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毘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

大毘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卷第三

世間成就品第五

爾時世尊復告執金剛祕密主而說偈言

「如真言教法  成就於彼果
當字字相應  句句亦如是
作心想念誦  善住一洛叉
初字菩提心  第二名為聲
句想為本尊  而於自處作
第二句當知  即諸佛勝句
行者觀住彼  極圓淨月輪
於中諦誠想  諸字如次第
中置字句等  而想淨其命
命者所謂風  念隨出入息
彼等淨除已  作先持誦法
善住真言者  次一月念誦
行者前方便  一一句通達
諸佛大名稱  說此先受持
次當隨所有  奉塗香花等
為成正覺故  迴向自菩提
如是於兩月  真言當無畏
次滿此月已  行者入持誦
山峯或牛欄  及諸河潬等
四衢道一室  神室大天室
彼漫茶羅處  悉如金剛宮
是處而結護  行者作成就
即以中夜分  或於日出時
智者應當知  有如是相現
𤙖聲或鼓音  若復地震動
及聞虛空中  有悅意言辭
應知如是相  悉地總如意
諸佛兩足尊  宣說於彼果
住是真言行  必定當成佛
應一切種類  常念持真言
古佛大仙說  故應當憶念

悉地出現品第六

爾時世尊復觀諸大眾會為欲滿足一切願故復說三世無量門決定智圓滿法句

「虛空無垢無自性  能授種種諸巧智
由本自性常空故  緣起甚深難可見
於長恒時殊勝進  隨念施與無上果
譬如一切趣宮室  雖依虛空無著行
此清淨法亦如是  三有無餘清淨生
昔勝生嚴修此故  得有一切如來行
非他句有難可得  作世遍明如世尊
說極清淨修行法  深廣無盡離分別

爾時毘盧遮那世尊說是偈已觀察金剛手等諸大眾會告執金剛言「善男子各各當現法界神力悉地流出句若諸眾生見如是法歡喜踊躍得安樂住」如是說已諸執金剛為毘盧遮那世尊作禮「如是法主依所教勅」復請佛言「惟願世尊哀愍我等示現悉地流出句何以故於尊者薄伽梵前而自宣示所通達法非是所宜善哉世尊惟願利益安樂未來眾生故」時薄伽梵毘盧遮那告一切諸執金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如來所說法毘柰耶稱讚一法所謂有羞若有羞善男子善女人見如是法速生二事謂不作所不應作眾所稱讚復有二事謂所未至令至得與佛菩薩同處復有二事謂住尸羅生於人天善哉諦聽善思念之我當宣說真言成就流出相應句諸流出相應句真言門修菩提諸菩薩速於是中當得真言悉地若行者見漫茶羅尊所印可成就真語發菩提心深信慈悲無有慳悋住於調伏能善分別從緣所生受持禁戒善住眾學具巧方便勇健知時非時好行惠捨心無怖畏勤修真言行法通達真言實義常樂坐禪樂作成就祕密主譬如欲界有自在悅滿意明乃至一切欲處天子於此迷醉出眾妙雜類戲笑及現種種雜類受用遍受用授與自所變化他化自在天等而亦自受用之又善男子如摩醯首羅天有勝意生明能作三千大千世界眾生利益化一切受用遍受用授與淨居諸天亦復自受用之又如幻術真言能現種種園林人物如阿修羅真言現幻化事如世呪術攝毒及寒熱等摩怛哩神真言能作眾生疾疫災厲及世間呪術攝除眾毒及寒熱等能變熾火而生清涼是故善男子當信如是流出句真言威德此真言威德非從真言中出亦不入眾生不於持誦者處而有可得善男子真言加持力故法爾而生無所過越以三時不越故甚深不思議緣生理故是故善男子當隨順通達不思議法性常不斷絕真言道

爾時世尊復住三世無礙力依如來加持不思議力依莊嚴清淨藏三昧即時世尊從三摩鉢底中出無盡界無盡語表依法界力無等力正等覺信解以一音聲四處流出普遍一切法界與虛空等無所不至真言曰

「南麼薩婆怛他蘖帝𭍇毘庾反 微濕嚩二合目契弊毘也反 薩婆他 阿阿闇噁

正等覺心從是普遍即時一切法界諸聲門從正等覺幖幟之音而互出聲諸菩薩聞是已得未曾有開敷眼發微妙言音於一切智離熱者前而說頌曰

「奇哉真言行  能具廣大智
若遍布此者  成佛兩足尊
是故勤精進  於諸佛語心
常作無間修  淨心離於我
爾時薄伽梵  復說此法句
「於正等覺心  而作成就者
於園苑僧坊  若在巖窟中
或意所樂處  觀彼菩提心
乃至初安住  不生疑慮意
隨取彼一心  以心置於心
證於極淨句  無垢安不動
不分別如鏡  現前甚微細
若彼常觀察  修習而相應
乃至本所尊  自身像皆現
第二正覺句  於鏡漫茶羅
大蓮華王座  深邃住三昧
總持髮髻冠  圍繞無量光
離妄執分別  本寂如虛空
於彼中思惟  作攝意念誦
一月修等引  持滿一洛叉
是為最初月  持真言法則
次於第二月  奉塗香華等
而以作饒益  種種眾生類
又復於他月  捨棄諸利養
時彼於瑜伽  思惟而自在
願一切無障  安樂諸群生
樂欲成如來  所稱讚圓果
或滿足一切  有情眾希願
應理無障蓋  而生是攀緣
傍生相噉食  所有苦永除
常令諸鬼界  飲食皆充滿
地獄中受苦  種種諸楚毒
當願速除滅  以我功德故
及餘無量門  數數心思惟
發廣大悲愍  三種加持句
想念於一切  心誦持真言
以我功德力  如來加持力
及與法界力  周遍眾生界
諸念求義利  悉皆饒益之
彼一切如理  所念皆成就

於是薄伽梵即於爾時說虛空等力虛空藏轉明妃曰

「南麼薩婆怛他蘗帝𭍇毘庾反 微濕嚩二合目契弊毘也反 薩婆他 欠 嗢弩蘖帝薩叵二合囉係門 伽伽娜劍 莎訶

「持此三轉隨彼所生善願皆亦成就

「行人於滿月  次入作持誦
山峯牛欄中  寒林或河洲
四衢獨樹下  忙怛哩天室
一切金剛色  嚴淨同金剛
彼中諸障者  攝伏心迷亂
四方相周匝  一門及通道
金剛互連屬  金剛結相應
門門二守護  不可越相向
擬手而上指  朱目奮怒形
慇懃畫隅角  輸羅焰光印
中妙金剛座  方位正相直
其上大蓮華  八葉鬚蘂敷
當結金剛手  金剛之慧印
稽首一切佛  數數堅誓願
應護持是處  及淨諸藥物
於此夜持誦  清淨無障礙
或於中夜分  或於日出時
彼藥物當轉  圓光普暉焰
真言者自取  遊步於大空
住壽大威德  於生死自在
行於世界頂  現種種色身
具德吉祥者  展轉而供養
真言所成物  是名為悉地
以分別藥物  成就無分別

「祕密主一切世界諸現在等如來正等覺通達方便波羅蜜彼如來知一分別本性空以方便波羅蜜力故而於無為以有為為表展轉相應而為眾生示現遍於法界令得見法安樂住發歡喜心或得長壽五欲嬉戲而自娛樂為佛世尊而作供養證如是句一切世人所不能信如來見此義利故以歡喜心說此菩薩真言行道次第法則何以故於無量劫勤求修諸苦行所不能得而真言門行道諸菩薩即於此生而獲得之復次祕密主真言門修菩薩行菩薩如是計都朅伽傘蓋履屣真陀摩尼安膳那藥盧遮那等持三洛叉而作成就亦得悉地祕密主若具方便善男子善女人隨所樂求而有所作彼唯心自在而得成就祕密主諸樂欲因果者祕密主非彼愚夫能知真言諸真言相何以故

「說因非作者  彼果則不生
此因因尚空  云何而有果
當知真言果  悉離於因業
乃至身證觸  無相三摩地
真言者當得  悉地從心生

爾時金剛手白佛言「世尊惟願復說此正等覺句悉地成就句諸見此法善男子善女人等心得歡喜受安樂住不害法界何以故世尊法界者一切如來正等覺說名即不思議界是故世尊真言門修菩薩行諸菩薩得是通達法界不可分析破壞」如是說已世尊告執金剛祕密主言「善哉善哉祕密主汝復善哉能問如來如是義汝當諦聽善思念之吾今演說」祕密主言「如是世尊願樂欲聞」佛告祕密主「以阿字門而作成就若在僧所住處若山窟中或於淨室以阿字遍布一切支分時持三洛叉次於滿月盡其所有而以供養乃至普賢菩薩文殊師利執金剛等或餘聖天現前摩頂唱言『善哉行者應當稽首作禮奉閼伽水』即時得不忘菩提心三昧又以如是身心輕安而誦習之當得隨生心清淨身清淨置於耳上持之當得耳根清淨以阿字門作出入息三時思惟行者爾時能持壽命長劫住世願囉闍等之所愛敬即以訶字門作所應度者授與鉢頭摩華自持商佉而互相觀即生歡喜

爾時毘盧遮那世尊復觀一切大會告執金剛祕密主言「金剛手有諸如來意生作業戲行舞廣演品類攝持四界安住心王等同虛空成就廣大見非見果出生一切聲聞及辟支佛諸菩薩位令真言門修行諸菩薩一切希願皆悉滿足具種種業利益無量眾生汝當諦聽善思念之吾今演說祕密主云何行舞而作一切廣大成壞果持真言者一切親證耶」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行者如次第  先作自真實
如前依法住  正思念如來
阿字為自體  并置大空點
端嚴遍金色  四角金剛標
於彼中思念  一切處尊佛
是諸正等覺  說自真實相
修行不疑慮  自真實相生
當得為世間  一切眾利樂
具廣大希有  住於如幻句
無始時宿殖  無智諸有迫
行者成等引  一切皆消除
若觀於彼心  無上菩提心
持真言業故  於淨非淨果
應理常無染  如蓮出淤泥
何況於自體  得成仁中尊

爾時毘盧遮那世尊又復住於降伏四魔金剛戲三昧說降伏四魔解脫六趣滿足一切智智金剛字句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阿去急呼味囉𤙖欠

時金剛手祕密主等諸執金剛普賢等諸菩薩及一切大眾得未曾有開敷眼稽首一切薩婆若而說偈言

「此諸佛菩薩  救世諸庫藏
由是一切佛  菩薩救世者
及與因緣覺  聲聞害煩惱
能遍所行地  起種種神通
彼得無上智  正覺無上智
是故願廣說  此教諸方便
及與布想等  種種眾事業
諸志求大眾  無上真言行
見法安住者  當得歡喜住
說如是偈已  大日世尊言
「普皆應諦聽  一心住等引
大金剛地際  時加持下身
為說此法故  而現菩提座
最勝阿字同  大因陀羅輪
當知內外等  金剛漫茶羅
中思惟一切  說名瑜伽座
阿字第一命  是為引攝句
常安大空點  能攝授諸果
行者於一月  結金剛慧印
三時作持誦  摧毀無智城
得不動堅固  天脩羅莫壞
乃至隨自意  增益事成就
行者一切常  漫茶羅中作
金色光明身  上持髮髻冠
正覺住三昧  名大金剛句
金剛蓮華刀  素鵝及金地
真陀末尼寶  是等眾器物
觀大因陀羅  而作諸悉地
今說攝持法  一切一心聽
行者一緣想  八峯彌盧山
上觀妙蓮華  立金剛智印
瑜伽者於上  字門威焰光
而用置其頂  安住不傾動
百轉所持藥  行者應服之
先世業生疾  是等悉除愈
佛子應復聽  第一嚩字門
雪乳商佉色  而自臍中起
鮮白蓮華臺  而於彼中住
甚深寂然定  秋夕素月光
如是漫茶羅  諸佛說希有
思惟以純白  輪圓成九重
住於霏霧中  除一切熱惱
淨乳猶珠鬘  水精與月光
普遍而流注  一切處充滿
行者心思惟  出離諸障毒
如是於圓壇  等引作成就
乳酪生熟酥  頗胝迦珠鬘
藕水等眾物  次第成悉地
當得無量壽  應現殊特身
一切患除息  天人咸愛敬
多聞成總持  善慧淨無垢
由斯作成就  速證悉地果
是名寂災者  吉祥漫茶羅
第一攝持相  安以大空點
囉字勝真實  佛說火中上
所有眾罪業  應受無擇報
瑜祇善修者  等引皆消除
所住三角形  悅意遍形赤
寂然周焰鬘  三角在其心
相應觀彼中  囉字大空點
智者如瑜伽  以此成眾事
日曜諸眷屬  及作一切火
攝取發怨對  消枯眾支分
是等所應作  皆於智火輪
訶字第一實  風輪之所生
及與因業果  諸種子增長
彼一切摧壞  并以大空點
今說彼色像  深玄大威德
示現暴怒形  焰鬘普周遍
住漫茶羅位  智者觀眉間
深青半月輪  吹動幢幡相
而於彼中想  最勝訶字門
住彼漫茶羅  成就所應事
作一切義利  應現諸眾生
不捨於此身  逮得神境通
遊步大空位  而成身祕密
天耳眼根淨  能開深密處
住此一心壇  而成眾事業
菩薩大名稱  初坐菩提場
降伏魔軍眾  諸因不可得
因無性無果  如是業不生
彼三無性故  而得空智慧
大德正遍知  宣說於彼色
佉字及空點  尊勝虛空空
兼持慧刀印  所作速成就
法輪及羂索  朅伽那刺遮
并目竭嵐等  不久成斯句

爾時毘盧遮那世尊觀大眾會告執金剛祕密主而說偈言

「若於真言門  修行諸菩薩
阿字為自身  內外悉同等
諸義利皆捨  等礫石金寶
遠離眾罪業  及與貪瞋等
當得俱清淨  同諸佛牟尼
能作諸利益  離一切諸過
復次於嚩字  行者依瑜伽
解作業儀式  利益眾生故
內身救世者  一切皆如是
心水湛盈滿  潔白猶雪乳
當生決定意  出於一切身
悉遍諸毛孔  流注極清淨
從此內充溢  遍滿於大地
以是悲愍水  觀世苦眾生
諸有飲用者  或復身所觸
一切皆決定  得成就菩提
思惟在等引  一切囉字門
周輪生焰光  寂然而普照
瑜祇光外轉  而遍一切處
利世隨樂欲  行者起神通
上身囉字門  嚩字臍輪中
出火而降雨  俱時而應現
地獄極寒苦  囉字能消除
嚩字蠲熾然  住真言法故
囉字為下身  訶字為幖幟
作業速成就  救重罪眾生
住大因陀羅  作水龍事業
一切攝除等  真言者勿疑
風遍一切處  一切悉開壞
此種種雜類  各各眾事業
色漫茶羅中  依法而作之
觸心而念持  逮得意根淨
輕舉習經行  中誦獲神足
宴坐觀阿字  想在於耳根
念持滿一月  當得耳清淨

「祕密主如是等意生悉地句祕密主觀此無有形色種種雜類眾行生於思念頃纔轉誦之能作如是一切善業種子復次祕密主如來無所不作於真言門修行諸菩薩同於影像隨順一切處隨順一切真言心悉住其前令諸有情咸得歡喜皆由如來無分別意離諸境界」而說偈言

「無時方造作  離於法非法
能授悉地句  真言行發生
是故一切智  如來悉地果
最為尊勝句  應當作成就

成就悉地品第七

時吉祥金剛  奇特開敷眼
手轉金剛印  流散如火光
其明普遍照  一切諸佛剎
微妙音稱歎  「法自在牟尼
說諸真言行  彼行不可得
真言從何來  所去至何所
諸佛說如是  更無過上句
一切法歸趣  如眾流赴海

如是說已世尊告執金剛祕密主言

「摩訶薩意處  說名漫茶羅
諸真言心位  了知得成果
諸有所分別  悉皆從意生
分辯白黃赤  是等從心起
決定心歡喜  說名內心處
真言住斯位  能授廣大果
念彼蓮華處  八葉鬚蘂敷
華臺阿字門  焰鬘皆妙好
光暉普周遍  照明眾生故
如合會千電  持佛巧色形
深居圓鏡中  應現諸方所
猶如淨水月  普現眾生前
知心性如是  得住真言行
次於其首上  頂會交際中
標以大空點  而思惟暗字
妙好淨無垢  如水精月電
說寂靜法身  一切所依持
諸真言悉地  能現殊類形
得天樂解脫  逮見如來句
囉字為眼界  輝燭猶明燈
俛頸小低頭  舌近於齶間
而以觀心處  當心現等引
無垢妙淨清  圓鏡常現前
如是真實心  古佛所宣說
照了心明達  諸色皆發光
真言者當見  正覺兩足尊
若見成悉地  第一常恒體
從此次思惟  轉此囉字門
邏字大空點  置之於眼位
見一切空句  得成不死句
若欲廣大智  或起五神通
長壽童子身  成就持明等
真言者未得  由不隨順之
真言發起智  是最勝實知
一切佛菩薩  救世之庫藏
由是諸正覺  菩薩救世者
及諸聲聞等  遊陟他方所
一切佛剎中  皆作如是說
故得無上智  佛無過上智

轉字輪漫茶羅行品第八

爾時毘盧遮那世尊觀察一切大會以修習大慈悲眼觀察眾生界住甘露王三昧時佛由是定故復說一切三世無礙力明妃曰

「怛姪他伽伽娜三迷 阿鉢囉二合丁以反三迷 薩婆怛他蘗多三麼哆弩蘗帝 伽伽那三摩 嚩囉落吃灑二合 莎訶

「善男子以此明妃如來身無二境界而說偈言

「『由是佛加持  菩薩大名稱
於法無罣礙  能滅除眾苦』」

時毘盧遮那世尊尋念諸佛本初不生加持自身及與持金剛者告金剛手等上首執金剛言「善男子諦聽轉字輪漫茶羅行品真言門修行諸菩薩能作佛事普現其身」爾時執金剛從金剛蓮華座旋轉而下頂禮世尊而讚歎言

「歸命菩提心  歸命發菩提
稽首於行體  地波羅蜜等
恭禮先造作  歸命證空者

祕密主如是歎已而白佛言「惟願法王哀愍護念我等而演說之為利益眾生故如所說真言修圓滿故」如是說已毘盧遮那世尊告執金剛祕密主言

「我一切本初  號名世所依
說法無等比  本寂無有上

時佛說此伽他如是而作加持以加持故執金剛者及諸菩薩能見勝願佛菩提座世尊猶如虛空無戲論無二行瑜伽相是業成熟即時世尊身諸支分皆悉出現是字於一切世出世間聲聞緣覺靜慮思惟勤修成就悉地皆同壽命同種子同依處同救世者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阿

「善男子此阿字一切如來之所加持真言門修菩薩行諸菩薩能作佛事普現色身於阿字門一切法轉是故祕密主真言門修菩薩行諸菩薩若欲見佛若欲供養欲證發菩提心欲與諸菩薩同會欲利益眾生欲求悉地欲求一切智智者於此一切佛心當勤修習

爾時毘盧遮那世尊復決定說大悲藏生漫茶羅王敷置聖天之位三昧神通真言行不思議法「彼阿闍梨先住阿字一切智門持修多羅稽首一切諸佛東方申之旋轉而南以及西方周於北方次作金剛薩埵以執金剛加持自身或以彼印或以嚩字入於內心置漫茶羅如是第二漫茶羅亦本寂加持自身故無二瑜伽形如來形空性形次捨所行道二分聖天處遠離三分住如來位東方申修多羅周匝旋轉所餘二漫茶羅亦當以是方便作諸事業復以大日加持自身念廣法界而布眾色真言者應以潔白為先」說伽陀曰

「以此淨法界  淨除諸眾生
自體如如來  遠離一切過
如是而觀想  思惟囉字門
寂然光焰鬘  淨月商佉色
第二布赤色  行者當憶持
思惟字明照  本無大空點
煥炳初日輝  最勝無能壞
第三真言者  次運布黃色
定意迦字門  當隨於法教
身相猶真金  正受害諸毒
光明遍一切  金色同牟尼
次當布青色  超度於生死
思惟麼字門  大寂菩提座
身色如虹霓  除一切怖畏
最後布黑色  其彩甚玄妙
思惟訶字門  周遍生圓光
如劫災猛焰  寶冠舉手印
能怖一切惡  降伏諸魔軍

爾時世尊毘盧遮那從三昧起住於無量勝定佛於定中顯示遍一切無能害力明妃於一切如來境界中生其明曰

「南麼薩婆怛他蘖帝弊毘也反 薩婆目契弊同上 阿娑迷 鉢囉迷 阿者麗 伽伽泥薩麼二合囉嬭 薩婆怛羅引二合弩蘖帝 莎訶

「次調彩色頂禮世尊及般若波羅蜜持此明妃八遍從座而起旋繞漫茶羅入於內心以大慈大悲力念諸弟子阿闍梨復以羯磨金剛薩埵加持自身以嚩字門及施願金剛已當畫大悲藏生大漫茶羅彼安祥在於內心而造大日世尊坐白蓮華首戴髮髻鉢吒為裙上被綃縠身相金色周身焰鬘或以如來頂印或以字句謂阿字門東方一切諸佛以阿字門及大空點伊舍尼方一切如來母虛空眼應書伽字火天方一切諸菩薩畫真陀摩尼寶或置迦字夜叉方觀世自在蓮華印并畫一生補處菩薩眷屬或作娑字焰摩方越三分位置金剛慧印持金剛祕密主并眷屬或書嚩字彼復棄三分位畫一切諸執金剛印或書字句所謂𤙖字次涅哩底方於大日如來下作不動尊坐於石上手持羂索慧刀周匝焰鬘擬作障者或置彼印或書字句所謂唅字風天方降三世尊摧大障者上有光焰大勢威怒猶如焰摩其形黑色於可怖中極令怖畏手轉金剛或作彼印或書字句所謂訶字長聲次於四方畫四大護帝釋方名無畏結護者金色白衣面現少忿怒相手持檀茶或作彼印或置字句所謂作嚩字夜叉方名壞諸怖結護者白色素衣手持朅伽并布光焰能壞諸怖或畫彼印或置字句所謂嚩字龍方名難降伏結護者亦如無憂華色被朱衣面像微笑在光焰中而觀一切眾會或置彼印或置字句所謂索字焰摩方名金剛無勝結護者黑色玄衣毘俱胝形眉間浪文上戴髮冠自身威光照眾生界手持檀茶能壞大為障者或作彼印或置字句所謂吃讖二合及一切眷屬使者皆坐白蓮華上真言者如是敷置已次當出外於第二分畫釋迦種牟尼王被袈裟衣三十二導師相為說最勝教施一切眾生無畏故或袈裟鉢印或以字句所謂婆字次於外漫茶羅以法界性加持自身發菩提心彼捨三分位當三作禮心念大日世尊如前調色於第三分帝釋方作施願金剛童子形三昧手持青蓮華上置金剛慧杵以諸瓔珞而自莊嚴上妙綃縠為裙極輕細者用為上服身欝金色頂有五髻或置密印或置字句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鑁』

「於其右邊光網童子一切身分皆悉圓滿三昧手執持寶網慧手持鉤或置彼印或書字句所謂染字依焰摩方除一切蓋障菩薩金色髮冠持如意寶或畫彼印或置字句所謂噁字長聲夜叉方地藏菩薩色如鉢孕遇華手持蓮華以諸瓔珞莊嚴或置彼印或置字句所謂伊字龍方虛空藏白色白衣身有光焰以諸瓔珞莊嚴手持朅伽或置彼印或置字句所謂伊字長聲

「真言者宴坐  安住於法界
我即法界性  而住菩提心
向於帝釋方  結金剛慧印
次作金剛事  慇懃修供養
現諸佛救世  三昧耶印等
念一切方所  三轉持真言
依法召弟子  向壇而作淨
授彼三自歸  住勝菩提心
當為諸弟子  結法界性印
次結法輪印  一心同彼體
繒帛覆面門  而起悲愍心
令作不空手  圓滿菩提故
耳語而告彼  無上正等戒
次當為彼結  正等三昧印
授彼開敷花  令發菩提意
隨其所至處  而教於學人
作如是要誓  一切應傳授
具德持金剛  又請白世尊
「唯願仁中勝  演說灌頂法
爾時薄伽梵  安住於法界
而告金剛手  「一心應諦聽
我說諸法教  勝自在攝持
師以如來性  加持於自體
或復以密印  次應召弟子
令住法界性  大蓮華王中
以四大菩薩  所加持寶瓶
結支分生印  而用灌其頂
髻中應授與  大空暗字門
心置無生句  胸表無垢字
或一切阿字  髮髻金色光
住白蓮華臺  等同於仁者

大毘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卷第三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