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底峽尊者傳

阿底峽尊者傳

目錄

阿底峽尊者聖像
阿底峽尊者傳
卷一
第一章自身所具廣大功德
 第一段
在家時代
  第一節
受用圓滿
  第二節
種姓圓滿
  第三節
俱生功德圓滿
 第二段
學法時代
 第三段
留學阿蘭陀寺
 第四段
出家及其菩薩行
一三
  第一節
出家
一三
  第二節
廣修菩薩之行
一四
   第一目
修習五明學處
一四
阿底峽尊者傳
卷二
一九
   第二目
尊者所證功德
一九
第二章宏法利生廣大事業
二一
 第一段
住大菩提寺
二一
 第二段
住止迦摩羅尸羅寺
二三
 第三段
赴藏宏法
二四
  第一節
略述藏王之系統
二四
  第二節
初次迎請
二五
  第三節
第二次迎請
二七
阿底峽尊者傳
卷三
三七
  第四節
赴藏途中宏揚聖教
三七
   第一目
起行之前
三七
   第二目
途中降魔
三九
   第三目
說深奇法大轉法輪
四四
阿底峽尊者傳
卷四
四九
   第四目
請赴拉薩
四九
   第五目
拉薩途中
五三
   第六目
卓錫拉薩轉大法輪
五八
阿底峽尊者傳
卷五
六五
  第五節
尊者之圓寂
六五
   第一目
圓寂前相
六五
   第二目
槃勝樂
六七
第三章事業流傳教法增廣
六九

阿底峽尊者傳(卷一)

敬禮焚燒諸戲論圓證深廣二種身事業光明流十方末世法王然燈智

正法有無依於受持宏演之行者有諸行者正法住世無諸行者正法隱沒俱舍云「佛正法有二謂教證為體有持說行者此便住世間」受持講說修行亦依有傳承者為言若不爾者則邪正濫矣西藏佛法大宏於持松德尊王朝三傳至朗達瑪王朝大滅佛法未久朗達瑪遭變佛法重興然當一切時臆度邪徒隨自聰辯不依師承濫傳教法數百年中真偽莫辨(至今尚存餘習)俟有王名哦日(原地名)出家號曰智光智遊綸言聖意莫決參訪諸師疑情尤甚遂集智童遣送天竺徧學顯密諸宗訪迎宏法彥德凡經兩代(智光後有菩提光續之下文廣述)殷勤訪學始阿底峽尊者至藏破邪顯正重樹法幢是為西藏佛法中興之時代也(阿底峽尊者所傳者曰迦當派宗喀巴大師大宏此派之宗義即今之所謂黃教派其實亦名修行派又稱新迦當派又依俱善寺為名稱俱善派等)阿底峽者教證德圓非以少智而能測僅依傳記所載隨自勝解略錄少分以供國內之有緣云爾 譯者識

第一章 自身所具廣大功德

第一段 在家時代

第一節 受用圓滿

中天竺金剛座之東方有國曰伽𠳐羅國內大都曰薩訶囉有二十七億戶城中王宮平潔高廣有無量金幢嚴飾故名金幢宮受用圓滿可見一斑耳(譯者按鍾敦仁波卿所造傳謂東印度地名薩訶囉都名𠳐伽羅宮名金幢有居戶一億遊園七百二十浴地二萬五千多羅樹五萬六千株圍繞城邑城有七重垣牆城中有橋三百六十架金幢二萬五千王宮金頂凡有十三受用富樂可與香城比正法熾盛等同法上菩薩而無有異

第二節 種姓圓滿

王曰善勝(或曰善吉祥善德)正法代世妃曰勝光(或吉祥光婆羅門種)德同女寶王有三子長曰蓮華藏次曰月藏三曰勝藏(或曰吉祥藏)長紹王位納王妃生九子棄素披緇世稱為大善巧達那寶利密多羅(譯曰米勝友)勝藏出家號精進月善巧密法獲得生起次第三摩地能化現壇場傳法灌頂(譯者按後來藏朝尊者時尊者已圓寂遂往阿喀朵壠等處宏法聖迹可攷)其月藏王子者即尊者阿底峽是也

第三節 俱生功德圓滿

尊者初生天雨寶花五色霞光密覆宮上諸天音樂時眾悉聞如是瑞相其類非一(譯者按尊者誕於宋太宗七年歲次壬午)一日臥於宮殿上層寶床之上忽聞尊者寶床所對宮頂發大響聲若樑崩裂其母觀之見有數蝎若落螫尊者之狀尊者全無懼色遂即散去(譯者按後云為非人欲作災害所化尊者未懼而去也)又一日聲響如前其母觀之見青蓮一束尊者則見度母現身自此以後尊者凡有所疑則設供於度母像前祈禱所懷雖不現身說法而疑能任運自解也(現身時甚多下文可知)尊者凡十八月未出宮門有八乳母將護一切次宮之北有聚落曰比扎摩羅王妃臣庶乘車五百童女嚴飾樂師歌讚持無量供具往供如來當時尊者雖僅年半量似三載相好端殊觀者無厭首著天冠身衣天服父王抱持處寶車上時諸觀者咸共讚云「初生之日雨天花日照霞彩聞妙聲常顧何時得瞻視今日見矣甚希有」時王子問父母曰「此諸眾生為誰所有」父母告曰「是汝所屬」時王子發願云「願此諸人悉皆如我常生王家富樂自在」云云

未幾至扎摩羅道場王子禮三寶已以和雅讚誦而發願云「我得暇滿人王身諸根無過隨三寶常敬頂戴三寶尊自今永為歸依處」時諸會眾咸生希有次父母眷屬供養已畢發願云「惟願我等生生世中恒常供養三寶尊承事僧眾宣正法除煩惱言得自在」王子聞已顧其父母而發願云「世世不被家法縛處僧伽中獲法樂無慢供養三寶尊悲心觀照諸有情」時諸眾會愈生甚奇希有之想也

尊者三歲算數字書一切學畢至六歲時能辨內外正邪之法於十歲內常時歸依佛法僧寶守持齋戒饋施貧乏讀誦經論祈禱本尊尋求正法恭敬父母迎愛法侶悲愍眷屬護恤無怙無量善士一切勝行悉能擔荷而無遺缺

第二段 學法時代

尊者十一歲時諸餘王臣供獻童女二十一人歡娛王子尊者一日王命莊飾十三寶車無量臣庶前後圍繞幢幡寶蓋奏諸音樂歡遊街衢苑囿聚落作十五日廣大歡會他方國來觀王子者謂持福王女持輞王女持水主王女持猛王女凡有二十五王女至會各乘寶車七女侍從眾寶嚴飾奏諸美樂一一皆與天女無別王子見已眼根難捨貪念頓萌身毛驟竪爾時有一空行母化作一紺色童女以歌讚而助云「莫貪莫貪善根者如象沉溺蘆葦圍勇識溺此欲泯中清淨戒衣豈不沒五百五十二生中恒受奔勤(譯大善巧)苾芻身猶如鵝王游蓮池汝於此世當出離城邑淨妙諸童女是魔使女奪戒顏現似歡喜而誑惑妙相王子願當知如月明淨印海中身相明淨無濁垢具足五髻天莊嚴殊妙奪諸有情意(此一頌是讚王子相好)得此難得暇滿寶身時當以聞思修三盡人世增上緣謂無盡善知識為斷短故惟願極依止」王子聞已笑言答之(頌文恐繁不錄義謂「釋尊捐棄王位六萬妃女成等正覺轉正法輪為天人師稱讚供養我今何因不捨王位增此貪染我今已知世事如幻欲境欺誑謹當依教依知識修學正法」)

時諸眾會聞王子語雖生希有然恐出離彩妃聞已急告父母重增女樂戀惑其情如是漸次將返城邑王子與百二十騎俱作武裝飾至一山林見勝敵婆羅門(內道者)獨居靜處修出離法王子觀其德相即騎問云「獨居靜處行諸難行以梵淨法清淨存活捐除欲塵習仙人道為得何等勝功德耶」時婆羅門目不顧視答曰「我見諸行無常無有真實生時雖具王樂死已為業自在引向惡趣見此義故獨居靜處又見惡劣諸眾生等行同畜類死後恐生不靜垢中故我行此難行之行住此林藪又於幻財見無真實思後世故頂受仙法」云云王子聞已為觀實否重作是言「諸沙門者慢重餘人見王至前何為不起」婆羅門答云「我無資財依林安樂身命仇敵唯有死主我無慢故棄捨喧雜汝為何王復自何至我無親怨不相識故」云云

王子即曰「我自金幢宮中而來我是善勝王(又號虛空自在)之太子今來林藪誰敢與比汝不識主有違戒法」婆羅門曰「我已出人羣超越諸律則無官亦無奴復無所護恤王趣後世時無馬亦無伴獨自徒步行無衣亦無食獨自趣中有無地亦無國遠遊無知處王子亦非常故我依林藪王來不起迎」王子聞已急從騎下供上三輪(三輪謂弓劍)恭敬合掌而作是言「為觀善巧勝德故現似慢相發憍語我亦晝夜六時中思生死患悉出離欲捨王位趣解脫願婆羅門哀攝受」時婆羅門以三寶加持傳「發心法」王子後將車馬一同供獻婆羅門為使王子資糧圓故暫為收領並說教言「現世圓滿魔鬼亦求專行自利鷂狼悉知雖諸獨覺何成無上唯求飽滿奴僕亦食一切生中非皆為王惟願王子發大精進捨棄王位急趣解脫」云云王子更請云「我居王宮如繫牢獄祈垂加持不被王逼」婆羅門曰「種姓是三有之縛索王位同不淨之污泥國王為魔王之代名詞臣宰係魔羅之親里人汝今不久定遭羈逼今莫居此當往阿蘭陀寺彼處有汝多生師長名曰菩提跋陀羅從彼請受『發心教法』彼大善巧能饒益汝」說已還其車乘供具更告之曰「出王宮時重當來此有多教授當傳於汝」云云

第三段 留學阿蘭陀寺

王子回宮取金銀寶偕諸眷屬直趣中印度阿蘭陀寺時阿蘭陀王(護寺之國王)聞知嚴備四兵遠迎郊外問云「大王從何來欲摧何怨敵耶」答曰「我自東方薩訶而來我為摧伏三有怨敵及死主怨敵來非為他來也」王讚「善哉」復問「國王安否汝國境內比扎摩羅有無量聖眾何故至此」王子曰「我受勝敵婆羅門所記來阿蘭陀參菩提賢論師」時阿蘭陀王聞已先迎於宮中承事供養次送往阿蘭陀寺菩提賢論師前王子見論師已極生歡喜論師歡喜出諸言外從座起立互問訊已論師曰「王子請坐何緣至此」王子遂恭敬頂禮供諸珍寶白言「我恐為王位所欺陷溺生死污泥故携隨從往遊林藪見勝敵婆羅門請求慈悲攝受」彼云「可往阿蘭陀寺有汝多生師長菩提賢論師當從請受發心之法」我依彼命急回宮中持諸供物速至師前「惟願哀愍攝受授我發心教授之法」云云白已落坐時菩提賢論師住「三摩地」加持王子三業清淨授與無量發心教授復說「五欲欺誑王位虛幻後世境現追恨何及當發大精進尋求佛正法阿蘭陀北有明了杜梋菩薩具清淨戒無碍神通獲得中觀正見遠離八邊戲論(即生滅常斷來去一異之八)盡其生壽住寂靜處彼是汝無始生中師長當往彼前請諸深旨」云云

王子受教顧戀論師含悲而去至菩薩前禮敬供養白云「我自東方薩訶羅來我是薩伽羅王太子初至阿蘭陀寺菩提賢論師前請諸教授師云『此北靜處有汝無始生中師長可依彼處請「發心法」』謹奉師命來至尊前惟願慈悲攝受教授使我不為父王所逼」爾時菩薩深生歡喜慰問加持授與發心教授並講緣起性空之深義王子得教授已即於本座證「加行道」獲得「勇健三摩地門」將自所證啟白菩薩曰「我今住定見諸法性光明澄淨無諸濁染猶如虛空離諸雲翳次從定起見諸法現雖見顯現而不執實亦能任運憶緣有情(譯者按悲心菩提心俱攝在此)雖見諸法虛假然於極微細業獲不放逸如是空有豈無謬耶」菩薩讚云「善哉王子集聚福德定中雖達性空後得大悲緣諸有情二諦教授是我教授中尊今欲出離王宮苦者可往黑山之南彼有我師阿嚩都帝亦是汝往昔師長當往依彼請『發心教授』並求『出離教授』等法」云云王子聞教愛戀難捨為求法故含悲而去

時阿蘭陀王供養無量珍財及諸眷屬送三踰繕那而返如是漸次至黑山南遙見阿嚩都帝於一黑巖石下著毛衣躆皮墊體粗腹大目赤色青離諸分別半跏而坐王子急從騎下與諸眷屬頂禮足已坐於座旁爾時阿嚩都帝啟目視之問從何來王子合掌白言「從東方𠳐伽羅金幢宮來初至明了菩薩處求歸依救護彼教至此惟願慈悲哀愍攝受」是時阿嚩都帝聞已告言「王子我亦生於王家深怖惑業捐棄王位如同涕唾汝今能修阿嚩都帝行否(譯者按阿嚩都帝是人身中『中脈』之名又具『取』『畏』『慚』『斷』四義是無上瑜伽之行法)王位圓滿猶如毒海略飲少分能斷命根王位圓滿猶如火坑略為越度生無量苦汝今當還王宮觀察家室過患然後速來」王子聞教恭敬供養已急還本國到其國已一切人民見王子歸歡歌供養無量欣樂及至宮中父母喜甚問至何所今歸善哉

王子恭對父母啟白一切願許出離父母告云「汝厭生死者應當攝受王位供養三寶建立伽藍承事僧眾於諸有情修大悲心惠施匱乏安樂一切何用他為而必出離」王子答以「王位過患五欲虛偽如實哀愍願垂聽許修諸佛法不為宜兒作諸留難」爾時父母聞子所說無言可答遂暫許之王子既蒙父母許持諸飲食及諸供具與一千騎俱趣依阿嚩都帝求請教授到已恭敬供養合掌禮足阿嚩都帝乃為傳「發心等法」教云「汝今應往黑山寺親近修歡喜金剛及閻曼德迦瑜伽者羅睺羅笈多於彼座前請受『發心』『灌頂』等一切教授彼亦是汝往生師長」云云王子依教與千勇士趣黑山寺爾時歡喜金剛瑜伽者於無量瑜伽男女會中宣演密法遙見王子將至其所為顯王子勝德除眾會疑生希有心故以大悲心降大霹靂擊王子上時其霹靂不擊王子遙擊外道黑塔山諸大眾會見此事已咸生希有問云「今此王軍從何而至」歡喜金剛瑜伽者即告眾曰「此人前於五百五十二生恒為清淨苾芻得大善巧今生𠳐伽羅為善勝王子於如是殊勝眷屬及以王位毫無貪著捐棄一切行諸難行阿嚩都帝教來此處因具勝德現此境界為希有否」時諸大眾同聲讚曰「希有」急從座起遙為迎接王子見眾來迎與其從侍下馬而行到師面前恭敬頂禮白言「師長存念我雖久願棄家茲因種姓高貴終遭羈縛前已親近勝敵覺賢明了杜梋阿嚩都帝諸得成就之師長然至現在猶未能脫今阿嚩都帝師教來此願賜大乘『發心灌頂』一切教授決定加持令得解脫」爾時羅睺羅笈多作觀察已獨引王子入於密壇為灌「歡喜金剛」頂密號智密金剛晝夜相續傳諸教授凡十三日灌頂圓滿十三日中眷屬千人悉來眠息唯念王子何時當出也十三日已王子作「勝樂輪相」而去顧諸眷屬唱無常歌

時羅睺笈多更遣成就瑜伽者八人前後擁護返𠳐伽羅變國王心絕其貪戀令送與阿嚩都帝獨修難行之勝等王子受教已作瑜伽者相騎馬而返千人圍繞漸至王宮父母親屬咸來觀見生大畏怖懼其出離凡經三月防範不捨王子及諸同來瑜伽者徧城遊歷作瘋狂相親眷臣庶見是事已知王太子決不能留各自涕泣悲惜不已父王泣曰「噫唏王子初誕之時瑞相無量意為能紹王位心生歡喜何故今者欲依林藪豈不令吾大失所望夫復何言」王子聞父悲語即安慰曰「父王請聽兒言倘我今者攝持王位雖能暫時相聚而不捨離暫時不能何能長期又非一切生中悉成父子何能生生相聚永享快樂耶兒今捐捨王位行菩提道一切生中定能歡聚故願父王慈悲聽許不作留難」其父無言而母哀曰「雖甚愛顧於事何益一切眾生業力為主今可放捨任樂是從願後生生永為眷屬共相歡聚」是時王子蒙開許已心大歡喜得未曾有即與同來瑜伽男女次晨往詣阿嚩都帝修諸難行舉中觀論學中觀法聞思修三一座並行從十二歲至十八歲唯依止阿嚩都帝修學未嘗捨離(譯者按有傳謂依止九年或謂依止十二年者

總之尊者之修習密法多從羅睺羅笈多(又名蓮華鎧)求得然羅睺羅笈多初是習唯識學其見解為一切法唯識幻義尊者初習中觀其見解為一切法性空義故羅睺羅笈多師不喜語云「汝生於是見解全是往業所致」後依密修法獲大成就時見諸法性同尊者所許喜曰「諸法本性如汝所說」尊者對於中觀之見解係依阿嚩都帝修學獲得雖為瑜伽中觀派(譯者按西藏中觀派總分佛護月稱派清辯派靜命派初二派許外境後一不許故名瑜伽然復不許依他圓成有勝義自性故曰中觀後二派若依勝義不許自性依世俗則許之第一派世諦亦不許故成三派差別但此義深幽非少文而能盡述)然其實許則為月稱派之正見尊者自云「我待此派義是受喇嘛阿嚩都帝所教然我於月稱論師派具極大之信心」云云尊者又依喇嘛乞食者請求密宗智慧之灌頂加持教授等故入於大海(譯者按尊者入海三次此為一也)又尊者住比迦摩尸羅聚落時見一躶形婦人時哭時笑竊念此婦人定具希有功德遂以意想頂禮(即觀想禮)供養請諸教授時彼婦人答曰「教授我實有」說已向東而去尊者隨逐見住一大尸林中及至彼所婦人問曰「汝見我有功德耶」尊者答曰「我實見有功德」曰「知我哭笑意否」答曰「不知」告曰「哭者見諸有情未通達時流轉生死受種種苦故我慟哭若通達時現前即佛故我歡笑」彼婦人作此語已即現金剛瑜伽母之本身灌頂加持爾時尊者見金剛瑜伽母身已即頂禮供養請諸教授罄無遺餘爾時𠳐伽羅境內外道與內道辯諍內不抵外是故內教道場多失於外道

時有一上座於意不安心欲摧伏諸惡外道復我內教乃徧訪堪破外道之大善巧師及瑜伽師久而未獲無量憂愁尊者適住彼城一日有一女人見尊者身有光明疑其殊勝功德急詣上座告其所見上座聞已往觀述其因緣白其所請尊者許之大破一切邪見外道取回所失寺院僧侶復將外道徒眾感化歸向建立佛法中上座深生歡喜竊念如是勝士現乞丐相甚為可惜若出家者定能饒益聖教遂勸請出家未蒙允許請常住聚樂亦未許之未幾盡去

尊者自睺伽羅西返途中念云「今一切密法之加持教授堪能知解莫越於我者」一夜於睡夢中見諸空行母示諸未曾聞見之密典摧伏慢意又於一日度母現身問云「汝是密乘之善巧者耶」尊者答曰「是」「若爾知某某修法否」尊者曰「彼等昔未曾見」度母曰「若爾則汝之慢大矣」又云「汝人間如一毛端許之一切密典多在空行母等手中」說已不現尊者慢意從此永摧

第四段 出家及其菩薩行

第一節 出家

初者尊者依諸師長專修之時一夜夢中見勝樂輪住虛空中教曰「善男子僅修阿嚩都帝行無其所至(謂不能證聖位)汝當出家汝出家已汝之弟子出家多也」又一夜夢中見釋迦世尊與無量大苾芻僧共坐受齋自己亦坐邊座見釋尊顧尊者謂眾曰「彼人有何所貪而不出家耶」又尊者初欲專以阿嚩都帝行證見諦時遇一自性瑜伽母(從父母生已即成瑜伽母不加新修名自性瑜伽猶云俱生瑜伽者然此多屬化現)告尊者曰「汝莫修阿嚩都帝行縱今生所修亦不能見諦返起障難今當出家則能利益於佛陀之聖教也」一日尊者又於夢中見一道場中敷大座有一上座坐彼座前尊者欲入上座告云「此是出家地汝在家莫前」(彼上座者有謂是慈氏菩薩示現)醒已念云「我今定須出家矣

尊者二十九歲時至阿蘭陀寺問一善巧者云「我當於何部出家」彼反詰曰「汝之密行為捨不捨耶」答曰「不捨」(捨則何部皆可)告云「若爾須於大眾部中佛智論師派出家(佛智派即說出世部)」尊者受教往證大菩提金剛座處摩底毘訶羅寺依說出世部證大乘位持律上座戒鎧論師(或譯戒護)請為親教出家正諱名勝然燈智入正僧教恐怖魔軍慰悅人天

下明如何修心者分三修習五明學處教學之傳承修已所證之功德

第二節 廣修菩薩之行

第一目 修習五明學處

尊者善巧聲明因明前文可見一斑出家後依其親教師住親教師與一外道辯論辯論未竟親教忽病尊者繼其事外道墮負問云「此善巧者我初未聞其德何似耶」告曰「非善巧者(謂俱達五明之善巧者)此人僅習聲明而已矣」外道聞已極為畏敬次依親教師廣習五明後住大菩提寺修慈悲及菩提心金剛座處每年內外聚會興大辯諍隨其勝者法改歸從(寺院及人悉改為勝者之所有是其常規)一次南方外道師持十三傘(傘多者多次勝相)謂尊者曰「汝今是佛教之主我是外教之主我二人辯論隨其勝者改入其教尊意云何」尊者許諾以國王等為證者尊者未勞少力即折外道師傘供尊者頂禮出家所有徒眾皆改為內次歲又一持七傘之外道師降伏如前又一年有一持五傘極善聲因二明之外道師邀尊者辯論許之午食畢設辯場內外分左右兩側國王居中無量有情悉來聚會

初辯論時一切善巧悉領解次僅有三十餘人能領解次僅二十次十五次十次五全極深細之時唯彼二人而已最後外師恐難取勝遂以聲明中一頌義見質尊者未能即答告云「稍坐」遂起入寺(辯時許便利等故尊者亦現此方便相)於度母前供一壇供殷誠祈禱承度母加持力故忽然了解出而應釋外師墮負供傘出家與前無異(如是等事尚繁)總之尊者於二十一歲以內內外二教之聲明因明及六十四種藝術觀察日光鳥語地界珍寶寶劍女等悉得極善巧矣

工巧明者謂一切工藝美術如製衣畫像等尊者能善通達龍猛菩薩所造之說因論等及一切內教工巧諸論又能通達大天響迦所造之摩訶羅等一切外教工巧諸論並庶種事業邊際論楞那迦婆羅門所造之世間軌論桚那迦國王所造之桚那迦論等全部善巧後尊者來西藏時曾云「西藏中無工巧論故工巧度量決無一定我天竺國有工巧論故有決定量無錯亂失

醫方明者一切有情不可缺少之主要明論為人馬三依此治方有無量種尊者善巧如來所說《醫童請問住醫方益他經》《觸本經》《命食經》善得大師所造《善得藥論》龍猛菩薩所造《四支論》馬鳴《八支論》等皆善通達尊者亦自造醫明論曰命藏尊者臨赴藏時念云「藏地無藥此醫方明恐當隱沒」時度母化為翠綠鸚鵡至尊者前告曰「汝勿憂藥由我指示請赴藏可也」尊者至藏度母示與山藥及平原藥等尊者云「印度之藥藏地皆有之較其藥之能力藏藥猶強也

內明分大小二乘小乘四部之見行等近護阿羅漢所造之《毘婆沙藏論》三百卷中總述(此論或即中國所譯之《大毘婆沙論》)尊者在具飛聚落從法鎧論師聽學餘人須十二年方訖尊者以精進力故七年學竟(種敦仁波卿謂以獲得成就力故悉是夢中所學非實學也七年亦是方便說耳)其大眾部之三藏固不在言即上座正量一切有部之三藏亦善巧而無餘下至十八部之受食法淨水法緣起法戒體之得捨等互相差別悉皆明達毫髮而不紊

大乘分顯密之別顯又分三初以四諦門趣入者依據《三杖鬘》等經馬鳴所造之經莊嚴等論依婆沙見修菩提心是從法鎧論師所傳也二謂其餘一切經藏趣入大乘三趣入大乘般若此又分唯識與中觀初唯識傳響底跋論師派次為師子賢派次傳中觀月稱派及文殊所傳靜天論師派慈尊傳無著派等則依金洲法稱論師(又號護法)及明了杜梋論師所得也

密教可分七部(初)所作部謂《蘇悉地經》《妙臂問經》《準提佛母經》《文殊根本教王經》等善達四千種(二)行部謂《毘盧如來現證菩提經》《金剛手灌頂經》等通了八千種(三)分別部謂《度母出生經》《建立三種三昧耶王經》等明了四千種(四)二俱部謂《幻網經》《蓮花舞自在經》等共六千種皆能明達(五)瑜伽部謂《勝三世經》《勝瑜伽經》《金剛頂經》等無量數種一切通達(六)大瑜伽部謂《集密經》《月密經》《黑色閻曼德迦》《調伏不空》《智金剛集》等略有一萬二千種廣則無量(七)無上瑜伽部謂《等虛空》《勝樂輪》《大幻術金剛四座》等一萬二千種若廣分別亦復無量

尊者善巧如是經藏非僅白日所能盡故尊者前起慢心之時曾於一夜夢中至海密寺(或曰海護)從語自在稱論師聽聞一億零四百五十五種密經醒後未忘一字其中專明究竟勝義者凡有六種此為一例尊者從種比跋受加持派之密傳亦屬夢得下文廣述尊者云「較小乘律藏經藏為多較彼二藏大乘經多較前三種大乘論多較彼一切密乘所作部經多較彼等而瑜伽部多較彼等其母部為多較比一切總集而智慧部之經尤為甚多人間僅存少分耳

尊者之慢心為本尊及空行母摧伏已後起是念「人間所有者我可為善巧之至也」後至藏時住桑耶寺(是蓮華生大師所造紅教根本道場在拉薩南)開一存藏庫藏參閱梵本前未見聞者甚富曰此定係大師自天龍等處請來者也(意為非人間所有)

下一卷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