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燈會要

聯燈會要卷第三十

傅大士心王銘

觀心空王  微妙難惻  無形無相  有大神力
能滅千災  成就萬德  體性雖空  能施法則
觀之無形  呼之有聲  為大法將  心戒傳經
水中鹽味  色裏膠青  決定是有  不見其形
心王亦爾  身內居停  面門出入  應物隨情
自在無礙  所作皆成  了本識心  識心見佛
是心是佛  是佛是心  念念佛心  佛心念佛
欲得早成  戒心自律  淨律淨心  心即是佛
除此心王  更無別佛  欲求成佛  莫染一物
心性雖空  貪嗔體實  入此法門  端坐成佛
到彼岸已  得波羅蜜  慕道真士  自觀自心
知佛在內  不向外尋  即心即佛  即佛即心
心明識佛  曉了識心  離心非佛  離佛非心
非佛莫測  無所堪任  執空滯寂  了此漂沉
諸佛菩薩  非此安心  明心大士  悟此玄音
身心性妙  用無更改  是故智者  放心自在
莫言心王  空無體性  能使色身  作邪作正
非有非無  隱顯不定  心性離空  能凡能聖
是故相勸  好自防慎  剎那造作  還復漂沉
清淨心智  如世黃金  般若法藏  並在身心
無為法寶  非淺非深  諸佛菩薩  了此本心
有緣遇者  非去來今

誌公和尚十二時歌

平旦寅  狂機內有道人身
勤苦已經無量劫  不信常擎如意珍
若捉物  入迷津  但有纖毫即是塵
不住舊時無相貌  外來知識也非真
日出卯  用處不須生善巧
縱使神光照有無  起意便遭魔境撓
若施功  終不了  日夜被他人我拗
不用安排只麼從  何曾心地生煩惱
食時辰  無明本是釋迦身
坐臥不知元是道  只麼忙忙受苦辛
認聲色  覔疎親  只是他家染汙人
若擬將心求佛道  問取虗空始出塵
禺中巳  未了之人教不至
假饒通達祖師言  莫向心頭安了義
只守玄  沒文字  認著依前還不是
暫時自肯不追尋  曠劫不遭魔境使
日南午  四大身中無價寶
陽焰空花不肯拋  作意修行轉辛苦
不曾迷  莫求悟  任儞朝陽幾回暮
有相身中無相身  無明路上無生路
日昳未  心地何曾安了義
他家文字沒踈親  莫起工夫求的意
任縱橫  絕忌諱  長在人間不居止
運用不離聲色中  歷劫何曾暫拋棄
晡時申  學道先須不厭貧
有相本來權積聚  無形何用要安真
作淨潔  却勞神  莫認愚癡作近隣
言下不求無處所  暫時喚作出家人
日入酉  虗幻聲音終不久
禪悅珍羞尚不飡  誰能更飲無明酒
沒可拋  無物守  蕩蕩逍遙不曾有
縱儞多聞達古今  也是癡狂外邊走
黃昏戌  狂子施功投暗室
假使心通無量時  歷劫何曾異今日
擬商量  却啾唧  轉使心頭黑似漆
晝夜舒光照有無  癡人喚作波羅蜜
人定亥  勇猛精進成懈怠
不起纖毫修學心  無相光中常自在
超釋迦  越祖代  心有微塵還窒礙
放蕩長如癡兀人  他家自有通人愛
夜半子  心住無生即生死
生死何曾屬有無  用時便用無文字
祖師言  外邊事  識取起時還不是
作意搜求實沒蹤  生死魔來任相試
雞鳴丑  一顆圓光明已久
內外推尋覔總無  境上施為渾大有
不見頭  亦無手  世界壞時渠不朽
未了之人聽一言  只這如今誰動口

誌公和尚十四科

菩提煩惱不二

眾生不解修道  便欲斷除煩惱
煩惱本來空寂  將道更欲覔道
一念之心即是  何須別處尋討
大道曉在目前  迷倒愚人不了
佛性天真自然  亦無因緣修造
不識三毒虗假  妄執浮沉生老
昔時迷日為晚  今日始覺非早

持犯不二

丈夫運用無礙  不為戒律所制
持犯本自無生  愚人被他禁繫
智者造作皆空  聲聞觸途成滯
大士肉眼圓通  二乘天眼有翳
空中妄執有無  不達色心無礙
菩薩與俗同居  清淨曾無染世
愚人貪著涅槃  智者生死實際
法性空無言說  緣起略為茲偈
百歲無智小兒  小兒有智百歲

佛與眾生不二

眾生與佛無殊  大智不異於愚
何須向外求寶  身田自有明珠
正道邪道不二  了知凡聖同途
迷悟本無差別  涅槃生死一如
究竟諸緣空寂  惟求意想清虗
無有一法可得  翛然自入無餘

理事不二

心王自在翛然  法性本無十纏
一切無非佛事  何須攝念坐禪
妄想本來空寂  不用斷除攀緣
智者無心可得  自然無爭無喧
不識無為大道  何時得證幽玄
佛與眾生一種  眾生即是世尊
凡夫妄生分別  無中執有迷奔
了達貪嗔空寂  何處不是真門

靜亂不二

聲聞厭喧求靜  猶如棄麵求餅
餅即從來是麵  造作隨人百變
煩惱即是菩提  無心即是無境
生死不異涅槃  貪嗔如焰如影
智者無心求佛  愚人執邪執正
徒勞空過一生  不見如來妙頂
了達婬慾性空  鑊湯爐炭自冷

善惡不二

我自身心快樂  翛然無善無惡
法身自在無方  觸目無非正覺
六塵本來空寂  凡夫妄生執著
涅槃生死空平  四海阿誰厚薄
無為大道自然  不用將心畫度
菩薩散誕靈通  所作常含妙覺
聲聞執法坐禪  如蠶吐絲自縛
法性本來圓明  病愈何須執藥
了知諸法平等  翛然清虗快樂

色空不二

法性本無青黃  眾生謾造文章
吾我說他止觀  自意擾擾顛狂
不識圓通妙理  何時得會真常
自疾不能治療  却教他人藥方
外看將謂是善  心內猶若犲狼
愚人畏其地獄  智者不異天堂
對境心常不起  舉足皆是道場
佛與眾生不二  眾生自作分張
若欲除却三毒  迢迢不離災殃
智者知心是佛  愚人樂往西方

生死不二

世間諸法如幻  生死猶如雷電
法身自在圓通  出入山河無間
顛倒妄想本空  般若無迷無亂
三毒本自解脫  何須攝念禪觀
只為愚人不了  從他戒律決斷
不識寂滅真如  何時得登彼岸
智者無惡可斷  運用隨心合散
法性本來空寂  不為生死所絆
若欲斷除煩惱  此是無明癡漢
煩惱即是菩提  何用別求禪觀
實際無佛無魔  心體無形無段

斷除不二

丈夫運用堂堂  逍遙自在無妨
一切不能為害  堅固猶如金剛
不著二邊中道  翛然非斷非常
五欲貪瞋是佛  地獄不異天堂
愚人妄生分別  流浪生死猖狂
智者達色無礙  聲聞無不恛惶
法性本無瑕翳  眾生妄執青黃
如來引接迷愚  或說地獄天堂
彌勒身中自有  何須別處思量
棄却真如佛像  此人即是顛狂
聲聞心中不了  唯只聽逐言章
言章本非真道  轉加鬪爭剛強
心裏蚖虵蝮蝎  螯著便即遭傷
不解文中取義  何時得會真常
死入無間地獄  神識枉受灾殃

真俗不二

法師說法極好  心中不離煩惱
口談文字化他  轉更增他生老
真妄本來不二  凡夫棄妄覔道
四眾雲集聽講  高座談議浩浩
南座北座相爭  四眾為言為好
雖然口談甘露  心裏尋常枯燥
自己元無一錢  日夜數他珍寶
恰似無智愚人  棄却真金擔草
心中三毒不捨  未審何時得道

解縛不二

律師持律自縛  自縛亦能縛他
外作威儀恬靜  心內恰似洪波
不駕生死舡筏  如何渡得愛河
不解真宗正理  邪見言辭繁多
有二比丘犯律  便却往問優波
優波依律說罪  轉增比丘網羅
方丈室中居士  維摩便即來呵
優波默然無對  淨名說法無過
而彼戒性如虗  不在內外娑婆
勸除生滅不肯  忽悟還同釋迦

境照不二

禪師體離無明  煩惱從何處生
地獄天堂一相  涅槃生死空名
亦無貪瞋可斷  亦無佛道可成
眾生與佛平等  自然智者惺惺
不為六塵所染  句句獨契無生
正覺一念玄解  三世坦然皆平
非法非律自制  翛然直入圓成
絕此四句百非  如空無作無依

運用無礙

我今滔滔自在  不羨王公卿宰
四時猶若金剛  昔樂心常不改
法寶喻於須彌  智慧廣於江海
不為八風所牽  亦無精進懈怠
任性浮沉若顛  散誕縱橫自在
遮莫刀劒臨頭  我自安然不釆

迷悟不二

迷時以空為色  悟即以色為空
迷悟本無差別  色空究竟還同
愚人喚南作北  智者達無西東
欲覔如來妙理  常在一念之中
陽𦦨本非其水  渴鹿狂趂怱怱
自身虗假不實  將空更欲覔空
世人迷倒至甚  如犬吠雷叿叿

三祖璨大師信心銘

至道無難  唯嫌揀擇  但莫憎愛  洞然明白
毫𨤲有差  天地懸隔  欲得現前  莫存順逆
違順相爭  是為心病  不識玄旨  徒勞念靜
圓同太虗  無欠無餘  良由取捨  所以不如
莫逐有緣  勿住空忍  一種平懷  泯然自盡
止動歸止  止更彌動  唯滯兩邊  寧知一種
一種不通  兩處失功  遣有沒有  從空背空
多言多慮  轉不相應  絕言絕慮  無處不通
歸根得旨  隨照失宗  須臾返然  勝却前空
前空轉變  皆由妄見  不用求真  唯須息見
二見不住  慎莫追尋  纔有是非  紛然失心
二由一有  一亦莫守  一心不生  萬法無咎
無咎無法  不生不心  能由境滅  境逐能沉
境由能境  能由境能  欲知兩段  元是一空
一空同兩  齊含萬象  不見精麤  寧有偏黨
大道體寬  無易無難  小見狐疑  轉急轉遲
執之失度  必入邪路  放之自然  體無去住
任性合道  逍遙絕惱  繫念乖真  昏沉不好
不好勞神  何用疎親  欲取一乘  勿惡六塵
六塵不惡  還同正覺  智者無為  愚人自縛
法無異法  妄生愛著  將心用心  豈非大錯
迷生寂亂  悟無好惡  一切二邊  良由斟酌
夢幻空花  何勞把捉  得失是非  一時放却
眼若不睡  諸夢自除  心若不異  萬法一如
一如體玄  元爾忘緣  萬法齊觀  歸復自然
泯其所以  不可方比  止動無動  動止無止
兩既不成  一何有爾  究竟窮極  不存軌則
契心平等  所作俱息  狐疑盡淨  正信調直
一切不留  無可記憶  虗明自照  不勞心力
非思量處  識情難測  真如法界  無他無自
要急相應  唯言不二  不二皆同  無不包容
十方智者  皆入此宗  宗非促延  一念萬年
無在不在  十方目前  極小同大  忘絕境界
極大同小  不見邊表  有即是無  無即是有
若不如是  必不須守  一即一切  一切即一
但能如是  何慮不畢  信心不二  不二信心
言語道斷  非去來今

永嘉真覺大師證道歌

君不見絕學無為閑道人不除妄想不求真
無明實性即佛性  幻化空身即法身
法身覺了無一物  本源自性天真佛
五陰浮雲空去來  三毒水泡虗出沒
證實相  無人法  剎那滅却阿鼻業
若將妄語誑眾生  自招拔舌塵沙劫
頓覺了  如來禪  六度萬行體中圓
夢裏明明有六趣  覺後空空無大千
無罪福  無損益  寂滅性中莫問覔
比來塵鏡未曾磨  今日分明須剖析
誰無念  誰無生  若實無生無不生
喚取機闕木人問  求佛施功早晚成
放四大  莫把捉  寂滅性中隨飲
諸行無常一切空  即是如來大圓覺
決定說  表真乘  有人不肯任情徵
直截根源佛所印  摘葉尋枝我不能
摩尼珠  人不識  如來藏裏親収得
六般神用空不空  一顆圓光色非色
淨五眼  得五力  唯證乃知難可測
鏡裏看形見不難  水中捉月爭拈得
常獨行  常獨步  達者同游涅槃路
調古神清風自高  貌悴骨剛人不顧
窮釋子  口稱貧  實是身貧道不貧
貧則身常披縷褐  道則心藏無價珍
無價珍  用無盡  利物應時終不吝
三身四智體中圓  八解六通心地印
上士一決一切了  中下多聞多不信
但自懷中解垢衣  誰能向外誇精進
從他謗  任他非  把火燒天徒自疲
我聞恰似飲甘露  銷融頓入不思議
觀惡言  是功德  此則成吾善知識
不因訕謗起冤親  何表無生慈忍力
宗亦通  說亦通  定慧圓明不滯空
非但我今獨達了  恒沙諸佛體皆同
師子吼  無畏說  百獸聞之皆腦裂
香象奔波失却威  天龍寂聽生欣悅
游江海  涉山州  尋師訪道為參禪
自從認得曹谿路  了知生死不相干
行亦禪  坐亦禪  語默動靜體安然
縱遇鋒刀常坦坦  假饒毒藥也閑閑
我師得見然燈佛  多劫曾為忍辱仙
幾回生  幾回死  生死悠悠無定止
自從頓悟了無生  於諸榮辱何憂喜
入深山  住蘭若  岑崟幽邃長松下
優游靜坐野僧家  閴寂安居實瀟洒
覺即了  不施功  一切有為法不同
住相布施生天福  猶如仰箭射虗空
勢力盡  箭還墜  招得來生不如意
爭似無為實相門  一超直入如來地
但得本  莫愁末  如淨琉璃含寶月
既能解此如意珠  自利利他終不竭
江月照  松風吹  永夜清霄何所為
佛性戒珠心地印  霧露雲霞體上衣
降龍鉢  解虎錫  兩鈷金鐶鳴歷歷
不是標形虗事持  如來寶杖親縱跡
不求真  不斷妄  了知二法空無相
無相無空無不空  即是如來真實相
心鏡明  鑑無礙  廓然瑩徹周沙界
萬象森羅影現中  一顆圓光非內外
豁達空  撥因果  漭漭蕩蕩招殃禍
棄有著空病亦然  還如避溺而投火
捨妄心  取真理  取捨之心成巧偽
學人不了用修行  真成認賊將為子
損法財  滅功德  莫不由斯心意識
是以禪門了却心  頓入無生知見力
大丈夫  秉慧劒  般若鋒兮金剛𦦨
非但能摧外道心  早曾落却天魔膽
震法雷  擊法鼓  布慈雲兮洒甘露
龍象蹴踏潤無邊  三乘五性皆惺悟
雪山肥膩更無雜  純出醍醐我常納
一性圓通一切性  一法徧含一切法
一月普現一切水  一切水月一月攝
諸佛法身入我性  我性同共如來合
一地具足一切地  非色非心非行業
彈指圓成八萬門  剎那滅却三祇劫
一切數句非數句  與吾靈覺何交涉
不可毀  不可讚  體若虗空沒涯岸
不離當處常湛然  覔即知君不可見
取不得  捨不得  不可得中只麼得
默時說  說時默  大施門開無壅塞
有人問我解何宗  報道摩訶般若力
或是或非人不識  逆行順行天莫測
吾早曾經多劫修  不是等閑相誑惑
建法幢  立宗旨  明明佛勑曹溪是
第一迦葉首傳燈  二十八代西天記
法東流  入此土  菩提達磨為初祖
六代傳衣天下聞  後人得道何窮數
真不立  妄本空  有無俱遣不空空
二十空門元不著  一性如來體自同
心是根  法是塵  兩種猶如鏡上痕
痕垢盡除光始現  心法雙亡性即真
嗟末法  惡時世  眾生薄福難調制
去聖遠兮邪見深  魔強法弱多冤害
聞說如來頓教門  恨不滅除令瓦碎
作在心  殃在身  不須冤訴更尤人
欲得不招無間業  莫謗如來正法輪
旃檀林  無雜樹  密深沉師子住
境靜林閒獨自游  走獸飛禽皆遠去
師子兒  眾隨後  三歲便能大哮吼
若是野犴逐法王  百年妖怪虗開口
圓頓教  沒人情  有疑不決直須爭
不是山僧逞人我  修行恐落斷常坑
非不非  是不是  差之毫𨤲失千里
是即龍女頓成佛  非即善星生陷墜
吾早年來積學問  亦曾討疏尋經論
分別名相不知休  入海筭沙徒自困
却被如來苦呵責  數他珍寶有何益
從來蹭蹬覺虗行  多年枉作風塵客
種性邪  錯知解  不達如來圓頓制
二乘精進沒道心  外道聰明無智慧
亦愚癡  亦小騃  空拳指上生實解
執指為月枉施功  根境法中虗揑怪
不見一法即如來  方得名為觀自在
了即業障本來空  未了還須償宿債
飢逢王膳不能飡  病遇醫王爭得瘥
在欲行禪知見力  火中生蓮終不壞
勇施犯重悟無生  早時成佛于今在
師子吼  無畏說  深嗟懵憧頑皮靼
只知犯重障菩提  不見如來開秘訣
有二比丘犯婬殺  波離螢光增罪結
維摩大士頓除疑  猶如赫日銷霜雪
不思議  解脫力  妙用恒沙也無極
四事供養敢辭勞  萬兩黃金亦銷得
粉骨碎身未足酬  一句了然超百億
法中王  最高勝  恒沙如來同共證
我今解此如意珠  信受之者皆相應
了了見  無一物  亦無人  亦無佛
大千沙界海中漚  一切聖賢如電拂
假使鐵輪頂上旋  定慧圓明終不失
日可冷  月可熱  眾魔不能壞真說
象駕崢嶸謾進途  誰見螳蜋能拒轍
大象不游於兔徑  大悟不拘於小節
莫將管見謗蒼蒼  未了吾今為君決

石頭和尚參同契

竺土大僊心  東西密相付  人根有利鈍
道無南北祖  靈源明皎潔  枝派暗流注
執事元是迷  契理亦非悟  門門一切境
回互不回互  回而更相涉  不爾依位住
色本殊質像  聲元異樂苦  暗合上中言
明明清濁句  四大性自復  如子得其母
火熱風動搖  水濕地堅固  眼色耳音聲
鼻香舌鹹醋  然於一一法  依根葉分布
本末須歸宗  尊卑用其語  當明中有暗
勿以暗相遇  當暗中有明  勿以明相覩
明暗各相對  比如前後步  萬物自有功
當言用及處  事存函蓋合  理應箭鋒拄
承言須會宗  勿自立規矩  觸目不會道
運足焉知路  進步非遠近  迷隔山河固
謹白參玄人  光陰莫虗度

石頭和尚草庵歌

吾結草庵無寶貝  飯了從容圖睡快
成時初見茅草新  破後還將茅草蓋
住庵人  鎮長在  不屬中間與內外
世人住處我不住  世人愛處我不愛
庵雖小  含法界  方丈老人相體解
上乘菩薩信無疑  中下聞之必生怪
問此庵  壞不壞  壞與不壞主元在
不居南北與東西  基上堅牢以為最
青松下  明窻內  玉殿朱樓未為對
衲帔蒙頭萬事休  此時山僧都不會
住此庵  休作解  誰誇鋪席圖人買
回光返照便歸來  廓達靈根非向背
遇祖師  親訓誨  結草為庵莫生退
百年拋却任縱橫  擺手便行且無罪
千種言  萬般解  只要教君長不昧
欲識庵中不死人  豈離如今遮布袋

僧亡名息心銘

隋右拾遺官為僧名曰亡名

法界有如意寶人焉久緘其身銘其膺曰古之攝心人也戒之哉戒之哉無多知無多慮多知多事不如息意多慮多失不如守一慮多志散知多心亂心亂生惱志散妨道勿謂何傷其苦悠長勿言何畏其禍鼎沸滴水不停四海將盈纖塵不拂五嶽將成防末在本雖小不輕關汝七竅閑爾六情莫視於色莫聽於聲聞聲者聾見色者盲一文一藝空中蚊蚋一伎一能日下孤燈英賢才藝是為愚蔽捨棄淳朴耽溺淫麗識馬易奔心猿難制神既勞役形必損斃邪行終迷脩途永泥莫貴才能日益昏瞢誇拙羨巧其德不弘名厚行薄其高速崩內懷憍伐外致怨憎或談於口或書於手邀人令譽亦孔之醜凡謂之吉聖謂之咎賞翫暫時悲哀長久畏影畏跡逾遠逾極端坐樹陰跡滅影沉厭生患老隨思隨造心想若滅生死長絕不死不生無相無名一道虗寂萬物齊平何貴何賤何辱何榮何勝何劣何重何輕澄天愧淨皎日慙明安夫岱嶺同彼金城敬貽賢哲斯道利貞

趙州和尚十二時歌

鷄鳴丑  愁見起來成漏逗
裙子褊衫箇也無  袈裟形相些些有
裩無腰  袴無口  頭上青三五斗
比望修行利濟人  誰知變作不唧𠺕
平旦寅  荒村破院實難論
解齋粥米全無粒  空對閑牕與隙塵
唯雀噪  勿人親  獨坐時聞落葉頻
誰道出家憎愛斷  思量不覺淚沾巾
日出卯  清淨却翻為煩惱
有為功德被塵漫  無限田地未曾掃
攢眉多  稱心少  尀耐東村黑王老
供利不曾將得來  放驢喫我堂前草
食時辰  煙火徒勞望四隣
饅頭䭔子前年別  今日思量空嚥津
持念少  嗟嘆頻  一百家中無善人
來者只道覔茶喫  不得茶噇去又瞋
禺中巳  削髮那知到如此
無端被請作村僧  屈辱飢悽受欲死
胡張三  黑李四  恭敬不曾生些子
適來忽爾到門頭  唯道借茶兼借紙
日南午  茶飯輪環無定度
行却南家到北家  果至北家不推註
苦沙鹽  大麥醋  蜀黍米飯虀萵苣
唯稱供養不等閑  和尚道心須堅固
日昳未  這回不踐光陰地
曾聞一飽忘百飢  今日老僧身便是
不習禪  不論義  鋪箇破席日裏睡
想料上方兜率天  也無如此日炙背
晡時申  也有燒香禮拜人
五箇老婆三箇癭  一雙面子黑皴皴
油麻茶  實是珍  金剛不用苦張筋
願我來年蠶麥熟  羅睺羅兒與一文
日入酉  除却荒凉更何守
雲水高流定委無  歷寺沙彌鎮長有
出格言  不到口  枉續牟尼子孫後
一條拄杖麤揦梨  不但登山兼打狗
黃昏戌  獨坐一間空暗室
陽𦦨燈光永不逢  眼前純是金州漆
鍾不聞  虗度日  唯聞老鼠閙啾唧
憑何更得有心情  思量念箇波羅蜜
人定亥  門前明月誰人愛
向裏惟愁臥去時  勿箇衣裳著甚蓋
劉維那  趙五戒  口頭說善甚奇怪
任儞山僧囊罄空  問著都緣總不會
半夜子  心境何曾得暫止
思量天下出家人  似我住持能有幾
土榻床  破蘆䕠  老榆木枕全無被
尊像不燒安息香  裏唯聞牛糞氣

羅漢琛禪師明道頌

至道淵曠  勿以言宣  言宣非旨  孰云有是
觸處皆渠  豈喻真虗  真虗設辨  如鏡中現
有無雖彰  在處無傷  無傷無在  何拘何閡
不假功成  將何法爾  法爾不爾  俱為脣齒
若以斯陳  理沒宗旨  宗非意陳  無以見聞
見聞不脫  如水中月  於此不明  翻為剩法
一法有形  翳汝眼睛  眼睛不明  世界崢嶸
我宗奇特  當陽顯赫  佛及眾生  皆承恩力
不在低頭  思量難得  拶破面門  覆蓋乾坤
快須薦取  脫却根塵  其如不曉  謾說如今

同安察禪師十玄談

心印

問君心印作何顏  心印何人敢授傳
歷劫坦然無異色  呼為心印早虗言
須知體自虗空性  將喻紅爐火裏蓮
勿謂無心云是道  無心猶隔一重關

祖意

祖意如空不是空  靈機爭墮有無功
三賢尚不明斯旨  十聖那能達此宗
透網金鱗猶滯水  回途石馬出紗籠
慇懃為說西來意  莫問西來及與東

玄機

迢迢空劫勿能収  豈與塵機作繫留
妙體本來無處所  通身何更有蹤由
靈然一句超群眾  逈出三乘不假修
撒手那邊千聖外  回程堪作火中牛

塵異

濁者自濁清者清  菩提煩惱等空平
誰言卞璧無人鑒  我道驪珠到處晶
萬法泯時全體現  三乘分別強安名
丈夫自有衝天志  莫向如來行處行

演教

三乘次第演金言  三世如來亦共宣
初說有空人盡執  後非空有眾皆捐
龍宮滿藏醫方義  樹終談理未玄
真淨界中纔一念  閻浮早已八千年

達本

勿於中路事空王  䇿杖還須達本鄉
雲水隔時君莫住  雪山深處我非忘
堪嗟去日顏如玉  却嘆回時𩯭似霜
撒手到家人不識  更為一物獻尊堂

還源

返本還源事已差  本來無住不名家
萬年松徑雪深覆  一帶峰巒雲更遮
賓主穆時全是妄  君臣合處正中邪
還鄉曲調如何唱  明月堂前枯樹花

回機

涅槃城裏尚猶危  陌路相逢勿定期
權挂垢衣云是佛  却裝珍御復名誰
木人夜半穿靴去  石女天明戴帽歸
萬古碧潭空界月  再三撈摝始應知

轉位

披毛帶角入來  優鉢羅華火裏開
煩惱海中為雨露  無明山上作雲雷
鑊湯爐炭吹教滅  劒樹刀山喝使摧
金鎖玄關留不住  行於異類且輪回

一色

枯木巖前差路多  行人到此盡蹉𧿶
鷺鷥立雪非同色  明月蘆華不似他
了了了時無可了  玄玄玄處亦須呵
慇懃為唱玄中曲  空裏蟾光撮得麼

法眼禪師三界惟心頌

三界惟心  萬法惟識  唯識惟心  眼聲耳色
色不到耳  聲何觸眼  眼色耳聲  萬法成辨
萬法匪緣  豈觀如幻  大地山河  誰堅誰變

澄觀國師答皇太子心要

至道本乎其心心法本乎無住無住心體靈知不昧性相寂然包含德用該攝內外能深能廣非有非空不生不滅無始無終求之而不得棄之而不離迷現量則惑苦紛紜悟真性則空明廓徹雖即心即佛唯證者方知然有證有知則慧日沉沒於有地若無照無悟則昏雲掩蔽於空門若一念不生則前後際斷照體獨立物我皆如直造心源無智無得不取不捨無對無修然迷悟更依真妄相待若求真去妄猶棄影勞形若體妄即真似處陰影滅若無心忘照則萬慮都捐若任運寂知則眾行爰起放曠任其去住靜鑒覺其源流語默不失玄微動靜未離法界言止則雙忘知寂論觀則雙照寂知語證即不可示人說理則非證不了是以悟寂無寂真知無知以知寂不二之一心契空有雙融之中道無住無著莫攝莫収是非兩忘能所雙絕斯絕亦寂則般若現前般若非心外新生智性乃本來具足然本寂不能自現實由般若之功般若之與智性飜覆相成本智之與始修實無兩體雙忘正入則妙覺圓明始末該融則因果交徹心心作佛無一心而非佛心處處成道無一塵而非佛國故真妄物我舉一全収心佛眾生渾然齊致是知迷則人隨於法法法萬差而人不同悟則法隨於人人人一智而融萬境言窮慮絕何果何因體本寂寥孰同孰異唯忘懷虗朗消息冲融其猶透水月華虗而可見無心鑑像照而常空矣

鼎州普安道和尚頌

函蓋乾坤句

乾坤并萬象  地獄及天堂  物物皆真見
頭頭用不傷

截斷眾流句

堆山積岳來  一一盡塵埃  更擬論玄妙
氷消瓦解摧

隨波逐浪句

辯口利舌問  高低總不虧  還如應病藥
診候在臨時

三句外

當人如舉唱  三句豈能該  有問如何事
南岳與天台

通襃貶

金屑眼中翳  衣珠法上塵  己靈猶不重
佛祖為何人

辨親疎

黑豆未生前  商量已成顛  更尋言句會
特地隔西天

辨邪正

罔象談真旨  都緣未辨明  守他山鬼窟
不免是精靈

通賓主

自遠趨風問  分明向道休  再三如未曉
消得更搖頭

擡薦商量

相見不揚眉  君東我亦西  紅霞穿碧落
白日繞須彌

提綱商量

若欲正提綱  直須大地荒  擬來衝雪刀
不免碎鋒鋩

據實商量

睡來合眼飯來飡  起坐終諸沒兩般
同道已知言不惑  十方世界目前看

委曲商量

得用由來處處通  應機施設任家風
揚眉瞬目開隻手  堅拂拈槌為舉揚

聯燈會要卷第三十

至元辛卯歲重刊于育王松庵三山鄭 子埜栞

康應己巳歲重刊于臨川寺

旹元祿庚午孟夏日雒北大應禪寺涉門祖泰命工印行

上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