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永光集

我與盧勝彥

《民眾日報》上蓮香的〈從印順導師的一篇文章說起〉那是對我的〈盧勝彥與我〉而寫的盧勝彥是歸依我的但不是我親自為他歸依的中國佛教的習慣歸依以後頒發一張「歸依證」作為受歸依的證明盧勝彥在〈尋找印順導師〉一文中附有「歸依證」並注明「印順導師親手頒予的歸依證」我沒有親自主持歸依禮怎麼能說是我「親手頒予的歸依證」?蓮香卻說:「與你隔壁居住時……勝彥拿了歸依證給你看你看完親手頒交回給勝彥」給我看我還他這是後來的事能說是「親手頒予」——「頒交」嗎?蓮香!「頒予」是不能如你這樣解說的!

我記得盧勝彥從美國回來見我只是我在病中的一次他帶了五個弟子來我沒有說過:「蓮生!努力向前」我不知「蓮生」是什麼怎會這樣說!盧勝彥原文說:「每次返台均拜訪他老人家」而且「均說蓮生!努力向前」這與蓮香所說五次回國見過兩次也多少不同了所以盧勝彥的「每(五)次返台均拜訪他」「均說蓮生努力向前」是照著他自己的意思而寫出來的

盧勝彥在〈釋迦牟尼吃肉〉一文也提到了我他說:「我的歸依師頂頂大名的印順導師就如此說:佛教不是吃素的宗教」我從來沒有這麼說對於素食我寫有〈關於素食問題〉編入《妙雲集》下編第八冊《教制教典與教學》(頁九五——一〇八)可以參閱他在這篇文字中說:「我大口喝酒大塊吃肉吃酸喝辣一齊來我才是保持傳統」話似乎說得太離譜了!也許想到就寫說溜了嘴吧!試問:釋迦佛大口喝酒嗎?在佛制的戒律中出家與在家佛弟子可以任性的大口喝酒嗎?如說這「才是傳統佛教」那真是謗佛謗法了!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 上一卷 下一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