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山老人夢遊集

憨山老人夢遊集卷第三十八

偈一

示鄒生子胤十首

此事明明絕覆藏普天帀地露堂堂男兒不突金剛眼覿體相看若面墻

見聞知覺總空花瞖未除時見轉差只待晴空清淨眼方知別有好生涯

聲色場中豈偶然自將荊棘苦參天何人一擲翻身出始信隨緣自在禪

妙性圓明自本真從來皎潔絕纖塵不教妄染輕遮障便是超凡大力人

道心原不離尋常待客迎賓底事忙試看个中關捩子何曾移動一毫芒

五蘊山中寂滅場六窓虗敞夜生光只須喚醒葊中主莫使昏沈自葢藏

湛湛心光本不迷祇因情想自暌𢹂但看起處無消息一任猿聲日夜嗁

性天雲淨月輪孤身世何須問有無但得塵緣蹤迹斷不勞名字挂江湖

世緣逐逐幾時休弃却家山向外求衣底明珠任埋沒長途空自抱窮愁

太虗閃電不留情憎愛何容逐隊行擘破孃生真面目肯教埋沒過平生

寄袁生

曾將書札寄南能問法遙參最上乘三昧知從文字入不知可記昔時僧

示水天禪人

知識相逢豈易哉个中消息口難開妙高峰頂經行處不是平空賺善財

示譚復之

曾從授記向靈山今日重來一扣關為問拈華當日事頭陀不是易開顏

示鍾生衡頴

曾過曹谿已十年相逢知識總前緣阮生何必窮途哭自有西來最上禪

示方生覺之

心光獨露形骸外祖意能參機語前想聽匡山蓮漏熟故來重理舊因緣

示常達禪人

南岳曹谿一脈來相傳明鏡亦非臺金剛正眼人人共須向磨甎一句開

示宗玄禪人

幻成五蘊本來空必欲求之似捕風試向渾身消散後應須識取主人公

示南岳庸質山主

萬山深處一茅菴朝暮雲霞當小參最是谿聲關不住廣長日夜語喃喃

南岳山居

七十年來夢裏過江湖蹤迹總蹉跎而今喜得閒田地莫問從前事若何

脚跟踏徧水雲鄉未離清涼古道場筋力漸衰心已倦安眠飽食是行藏

大休歇處不尋常妄想消時世已忘都向別求真極樂誰知當下是西方

但見無生寂滅心了無妄想敢來侵根塵總是空花影佛祖何須向外尋

觀心生處了無生閃電光中眼倍明為問西來成底事今人都只解貪程

示廬陵僧密潔公

廬陵米價近如何問著休全舉似他一粒但能輕嚼破始知佛法總無多

示杜言禪人

西江一派馬師禪聞道而今久失傳莫謂磨甎堪作鏡自然不墮路途邊

示定水禪人

久依華座覓真詮鐘鼓分明句句玄若問西來端的意從前佛祖未曾傳

示量空禪人接待武昌

聞開梵剎向江湄來往風䭵正渡時為問華亭垂釣者離鈎三寸幾人知

題方覺之離垢菴

一芥菴中絕點塵從來無物可相親靜觀寂滅清涼地頓見如來妙法身

題羼提菴

物我如空不可求無邊大海一浮漚但看起處無蹤跡苦樂從教當下休

示天淵禪人

己躬下事甚分明不用尋師費遠行只向目前親薦取是誰見色與聞聲

示六義禪人

死生大事莫商量說起愁心可斷腸無量劫來都錯過者回豈忍負空王

寄若昧法師

蓮華峰下住菴人日與雲中五老親瀑布從空霏玉屑恍如賓主對談論

示雲居常元禪人

出世原為究此心非圖名字挂叢林頭話參到無心處不向他家外面尋

寄海會菴主

十方海會此為家來往經過路不差香飯飽餐回首去出門煙水更無涯

答雨法師寄法華新疏

靈山一會費商量四十餘年久覆藏今日通身全吐露分明只在一毫芒

閣門緊閉不通風多少躊躇歎路窮不是輕勞彈指力安知裏許量如空

窮子歸來見父時此心相委信無疑縱將寶藏全分付若不掀翻總不知

無邊剎海總蓮華可歎從前盡數沙君向毛頭親點破自今常御白牛車

示素璞禪人有引

禪人向參予於曹谿尋歸吳門頃巢雨二法師以予與若師雪浪為法門兄弟命禪人持書遠走南岳迎予終老予感二公高誼念禪人遠勞因成二偈用以志懷

曾禮曹谿走瘴鄉歸依三帀繞禪牀分明一句無生話莫道當時有覆藏

遙持一紙故人書特向空山問卜居一片身心全付託餘生不必問何如

答巢雨二法師

法門義氣信非常自是青山骨肉香擬向通玄峰頂上忘言相對一繩牀

吳門山水最幽清二朗高峰久著聲儻得煙霞期共老安眠飽食遂餘生

示浮剎禪人

遙向千峰問嬾殘口邊寒涕未曾乾火中黃獨初煨熟把似君前不易餐

示大智禪人

竹杖芒鞵過萬山遠從南岳扣松關石頭路滑難移步莫道參方是等閒

題別峰相見卷

百城南望盡煙波峰頂相逢事若何不是善財無面目祇緣知識信誵譌

訊專愚衡公病

四大久觀如泡影病魔何處可潛蹤古人自有安閒法只在無生一念中

示若拙禪人

行徧天涯覓此心從來都向外邊尋縱然未出門前路須信漫漫草更深

寄徐菶莪

時問維摩病裏身門開不二露天真飽餐香飯忘言後方信離情道始親

示心聞禪人

本來自性量如空見色聞聲樹過風但使浮雲消散盡幾曾一物著其中

示三昧真禪人遊峩嵋

歷徧諸方好歇心不虗名字挂叢林歸來滿面峩嵋雪雲白山青何處尋

示徑山靜主

電光石火豈為真瞥地相逢未可親若是本來消息斷大千隨處現全身

若埜音禪人從黃梅走南岳復參雙徑示之以偈

遠行南岳覓行蹤喜得黃梅一綫通別向五峰相見處萬山雪擁白頭翁

示無瑕禪人

䇿杖遙來雙徑深別峰相見是知音故人若問餘生事萬疊雲山一片心

示念西居士

南詢煙水百城過知識相逢事若何更向五峰深處覓須知佛法本無多

示勤如禪人禮峨嵋

遠從雙徑禮峨嵋涉水登山為阿誰儻見普賢真面目莫教辜負一雙眉

示徑山堂主

雙徑單傳佛祖心蒼崖翠竹古叢林應知正令常新處鐘鼓時宣妙法音

輓幻予師

寒巖凍餓有誰知絕後重甦賴阿師今日五峰闚塔影恍然猶對坐談時

示仁安法師

身心一片似冰壺試看其中是有無妄想不來消息斷何須此外覓工夫

過菩提菴喜逢智河禪友

原是菩提樹下人到來恍忽見前身谿聲常說無生法可惜時人聽不真

樹下相逢舊有緣別來不記幾生前入門一笑心相契始信無言是祕傳

示詢南禪人看病

出世何為最勝因目前看破病中身知他痛癢相關處萬行無如此念真

示德門禪人校經

海眼從來絕點塵大光明藏可安身只須仔細從頭看纔著纖塵便失真

示非玄曉禪人

曾向慈恩理教綱釣竿拋却歷諸方於今若識孃生面不必將心問法王

過甘露接待寺

登山涉水總迷途未審前邨是有無驀直忽逢甘露灑纔沾一滴破焦枯

示承拙禪人持明密行

烈火炎炎妄想流醍醐須灌頂門頭會教一滴周毛孔始是持明祕密修

澹泊齋示雲山居士

中一室冷如冰趺坐長明午夜燈來往應真時滿座人人知是在家僧

示蓮西居士

妄想生時當下休了無一念挂心頭忘機便是真安養極樂何須向外求

題達大師書經墨光亭

聞道蓮華筆底生墨光猶自照虗明閒來為問華中主滿耳秋濤說法聲

示曹生錫卿

丈夫立志豈尋常刺股懸梁苦備嘗但使六根無垢濁管教心地自生光

遊浮山於妙高峰下聞智燈禪人誦法華經因題於壁

水上蓮華舌上經一菴深鎻萬峰青松風日夜常宣說可惜時人不解聽

示真嗣沙彌

生死無常一息閒好將心志在青山但能不作紅塵業嬴得終身物外閒

匡山喜陳赤石大參過訊

萬疊青山一片心目前處處是雲林不須更問西來意水鳥時宣妙法音

示修六逸公掩關金輪峰

萬仞峰頭獨坐時身心放下是全提銀山銕壁須鑽透徹底分明不許知

送悟心融首座還京口

空山擬伴老餘年何意東歸上法船好待海門孤月上話頭一為老僧圓

示達本禪人

勘破塵凡萬劫心歸來遙向白雲深金輪峰下松濤急日聽無生妙法音

示本懷禪人

身心久在白雲中何事隨緣任轉蓬收拾歸來全放下萬山高臥日頭紅

示行素侍者

拋却身心禮法王前程不必問行藏但能識得孃生面草木叢林盡放光

示頓利禪人遊五臺

一條拄杖曳單瓢參禮休辭萬里遙儻遇曼殊齋會日休教惡水驀頭澆

示寂知慧林二禪人

學人不必苦馳求妄想消時得自由但自披衣閒處看心心不斷是誰流

空山寂寂絕諸緣不學諸方五味禪參者不須求向上但能放下自天然

示恒一禪人

此事從來不外求見聞知覺有來由但知日用頭頭現莫落隨緣第二籌

示克文禪人

空華起滅本無端爭奈人人瞖眼看須信晴空無處覓丈夫切莫被他瞞

示巨壑禪人

坐斷千峰不問禪爐香經卷是生緣但能此外無餘事自是塵中極樂天

若惺炯首座遠來相訊因示

苦海相從二十年重從廬岳禮枯禪相看莫問餘生事五老雲霞在目前

念雲禪人遵乃祖命接待吳江今逢六十初度偈以壽之

塵中覺路敞雲堂徧布身心滿十方一片祖翁常住地願教永劫作津梁

示眉子

火宅炎炎不易清六根銷爍可憐生但能一念如冰冷便是超凡第一程

送昧法師應講維揚

偶乘一葦截江流法鼓雷鳴彼岸頭無數羣生開大夢歸來毫相不曾收

示鄭白生居士

一片身心放下時直教內外似琉璃其中無著纖塵處日用頭頭只自知

示曹谿堂主俛無昂公

常想新州戴髮僧不知一字有何能肩頭柴擔腰閒石博得西來無盡燈

道場不必向他求只在當人一念頭自性但能全體現何愁法海不橫流

示見空禪人

出塵本意在山林四十無聞愧此心今喜脚跟絲綫斷萬峰深處更宜深

示禪人禮峨嵋

無邊法界以為身觸處相逢意最親若向峨嵋峰頂上雲霞滿目更迷人

西望峨嵋雪似銀普賢端坐一微塵無邊剎海都含攝應現隨緣喜見身

示冶師鑄鐘成

天地為爐萬象銅鎔成眾竅吼長風一聲響徹三千界喚醒人閒大夢中

示李生

浮世光陰苦不多己躬下事竟如何今生若不求歸宿依舊從緣墮愛河

示朴行者乞食

市遠山深乞食遙單持一鉢路迢迢莫因曲折生疲厭應想黃梅石墜腰

示無隱法師

昔依華座繞空王文字時生般若香今向一毛觀剎海逢人不必細商量

示幻宗老衲印造華嚴經

剖破微塵出大經法門珠網遞相形分明託出蓮華藏觸處令人夢眼醒

贈堪輿響山老衲

大地山河入眼空一條拄杖活如龍分明指出無生路直與西來一派通

示體具禪人

趙州無字死生關銕壁銀山冷眼看但向未生前覰破自然不被舌頭謾

示悅禪人清涼菴捨茶

楊枝甘露灑焦枯一滴纔沾熱惱蘇直指西來端的意相逢但問喫茶無

寄博山無異來公

襟期不隔一毫端千里雲山覿面看最是思君親切處夜深明月照人寒

示壽昌長老

瓦礫翻成大道場祖翁田地莫教荒應思冐雨衝寒句粒米莖薪可斷腸

示壽昌𨶑然謐禪人

堀中師子久調兒轉擲翻身未易知莫使埜狐蹤迹近叉牙切記在當時

示頑石禪人

埋身八面不通風死盡偷心始見功但向未生前著力方知海底日頭紅

示碧霞老衲

他方行徧久歸來梵剎家山坐地開衲子入門無別事喫茶洗鉢亦奇哉

示玄樞禪人

己躬下事要分明一念單提莫記程但使妄情消盡處管教心水自澄清

示蘄陽歸宗老衲

觸目明明般若光六門常放未遮藏若能當念根塵斷日用端居大道場

示慧鏡禪人

心見光明不在根從來諸暗不能昏三千世界如觀果那律親登此法門

示六如坤公掩關

收攝身心緊閉關塵中不異在深山好將妄想都拋却從此勤求出世閒

示戒深濬侍者

憶昔𢹂缾逐杖藜幾回為法到曹谿今來直入千峰裏更向堂前乞指迷

示有明了重禮五乳

昔年參罷禮清涼一見文殊返故鄉不識三三多少眾故來重請為敷揚

鄭白生重參五乳因示

昨來問法過匡廬一句全提會也無但只不忘歸去路自然超出聖凡途

聞沈朗倩掩關城中寄示

居一室豁如空凡聖交參落此中獨有主人常寂寂十方坐斷不通風

示丹陽觀音山慧空禪人

祇園門外即迷津來往風波過客頻高揭慧燈常不昧直須照破一微塵

示岸度禪人

幻海無涯浪未收全憑智楫駕慈舟中流高桂輕䭵去直到菩提彼岸頭

寄金貞度

同坐祇園飯食時別來每憶善思惟法緣應似維摩詰不二相談近是誰

寄普陀昱光禪人

白花山下久跏趺水月光中一念孤正使十方俱坐斷海枯石爛恰如無

酬心光法師

空山一室白雲封鳥道玄微入萬重不是直通霄外路安知步步絕行蹤

示深光侍者省親

爾別慈親已廿年要明父母未生前而今復作思歸夢此去應須斷愛緣

示姚星陽居士

心在塵中願出塵直須不昧本來人時時常想歸依處八寶花閒有後身

示了此老衲增臘

濁世浮生莫問年法身三際不能遷但須一念常光現華藏莊嚴在目前

示護關侍者

擎茶奉水要真知動靜週旋看是誰須向目前三喚處莫教辜負一雙眉

犀牛扇子骨皮全急喚將來不解拈一語痛如三頓棒幾能脇下會還拳

示新安仰山本源禪人

割愛應知出世因肯教心地著纖塵直須念念回光照莫昧當人淨法身

圓明一念沒遮藏觸處逢緣盡寂光拈起一塵含法界更於何處覓西方

寄雞鳴寺冲虗上人

湖光山色照牀前樓閣渾如出水蓮遙憶故人行樂處花中白日坐安禪

寄黃檗山了心上人

禪從黃檗最難參纔著言詮落二三唯有風光當一掌至今山水語喃喃

寄樊山主

隨緣示現小王身心似蓮花不染塵宴坐深宮常說法直教不昧本來人

寄袁居士

一向此身都是客而今掉臂始歸家回看奔走紅塵道何似棲心白藕花

示明海禪人

袈裟之下豈尋常不自求心最可傷曠劫漂流至今日者回真是好商量

示心悟禪人閉關九年

閉關枯坐九年期好似嵩山面壁時縱有齊腰三尺雪安心一語幾人知

示性通行人

負舂腰石似黃梅夜半何曾正眼開但信本來無一物方知明鏡亦非臺

送克文禪人少林禮祖

斷臂巖前雪尚紅西來一脈許誰通此行但得安心法便振當年鼻祖風

輓巢松法師

原從兜率白椎來此去還應坐講臺若待慈尊下生日知君重理舊胚胎

寄融首座

西江不斷往來船別後音書竟杳然唯有牀前松上月夜深影落在君前

寄孫圖南居士

久落江湖不定蹤別來今已臥千峰誰知破盡人閒夢唯有空山靜夜鐘

示深愚字以訥

大道西來本絕言好從愚訥遡真源直須參到忘緣處方信毗耶不二門

寄三白禪人

何時杖錫過東林入室重論出世心莫負千峰秋夜月清光獨照影沈沈

示廣鎧侍者持法華經

一自親聞墨劫前是時已結大因緣從今重理多生句字字心開舌上蓮

示海藏行人禮法華經

多寶如來舊法身從空涌出示諸人若能當處無生滅法法原來總是真

示江州孝子左福念

佛本多生孝道人常持一念奉慈親若將孝道求成佛萬行無如此念真

示鳴明禪人

遙來為法到匡山幾度晨昏一叩關若問西來端的意白雲飛去又飛還

示明華禪人字道果

一葦西來五葉花從茲道種自生芽但將智水勤澆灌果證菩提定不差

示歸宗堅音長老

荷擔正法古叢林須用金剛護法心但得光明全體現頭頭物物盡知音

示王居士

父子家傳淨業禪曾從瘴海問真詮而今重入匡山祉見面還如未別前

武夷默初禪人遠來禮請病不赴因示

遙來為法到匡山瞻戀殷勤重往還莫道老僧慵說法白雲不放出松關

莊嚴華座擁諸天只待光臨啟法筵莫謂法身曾不動舌根蚤已徧三千

寄示觀智雲禪人

遠持一鉢走他方到處隨緣是道場莫謂塵勞非佛事原從苦海泛慈航

示鏡玄禪人

當體圓明般若光六根門首沒遮藏若能念念無生現觸處無心解脫場

示禪人八首

當人一念要精持歷歷孤明不昧時獨有未生前一著從來不許老胡知

死生大事最堪悲急下功夫蚤是遲但向自心求解脫不須此外更尋思

往來生死久竛竮未悟無生不暫停誓向此身應度脫莫教回首再沈冥

圓明一性絕纖塵只為從前錯認真但使斷除煩惱障自然得見本來人

欲海波騰無盡流誰將彼岸一回頭直須高挂輕䭵去不到窮源未肯休

世緣無盡苦無涯一念回頭便到家識得本來真面目方知不負此袈裟

此心不必外邊求只在當人一念休身世但從空處看恰如湛海一浮漚

六根門首六塵多舉世人人沒奈何但肯心心常照破自然日用不隨他

示修淨土六首

眾緣消盡絕疎親老眼何容著點塵莫使六時蓮漏斷華中已有未來身

初因愛念感娑婆淨土應須出愛河要得蓮華為父母全憑念念見彌陀

見聞知覺盡常光心地蓮華暗吐香若使六根無染著自然觸目是西方

眉閒一道白毫光諸佛眾生總覆藏但得現前常不昧蓮華心地暗生香

五濁塵勞可厭離西方淨土是歸期直須念念光明現便見華開七寶池

淨土原來不外求當人一念要知休回觀妄想消融處便是西方第一籌

大雪

萬山冰雪連根凍一片身心徹骨寒回想六年飢餓處令人不覺鼻頭酸

答劉三畏大參

千里雲山見此心聊將一語寄東林儻君不負蓮華約白社幽期尚可尋

華宇居士持華嚴經令甥覺之來請因寄

華藏莊嚴妙絕倫無邊佛剎一微塵若能念念光明現便是隨緣解脫人

示在珍行童

生死途中苦最長好從知識覓良方若能掉臂安然去須向空門禮法王

蘊真禪人時從從五臺來參雙徑

金剛堀裏舊行蹤別後雲山隔萬重今夜長空千里雪當年曾把洞門封

憨山老人夢遊集卷第三十八

上一卷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