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諍之辯

與巴利文系學者論大乘民國三五年撰

到錫蘭去宣傳中國大乘佛教的法舫法師年來一反固有的立場熱烈地讚美巴利文系的佛教真的是「一齊之傅幾何眾楚之咻易亂」環境熏染的力量是怎樣的強大他的意見——宗派意識指導下的意見不完全是我所能贊同的然在中國傳統佛教的今日缺少反省缺少批評陶醉在武斷的幻想中將理想的應然看作事實的實然在這種情況的傳統佛教下我是非常同情的「藥不瞑眩厥疾不瘳」現在該是到了大聲疾呼的時候了

法舫法師在〈送錫蘭上座部傳教團赴中國〉一文(見《海潮音》二十七卷第八期說到從初期佛教演化到中期大乘佛教的過程他的意見有兩大要點第一印度教融化佛教成大乘他說「大乘教原係佛教印度教之一融和產物大乘之盛行即印度教復興運動之成功」「阿輸迦滅後印度教即開始再抬頭開始神化佛陀開始融化佛教大乘之教因此而興焉」「公元一世紀起印度教融化佛教之形式組成——大乘出現」這一看法不客氣說根本是顛倒的應該把他倒豎過來即是說佛教融攝印度教佛教才轉化為大乘(原因不簡單如此)這主動的與被動的融化意義截然不同誰能相信大乘教的倡導者是故意的偽裝的印度教徒為了摧殘佛教而融攝佛教改造佛教呢除非是故意的偏見者這種歷史的事跡非任何人所能歪曲舉個眼前的例子吧據法舫法師說他所住的錫蘭僧寺的比丘們正進行參政運動別的比丘及信眾們反對僧侶參政但共產黨是同情的假如參政運動成功只可以說革新的僧侶們為了融攝世俗適應世俗而表現新的作風(新得是否妥當那是另一問題)站在保守的傳統的立場可以責備他離棄釋迦的精神世俗情深俗化得不成樣子但決不能說這是共產黨們為了打擊佛教而融化佛教改造佛教這點淺近道理我想法舫法師不會不知道但他竟然會這樣說不外乎宗派意識在作怪因為非這樣說不能暗示大乘的非佛法與外道化不能反顯出上座佛教是嫡派真傳

其實融攝印度教不一定是錯誤我們的教主——釋迦牟尼的創樹佛教也就是從它自證的特見中融冶印度文明而成的佛教的根本論題——生死輪迴與涅槃解脫不都是印度教的遺產嗎佛教在世間融攝是應該的方便是不可缺的問題在無論如何融攝佛教的根本特質不容許因融攝而轉變轉變即將成為反佛教者融攝不是盲目的適應必須是擴展人性淨化人生的適應低級趣味的神化巫術化應該要指責他

大乘是什麼怎樣的從初期佛教演化為中期的大乘佛教真是說來話長據我的意見在初期大乘的開展中融化印度教一事還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佛教中的青年大眾對於釋迦的言教側重理性的直觀對於釋迦(諸佛及聖弟子)的身教側重理想的景仰在佛教普遍發達的過程中越是與社會民眾相接觸越是即俗而真的大乘佛教抬頭從簡樸深刻發展到廣大莊嚴

第二上座部才是佛教嫡傳他說「自公元前六世紀始至紀元前二百六十八年阿輸迦王統治印度佛教大興……阿輸迦滅後印度教開始抬頭……大乘之教因此而興焉」「上座部傳承之佛教在阿輸迦時傳入錫蘭」「此言上座部今日所流傳之三藏原典而已」我們知道上座部是學派分流的產物誰相信他的「五部阿含七論」盡是佛法的原典呢王舍城的結集中就有阿毘曇七論嗎我敢告訴巴利文系的學者錫蘭自稱自賞的上座部佛教實是上座三大流中一流——分別說分別說中的一支上座系本是西方的耆老系但從他流出的分別說曾流行到東方與東方的青年大眾系有深厚的關係也即是分別說部的內容有深厚的大乘傾向不過傳入錫蘭的一支與大陸佛教脫節陷於保守停滯的階段而已分別說系承認的「小阿含」即是《雜藏》的前身《雜藏》即是大乘藏的先驅分別說系四阿含中重視《長阿含》但《長含》中毘沙門讚佛偈已意許十方佛的存在《長含》的「普入八眾」不就是圓應十方應以何身得度即現何身而為說法的肖影嗎《長含》的《大會經》《阿吒劍智經》是些什麼內容巴利文的《長阿含經》疏名為「世間悅意」這不就是融攝世俗適應世俗的明證嗎巴利文系的佛典早不是原典了然而不要誤會我我不是巴利文系的反對者反而是尊重歡迎希望他早點翻譯過來不過我以為現代佛教的研究不是宗派主義的需要從佛教前後的發展中彼此同異中掘發出釋迦的真諦吐棄不適時代的附著物淨化佛教接受各部派的積極成果讓他適應新的時代而復興實現釋迦化世的本懷

法舫法師的大作我在開封看到感到異樣的滋味特別介紹給他的老同學淨嚴法師一讀讀了不免大為慨歎我在旁邊說「這也難怪進步的革新的佛教自稱大乘想壓迫傳統的保守的佛教說他是小乘你想傳統的佛教者能甘心忍受嗎自然要掛起正統嫡派的招牌把對方看作外道或準外道如要聲聞行者不毀斥菩薩行者為外道最好菩薩行者不要驕誇的說別人是小乘大家平等相見或許會在互相了解中綜合起來」我的話或者過於突然而來不能引起淨嚴法師的反應他在慨歎中沈默了但我還嘮叨的說「這是一邊那是一邊我們還是處中說法的好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