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永光集

《我有明珠一顆》讀後

讀《現代禪雜誌》知道李元松新著《我有明珠一顆》這本書的第一章目錄有子題「印順法師間接影響禪的式微」一項式微是「衰落」的意思(中國人所說的)禪宋末以來就逐漸衰落到近代可說式微極了這怎麼能說我間接影響了禪的衰落呢?託人買了一本看看到底是怎樣說的在第一章中先說明「今人難現證道果的原因」是:「缺乏理想的修行環境」「中了三藏十二部的毒」「惡知識太多了」然後說到「印順法師間接影響禪的式微」內容是說:「由於印順法師對台灣佛教的思想具有最大的影響力許多佛教徒及學者都可追溯係受其影響才對禪者存有排拒的心態這對(現代)禪的發揚無疑是一大傷害」二五頁這是「障礙了(現代)禪的發揚」怎麼標題為「影響禪的式微」衰落可說文不對題!如為了讓一般讀者將禪的衰落責任誤會而歸咎於我那現代禪者的文字可說相當的善巧了!

我不知道我的作品是否真的影響了現代禪的發揚如真的有些影響我覺得作者也就是現代禪的創立者應該負起相當的責任!如《我有明珠一顆》二三頁說:「我以前也曾從他所著的《妙雲集》中獲得修行的啟示」這怕也會影響他那顆明珠吧!他在《與現代人論現代禪》二集一再的說:

「我鼓勵他們讀三類經書:1.《阿含經》2.「般若」系統3.《妙雲集》——這是一小部大藏經」三一頁

「印順法師的《妙雲集》功德無量!……他提倡人間佛教理性的佛教使知識份子加入佛門而令整個佛教有所改變」四〇頁

「佛教的新氣象正在醞釀之中……特別要讚歎的是印順法師事實上若不是他所著的《妙雲集》為整個中國佛教理出一個新方向替重視理性的現代佛教澄清許多深奧精闢的理趣我認為佛教這股新氣象至少要遲上二十年」五五頁

我——平凡的自己缺少(想做)祖師精神面對衰落不堪的中國佛教只是從經論中提出些純正而又(認為)契合現代時機的佛法介紹給佛教界如在大地撒種也要看當地的土質等不是主觀願望所能決定的所以我只是提出些經論的見解寫出刊行沒有什麼成果的預期也就不會自我吹噓設法來擴大影響想不到竟得到了作者的認同不但自己從《妙雲集》「獲得修行的啟示」還「鼓勵他們讀《妙雲集》」讚歎《妙雲集》的「功德無量」認為如沒有《妙雲集》中國「佛教這股新氣象至少要遲上二十年」那不是如沒有《妙雲集》現在也還沒有現代禪嗎?對我的《妙雲集》這樣的鼓勵學眾讚歎稱揚到頭來竟影響了作者現代禪的發揚!所以如真的對現代禪有些障礙那作者應自我反省負起應負的責任!

《與現代人論現代禪》二集有一篇提到了我並表示不同的意見三三——三四頁說:

「如果將他們指禪宗類比為真常唯心系我還沒有什麼意見但將他們歸類為梵我合一我就認為是仁智之見了」

「《妙雲集》中聞思部分談的很多但修慧及如何從與定心相應的般若慧頓入無漏慧談的較少他的批評從某個層次看很有道理但從定心智慧到無漏慧他本身談的少再想去批評禪(宗)我認為發揮的不多」(按:這一段共八十二字)

文字寫得相當的含蓄!他對我的批評明顯的說我對定心智慧到無漏慧談的少也就是知道得不多所以也不用再想去批評禪了這篇文字又被編入《經驗主義的現代禪》三六——三七頁末了卻附上一段按語:

「李元松按:七十九年五月重新讀《妙雲集》深深為以上所講的八十二個字感到慚愧!事實上(印順)導師四十年前在《妙雲集》中討論有關修慧與無漏慧的開示可說俯拾皆是自己當時的談話純根據早先時《妙雲集》的印象以致有以上八十二個字的膚淺之語在此謹先向導師的座處頂禮懺悔並請讀者諒解這一錯誤的訊息」!

這篇文字本是不同意我對禪宗的評論而講的不知為了什麼又附上這段按語並表示向我懺悔!這麼一來那我對禪宗的評論應該是可以而說得不太離譜了這不等於為我的《妙雲集》宣傳會引起有礙現代禪的發揚嗎!在最近出版的《我有明珠一顆》又回到「按」語以前八十二個字的立場二四頁說:

「《妙雲集》中將禪宗列為真常唯心系並認為禪宗含有外道思想我認為這是需要再探究的當然認為禪宗帶有外道成份的人並不是只有印順法師……禪宗祖師所以引用某類經文甚至引用道家的經文……不能因此而歸類為梵我合一的外道」

年紀大了幾歲我的記憶力也多少衰退但在我的記憶裡並沒有將禪宗「歸類為梵我合一的外道」作者本是贊同《妙雲集》而一再稱揚的為了現代禪的發揚不能同意我的論述但又同意了而向我懺悔現在又不同意——連認為可以的「真常唯心」也要「再探究」了否定又肯定肯定又否定現代禪者的隨心所欲確是使人感到為難的!

現代禪成立不久我沒有多少了解所以也不想多作評論現在只從《我有明珠一顆》中所說「阿含般若禪皆為趣入涅槃的方便」表示我所知道的意義

《阿含》是趣向涅槃的解脫道解脫與涅槃是印度固有的術語所以說解脫涅槃並不等於佛法說解脫涅槃的外道在釋迦佛時也是不少的要正確了解釋迦佛所說的解脫而趣入涅槃的正道才不致漂流佛門以外釋尊在初轉法輪時先說遠離欲樂遠離苦行——二邊的中道中道就是正道正道以正見(慧)為先導如實知見四諦為什麼眾生生而又死死而又生無可奈何的生死不已——苦?苦的主要原因(集)是「我」:在認知上是我見(我所見)在染著上是我愛(我所愛)佛證知「我」是虛妄錯亂而可以勘破的所以說一切法從因緣生:因緣生所以是無常的無常故苦苦故無我無我所突破了生死大苦的癥結才能趣向涅槃解脫——滅佛說見道(見四諦)得初果的得「法眼淨」也說「三結斷」三結是薩迦耶見(有身見即我見)戒禁取三結煩惱斷與得無漏智如光明現而黑暗消失一樣如不(永)斷見惑(主要即三結)那裡有「淨法眼」可得!經論中立三解脫門無常苦故無願解脫無我故空解脫涅槃故無相解脫其實三解脫門同緣一實所以被稱為「無二解脫之門」一般泛說八萬法門那只是初方便接引如進入修證那只有這不二解脫門也就因此說「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為三法印以印定佛法的如實性

「般若」系經典及初期大乘大論師——龍樹菩薩的《中論》等也受到現代禪的尊重《般若經》是「通教三乘」「但為菩薩」約通教三乘說:一切法空即諸法無我(二空也名二無我)所以論修慧的契入現證與《阿含》相通如《般若經》說:二乘的「若忍若智皆是菩薩無生法忍」(《十地經》說:同得「無分別法性」)龍樹的《大智度論》明確的說三法印與一法印無二《中論》雖廣說一切法空而〈觀法品〉仍以觀無我我所而證入在這一意義上「般若」的解脫道是與《阿含》相同的但現代禪似乎沒有注意到般若的「但屬菩薩」這不妨從《阿含》說起釋尊時代的教化以聲聞弟子證阿羅漢果為主佛也被稱為阿羅漢但佛到底並不等於一般阿羅漢所以稱佛為「如來應供(阿羅漢)正遍知(正等覺)」——三名更稱佛為「如來……佛」——十號阿羅漢是正覺者佛是無上的正等覺者所以說到功德阿羅漢是五分法身六通而佛是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等:這些是《阿含》所明示的到了部派分化雖有不同意見而佛是一切智者勝過聲聞的阿羅漢仍為佛教界所公認佛為什麼會勝過阿羅漢?由於佛在過去生中歷劫修菩薩大行才能圓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上等正覺)菩薩修行的大行難行佛教界傳有眾多的菩薩故事名為「本生」菩薩的修行以大悲心為本重於利濟救度眾生不是聲聞行者那樣的但求自己解脫佛因地——菩薩所修行的是六(或十)波羅蜜四攝都是以「布施」為第一所以成佛的因行是菩薩的「菩提道」攝得解脫道而不是以解脫道為先的約解脫涅槃說是三乘共的但聲聞如毛孔空佛菩薩如太虛空可說質同而量異古人譬喻為「三獸渡河渡分深淺」《金剛經》說:「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也就是這一意義現代禪者尊重「般若」「中觀」卻不知大乘般若法門的宗要:說解脫道而不說菩提道知觀行而不知廣大行知通三乘而不知但屬菩薩——這所以雖標揭「般若」系統的名目卻遠離大乘般若法門的實際意義!

《與現代人論現代禪》三〇一——三〇二頁有這樣的一段話:

「佛法在人間他對人世有益這點是毫無疑問的只是我們在抉擇何者是了義佛法時是否應該將較可利益人類對眾生較有利之一項列入判斷呢!事實上有些人之所以主張初期大乘之優越性多少便是建立在此種觀念上進言之他們認為:初期大乘不但發揮《阿含》深義並且對人類有情懷有一分最深摯的愛心對世間表現出最積極最活潑的態度故而他是佛陀本懷了義佛教對此筆者稍有異義我以為:(解脫道最重要)……那是屬於第二義的」

說「有些人」「他們」沒有明白的說到我但我確是這樣說的現代禪重於(修改過的)解脫道不重菩薩的菩提道事實上也不用談般若了!「般若」系統是大乘經主要是說菩薩行的論法義經說一切法空一切法不生不滅世間即涅槃論發心修行「十善菩薩發大心」(菩提心——上求佛道下度眾生)正是「從人乘正法而進入大乘」菩提心從大悲心(世俗稱為「愛心」)而來所以說:「菩薩但從大悲生」經說菩薩發心修行是依菩提心大悲心般若(慧)——無所得為方便而修六度等大行菩薩不是只為自己解脫而是重慈悲利濟眾生的從初發心到成佛《般若經》立菩薩十地次第《華嚴經》更有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等位次菩薩決不是急求證入當下成佛的所以菩薩在修行過程中如悲願還不足那在修空無我慧時要記著「今是學時非是證時」以免急求解脫而落入聲聞果證菩薩如證入聲聞果對成佛來說是被貶斥為焦芽敗種的要修到悲慧深徹才契入無生忍但還是「忍而不證」實際利益眾生的事還多呢!佛就是這樣的歷劫廣修菩薩大行利他為先從利他中完成自利這所以佛是福慧的究竟圓滿者現代禪自己說是佛教還成立「菩薩僧團」那應該行菩薩行以成佛為理想的可是不說發菩提心長養大悲心反而輕視菩薩的菩提道為「第二義」這是違反「般若」系大乘經的

《我有明珠一顆》引述我的話一七六頁說:

「菩薩道的本意是人乘菩薩行以五戒十善的凡夫身來力行菩薩道相信以此上求下化的發心未來世必能再轉生為人繼續修行」

他不是「勘尋出處逐字引用」而是記憶所及的所以大體相近用字可能會引起誤解不妨再解說一下人乘菩薩行是以人乘善行(戒)為基而發菩提心的隨能力所及而努力於慈悲智慧及利益眾生的菩薩行初發大心者的修行不能誤解為「菩薩道的本意」「來世必能……繼續修行」就是歷劫在生死中修行由初發心而到久發心久發心而進入不退轉由不退轉而成佛(依《小品般若經》四位略說)菩薩越修功德越大利濟眾生的功能也越大菩薩道是不限於初心的不過弘揚菩薩道總要從人的初發心說起我這樣說他批評為:「大乘佛教的本意果真是人乘的菩薩行?……那是印順法師個人的看法而已」!初發心學菩薩——「十善菩薩發大心」(十信位)我不覺得是個人的意見相反的推崇「般若」系統大乘經卻不說發菩提心大悲心竟以大悲利生的菩提道為第二義才是現代禪老師李元松的個人看法而已!他也不同意我說禪宗是小乘急證精神的復活他自己卻《我有明珠一顆》一七三——一七七頁說:「臨濟與德山都是禪門的天王巨星死在他們手下證得阿羅漢的不知凡幾」原來禪門所證得的是阿羅漢這不是聲聞乘——小乘的聖果嗎?這是現代禪的新解說在古代禪師們怕都說是「見性成佛」的我曾說:禪宗是「小乘急證精神之復活」現代禪批評說:「那是印順法師個人的看法」不過事實確是如此禪師們是證阿羅漢的那就與我見解相同了!

「禪」這裡說的是印度傳來而中國化了的禪菩提達磨傳來的是如來禪以《楞伽經》印心《楞伽》是唯識說而又有如來藏思想的唐初道信在黃梅「營宇立象」在楞伽禪的基礎上引入《文殊所說摩訶般若波羅蜜經》這部傳出較遲的《般若經》說到「如來界及我界即不二相」明顯的說到了如來界(藏)道信引用這部經的「一行三昧」這才長坐不臥的(弘忍重)念佛淨心——看心看淨的方便普及的發達起來慧能在(文殊所說)「摩訶般若波羅蜜」中又融攝了《大般涅槃經》的「定慧等故明見佛性」「見性成佛」成為中國禪宗最受尊重的六祖從達摩到慧能還是不離經教的由於大唐開始衰亂五代的衰亂更甚北方的義學衰落禪者也日漸中國化一則由於「以心傳心」「不立文字」的傳說引發離經教而自成一套的禪語如「祖師西來意」「本分事」「本來人」「本來面目」「無位真人」「這個」「那個」「白牯牛」等再則「見性成佛」到底性是什麼?性在何處?點出「性在作用」而引人去悟入的如《傳燈錄》卷三大正五一.二一八中說:

「王曰:性在何處?答曰:性在作用王曰:是何作用?……波羅提即說偈曰:在胎為身處世為人在眼曰見在耳曰聞在鼻辨香在口談論在手執捉在足運奔遍現俱該沙界收攝在一微塵識者知是佛性不識喚作精魂」

(佛)性在作用所以禪師們的指示不但說「是心」也直指說「是汝」更多在見聞動作中去啟示如:揚眉瞬目擎拳豎拂叉手棒打腳踢推倒禪床踢翻淨瓶撥虛空等外還有斬蛇殺貓放火斫手指打落水去等這樣的接引學人為中國禪風最特出的!雖然第一義不落言詮不是語文——「語表」所能表達的也不是身體動作——「身表」所能表達的但如當機善用方便身體的動作使學人不知所措受怖受驚而內心極度震動也有能使人進入宗教經驗的可能不過「身表」的任何動作(「語表」的大喝大笑也相同)在受教者來說這是不明確的可能會引起誤會所以如泛濫起來不免有「皮匠禪」等笑話了

西元三世紀起印度佛教界傳出不少的真常經典主要是說:眾生本有如來界如來藏佛性(這些是異名同實)等——真我與自性清淨心——真心說合流由於四世紀起「虛妄唯識系」流行真我真心攝受唯識學而成「真常唯心系」禪宗是屬於這一系的在真常大乘經中還是說到菩薩六(或十)度十地等而禪宗雖自稱最上乘直顯心性即心即佛卻棄菩提道而不論這所以太虛大師有「說大乘教修小乘行」的慨歎!現代禪少說「真心」「真我」說(初期大乘的)「緣起性空」其實印度經論中的「緣起性空」與唯識者的「遍計所執性」空如來藏(佛性我等)說者的雜染法空而如來藏稱性功德不空不但是義理的體系不同還都依自宗而評他說為不了義中國佛教長於融通禪者初期採用了《文殊所說摩訶般若波羅蜜經》「摩訶般若波羅蜜」為講說《壇經》的主體弘忍以來漸取簡短的《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到神會更適應當時而專說《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了而同時也引用《大乘起信論》所以禪宗的內容決不是以「緣起性空說」為主的如慧能以下南嶽門下是「直顯心性」青原以下受江東牛頭禪的影響而被稱為「泯絕無寄」然泯絕無寄也還是「無心即真心」的所以論禪宗的思想與「空」有關而核心到底是「真心」(或「真我」)系的

《我有明珠一顆》一〇四頁這樣說:

「現代禪的標幟好像是一個人在那兒打坐其實是熊熊烈火中的一朵蓮花蓮花代表的是涅槃境界火則是代表情慾意思是七情六慾中的佛心」

現代禪為什麼違反釋迦佛所說遠離樂欲與苦行——二邊的中道正行而在現代禪的道次第中開始就說「已有的情慾可以盡情發揮」呢?從這一標幟的解說中可以大概的了解「七情六慾」是中國術語大致與煩惱相當大乘經中說「煩惱即菩提」等《維摩詰經》說:「煩惱泥中乃有眾生起佛法耳」正如「卑濕淤泥」乃能生蓮華這是什麼意義?龍樹的《中論》這樣說:「涅槃之實際及與世間際如是二際者無毫釐差別」這是經說「世間即涅槃」的解說約實際說世間與涅槃無二無別實際是真如空性等異名然約依緣起滅說世間(雜染生死法)如幻化涅槃也如幻化雖一切無自性卻是不能說無別的否則人人是佛根本不需要佛教更不用說禪與修證了!龍樹《大智度論》說:「癡實相即是智慧取著智慧者即是癡」「諸法如入法性中無有別異……愚癡實相即是智慧若分別著此智慧即是愚癡如是愚癡智慧有何別異」?這就是「煩惱即菩提」的解說龍樹的解說是依《思益梵天所問經》的經明「五力」說法說愚癡與般若不二是「隨宜」說不是了義說「卑濕淤泥」中生蓮華應如《大般涅槃經》後分說:「一切無明煩惱等結悉是佛性何以故?佛性因故(此是「因中說果」)從無明行及諸煩惱得(有漏)善五陰是名佛性從善五陰乃至獲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禪者所推重的《金剛經》也說:「是法平等無有高下以行一切善法故則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淤泥中生蓮華是從淤泥中透出高出水面到蓮華開時不但出淤泥而不染還「微妙香潔」呢!總不能「微妙香潔」的蓮華與「卑濕淤泥」和合不二吧!不過大乘經的「隨宜」說法在生死眾生心中適應印度神教的復興時節可能會有不同的解說如後期的秘密佛教與印度教性力派相同從男女交合中去修行成就現代禪成立不久從這一標幟——「情慾中的佛心」去看可能還有現代密呢!也許現代禪高階層人物早已禪密雙修只是在成立不久階段還沒有明朗的宣揚而已!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 上一卷 下一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