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父子合集經

No. 320 [No. 310(16)]

父子合集經卷第一

淨飯王始發信心品第一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說法施化能事畢已往迦毘羅國去城不遠住尼拘律陀林中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皆阿羅漢諸漏已盡無復煩惱心善解脫慧善解脫如大龍王所作已辦棄諸重擔逮得己利盡諸有結心得自在能到最上究竟彼岸其名曰:阿若憍陳如摩訶迦攝優婁頻羅迦攝伽耶迦攝那提迦攝舍利弗大目乾連眾所知識大阿羅漢等復有種類差別捨邪歸正外道尼乾子沙門婆羅門無數眾會皆悉來集所謂調伏調伏眾寂靜寂靜眾善超彼岸善超彼岸眾善住安隱善住安隱眾出離煩惱出離煩惱眾能離罪惡能離罪惡眾洗除罪垢洗除罪垢眾善超三有善超三有眾遠離五塵遠離五塵眾離諸障礙離諸障礙眾清淨意樂清淨意樂眾具足諸根具足諸根眾違順解脫違順解脫眾善護自身善護自身眾具諸正念具諸正念眾具四神足具四神足眾樂說明記樂說明記眾明了緣諦明了緣諦眾善寂諸根善寂諸根眾決定信解決定信解眾樂求義利樂求義利眾觀察無我觀察無我眾離諸分別離諸分別眾斷除疑惑斷除疑惑眾身行輕安身行輕安眾自在愛樂自在愛樂眾心善解脫心善解脫眾慧善解脫慧善解脫眾住聖種族住聖種族眾如是眾會身意泰然樂得善利各與徒屬來詣佛所猶如廣大鉢羅奢樹枝葉繁茂生長圓滿清淨而住

爾時世尊於初夜分露地而坐寂然無聲一切大眾恭敬圍繞於是如來觀察時會諸比丘眾而問之曰:「何人堪往化淨飯王勸導發心生淨信解?」

時尊者憍陳如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作禮白言:「世尊!我當願往

佛言:「憍陳如!汝居聲聞最為上首先解諦義有大名稱一切眾生尊奉如師且止是說不須汝往

是時會中四大迦攝及舍利弗目乾連等各伸禮敬而作是言:「我能往化淨飯聖王」佛皆不允止之如初

時大目乾連即作是念:「未知如來今遣何人詣父王所?」遂入定觀乃覩如來心光遠矚彼優陀夷猶如杲日穿其樓閣從於東牖直注西垣時目乾連從定起已往詣尊者優陀夷所而語之曰:「世尊召子往化父王故相報爾

優陀夷曰:「果蒙教勅固當從命

目乾連曰:「尊者所往此極難事宜自審悉無貽後悔所以者何?彼為灌頂剎帝利王威德尊嚴性無敢犯孰能導達?何由召對?況復教化發生信心?今取諸譬子當可悉如以百夫於累歲中擔負乾薪積成大聚縱火焚之其焰猛熾復以酥油而沃其上頗有人能於此廣大火聚中行不為所害又如有人欲於最勝龍象口中而取其牙當知是人必遭所損今欲往化淨飯聖王此極為難亦復如是我今粗陳少分譬喻臨事籌量好自安意

於是世尊乃召尊者優陀夷至而語之曰:「於我聲聞弟子之中汝為釋種具足辯才善說法要今可往化淨飯父王以善方便開發道意

時優陀夷承佛指喻唯然受教白言:「世尊!我今當往唯願大慈勿垂軫慮設使父王或見致怒遙冀慈光冥加救護

爾時世尊為優陀夷而說偈言:

「賢哉優陀夷!
今當聽我說
汝具智辯才
眾中為上首
釋種淨飯王
見必生忻悅
是故汝應往
速勸令發心
若能化父王
發生清淨意
諸天及世人
咸增長善利
安閑不修善
如沮岸將墜
當於現生中
除我慢疑惑
富貴剎那頃
增放逸染著
如羇旅無財
所思唯有苦
處最勝宮殿
受殊妙欲樂
佛教不了知
樂壞生悲惱
具四種兵眾
七寶諸眷屬
隨意而自在
樂壞生悲惱
有夜叉鬼神
噉眾生精氣
令人染眾病
於身何不護?
積聚諸珍寶
如計羅娑山
染慧所纏縛
不能自觀察
由染慧覆心
善法無所了
如人處夢中
何能有知覺?
凡夫失明慧
決定獲憂怖
猶如涉遠道
而喪其伴侶
是故優陀夷
當以善方便
勸王立信幢
摧我慢高舉
餘人非善巧
獎助令發心
汝具妙辯才
能示三有苦
我念過去劫
有王出於世
名稱遍十方
號曰真實聚
以善法治世
境極海邊際
俱胝那臾多
臣民咸歸奉
諸聚落城邑
多種種花果
地唯生軟草
無瓦礫荊棘
流泉及林木
處處皆圍繞
百千乾闥婆
互奏諸音樂
賢聖集其中
民物咸豐樂
多諸比丘眾
依止持淨戒
復有諸外道
大仙大智者
其數有百千
捨所修苦行
咸生真實見
信樂佛正法
怖彼三惡道
願得生天果
彼王有太子
名曰堅固慧
值過去諸佛
久植諸德本
俱胝那由他
人民皆親近
觀五欲過患
心常生厭離
覩王所居處
如彼天宮殿
后妃競圍繞
受欲樂無極
是時堅固慧
即啟白父王:
『我今誠實心
誓求無上道
於采女眷屬
都不生忻樂
少年著欲者
樂壞苦即至
如往古大僊
栖止於山谷
五欲非究竟
寂靜即為樂
王語堅固慧:
『勿作如是說
若不受欲樂
何名為我子?
有國之富貴
如彼多聞天
諸宮殿樓閣
眾寶而莊嚴
百千眾妓樂
周匝常圍遶
具最上色相
類天女無異
面貌皆圓滿
脣丹齒齊密
額廣復平正
目比青蓮葉
形儀悉端直
膚潔猶珂雪
作眾妙歌舞
而共相娛樂
年少色鮮白
如彼枝上華
汝當住於此
勿棄於榮貴
我今誠謂汝
非毀亦非譽
太子善了知
王位極尊勝
我聞是說已
決志求出難
於彼五欲境
不著如夢寐
復白於父王:
『自念從無始
為欲之所溺
娛情不知愧
猶如彼盲夫
艱辛趣險道
自捨平坦處
憑誰為歸救?
於欲不了知
何由脫苦縛?
當離於險道
此心非顛倒
若能遠諸欲
安隱除過患
當知著欲者
如盲無所見
欲境如瀑流
傾注難防護
世有明智人
當生於厭怖
欲為眾苦因
損害逾蛇螫
刀杖與毒藥
熾火然相似
堅固慧王子
含悲白父王:
『我志在山林
離欲求解脫
是身深可厭
老病苦縈縛
不顧王寶位
願允聽出家
是時王族中
童子名月施
見太子出家
亦隨修梵行
太子出家已
具勇猛精進
獲得五神通
善修四無量
人中釋師子
說法無所畏
教化諸眾生
皆令入佛道
彼月施童子
以善巧方便
示五欲過患
勸王發道意
優陀夷當知
往昔堅固慧
於汝意云何?
今則我身是
其月施童子
樂修真實行
同居釋種中
今則汝身是
是故優陀夷
汝今應當往
勸父王發心
增長諸善利

爾時尊者優陀夷聞佛世尊說是偈已欽承慈旨作禮而退於晨朝時執持應器往迦毘羅城詣王宮門見有百千釋種皇族共集一處時彼眾中有一釋種名曰月面與優陀夷舊為知識遙見尊者往相慰問:「何緣至此?」

優陀夷曰:「今從世尊所住之處尼拘律陀林中匍匐而來奉佛慈旨遣令教化淨飯父王開發淨信

彼聞說已而作是言:「昔者太子若不捨家決定當作轉輪聖王十善治化王四天下當有七寶自然出現所謂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兵寶主藏神寶復有千子之所圍繞一切人民恭敬尊重今既出家志樂空寂則失如是廣大富貴今所集會正議此耳

所言未竟時淨飯王即召釋種群列于庭而語之曰:「卿等當知悉達太子棄捨國位上妙快樂樂居林野一何錯謬而今而後汝等不應往詣彼所供養恭敬若有違者必當捶罰

時有釋種名曰善悟聰慧明達多諸善巧出至宮門見優陀夷方便附近漸至屏處始敢伸問:「世尊導師起居輕利安隱快樂四大調和少病少惱化度眾生無疲勞耶?」

復有釋種名曰無憂復有釋種名曰離憂詣尊者所問訊世尊一如前說:「我等咸欲詣世尊所適奉王旨諸釋種等不得於佛親近供養若有違越必行捶罰為懼嚴勅無敢往者

時優陀夷聞已太息淨飯父王何意如是?如來慧日出現世間於諸眾生多所饒益一切人民四大天王帝釋天主梵天王等競伸供養曾無虛日我當求見彼淨飯王具陳上事乃入定觀知彼父王信根成熟決定可化

時尊者優陀夷具諸威儀結跏趺坐涌在虛空高七多羅樹即現種種神通變化時淨飯王遙見尊者乘空而來心生歡喜合掌瞻仰說伽陀曰:

「希有成就殊勝行
現諸神變具威儀
乘空至此有何緣?
唯願聖者速當說

爾時尊者優陀夷以偈答曰:

「我是聖王子之子
依止如來法中住
願王速發淨信心
於勝福田興供養
太子棄國成佛道
具勝吉祥大名稱
身光常照於世間
智光能破諸癡暗
猶如赫日除雲翳
空中普放大光明
龍子智光亦復然
於三有中常照耀
又如皎月舒盛光
揜蔽遊空諸宿曜
龍子智光亦復然
能伏一切諸外道
又如師子吼巖谷
眾獸聞已悉奔竄
龍子宣暢妙法音
摧諸異論令開解
苦行外仙邪妄智
不能入解無我理
流轉輪迴三界中
由無勝慧迷真諦
一切世間諸有情
盲無慧眼難出離
如來開發智光明
為破無始無明瞖
善惡二途極明顯
一為平坦一險阻
如來善為指其迷
沒淤泥者能救拔
譬若雲能含眾水
普滋大地無高下
佛施法雨亦復然
增長人天諸善種
雨能充洽諸山林
藥草根莖及枝葉
眾妙花蘤悉開敷
周遍莊嚴於大地
亦如龍子雨法雨
滋榮佛法功德樹
十力無畏不共法
成熟菩提智花果
海中眾寶彌盧山
煥赫巋然而不動
佛處聲聞大會中
最勝光明無與等
三十三天帝釋主
廣興供養妙莊嚴
龍子巍巍大沙門
諸天見者咸開悟
欲入佛法解脫海
成就智慧法寶藏
當以戒定為船筏
能至念處摩尼聚
太子昔修諸苦行
或住陂池或巖窟
或依逈絕曠野中
善達空無相無作
牟尼大仙師子吼
指誘群迷生覺悟
如是善巧方便力
難化能化使柔順
佛為最上調御師
能施眾生諸法寶
寂靜妙樂奢摩他
戒定功德堅固藏
若能依教修諸行
除惑滅罪令清淨
是故天人阿修羅
常樂聞持佛正法

於是淨飯王為尊者優陀夷而說偈言:

「我子捨家無少樂
或乏飲食或臥具
猶如鮮潔青蓮華
置之陸地當枯悴

尊者優陀夷以偈答曰:

「如來遊戲諸神通
常飡禪悅無飢渴
由住寂靜妙等持
若金蓮華體堅實

時淨飯王復說偈言:

「太子昔在皇宮日
百千采女常圍繞
睡寤常聞歌吹聲
棲止山林有何樂?」

尊者優陀夷以偈答曰:

「佛住解脫勝境界
深心依止諸禪定
行住坐臥威儀中
常生喜樂曾無苦

時淨飯王復說偈言:

「太子昔在皇宮日
眾妙茵褥敷臥具
百千燈炬常照明
向夕未嘗知有暗

尊者優陀夷以偈答曰:

「牟尼廣修殊勝行
以四無量為茵褥
心常利樂諸有情
於中庸境無癡鈍

時淨飯王復說偈言:

「昔時太子居深殿
遊戲受用諸快樂
左右侍衛善承迎
獨止山林何所得?」

尊者優陀夷以偈答曰:

「如來所止悉清勝
樂居寂靜阿蘭若
平等觀視於世間
常得天龍常恭敬

時淨飯王復說偈言:

「昔日太子處王宮
沐浴嬪嬙競承事
上妙塗香以瑩身
棲止山林何所得?」

尊者優陀夷以偈答曰:

「牟尼持戒為浴池
永滌諸惡淨無垢
能令自他悉清淨
離眾塵穢登彼岸

時淨飯王復說偈言:

「太子所著殊妙衣
金縷貫飾珠瓔珞
旃檀和合妙塗香
棲止山林何所得?」

尊者優陀夷以偈答曰:

「牟尼以慚為上服
菩提分法如珠鬘
護戒清涼若塗香
以用莊嚴功德體

時淨飯王復說偈曰:

「太子所住常嚴警
百千勇士持戈冑
繖蓋迎空蔽日光
獨向山林誰守護?」

尊者優陀夷以偈答曰:

「牟尼具足十智力
於諸怖畏心不動
慈悲普蔭諸群生
沙門法子常圍遶

時淨飯王復說偈言:

「善哉善說佛功德
不久當往聞法要
願今先受我供養
復持香飯奉如來

父子合集經卷第一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下一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