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楞伽經

入楞伽經卷第四

集一切佛法品第三之三

爾時聖者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如世尊說十二因緣從因生果不說自心妄想分別見力而生世尊若爾外道亦說從因生果世尊外道說言『從於自性自在天微塵等因生一切法』如來亦說依於因緣而生諸法而不說有自建立法世尊外道亦說『從於有無而生諸法』世尊說言諸法本無依因緣生生已還滅世尊說從無明緣行乃至於有依眼識等生一切法如世尊說亦有諸法無因而生何以故不從因生一時無前後生以因此法生此法世尊自說因虛妄因法生此法非次第生故世尊若爾外道說法勝而如來不如何以故世尊外道說因無因緣能生果如來說法因亦依果果亦依因若爾因緣無因無果世尊若爾彼此因果展轉無窮世尊說言從此法生彼法若爾無因生法

佛告聖者大慧菩薩摩訶薩言「大慧我今當說因此法生彼法不同外道所立因果無因之法亦從因生我不如是我說諸法從因緣生非無因緣亦不雜亂亦無展轉無窮之過何以故以無能取可取法故大慧外道不知自心見故執著能取可取之法不知不覺惟自心見內外法故大慧彼諸外道不知自心內境界故見有無物是故外道有如是過非我過也我常說言因緣和合而生諸法非無因生

大慧復言「世尊有言語說應有諸法世尊若無諸法者應不說言語世尊是故依言說應有諸法

佛告大慧「亦有無法而說言語謂兔角龜毛石女兒等於世間中而有言說大慧彼兔角非有非無而說言語大慧汝言以有言說應有諸法者此義已破大慧非一切佛國土言語說法何以故以諸言語惟是人心分別說故是故大慧有佛國土直視不瞬口無言語名為說法有佛國土直爾示相名為說法有佛國土但動眉相名為說法有佛國土惟動眼相名為說法有佛國土笑名說法有佛國土欠呿名說法有佛國土咳名說法有佛國土念名說法有佛國土身名說法大慧如無瞬世界及眾香世界於普賢如來正遍知彼菩薩摩訶薩觀察如來目不暫瞬得無生法忍亦得無量勝三昧法是故大慧汝不得言有言語說應有諸法大慧如來亦見諸世界中一切微蟲蚊虻蠅等眾生之類不說言語共作自事而得成辦

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如虛空兔角
及與石女兒
無而有言說
如是妄分別
因緣和合法
愚癡分別生
不知如實法
輪迴三有中

爾時聖者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世尊說常語法依何等法作如是說

佛告聖者大慧菩薩言「大慧依迷惑法我說為常何以故大慧聖人亦見世間迷惑法非顛倒心大慧譬如陽焰火輪毛輪乾闥婆城水中月鏡中像世間非智慧者見有諸像顛倒見故有智慧者不生分別非不見彼迷惑之事大慧有智慧者見彼種種迷惑之事不生實心何以故離有無法故

佛復告聖者大慧菩薩言「大慧云何迷惑法離於有無謂諸愚癡凡夫見有種種境界如諸餓鬼大海恒河見水不見大慧是迷惑法不得言有不得言無大慧餘眾生見彼是水故不得言無大慧迷惑之事亦復如是以諸聖人離顛倒見故大慧言迷惑法常者以想差別故大慧因迷惑法見種種相而迷惑法不分別異差別是故大慧迷惑法常大慧云何迷惑法名之為實以諸聖人迷惑法中不生顛倒心亦不生實心大慧而諸聖人見彼迷惑法起少心想不生聖智事相大慧起少想者是謂凡夫非謂聖人大慧分別彼迷惑法顛倒非顛倒者能生二種性何等二種一者能生凡夫性二者能生聖人性大慧彼聖人性者能生三種差別之性所謂聲聞辟支佛佛國土差別性故大慧云何毛道凡夫分別迷惑法而能生彼聲聞乘性大慧所謂執著彼迷惑法自相同相能成聲聞乘性大慧是名迷惑法能生能成聲聞乘性大慧云何愚癡凡夫分別迷惑法而能生彼辟支佛乘性大慧所謂執著彼迷惑法觀察諸法自相同相不樂憒閙能生辟支佛乘性大慧是名迷惑法能生能成辟支佛乘性大慧云何智者即分別彼迷惑之法能生佛乘性大慧所謂見彼能見可見惟是自心而不分別有無法故大慧如是觀察迷惑之法能生能成如來乘性大慧如是名為性義大慧何者一切毛道凡夫即分別彼迷惑之法見種種事能生世間所有乘性以觀察諸法如是如是決定不異是故大慧彼迷惑法愚癡凡夫虛妄分別種種法體大慧彼迷惑法非是實事非不實事何以故大慧聖人觀察彼迷惑法不虛妄分別是故聖人能轉心意識身相離煩惱習故是故聖人轉彼迷惑法名為真如大慧此名何等法大慧此名真如法離分別法故大慧為此義故我重宣說真如法體離分別法彼真如中無彼虛妄分別法故

大慧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彼迷惑法為有為無

佛告大慧「彼迷惑法執著種種相故名有大慧彼迷惑法於妄想中若是有者一切聖人皆應不離執著有無虛妄法故大慧如外道說十二因緣有從因生不從因生此義亦如是

大慧言「世尊若迷惑法如幻見者此迷惑法異於迷惑以迷惑法能生法故

佛告大慧「大慧非迷惑法生煩惱過大慧若不分別迷惑法者不生諸過復次大慧一切幻法依於人功呪術而生非自心分別煩惱而生是故大慧彼迷惑法不生諸過惟是愚癡人見迷惑法故大慧愚癡凡夫執著虛妄微細之事而生諸過非謂聖人

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聖不見迷惑
世間亦無實
迷惑即是實
實法次迷惑
捨離諸迷惑
若有相生者
即彼是迷惑
不淨猶如翳

「復次大慧汝不得言幻是無故一切諸法亦無如幻

大慧言「世尊為執著諸法如幻相故言諸法如幻為執著諸法顛倒相故言諸法如幻也世尊若執著諸法如幻相者世尊不得言一切法皆如幻相若執著諸法顛倒相故言如幻者不得言一切法如幻何以故世尊色有種種因相見故世尊無有異因色有諸相可見如幻是故世尊不得說言執著諸法一切如幻

佛告大慧「非謂執著種種法相說言諸法一切如幻大慧諸法顛倒速滅如電故言如幻大慧一切諸法譬如電光即見即滅凡夫不見大慧一切諸法亦復如是以一切法自心分別同相異相以不能觀察故不如實見以妄執著色等法故

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非見色等法
說言無幻法
故不違上下
我說一切法
不見有本性
如幻無生體

大慧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如世尊說諸法不生復言如幻將無世尊前後所說自相違耶以如來說一切諸法不如幻故

佛告大慧「我說一切法不生如幻者不成前後有相違過何以故以諸一切愚癡凡夫不見生法及不生法不能覺知自心有無外法有無何以故以不能見不生法故大慧我如是說諸法前後無有相違大慧我遮外道建立因果義不相當是故我說諸法不生大慧一切外道愚癡群聚作如是說從於有無生一切法不說自心分別執著因緣而生大慧我說諸法有亦不生無亦不生是故大慧我說諸法不生不滅大慧我說一切諸法有者護諸弟子令知二法何等為二一者攝取諸世間故二者為護諸斷見故何以故以依業故有種種身攝六道生是故我說言有諸法攝取世間大慧我說一切法如幻者為令一切愚癡凡夫畢竟能離自相同相故以諸凡夫癡心執著墮於邪見以不能知但是自心虛妄見故令離執著因緣生法是故我說一切諸法如幻如夢無有實體何以故若不如是說者愚癡凡夫執邪見心欺誑自身及於他身離如實見一切法故大慧云何住如實見謂入自心見諸法故

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如汝言諸法
一切不生者
是則謗因果
不生如實見
我說有生法
攝受諸世間
見諸法同幻
不取諸見相

復次佛告聖者大慧菩薩言「大慧我今為諸菩薩摩訶薩說名句字身相以諸菩薩善知名句字身相故依名句字身相速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菩提已為眾生說名句字相

大慧菩薩白佛言「善哉世尊惟願速說

「大慧何者名身謂依何等何等法作名名身事物名異義一大慧是名我說名身大慧何者是句身謂義事決定究竟見義故大慧是名我說句身大慧何者是字身謂文句畢竟故大慧復次名身者依何等法了別名句能了知自形相故大慧復次句身者謂句事畢竟故大慧復次名身者所謂諸字從名差別從阿字乃至呵字名為名身大慧復次字身者謂聲長短音韻高下名為字身大慧復次句身者謂巷路行迹如人象馬諸獸行迹等得名為句大慧復次名字者謂無色四陰依名而說大慧復次名字相者謂能了別名字相故大慧是名名句字身相大慧如是名句字相汝應當學為人演說

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名身與句身
及字身差別
凡夫癡計著
如象溺深泥

「復次大慧未來世中無智慧者以邪見心不知如實法故因世間論自言智者有智者問如實之法離邪見相一異俱不俱而彼愚人作如是言『是問非是非正念問謂色等法常無常為一為異如是涅槃有為諸行為一為異相中所有能見所見為一為異作者所作為一為異四大中色香味觸為一為異能見所見為一為異泥團微塵為一為異智者所知為一為異如是等上上次第相上上無記置答佛如是說是為謗我』大慧而我不說如是法者為遮外道邪見說故何以故大慧外道等說謂身即命身異命異如是等法外道所說是無記法大慧外道迷於因果義故是故無記非我法中名無記也大慧我佛法中離能見可見虛妄之想無分別心是故我法中無有置答諸外道等執著可取能取不知但是自心見法為彼人故我說言有四種問法無記置答非我法中大慧諸佛如來正遍知為諸眾生有四種說言置答者大慧為待時故說如是法為根未熟非為根熟是故我說置答之義

「復次大慧一切諸法若離作者及因不生以無作者故是故我說諸法不生

佛告大慧「一切諸法無有體相

大慧白佛言「世尊何故一切諸法無實體相

佛告大慧「自智觀察一切諸法自相同相不見諸法是故我說一切諸法無實體相

佛告大慧「一切諸法亦無取相

大慧言「世尊以何義故一切諸法亦無取相

佛告大慧「自相同相無法可取是故我說無法可取

佛告大慧「一切諸法亦無捨相

大慧言「世尊何故諸法亦無捨相

佛告大慧「觀察自相同相法無法可捨是故我說一切諸法亦無捨相

佛告大慧「諸法不滅

大慧言「世尊何故一切諸法不滅

佛告大慧「觀一切法自相同相無體相故是故我說諸法不滅

佛告大慧「諸法無常

大慧言「世尊何故一切諸法無常

佛告大慧「一切諸法常無常想常不生相是故我說諸法無常復次大慧我說一切諸法無常

大慧言「世尊何故一切諸法無常

佛告大慧「以相不生以不生體相是故常無常是故我說諸法無常

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記論有四種
直答反質答
分別答置答
以制諸外道
有及非有生
僧佉毘世師
而說悉無記
彼作如是說
正智慧觀察
自性不可得
是故不可說
及說無體相

爾時聖者大慧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惟願世尊為我等說須陀洹等行差別相我及一切菩薩摩訶薩等善知須陀洹等修行相已如實知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等如是如是為眾生說眾生聞已入二無我相淨二種障次第進取地地勝相得如來不可思議境界修行得修行處已如如意寶隨眾生念受用境界身口意行故

佛告大慧言「善哉善哉善哉大慧諦聽諦聽今為汝說

大慧白佛言「善哉世尊唯然聽受

佛告大慧言「大慧須陀洹有三種果差別

大慧言「何等三種

佛告大慧「謂下中上大慧何者須陀洹下謂三有中七返受生大慧何者為中謂三生五生入於涅槃大慧何者為上謂即一生入於涅槃大慧是三種須陀洹有三種結謂下中上大慧何者三結謂身見戒取大慧彼三種結上上勝進得阿羅漢果大慧身見有二種何等為二一者俱生二者虛妄分別而生如因緣分別法故大慧譬如依諸因緣法相虛妄分別而生實相彼因緣法中非有非無以分別有無非實相故愚癡凡夫執著種種法相如諸禽獸見於陽炎取以為水大慧是名須陀洹分別身見何以故以無智故無始世來虛妄取相故大慧此身見垢見人無我乃能遠離大慧何者須陀洹俱生身見所謂自身他身俱見彼二四陰無色色陰生時依於四大及四塵等彼此因緣和合生色而須陀洹知已能離有無邪見斷於身見斷身見已不生貪心大慧是名須陀洹身見之相大慧何者須陀洹疑相謂得證法善見相已先斷身見及於二見分別之心是故於諸法中不生疑心復不生心於餘尊者以為尊相為淨不淨故大慧是名須陀洹疑相大慧何者須陀洹戒取相謂善見受生處苦相故是故不取戒相大慧戒取者謂諸凡夫持戒精進種種善行求樂境界生諸天中彼須陀洹不取是相而取自身內證迴向進趣勝處離諸妄想修無漏戒分大慧是名須陀洹戒取相大慧須陀洹斷三結煩惱離貪瞋癡

大慧白佛言「世尊世尊說眾多貪須陀洹離何等貪

佛告大慧「須陀洹遠離與諸女人和合不為現在樂種未來苦因遠離打摑嗚抱眄視大慧須陀洹不生如是貪心何以故以得三昧樂行故大慧須陀洹遠離如是等貪非離涅槃貪大慧何者斯陀含果相謂一往見色相現前生心非虛妄分別想見以善見禪修行相故一往來世間便斷苦盡入於涅槃是名斯陀含大慧何者阿那含相謂於過去現在未來色相中生有無心以見使虛妄分別心諸結不生不來故名阿那含大慧何者阿羅漢相謂不生分別思惟可思惟三昧解脫力通煩惱苦等分別心故名阿羅漢

大慧菩薩白佛言「世尊說三種阿羅漢此說何等羅漢名阿羅漢世尊為說得決定寂滅羅漢為發菩提願善根忘善根羅漢為化應化羅漢

佛告大慧「為說得決定寂滅聲聞羅漢非餘羅漢大慧餘羅漢者謂曾修行菩薩行者復有應化佛所化羅漢本願善根方便力故現諸佛土生大眾中莊嚴諸佛大會眾故大慧分別去來說種種事遠離證果能思惟所思惟可思惟故以見自心為見所見說得果相復次大慧若須陀洹生如是心此是三結我離三結者大慧是名見三法墮於身見彼若如是不離三結大慧是故須陀洹不生如是心復次大慧若欲遠離禪無量無色界者應當遠離自心見相遠離少相寂滅定三摩跋提相故大慧若不如是彼菩薩心見諸法以惟心故

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諸禪四無量
無色三摩提
少相寂滅定
一切心中無
逆流修無漏
及於一往來
往來及不還
羅漢心迷沒
思可思能思
遠離見真諦
惟是虛妄心
能知得解脫

「復次大慧有二種智何等為二一者觀察智二者虛妄分別取相住智大慧何者觀察智謂何等智觀察一切諸法體相離於四法無法可得是名觀察智大慧何者四法謂一不俱是名四法大慧若離四法一切法不可得大慧若欲觀察一切法者當依四法而觀諸法大慧妄想分別取相住智者所謂執著堅虛妄分別四大相故執著建立因譬喻相故建立非實法以為實大慧是名虛妄分別執著取相住持智大慧是名二種智相大慧諸菩薩摩訶薩畢竟知此二相進趣法無我相善知真實智地行相知已即得初地得百三昧依三昧力見百佛見百菩薩能知過去未來各百劫事照百佛世界照百佛世界已善知諸地上上智相以本願力故能奮迅示現種種神通於法雲地中依法雨授位證如來內究竟法身智慧地依十無量善根願轉為教化眾生種種應化自身示現種種光明以得自身修行證智三昧樂故

「復次大慧菩薩摩訶薩應善知四大及四塵相大慧云何菩薩善知四大及四塵相大慧菩薩摩訶薩應如是修行所言實者謂無四大處觀察四大本來不生如是觀已復作是念『言觀察者惟自心見虛妄覺知以見外塵無有實物惟是名字分別心見所謂三界離於四大及四塵相』見如是已離四種見見清淨法離我我所住於自相如實法中大慧住自相如實法中者謂住建立諸法無生自相法中大慧於四大中云何有四塵大慧謂妄想分別柔軟濕潤生內外水大大慧妄想分別煖增長力生內外火大大慧妄想分別輕轉動相生內外風大大慧妄想分別所有堅相生內外地大大慧妄想分別內外共虛空生內外想以執著虛妄內外邪見五陰聚落四大及四塵生故

佛告大慧「識能執著種種境界樂求異道取彼境界故大慧四大有四謂色大慧四大無因何以故謂地自體形相長短不生四大相故大慧依形相大小上下容貌而生諸法不離形相大小長短而有法故是故大慧外道虛妄分別四大及四塵非我法中如此分別

「復次大慧我為汝說五陰體相大慧何者五陰相謂色大慧四陰無色相謂受大慧色依四大生四大彼此不同相大慧無色相法同如虛空云何得成四種數相大慧譬如虛空離於數相而虛妄分別此是虛空大慧陰之數相離於諸相離有無相離於四相愚癡凡夫說諸數相非謂聖人大慧我說諸相如幻種種形相離一二相依假名說如夢鏡像不離所依大慧如聖人智修行分別見五陰虛妄大慧是名五陰無五陰體相大慧汝今應離如是虛妄分別之相離如是已為諸菩薩說離諸法相寂靜之法為遮外道諸見之相大慧說寂靜法得證清淨無我之相入遠行地入遠行地已得無量三昧自在如意生身故以得諸法如幻三昧故以得自在神通力修行進趣故隨一切眾生自在用如大地故大慧譬如大地一切眾生隨意而用大慧菩薩摩訶薩隨眾生用亦復如是

「復次大慧外道說有四種涅槃何等為四一者自體相涅槃二者種種相有無涅槃三者自覺體有無涅槃四者諸陰自相同相斷相續體涅槃大慧是名外道四種涅槃非我所說大慧我所說者見虛妄境界分別識滅名為涅槃

大慧白佛言「世尊世尊可不說八種識耶

佛告大慧「我說八種識

大慧言「若世尊說八種識者何故但言意識轉滅不言七識轉滅

佛告大慧「以依彼念觀有故轉識滅七識亦滅復次大慧意識執著取境界生生已種種熏習增長阿梨耶識共意識故離我我所相著虛妄空而生分別大慧彼二種識無差別相以依阿梨耶識因觀自心見境妄想執著生種種心猶如束竹迭共為因如大海波以自心見境界風吹而有生滅是故大慧意識轉滅七種識轉滅

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我不取涅槃
亦不捨作相
轉滅虛妄心
故言得涅槃
依彼因及念
意趣諸境界
識與心作因
為識之所依
如水流枯竭
波浪則不起
如是意識滅
種種識不生

「復次大慧我為汝說虛妄分別法體差別相汝及諸菩薩摩訶薩善分別知虛妄法體差別之相離分別所分別法善知自身內修行法遠離外道能取可取境界遠離種種虛妄分別因緣法體相遠離已不復分別虛妄之相大慧何者虛妄分別法體差別之相大慧虛妄分別自體差別相有十二種何等為十二一者言語分別二者可知分別三者相分別四者義分別五者實體分別六者因分別七者見分別八者建立分別九者生分別十者不生分別十一者和合分別十二者縛不縛分別大慧是名分別自體相差別法相大慧言語分別者謂樂著種種言語美妙音聲大慧是名言語分別大慧可知分別者謂作是思惟應有前法實事之相聖人修行知依彼法而生言語如是分別大慧是名可知分別大慧相分別者謂即彼可知境界中熱濕動堅種種相執以為實如空陽焰諸禽獸見生於水想大慧是名相分別大慧義分別者謂樂金銀等種種實境界大慧是名義分別大慧自體分別者謂專念有法自體形相此法如是如是不異非正見見分別大慧是名自體分別大慧因分別者謂何等何等因何等何等緣有無了別因相生了別相大慧是名因分別大慧見分別者謂有無一異俱不俱邪見外道執著分別大慧是名見分別大慧建立分別者謂取我我所相說虛妄法大慧是名建立分別大慧生分別者謂依眾緣有無法中生執著心大慧是名生分別大慧不生分別者謂一切法本來不生以本無故依因緣有而無因果大慧是名無生分別大慧和合分別者謂何等何等法和合如金縷共何等何等法和合如金縷和合大慧是名和合分別大慧縛不縛分別者謂縛因執著如所縛大慧如人方便結繩作結結已還解大慧是名縛不縛分別大慧是名虛妄分別法體差別之相以此虛妄分別法體差別之相一切凡夫執著有無故執著法相種種因緣是故大慧分別法體差別之相見種種法執著為實如依於幻見種種事凡夫分別知異於幻有如是法大慧我於種種法中不異幻說亦非不異何以故若幻異於種種法者不應因幻而生種種若幻即是種種法者不應異見此是幻此是種種而見差別是故我說不異非不異是故大慧汝及諸菩薩摩訶薩莫分別幻有實無實

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心依境界縛
知覺隨境生
於寂靜勝處
生平等智慧
妄想分別有
於緣法則無
取虛妄迷亂
不知他力生
種種緣生法
即是幻不實
彼有種種想
妄分別不成
彼想則是過
皆從心縛生
愚癡人無智
分別因緣法
此諸妄想體
即是緣起法
妄想有種種
眾緣中分別
世諦第一義
第三無因生
妄想說世諦
斷則聖境界
譬如修行者
一事見種種
彼法無種種
分別相如是
如目種種瞖
妄想見眾色
瞖無色非色
無智取法爾
如真金離垢
如水離泥濁
如虛空離雲
真法淨亦爾
無有妄想法
因緣法亦無
取有及謗無
分別觀者見
妄想若無實
因緣法若實
離因應生法
實法生實法
因虛妄名法
見諸因緣生
想名不相離
如是生虛妄
虛妄本無實
則度諸妄想
然後知清淨
是名第一義
妄想有十二
緣法有六種
內身證境界
彼無有差別
五法為真實
及三種亦爾
修行者行此
不離於真如
眾生及因緣
名分別彼法
彼諸妄想相
從彼因緣生
真實智善觀
無緣無妄想
第一義無物
云何智分別
若真實有法
遠離於有無
若離於有無
云何有二法
分別二法體
二種法體有
虛妄見種種
清淨聖境界
見妄想種種
因緣中分別
若異分別者
則墮於外道
妄想說妄想
因見和合生
離二種妄想
即是真實法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惟願為說自身內證聖智修行相及一乘法不由於他遊行一切諸佛國土通達佛法

佛告聖者大慧菩薩言「善哉善哉善哉大慧諦聽諦聽當為汝說

大慧言「善哉世尊唯然受教

佛告大慧「菩薩摩訶薩離阿含名字法諸論師所說分別法相在寂靜處獨坐思惟自內智慧觀察諸法不隨他教離種種見虛妄之相當勤修行入如來地上上證智大慧是名自身內證聖智修行之相大慧更有三界中修一乘相大慧何者一乘相大慧如實覺知一乘道故我說名一乘大慧何者如實覺知一乘道相謂不分別可取能取境界不生如是諸法相住以不分別一切諸法故大慧是名如實覺知一乘道相大慧如是覺知一乘道相一切外道聲聞辟支佛梵天等未曾得知惟除於我大慧故我說名一乘道相

大慧白佛言「世尊世尊何因說於三乘不說一乘

佛告大慧「聲聞緣覺不能自知證於涅槃是故我說惟一乘道大慧以一切聲聞辟支佛隨受佛教厭離世間自不能得解脫是故我說惟一乘道復次大慧一切聲聞辟支佛不離智障不離業煩惱習氣障故是故我說惟一乘道大慧聲聞辟支佛未證法無我未得離不可思議變易生是故我為諸聲聞故說一乘道大慧聲聞辟支佛若離一切諸過熏習得證法無我爾時離於諸過三昧無漏醉法覺已修行出世間無漏界中一切功德修行已得不可思議自在法身

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天乘及梵乘
聲聞緣覺乘
諸佛如來乘
我說此諸乘
以心有生滅
諸乘非究竟
若彼心滅盡
無乘及乘者
無有乘差別
我說為一乘
引導眾生故
分別說諸乘
解脫有三種
及二法無我
不離二種障
遠離真解脫
譬如海浮木
當隨波浪轉
諸聲聞亦然
相風所漂蕩
離諸隨煩惱
熏習煩惱縛
味著三昧樂
安住無漏界
無有究竟趣
亦復不退還
得諸三昧身
無量劫不覺
譬如惛醉人
酒消然後悟
得佛無上體
是我真法身

入楞伽經卷第四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