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般舟三昧經

No. 418 [Nos. 416, 417, 419]

般舟三昧經卷上一名十方現在佛悉在前立定經

問事品第一

佛在羅閱祇摩訶桓迦憐摩訶比丘僧五百人皆得阿羅漢獨阿難未

爾時有菩薩名颰陀和與五百菩薩俱——皆持五戒——晡時至佛所前以頭面著佛足却坐一面并與五百沙門俱至佛所前為佛作禮却坐一面

時佛放威神諸比丘所在遠方無不來者即時十萬比丘俱相隨來會佛所前為佛作禮却坐一面

佛復放威神摩訶波和提比丘尼與三萬比丘尼俱相隨至佛所前為佛作禮却坐一面

佛復放威神羅憐那竭菩薩從舍衛墮梨大國出橋曰兜菩薩從占波大國出那羅達菩薩從彼羅斯大國出須深菩薩從加羅衛大國出摩訶須薩和菩薩與阿難邠坻迦羅越俱從舍衛大國出因坻達菩薩從鳩睒彌大國出和輪調菩薩從沙祇大國出一一菩薩各與二萬八千人俱來到佛所前為佛作禮皆却坐一面

羅閱祇王阿闍世與十萬人俱來到佛所前為佛作禮却坐一面

四天王釋提桓因梵三鉢摩夷亘天阿迦膩吒天各各與若干億億百千天子俱來到佛所前為佛作禮却住一面

難頭和難龍王沙竭龍王摩難斯龍王阿耨達龍王各各與若干龍王億億百千萬俱來到佛所前為佛作禮却住一面

四面阿須倫王各與若干阿羞倫民億億百千萬俱來到佛所前為佛作禮却住一面

時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諸天諸龍諸阿羞倫民諸閱叉鬼神諸迦樓羅鬼神諸甄多羅鬼神諸摩睺勒鬼神諸人非人無央數都不可計

颰陀和菩薩從坐起正衣服叉手長跪白佛言:「願欲有所問既問者為有所因故天中天!聽我言者今當問佛

佛告颰陀和菩薩:「所因故者便問佛當為若說之

颰陀和菩薩問佛言:「菩薩當作何等三昧?所得智慧如大海如須彌山所聞者不疑終不失人中之將自致成佛終不還終不生愚癡之處豫知去來之事未曾離佛時若於夢中亦不離佛端政姝好於眾中顏色無比少小常在尊貴大姓家生若其父母兄弟宗親知識無不敬愛者高才廣博所議作者與眾絕異自守節度常內慚色終不自大常有慈哀智慮通達於智中明無有與等者威神無比精進難及入諸經中多入諸經中諸經中無不解安樂入禪入定入空無想無所著於是三事中不恐多為人說經便隨護之在所欲生何所自恣無異本功德力所信力多所至到處其筋力強無不欲愛力無不有根力明於所向力明於所念力明於所視力明於所信力明於所願力在所問如大海無有減盡時如月盛滿時悉遍照無有不感明者如日初出時如炬火在所照無所罣礙不著心如虛空無所止如金剛鑽無所不入安如須彌山不可動如門閫正住堅心軟如鵠毛無有麁爽身無所慕樂於山川如野獸

「常自守不與人從事若沙門道人多所教授皆護視若有輕嬈者終無瞋恚心一切諸魔不能動解於諸經入諸慧中學諸佛法無有能為作師者威力聖意無有能動搖者深入之行常隨無所行常柔軟於經中常悲承事於諸佛無有厭所行種種功德悉逮及所行常至所信常政無有能亂者所行常淨潔臨事能決無有難清淨於智慧悉明得所樂行盡於五蓋智慧所行稍稍追成佛之境界

「莊嚴諸國土於戒中清淨阿羅漢辟支佛心所作為者皆究竟所作功德常在上首教授人民亦然於菩薩中所教授無有厭當所作者度無有極一切餘道無有能及者未嘗離佛不見佛常念諸佛如父母無異稍稍得諸佛威神悉得諸經明眼所視無所罣礙諸佛悉在前立

「譬如幻師自在所化作諸法不豫計念便成法亦無所從來亦無所從去如化作念過去當來今現在如夢中所有分身悉遍至諸佛剎如日照水中影悉遍見所念悉得如嚮亦不來亦不去死如影之分便所想識如空於法中無想莫不歸仰者一切平等無有異於經中悉知心不可計一切諸剎心不著無所適念出於諸佛剎無所復罣礙悉入諸陀憐尼門於諸經中聞一知萬諸佛所說經悉能受持

「侍諸佛悉得諸佛力悉得佛威神勇猛無所難行步如猛師子無所畏於諸國土無不用言者所聞者未曾有忘時一切諸佛之議等無有異悉了知本無經不恐欲得諸經便自知說如諸佛終無厭為世間人之師無不依附者其行方幅無有諂偽諸剎照明朗不著於三處所行無所罣礙於眾輩中無所適於本際法中無所慕持薩芸若教人入佛道中未曾恐怖無有畏懼時悉曉知佛諸經所有卷所在眾會中無不蒙福者見佛極大慈歡喜所學諸佛經通利於大眾中無所畏於大眾中無有能過者名聲極遠破壞諸疑難無不解於經中極尊於師子座上坐自在如諸佛法教悉曉知佛萬種語悉入萬億音愛重諸佛經常念在左右側未曾離於諸佛慈於佛經中樂行常隨佛出入常在善知識邊無有厭極時

「於十方諸佛剎無所適止悉逮得願行度脫十方萬民智慧珍寶悉逮得經藏

「身如虛空無有想教人求菩薩道使佛種不斷行菩薩道未曾離摩訶衍逮得摩訶僧那僧涅極曠大道疾逮得一切智諸佛皆稱譽近佛十力地一切所想悉入中一切所計悉了知世間之變悉曉知成敗之事生者滅者悉曉知入經海寶開第一之藏悉布施悉於諸剎行願亦不在中止極大變化如佛所樂行心一反念佛悉在前立一切適不復願適無所生處十方不可計佛剎悉見聞諸佛所說經一一佛比丘僧悉見是時不持仙道羅漢辟支佛眼視不於是間終生彼間佛剎爾乃見便於是間坐悉見諸佛悉聞諸佛所說經悉皆受譬如我今於佛前面見佛菩薩如是未曾離佛未曾不聞經

佛告颰陀和菩薩:「善哉善哉!所問者多所度脫多所安隱於世間人民不可復計天上天下悉安之今若能問佛如是若乃前世過去佛時所聞地行作功德所致供養若干佛以所致樂於經中所致作道行守禁戒所致自守法行清白不煩濁輒以乞匃自食多成就諸菩薩合會教語諸菩薩用是故極大慈哀一切人民皆於等心隨時欲見佛即見佛所願極廣大甚深之行常念佛智慧悉持經戒悉具足佛種聖心如金剛悉知世間人民心所念悉在諸佛前

佛告颰陀和菩薩:「若功德以不可復計

佛言:「今現在佛悉在前立三昧其有行是三昧若所問者悉可得

颰陀和菩薩白佛言:「願佛哀說之今佛說者多所過度多所安隱願佛為諸菩薩現大明

佛告颰陀和菩薩:「一法行常當習持常當守不復隨餘法諸功德中最第一何等為第一法行?是三昧名現在佛悉在前立三昧

行品第二

佛告颰陀和菩薩:「若有菩薩所念現在定意向十方佛若有定意一切得菩薩高行

「何等為定意?從念佛因緣向佛念意不亂從得黠不捨精進與善知識共行空——除睡眠不聚會——避惡知識近善知識不亂精進飯知足不貪衣不惜壽命子身避親屬離鄉里習等意得悲意心護行棄蓋習禪不隨色不受陰不入衰不念四大不失意不貪性解不淨不捨十方人活十方人十方人計為是我所十方人計為非我所一切欲受不貿戒習空行欲諷經不中犯戒不失定意不疑法不諍佛不却法不亂比丘僧離妄語助道德家避癡人世間語不喜不欲

「聞道語具欲聞亦喜從因緣畜生生不欲聞六味習為五習為離十惡為習十善為曉九惱行八精進捨八懈怠為習八便為習九思八道家念又不著禪聞不貢高棄自大聽說法欲聞經欲行法不隨歲計不受身想離十方人不欲受不貪壽為了陰不隨惑為不隨所有求無為不欲生死大畏生死計陰如賊計四大如蛇十二衰計空久在三界不安隱莫忘得無為不欲貪欲願棄生死不隨人諍不欲墮生死

「常立佛前受身計如夢以受信不復疑意無有異一切滅思想——過去事未來事今現在事等意

「常念諸佛功德自歸為依佛定意得自在不隨佛身相法一切一計不與天下諍所作不諍從因緣生受了從佛地度得可法中法中得下以了空意計人亦不有亦不滅自證無為眼以淨一切不二覺意不在中邊一切佛為一念入無有疑無有能呵自得曉覺意故不從他人待得善知識計如佛無有異意一切在菩薩無有離時縱一切魔不能動一切人如鏡中像見一切佛如晝一切從法行為入清淨菩薩行如是

佛言:「持是行法故致三昧便得三昧現在諸佛悉在前立何因致現在諸佛悉在前立三昧?如是颰陀和!其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持戒完具獨一處止心念西方阿彌陀佛今現在隨所聞當念去是間千億萬佛剎其國名須摩提在眾菩薩中央說經一切常念阿彌陀佛

佛告颰陀和:「譬如人臥出於夢中見所有金銀珍寶父母兄弟妻子親屬知識相與娛樂喜樂無輩其覺已為人說之後自淚出念夢中所見如是颰陀和!菩薩若沙門白衣所聞西方阿彌陀佛剎當念彼方佛不得缺戒一心念——若一晝夜若七日七夜——過七日以後見阿彌陀佛於覺不見於夢中見之譬如人夢中所見不知晝不知夜亦不知內不知外不用在冥中故不見不用有所蔽礙故不見

「如是颰陀和!菩薩心當作是念

「時諸佛國界名大山須彌山其有幽冥之處悉為開闢目亦不蔽心亦不礙是菩薩摩訶薩不持天眼徹視不持天耳徹聽不持神足到其佛剎不於是間終生彼間佛剎乃見便於是間坐見阿彌陀佛聞所說經悉受得從三昧中悉能具足為人說之

「譬若有人聞墮舍利國中有婬女人名須門若復有人聞婬女人阿凡和梨若復有人聞優陂洹作婬女人是時各各思念之其人未曾見此三女人聞之婬意即為動便於夢中各往到其所是時三人皆在羅閱祇國同時念各於夢中到是婬女人所與共棲宿其覺已各自念之

佛告颰陀和:「我持三人以付若持是事為人說經使解此慧至不退轉地得無上正真道然後得佛號曰善覺如是颰陀和!菩薩於是間國土聞阿彌陀佛數數念用是念故見阿彌陀佛見佛已從問:『當持何等法生阿彌陀佛國?』爾時阿彌陀佛語是菩薩言:『欲來生我國者常念我數數常當守念莫有休息如是得來生我國』」

佛言:「是菩薩用是念佛故當得生阿彌陀佛國常當念如是佛身有三十二相悉具足光明徹照端正無比在比丘僧中說經說經不壞敗色何等為不壞敗色?痛痒思想生死魂神世間天上——上至梵摩訶梵——不壞敗色用念佛故得空三昧如是為念佛

佛告颰陀和:「菩薩於三昧中誰當證者?我弟子摩訶迦葉因坻達菩薩須真天子及時知是三昧者有行得是三昧者是為證何等為證?證是三昧知為空定

佛告颰陀和:「乃往去時有佛名須波日時有人行出入大空澤中不得飲食飢渴而臥出便於夢中得香甘美食飲食已其覺腹中空自念:『一切所有皆如夢耶?』」

佛言:「其人用念空故便逮得無所從生法樂即逮得阿惟越致如是颰陀和!菩薩其所向方聞現在佛常念所向方欲見佛即念佛不當念有亦無我所立如想空當念佛立如以珍寶倚琉璃上菩薩如是見十方無央數佛清淨譬如人遠出到他郡國念本鄉里家室親屬財產其人於夢中歸到故鄉里見家室親屬喜共言語於夢中見以覺為知識說之:『我歸到故鄉里見我家室親屬』」

佛言:「菩薩如是其所向方聞佛名常念所向方欲見佛菩薩一切見佛如持珍寶著琉璃上譬如比丘觀死人骨著前有觀青時有觀白時有觀赤時有觀黑時其骨無有持來者亦無有是骨亦無所從來是意所作想有耳菩薩如是持佛威神力於三昧中立在所欲見何方佛欲見即見何以故如是?颰陀和!是三昧佛力所成持佛威神於三昧中立者有三事:持佛威神力持佛三昧力持本功德力用是三事故得見佛譬若颰陀和!年少之人端正姝好莊嚴已如持淨器盛好麻油如持好器盛淨水如新磨鏡如無瑕水精欲自見影於是自照悉自見影云何颰陀和!其所麻油水鏡水精其人自照寧有影從外入中不?」

颰陀和言:「不也天中天!用麻油水精水鏡淨潔故自見其影耳其影亦不從中出亦不從外入

佛言:「善哉善哉!颰陀和!如是颰陀和!色清淨所有者清淨欲見佛即見見即問問即報聞經大歡喜作是念:『佛從何所來?我為到何所?』自念:『佛無所從來我亦無所至』自念:『三處——欲處色處無想處——是三處意所為耳我所念即見心作佛心自見心是佛心是怛薩阿竭心是我身心見佛心不自知心心不自見心心有想為癡心無想是泥洹是法無可樂者皆念所為設使念為空耳設有念者亦了無所有』如是颰陀和!菩薩在三昧中立者所見如是

佛爾時頌偈曰:

「心者不知心
有心不見心
心起想則癡
無想是泥洹
是法無堅固
常立在於念
以解見空者
一切無想念

四事品第三

「菩薩有四事法疾逮得三昧何等為四?一者所信無有能壞者二者精進無有能逮者三者所入智慧無有能及者四者常與善師從事是為四

「菩薩復有四事疾得是三昧何等為四?一者不得有世間思想如指相彈頃三月二者不得臥出三月如指相彈頃三者經行不得休息不得坐三月除其飯食左右四者為人說經不得望人衣服飲食是為四

「菩薩復有四事疾得是三昧何等為四?一者合會人至佛所二者合會人使聽經三者不嫉妬四者教人學佛道是為四

「菩薩復有四事疾得是三昧何等為四?一者作佛形像若作畫用是三昧故二者用是三昧故持好疋素令人寫是三昧三者教自貢高人內佛道中四者常護佛法是為四

時佛說偈而歎曰:「常當樂信於佛法誦經念空莫中止精進除睡臥三月莫得懈

「坐說經時安諦受學極當廣遠若有供養饋遺者莫得喜無所貪慕得經疾佛者色如金光身有三十二相一相有百福功德端政如天金成作過去佛當來佛悉豫自歸今現在佛皆於人中最尊常念供養當供養於佛花香擣香飯食具足當持善意用是故三昧離不遠持常鼓樂倡伎樂於佛心常當娛樂

「為求是三昧者當作佛像種種具足種種姝好面目如金光求是三昧者所施常當自樂與持戒當清潔高行棄捐懈怠疾得是三昧不久瞋恚不生常行於慈心常行悲哀等心無所憎惡今得是三昧不久極慈於善師視當如佛貪不得有於經中施不得貪如是教當堅持諸經法悉當隨是入是為諸佛之道徑如是行者今得三昧不久

佛告颰陀和:「如是等菩薩當慈心常樂於善師所視師當如佛悉具足承事欲書是三昧經時若欲學時菩薩敬師如是颰陀和!菩薩於善師有瞋恚有持善師短視善師不如佛者得三昧難譬如颰陀和!菩薩明眼人夜半視星宿見星其眾多如是颰陀和!菩薩持佛威神於三昧中立東向視見若干百佛若干千佛若干萬佛若干億佛如是十方等悉見諸佛

佛告颰陀和:「是菩薩如佛眼悉知悉見如是颰陀和!是菩薩欲得今現在諸佛悉在前立三昧布施當具足持戒如是忍辱精進一心智慧度脫智慧身悉具足

時佛歎曰:「如淨眼人夜半上向視星宿不可計晝日思念悉見菩薩如是逮得三昧者見不可復計百千佛從三昧中覺以悉念見自恣為諸弟子說

佛言:「如我眼清淨常見於世間菩薩如是得三昧以見不可復計佛見佛不視身相但視十種力不如世間人有貪消滅諸毒以清淨不復想菩薩逮功德如是聞是經遵是經如泥洹聞是法空空無有恐怖我當作是說經用眾人民故皆令得佛道

佛言:「如我比丘阿難黠慧聞經即受持菩薩如是逮得是三昧以聞不可計經卷悉受持

佛言:「如阿彌陀佛剎諸菩薩常見不可計佛如是菩薩得三昧以常見不可計佛所信常有哀心譬如渴者欲得飲常有極大慈棄捐世俗事常樂持經施用是故清淨得三昧不久

譬喻品第四

佛告颰陀和:「菩薩慈求三昧者得是三昧已不精進行者譬如颰陀和!有人載滿舡珍寶欲持度大海未至舡中道壞閻浮利人皆大悲念:『亡我爾所珍寶』如是颰陀和!是菩薩聞是三昧已不書不學不誦不持如中法一切諸天人民皆為大悲憂言:『乃亡我爾所經寶』用失是深三昧故

佛言:「是三昧經者是佛所囑佛所稱譽聞是深三昧經者不書不學不誦不守不持如法者反復愚癡自用以為高耶?不受是經意欲高才反不肯學是三昧譬如颰陀和!愚癡之子有人與滿手栴檀香不肯受之反謂與之不淨栴檀香其貨主語其人言:『此栴檀香卿莫謂不淨乎且取嗅之知香不?試視之知淨不?』癡人閉目不視不肯嗅

佛言:「其聞是三昧者如是不肯受之反棄捨去是為不持戒人反捨是珍寶經是為愚癡無智自用得禪具足為度反呼世間為有不入空不知無其人聞是三昧已不樂不信不入中反作輕戲語:『佛亦有深經乎?亦有威神乎?』反形言:『世間亦有比丘如阿難乎?』」

佛言:「其人從持是三昧者所去兩兩三三相與語云:『是語是何等說乎?是何從所得是語乎?是為自合會作是語耳是經非佛所說』」

佛告颰陀和:「譬如賈客持摩尼珠示田家癡子其人問賈客:『評此幾錢?』賈客答言:『夜半時於冥處持是摩尼珠著冥中其明所照至直滿其中寶』」

佛言:「其人殊不曉其價反形是摩尼珠言:『其價能與一頭牛等不?寧可貿一頭牛』想是不復過此與我者善不肯者已如是颰陀和!其人聞是三昧不信者反形是經如是

佛言:「如菩薩持是三昧受信者便隨行四面皆擁護無所畏持禁戒完具為得高明黠慧深入為他人說之菩薩當持是三昧分布語人展轉相傳當令是三昧久在

佛言:「癡人自於前世佛所不供養不作功德反自貢高多行誹謗嫉妬用財利故但欲求名但欲嘩說不得善師亦不明經聞是三昧已不信不樂不入中反誹謗人言:『是彼不知愧為自作是經耳是經非佛所說』」

佛告颰陀和:「今我具語汝如是颰陀和!求菩薩道者——若善男子善女人——持是三千國土滿其中珍寶施與佛設有是功德不如聞是三昧若有菩薩聞是三昧信樂者其福轉倍多

時佛歎曰:「是三千國土滿其中珍寶施於佛持用求佛復有異人——持是三昧者——是佛所稱譽聞信者其福倍多

佛言:「是迷惑自貢高人不信者及與惡知識從事聞是經不信不樂是為於我經中怨家無異是不持戒人在自大中其餘人展轉聞其言信隨之此為壞佛法其人相告言:『是經為非佛所說』直作是誹謗

佛言:「有信是三昧者其人宿命曾見過去佛已用是故我為是信者說是三昧耳是輩之人常護佛法聞是經信樂者當作是知離佛不遠若持戒堅者常正心恭敬於經我用是故為是人說耳

佛告跋陀和:「我所說無有異爾故說是語耳今見我說是三昧者其人却後世時聞是三昧終不疑不形笑不言不信除在惡師邊正使在善師邊其功德薄少如是輩人復轉與惡師從事是輩人者聞是三昧不信不樂不入中何以故?其人未久學所更佛少所信智慧少故不信耳

佛告颰陀和:「其有菩薩聞是三昧不形笑不誹謗者歡喜不中疑不言乍信乍不信樂書樂學樂誦樂持

佛言:「我悉豫知豫見已其人不獨於一佛所作功德不於二若三若十悉於百佛所聞是三昧却後世時聞是三昧者誦持經卷最後守一日一夜其福不可計自致阿惟越致所願者得

佛告颰陀和:「聽我說譬喻譬如颰陀和!有人取一佛剎悉破碎如塵其人取此一塵悉復破盡如一佛剎塵都盧悉取一一塵皆復塵碎盡如一佛剎塵云何颰陀和!是塵其數寧多不?」

颰陀和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告颰陀和:「我為汝曹引此譬喻若有一菩薩盡取是一塵置一佛剎其數爾所佛剎滿其中珍寶悉持供養諸佛不如聞是三昧若復有一菩薩聞是三昧已誦持為他人說須臾間是菩薩功德不可復計

佛言:「持是三昧者誦持為他人說其福乃爾何況守是三昧悉具足者?」

佛爾時頌偈曰:

「三千大千之國土
滿中珍寶用布施
設使不聞是像經
其功德福為薄少
若有菩薩求眾德
當講奉行是三昧
疾悉諷誦此經法
其功德福無有量
如一佛國塵世界
皆破壞碎以為塵
彼諸佛土過是數
滿中珍寶用布施
其有受持是世尊
四句之義為人說
是三昧者諸佛慧
得聞功德叵比喻
何況有人自講說
受持諷誦念須臾
轉加增進奉行者
其功德福無有量
假使一切皆為佛
聖智清淨慧第一
皆於億劫過其數
講說一偈之功德
至於泥洹讚詠福
無數億劫悉歎誦
不能盡究其功德
於是三昧一偈事
一切佛國所有地
四方四隅及上
滿中珍寶以布施
用供養佛天中天
若有聞是三昧者
得其福祐過於彼
安諦諷誦講說者
引譬功德不可喻
其人貢高終不起
亦無有趨惡道時
解了深法不疑結
行斯三昧德如是
學士為以見奉吾
德重精進普不著
增益信明為菩薩
力學三昧佛所讚
屬累汝等常勸教
力行精進無放逸
自勖勇猛勤修行
令得大道不復反
其有誦受是三昧
已為面見百千佛
假使最後大恐懼
持此三昧無所畏
行是比丘以見我
常為隨佛不遠離
菩薩聞習三昧者
義當受持為人說
菩薩得是三昧者
爾乃名曰博達慧
為逮總持佛稱譽
疾成佛道智如海
常恒誦說是三昧
當從佛法世尊教
聞其種姓得等覺
如佛所說無有異

般舟三昧經卷上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下一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