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我之宗教觀

〈上帝愛世人〉的再討論民國五二年撰

去年《海潮音》七八月號刊載了我的讀「經」心得——〈上帝愛世人〉在我的想法與「名佈道家兼作家」吳恩溥牧師的看法相近「對於基督教可能起一些漣漪都沒有」但出乎意外的遠在香港的吳恩溥牧師竟「在百忙中撰文護教」(題為〈斥印順和尚上帝愛世人篇的謬妄〉)《基督教研究》主編龔天民牧師竟說「對印順之文非予以痛擊不可」這使我感到非常的榮幸與興奮因為即使沒有別的漣漪而吳龔二大牧師確已被震得波浪洶湧了!所以不問吳文的價值如何看在香港遠來的那番盛意非得虛心的請教一番

一 上帝與人的主奴關係

奴隸終究是奴隸

吳恩溥牧師為了駁斥〈上帝愛世人〉的謬妄寫了一萬五千字的長文我拜讀了以後覺得廢話多了一點但我要緊扣主題:根本立場是主奴關係主要方法是盲目無知識分散無組織先來依次論究三項主題的正確性然後清除那大堆廢話送入「垃圾坑」去

最根本的主題是「上帝與人的主奴關係」吳牧師引用了我的話:「要信你們的主必須站穩奴隸(吳文誤作主奴)立場認清耶和華與自己的主奴關係」「高等的奴隸也不及貧窮的自由不過習慣於奴隸的思想生活如耶和華的忠實僕人們又當別論」「你們要站穩自己——奴隸的立場認清人與上帝的主奴關係這才能打開進入天國的大門」他認為:「印順嬉笑怒罵無所不用其極罵基督徒是奴才是高等奴隸習慣於奴隸生活」而龔天民也說我:「用了極惡毒刻薄的字眼把牧師信徒都罵成是奴隸」二位誤會了我那裡會罵人!我是老實人說老實話試想:奴隸就是奴隸說奴隸是奴隸能說是惡毒刻薄嬉笑怒罵嗎?

作為一位宗教師最好是冷靜些沈著些不能為了面子問題而叫囂起來我倒不妨問問二位:承認基督徒是主的奴隸嗎?如果說「是的」那怎麼說我惡毒怒罵呢?如說「不是的」那先請龔牧師檢讀你主編的《基督教研究》第一期(4647頁)林異雷牧師的研究:「僕人或使女原是奴隸的意思是當時社會的一種階級他們猶如動物在市場上被賣……奴隸所有之一切連他們的妻兒子也是主人的所有物他們不但沒有主權連自由意志也沒有……基督徒就是主的僕人基督徒不是屬於自己是主所有的先要認清這事」林牧師所說的奴隸與我所說的奴隸及先要「認清人與上帝的主奴關係」一模一樣難道林異雷牧師可以說牧師說的是真理印順和尚就說不得說了就是罵人!龔牧師!你倒說說看!

吳恩溥牧師用了「上帝的兒女原來是大群奴隸」的動人標題駁斥我說的:「你們要站穩自己——奴隸的立場認清人與上帝的主奴關係」他到底怎樣的駁斥呢?首先儘說些文不對題的話大罵印順和尚他自己發問:「上帝的兒女是奴隸嗎」?又自己解答:教會初期不少奴隸因「信了耶穌他們與上帝其他的兒女是平等的」次說羅馬及英美各國就因基督徒的反對而不准奴隸制的存在吳牧師說得太保留了應該說到美國的基督徒總統林肯為了反對基督徒的擁護奴隸制而引發南北戰爭不過我得提醒吳大牧師:我只說上帝與人是主奴關係人在上帝面前應該是奴隸我沒有說上帝與耶穌先生的信徒主張人類應有主奴關係應該維護奴隸制度基督徒反對人間的奴隸制度對於我說的主題——確認上帝與人為主奴關係有甚麼相干?難道就因此而駁斥了我的主題嗎?而且所說的奴隸們「信了耶穌與其他的上帝兒女是平等的」話也許不錯但並不能因此而否定上帝與人的主奴關係因為不是別的平等而是大家「平等」的「甘心」的去做主上帝的奴隸

現在中國人心目中的奴隸不能完全表達《新舊約》中的奴隸(僕人或使女)意義所以我在原文中說:「說到奴隸也有他自己的人格這種鬆弛了的東方式的奴隸不可以拿來解說一神教的奴隸……在中國在印度的佛教說到主奴關係即使有階級性義務也是對等相互的奴隸在中國的地位決與耶和華及耶穌先生所想像的不同這所以獨斷的唯物論者馬克斯也不能不承認亞細亞的生產樣式」我的意思是:古代社會奴隸制是到處存在的西方式的奴隸雖如林異雷牧師所說的那樣而中國及印度佛教說到的奴隸卻多少不同主奴間有相互應盡的義務奴隸有他的自由的意志奴隸為家庭中的低級成員所以東西方的制度在社會上經濟上影響到政治上都並不相同我附帶的說一點給吳恩溥牧師長些見識:佛教的「四姓出家同姓為釋」《法華經科註》卷1:「四河入海同一鹹味四姓出家皆名為釋」(CBETA, X31, no. 607, p. 174, a16-17 // Z 1:49, p. 48, a13-14 // R49, p. 95, a13-14)是徹底否定了婆羅門宗教的階級性在律制中僧團根本不許有奴隸佛與信徒是師生關係所以稱釋迦佛為「本師」自稱為「弟子」而不是自稱為僕人或使女對當時的一般社會主張主奴應有相互的義務而主奴是以行為及經濟而演變這樣鬆弛了主奴的限制銷融了階級的尖銳對立這在中國由於道德意識的增高有的認為奴隸制不合理政府也制法來廢除他奴隸早已是家庭中的一員大家都是人而不像西方主奴階級的尖銳對立把奴隸看成純經濟性的物品所以在和平演進中中國的奴隸制消失了而不像西方那樣的要大力反對即使基督教的國家也非發動戰爭來達成不可解放黑奴這麼久了黑白合校等還要基督徒來操心!

我為了說明「希伯來的一神教連耶穌先生的福音在內正是淵源於奴隸社會現實世間的主奴關係被反映而鑄成宗教意識」就是上帝與人的主奴關係但這是西方式的奴隸而不是「鬆弛了的東方式的奴隸」所以在《上帝愛世人》中說了那一段並不想討論東西方的奴隸制度可是吳恩溥牧師也許是故意弄錯了對中國與佛教大發妙論不但文不對題而且是血口噴人他竟然根據我這一段文字推論出:「印順對於印度對於中國的奴隸制度卻十分欣賞」「佛教國家的奴隸是平等的民主的自由的」「佛教一點不反對奴隸制度」這樣的纏夾廿三信口雌黃真使我不敢相信這是大牧師而且是「名佈道家兼作家」大牧師!不是口頭爽快就得了!試問你這樣的推論了挖苦了對於人在上帝前應有奴隸的立場——我的中心論題有甚麼關係?憑這樣的惡意推論一番就能否定了人與上帝的主奴關係嗎?

甘心作上帝的奴僕

吳恩溥牧師知道廢話無用根本沒有討論到主題這才又以三點來駁斥我主要的理由是:「基督徒甘心作上帝的奴僕」「基督徒做為上帝的奴僕是甘心的不是被迫的」妙論!妙論!說來說去奴隸還是奴隸卻加上了「甘心」的美麗字樣意思說:這是志願奴隸是有自由意志選擇的奴隸這樣的奴隸也許是光榮得多!但我得提醒大牧師:我只說在上帝面前要站穩奴隸立場才能蒙上帝的喜悅我幾時說過上帝強迫你做奴隸?而且甘心的奴隸難道與上帝就不是主奴關係嗎?

看看他的三點意思吧!一他提出連串的反問想否定基督徒的奴隸身分先問:「試想上帝的兒女如何給上帝做奴隸」?據我的讀「經」心得真正的上帝兒子也許不止耶穌一人但決輪不到你們憑什麼資格說人是上帝的兒女呢!在這點上天主教說得好是「契子」這是主人對於忠實奴隸所給予的特別恩寵如李克用他們收認了大批養子又如有些國君以國姓來賜予忠貞有功的大臣其實並不因此而真的成了金枝玉葉這一類兒女也就是奴隸兒女與奴隸並不一定不同從這一反問看來吳恩溥連自己的身分都不明白這樣的佈道家對耶和華與耶穌先生來說真是危險極了!他又問:「上帝如何役使這麼多的奴隸」?這問得太可笑!上帝是萬能只要上帝願意甚麼都能做難道就不能役使這麼多的奴隸嗎?他又問:「役使這麼多奴隸去榨取些甚麼」?這可見他不知奴隸的用處多得很呢根本不知道奴隸的主要屬性上帝是主宰(一切自由一切由我支配)意識的神化——「唯一絕對的主宰意欲」所以一切要服從上帝接受上帝意思的安排一切依上帝的意思而行才合乎上帝的意思本著這樣的主宰意識所要求於人的便是吳牧師所說的「順從」「聽命」也就是林異雷牧師說的「基督徒不是屬於自己是主所有的」一切不屬於自己一切為了主服從主我所說的奴隸奴隸意識就是這樣至於「從他們身上榨取利益」那只是著重經濟的部分奴隸而已這連串的發問說了等於不說那裡能否定上帝兒女的奴隸身分?

他說:「聖經提到人和上帝的關係有主僕等……這不過照著人所能明白的能領悟的教導人怎樣與上帝來往及怎樣事奉上帝而已」真希奇!吳恩溥讀了我的〈上帝愛世人〉卻不知我所說的主奴關係正是要人養成一切屬於主服從主的奴隸意識站穩事奉上帝的奴隸立場難道我說上帝與人的主奴關係會說上帝把人當動物一樣去出賣嗎?

到這裡吳恩溥牧師的奴隸意識奴隸妙論才毫不隱飾的吐露出來他說:「極其希奇的主僕之稱是出於聖徒所自稱……上帝是創造主是宇宙的主宰人算得甚麼?……人能夠在上帝面前作為上帝的奴隸難道委曲你們的身分嗎」?這等於說人與上帝拉得上主奴關係做上帝的奴隸是非常神聖的光榮的!這樣印順「心眼黑闇輕重倒置」偏說「做上帝的奴隸不可以」豈非是該罵與非痛擊不可!其實我不願做上帝的奴隸是真的但沒有干涉別人做奴隸的自由不願做上帝的奴隸是我的自由正如做上帝的奴隸是吳恩溥的志願一樣!現在甚麼時代!竟敢因我不願做上帝的奴隸而惡罵起來好大膽的牧師!

關於志願作上帝的奴隸容我提一點意見來貢獻吳牧師上帝與人的主奴關係早就確定只是耶和華的信徒才有此自覺罷了!如亞伯拉罕接待耶和華時(創十八3摩西懇辭作耶和華的代表時(出10都明白的有過主僕的稱呼從〈創世記〉來說上帝創造了一切又造了人要他們「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飛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創28在上帝的宇宙裡人的意義就被這樣的規定了如主人有田園礦場橡樹園等就要有奴隸來經營管理一樣所以人在上帝的宇宙裡是不容規避的法定奴隸上帝與人是鐵定的主奴關係可是奴隸不聽上帝的吩咐(不守奴隸本分)吃了禁果這真是該死!於是人就失去了地上的樂園從來耶和華上帝的信徒就是意識到自己不守奴隸本分的罪惡這才確認上帝(耶穌先生)為主確認自己的奴隸身分這才將來有被安置到天國的希望人在上帝面前是當然的奴隸基督徒認清了自己的身分甘心樂意的做奴隸這才恢復了上帝與人的主奴關係打開了人與上帝的往來之道所以我在〈上帝愛世人〉裡認為應培養奴隸意識站穩奴隸立場認清上帝與人的主奴關係甘心樂意作上帝的奴隸只是確認自己的奴隸身分認清奴隸的應盡責任而並非新接受一項偉大而神聖的任務如將志願奴隸看得太神聖了在主人眼中怕是一位狂妄不安分的惡奴呢!

他揭示了「基督徒甘心作上帝的奴僕」「是甘心的不是被迫的」「與印順所謂的養成奴性有如霄與壤絕無相同處」關於作上帝的奴隸有偉大的意義說不完的好處這是要做了上帝的奴隸才能經驗出來我不願作上帝的奴隸所以無法信認也無權否認不過多少可以推想出來世間的主人有了廣大田園壯美房屋一望無際的橡樹園如奴隸肯承認奴隸身分參與主人的經營發展工作(這叫「同工」)那就可以吃主人的飯穿主人的衣欣賞主人的田園樓閣如絕對服從聽命勤勞在主人眼前蒙恩派作奴工的管理者賞賜許多好處那就更好了!如真能擠到主人面前站在旁邊那是最高等的奴隸會覺得無比光榮我想上帝創造了大地動植物當然也需要奴隸來治理與管理他的創造人類應有他的一番經營計劃所以志願作上帝的奴隸與上帝同工總是有好處的不會錯的這都可以從世間的主奴關係推想出來問題就是那些不願意做奴隸的人不承認主奴關係這才使上帝這個世界的經營目標(樂園天國地上天國)雖然不斷修改還是一直失敗到現在而無法完成!

在過去的奴隸社會奴隸大都是安分而樂意的接受奴隸身分與工作如奴隸們覺得「被迫的」那奴隸背叛的時機也快到了所以「甘心」二字並不足以顯出奴隸的特別偉大就以《舊約》來說甘心作奴隸的也有的是:「倘或奴僕明說:我愛我的主人和我的妻子兒女不願意自由出去……他就永遠服事主人」(出廿一5—6自由選擇的志願奴隸有甚麼希罕!

甘心作上帝的奴隸與我所說的養成奴性真的有天壤之別嗎?其實我說的「養成奴隸意識習以成性」就是培養到承認奴隸身分確守奴隸本分自覺得奴隸的合乎真理「不自慚愧」而已一切屬於主一切為了主絕對接受主人的意思與工作而樂意去作的奴性與吳恩溥的志願奴隸有甚麼不同?至於命令你去攻擊外人命令你殺盡某一部族或者要你把別人的財物奪來或者要你生孩子要你獻出所得的十分之一(這也可說是榨取利益了)要你宣揚主人的恩德要你去經營某一地區要你……那是奴隸所擔任的不同工作與奴隸意識及奴性無關吳恩溥牧師似乎讀「經」不多這才將志願奴隸的工作局限於「與上帝同工共同建立人間天國」那知上帝面前的奴隸工作如上面所說的不一定如此的響亮堂皇!例如摩西當時的自稱僕人反而是不願接受上帝給予的任務呢!上帝與人的主奴關係是一樣的而奴隸的任務是形形色色這些大牧師要好好的查「經」才得!

我的三點感想

我的第一主題也就是最根本的論題——人在上帝面前的奴隸立場絕對正確無可懷疑論辯可告一段落但我因此而引起的複雜情感想寫出來作為這一主題的結論

第一我非常驚訝:我雖不願意做上帝的奴隸覺得中國人不大能接受這種主奴關係的宗教但我沒有反對任何志願的奴隸我反而認為:必須養成奴隸意識站穩奴隸立場認清上帝與人的主奴關係才能信得及上帝愛世人才能承受上帝的恩惠也就是指出了一個基督徒應有的根本信念我是老實說話決無罵人的意思自覺得即使站在我敬愛的耶穌先生面前也毫無歉疚然而竟引起部分基督徒的那樣衝動認為「非予以痛擊不可」吳恩溥牧師真的把我罵慘了這不能不使我驚訝驚訝得難以相信我不能不細讀龔牧師主編的《基督教研究》不能不精讀吳牧師的大作然而結果是使我的驚訝更大因為在《基督教研究》中發現林異雷牧師的「基督徒是主的僕人」與我一樣的明白指出僕人就是奴隸的意思而吳牧師在罵夠了以後也明白揭示:「基督徒甘心作上帝的奴僕」(其實用「奴隸」二字更好隸是隸屬能表顯出一切屬於主的深意)我說是奴隸你也說是奴隸你說志願的奴隸我沒有說是強迫的奴隸讀的《聖經》是一樣「基督徒是上帝的奴隸」的結論也一樣然而印順和尚竟有勞二大牧師的痛罵痛擊實在希奇幾乎使我驚訝得頭腦都昏了!

第二我非常感激:官話和合本的「新舊約全書別來已卅多年了」那時的讀「經」心得早已印象模糊那裡敢自信為正確只不過「覺得有些心得也著實可以作熱心的神教徒的參考」而已所以我發表了那篇〈上帝愛世人〉一直在希望神學家能給我指正以免萬一的錯誤現在二大牧師的痛罵中使我對於耶和華的根本認識——主奴體系的宗教得到了充分的證明因為基督徒是主的僕人而僕人或使女就是奴隸的意思二大牧師站在基督徒的立場充分證實我的論題加強了我的自信我是怎樣的歡喜應怎樣的感激!

第三我非常抱歉:我說是奴隸你們也說是奴隸是奴僕證明了我的主題是千真萬確那為甚麼要那樣的憤慨那樣的痛罵痛擊呢!這是我不能不反省不能不深思的問題起初老是想不通後來在吳大牧師的大作發現了「在廿世紀的六十年代的今天奴隸已為法律所不容」的警句而使我恍然大悟覺察到自己的嚴重錯誤事實儘管是事實基督徒儘管是道地的上帝奴隸而且是「不自慚愧」引以為榮但今天已是二十世紀的六十年代了奴隸已是法律所不容極其醜惡難堪的名稱所以無論是怎樣的就事論事千真萬確但以和尚身分公然宣說基督徒是上帝的奴隸(如基督徒自己研究好事不出門還無傷大雅)無疑會被人誤會大大刺傷了特別是立場不穩身分不明的準基督徒公然傷人尊嚴也就難怪要惹人的痛恨痛罵痛擊了這一道理越想越對也就越想越覺得自己的錯誤我因而記起了從前老師要我們「慎言免辱」的故事老師說:一位口沒遮攔的青年走向十字街頭見到從前見過的一個土匪青年公然指證:「他是盜匪」!拍的一聲一個沈重的耳光打在青年的臉上接著那人指著青年的鼻子說:「你才是土匪」!揎拳捋袖聲勢洶洶!末了恨恨的告訴青年:「我是劫富濟貧替天行道的俠盜與別的盜匪不同你知道嗎」?然後大踏步走了本來說他是盜匪並沒說他劫貧欺弱但盜匪二字早為法律所不容有識人士所不齒公然指證怎能免於耳光呢!「出言不慎自取其辱」不能記取老夫子的訓誨現在被罵得慘兮兮記得也已遲了我還敢怪人嗎?

我有了這樣的自覺覺得自己錯誤很大所以願以懺悔的誠意向二大牧師及讀過〈上帝愛世人〉的基督徒表示十二萬分的歉意!請恕我只知報告讀「經」心得從前甚麼就老實說甚麼而沒有認清時代!我決意從善如流接受吳大牧師的寶貴意見以後寫作一律將「奴隸」字樣改為「奴僕」或者加上「甘心」二字以表尊敬如「應站穩奴僕立場」「養成奴僕意識」「應認清上帝與人的主奴關係」(這本沒有隸字所以恕我不加僕字)基督徒是上帝的「甘心奴僕」等我相信二大牧師深受耶穌先生博愛的感召一向「愛你的仇敵」一定是罵過就算不再懷恨在心!希望以後能就事論事「探討真理」不再東拉西扯一片罵聲我懇切的希望二大牧師能接受我的歉意!

二 上帝所喜悅的人——盲目無知識

到底是誰錯了

「上帝與人(基督徒在內)為主奴關係是讀通聖經的總線索」——這是我論〈上帝愛世人〉的主題經過上面的討論如不是為了「二十世紀的六十年代奴隸已為法律所不容」吳恩溥牧師一定會像聖徒那樣勇敢地承認「而不自慚愧」不會吞吞吐吐說甚麼「基督徒甘心作上帝的奴僕」而進行「奴隸」與「奴僕」的一字之爭!這一主題既經確定那對於上帝所喜悅的人:盲目無知識分散無組織也就會覺得理所當然不用爭論!只是吳牧師輕重倒置將主題放在末後這才又罵又說的大肆批評這一來我又不得不多說幾句了!

上帝所喜悅的是盲目無知識的人對於這我是引述伊甸園神話來說明的吳恩溥批評我「這二點印順都搞錯了」他自以為:「吃禁果這一段主題不是記述人類文明發展史牠的中心乃是記載人類靈性生活怎樣開始敗壞」其實我也沒有說這是記述人類文明發展史這是古老的神話我不過在這神話中起初是「赤身露體並不羞恥」(創25以後是「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為自己編作裙子」(創7再「用皮子作衣服」(創21看出人類文明發展的痕跡而已至於說這是人類靈性生活的開始敗壞但也知道靈性的敗壞在那裡嗎?上帝說不准吃而人卻偏要吃吃看這就是靈性敗壞意味那主奴關係的開始破壞盲目生涯的開始改變不守「奴僕」本分在主上帝看來是不能容恕的罪惡

吳恩溥牧師怎樣說明人類靈性生活的敗壞呢?他說:「亞當夏娃赤身露體一點不覺得羞恥這說明了人類在沒有犯罪以前天真無邪……男女之私有如飲食光明正大毫無可恥之處等到人犯了罪罪進入了人心這時就起了變化」這倒是道地的古老神學!知道赤身露體而有羞恥心希伯來的宗教是看作罪入人心靈性生活敗壞的但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片面解說問題是不知羞恥並不如幻想者設想的完美有羞恥也並不太壞羞恥心不僅是罪的自覺也是道德意識的自覺人類到了知善惡知羞恥階段才開始進入人文道德的真正的人的世界與畜生有別所以心中有罪的感覺是不理想的但因此而知善惡正是向上向善的勝德也就因此有羞恥心(或稱良心等)比那無知識的嬰兒初民瘋漢畜生——不知善惡沒有慚愧的總是好得多!佛教以慚愧心為人與畜生的分別儒家以羞惡之心為良心的一端這與希伯來神教的片面解說專以羞恥為罪入人心是並不相同的

吳恩溥說我都搞錯了但到底是誰搞錯了我們還是來研究研究再說吧!伊甸園有各樣的樹「又有生命樹和分別善惡的樹」(創9上帝說:甚麼都「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創16—17到底為甚麼不可吃?主上帝的意思那一樣東西吃不得就不准吃吃了就該死該死就是該死「奴僕」根本沒有過問的資格站在主上帝的立場說話就是法律就是真理根本用不著我們來研究研究為甚麼簡直是對上帝的侮辱侵害主上帝的絕對自由無上尊嚴但站在人類自己的立場主上帝為甚麼不准吃就有研究的餘地研究起來這一神話的主題不只是不守「奴僕」本分(被稱為靈性敗壞)還有人類的眼目從此明亮能分別善惡的意義人類的眼目明亮與分別善惡也是主上帝所不願意的所以我論斷為:主上帝所喜悅的是盲目無知這不是我的惡意誹毀而是忠實地根據《聖經》的明文:

「蛇說:上帝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惡」(創5

「亞當夏娃吃了以後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纔知道自己是赤身露體」(創7

「上帝說:那人已經與我們相似能知道善惡」(創22

眼睛明亮與上帝相似能知道善惡豈不明顯的因為吃了分別善惡樹果嗎?在沒有吃以前豈非是有眼睛的瞎子不能與上帝那樣有知道善惡的智慧嗎?我說伊甸園時代是盲目無知的時代到底錯在那裡?

老實說吳恩溥才根本搞錯了!他只記著甚麼靈性敗壞而對上面的煌煌「經」訓竟視而不見反以為:「人類的知識並不由於吃禁果而來……分別善惡的智力是否由於吃禁果而來呢?同樣不是人所以異於禽獸其中之一因為人有良心此心與生俱來此心使人別善惡明是非」這是甚麼話?這是公然違反《聖經》的異端邪說(站在主上帝的立場應該這樣說)!這不但與蛇說不合也與上帝的話(創22)相違背吳大牧師!你平日讀經佈道到底在搞些甚麼?牧師熱心維護神權而公然違反上帝的話總不免太過離奇!我想吳恩溥一定是研究有素心裡明白根本不會搞錯只是生在二十世紀的六十年代擔當不了「盲目無知」四字所以故意曲解不僅維護神教也維護了自己的尊嚴正如聽不慣「奴隸」二字而只承認「奴僕」一樣也許雖然信受西方的神教到底還是中國人出身為了維護尊嚴也就顧不得上帝將儒家的良心說冒充希伯來的神學而不覺得喪失了自己的神聖立場但是希伯來的神學並不能因吳恩溥的搞錯了而改變也不能就此而歪曲了上帝的意思吳大牧師!對於印順和尚痛恨也得痛罵也得為了維護神教的尊嚴而歪曲上帝的意思是十二萬分的要不得!

盲目我曾稱之為有眼睛的瞎子這並非甚麼都看不見而只是心眼未明見了等於不見如看到赤身露體卻不知道赤身露體有問題無知識也不是甚麼都不知在我所信解的教學甚麼動物都是有知的只是知的程度問題何況是人?我說「伊甸園式的初民不識不知」不是一無所知而只是如二三歲的孩子會笑會說會跳爸爸媽媽阿貓阿狗都會叫就是赤身露體還不知道有問題從盲目到眼睛明亮從無知到有分別善惡的智慧在伊甸園神話中說是由於不聽主上帝的吩咐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我所以解說為:這「意味著人類的自覺(由於眼目明亮覺得自己赤身露體)自由的思考」(不服從耶和華的禁令)「是人類意識到自己是人覺得人性的尊嚴……分別善惡的智力慚愧的道德意識」這是到了知羞恥知善惡人與畜生顯然不同的時代然而這是耶和華上帝所不願意的雖然分別善惡的智慧與上帝一樣並非壞事但這只能是上帝所專有而不許「奴僕」所共有那麼上帝所喜悅的人不是盲目無知識嗎?

不成理由的理由

吳恩溥居然找到兩節《聖經》來支持他自己的意見——人類一向就有別善惡明是非的良心以證明印順和尚都搞錯了!說起來倒是很有趣的第一他引述〈創世記〉(創20在吃禁果以前「那人(亞當)便給一切牲畜和空中飛鳥野地走獸都起了名」吳牧師認為「這是一項艱巨的工作」「豈是不識不知的人所能做到」!吳牧師太天真了!這些古老神話我不是看作史實(基督徒非承認這些經文的真實性不可)而是在這些天真幼稚幻想的神話中體會出希伯來的宗教意識及偶爾發見一些人類進展的痕跡而已所以亞當先生為一切動物取名的神話我真不知要怎樣向吳牧師解說先從主上帝的立場來說吧!亞當先生為一切動物取名那時還沒有太太這是上帝創造的第六日(創20那一天亞當先生還要睡一覺讓上帝從他的身上取下肋骨來製造女人就算整天十二小時工作吧也不過七百二十分鐘假定每分鐘為鳥獸取二十個名字也只得一萬四千四百個吳牧師!你知道嗎?狡猾的蛇——眼鏡蛇響尾蛇蟒蛇錦蛇……全世界有二千五百多種呢!所以就是讓上帝取名由亞當先生一一宣讀我看也萬萬來不及而現在竟由亞當先生來擔當取名的工作這不只是一項艱巨的工作而可說是上帝的傑作(可惜不是上帝的工作)!還有亞當先生只是為地上的畜牲野獸空中的飛鳥取名竟忘記了水裡的魚鱉(注意!注意!當上帝的憤怒臨到地上毀滅一切活物時對水裡的魚也特別聖恩浩蕩沒有毀滅這是《聖經》的奧妙之一讓我告訴吳牧師不妨研究研究)也許時間來不及地上的昆蟲也漏了亞當先生留下的這些未完成的艱巨工作是誰繼續完成呀!如從人類自己的立場來說那問題更多了!上帝造亞當先生到現在據《聖經》算來還不到六千年而六千年以前我們這個世界早有了人類有了文明吳牧師也該知道吧!都是等亞當先生來取名嗎?還有將開化未開化的人類雖然盲目無知連覆蔽前後的那片葉子也沒有但對於太陽月亮習見的動植物也會有幾個名字主上帝的「奴僕」們!不要把取名工作看得太偉大了!以我們——人類的了解聽見了鵲叫貓叫這一類鳥獸蟲鳴的聲音會摹擬他的聲音而給他一個名字(我沒有說一切也沒有說到處同一名字)自然地成為某一地區所共許至於由人類老祖宗將一切名字取好那是古代天真幼稚的想法吳牧師竟引證為人心本有明善惡別是非的能力那除了公然違反《聖經》而外真不知現在是甚麼時代了!

第二證據更妙了!那是一個人與畜生談話的故事——神話如《聖經》說:「女人(夏娃)對蛇說: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可以吃唯有園當中那棵樹上的果子上帝曾說:你們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創2—3吳牧師以為:「夏娃明明曉得吃禁果是一件違命的事也就是說:在這件事上夏娃清清楚楚明白甚麼是是甚麼是非」就這樣證明印順又搞錯了但這是是非觀念嗎?這是習慣於伊甸園生活不敢違反傳統的主奴關係也許在上帝看來覺得不錯但真正的是非觀念明白起來怕會根本不接受「奴僕」的命運再來想起那不敢違反神權試問是在那裡?不服從又非在那裡?從前蒙古大軍西征震懾了歐亞的人心就有這麼一個故事:一位蒙古軍人見到幾位被征服的土著喝令站住可是摸摸腰間卻忘記了帶上佩刀於是吩咐不准動等回去拿刀來蒙古軍人拿了刀回來土著們正呆若木雞在等待接受死亡的命運從這故事中看出震懾於權威(如神靈顯赫的神權)而不敢違反並不表示明是非別善惡而只是渾身顫慄失去理性不會思考我覺得習慣於伊甸園的盲目生活而不敢違反並不是懂得是非這才能與吃了禁果才眼目明亮能分別善惡的意義相適合從整個神話來說起初是對於習慣的主奴關係盲目服從而不知違反但由於自由意志的激發終於進入了心眼開明連上帝也得承認:「那人已經與我們相似能知道善惡」雖然神權的統治意識要咒詛他可是人類卻從此而拉開了文明的序幕我們應該感謝亞當先生夏娃小姐在盲目的摸索中進向光明!否則忠於上帝的吩咐我們到現在還不知道褲子是甚麼東西呢!

對於這一論題的辨詰還有兩點:一吳恩溥說我「把分別善惡的智慧說成一切知識的根本智慧的根源」好好地挖苦我一下其實知羞恥知善惡我是作為人類意識到自己是人而進向人類文明的里程碑看的在人類由蒙昧而向開明的過程中知識的開展與道德意識的開展有著相對應的一定關係眼目明亮只能知赤身露體的可恥嗎?智慧只是局限於分別善惡嗎?盲目無知不也代表知識的蒙昧?對於這吳牧師竟「百思而不解」那也真該「自慚淺薄」了!

吳恩溥牧師引據《聖經》以明「基督徒對於知識是十分注重的」這是批評嗎?還是維護自己的尊嚴呢?不管怎樣對我的〈上帝愛世人〉總要全篇讀過才得!我在〈上帝愛世人〉中說到:「起初耶和華是不許人類有自由思考的」這就是禁食分別善惡樹果也就是主上帝對人類的根本要求——盲目無知但是「人卻竟然不聽吩咐吃了禁果而能分別善惡了……人類的知識到底成為信仰耶和華的嚴重威脅這樣忠於耶和華的僕人們從耶和華得來新的啟示而向人類勸告」這就是主上帝適應「奴僕」背叛的新形勢而提出維護神權的新方法方法有二:「一利用人類知識的不充分……使你意識到自己知識的不充分而不得不俯服於神的足下」「二要人類將智慧安放於信仰的基石上……就是說理智應服從信仰人類的知識應服從古老的神話」對於這我不也引證《聖經》如吳牧師那樣嗎?這是說你們去知識吧(不再禁止也禁止不了)!只是信順第一服從第一我對「盲目無知」有著這麼多的敘說吳牧師老是熟視無睹!就算「基督徒十分重視知識」就能證明上帝所喜悅的不再是盲目無知了嗎?

三 上帝所喜悅的人——分散無組織

上帝干涉人類集合的真正理由

人類甘心作上帝的「奴僕」是上帝所喜悅的但從人類眼目明亮以來主奴關係就大大動搖這唯有人類分散無組織才能「接受耶和華上帝的領導」對於這從巴別的變亂口音到摩西時代撒母耳時代一直到耶穌先生的時代我舉出一連串的《聖經》來證明這一論題比之論「盲目無知識」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可是吳恩溥一開口就說:「十分可惜地印順沒有法子從聖經裡面找到證據像他在前面所找到的琳琅滿目」!說「印順只找到兩處聖經巴別塔的故事和家人分爭的警告」這真是不負責任的說話!對我的引證敘述老是「充耳不聞」「視而不見」應用伊甸園的作略我與這位大牧師進行論辯真有說不出的悲哀!

巴別塔的故事見於〈創世記〉十一章上帝下來干涉結果是人類的口音變亂了人類分散了巴別城與塔也停工了這是神話故事記載分明而現在要引起討論的是上帝為甚麼要干涉人類分散人類?吳恩溥解說為:「巴別人麕集在一起他們滿於目前小就圍繞著高塔過生活他們違反上帝的旨意上帝把他們分散東西南北任由發展這正如一個有遠見的父母鼓勵年輕一代的四海為家」說是說得很漂亮但我要勸吳恩溥牧師切莫以上帝的代表自居自作主張!上帝為甚麼要干涉人類造塔還是聽聽主上帝自己的話吧!

「耶和華說:看哪!他們成為一樣的人民都是一樣的語言如今既作起這(造塔等)事來以後他們所要作的事就沒有不成就了」——這是主上帝干涉人類的理由

「我們下去在那裡變亂他們的口音使他們的言語彼此不通」——這是上帝的干涉辦法

「於是耶和華使人分散在全地上他們就停止不造那城了」——這是上帝干涉的結果

主上帝見到一樣的人民一樣的語言見到建城建塔而擔心他們以後甚麼都能做(並非擔心他們滿於目前小就將來甚麼都不會做)這才是上帝干涉人類的真正理由在這神話中那一句那一字與吳恩溥的解說相合?吳恩溥不但捏造神意而且還製造民意說甚麼「不必神父牧師神學家每一個存心尋求真理的基督徒都讀得懂他的意思」其實連他自己都莫名其妙!好在吳恩溥不足以代表基督教否則希伯來的宗教傳統早就完了!三十多年前在我「讀經」的時候我所理解到的是:亞當與夏娃想有上帝一樣的智慧示拿地的人民建塔建城為要傳播人類自己的名這犯了驕傲與僭妄所以受到上帝的咒詛干涉分散驕傲與僭妄換句話說就是不守「奴僕」本分而有不重視上帝與上帝爭光榮的傾向這就難怪上帝的咒詛與破壞了!上帝與人類的主奴關係在上帝來說是絕對不容破壞的所以分別善惡的智慧只可上帝專有而不許「奴僕」共有:這就是禁食分別善惡樹果的真正理由人的眼睛亮了一天天進步進步到要建城建塔把上帝丟開而專想傳揚人類自己的榮名在上帝們看來這種情勢必須設法阻礙不容繼續發展否則人類以後還有甚麼不能做呢?這將嚴重威脅主奴關係的穩定這才是上帝變亂口音的真正理由所以如人類忠於上帝一直過著伊甸園盲目生活主上帝也就不必使人分散無組織但人類眼目明亮天天進步專求人類自己的光榮(「為要傳揚我們的名」)這唯有使人類分散無組織才能穩定建立在主奴關係上的神權統治

上帝不願人類有國家組織

對於這一論題我在〈上帝愛世人〉中敘述得非常明白不必多說唯對上帝不願見人類有國家組織想再補充幾句以色列人要求祭師撒母耳「為我們立一個王治理我們如列國一樣」(撒上5上帝認為:這:「是厭棄我(上帝)不要我作他們的王」(撒上7這是甚麼?人類要有政權上帝要有神權換言之這是神權與政權的矛盾歷史告訴我們:祭師時代是神權依神意而決定一切有了國王國家那是人類自己的政權雖還可以保留一點神權如國王登基由祭師加冕等但人類的實際政治已不容神意任意過問歐洲中古時代教權橫越引起教皇與國家的權力鬥爭但教皇終於失敗而不得不承認政教分離所以有了國家政權為謀求人類自己的光榮而組合「從人本的文化來說這是可喜的進步但從耶和華的神權統治神人間的主奴關係來說那等於叛逆不要耶和華作他們的王了」上帝是希望通過祭師而永久直接領導人民的人類接受上帝作他們的王用現代的動聽的話來說是「人類直接向上帝負責」吳恩溥遠在香港可能不知龔天民應該是耳熟能詳幾年前臺灣有幾位大學生不知是那一教會的教友拒絕向中華民國的國旗致敬理由是「他們直接向上帝負責」這是真能懂得希伯來宗教的!我雖不信耶和華上帝但不能不對這幾位教友的高明表示敬意他們才是上帝的忠實「奴僕」!能體諒上帝的慈愛知道人類不應該為了人類自己的光榮而互相結合(巴別建塔就是違反上帝這一旨意而遭上帝的嫉忌)應該個別的直接接受主上帝的領導這才能歸榮耀於上帝上帝所喜悅的是人類分散無組織這裡面有大篇道理呢!吳牧師!

家庭鬥爭的宗教傳統

耶穌先生說:「你們不要想我來是叫地上太平我來乃是叫地上動刀兵」他的父子婆媳分爭的聖訓我認為合於上帝愛世人——分散無組織的原則吳恩溥牧師罵我「曲解」「誣衊」他以為「聖經論及建立一個幸福的美滿的家庭何止百數千次!印順卻充耳不聞視而不見但耶穌在另外一處講及信徒怎樣為真理奮鬥為真理犧牲甚至不惜拋棄父母家庭他就曲解為耶穌鬥爭家庭拆毀家庭」其實我說的一點都不敢曲解而只是道理深了一點《聖經》講到建立幸福的美滿家庭就是千萬次也不能證明耶穌先生不準備動刀兵不提倡家庭分爭因為建立美滿的幸福家庭是一回事促使家庭分爭又是一回事我們知道希伯來的宗教傳統是不容異己者存在無論是《舊約》時代《新約》時代一直到羅馬以基督教為國教的時代凡信仰上帝(還有耶穌先生)的非嫉視另一宗教認為異端邪說加以徹底摧毀不可吳恩溥牧師應該熟悉古代希伯來宗教與基督教會歷史吧!耶穌先生以成全主上帝的律法自命使耶和華的面目一新而宣揚「天國到了」的耶穌福音不要說發揚到全世界對於異教徒就是在猶太對於希伯來舊傳的宗教(猶太教)也非指責他改變他不可要推動這樣的天國福音(主奴關係的新王國)每一耶穌先生的忠實「奴僕」在固有上帝信仰的家庭裡根本不信耶和華的家庭裡本著不容異己者存在的真理感自非進行家庭(擴大了是社會國家)分爭不斷的分爭以達到真理的勝利清一色的基督教家庭(基督教國家)不可這就是建立美滿的幸福的家庭了!分散鬥爭是方法目的是集結在主上帝——耶穌先生的名下我在原文中不是明白的說到:「如明白耶和華上帝的主宰人類是從人的分散對立中而完成統治就容易明白耶穌先生這一平常的道理」

吳牧師提到「為真理奮鬥為真理犧牲」也曾知道甚麼是真理嗎?讓我來說一點作吳牧師的參考人——並不完善煩惱重重的人都以自己那一套為真理宗教也好政治也好自己就好像是真理的代表你以為是真理我也自以為是真理矛盾衝突在這並不完善的人間原是不能完全避免的事所以人生智慧高深些知道宗教哲學與政治等即使非常完善而流行於人間的只能是相對而非絕對這樣會主張「道並行而不相悖」「方便有多門歸元無二路」最高的理想「惟不嗜殺人者能一之」而不說從刀兵中得之如果說奮鬥那就如甘地先生的「非暴力抵抗」孫中山先生的「和平奮鬥救中國」這就是東方的精神反極權反暴力的和平文化可是西方特別是希伯來宗教傳來的一貫之道確信自己為真理而視異己者為邪魔那種極端想法敵視態度在自覺為真理而鬥爭時為了摧毀對方殘殺尚且不惜何況滲透分化顛覆呢?或分化鬥爭以爭取對方或殲滅異己以保存自己——保持自己的純潔保持自己的團結讓我來舉幾則希伯來的宗教故事:

為了以色列人造金牛犢:「耶和華對以色列的人這樣說:你們各人把刀跨在腰間……各人殺他的弟兄與同伴並鄰居……那一天百姓中被殺的約有三千……各人攻擊他的兒子和弟兄使耶和華賜福與你們」(出三二27—28

為了反對摩西的專權:「耶和華對摩西說:你們離開這會眾我好在轉眼之間把他們滅絕……除了因可拉的事情死的以外遭瘟疫死的共有一萬四千七百」(民十六45—49

為了娶異族女子為妻:「查出娶外邦女人為妻的……他們便應許必休他們的妻」(拉18—19

前二則為了宗教的意見不合而進行父子兄弟的血腥屠殺第三則是為了宗教而強迫拆散人的夫妻這不都是耶穌先生為了傳揚真理而不惜家庭分爭動刀兵的宗教傳統嗎?我曾幻想:就算你那一套(宗教哲學政治……)是真理真能全人類有志一同那也罷了!可是世間就不是這麼一回事真理這面金字招牌並非誰所專有誰也可以拿來頂在頭上如人人為了真理人人如此的極端仇視這問題可大了!所以我不想說甚麼是真理但可以告訴神教徒為真理而不惜分爭不惜動刀兵這裡面充滿罪惡而真理並不太多「為真理而奮鬥為真理而犧牲」的吳牧師讓我再舉一則基督徒的動人故事:基督教自路德以後耶穌教的教派從天主教分化出來那時誰也以主上帝——耶穌先生的真理代表自居基督弟兄間發生了有名的三十年戰爭好在那時已開始踏入近代文明的時代基督弟兄們仇恨自己殘殺自己經長期戰爭終於覺悟到為真理而鬥爭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人生的慘痛經驗甦醒了久為神教麻痺的心靈於是和平共存彼此互相承認西方在希伯來的神教傳統下要那樣長期戰爭才多少覺悟到異己者與自己一樣有存在的權利(覺悟的人並不太多)從前是為了維護主上帝的神權建立在主奴關係上的真理而不惜向異教進行分散鬥爭屠殺那知真理——這塊金字招牌並不專屬於誰因此為真理而奮鬥演為基督弟兄間的大動刀兵我想這不但耶穌先生怕連主上帝也想不到!吳牧師!你可以放下這塊「真理」招牌不再維護動刀兵的鬥爭文化了吧!

四 清道夫的煩惱

上帝怎樣愛世人?人要怎樣才能得上帝的喜悅?我對這一問題提出了三項主題吳恩溥牧師駁斥我關於主題部分已在上面論究明白還有吳牧師的大堆閒話再來清除一下

戰略與戰鬥力

龔牧師說:「我們是專為對付印順之文而寫所以別人最好不要插足進來!但如硬要為印順文章助陣那麼恕我們向大家不客氣了」!吳牧師說:「印順有何賜教若為探討真理筆者自當奉陪至若啦啦隊徒事叫囂一概不理」一出手二位的戰略就顯得不平凡!龔是嚇阻大家不要幫助印順吳是你們幫助我也不理這就可以集中火力專門對付我了這種集中火力嚇阻敵人的優越戰略(最好加上四面圍攻)在我來說可說非常合適因為〈上帝愛世人〉是我的「讀經心得」既不代表佛教也不是為了別人而只是我對基督徒的一點獻曝之忱如值得參考那是太好了!如值得「痛擊」也當然文責自負你們以為我希望宗教界的混戰嗎?我的唯一希望是請二位認清戰鬥的對象集中攻擊於我所提出的三項主題而不是集中於對人的攻擊!還有充實戰鬥力第一要緊否則刀兵不利糧食不足戰略還不等於廢話!

和尚與道士

我在〈上帝愛世人〉中說了一句「眉毛拖地」那是成語意思說慈悲心重想不到吳牧師竟會惡毒的挖苦我說:「也許有一天還要披毛散髮手橫桃木劍呢」!吳牧師!你弄錯了!我是和尚不是道士也不是道士出身如我是小道士出身那麼說「手橫桃木劍」多少還有點取笑成分我實在想不通除非吳牧師是道士出身下意識中充滿了「披毛散髮手橫桃木劍」的道貌這才文章的靈感一來道貌也就鬼祟似的顯現出來總之這些高明的笑罵我和尚原璧奉還

吃耶穌飯

我說到:「也曾聽過牧師講道也曾做禮拜按時禱告而且也曾像熱心的基督徒那樣每天讀經」我只是這樣說而吳牧師竟運用其「推想邏輯」大罵特罵起來:「印順離耶歸佛……對故主這樣臭罵惡罵……難道從前分奶粉分舊衣分得不夠挾恨在心!抑或因為印順從前學了耶穌吃了耶穌飯現在怕人家摸他的底清算他的歷史也正好藉著大罵特罵惡罵臭罵來表示他的一面倒」!這雖然是罵我我倒非常樂意的轉抄好讓大家來欣賞吳牧師的罵人藝術!我當時是「慕道」而已上帝與耶穌先生還不能說是我的「故主」而且信仰耶穌先生也不能說是吃耶穌飯如為了吃耶穌飯而信耶穌那簡直是下流!純正的基督徒我知道都不會如此抗戰以前香港的邪風山凡來信耶穌的就給你飯吃而且每月還有四元港幣(那時的幣值很高呢)的零用當時很有些人為了吃耶穌飯而去信仰耶穌告訴吳牧師:我當時的「聽道」「讀經」還不是這一流你不能以自己的尺度衡量別人!

名與利

我發表〈上帝愛世人〉在吳牧師看來不是為名就是為利他說:「如果一個無名小卒這樣做倒情有可原因為成功了可以一舉成名失敗了最多打回原形但名字究竟叫開了印順和尚既然是當今佛教界有數人物則說話做事有些分寸才對」這不是說如為了出名那還可以印順和尚是有了名的人就大可不必他認為耶佛之爭的「秘密」就是大陸來的法師們「非善信多掏腰包多解善囊不可」所以我發表「讀經心得」他就罵:「佛教界的善男信女們……還不多添些油香更待何時」!吳牧師如為了有話可罵那也罷了如以為真的如此那我倒不無疑問:以《基督教研究》為名而儘寫些批評佛教的文字為了甚麼?基督教的單張小冊專書批評佛教的有的是都為了甚麼?吳牧師儘說些文不對題的罵人文章又為了甚麼?我不敢說異教徒批評我就是為名為利因為這樣說那是太卑鄙了!但我很懷疑:在吳牧師的寫作意識中除了「名利」還有些甚麼?

張獻忠的宗教觀

我以張獻忠與耶和華對論也許在這點上引起了吳牧師的大誤會他說我「侮辱污衊基督教」首先引到那一段文字不過我為甚麼提到張獻忠?為了侮辱污衊嗎?如果說張獻忠是土匪土匪太多了如果說張獻忠殺人黃巢殺人八百萬屠城坑降一下子就是幾十萬歷史上也有的是我為甚麼不說別人?我覺得張獻忠的天神觀與希伯來的上帝(神)觀非常類似我是看中了這一點才提到張獻忠的大殺特殺要殺得有道理要大家認為殺得合乎天理(天意神意)要死者無怨生者感恩那是一門了不得的大學問!張獻忠為甚麼殺人那是另一問題而宣佈的殺人理由是「代天行罰」為甚麼洪水滔天幾乎淹死了一切那也是另一問題而在希伯來的神權意識裡是耶和華上帝的「正義」綜合起來作比較研究:張獻忠七殺碑的「天生萬物以養人」與上帝造萬物以養人(創一章)相同七殺碑的「人無一德以報天」(道德墮落忘記神的恩德)與耶和華要毀滅人類的理由(創六章也並無不同張獻忠是「殺殺殺殺殺殺殺」而耶和華是:「要降雨在地上四十晝夜把我(上帝)所造的各種活物都從地上除滅」(創4雖然張獻忠的殘殺規模過分渺小不配與耶和華上帝相提並論但到底也執行了天帝的旨意大殺一番張獻忠的殺殺殺雖說奉行天意只是殺人而已而毀滅地上一切活物的耶和華上帝就不是這樣在進行毀滅以前先選中了「挪亞是個義人」(創9先為他八口之家安排好活路等到水災一過上帝以最慈愛的態度「賜福給挪亞和他的兒子對他們說:你們要生養眾多遍滿了地」(創1耶和華上帝那麼慈愛難怪挪亞要感恩不盡對於被毀滅的一切覺得都是應該大殺特殺為了給你們福氣這是希伯來神教偉大的發明!摩西也曾這樣的傳達上帝的意見:「各人攻擊他的兒子和弟兄使耶和華賜福與你們」(出三二29)!所以單是替天行道殺壞分子是不夠的必須恩養忠實的「大群奴僕」(這在西方真傳一貫的統治學中佔有重要一頁)有殘殺有愛護應該說有正義有愛這才能表現出耶和華的完整面目主上帝充滿了正義與愛所以毀滅全人類也值得忠實「奴僕」們的歌頌!我比較東西方的「神愛世人」發現了西方上帝愛世人的特色所以我不能不這樣的讚歎:「張獻忠到底是匪類耶和華到底是上帝這麼一對比不但顯出耶和華的愛世人也可看出西方上帝的智慧了」!我的比較研究錯在那裡?是污衊嗎?侮辱嗎?如果以為張獻忠是土匪殺人魔王我拿來罵罵耶和華那是吳牧師的淺見與誤會了!

洩漏天機

我曾三次說到「洩露天機」在這點上吳牧師真的「大罵特罵惡罵臭罵」一番不過罵夠了還得來談談問題!我以「天機」來形容上帝的機密「天機本天成妙手偶發之」我不是天機的創造者而只是揭發一下天機是上帝的機密在主上帝的「奴僕」中實在是公開的秘密所以我曾說:「本來不要說教宗主教就是普通的神父牧師一定是心裡有數不消多說」當然有些低級「奴僕」雖能由之而不一定知之天機是上帝的機密宜於對內公開而不宜向外宣揚如有人說了就碰到痛處抓到癢處免不了犯天(上帝的代表——「奴僕」)之忌所以我的洩露天機被吳牧師痛罵原也不足為怪不罵才怪呢!

有二次說到洩露天機是確認「人與上帝為主奴關係」據《基督教研究》林異雷牧師所說吳恩溥牧師所說都證明了這一論題的正確只因我沒有認清時代(現在是「二十世紀的六十年代」)用了「奴隸」二字未免傷人尊嚴同時我又說破天機不免碰到痛處抓到癢處害得吳牧師面紅耳赤這才大罵特罵起來但如以為大罵特罵就可以蒙蔽人的眼目否認我說的不是天機那就想得太天真了!

另一次說到洩露天機是我對〈上帝愛世人〉的三項主題指點為西方真傳的一貫統治學起初耶和華為神權政治祭政合一的主宰他(其實是他的代表們)是希望通過祭師而直接領導人類的要人類直接向上帝負責的這才不願人類的眼目明亮反對人類的巴別建塔以色列人的建國由於這是政教合一的主宰意識所以宗教或政治凡有極權的奴役的(人類非服從我不可不服從就該死)意識沒有不合於這三項原則的根源於主宰意識的三大原則深入西方人心!我又一次的洩露了天機吳牧師如認為不是天機算不得洩露天機那問題非常簡單只要吳牧師(或由教會)宣布:這是基督徒所週知的事實也是一向向社會宣揚的福音那我真的「是十足十如假包換的愚民政策」了!再不然對我的三項主題在忠於《聖經》的前提下一一駁斥也就證明我說的不是洩露天機!可惜吳牧師捨正途而不由以叫囂怒罵及歪曲神意捏造神意製造民意為唯一辦法這等於證明了印順和尚確是洩露天機所以才干犯天怒——神的忠實「奴僕」們怒了!

我是這樣的洩露天機而吳牧師不願面對問題只是抓住「洩露天機」四字拉扯到別處去大罵他費了十分之一的篇幅在「洩露天機原來是舊貨新裝」的標題下大肆叫囂說:「五四運動的號角吹響以後……這個時候夏娃忽然大走紅運……夏娃乃人類智慧的徽號」這樣「印順不過摭拾人家幾十年前的話渣兒……煞有介事般來進行欺騙勾當」!吳牧師的手法高明極了!但憑這幾句話就將我洩露的天機——三項主題西方真傳的一貫統治學就否定了嗎?那不僅是廢話簡直是笑話了!說到亞當夏娃的吃禁果我說:「本來人在吃了分別善惡樹果以來眼睛就明亮了大家的眼睛雪亮誰也了解這一故事的意義用不著我來多說只是有些人迷戀伊甸園的盲目生活關在思想鐵幕裡成為有眼睛的瞎子所以不免再來解說一番」我說的何等明白!依我的意思只要是人是現代的人肯好好「讀經」忠實「讀經」不問甚麼樣的人沒有不明白的唯有迷戀伊甸園生活的才一口咬定這只是說「奴性開始敗壞」吳牧師!「五四運動」是代表甚麼?以「夏娃為人類智慧的徽號」是「左派嘍囉」的天機嗎?你這樣一說我的洩露天機——三項主題與西方真傳的一貫統治學就是繼承「左派嘍囉」嗎?好高明的手法!只是險毒了一點!

組織力與知識

這裡所要說的也是吳牧師扯到了旁邊吳牧師從今日基督教國家的組織力知識的發達來證明上帝所喜悅的人決不會是盲目無知識分散無組織反之以今日中國的一盤散沙東方佛教國家的落後情形以推定不重組織不重知識的恰好是佛教吳牧師的反擊論法不適用於「探討真理」我說上帝所喜悅的人是盲目無知識分散無組織這唯有根據《聖經》闡明真意為並不如此我的論題才失敗了否則不敢面對論題連上帝的話:「那人已經與我們相似能知道善惡」也熟視無睹又捏造神意說甚麼「如有遠見的父母鼓勵年輕一代的四海為家」那是不能駁斥我的不能駁斥我的論證反擊就毫無用處如射擊一樣不能避免對方先發的一擊那你就是迅速反擊而且是中了但先躺下去的還是你呀!所以為了「探討真理」要能針對論題而無須作那些不必要的論辯

國家民族的興衰有非常複雜的因素或內在的或外來的宗教是文化的一端而非全部以我們的看法:流行於世間的都是相對的凡是相對的偏頗發展都會有副作用的所以世間的任何宗教政治哲學常在波浪式的起伏中放眼而觀古今中外:中國隋唐時代的隆盛不正是佛教最隆盛的時代嗎?日本自亞洲強國而成為世界強國那時不也多數信佛教嗎?今日菲律賓不也是基督教國家嗎?基督教獨佔了整個歐洲自西元五世紀到十三世紀不恰好是西方所說的「黑暗時代」嗎?不看看從前不望望旁邊就想以基督教國家的興盛(其實有的正走向沒落)今日中國等的衰落來證明基督教的優越證明上帝所喜悅的不是盲目無知識與分散無組織有點近於胡說了!

今日西方文化的隆盛有種種因素重要的有希伯來宗教傳統的信仰羅馬政治傳統的組織力希臘民主傳統與愛智的學風我從來不曾輕視希伯來宗教的特殊價值特別是「我所敬愛的耶穌先生」但對於組織力的堅強知識的發達如吳牧師那樣的看作基督教的光榮那就有點缺乏常識了!如希伯來的信仰羅馬的組織希臘的民主與愛智看作遺產的話那吳牧師所代表的基督教顯然犯有侵佔與竊取的罪嫌!吳牧師!這些都不外乎題外閒話還是「把握論題探討真理」吧!

拋紅帽子

吳牧師說:「現在印順在反基(督教)的事上……也一樣盡力拋共產黨紅帽子」這未免說得太離譜了!亂拋紅帽子如查無實據在現在的自由中國是犯法的遠居香港的吳牧師說話得負點責任哪!吳牧師說我向基督教拋紅帽子而照他自己的看法又說:「揣摩他(印順)的語氣上帝不過是數十世紀前的帝國主義頭子或者共產黨頭子」又是帝國主義頭子又是共產黨頭子這可見印順和尚所拋的帽子並不是紅的而是紅的白的青的黑的都合適只要對方的頭寸合適這頂帽子都會戴得恰恰好這頂帽子是根據《聖經》的三項主題所表現的西方真傳的一貫統治學只要是主宰意識的神化極端化叫做上帝也得國家也得民族也得人民也得都合適這頂帽子這一定是:把自己這一套看作最完善的真理自己與自己這一套看作唯一的拯救者這一定要別人服從他跟著他走才是生存(救了你)違反了必然滅亡這是信仰第一服從第一不管知識是否正確必須服從於信仰實現這項神聖的使命必須從分散分爭中達到集合到自己這一邊來(破壞別人來團結自己)這是我拋的洋帽子合適不合適看對方的頭寸如何吳牧師!你也戴戴看!

吳牧師的眼睛有問題以為我拋的是紅帽子他也就照拋不誤而且大拋起來他在吃禁果問題上說我:「偶爾跟左派嘍囉巧合?抑是還是(原文有點毛病)印順和尚早已聽人家說過」?這是虛拋一頂在論巴別建塔時他說:「團結就是力量這歌聲早已聽過現在印順還不忘情……甚麼人類要團結要進步就是上帝從中破壞叫他們分散叫他們無組織這些罪名香港人若干年來聽得很熟」這雖然說得含糊卻是一頂沈重的紅帽子從吳牧師的話而推測起來「團結就是力量」不是共產黨的老牌貨色一定是共產黨新近向聯合國申請了專利所以我說了「團結就是力量」無形中已套上帽子吳牧師又是老香港若干年來聽得很熟那還有什麼話說!不過上帝要人類分散那是摩西先生寫在《聖經》上牧師們都讀得滾瓜爛熟將來連摩西先生怕也有被拋紅帽子的資格這年頭真是人心大變啦!不過吳牧師慢拋過來讓我去帽莊查查「團結就是力量」是否共產黨出品或者申請專利在案吳牧師又說:「如果印順有機會一定會力竭聲嘶地引吭高歌著團結就是力量一定會帶頭控訴上帝非把上帝鬥倒不可」這是一頂怪帽子是預備我將來戴的吳牧師!我又不是帽子收藏家接來丟入垃圾坑多了也就有點乏味我還戴不上這頂怪帽子還是你自己收起來將來在香港如有機會也不妨試試看!他說我罵「故主」耶穌(其實我沒有罵)問我:「印順的罵是不是也學了人家(投機分子一旦加入共黨大罵自己從前的黨)的樣」?這一問倒引起我的話來了從前有些和尚道士為了吃耶穌飯而信耶穌現在也都負起罵罵佛道的責任是否也是學了人家的樣?這種不成帽子的帽子還是少拋的好!拋呀拋拋到自己頭上去呢!吳牧師這幾手老實說不像耶穌先生的門徒我所敬愛的耶穌先生!這是你豢養的羊?還是披著羊皮混在羊群中的狼?

大罵特罵

我不是基督徒覺得這種主奴體系的宗教對我不太合適但我一向主張迷信比無信仰好所以「我不反對神教的信徒反而希望他們真正地信」這才說明上帝是怎樣的愛世人人要怎樣才能為上帝所喜悅我論究的重心是希伯來的耶和華上帝所以讀慣了四福音的感到有點生疏但這確是我忠實的「讀經心得」我不是基督徒所以有時也偶然「謔而不虐」的幽他一默但說到罵那是不會的可是龔天民吳恩溥他們不知為了甚麼(也許是「罪入人心」)認為我「大大罵起基督教來」「用最挑撥的詞句最惡毒的字眼來侮辱汙衊基督教」「印順嬉笑怒罵無所不用其極」!這使我感到意外為此把自己的文章讀了五遍還是覺得沒有罵人對於這我不能不申明兩點:

我並沒有罵:「奴隸」本文已交代清楚我討論古代的宗教而這確是古代的事實(林異雷牧師也這樣說)說我沒有認清時代「奴隸」二字有傷現代人的尊嚴是可以的說我罵人我不能承認我說張獻忠那是對「神愛世人」的比較研究而且我也說耶和華高明得多說到拋紅帽子那是吳牧師的眼睛有毛病我這頂帽子是沒有色彩的只要對方頭寸合適紅白青黑都適用吳牧師!你們細心研究〈上帝愛世人〉我到底罵了些甚麼?

罵基督教的不是別人正是吳牧師他說:「印順在上面所描寫的上帝是個老頑固老封建在這裡所描寫的耶穌卻是個鬥爭分子是個家庭制度的破壞者」又說:「揣摩他(印順也)的語意上帝不過是個幾十世紀前的帝國主義頭子或者共產黨頭子」啊喲!我並沒有使用這些惡毒刻薄的名詞用這種刻薄惡毒名詞來罵耶和華上帝與耶穌先生的是吳恩溥牧師我在〈上帝愛世人〉中或說「奴隸」或說「奴僕」我覺得相差不多吳牧師討厭「奴隸」看中了「奴僕」那就「奴僕」好了他卻硬說「印順罵基督徒是奴才」其實「奴才」是他自己罵的這些是可以取原文來查勘的我說「伊甸園的生活還過著畜生一樣(不知羞恥)的生活」吳牧師不說是猩猩人猿……惡意的硬性規定我說的是「蠢如豬玀」吳牧師!亞當夏娃是你們的老祖宗就是為了罵我也不應如此忍心非罵自己的老祖宗為「蠢如豬玀」不可!我說「人與上帝為主奴關係」據我的「讀經心得」在耶和華上帝的宇宙王國裡人類是法定的奴隸在上帝的心目中我印順和尚還不是奴隸(我不承認是另一回事)?我說的是全人類而吳牧師將基督徒從人類中分離出來認為我「臭罵基督徒天主教徒都是奴隸成性的奴才」將主奴關係局在上帝與基督徒而又硬說基督徒是「奴才」!也許吳牧師沒有讀懂但這決不是我的意思吳牧師製造一些惡毒刻薄的詞句加在耶和華上帝耶穌先生基督徒身上不夠再罵罵自己的老祖宗吳恩溥牧師!你護教的心太切了!太衝動了!衝動得有點神識不清自己大罵耶和華耶穌先生基督徒老祖宗卻咬定是印順和尚罵的世間竟有這樣的荒唐牧師!我還能說甚麼呢?怪事!怪事!

我沒有罵吳牧師倒著著實實的罵了!如說:「多麼無賴的騙局」「做夢般當作天機」「不要還在白日夢囈」「進行欺騙敲詐的手段」「只是夢囈」「未免太大膽太狂妄了」「印順瞎著眼睛亂說亂嚷」「輕重顛倒心眼黑闇」「狂言欺世」吳牧師!「這一回應該罵得開心了」!如有興趣不妨多罵不過對於耶和華耶穌先生基督徒老祖宗以後可不要再罵了!

吳牧師非常會罵除了罵得性起時連耶和華耶穌先生基督徒老祖宗一網罵盡而外對於罵我也著實下過不少功夫他不但罵到我的未來(給我一頂將來有機會再戴的帽子)還會罵到我沒有出生以前吳牧師的「罵人學」著實可觀!我願意節略轉抄讓大家奇文共賞我說:「我不願作誰的奴隸」他就這樣的罵:「距今不過半世紀中國人……能夠進到皇帝面前的大臣們看他們俯伏跪拜惶恐萬狀還不及一條狗……如果印順活在那個時候如果前生有修能夠做得一個御前大臣當他(指印順而說)能夠像狗一樣爬到皇帝面前時他一定不以為恥反而認為不凡之遇」這簡直是空前絕後可打二百五十分的妙文!他的意思說:你印順現在「說漂亮話」「放空砲」看你那個時候做不做奴隸!這麼一來印順似乎就真的做了奴隸「從此說不響嘴」吳牧師也就可以大大方方的「甘心」做上帝的「奴僕」了!其實這是你的「羞恥心」在作怪(是否罪入人心)何必想入非非的拖人落水呢?不過話得說回來如果是牧師罵人也應該有個分寸如跪在地上何必一定要說狗一樣天主教友見了大主教們也得跪下來基督徒跪著禱告直喊「主呀!主呀!」的我也見過不少如跪在地上就一定像狗話就不好說啦!吳牧師!看在耶穌先生面上少罵一句吧!

清道夫的煩惱

吳牧師以過半數的篇幅用於閒話痛罵不睬他那我是挨罵了!清理呢等於向吳牧師看齊也說些不相干的閒話不但浪費筆墨真的「殃及梨棗」這如住民不講公共衛生垃圾盡向門外亂拋不理呢臭氣熏蒸蚊蠅亂舞一旦引起傳染病問題更大!衛生當局不得不出動清道夫來清理可是如清者自清拋者自拋清道夫永久清不了實在傷感情之至!我想吳牧師罵也罵過了也應該「罵得開心了」!俗語說:「得饒人處且饒人」吳牧師!歇息吧!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 上一卷 下一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