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諍之辯

讀〈大乘三系概觀〉以後民國四三年撰

默如法師對我有關大乘三宗的解說引起了研究的熱忱寫成〈大乘三系概觀〉據說「意在補助他的說明思想也多分近於印師的」而且歡迎我「作個率直的批評不要客氣」如此為法的友誼真摯謙和我怎能不率直的表示意見即使我所說的不是默師所能同意的也非寫出來不可作友誼的商討

一 三宗立名

首先想提出來商討的三宗的分別是一回事三宗的了與不了又是一回事我是以性空唯名論為究竟了義的但對於三宗的判別重在把三宗的特殊思想系——要怎樣才能建立生死與涅槃掘發出來從大乘三宗的特點上建立三宗的名稱每一宗的特點應該是每一宗所能承認的並非專依性空者的見解來融通或是抉擇我只是忠實而客觀的敘述大乘三宗的不同然而默師是以唯識學者的觀點來解說融會不但融會而且一再說到真常唯心論不及性空與唯識性空不及唯識所以我是以三宗的本義來說三宗的差別默師是以唯識宗義來說三宗有此一段距離難免意見上有些不同我相信默師如離去唯識宗的立場意見是會更相近的

我並沒有說「法體」我是說有的以為一切法非空無自性不能成立有的說非虛妄生滅即無從說起有的說非真常不變不能成立成立一切法說明一切法所依的基本法則不同(實就是諸法無我諸行無常涅槃寂滅三法印的著重不同)出發點不同所以分為三大系——性空虛妄真常而此依於性空的虛妄(生滅)的真常的而成立的一切法到底是些什麼到底以什麼為中心可能少少不同(所以真常論也有不唯心的虛妄論也有不唯識的)但依三大系的主流來說性空者以為唯是假名施設虛妄者以為唯是識所變現的真常者以為唯是自心所顯現的因此又稱之為唯名唯識唯心

          ┌性空──唯名─┐   所宗依的法則─┼虛妄──唯識─┼─能攝持的核心          └真常──唯心─┘

默師所說的「法體」與我的分判三宗根本不同他總是將性空與唯識相對說什麼「性空法體」「唯識法體」「真常法體」退一步說如性空真是默師所意解的「法體」那麼要說性空便應與虛妄(生滅)相對如要說唯識便應與唯名相對今處處以性空與唯識相對論這自然不免與我的看法大有距離了

二 空與有

由於宗依唯識而有的不同解說站在唯識立場(不是以三宗來說明三宗)雖大體贊同也有多少的出入現在只是略辨與大乘三宗分判說有關的特別是有關性空唯名與虛妄唯識的地方

原作「時空論」部分以為性空宗以性空融貫萬法所以「不需分別誰是假名有誰是自相有」所以「不像唯識的過未無體現在實有」而說三世平等反之「唯識是基於認識論的」所以要主張過未無體現在是實要分別假名有與自相有這一論斷我認為值得懷疑因為這都是佛教的老問題與性空及唯識並無密切的關係如一切有系與犢子系是三世平等的大眾系與分別說系一切有系中的經部是過未無體而現在實有的自相有與假名有即是假有與實有的分別更是小乘學者共同的見解他們既不說一切法性空又何嘗依唯識而成立一切所以依「性空」與「唯識」演繹的說明此二宗時間觀的不同假實觀的不同出於推想而不符實際

原作「法體論」的「空有對辨」對於事理空有的見解我也完全不能同意不論那一宗派都要安立生死與涅槃如何而有生死這應作事相的說明如何而能轉生死得涅槃這應從事入理作理性的體證也就因此大乘學派無不事理具明空有雙彰(不是空宗有宗)三系中的「性空唯名」只是抉出一切法的法則通性依空無自性的法則有成立一切的可能而成立的一切法都是依於緣起的假名至於緣起的假名有法到底是些什麼如來有過詳明的啟示古典阿毘達磨也有豐富的闡發在無性緣起的基石上抉擇而成立一切法所以龍樹一再說到空無自性不是破壞一切而是成立一切假名依緣的一切法不礙於空所以一切皆空而能如實宣說不會偏此偏彼偏心偏物而符中道性空唯名的唯並不同於哲學上唯心唯物的唯默師把性空看作生化萬有的「法體」把唯名的唯看作唯心的唯這才覺到「性空依然不便說明生死涅槃的法體就把這法體還要牽拉到人生上來」其實「以有空義故一切法得成」現現成成如實宣說有什麼拉扯呢

原文又說「我以為空宗從有的方面來說事相那又何必是宗歸於空呢……應該本此宗旨而立於自崗位上才好否則空有混合了」這說得希奇假使如此唯識宗——有宗就不應說空唯識家說依遍計所執性圓成實性(也有說依三性的)說空無自性不生不滅說十六空十八空等便應該是空宗了應該空有混合了我所知道的並不如此凡確信經說一切法勝義皆空為究竟了義的是空宗以為凡說一切法皆空為不了義的或說緣生法不空或說真如不空是有宗所以並非說有就成有宗說空便是空宗大家都說到有都說到空而並不混合空宗與有宗還是明顯的有區別我想什麼是空宗默師是應該知道的吧也許為了強調唯識的「具體」受到某些謬說的熏染如惡取空豁達空偏於一法不立的空所以會無意中有此錯筆

原作的「目的論」所說「性空行果」由無相而無願而空的現觀次第也許有此一門但非性空大乘的現觀正宗同樣的「唯識行果」應以四尋思觀為正五重唯識觀只是唐人的一種解說纂集經論而自為條理並非唯識現觀的正道唯識經論從來沒有綜合五重唯識而為修持次第的這點我想默師是會有同感的

三 名義的商榷

第五章著重於三宗名義的商榷默師的「誠意」是可感的但是抱歉得很我不能接受他的意見

關於「唯識教系」一節默師不滿「虛妄」二字代以「虛幻」也許覺得「虛妄」二字不大冠冕堂皇吧這裡應該注意一個事實我是依成立一切法的基本法則著重點出發點而說的我不是零買也不敢躉批我是認清根本立場根本出發點是振領提綱而表顯其特色的默師說「唯識是就順形法體的偏重點說」「唯識是就順形法體而說賴耶為本是可以的」「要照佛學的真理如唯識上說一般苦惱的眾生總是以賴耶為法體的」我的意見恰好就是如此我說「佛陀說法總是直從一一有情——一一人的身心說起」默師也贊同這一原則那麼唯識學並不從佛說起從有情的身心說起作為所依的第八識便不能不是虛妄雜染(有漏)的唯識學就是依此虛妄分別識為依而成立生死法又依此而說明如何轉染成淨的(淨就是佛)我不能理解這是唯識學的重點所在出發點所在默師為什麼不願意此「虛妄」二字默師主張「以第八識為法體」我想默師對於唯識是很清楚的第八識在九界有情位異熟未空以前不管你自相因相果相他是虛妄雜染的異熟盡空圓成佛果第八識是清淨無漏的染識(第八識)與淨識各從不同的自種子生既不會同時共存(如說染識內有淨識就變成真常唯心了)也沒有一個染淨不變漏無漏不變的前後共通法體那麼在作為成立一切法成立轉染成淨的所依不能不是虛妄雜染的決不能推論出一個抽象的「第八識」為依關於成立一切法的第八識——賴耶識不是真常心(如《十地經論》)便是真妄和合(如《大乘起信論》)再不然便是虛妄雜染從默師的字裡行間對於真心及真妄和合並無興趣那麼只有虛妄雜染了不能因為名稱的不大順眼而動搖於妄染真淨之間

默師說「如護法和奘師在當面去請問他保險他是要允可的」這種論斷並無證成力量近於戲論因為護法與玄奘不是上升兜率便是乘願再來問就無從問起誰能保險允可反之依據彌勒無著世親護法玄奘所傳的唯識經論證明得千真萬確依虛妄分別的虛妄雜染的第八識從此去成立流轉又從此成立還淨也許我的判斷錯誤據我的意見不外乎嫌「虛妄」二字不大堂皇所以作不必要的推論其實「虛幻」二字在真常唯心論者看來並不會體面些

圭峰以為「唯識齊賴耶」可能受默師的難破我不是說「唯識齊賴耶」也不是「判唯識是虛妄」而是從虛妄雜染識出發而說明一切成立一切所以躉批零買的比喻與我無關

至於無漏種子的依附賴耶妄識是彌勒無著以來一貫的正說默師說他是「隨轉理門」僅是自己的解說彌勒等唯識學沒有異此的如實門我想默師是知道的在眾生位無漏種子一直依附賴耶妄識從來沒有「無漏(種子)盛就能藏有漏(賴耶識)」如果有那是默師的創說與古義無關而我只是古說的條理並無新發明處依古說古還應該如我所說的等到無漏第八識現前決無有漏種子所以在唯識教義中沒有有漏種藏在無漏識中有漏識藏在無漏種中的道理如不否認第八識為持種受熏識即不能說無漏盛有漏有漏藏在無漏中默師問「到了三位無賴耶的那時無漏種又以何為依」據我所知道的唯識教三位無賴耶時有漏異熟識還在呢成佛以前無漏種一直是依雜染第八識而轉的但是法身(法界)解脫身所攝如據此而依法性便轉為如來藏即與如來藏相應不相離的稱性功德不過如無漏種依法界身便是真常唯心論的體系本有無漏功德性能佛法中惟此二門如默師所推論的不是我所判論的從來所傳的唯識宗

說到「性空教系」默師似乎企圖由唯識宗來獨佔此「唯」字所以主張改「唯名」為「假名」立名各有自由所以我不想反對不過覺得還是「唯名」二字才能表顯此宗默師問經說唯名唯假的唯與普通學說上的唯是同是不同由於我對普通學說缺乏深刻了解所以不知道如何答覆據我所知道的佛法那麼「唯名唯假」出於佛經而並非是我的杜撰為什麼經說「唯名唯假」因為勝義畢竟空什麼也不可施設安立唯依世俗名言而假施設換言之勝義的自相有是絲毫不可得的但並不由此而破壞一切不過唯是世俗的假名的有經說「唯名唯假」隨順自性空自相空所以遮除了自性有執唯依世俗假名而施設依此才能成立一切染淨因果所以唯名唯假又表顯了因緣有默師但知唯名為遮執的為顯假名非生滅內外中間的而忽略了唯名唯假才能成立一切由此而起誤解以為唯名有「執實之意」默師對於此宗不如對於唯識學的親切所解的偏於一法不立而不知唯名的萬化宛然萬化宛然的不是有宗所見的自相有唯是不礙性空的假名呀

還有在中觀學者看來「唯名」與「假名」並無差別所以也不妨稱為假名可是在虛妄唯識者與真常唯心者看來這可大大不同「假名有」是可以的因為還有「自相有」「勝義有」可以依此而安立一切法假如說「唯名唯假」便要大加反對因為在有宗看來唯名唯假是不能成立一切法的為了簡別有宗為了表彰性空大乘的特色非加一唯字不可如默師主張改為假名到底是唯假名還是自相有以外的假名有如果是「唯假名」那還不如唯名來得簡明如以為是自相有以外的假名有那只配稱為虛妄唯識或真常唯心了依上推究所以「唯名」雖被批評為「一定想配合成立三個唯字」還是非「唯」不可

默師又牽涉到不共般若其實什麼是不共般若還需要論究我所以說不攝只是隨順古師而說於空假外的第三者(但中)或即空即假的第三者(圓中)古師意指空而不空的妙有如以此為不共般若性空唯名論是不攝的然而並非空外說(假)有(假)有外說空性空唯名論也還是開顯空假不二的中道所以默師與我究竟有無不同的意見我還不知道呢

關於「真常教系」誠然唯心二字不是真常系的專名但與唯識對論無差別中有差別重在差別如六識等而心有統一義如與心所相對而說心種種集起而說心因此唯識傾向於分別法相唯心每宗歸於一心分別取相是識所以經論說識都重在雜染唯識也沒有例外而心卻重在清淨如「心性本淨」「自性清淨心」「常住真心」等從來古師每對唯識而自稱唯心我取用「唯心」一詞不過因仍舊說使中國佛學者易於同意而已唯心與唯識在中國佛學者雖說可通而一向不覺得混淆的

默師解說真常系為重於心重於性這與我的見解相合我一向說這是真常心與真常空的合一默師假設疑難此心是凡心是聖心我還是說此真常心是在聖不增在凡不減的默師依唯識家理數來疑難此宗嫌我「唯心」的含義不確定然而我不能毀棄真常唯心的見地而曲從虛妄唯識者的見解如依默師所說早不是真常唯心了

末了我要謝謝默法師默師不輕嫌我而願意作互相的商討尤其是默師說「判釋教系難免要多化點腦筋」這真是可作我的座右銘希望能在「多化點腦筋」的前提下互相策勉同入佛海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