徑山志

卷十一至十四目▆[1]

  • 外護

    • 國王宰官居士共七十六位

  • 殿宇

    • 寺一

    • 𣪫房等六十四所

  • 靜室

    • 一百三十二所

  • 名勝

    • 一百八十三處

  • 下院

    • 三十一處

  • 古跡

    • 四十六處

  • 寺產

    • 舊額庄田八處

    • 傳衣新額

    • 大𣪫新舊額

    • 觀音𣪫新額

    • 真寂院新額

    • 地藏𣪫新額

    • 化城寺舊額

    • 安樂寺舊額

    • 寂照新額

    • (本山各房及各下院不開出者不載)

  • 紀事

    • 古鼎圓鏡

    • 惠洲業報

    • 淨業見報

    • 寶上座

    • 西巖和尚

    • 佛性不得道有無

    • 神龍

    • 喝石

    • 神冶鐘

    • 無尾螺

    • 靈雞

    • 白兎

    • 南塔

卷十一至十四目錄終

徑山志卷之十一

外護

唐代宗

大曆三年詔徑山法欽禪師入見待以師禮賜號「國一禪師」勑一道

宋高宗

紹興七年詔宗杲禪師住徑山能仁禪寺廿六年詔師住明州育王廣利禪寺二十八年詔師再住徑山

孝宗

改元隆興遣內都監黃彥節至徑山命杲禪師就山中舉揚般若師說偈云

大根大噐大力量 荷擔大事不尋常
一毛頭上通消息 徧界明明不覆藏

上嘉嘆之及封建王又遣內知賔至徑山供五百羅漢賜「玅喜菴」三字及真讃九月詔杲師問佛法大意師臥疾特賜「大慧」之號淳熈七年召雪竇寺住持寶印(即別峰印)入𡭊𨕖德𣪫問語備〈別峰禪師本傳〉

錢鏐

字具美錢塘人唐僖宗時率鄉兵破走黃巢昭宗拜為鎮海鎮東軍節度使[1]天復二年封「越王」梁太祖封「吳越王」[A1]諡號「武肅王」微時到徑山諲禪師識之後諲禪師入滅武肅王自述讃四十句[A2]諡師為「建初興國大師」墖曰「廣濟」王將薨謂文穆王曰「吾昔自徑山法濟示吾覇業自此發迹建國立功他日汝等無廢吾志」其後文穆[A3]忠懿王皆不武肅之遺旨

張浚

字德遠紹興中拜相封「和國公」孝宗朝封「魏國公」大慧禪師在泉州雲門菴遂以臨安府徑山延之公居長沙其母秦國夫人問道於大慧及夫人疾亟「妙喜老師此生無復見也我有私恩未報」公三走介師至夫人捐館公謂師曰「先妣願供養和尚一年為德之報」遂舘于光孝寺[1]之東堂以盡誠敬

張九成

字子韶號無垢居士登徑山問道於大慧公建無垢軒與師談「格物」之旨師曰「公只知有格物而不知有物格」頓領深旨投偈曰

子韶格物 曇晦物格 欲識一貫 兩個五百

子韶𠹉曰「九成每聞徑山老人所舉因緣豁然四達如千門萬戶不消一踏而開九成了末後大事實在徑山老人處此一瓣香不敢孤負他也

呂本中

字居仁紹興初賜進士第除中書舍人平生因詩以窮耽禪而病清癯如不勝衣作《江西[1]傳衣詩派圖》[2]推黃山谷為詩祖列陳無己等凡二十五人為法嗣本中𠹉致書問大慧禪要慧答書略曰「千疑萬疑只是一疑話頭上疑破則千疑萬疑一時破若一向問人佛語又如何祖語又如何諸方老宿語又如何永劫無有悟時也」本中有省

曾開

字天游官至侍郎致書大慧曰「今年私家塵緣都畢閒居無事正在痛自鞭策以償初志第恨未得親炙教誨耳一生敗闕已一一呈似必能洞照此心望委曲提警日用當如何做工夫幾不涉他途徑與本地相契也至叩」大慧答書曰「時時於靜勝中切不得了須彌山放下著兩則語但從脚下著寔做將去已過者不須怖畏亦不必思量思量怖畏即障道矣但於諸佛前發大誓願願此心堅固永不退失伏惟諸佛加被遇善知識一言之下生死悟證無上正等菩提續佛慧命以報諸佛莫大之恩如此久久無有不悟之理

李光

字泰發上虞人致書大慧問禪要慧答書曰「大叅相公平昔所學已見行事臨禍福之際如精金入火愈見明耀又決定知華嚴重重法界斷非虛語則定不作他物想矣其餘七顛八倒或逆或順或正或邪亦非他物願公常作是觀妙喜亦在其中異日相從於寂寞之濵結當來世香火因緣成就重重法界以實其事豈小補哉

李邴

字漢老官至叅政醉心祖道及見大慧舉趙州庭栢話有省後以書咨決曰「近叩籌室伏蒙激發蒙滯忽有省入顧惟根識暗鈍平生學解盡落情見一取一捨如衣壞絮行草棘中適自纏繞今一笑頓釋所疑欣幸可量非大匠委曲垂慈何以致此自到城中凡著衣喫飯抱子弄孫色色仍舊既無拘執之情亦不作奇特之想其餘宿習舊障亦稍輕微臨行叮嚀之語不敢重念始得入門大法未明應機接物觸事未能無碍[1]望有以提誨使卒有所至無玷於法席矣

馮楫

字濟川蜀遂寧人號不動居士紹興丁巳除給事中會大慧就明[A4][2]開堂慧下座楫挽之曰「此生不作這蟲豸今因甚却納敗闕」慧曰「盡大地是個杲上座你向甚處見他」楫擬𡭊慧掌之楫曰「是我招得」因坐夏徑山榜其室曰「不動軒」後知瀘州所至于道無倦𠹉自詠曰

公事之餘喜坐禪 小曾將脅到床眠
雖然示現宰官相 長老之名四海傳

紹興二十三年秋乞休致報親知期以十月三日報終至日令後廳至高座見客如平日辰巳間降階望闕肅拜書偈曰

初三十一 中九下七 老人言盡 龜哥服赤

書畢拈柱杖按𦡀而化楫于建炎後凡名山鉅剎藏經殘失遂以己俸印施補之足五千餘卷者凡四十八藏用祝君壽以康兆民門人蒲大聘𡮢誌其事有語錄頌古行于世

陸游

字務觀號放翁佃之孫越之山陰人仕至秘監𠹉問松源岳禪師云「心傳之學可得聞乎」師云「既是心傳豈從聞得」公領解獻偈曰

幾度驅車入帝城 逢僧一例眼雙青
今朝始覺禪家別 說有談空要眼聽

公居鏡湖與塗毒策禪師往來[A5]寖厚策住雙徑受生祭七日跏趺而逝公哭以詩別見[1]

李華

𠹉謂「聞道于徑山猶樂正子春于大夫也洗心瞻仰天漢彌高」見〈潤州玄素師銘〉[2]

張商英

字天覺號無盡居士徽宗朝拜相大慧為洪州凖公乞銘于公公曰「今有一問問上人若道得即做若道不得與錢五貫裹足歸叅禪去」曰「請相公問」公曰「聞凖光眼睛不壞是否」曰「是」公曰「我不問這個眼睛」曰「問甚麽眼睛」公曰「問金剛眼睛」曰「若是金剛眼睛在相公筆頭上」公曰「老夫為他點出光明會教照天照地去也」一言而契下榻朝夕言語號大慧曰「妙喜」字之曰「曇晦」云

蘓軾

字子瞻徑山琳禪師問疾云「學士生平踐履至此更湏著力」公應聲曰「著力便差」語絕而逝《遊徑山》詩[1]及與寶月無畏諸師書別見

蔡襄

字君謨游記別見

孫覿

尚書字仲益無錫人書別見

吳潜

字毅夫宣城人正肅公柔勝之子宋理宗朝拜相序大慧《正法眼藏》于法門得大自在後為賈似道所排謫循州預知死日語人曰「吾將逝矣夜必雷雨」已而果然作詩端坐而逝封「許國公」

元世祖

中綂元年問法徑山住持雲峰妙高𡭊揚稱旨帝常問師曰「修寺建塔有何功德」師曰「福蔭大千」由是建仁王寺仍詔天下寺院田產二稅盡復之以弘教為己任國語曰「薛禪皇帝」

太祖高皇帝

御製〈徑山宗泐免官說〉[1]洪武二十七年勅禮部條例一欵「常住田地雖有稅糧仍免雜派僧人不許克當差役

成祖文皇帝

永樂十五年十月十五日頒御製〈徑山赴會僧勅諭〉[2]別見

神宗顯皇帝

萬曆二十八年九月初三日欽差司禮監太監孫隆頒施大藏一部勅諭別見

虞集

字伯生宋丞相允文五世孫其先蜀人汲宋黃崗尉宋亾僑居臨川之崇仁大德初始至京師以大臣薦授大都儒學教授除國子助教自將仕郎十二轉為通奉大夫封「仁壽郡公」[A6]諡「文靖」𠹉闢右室書邵堯夫詩題曰「邵庵」故世稱邵庵先生接方外士必扣擊其說以為聖人之教不明為學者無所底止苟于吾道異端疑似之間不能深知而欲竊究夫性命之原死生之故其不折而歸之者否矣𠹉曰「佛以因果二法制服得天下人心無智愚賢不肖總出不得這兩個字

𢰅〈北磵簡公塔銘〉有曰「自昔奇偉之士或曠世一遇其不恒見于天下者何也蓋𠹉聞之豈無其人哉自夫世務之沉[宴-女+六]俗學之纏糾有不足以縶而留之者於是脫然自拔於浮沉起滅之表以求其本物之極至者皆其人也

作〈徑山晦機熈公塔銘〉曰「聞佛氏之宗禪者其度人也以悟為則必使自致于思慮之所不及時至機應則決而啟之是以言發意解解泯言謂之不立文字豈欺我哉

〈水陸緣起賛〉略曰「一切眾生皆具佛性如摩尼珠五色隨應如何累劫業識相應無明展轉生死根塵我佛慈悲施方便力如大醫王救彼痼疾餓者與飽渴者與漿幽暗與明𤍠腦與涼况你六道諸苦隨業不藉佛恩何由自潔

〈杭州報恩寺銘〉曰「我以慈悲大願力運大音聲作佛事[A7]充滿虛空體無碍有間即覺成解脫人天龍海無盡際過去未來現在者一音所攝悉平等同我報國如報佛永住堅固宣佛法

吳偉明

提刑久叅真歇了禪師得自受用三昧後訪大慧遂留咨叅一日慧謂曰「不湏呈伎倆直湏啐地折曝地斷方敵得生死若祗呈伎倆有甚了期」後辤去道次延平[1]倏然契悟

林希逸

字肅翁福清人紹定間進士號鬳齋𠹉稱大慧杲禪師為元勳大老敬重

宋濂

字景濂學士𠹉云「人知大慧說法如雨如雲覺悟羣迷而不知其忠義耿耿注意于家國者甚篤縱有知其忠義而又不知其游戲翰墨循蹈矩彠亦自可傳不朽嗚呼若師之應物無方是謂如神然變化不[A8]測者矣」國初法禪師序銘多出公手別見

沈季文

大中丞號太素吳江人于萬曆三十六年捐資建大雄寶𣪫

陸光祖

大冢宰號五臺平湖人創刻方冊藏板于清凉後移至徑山復以燒山多害物命捐資買凌霄峰下山一叚護養生類

馮夢禎

國子祭酒字開之嘉禾人議刻方冊藏板移至寂照再議移化城緣起別見

王肻堂

憲副號宇泰金壇人偕刺史陳良謨憲副吳長庚諸公書請廓菴觀公住持大𣪫書別見

于玉立

吏部字中甫金壇人偕陸馮諸公議刻方冊藏板為紫柏尊者建塔于文殊臺

瞿汝稷

運使字元立常熟人議刻方冊大藏為幻予𢰅塔銘別見

陳瓉

少司𡨥號雨亭常熟人議刻方冊大藏緣起序文別見

王世貞

大司𡨥字元美太倉人同新安[1]司馬汪道昆諸公𢰅〈刻藏緣起〉別見

繆希雍

字仲淳常熟人以紫柏先瘞黃沙灘下有流泉倡金壇于賀諸公改塔文殊臺同金壇于賀諸公捐資二百餘金買山寂照供養僧眾

朱國禎

內閣大學士號平涵湖州人𠹉問法瓶匋為𧩿〈真寂院記〉別見

朱國祚

內閣大學士號養淳嘉禾人同子孝廉大猷于徑山大𣪫下院真寂莊嚴護持檀施最久

吳用先

大中丞號本如桐城人恢復下院化城歲施刻藏銀一百兩緣起別見

陳懿典

翰林學士號如崗嘉禾人刻藏緣起別見

竇子偁

原任淛江廉憲號淮南合肥人督同司理孫公榖餘杭令戴公日强清復化城

王在晉

大司馬號岵雲太倉人分守杭嚴時親歷化城清復故址游記別見

虞淳熈

吏部號德園杭州人護持瓶匋及本山常住

翁汝進

憲副號周野杭州人護持常住及諸靜室

黃汝亨

學憲字貞甫杭州人本山常住下院化城驅魔安眾具有大力諸文別見

洪瞻祖

尚寶卿號清遠杭州人護持常住及諸靜室

沈珫

憲副號𢡟所吳江人偕其弟僉憲瓉侍御珣及司空沈公正宗書請廓庵觀公住持本山歲輸刻藏銀若干

李事道

運同號行可杭州人護持常住及真寂等剎

朱大啟

吏部號廣原嘉禾人本山常住及各靜室歲有供養

周宗建

侍御字季侯吳江人本山常住歲有供養

賀烺

民部字闇伯金壇人以父中書公虛谷皈依紫柏歲輸刻藏銀若干同學憲王吏部于書請自光杲公主持寂照

姚思仁

尚書號羅浮嘉禾人歲施常供

王志堅

僉憲字弱生太倉人任本省水利道時以本山靜主貝林師精于密部時為送供下院真寂寺改路南湖地藏𣪫開田臨勘行縣給照

周祗

字子介吳江人捐貲置下院太平寺刻藏田四十二畒

周延光

本省方伯號斗垣蘄水人清查化城虛稅行縣審豁

吳伯與

本省兵巡道號師每宣城人𠹉游天目及徑山手書〈戒暈酒〉示勒于石曰「慾海橫流𤍠熖轉熾故味為嗜性之首而齋乃斷愛之根僧家返清涼絕貪求即粒米莖菜尚無虚用至其覈因果明罪福凡戒殺放生無非善緣若常人食肉猶比之曰「人搏人」也况僧不持齋不甚于食他肉而補穢身乎惟戒足以護法惟齋足以居心至人守若嚴城禦若堅兵誠謂醍醐豈貯穢噐齋疏即為甘露耳倘寺僧酒肉破戒即不名為清淨僧便當驅除還俗倘游人必㩦酒肉入寺何取以腥燥濁體枉向佛門叅禮耶凡我四輩永堅一心無種地獄之深因甘受來生之惡報」游紀及詩別見

王在公

郡丞號芥菴崑山人棄官禮峨𡼴歸徑山倡導孝廉徐仲容公洌捐資購良材易大𣪫柱及葺龍王𣪫復葺般若軒同朱公鷺檢閱大藏

方應祥

禮部郎字孟旋西安人𠹉問法瓶匋有省偶謁當道以西湖放生池應否拆毁問公公曰「西湖固杭州之目也欲去目中翳而并剔除瞳神可乎」當道笑而從之

吳之鯨

上饒令字伯霖仁和人𠹉游徑山叅瓶匋謂不見聞谷師幾虚此游詩文別見

鄭圭平

樂令字孔肩錢唐人初歸雲栖後叅瓶匋弘護諸山

馬用錫

餘杭令號命荷晉江人清理化城虛稅

王宇春

字季和常熟人倡其兄別駕宇熈叅軍宇新刻徑山大慧禪師《正法眼藏》助建真寂禪院及安樂寺

顧大章

字伯欽刑部主政常熟人助建真寂禪院及安樂寺

顧大韶

字仲常熟人助建真寂禪院及安樂寺

錢謙益

諭德字受之常熟人𢰅〈聞谷大師種樹碑文〉重興下院安樂寺緣起別見

李縠

字孟芳常熟人皈依瓶匋舉揚雙徑詩文別見

瞿式耜

進士字起田常熟人真寂禪院及安樂寺皆有供養

王蒙亨

縣令號中泉餘杭人首捐田四十餘畒倡復化城寺

沈煥然

字無文貢士餘杭人初歸雲栖再叅瓶匋護持下院安樂寺及南湖地藏𣪫

聞啟祥

字子將孝廉錢塘人徑山大𣪫及諸下院靜室皆其護持

時載杲

字旭如常熟人皈依瓶匋緣及安樂

嚴調御

字印持餘杭人助復下院安樂古剎及常住各靜室具力護持

嚴武順

字忍公餘杭人為薦母捨田八畒入真寂院

王祺

字祉叔餘杭人偕其侄福貞供養常住各靜室

鄒之嶧

字孟陽仁和人常住及真寂院歲有供養

許國[王*助]

字鎮之蘭溪人歸依瓶匋檀施傳衣諸所

徐楩

號龍南餘杭藉蘓州人護持下院安樂寺

許應𨕖

字青錢餘杭人護持下院安樂寺

嚴敕

字無敕餘杭人護持常住及諸靜室

吳江接待寺僧興勤助刻

徑山志卷之十一終


校注

[0969001] 「錄」字缺漏 [0974001] 錢鏐於896年10月被授為鎮海鎮東軍節度使 [0976001]紹興二十七年(1157)宗杲(1089-1163)住持明州育王山光孝寺(在今寧波)時年已六十九歲張浚之母秦國夫人(?-1156)卒於1156年1157年時宗杲主光孝寺(註故此處所提及的光孝寺為育王山光孝寺無誤 [0977001] 「江西」江西詩派北宋文學流派黃庭堅為創始人成員包括陳師道潘大臨等大多為江西(宋代江南西路)人 [0977002] 《江西詩社宗派圖》作者呂本中約作於崇寧元年(1102)最早記載見於南宋胡仔《苕溪漁隱叢話》前集卷四十八成為「江西詩社」「江西詩派」之濫觴 [0980001] 「更」原文本多了一個「更」字故刪 [0980002] 「慶」字底本闕漏茲依心泰《佛法金湯編》卷第十四〈馮楫〉(X87n1628_p0435a14)補入 [0982001] 陸游作有《哭徑山策老》一詩「岌岌龍門萬仞傾翩翩隻影又西行塵侵白拂繩床冷露滴青松卵塔成遙想再來非四大尚應相見話三生放翁大欠修行在未免人間愴別情」(X87n1628_p0437a15) [0982002] 李華撰〈潤州鶴林寺故徑山大師碑銘〉「道行無跡妙極無象謂體性空而本源清淨謂諸見滅而覺照圓明我天人師示第一義師無可說之法義為不二之門其定也風輪駐機其慧也日宮開照其用也春泉利物吉祥殿上應化諸天寂寂靈塔滔滔逝川恆沙劫壞智月常圓」(全唐文/卷0320) [0983001]蘇軾〈游徑山〉「眾峰來自天目山勢若駿馬奔平川中途勒破千里足金鞍玉鐙相迴旋人言山住水亦住下有萬古蛟龍淵道人天眼識王氣結茅宴坐荒山巔精神貫山石為裂天女下試顏如蓮寒窗暖足來撲朔夜缽咒水降蜿蜒雪眉老人朝叩門願為弟子長參禪邇來發興三百載奔走吳會輸金錢飛樓湧殿壓山破朝鐘暮鼓驚龍眠晴空偶見浮海蜃落日下數投村鳶有生共處覆載內擾擾膏火同烹煎近來愈覺世議隘每到寬處差安便嗟予老矣百事廢卻尋舊學心茫然問龍乞水歸法眼欲看細字銷殘年 [0985001] 〈賜徑山宗泐免官說〉「世人災害有三往往皆不自知故其災害周流方寸間日夜無息古今未嘗有能盡去者蓋丈夫之氣初志不奪斯僧是其人也特聽免官放老山林其世之三害僧不為一害所迷妙哉」(g032p0356) [0985002] 〈勑諭徑山赴會僧〉「朕惟佛氏之道清淨慈仁弘深廣大包含萬有貫徹微妙利益幽明功德無量比者夫觀百川之流者必至海乃止虧一簣之功者則為山不成爾等益勤精進永謝于塵緣究竟真空期早登于覺地利生助化翼我皇家欽哉故諭」(g032p0357) [0989001] 「大慧宗杲禪師開法于洋嶼庵(位福州長樂)偉明居士於是前往禮謁大慧宗杲禪師並隨眾入室參請途經延平的時候偉明居士倏然大悟平生疑滯悉皆蕩盡 [0991001] 隆慶萬曆之際以徽州為中心的新安詩壇興起汪道昆為首的一批新安詩人創立新安詩派
[A1] 諡【CB】謚【志彙】
[A2] 諡【CB】謚【志彙】
[A3] 獻【CB】憲【志彙】
[A4] 慶【CB】[-]【志彙】
[A5] 寖【CB】寢【志彙】
[A6] 諡【CB】謚【志彙】
[A7] 充【CB】允【志彙】
[A8] 測【CB】惻【志彙】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