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合集經

父子合集經卷第九

覩史多天授記品第十七

爾時會中有八十俱胝覩史多天子見諸阿修羅王乃至焰摩天等於世尊所作諸供養復聞如來與授無上大菩提記心大歡喜得未曾有是諸天子即作是念「此菩提法本無色相識亦復無相今者世尊當以何法而為授記所以者何色本無生菩提亦無生乃至識無生故菩提亦無生云何無生法能得菩提耶如是色無滅故菩提亦無滅乃至識無滅故菩提亦無滅云何無滅法能得菩提耶如是色寂靜故菩提亦寂靜乃至識寂靜故菩提亦寂靜如是色無二故菩提亦無二乃至識無二故菩提亦無二如是色無動故菩提亦無動乃至識無動故菩提亦無動如是色不可見故菩提亦不可見乃至識不可見故菩提亦不可見彼菩提相自性離故復云何說不生不滅寂靜無二湛然不動及不可見於諸法中何者名色色自性空識亦復皆空何者名佛何名菩薩何名授記佛自性空菩薩菩薩自性空菩提菩提自性空授記授記自性空所名佛者但依世俗假名呼召希望分別諸有智者聞諸法空不生取著彼愚癡人聞則瞋恚不能入解譬如有人於睡夢中具足受用五欲快樂覺已思念實不可得智者了知不生憂惱如是安住菩薩乘者了菩提性本來空寂實無所得不生怖畏亦復如是何以故了知諸法皆如夢故愚癡凡夫取解各異於諸妄法而生執著如是諸法皆不可得凡夫不可得凡夫法亦不可得聲聞不可得聲聞法亦不可得緣覺不可得緣覺法亦不可得菩薩不可得菩薩法亦不可得佛不可得佛法亦不可得菩提不可得菩提法亦不可得涅盤不可得涅盤法亦不可得

時覩史多天子作是說已白言「世尊我今於此第一義中得無疑惑發清淨心造作上妙種種供養勝焰摩天不可為比」作供養已頭面敬禮佛世尊足右繞三匝住立一面合掌向佛以偈讚曰

「若人奉行如來教
則為安住佛功德
彼於三種解脫門
深達義味無罣礙
此中無色及受想
亦無行識心與境
了彼五蘊但假名
是名具慧人師子
如是最上勝丈夫
不取少分菩提相
已悟蘊空獲善利
於佛功德無疑惑
深達菩提實相義
不起希望不毀呰
亦無忻喜任運心
此則善住菩提行
若人平等見法性
則於諸法無所畏
佛子能於此世間
具足修證勝功德
了達色相悉皆空
於諸欲境咸棄捨
觀察輪迴三有中
亦不希求不願樂
若人明了五蘊法
佛及菩提并授記
說者聽者二皆空
如是悟解無所礙
佛功德法凡夫法
此一切相本無生
能了最上法性門
是則名為真佛子
又復了知如是法
五蘊處界本無滅
佛及菩提授記言
斯等諸法悉同等
智者達解此法門
而不捨離菩提行
由了法性無滅故
於佛菩提不難得
又復諸蘊及處界
佛及菩提皆空寂
若人於此無依求
彼則能持佛正法
諸蘊處界皆無作
佛及菩提授記事
彼等諸法悉皆同
如是了知為佛子
諸蘊處界自性空
佛及菩提授記事
智者決定善了知
此則名為真佛子
諸蘊處界悉虛妄
及與最勝二足尊
菩提授記亦同然
如是了知為佛子
是法非離非不離
亦非為有亦非無
非有為相及無為
如是了知為佛子
如來出現於世間
了達如是微妙義
是為最上勝丈夫
堪受諸天廣供養
我今稱讚佛功德
所獲福報利群生
唯有如來悉證知
迴向自他皆作佛

爾時世尊知諸天子心之所念希望如來與授佛記即於座中放淨光明時尊者馬勝覩是相已合掌向佛以偈問曰

「世尊今者何因緣
以神通力現斯瑞
願為眾會說其由
一切世間咸喜悅
覩佛口中放淨光
諸天皆悉懷疑惑
各各瞻仰於慈顏
一心願聞佛所說
譬如病者遇良醫
唯希拯救授靈藥
今此眾等住佛前
渴仰希須亦如是
諸來集會天人眾
皆具廣大清淨慧
一心諦聽無異緣
於佛所說能入解
如來常以大悲心
能破一切諸疑網
彼等聞已皆奉持
摧諸異論生正見

爾時世尊為馬勝比丘說伽陀曰

「馬勝汝今發斯問
為利世間作照明
智者能息諸群疑
故得人天咸尊重
覩史天王及天子
達最上法甘露味
作大供養妙莊嚴
是故我今與授記
彼以勝慧觀世間
得見法性無所著
善達三種解脫門
非愚癡者之所及
彼於過去諸佛所
已曾請問如是義
觀諸法性畢竟空
悉如先佛之所說
今復於我興供養
最上最勝無與比
能以空義讚如來
皆為利樂有情故
一切諸法皆無生
佛及菩提授記事
乃至修習菩提者
本性無生亦同等
若人如是了法性
決定當證大菩提
彼諸天子昔聞持
故能宣暢第一義
能以明慧善決擇
了知法性常無減
彼諸天子離諸疑
自然成就無師智
法性非取亦非求
畢竟無依離分別
彼諸天子離諸疑
愚夫心則生驚怖
一切諸法離自性
菩提及彼菩提心
彼諸天子善了知
本來清淨無染著
覩史天王天子等
住堅固慧無所住
不久當得佛菩提
具足圓成一切智
於彼未來星宿劫
次第出現於世間
度脫無邊諸眾生
同名決定智王佛
如來知彼心所念
應念忽放淨光明
為說授記成佛因
令彼時會生忻慶

父子合集經樂變化天授記品第十八

爾時樂變化天主與七十俱胝天子眷屬俱見諸阿脩羅王乃至都史多天諸天子等於世尊所作供養已深生隨喜踊躍無量復聞如來與彼授記是諸天子聞是說已身意泰然得住實際於勝義法離諸疑惑

時樂變化天王即從座起頭面禮足合掌恭敬而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一切諸法名為實際名無量際無礙際無住際無盡際無二際非際無際說名實際世尊言實際者不顛倒故無量際者非分限故無礙際者非和合故無住際者離自性故無量際者無有生故無二際者唯一相故非際者體非有故無際者本無極故世尊此實際法遍一切處有為無為通達無礙無有一法非實際故乃至菩提亦是實際復以何法名為菩提此一切法即是菩提乃至所有五無間業亦是菩提何以故彼菩提法離自性故五無間業亦離自性世尊又彼五無間業即無餘涅盤界何以故彼諸法性離罪相故是故無間業名為涅盤界世尊住輪迴者可求涅盤彼實際中無有二相無生死可離無涅盤可證何以故自性離故世尊我今於此實際理中無有疑惑若於此法得離疑者當知是人已於過去佛世尊所得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

是時如來聞彼天王作是說已欲令大眾心淨信解生歡喜故即於座中放大光明時尊者馬勝比丘以偈問曰

「憐愍世間調御師
於大眾中現斯瑞
口中忽放淨光明
此相非無其所以
今此諸來大集會
咸生清淨恭敬心
願說所放光因緣
使除一切諸疑惑
此等若聞佛所說
一心諦聽而信受
咸遵佛教能奉行
誓求無上菩提果
唯願如來速演說
慰彼群生渴仰心
諸天身意咸泰然
決定自知當得佛

爾時世尊為馬勝比丘說伽陀曰

「馬勝今問放光事
如來所作非無因
汝當諦聽無異思
今與諸天授佛記
化樂天王并眷屬
漸能成就一切智
當於天人大眾中
作師子吼摧異論
譬如一切山穴中
不產珠璣無有惑
如是化樂諸天人
決定當來得作佛
又如世間日沒時
不久應知月出現
彼諸天子達法性
自知必定成正覺
又如世間日中時
觀諸色像皆明了
彼諸天子達法性
當獲如來一切智
又如世間夜分時
有情咸知日不現
彼諸天子達法性
當得明慧悉照了
又如世間諸流泉
悉皆注下歸於海
彼諸佛子達法性
必能速證大菩提
如以瓦礫擲空中
力盡墜地必應爾
彼諸佛子達法性
不久成佛無有疑
若人了達此法性
入佛知見離戲論
彼當取證大功德
往趣菩提場不遠
假使二十那由他
弊魔說我不作佛
由具正見達法性
不能退壞菩提意
如是彼諸天子眾
善解法性心無著
各各希望授記言
故我讚勵生忻慰
是諸天子久修習
不由他悟能入解
自知決定得菩提
諸有智者皆隨喜
馬勝比丘當了知
若求無上菩提者
常樂親近佛世尊
觀諸法性無罣礙
自能入解於正理
復令他人善通達
隨其力能為演說
是為第一行法者
設百千劫行苦行
以身血肉而布施
於剎那頃了法性
此福廣大復過是
過去所有一切佛
現在救度眾生者
以及未來諸世尊
無不依此而修習
化樂天王并眷屬
今於我前伸供養
已曾往昔植福因
故能了斯深法義
諸有世間具智者
當須修證三摩地
若能依止勝等持
是人得至佛行處
馬勝比丘當了知
此諸佛子悟法性
常能游戲佛境界
摧伏一切諸異論
是故勤修清淨業
則能遠離諸苦惱
常樂親近說法師
得成無上菩提道

父子合集經他化自在天授記品第十九

爾時他化自在天王與八十那由他天子眷屬俱見諸阿修羅王乃至樂變化天等於如來所作諸供養復聞如來與彼授記歡喜踊躍得未曾有白言「世尊此樂變化天所說實際我今於實尚不可得云何復說更有於際何以故世尊若見實者亦應見際當知是人住二種相何能入解證彼菩提應知彼說是非道行若善男子離此二相名善安住住無所住則無言說求菩提者無有少法當情可見而能覺悟得彼菩提何以故此實際法非有非無離一切相非過去非現在非未來非有為非無為非識識非智知非觀察非現證無有少法為能對治亦無少法作所對治何以故法非煩惱所染污故法無自性不可得故若彼彼法有所對治則有少法自性可見世尊若色生者彼色離生相故識生者識離生相故世尊若色滅者彼色離滅相故識滅者識離滅相故世尊若過去者離過去相故未來者離未來相故現在者離現在相故世尊若有為者離有為相故無為者離無為相故如是五蘊所攝三際所攝有為所攝無為所攝此等諸法皆不可得以不可得是故彼法不可知不可見不可說不可解不可觀不可證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為求菩提如是發心決定修行彼皆名為善能安住菩薩乘者

爾時他化自在天子咸說是所悟法已合掌向佛以偈讚曰

「如來顯示輪迴際
無始堅固難超越
世間無智諸凡夫
樂住三有生死海
諸蘊本來自性空
一切有情不可得
無有少法可對治
當知諸法皆無相
色自性空本非有
非知非識非觀察
非見非證亦非無
依此正理善明了
菩提無相不可得
菩提分法亦復然
佛菩薩僧但假名
離心取相皆無相
愚夫著欲取諸相
自謂我得菩提心
彼行顛倒境界中
染慧難證真常理
於佛境界離相者
是為智者依法行
遠離諸相如無相
亦離於空及不空
依此修習菩提行
獲得最上第一樂
一切外道不能知
亦非聲聞所行學
又非辟支迦佛陀
心善解脫離塵垢
亦非無漏阿羅漢
於此正理能入解
牟尼無相菩提行
唯大智者善了知
若依正教能說空
非二乘輩之所有
善達實相不思議
了一切法無自性
菩提淺識不能知
上根聰慧聞即解

爾時世尊知諸他化天子心之所念即於坐中放淨光明時馬勝尊者覩是相已合掌向佛以偈問曰

「佛知他化天意樂
忽放清淨大光明
此唯如來自證知
願為時眾分別說
諸天咸作是思念
佛非無因現此光
必為饒益諸群生
令生諦信心渴仰
今此大眾懷猶豫
由覩如是希有因
口中放此淨光明
應與諸天授佛記
彼等棄背輪迴道
求趣寂靜涅盤城
佇聞如來梵音聲
無礙辯才速演說
眾等尊重如來教
達諸法性無有疑
堅固聞持信解心
稱讚牟尼功德海
如來正教不思議
令眾生至安隱處
若能如理善修作
畢竟得成無上道

爾時世尊為尊者馬勝說伽陀曰

「善哉馬勝大比丘
諮問為利群生故
我今放此淨光明
與授最上菩提記
他化自在天主等
信解堅固悉利根
皆能奉持諸佛言
久已修習菩提道
能了世間諸妄想
如見陽焰知非實
愚夫謂水起妄心
求菩提者勿同彼
諸有執著想見者
無智返怖於無相
愚夫妄想趣非道
離此能得大菩提
妄想邪思為苦本
隨生分別即為縛
智者了此悉皆空
得勝總持寂靜樂
妄想之心不平等
決定墮落於諸趣
百千生中為苦緣
三世如來同此說
若人取著於想者
則為陰界所纏縛
善觀察者息妄緣
一切皆空無有相
由想相故增諸惑
復能損減諸福業
若於無相離狐疑
速證無上菩提果
若人分別求聖道
分別求道即為縛
智者在欲而行禪
彼則善修無相行
諸法無體不可說
分別諸法性皆空
彼無相法離思惟
如是菩提不難得
聞佛世尊作是說
眾離疑惑得無畏
如以詹博迦花鬘
授之歡忻而頂受
是諸天眾心開悟
今於佛所伸供養
了知法性本來空
於未來世皆作佛

父子合集經卷第九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