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合集經

父子合集經卷第七

緊那羅王授記品第十二

爾時會中有八俱胝緊那羅王其上首者名曰大樹見諸阿修羅王乃至諸藥叉眾咸於佛所廣作供養復聞如來與授記別心生驚疑歎未曾有「若佛說一切世間諸蘊但有假名無有少分令眾生見若佛菩薩亦不可見云何世尊於大眾中與諸天龍次第授記復令化度無量有情從一佛剎至一佛剎奉覲如來經河沙劫廣修諸行得成佛道具諸相好國土莊嚴壽命劫數正像法等乃至緣畢入般涅盤既言諸法皆悉空寂何能建立授記之事

時大樹緊那羅王生此疑心未能決了合掌向佛以偈問曰

「我聞如來作是說
於佛妙慧心有疑
既言空已復授記
此義甚深不能了
又云法界本空寂
而說如月現於水
既言空寂復現形
此義甚深不能了
云何諸法本無生
復說樂求菩提者
既言無生何有求
此義甚深不能了
云何諸法本無盡
復說如來有滅度
我今請問牟尼尊
此義甚深不能了
云何諸法皆如幻
復說此歿得生天
既言如幻何有生
此義甚深不能了
云何諸法無所依
復說依止善知識
既言無依何假人
此義甚深不能了
云何世間無作者
復說有能斷諸惑
既言無作斷無由
此義甚深不能了
云何諸法自性空
復說觀空得解脫
既言空已復何觀
此義甚深不能了
云何諸法剎那滅
復說諸法常不滅
既言遷變或凝常
此義甚深不能了
云何福業非積聚
而說修習成菩提
既言無集豈能成
此義甚深不能了
云何諸法無所說
復說毀謗墮惡道
既言無說謗何生
此義甚深不能了
無能勝者所宣說
種種差別難曉了
佛眼清淨照世間
普施群生甘露味
餘無有能為我等
決擇如上所疑事
唯有如來能斷除
故我頂禮一切智

爾時世尊為彼大樹緊那羅王釋諸疑故以偈答曰

「緊那羅王汝所問
既空依何而授記
由彼達法性本空
故得如來與授記
以何因緣作是說
諸法若有實性者
則應不減亦不增
於一切時無改轉
譬如圓鑑挂空中
假明緣故現色像
緊那羅王汝當知
自性清淨本如是
法性無垢常湛然
亦無動亂及變異
汝觀供養福業因
於何法中有其相
應知法界本寂靜
智者觀法不可得
諸有取相凡夫人
於此疑惑不能了
汝問諸法本無生
復說發心求佛道
緊那羅王汝當知
十力妙智難思議
凡愚沒溺三界中
於諸欲境生耽著
由是常生顛倒心
故受生死諸苦惱
從昔未聞於正法
設得聞已而不解
使令安住實智中
漸能求趣菩提果
汝問諸法本無滅
何故如來有滅度
為破常見諸眾生
無有少法為常者
汝問諸法猶如幻
見生天者故懷疑
為化凡愚諸眾生
恃己所有生憍慢
汝問諸法無所依
而見依止善知識
若非依止說法師
畢竟世間無出離
汝問諸法無主宰
而見世間有作者
當觀車由眾分成
有於運載作用事
為化著我諸眾生
及彼執著我所者
我為彼說無堪任
是故但唯假名想
汝問諸法自性空
復說觀空得解脫
由彼分別執著心
故於空義不能了
汝問諸行剎那滅
復云諸法性不滅
為破著欲諸眾生
於非淨處生淨想
譬如遠矚於陽焰
渴者趣之而求水
皆從妄想分別生
當知水體不可得
陽焰之處本無水
自性淨中本無染
由彼愚夫顛倒心
則為彼愛所纏縛
汝問諸法無所說
亦云謗者墮惡道
愚夫聞已懷驚疑
智者聞之除障礙
世間諸法本空寂
無智妄計執為我
彼等若聞諸法空
則生斷滅怖畏想
若人毀謗於空法
皆由執著我人相
猶如繫縛於虛空
增長愚癡墮惡趣
或說善業往天中
或生人間受快樂
作者非實業不亡
如夢中境唯心造
當知諸趣皆如夢
由迷真故不覺知
夢中何有於去來
愚夫妄謂真實境
我雖說有所作業
十方推求無作者
譬如狂風吹樹枝
由相觸故生其火
彼風及木無思念
謂言我能出於火
兩相因故火發生
本無作者亦如此
汝問福業無積聚
云何能得菩提果
如世間有百歲人
雖經時分年無聚
汝問諸法不可盡
云何復說業可盡
觀空理者說無窮
隨世俗中則有盡
我雖演說真實際
由顛倒故於外求
眾生業惑障緣深
不能了此勝義法
緊那羅王汝當知
於此勝義善安住
一切諸相皆一相
善通達者謂無相
一切菩薩之所行
一切諸法皆無作
所謂阿字總持門
由此入解一切法
緊那羅王汝當知
一切諸法本寂靜
此說無相總持門
由阿字門而入解
緊那羅王汝當知
一切諸法無分別
此說平等總持門
由阿字門而入解
緊那羅王汝當知
一切諸法無自性
此說清淨總持門
由阿字門而入解
緊那羅王汝當知
一切諸法無有盡
此說離障總持門
由阿字門而入解
緊那羅王汝當知
一切諸法非思議
此說實相總持門
由阿字門而入解
緊那羅王汝當知
一切諸法無所趣
此說解脫總持門
由阿字門而入解
緊那羅王汝當知
一切諸法本無動
此說證淨總持門
由阿字門而入解
緊那羅王汝當知
一切諸法假名說
此說真實總持門
由阿字門而入解
緊那羅王汝當知
一切諸法不可得
此說離相總持門
由阿字門而入解
緊那羅王汝當知
一切諸法離思念
此說靜慮總持門
由阿字門而入解
此法非見非對治
求彼二相無所有
了知無相亦無名
則能具足菩提道
若法可見可對治
是法非實非平等
彼法自性離言詮
譬如虛空無相似
法性無有種種相
亦非一相及異相
非有冷相及熱相
如鏡中像不可得
非有曲相及直相
亦復無有明暗相
遠離男相及女相
此名入解真實相
非諂非誑非動亂
無有舒卷微細相
亦無忿怒忻喜相
非怯弱相起盡相
非有入相及出相
亦無進相及退相
非其寤相及寐相
復無去來現在相
非是眼相及瞻視
亦非盲瞽與瘴瞖
非其調順非剛強
非有覆藏及顯露
非是動轉及止息
離諸戲論常湛然
智者當作如是觀
此名了知佛境界
為欲調伏世間故
於離言法強分別
於此勝義善知了
則能通達一切法

爾時大樹緊那羅王聞佛世尊釋諸疑已及聞演說總持字門深生入解心大歡喜得未曾有以神通力化八俱胝殊勝樓閣巧妙奇絕或住山峯或依林木或化現於蓮華之上是諸重閣皆以七寶合成花蓋而懸其上一一皆有眾寶幢幡寶幔花鬘次第嚴飾是八俱胝緊那羅王各各陞彼樓閣之上於虛空中右繞三匝復以上妙水陸之花而散佛上散已即從重閣而下至於佛所復繞三匝瞻仰尊顏目不暫捨一心合掌住立一面思念如來過去現在積集無量最勝功德

佛知是已口放淨光時尊者馬勝比丘覩是相已頭面禮佛以偈問曰

「如來今者放光明
淨妙難思甚希有
時眾諦視於慈容
猶若披雲瞻滿月
何人今於世尊所
樂聞最上微妙法
以真實智善了知
放此光明垂印可
誰人初發菩提心
感佛加持現斯瑞
唯願說此光因緣
制諸外道令生信
是時諸來大集會
咸各歡喜發淨心
冀聞清淨甘露音
聞已奉行於佛教

爾時世尊為尊者馬勝比丘說伽陀曰

「具壽馬勝問斯義
當一心聽無異緣
我今為彼緊那羅
授記未來成佛事
彼所請問極難解
皆為利樂諸世間
我今為斷彼疑心
令於佛法善安住
此大樹緊那羅王
與八俱胝徒屬眾
由興供養淨福因
命終當得生天上
展轉天中受妙樂
滿足九十俱胝歲
獲得如意五神通
親近承事河沙佛
經歷那由他剎土
常說勝義第一法
化度那由他有情
得成無上菩提道
號曰無量光如來
劫名國土皆無異
人中師子十力尊
具足無邊大智慧
彼國所有諸菩薩
修習善根悉圓滿
亦無求趣二乘人
皆是一生居補處
如是彼諸菩薩眾
各懷悲願利群生
能與世間作照明
後當次第得作佛
彼諸國土勝莊嚴
離諸穢惡無煩惱
猶如覩史多天宮
受用清淨知止足
一切過患八無暇
乃至名字未嘗聞
有情安隱住其中
常飡法味禪悅樂
大哉善逝天中天
與授緊那羅佛記
時眾聞已心泰然
稽首致禮無上士

父子合集經寶瓔珞天授記品第十三

爾時會中有八俱胝寶瓔珞天子見諸阿修羅乃至緊那羅等於佛會所作大供養及聞如來與彼授記心甚歡喜得未曾有時諸天子為供佛故發勇猛心繞迦毘羅城周匝六十踰繕那量於虛空中雨曼陀羅花繽紛而下積至于膝作供養已繞佛三匝住在一面合掌向佛以偈讚曰

「具足大悲十力尊
能救一切眾生者
諸根寂靜放光明
故我敬禮聖中聖
諸天及龍人非人
於佛法中生愛樂
最上牟尼大導師
是故我今歸命禮
如來出現於世間
譬若眾星中滿月
無邊福智莊嚴身
眾生觀者心無厭
具足種種清淨法
六通三明四無畏
十八不共法難量
是故我今歸命禮
三十二相皆圓滿
八十隨好妙嚴身
巍巍猶若天帝幢
是故我今歸命禮
成就最勝三摩地
能斷輪迴諸結縛
降伏無數億魔軍
湛然安住心無動
如來智慧力堅固
常說四諦真實法
廣能化利諸人天
咸令超越於彼岸
人中最勝釋師子
破諸邪見及異論
願我當得如世尊
說法使離諸癡暗
超出世間成正覺
常興四種無量心
憐愍攝受諸眾生
同證菩提無上道

爾時世尊知諸天子深心所念即於口中放大光明時尊者馬勝比丘覩是相已合掌向佛以偈問曰

「牟尼現是希有相
時眾矚已心忻悅
各各諦奉大慈顏
願說放光之所以
如來今放此淨光
必興廣大利益事
我等頂禮無上尊
唯冀洪音為開示

爾時世尊為馬勝比丘說伽陀曰

「善哉馬勝問斯義
今當為汝分別說
我為利樂諸人天
與瓔珞天授佛記
如來若不因請說
無由記別弟子事
答汝問故息群疑
彼離疑則心安住
寶瓔珞天於我所
以淨意樂伸供養
從此展轉生諸天
百千天子常圍繞
復持天上妙香花
供養無量俱胝佛
於彼佛所發淨心
愛樂修行菩薩道
如是精進供養已
復於未來作佛事
奉覲那由他世尊
常說伽陀讚佛德
如理廣修清淨行
得那羅延堅固身
於其歡喜劫中生
具足圓成一切智
號曰華幢勝如來
有大名稱無與等
并餘天子八俱胝
同一劫中皆作佛
彼佛土中無地獄
亦無鬼趣與傍生
及阿修羅憍慢心
離於八難諸危苦
彼諸天子成佛剎
悉如三十三天中
國土富樂遍莊嚴
壽量長遠皆相似
彼土既無惡趣名
況復有作惡業者
眾生各各隨法行
皆住無諍清淨行
所化眾生無有邊
過彼恒河沙數量
彼佛出現世間時
常說勝義第一法
如是化緣歸寂已
廣布舍利起塔廟
一一舍利勝難思
其中皆有佛身相
咸各稱讚佛功德
住虛空中現神變
教化無量諸眾生
皆發無上菩提意
十力牟尼方便力
為彼天子授道記
時諸大眾聞佛言
住正思惟心寂靜

父子合集經卷第七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