成就無上菩提果所以這三句是菩提願大悲心性空慧為菩薩道的真實內容菩薩所以成為菩薩的真實功德!

從菩薩學行的特勝說大菩提願大慈悲心大般若慧是超過一切人天二乘的然從含攝一切善法說那麼人天行中是「希聖希天」對於「真美善」的思慕二乘行中是向涅槃(菩提)的正法欲──出離心菩薩行即大菩提願人天行中是「眾生緣慈」二乘行中是「法緣慈」菩薩行即「無所緣慈」人天行中是世俗智慧二乘行中是偏真智慧菩薩行即無分別智(無分別根本智無分別後得智)從對境所起的心行來說非常不同如從心行的性質來說這不外乎信願慈悲智慧所以菩薩行的三大宗要超勝一切又含容得世出世間一切善法會歸於一菩薩行

  • 法體     人天行      二乘行     菩薩行

  • 信願─────希聖希天……………出離心……………菩提願

  • 慈悲─────眾生緣慈……………法緣慈……………慈悲心

  • 智慧─────世俗智慧……………偏真智慧…………般若慧

我們發心學佛不論在家出家都要從菩薩心行去修學學菩薩才能成佛菩薩行的真實功德是所說的三大心要我們應反省自問:我修習了沒有?我向這三方面去修學沒有?如沒有也算修學大乘的菩薩嗎?我們要自己警策自己向菩薩看齊!

二 儒

菩薩學行的宗要是大乘的信願慈悲智慧這本是依人心的本能而淨化深化所以世間也有多少類似的然每每執一概全或得此失彼不能完美的具足這可以從儒耶等教來比觀

代表中國固有文化主流的儒宗稱智勇為三達德為人類行道(修齊治平)的共通德性大概的說:智近於智慧仁近於慈悲勇近於信願佛法中說:「信為欲依欲為勤(精進)依」《成唯識論述記》卷6(CBETA, T43, no. 1830, p. 433, c10)依止真切的信心會引起真誠的願欲有真誠的願欲自然會起勇猛精進的實行由信而願由願而勇進為從信仰而生力量的一貫發展精進勇猛雖是遍於一切善行的但要從信願的引發而來儒家過分著重庸常的人行缺乏豐富的想像信願難得真切勇德也就不能充分的發揮由於「希賢」「希聖」由於「天理」「良心」由於「畏天命畏聖人畏大人之言」從此信願而來的「知恥近乎勇」難於普及到一般平民也遠不及「希天」「願成佛道」的來得強而有力在儒文——理學復興陶冶下的中國民族日趨於萎靡衰弱不能從信願中策發勇德缺乏堅韌的強毅的生死以之的熱忱無論從人性的發揚中國民族的復興來說對於策發真切的信願而重視勇德為儒者值得首先注意的要著

代表西方近代精神的耶教(天主基督)也有三要:信耶教是神本的信仰神因信神而有希望因神愛人而自己也要愛人一切以神為出發當然與佛法相差很遠然大體的說信與望等於信願愛近於慈悲耶教所缺少的是智慧雖然現在也有標榜合理的信仰理性的信仰而耶教的本質在宗教中是不重智慧的亞當夏娃的偷食禁果眼目明亮代表著人類的自覺知識的開展這在神教看來是罪惡是死亡的根源耶教與西方的正統文明由於智識進展科學的輝煌成就開始大動搖科學與神教脫節產生充滿了宗教情緒——信願而進行徹底反宗教的政治暴行從人類的德性說從中國與世界的前途說耶教德性的偏頗非徹底改造難於長存於進步社會的人心

佛教中如來方便教化的聲聞行慈悲心未免薄弱有重信的信行人重智的法行人而沒有重悲的悲行人這與耶教恰好相反耶教重信愛而缺智慧聲聞行重信智而慈悲不足都是偏而不圓備的代表圓滿而究竟的大乘菩薩行以三義為菩薩學行的宗本為不容疑的定論儒家雖不夠深廣而三達德的精神與菩薩行最為相近中國大乘佛教的淨土宗(多少淵源於印度而實完成於中國)也有三要:信信願行的序列實為依信起願依願而勤行的過程行是勤行沒有含攝慈悲與智慧一分的淨土行者專以口稱南無阿彌陀佛為行不修智慧慈悲行也要等到很遠的再來人間(娑婆)從大乘的宗要去看這是由於獨到的偏頗發揮忽略了大乘正道的完整性淨土宗傳到日本日本是典型的神的國家淨土宗適應它而蛻化為真宗主張但憑信願往生連持名也認為不重要這與因信得救的耶教最為相近然而我們要知道菩薩行的宗要是信願慈悲智慧的總和完整的協調

三 入門登堂入室

菩薩學行的三要是不可顧此失彼的然初學時不妨從一門(或二門)而來有的好為哲學心理學論理學等學理的探討接觸到佛法認識了佛法的正確深奧因而發心學佛這是從智慧門入有的多為社會福利事業樂於為善與佛教的人事相接近讚仰佛法的慈悲因而發心學佛這是從慈悲門入有的崇仰三寶功德的不可思議或由於佛菩薩的感應因而發心學佛這是從信願門入初學的從不同方便而來是由於眾生的根性不同大概的說:貪行人從慈悲門入瞋行人從智慧門入癡行人從信願門入

然而進入佛門修學佛法不能永遠滯留於這樣的階段如久學佛法十年廿年老是這樣這會發生不良的後果如聲聞法中有重信的信行人重智的法行人也不過由於根性的偏重不同決非有信無智或有智無信的《大涅槃經》與《大毘婆沙論》都一致說到:「有信無智增長愚癡有智無信增長邪見」《大般涅槃經》卷33〈24 迦葉菩薩品〉:「若人信心無有智慧是人則能增長無明若有智慧無有信心是人則能增長邪見」(CBETA, T12, no. 375, p. 827, c27-29)如但憑信仰而不求甚解不修智慧對於所信的三寶所學的法門莫名其妙這不能得學佛的真實利益這樣的修學在他們的心目中信佛與鬼神崇拜並無多大差別不過是愚癡的信仰——迷信現代的中國佛教界也儘多這一流如有智而無信危險更大!龍樹說:「信戒無基憶想取一空是為邪空」《大智度論》卷18〈1 序品〉:「觀真空人先有無量布施持戒禪定其心柔軟諸結使薄然後得真空邪見中無此事但欲以憶想分別邪心取空」(CBETA, T25, no. 1509, p. 194, a15-18)邪見說空撥無因果都由於自作聰明於三寶清淨功德不能生淨信而來迷信的過失還小邪見會令人墮地獄這可見信與智一定要雙修不能偏失的又如大乘中有智增上菩薩悲增上菩薩也只是增上(著重)而已如有智無悲有悲無智根本不成菩薩行就是悲智雙修如悲願的功德力不足而急急的求智證求解脫一定要墮落小乘如慈悲心切而智慧不足在菩薩的修學過程中要成為「敗壞菩薩」退墮凡外因為離了無所得為方便菩薩行是不會成就的所以初入佛門雖可從一門而來但想升階登堂學菩薩正行必須三事齊修這三者能互相助成互相推進逐漸的引導行人進入更高的階段

等到深入佛法的究竟奧室三者是無二無別的一味圓滿無所偏也無所缺少這或者名為大菩提或者名為大涅槃即是究竟成佛或者以為:佛法不妨一門深入那裡一定要三事齊修?這是誤會了!如真能一門深入必然了解一切功德的相關性相助相成的完整性一門深入只是從一門出發以此一門為中心而統攝一切決非捨其他的功德而不修我們學菩薩行求成佛果難道佛與菩薩是有信無智有智無悲的嗎?佛是一切功德圓滿的尊稱我們學佛也應以佛德的崇高圓滿為理想而向前修學!

四 發心修行證得

真發菩提心真修菩薩行對於大乘要道的信願慈悲智慧即使有些偏重也必然是具足的因為離了大乘的信願會近於儒者的「仁」「智」離了大乘的慈悲會同於聲聞的「信」「智」離了大乘的智慧大體會同於耶教的「信」「愛」真能表達佛教的真諦成為人間的無上法門唯有大乘菩薩行——信願慈悲智慧的總和從相助相成而到達圓修圓證

三事是不可偏缺的然在修學過程中有著一定的進修次第從重此而進向重彼次第進修到完成的學程從凡夫的心境而開始修學一定要知道先後次第如誇談圓融一切一切只是口頭爽快事實會證明什麼也不成就的菩薩道的歷程經論說得很多大體可分為二道——般若道方便道凡夫初學菩薩行首先要發菩提心發菩提心才進入菩薩的學程這是重於信願的發心以後進入修行階段菩薩行以利他為主修集一切福德智慧決不是但為自己這是重於慈悲的等到福智資糧具足悲慧平等這才能智證平等法性那是重在般若(無生法忍)了上來是菩薩般若道的進修過程——發心修行證得般若的證入空性在菩薩道的進修中即是方便道的發心這是勝義菩提心信智合一名為「證淨」此後菩薩著重於度脫眾生莊嚴國土著重於不離智慧的慈悲大行到圓滿時究竟證得無上菩提——一切智智也可說是智的證得這是方便道的進修歷程——發心修行智證合此二道一共有五位這是菩薩進修的必然程序值得我們學菩薩行的深切記取!

       ┌──發菩提願   般若道─┤  修慈悲行       └──證空性智…………….                   :…………(信智平等)       ┌──發淨勝意樂心……….   方便道─┤  行嚴土熟生事       └──證究竟種智果

這二道五位也可總合為三:初一是發心中三是修行(從悲行到智行又從智行到悲行)後一是證果然完備的說這是從凡夫而到達佛果的過程是三德的不斷深化淨化到達圓滿凡夫本是(愚妄的有漏雜染的)意欲本位的從凡夫地起信願經慈悲而入聖智聖智也就是聖者的信願(淨勝意樂)這是經悲行的熏修智行的淨化達到信智合一為菩薩的信願依此菩薩的信願(清淨而還沒有純)再經慈悲廣行的熏修智慧的融冶圓證得一切智智也就是究竟的純淨的信願這才到達了智慧慈悲信願的究竟圓滿從凡夫地發心學菩薩行無限深廣而實以此三為道的宗要

五 念佛吃素誦經

信願慈悲智慧為菩薩行的宗要無量法門的種種修習即等於三要的進修這是非常深廣的現在且說初學者的初方便念佛吃素誦經幾乎是中國佛教徒的主要行持而實是菩薩行的初方便之一

念佛的意義與力用當然不止一端然主要在策發信願菩薩信願是發菩提心一切智智相應作意於無上菩提起信願並不容易無上菩提是佛所圓證的佛是無上菩提——一切智智的實證者佛有無邊相好無邊威力有一切智慧無比的慈悲從修菩薩行以來有種種不能說盡的自利利他的功德這樣的崇仰佛念念以佛(因佛說法因佛法有僧即攝盡三寶)為皈敬處以佛為我們的理想模範尊仰他的功德感激他的慈悲從此策發信願而學佛極為有力大乘經廣說念佛讚歎發菩提心都是著重於此念佛是念佛功德(智德斷德恩德)念佛相好念佛實相念佛的清淨世界擴而充之如禮佛讚佛供養佛於佛前懺悔隨喜佛的功德勸請佛說法及住世這都是廣義的念佛法門《大智度論》說:有菩薩以信(願)精進入佛法樂集佛功德這是大乘中的信增上菩薩為此別開易行道然易行道也就是難行道(智悲)的方便所以《十住毘婆沙論》說:初學者修念佛懺悔勸請等法心得清淨信心增長從此能修智慧慈悲等深法《大乘起信論》說「眾生初學是法欲求正信其心怯弱」《大乘起信論》卷1(CBETA, T32, no. 1666, p. 583, a12)因此教他「專意念佛」《大乘起信論》卷1(CBETA, T32, no. 1666, p. 583, a16)可以「攝護信心」《大乘起信論》卷1(CBETA, T32, no. 1666, p. 583, a15)不致退失念佛的第一義在乎策發信願未生的令生已生的不失增長念佛為心念——緣佛的功德而專念不捨是策發信願的妙方便像一般的口頭念佛那是方便的方便了

吃素應正名為不食肉這是中國佛教的傳統美德學佛本不一定是不食肉的如錫蘭等南方佛教徒西藏日本佛教徒都是肉食的中國的一分佛教徒以為吃素是小乘大乘是不在乎的這是根本錯誤!不食肉為大乘佛教——《楞伽經》《涅槃經》《央掘摩羅經》等所特別主張的不食肉的意義與力用當然也有種種但主要為長養慈悲如說:「食肉斷大悲種」《楞嚴經寶鏡疏》卷6:「夫食肉者斷大悲種」(CBETA, X16, no. 316, p. 559, a11-12 // Z 1:90, p. 392, c7-8 // R90, p. 784, a7-8)菩薩應利濟一切眾生救一切眾生苦而現在竟忍心去殺害他吞食他試問慈悲心何在?菩薩行以慈悲為本所以大乘法中不食肉為當然的結論消極的不食肉積極的放生——救護眾生命實為長養悲心的方便行

誦經不求甚解的誦經驀直地誦下去也是修行方便這雖有別種功用主要是引生智慧的前方便智慧的修學(真般若是現證)有聞修三慧這又開為十正法行:書寫(經典的)供養流傳聽受轉讀教他習誦解說思擇修習前八行都是聞慧與聞慧的方便如從前的私塾起初熟讀熟背其後才為他講解明了義理不求甚解的誦經如初學的熟讀熟背也可為進求義解的——聞慧的方便

中國佛教徒所修的一般法門——念佛吃素(放生)誦經確為菩薩行的初方便這是初方便為了增長大乘的信願慈悲智慧而修學然修學者每以誦經為功德反輕視義理的研究這就失去了慧學方便的作用素食放生的儘管吃素放生於現實人間的種種苦迫少有能本著慈悲而起來救護著重了愛護眾生忽略了愛護人類本末顛倒實由於不知意義沒有能長養慈悲比較的說念佛還多少能培養信心但一般的流於迷信少數的急求自了真能由此而策發起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菩薩信願引出自利利他為法為人的大願精進也就太難得了!念佛吃素誦經是菩薩行的勝方便但由於不求智慧慈悲薄弱偏於信仰弄得善巧的方便法門都不曾能盡到方便的功用這真是中國佛教的悲哀衰落的根源!這是不成菩薩行(難得入門)的不能實現佛法大用的還不夠救自己更說不上救世了學佛學菩薩行必須從這些妙方便中認清目的我們不是為念佛而念佛為吃素而吃素為誦經而誦經我們是為了策發信願而念佛長養慈悲而吃素為了引生智慧而誦經這是方法目的在信願慈悲智慧的進修所以真心學佛學修菩薩行的要從念佛中策發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大願精進從吃素放生中長養慈悲去做種種有益人世的福利事業從誦經中進一步的研求義理引發智慧這樣才盡到了初方便的力用奠定了菩薩學的初基這還不過是「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的開步走無邊的深廣法門應從此邁步而向前直進!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 上一卷 下一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