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合集經

父子合集經卷第二

淨飯王始發信心品第一之餘

時尊者優陀夷知淨飯王心生感悟說偈讚已白言「大王今佛世尊出興于世為大法王具足成就諸善功德於彼沙門大眾之中猶如滿月眾星圍繞世尊光明復過于彼大王如來出世如秋空日無雲覆蔽其光特盛佛於沙門大眾之中光明照耀復過於彼又如海中有光明山其光赫奕出於眾山佛處沙門大眾之中光明照耀復過于彼又如帝釋處善法堂天眾圍繞身光熾盛異諸天子佛於沙門大眾之中光明照耀復過于彼又如大梵天王百千俱胝梵眾圍繞一切身光無與等者佛於沙門大眾之中光明照耀復過于彼

時淨飯王聞說世尊如是最勝光明威神復自憶念「往昔太子初降生時地六震動所謂動遍動極遍動遍起極遍起遍涌極遍涌遍震極遍震遍擊極遍擊遍吼極遍吼光照天地無與等者即行七步不假扶掖是時空中澍二種水一者溫煖二者清冷用為灌浴太子之身地中自然涌出寶座殊妙繖蓋懸處虛空有諸天子恭敬尊重手執白拂侍立左右乃至菩薩長年捨家厭五欲樂常住正念說誠實語令諸有情不相損害所作決定勇猛堅固願成無上正等菩提未得度者皆令得度漸次至於究竟彼岸」於是淨飯王為優陀夷而說偈言

「若人初生時
言說唯決定
彼具寂靜慧
智者何不信
太子初生時
世間無與等
為世所尊重
智者何不信
乃至於夢中
曾無虛妄說
如說而修行
智者何不信
於境不生貪
不為貪所縛
不顧金寶聚
智者何不信
瞋如利刀劍
忿怒令他怖
善離彼過失
智者何不信
勝慧常相應
驚怖不能動
由離癡過失
智者何不信
受用五欲樂
不為彼纏縛
勝慧善決擇
智者何不信
百千種幻術
無少分真實
善人非所樂
智者何不信
無數巧妙言
畢竟為戲論
於縛不能脫
智者何不信
若愛樂法樂
相應諸義利
決定能離縛
彼言何不信
離垢方便力
人孰能防禦
逾城出釋宮
彼言何不信
棄捨五欲樂
棲山若麋鹿
志樂求菩提
彼言何不信
六年修苦行
為度諸眾生
求最上菩提
彼言何不信
六年食麻麥
不思諸美膳
求最上菩提
彼言何不信
六年處谷山
眾魔來伺隙
不能見少過
彼言何不信
何人不求利
獨無少希望
善離貪過患
彼言何不信
無上正等覺
若他未曾聞
難信復難解
彼言何不信
若梵天請轉
或世尊自說
如是微妙法
彼言何不信
憐愍釋種故
示生於王宮
皆令脫苦縛
彼言何不信
未登彼岸者
教詔令得度
常發如是願
彼言何不信
世尊於往昔
嘗如是勸化
當知今亦然
彼言何不信
是故我今者
求見法中王
如是諦觀察
得身心清淨

時淨飯王說是偈已復更思惟謂尊者曰「是身何久乃發道意

時優陀夷為淨飯王而說偈言

「大王今作人中主
應當修習諸義利
如來稱讚發心因
常得生於尊勝處
若能發生清淨意
往詣牟尼大仙所
所獲功德難可量
增長人天諸善種
如來昔為王太子
大悲愍念諸群萌
廣行平等無量心
猶若蓮華不著水
一切有情沒瀑流
佛能救拔令出離
是名無上兩足尊
王發淨心善調伏
佛智最上最第一
善拔眾生疑惑箭
永離眾苦得安樂
王發淨心善調伏
太子永斷三有縛
降伏四種魔軍眾
得成無上大菩提
王發淨心善調伏
開示解脫甘露法
帝釋人王咸勸請
利樂三界諸有情
王發淨心善調伏
能轉最勝妙法輪
攝化一切諸外道
其數俱胝那臾多
王發淨心善調伏
如來慧眼極清淨
眾生無明之所覆
說法能除彼癡暗
王發淨心善調伏
眾生老死所逼迫
如來說法除憂怖
方便令登常樂門
王發淨心善調伏
如來出現於世間
如空四澍大雲雨
能滅熾然三毒火
王發淨心善調伏
牟尼十力智光明
銷滅眾生三世罪
畢竟遠離諸過咎
王發淨心善調伏
如來常以大悲心
愛念眾生如赤子
皆令離苦得解脫
王發淨心善調伏
難化剛強諸眾生
如來方便能攝受
令除掉舉與憍慢
王發淨心善調伏
眾生沒於貪欲海
諸天著樂亦復然
佛垂十力能拯接
王發淨心善調伏
如來大悲無與等
無量功德所莊嚴
能救眾生長夜苦
王發淨心善調伏
如來大悲方便力
若摩尼珠能瑩水
善除鬪諍垢濁因
王發淨心善調伏
如摩尼寶本性淨
眾生見已咸歡喜
牟尼永離煩惱因
王發淨心善調伏
人天多受別離苦
佛令獲得寂靜樂
出離輪迴生死因
王發淨心善調伏
牟尼成就功德海
我今略說一少分
譬如虛空無有邊
王發淨心善調伏

時淨飯王聞偈讚已即自憶念「向者菩薩未出家時我曾親見作勝事業正念相應發決定願『我當捨家誓成佛道度諸眾生令至彼岸』」乃謂尊者優陀夷曰「汝今即是如來之子自食訖已別齎供養然後我當詣世尊所

時優陀夷生大歡喜即持香飯奉上如來佛受供已召諸比丘而告之曰「彼優陀夷我遣往化淨飯父王今已信解

佛即讚彼優陀夷言「善哉善哉汝今獲得無量福蘊令諸世間諸天及人聞是事已增長善根

有諸比丘白言「世尊彼優陀夷得幾所福

佛言「假使十方殑伽河中所有沙數無量無邊不可稱量是優陀夷所得福報與彼沙數正等無異

於是世尊食已收鉢安住威儀加趺而坐入定觀察父王將至即召北方多聞天王與其眷屬百千俱胝那臾多大藥叉將於自宮出從空而來屈伸臂頃到於佛所合掌作禮供養世尊及比丘眾住立一面

復次東方持國天王與其眷屬百千俱胝那臾多乾闥婆眾從空而來到於佛所合掌作禮供養世尊及比丘眾住立一面

復次南方增長天王與其眷屬百千俱胝那臾多矩畔拏眾從空而來到於佛所合掌作禮供養世尊及比丘眾住立一面

復次西方廣目天王與其眷屬百千俱胝那臾多諸大龍眾從空而來到於佛所合掌作禮供養世尊及比丘眾住立一面

復次帝釋天主與三十三天無數天子來至佛所作禮供養如是焰摩天覩史多天樂變化天他化自在天大梵王天光音天廣果天淨居天此諸天子各與百千俱胝那臾多天子眷屬來詣佛所頭面作禮供養恭敬及比丘僧住立一面

復次毘摩質多羅阿修羅王與六十那臾多眷屬著新淨衣次第裝束從空而來到於佛所頭面作禮供養世尊及比丘眾在一面住

復次迦婁羅王與其眷屬八萬六千眷屬俱從空而來到於佛所合掌作禮供養世尊及比丘眾住立一面

復有外道大仙婆羅門等八十俱胝從於諸方來詣佛所親近供養譬若滿月麗於空中威德光明隱蔽宿曜

時彼眾中天龍鬼神摩睺羅伽等一心同聲以偈讚曰

「佛具智光明
最勝無倫匹
降伏阿修羅
滅三毒癡暗
佛面猶滿月
眾相悉莊嚴
具最上辯才
能破諸異論
百福妙嚴身
天人無與等
開導諸聲聞
如蓮出濁水
如帝釋天主
天子常圍繞
威德勝諸天
身光亦復爾
如來二足尊
法子常圍繞
善說諸法要
令眾生開悟
如焰摩天主
眷屬常圍繞
安坐大眾中
諸天咸尊重
佛身無邊光
照險難惡道
墮落諸眾生
蒙光皆離苦
覩史多天主
天眾常圍繞
由昔福報故
身光獨為勝
天與阿修羅
及餘龍神眾
釋師子光明
清淨超於彼
樂變化天主
皆來至佛所
為佛光所蔽
令知先福業
如是佛光明
最上無能比
能化未調伏
令生淨信解
他化自在主
天眾常圍繞
由宿善業故
身光獨為勝
如來十力尊
正行皆圓滿
於諸天人中
光明極熾盛
色界大梵王
身光超梵眾
八種妙音聲
諸天無與等
如來大法王
八部常恭敬
演四諦法音
光照三千界
諸天龍神等
咸來至佛所
希聞梵音聲
願佛開未悟
大海深可量
虛空可知際
須彌尚可稱
佛功德無極

父子合集經王詣佛所品第二

時淨飯王前已謂尊者優陀夷言「不久我當躬詣佛所諒惟世尊他心先鑒即召釋種擇吉祥日於日天子初出之時我當嚴駕決定往矣」時諸釋種聞王教勅咸生忻慶各作是言「善哉大王願當侍從

時淨梵王勅令排備象馬車乘寶飾輦輿以淨黃土遍覆道路駕青色車青寶裝鉸於其車上懸青繖蓋寶網交絡寶鈴和鳴奏妙音樂作眾歌舞有百勇士擐青甲冑著青革屣周匝圍繞無數翊從服青色衣各各執持青色幢幡及青色拂復以眾寶而飾其柄種種莊嚴青色鮮潔次第行列安徐前進駕黃色車黃金裝鉸於其車上張黃繖蓋寶網交絡寶鈴和鳴奏妙音樂作眾歌舞有百勇士擐黃甲冑著黃革屣周匝圍繞無數翊從服黃色衣各各執持黃色幢幡及黃色拂復以眾寶而飾其柄種種莊嚴黃色鮮潔次第行列安徐前進駕紅色車紅寶裝鉸於其車上張紅繖蓋寶網交絡寶鈴和鳴奏妙音樂作眾歌舞有百勇士擐紅甲冑著紅革屣周匝圍繞無數翊從服紅色衣各各執持紅色幢幡及紅色拂復以眾寶而飾其柄種種莊嚴紅色鮮潔次第行列安徐前進駕白色車白銀裝鉸於其車上張白繖蓋寶網交絡寶鈴和鳴奏妙音樂作眾歌舞有百勇士擐白甲冑著白革屣周匝圍繞無數翊從服白色衣各各執持白色幢幡及白色拂復以眾寶而飾其柄種種莊嚴白色鮮潔次第行列安徐前進駕彩畫車眾寶裝鉸於其車上張彩畫蓋寶網交絡寶鈴和鳴奏妙音樂作眾歌舞有百勇士擐彩畫甲著彩畫履周匝圍繞無數翊從服彩畫衣各各執持彩畫幢幡及雜色拂復以眾寶而飾其柄種種莊嚴雜色鮮潔次第行列安徐前進於眾車後有八萬象一一象上皆有七寶所成樓閣金幢間列甚可愛樂復於象後有八萬馬亦以金寶而鉸飾之時淨飯王乘最勝象從自宮中出迦毘羅城詣尼拘律陀林諸釋種等肅恭隨從

是時世尊遙見父王將諸臣佐釋種眷屬城中人民漸次來至召諸比丘出林觀矚比丘見已深生隨喜歎未曾有初覩咸謂三十三天帝釋天主而來至此王所行路淨治平坦散五色華燒眾名香於虛空中懸眾繒鬘種種伎藝諸妙音樂行列道側一時俱作王意熙怡前詣佛所

父子合集經卷第二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