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以佛法研究佛法

欲與離欲民國四四年撰

一 「欲」是什麼

「欲」是什麼?一般佛教界(通俗的佛教)缺乏明確的界說有說是欲望有解說為難填的「慾」壑不問欲是什麼總之是都把欲看作可咒詛的應厭離的當然「離欲」「斷欲」「呵棄諸欲」等是佛所一再開示的毫無疑問但如無簡別的解說為斷絕欲望這就難怪世間學者要把佛法的人生態度看作向後勦絕佛教徒自身也流於消極而奄奄無生氣了!對於「欲」無論是為了自修為了佛教佛教界是應該認清而有一正確態度的!

佛法中本有「善法欲」(1)《瑜伽師地論》卷21(CBETA, T30, no. 1579, p. 397, a7-14)(2)《成唯識論述記》(CBETA, T43, no. 1830, p. 429, b1-4)為信修趣證的重要因素然「善法欲」一詞非常生疏而大家只是著重於染欲的厭離這也許受有中國文化的影響吧!在中國古典中欲是偏重於穢染的如說「欲不可縱」「懲忿窒慾」「不見可欲使心不亂」等這點姑附記於此

現在先從雜染的欲來說說到「欲」便應留意到「離欲」欲與離欲佛法中有廣狹二義廣義:如經上說「能離欲界欲及離色界欲入真諦現觀能離一切欲」《瑜伽師地論》卷16(CBETA, T30, no. 1579, p. 367, a3-4)這是通稱三界修所斷煩惱(思惑)為欲離欲即斷盡一切修惑而究竟解脫所以聖彌勒說「離欲者謂於修道離欲究竟」《瑜伽師地論》卷84(CBETA, T30, no. 1579, p. 768, a2)「修道所斷一切行斷名離欲界」《瑜伽師地論》卷27(CBETA, T30, no. 1579, p. 433, b14-15)狹義:是指欲界修惑而說如修得初禪必須「離欲及惡不善法」《阿毘達磨法蘊足論》卷6〈11 靜慮品〉:「離欲惡不善法者云何欲謂貪亦名欲欲界亦名欲五妙欲境亦名欲今此義中意說五妙欲境名欲……云何離欲謂於諸欲遠離極遠離空不可得故名離欲云何惡不善法謂五蓋即貪欲蓋瞋恚蓋惛沈睡眠蓋掉舉惡作蓋疑蓋」(CBETA, T26, no. 1537, p. 482, b10-p. 483, a5)從「欲」的字義去考究相信欲的本義確是約欲界而說欲界無疑是染欲最強的尤其是男女欲所以稱為欲界佛經中凡與上界煩惱相對的欲界煩惱每以欲立名如三愛中對「有愛」而立「欲愛」七隨眠中對「有貪」而立「欲貪」三漏中有「欲漏」四瀑流中有「欲瀑流」可是這雖說是欲的本義也可說是欲的淺義在印度舊有的宗教思想中人間(欲)天上魔宮都是有男女欲的都是生死而無常的超過了這便到達常恆自在喜樂的梵界但依佛陀的如實知見認為離此人魔——欲界而到達的梵界還沒有出離生死並非究竟這種繫縛生死的(梵天以上的)惑力也就叫做欲所以立為三界欲要斷盡三界的修惑才是究竟的無欲界才是究竟的解脫

在三界中欲是側重於欲界的但在煩惱中欲是側重於「愛行」的這是說:佛說的生死根本不外乎無明與愛如約三界來說從來的小乘大乘都一致的分為二類:見道所斷的——見行的認識錯誤修道所斷的——愛行的情意倒亂如就欲界人類發展得明顯來說(餘界餘趣或由於定力所伏或由於知識蒙昧都不顯了)那便是見與欲了佛說:以欲為本所以民民共諍王王共諍以見為本所以宗教師也彼此相諍欲是愛行的有時與貪愛並無多大差別如說「貪異名者……亦名為欲」《瑜伽師地論》卷86(CBETA, T30, no. 1579, p. 779, a24-25)「彼愛亦名希求亦名欣欲」《瑜伽師地論》卷27(CBETA, T30, no. 1579, p. 435, b12-13)不過從其特性而說:欲是「於彼彼境界隨趣希樂」《瑜伽師地論》卷55(CBETA, T30, no. 1579, p. 601, c21-22)有著向外(實也通於向內)希求的特性而愛是更重於希求自體的存在貪是「於受用喜樂堅著」《瑜伽師地論》卷84(CBETA, T30, no. 1579, p. 770, c14)現出染著而戀戀不捨的情形總之約染欲來說欲與貪及愛大致是相同的不過欲特重於欲界的物欲(向外希樂)

二 事欲的分析

從欲界人類的欲來說一般都分為「五欲」即眼身識由於觸對妙色(色彩形態動作)觸——五種可意的境界所引起喜樂希求耽著不捨的欲還有男女淫欲是觸欲所攝也通於色香欲這是欲界所特有的但欲天的淫欲極輕旁生等也不因此引起過重的憂苦而人類的男女欲顯然的成為社會一大問題有著無邊歡笑而實在是包含著無數眼淚愛欲的「味」最深「過患」也最重所以「出離」的道最為佛法所重視五欲及淫欲為欲界的特徵實也就是人類最主要的欲事

如隨事分類經論所說極多最扼要的是「三種諸受欲者圓滿差別」《瑜伽師地論》卷86(CBETA, T30, no. 1579, p. 781, b23-24)三種是:「一資產圓滿自體圓滿廣大殊勝有情供養圓滿」《瑜伽師地論》卷86(CBETA, T30, no. 1579, p. 781, b25-26)人類有了自體——身心的存在即對於自體有圓滿欲有自體不能沒有物資的生活所以有資產的圓滿欲就不能沒有父母有家庭有社會自然會引發廣大的眷屬圓滿欲這是以自體為本而對於自身社會物資所起的愛欲這三種受欲圓滿也是互相關涉的如飲食欲屬於物資欲然「樂受欲者為受諸欲食於所食」《瑜伽師地論》卷23(CBETA, T30, no. 1579, p. 409, b23-24)諸欲即為了「倡蕩」(淫欲)為了「憍逸」(少壯無病長壽)為了「飾好」「端嚴」(姿色的美好)其中除了淫欲都與自體有關自體圓滿就是保持青春體力勇健形色端嚴壽命延長以及未來生命的永續

與自體相對的有情與資產即境界欲略有攝受與資用二門攝受是攝屬為自己的是佔有欲資用是成為身心所受用的是享受欲支配欲攝受的可以成為資用的但如荒郊的野花你並不攝受它並沒有把它看作自己的私有物卻可以受用它的美色與芳香又如存在銀行的存款是屬於你的可是在這生中你不一定能使用它積穀千倉的食物也如此經論中有七攝受事六種所攝受事十種身資具四資具六種別欲十種貪事等種種分類總括的列如下表:

                    ┌色                    │聲   約法假說(五陰世間)───────┤香                    │味                    │觸                    └(法)                    ┌父母                    │夫妻                    │兒女                    │僕使                    │親友─兄弟師生僚屬……                    │牛馬……                    │土地─山園                ┌─攝受┤房舍                │ │ │庫藏─金銀珠寶穀物……             ┌眷屬┤ │ │邸肆             │  │ │ │作業─經商從政力農……             │  │┌┘ └福業─社會福利弘通佛教……             │  └┼┐ ┌飲食             │  ┌┘│ │車乘             │  │ │ │衣服       (有情世間)│資產┤ │ │嚴飾具   約受假說      ┤  │ │ │歌舞戲樂博奕……       (器世間) │  └─資用┤華鬘塗末……             │      │雜物─傢具玩具……             │      │光明             │      │宅舍床榻……(憩息)             │      │男女受行─淫欲承事侍衛……             │      │滋長─運動按摩……             │      └清淨─澡浴潔淨……             └自體─────色生命永續

三 欲與離欲

上來所說是偏於欲界的尤其是偏於物欲的還不曾總攝一切現在來論究這些物欲:飲食男女房舍田園這些真的是欲嗎?如這些是欲那麼離欲的就不應該見色聞聲不應該穿衣吃飯了!如果不是的那經論中為什麼要稱之為欲?這些佛確是稱之為欲的尤其是男女的淫欲然「諸欲自性略有二種:一者事欲二者煩惱欲」《瑜伽師地論》卷19(CBETA, T30, no. 1579, p. 387, b29-c1)上面所說的是事欲是依此而起欲的是欲所耽著希求的是「欲具」而假名為欲不是真欲真正的欲是「欲貪欲愛欲藏(阿賴耶)欲護欲著」《瑜伽師地論》卷24(CBETA, T30, no. 1579, p. 412, b4-5)——喜樂耽著貪染相應欲所以說「世諸妙境非真欲真欲謂人分別貪」《阿毘達磨法蘊足論》卷6〈11 靜慮品〉(CBETA, T26, no. 1537, p. 482, b17)又說「欲我知汝本意以思想生我不思想汝則汝而不有」《法句經》卷2〈32 愛欲品〉(CBETA, T04, no. 210, p. 571, b20-21)煩惱欲才是真正的欲體離煩惱欲才是究竟的離欲

對於染欲可以這樣說:人天乘是節欲的小乘是離欲的大乘是化欲的其實小乘以離煩惱欲為本而相當重視外界的事欲大乘是特重於離煩惱欲的以智慧而做到究竟離欲在原則上大小乘並無差別

說到佛法對欲的態度應先說到印度當時的情況一分是在家的樂行人是縱欲的一分是(外道)出家的苦行人是禁欲的苦行者不但絕男女欲而且對飲食(有的日食一麻一麥服水吸氣)衣服(有的索性裸體)住處(有的臥在荊棘上)都以最刻苦的生活來磨鍊自己釋尊出世時苦行正風行於恆河兩岸受到民眾的尊敬佛的根本立場是宣告遠離「苦行」與「樂行」的二邊而遵行中道的態度這就是確認事欲的不可縱也無法脫離而惟有以智化情而離煩惱欲在對於外物的態度上出家的比丘生活適應當時的出家制「少欲知足」多少引用苦行的一分長處但決與苦行外道不同除了男女淫欲佛說「是障道法」《摩訶僧祇律大比丘戒本》卷1(CBETA, T22, no. 1426, p. 553, a14)絕無通融而外遠離資具欲但衣食住處都不過分的菲薄遠離眷屬欲也不妨大眾和合而住佛與一般比丘就是這樣的不過出家弟子中有自以為獨覺種性的遵行刻苦的頭陀生活更有自以為是佛的提婆達多(末了叛教)宣稱「五法是道」《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116(CBETA, T27, no. 1545, p. 602, b27-28)採取絕端的苦行生涯

聲聞佛教雖不以苦行為道(有的以四聖種為道而立四十一道品但不為一般所公認)著重於出離「煩惱欲」但對於「事欲」確是相當重視的出家的特色便是遠離男女眷屬資財的事欲過著「少欲知足」的恬淡生活就是在家佛弟子對憍奢的欲行也不會贊同的艷麗的色相美妙的音樂醉人的芳香等五欲誘惑力極強就是豐富的利養(生活資具)崇高的名聞也每使人蕩情失志沈沒於欲海之中

關於這些欲事不能不贊同一分古德的見解因為這些五欲——男女飲食名譽等雖不是真欲但對於人類的根識(感官經驗)卻有一種客觀的相對的清淨性(美)能引發相對的(不永久不徹底)喜樂使一般人不自主的為它而迷醉對於這些根本的對策當然是遠離煩惱欲「定動慧拔」不受它的誘惑然在沒有離煩惱欲以前對於這些事欲不能不提高警覺嚴加防範以減輕抑低煩惱欲的衝動佛法的戒學便是著重於此的例如匪患根治的方法當然是思想感化生活安定但在生活艱困思想混亂時期鎮壓圍堵等都不能說是無用的否則泛濫橫決弄到國破家亡又從那裡去作思想感化安定生活的工作所以佛法對於五欲——利養名聞等所取少欲知足(這其實是沒有標準的依人的欲愛而定)的態度目的在此並非為了苦行而苦行或者認為非受苦不可

種種事欲中對於衣食住等資財出家是完全放棄了出家後的理想生活是隨緣乞化一身以外無長物(「長物」是規定以外的多餘物資)但屬於佛教公有的公開於大眾前的「淨施」物出家人也容許保有出家時遠離了父母眷屬但在出家僧團中同參道友親教近住還是和合得如一大家庭對於眷屬資財的出家生活在家眾是做不到的而在家眾也能同樣的離煩惱欲

不過男女和合欲事出家是絕對不許的雖然淫欲並非生死根本色界以上地獄以內都沒有淫欲事而照樣的還在生死海中但由於欲界諸欲中淫欲力是最強的縛人最深的經中喻如繩索從破皮穿肉而一直到斷髓非法的邪淫固然是糾紛苦痛的根源就是夫婦正淫也是纏綿牽繫欲染深徹骨髓為了家庭為了經濟每不能不牽就事實而使自己的信念德行學業受到慘重的毀滅「淫欲是障道法」不問你反對也好懷疑批評也好佛是這樣絕對的宣說(四無畏之一)那麼在家佛弟子怎麼也一樣的可以遠離煩惱欲呢?要知道繫縛生死的根源是愛(不單是淫欲)而出離煩惱解脫的主力是智慧在家佛弟子一期的精勤修持暫離淫欲可能達到見道悟入的地位見道只是斷除見行的煩惱徹了法性不再會犯重戒如非法行淫等而淫欲是愛行煩惱見道的也還不能斷所以初二果的在家聖者淫欲還是可以現行的以此徹悟法性的智慧數數修習以智化情斷盡了欲界修惑證不還果才不會再以染污心行淫不過生理關係到究竟離一切欲的阿羅漢還可能有「不淨」呢!

聲聞佛教與大乘一樣的著重於出離煩惱欲而不是專在事欲上節制斷絕所以有比丘為了淫欲太強自己將淫具割去了佛嚴厲的呵責他:應該斷的(煩惱)不斷不應該斷的倒斷了!我曾逢到自割淫具的出家人受到許多人尊敬其實是要不得黃門與不男不女的雖不能舉行欲事而由於性生理的變態性欲卻特別強離欲是沒有可能的佛制黃門等不許出家原因就在此又如離眷屬的「獨住」有初學比丘想到靜處去專修佛勸他不要去他還是去了可是不久他又回來原來內心的煩惱動得厲害環境的安靜並無用處這都可以看出離欲決不是專在事欲上著力又如釋尊在世與比丘過著同樣的生活他住樹下也住高樓大廈吃馬麥也吃百味丸穿糞掃衣也穿價值巨萬的金縷衣獨處也與千百比丘俱在一處然而人人讚佛少欲知足因為佛是究竟離欲的一切隨緣而住都是離欲的生活所以離欲並非離去資具或眷屬雖然這些曾被稱為事欲(事實也是不能完全離去的)以佛教通用的術語說問題在「心能轉物不為物轉」從前外道以目不見色耳不聞聲為離欲(重定的以事欲為欲的)佛要批評他離了煩惱欲境相還是照樣的境相具有惑人的力量而再不能擾動澄靜的慧心不會再因之而起欲愛了這就是離欲

從上面的敘述中可以看出佛法的重心在乎以智化情而離煩惱欲對於事欲——資具眷屬與男女欲處理得並不相同這當然是聲聞佛教相當的重視事欲而淫欲的染著力又最強的緣故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 上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