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毘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

大毘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卷第二

入漫茶羅具緣真言品第二之餘

爾時毘盧遮那世尊與一切諸佛同共集會各各宣說一切聲聞緣覺菩薩三昧道時佛入於一切如來一體速疾力三昧於是世尊復告執金剛菩薩言

「我昔坐道場  降伏於四魔
以大勤勇聲  除眾生怖畏
是時梵天等  心喜共稱說
由此諸世間  號名大勤勇
我覺本不生  出過語言道
諸過得解脫  遠離於因緣
知空等虛空  如實相智生
已離一切暗  第一實無垢
諸趣唯想名  佛相亦復然
此第一實際  以加持力故
為度於世間  而以文字說

爾時執金剛具德者得未曾有開敷眼頂禮一切智而說偈言

「諸佛甚希有  權智不思議
離一切戲論  諸佛自然智
而為世間說  滿足眾希願
真言相如是  常依於二諦
若有諸眾生  知此法教者
世人應供養  猶如敬制底

時執金剛說此偈已諦觀毘盧遮那目不暫瞬默然而住於是世尊復告執金剛祕密主言「復次祕密主一生補處菩薩住佛地三昧道離於造作知世間相住於業地堅住佛地復次祕密主八地自在菩薩三昧道不得一切諸法離於有生知一切幻化是故世稱觀自在者復次祕密主聲聞眾住有緣地識生滅除二邊極觀察智得不隨順修行因是名聲聞三昧道祕密主緣覺觀察因果住無言說法不轉無言說於一切法證極滅語言三昧是名緣覺三昧道祕密主世間因果及業若生若滅繫屬他主空三昧生是名世間三昧道」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祕密主當知  此等三昧道
若住佛世尊  菩薩救世者
緣覺聲聞說  摧害於諸過
若諸天世間  真言法教道
如是勤勇者  為利眾生故

復次世尊告執金剛祕密主言「祕密主汝當諦聽諸真言相」金剛手言「唯然世尊願樂欲聞」爾時世尊復說頌曰

「等正覺真言  言名成立相
如因陀羅宗  諸義利成就
有增加法句  本名行相應
若唵字𤙖字  及與潑磔迦
或頡唎  是佛頂名號
若揭㗚佷拏  佉陀耶畔闍
訶娜摩囉也  鉢吒也等類
是奉教使者  諸忿怒真言
若有納麼字  及莎縛訶等
是修三摩地  寂行者標相
若有扇多字  微戍陀字等
當知能滿足  一切所希願
此正覺佛子  救世者真言
若聲聞所說  一一句安布
是中辟支佛  復有少差別
謂三昧分異  淨除於業生

「復次祕密主此真言相非一切諸佛所作不令他作亦不隨喜何以故以是諸法法如是故若諸如來出現若諸如來不出諸法法爾如是住謂諸真言真言法爾故祕密主成等正覺一切知者一切見者出興于世而自此法說種種道隨種種樂欲種種諸眾生心以種種句種種文種種隨方語言種種諸趣音聲而以加持說真言道祕密主云何如來真言道謂加持此書寫文字祕密主如來無量百千俱胝那庾多劫積集修行真實諦語四聖諦四念處四神足十如來力六波羅蜜七菩提寶四梵住十八佛不共法祕密主以要言之諸如來一切智智一切如來自福智力自願智力一切法界加持力隨順眾生如其種類開示真言教法云何真言教法謂阿字門一切諸法本不生故迦字門一切諸法離作業故佉字門一切諸法等虛空不可得故哦字門一切諸法一切行不可得故重聲字門一切諸法一合不可得故遮字門一切諸法離一切遷變故車字門一切諸法影像不可得故若字門一切諸法生不可得故社字門一切諸法戰敵不可得故吒字門一切諸法慢不可得故咤字門一切諸法長養不可得故拏字門一切諸法怨對不可得故重聲字門一切諸法執持不可得故多字門一切諸法如如不可得故他字門一切諸法住處不可得故娜字門一切諸法施不可得故重聲字門一切諸法法界不可得故波字門一切諸法第一義諦不可得故頗字門一切諸法不堅如聚沫故麼字門一切諸法縛不可得故婆字門一切諸法一切有不可得故野字門一切諸法一切乘不可得故囉字門一切諸法離一切諸塵染故邏字門一切諸法一切相不可得故縛字門一切諸法語言道斷故奢字門一切諸法本性寂故沙字門一切諸法性鈍故娑字門一切諸法一切諦不可得故訶字門一切諸法因不可得故祕密主仰若拏那麼於一切三昧自在速能成辨諸事所為義利皆悉成就」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真言三昧門  圓滿一切願
所謂諸如來  不可思議果
具足眾勝願  真言決定義
超越於三世  無垢同虛空
住不思議心  起作諸事業
到修行地者  授不思議果
是第一真實  諸佛所開示
若知此法教  當得諸悉地
最勝真實聲  真言真言相
行者諦思惟  當得不壞句

爾時執金剛祕密主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說不思議真言相道法不共一切聲聞緣覺亦非普為一切眾生若信此真言道者諸功德法皆當滿足唯願世尊次說漫荼羅所須次第」如是說已世尊復告金剛手而說偈言

「持真言行者  供養諸聖尊
當奉悅意花  潔白黃朱色
鉢頭摩青蓮  龍花奔那伽
計薩囉末利  得蘗藍瞻蔔
無憂底羅劍  鉢吒羅娑羅
是等鮮妙華  吉祥眾所樂
採集以為鬘  敬心而供養
栴檀及青木  苜蓿香欝金
及餘妙塗香  盡持以奉獻
沈水及松香  嚩藍與龍腦
白檀膠香等  失利婆塞迦
及餘焚香類  芬馥世稱美
應當隨法教  而奉於聖尊
復次大眾生  依教獻諸食
奉乳糜酪飯  歡喜漫荼迦
百葉甘美餅  淨妙粆糖餅
布利迦間究  及末塗失囉
諾迦無憂  播鉢吒食等
如是諸餚饍  種種珍妙果
蹇荼與石蜜  糖蜜生熟酥
種種諸漿飲  乳酪淨牛味
又奉諸燈燭  異類新淨器
盛滿妙香油  布列為照明
四方繒憣蓋  種種色相間
門標異形類  并懸以鈴鐸
或以心供養  一切皆作之
持真言行者  存意勿遺忘
次具迦羅奢  或六或十八
備足諸寶藥  盛滿眾香水
枝條上垂布  間插華果實
塗香等嚴飾  結護而作淨
繫頸以妙衣  瓶數或增廣
上首諸尊等  各各奉兼服
諸餘大有情  一一皆獻之
如是修供養  次引應度者
灑之以淨水  授與塗香華
令發菩提心  憶念諸如來
一切皆當得  生於淨佛家
結法界生印  及與法輪印
金剛有情等  而用作加護
次應當自結  諸佛三昧耶
三轉加淨衣  如真言法教
而用覆其首  深起悲念心
三誦三昧耶  頂戴以囉字
嚴以大空點  周匝開焰鬘
字門生白光  流出如滿月
現對諸救世  而散於淨華
隨其所至處  行人而尊奉
漫荼羅初門  大龍廂衛處
於二門中間  安立於學人
住彼隨法教  而作眾事業
如是令弟子  遠離於諸過
作寂然護摩  護摩依法住
初自中胎藏  至第二之外
於漫茶羅中  作無疑慮心
如其自肘量  陷作光明壇
四節為周界  中表金剛印
師位之右方  護摩具支分
學人住其左  蹲踞增敬心
自敷吉祥草  藉地以安坐
或布眾綵色  彤輝極嚴麗
一切繢事成  是略護摩處
周匝布祥茅  端坐互相加
右旋皆廣厚  遍灑以香水
思惟火光尊  哀愍一切故
應當持滿器  而以供養之
爾時善住者  當說是真語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惡揭娜二合 莎訶

「復以三昧手  次持諸弟子
慧手大空指  略奉持護摩
每獻輒誠誦  各別至三七
當住慈愍心  依法真實言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阿摩訶扇底丁以反下同蘗多 扇底羯囉 鉢囉二合睒摩達磨儞 阿婆嚩薩嚩二合 達麼娑麼多鉢囉二合鉢多二合 莎訶

「行者護摩竟  應教令儭施
金銀眾珍寶  象馬及車乘
牛羊上衣服  或復餘資財
弟子當至誠  恭敬起慇重
深心自忻慶  而奉於所尊
以修行淨捨  令彼歡喜故
已為作加護  應召而告言
『今此勝福田  一切佛所說
為欲廣饒益  一切諸有情
奉施一切僧  當獲於大果
無盡大資財  世說常隨生
以供養僧者  施具德之人
是故世尊說  應當發歡喜
隨力辦餚膳  而施現前僧』」

爾時毘盧遮那世尊復告執金剛祕密主而說偈言

「汝摩訶薩埵  一心應諦聽
當廣說灌頂  古佛所開示
師作第二壇  對中漫荼羅
圖畫於外界  相距二肘量
四方正均等  內向開一門
安四執金剛  居其四維外
謂住無戲論  及虛空無垢
無垢眼金剛  被雜色衣等
內心大蓮華  八葉及鬚蘂
於四方葉中  四伴侶菩薩
由彼大有情  往昔願力故
云何名為四  謂總持自在
念持利益心  悲者菩薩等
所餘諸四葉  作四奉教者
雜色衣滿願  無礙及解脫
中央示法界  不可思議色
四寶所成瓶  盛滿眾藥寶
普賢慈氏尊  及與除蓋障
除一切惡趣  而以作加持
彼於灌頂時  當置妙蓮上
獻以塗香華  燈明及閼伽
上蔭幢幡蓋  奉攝意音樂
吉慶伽陀等  廣多美妙言
如是而供養  令得歡喜已
親對諸如來  而自灌其頂
復當供養彼  妙善諸香華
次應執金篦  在於彼前住
慰喻令歡喜  說如是伽他
『佛子佛為汝  決除無智膜
猶如世醫王  善用以金籌
持真言行者  復當執明鏡
為顯無相法  說是妙伽他
『諸法無形像  清澄無垢濁
無執離言說  但從因業起
如是知此法  自性無染污
為世無比利  汝從佛心生
次當授法輪  置以二足間
慧手傳法螺  復說如是偈
『汝自於今日  轉於救世輪
其聲普周遍  吹無上法螺
勿生於異慧  當離疑悔心
開示於世間  勝行真言道
常作如是願  宣唱佛恩德
一切持金剛  皆當護念汝
次當於弟子  而起悲念心
行者應入中  示三昧耶偈
『佛子汝從今  不惜身命故
常不應捨法  捨離菩提心
慳悋一切法  不利眾生行
佛說三昧耶  汝善住戒者
如護自身命  護戒亦如是
應至誠恭敬  稽首聖尊足
所作隨教行  勿生疑慮心』」

爾時金剛手白佛言「世尊若有諸善男子善女人入此大悲藏生大漫荼羅王三昧耶者彼獲幾所福德聚」如是說已佛告金剛手言「祕密主從初發心乃至成如來所有福德聚是善男子善女人福德聚與彼正等祕密主以此法門當如是知彼善男子善女人從如來口生佛心之子若是善男子善女人所在方所即為有佛施作佛事是故祕密主若樂欲供養佛者當供養此善男子善女人若樂欲見佛即當觀彼」時金剛手等上首執金剛及普賢等上首諸菩薩同聲說言「世尊我等從今以後應當恭敬供養是善男子善女人何以故世尊彼善男子善女人同見佛世尊故

爾時毘盧遮那世尊復觀一切眾會告執金剛祕密主等諸持金剛者及大眾言「善男子有如來出世無量廣長語輪相如巧色摩尼能滿一切願積集無量福德住不可害行三世無比力真言句」如是言已金剛手祕密主等諸執金剛及大會眾同聲說言「世尊今正是時善逝今正是時

爾時毘盧遮那世尊住於滿一切願出廣長舌相遍覆一切佛剎清淨法幢高峯觀三昧時佛從定起爾時發遍一切如來法界哀愍無餘眾生界聲說此大力大護明妃曰

「南麼薩婆怛他蘖帝弊毘也反下同 薩婆佩野微蘖帝弊 微濕嚩二合目契弊 薩婆他 羅吃沙上二合摩訶沬麗 薩婆怛他蘖多 奔昵也二合 𤙖𤙖 怛囉二合引磔怛囉二合引 阿鉢囉二合丁以反訶諦 莎訶十一

時一切如來及佛子眾說此明已即時普遍佛剎六種震動一切菩薩得未曾有開敷眼於諸佛前以悅意言音而說偈言

「諸佛甚奇特  說此大力護
一切佛護持  城池皆固密
由彼護心住  所有為障者
毘那夜迦等  惡形諸羅剎
一切皆退散  念真言力故

時薄伽梵廣大法界加持即於是時住法界胎藏三昧從此定起說入佛三昧耶持明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阿三迷 咀𭌆二合三迷 三麼曳 莎訶

即於爾時於一切佛剎一切菩薩眾會之中說此入三昧耶明已諸佛子等同聞是者於一切法而不違越

時薄伽梵復說法界生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達摩馱睹 薩嚩二合婆嚩句痕

金剛薩埵加持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伐折囉二合𧹞 伐折囉二合咀麼二合句痕

金剛鎧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伐折囉二合𧹞 伐折羅二合迦嚩遮𤙖

如來眼又觀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怛他揭多斫吃芻二合 尾也二合嚩路迦也 莎訶

塗香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微輸馱健杜納婆二合 莎訶

華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摩訶妹咀𭌆二合 毘庾二合蘖帝 莎訶

燒香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達摩馱睹弩蘖帝 莎訶

飲食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阿囉囉 迦羅羅 沫隣捺娜弭 沫隣捺泥 摩訶[喱-里+復] 莎訶

燈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怛他揭多喇旨二合 薩叵二合囉儜嚩婆娑娜 伽伽猱陀哩耶二合 莎訶

閼伽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伽伽娜三摩三摩 莎訶

如來頂相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伽伽娜難多薩發二合囉儜 微輸馱達摩儞 莎訶

如來甲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伐折囉二合入嚩二合引 微薩普二合囉𤙖

如來圓光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入嚩二合引摩履儞 怛他蘖多㗚旨二合 莎訶

如來舌相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摩訶摩訶 怛他蘖多爾訶嚩二合 薩底也二合達磨鉢囉二合丁以反瑟恥二合 莎訶

息障品第三

爾時金剛手又復請問毘盧遮那世尊而說偈言

「云何道場時  淨除諸障者
修真言行人  無能為惱害
云何持真言  云何彼成果
如是發問已  大日尊歎言
「善哉摩訶薩  快說如是語
隨汝心所問  今當悉開示
障者自心生  隨順昔慳悋
為除彼因故  念此菩提心
善除妄分別  從心思所生
憶念菩提心  行者離諸過
常當意思惟  不動摩訶薩
而結彼密印  能除諸障礙
祕密主復聽  繫除散亂風
阿字為我體  心持阿字門
健陀以塗地  而作大空點
依於嚩庾方  闔以捨囉梵
思念於彼器  大心彌盧山
時時在其上  阿字大空點
先佛所宣說  能縛於大風
大有情諦聽  行者防駛雨
思惟囉字門  大力火光色
威猛熾焰鬘  忿怒持遏伽
隨所起方分  治地興蔭雲
斷以慧刀印  昏蔽尋消散
行者無畏心  或作葪羅劍
以是金剛橛  一切同金剛
復次今當說  息一切諸障
念真言大猛  不動大力者
住本漫荼羅  行者或居中
而觀彼形像  頂戴三昧足
彼障當淨除  息滅而不生
或以羅邇迦  微妙共和合
行者造形像  而以塗其身
彼諸執著者  由斯對治故
彼諸根熾然  勿生疑惑心
乃至釋梵尊  不順我教故
尚當為所焚  況復餘眾生

爾時金剛手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我亦如是知諸聖尊住本漫荼羅位令有威神由彼如是住故如來教勅無能隱蔽何以故世尊即一切諸真言三昧耶所謂住於自種性故是故真言門修菩薩行諸菩薩亦當住於本位作諸事業」「又祕密主若說諸色彼諸聖尊漫荼羅位諸尊形相當知亦爾是則先佛所說祕密主於未來世劣慧無信眾生聞如是說不能信受以無慧故而增疑惑彼唯如聞堅住而不修行自損損他作如是言『彼諸外道有如是法非佛所說』彼無智人當作如是信解」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一切智世尊  諸法得自在
如其所通達  方便度眾生
是諸先佛說  利益求法者
彼愚夫不知  諸佛之法相
我說一切法  所有相皆空
常當住真言  善決定作業

普通真言藏品第四

爾時諸執金剛祕密主為上首諸菩薩眾普賢為上首稽首毘盧遮那佛各各言音請白世尊「樂欲於此大悲藏生大漫荼羅王如所通達法界清淨門演說真言法句

爾時世尊無壞法爾加持而告諸執金剛及菩薩言「善男子當說如所通達法界淨除眾生界真實語句」時普賢菩薩即時住於佛境界莊嚴三昧說無閡力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三麼多奴揭多 嚩囉闍達摩[嗨-每+(臼/工)]闍多 摩訶摩訶 莎訶

時彌勒菩薩住發生普遍大慈三昧說自心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阿爾單若耶 薩婆薩埵捨耶弩蘖多 莎訶

爾時虛空藏菩薩入清淨境界三昧說自心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阿奢三麼多弩蘖多 微質怛囒嚩囉達囉 莎訶

爾時除一切蓋障菩薩入悲力三昧說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阿薩埵係多毘庾二合蘖多 怛㘕二合怛㘕二合㘕㘕 莎訶

爾時觀世自在菩薩入於普觀三昧說自心及眷屬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薩婆怛他蘖多嚩盧吉多 羯嚕儜麼也 囉囉𤙖若短聲 莎訶

得大勢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髯髯索 莎二合

多羅尊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羯嚕呶嗢婆二合上 哆囇哆𭌆 莎訶

大毘俱胝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薩婆陪也怛囉二合引散儞 𤙖薩破二合吒也 莎訶

白處尊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怛他蘖多微灑也 三婆 鉢曇摩二合摩履儞 莎訶

何耶揭㗚嚩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𤙖佉陀畔闍 薩破二合吒也 莎訶

時地藏菩薩住金剛不可壞行境界三昧說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訶訶訶 素怛弩 莎訶

時文殊師利童子住佛加持神力三昧說自心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係係俱摩囉迦 微目吃底丁以反二合鉢他悉體他以反 薩麼二合囉薩麼二合 鉢囉二合丁以反 莎訶

爾時金剛手住大金剛無勝三昧說自心及眷屬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伐折囉二合𧹞 戰拏麼訶𡀔瑟𧹞 𤙖」

忙莽計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伐折囉二合𧹞 怛𭌆二合𭌆二合 若衍底丁以反 莎訶

金剛鎖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伐折囉二合𧹞 滿陀滿陀也 暮吒暮吒也 伐折路二合嗢婆去二合 薩嚩怛囉引二合鉢囉引二合丁以反訶諦 莎訶

金剛月黶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伐折囉二合𧹞 頡唎二合吽發吒 莎訶

金剛針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伐折囉二合𧹞 薩婆達麼儞唎吠平二合達儞 伐折囉二合素旨嚩囉泥 莎訶

一切持金剛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伐折囉二合𧹞 𤙖𤙖𤙖 發吒發吒發吒髯髯 莎訶

一切諸奉教者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伐折囉二合𧹞 係係緊質囉也徙 釳㗚二合佷儜二合釳㗚二合佷儜二合 佉娜佉娜 鉢𭌆布囉也 薩嚩二合鉢囉二合丁以反 莎訶

時釋迦牟尼世尊入於寶處三昧說自心及眷屬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薩婆吃麗二合[嗨-每+(臼/工)]素捺那 薩婆達摩嚩始多鉢囉二合鉢多 伽伽娜三摩三麼 莎訶

毫相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嚩囉泥 嚩囉鉢囉二合引鉢帝𤙖

一切諸佛頂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鑁鑁鑁 𤙖𤙖發吒 莎訶

無能勝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地𠻱二合𠻱二合 𠻱𠻱 馹𠻱二合馹𠻱二合 莎訶

無能勝妃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阿鉢囉爾帝 若行底丁以反怛抳帝 莎訶

地神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鉢㗚二合他以無蓋反平二合 莎訶

毘紐天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微瑟儜二合 莎訶」

嚕捺囉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嚕捺囉引二合 莎訶

風神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嚩也吠 莎訶

美音天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薩囉娑嚩二合丁以反二合 莎訶

禰哩底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𡆗吃灑二合地鉢多曳 莎訶

閻魔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梅無蓋反嚩娑三合哆也 莎訶

死王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沒㗚二合怛也二合 娑訶

黑夜神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迦囉囉怛唎二合 莎訶

七母等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忙怛𭌆二合毘也反 莎訶

釋提桓因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鑠吃囉引二合 莎訶

嚩嚕拏龍王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阿半鉢哆曳 娑訶

梵天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鉢囉二合鉢多曳 娑訶」

日天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阿儞怛夜二合 娑訶

月天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戰捺羅引二合 娑訶

諸龍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謎伽設濘曳 娑訶

難陀跋難陀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難徒鉢難捺瑜 娑訶

時毘盧遮那世尊樂欲說自教跡不空悉地一切佛菩薩母虛空眼明妃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伽伽那嚩囉落吃灑二合 伽伽那糝迷 薩婆覩嗢蘖二合 避娑囉三婆吠 入縛二合羅那謨阿目伽 娑訶」

復次薄伽梵為息一切障故住於火生三昧說此大摧障聖者不動主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伐折囉二合𧹞 戰拏摩訶𡀔灑儜 薩破二合吒也 𤙖怛囉二合 悍

復次降三世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伐折囉二合𧹞 訶訶訶 微薩麼二合 薩婆怛他揭多微灑也三婆嚩 怛囇二合路枳也二合微若也 𤙖若急呼 莎訶

諸聲聞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係睹鉢羅二合丁以反 微蘖多羯麼涅闍多 𤙖

諸緣覺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嚩

普一切佛菩薩心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薩婆勃馱菩提薩埵 訶㗚捺耶 甯夜二合吠奢儞 娜麼薩婆尾泥 莎訶

普世天等諸心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路迦路迦羯囉 薩婆提婆那伽藥吃沙二合健達婆阿蘇囉蘖嚕荼緊捺囉摩護囉伽 訶㗚二合捺耶 甯夜二合𭌆二合 微質怛囉二合蘖底丁以反 莎訶

一切諸佛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薩婆他 微麼底 微枳囉儜 達摩馱啫[嗨-每+(臼/工)]闍多 參參訶 莎訶

不可越守護門者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訥囉馱二合𭌆二合 摩訶路灑儜 佉娜也薩鑁引平怛他蘖多然矩嚕 莎訶

相向守護門者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係摩訶鉢囉二合戰拏 阿毘目佉 蘖㗚二合訶拏二合佉娜耶 緊質囉也徙 三麼耶麼弩娑麼二合 莎訶

結大界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薩婆怛羅二合引弩蘖帝 滿馱也徙瞞 摩訶三摩耶[嗨-每+(臼/工)] 娑麼二合囉嬭 阿鉢囉二合丁以反訶諦 馱迦馱迦 折囉折囉 滿馱滿馱 捺奢儞羶 薩婆怛他蘖多弩壤帝十一 鉢囉二合嚩囉達嚨臘馱微若曳十二 薄伽嚩底十三 微矩𭌆微矩麗十四 麗魯補𭌆十五 莎訶十六

菩提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阿

行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阿

成菩提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暗」

涅槃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噁」

降三世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伐折囉二合𧹞 訶

不動尊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伐折囉二合𧹞 悍」

除蓋障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阿去急呼

觀自在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娑

金剛手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伐折囉二合𧹞 嚩急呼

妙吉祥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瞞」

虛空眼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嚴輕呼

法界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㘕」

大勤勇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欠

水自在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髯」

多羅尊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耽」

毘俱胝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勃𭌆二合

得大勢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參」

白處尊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半」

何耶揭哩婆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含」

耶輸陀羅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閻」

寶掌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參」

光網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髯」

釋迦牟尼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婆

三佛頂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𤙖吒㘕二合

白傘佛頂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㘕」

勝佛頂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苫」

最勝佛頂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賜」

火聚佛頂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怛𭌇二合

除障佛頂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訶啉二合

世明妃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耽含半含閻」

無能勝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𤙖」

地神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微」

髻設尼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枳履」

鄔波髻設尼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儞履」

質多童子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弭履」

財慧童子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係履」

除疑怪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訶娑難」

施一切眾生無畏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囉娑難」

除一切惡趣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特懵二合娑難」

哀愍慧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微訶娑難」

大慈生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諂勅減反

大悲纏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閻」

除一切熱惱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縊」

不思議慧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污」

寶處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難

寶手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衫」

持地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噞」

復次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髯輕呼鼻聲

寶印手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泛普含反

堅內意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𧹞」

虛空無垢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含」

虛空慧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𡂰」

清淨慧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蘖丹都痕反

行慧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地㘕」

安慧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𤙖」

諸奉教者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地室唎二合唅沒㘕二合

菩薩所說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吃沙二合拏囉閻劍」

淨居天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滿弩囉麼 達摩三婆嚩微 婆嚩迦那 三三 莎訶」

羅剎娑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吃㘕二合𭌆

諸茶吉尼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訶二合

諸藥叉女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藥吃叉二合尾儞夜二合𭌆

諸毘舍遮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比旨比旨」

諸部多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喁縊喁伊懵散寧

諸阿修羅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囉吒知姦反囉吒同上特懵耽沒囉二合波囉二合

諸摩睺羅伽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蘖囉藍蘖羅藍」

諸緊那羅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訶散難微訶散難」

諸人真言曰

「南麼三曼多勃馱喃 壹車鉢㘕 麼弩麼曳迷 莎訶」

「祕密主是等一切真言我已宣說是中一切真言之心汝當諦聽所謂阿字門念此一切諸真言心最為無上是一切真言所住於此真言而得決定

大毘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卷第二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