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發諸王要偈

No. 1673 [Nos. 1672, 1674]

勸發諸王要偈

明勝功德王我無餘求想
諸佛所說法莊嚴要何義
略撰賢聖頌大王所宜聞
如以眾雜木造立如來像
智者恭敬禮依佛故尊視
我今以非辯光宣真實藏
慧者應信樂依法聽所述
大王雖數聞如來梵音說
勝悟由多聞屢聞則深信
如日照素質豈不增其鮮
三寶施戒天最勝說六念
隨順諸功德如實善觀察
身口意常行清淨十業道
遠酒不醉亂離邪修正命
知財五家分無常不牢固
惠施諸有德貧苦及親屬
所生常隨逐布施為最勝
不斷亦不滅不離不望果
如是諸淨戒宜應善受持
是則為良田生諸功德故
施戒忍精進禪定無量慧
是諸波羅蜜慧者當修習
能度三有海逮得牟尼尊
若人孝父母至心盡供養
是名禮教門清淨天勝族
名聞遠流布捨身生天上
離殺盜婬欺飲酒及三枝
成就八分齊隨順諸佛學
捨身生六天所欲悉隨意
慳諂幻偽慢懈怠貪恚癡
族姓好容色少壯多聞樂
如是諸迷惑當視如怨家
若修不放逸是則不死路
放逸為死徑世尊之所說
為增善法故當修不放逸
若人先為惡後能不放逸
是則照世間雲除月光顯
忍辱無與等不隨瞋恚心
佛說能遠離是得不還道
有瞋如畫水或如畫土石
若說超煩惱初人則為勝
改惡修慈忍第三則為上
最勝說眾生三種善惡語
初名引人心美言如飴蜜
次名真實語猶如妙華敷
後名不誠實鄙浮如糞穢
慧者應分別捨後修初二
從明明至終從闇闇究竟
有從闇入明或從明入冥
慧者應諦了捨三昇初明
有人生似熟或復熟似生
或二俱生熟明者諦分別
不視他妻色視則母女想
如是猶生惑當修不淨觀
心意善馳亂當勤善守持
如人護勝聞寶藏愛子命
當觀五欲樂猶如惡毒蛇
怨憎及刀火方便修厭離
五欲生非義猶如頻婆果
覆相善欺誑縛人住生死
智者當觀察棄捨勿染污
諸根常輕躁馳散六塵境
若能善調伏是則大勇健
是身為行廁九道常流穢
穿漏難可滿薄皮隱不淨
愚者為所欺智士當厭離
如人病疥虫向火欲除患
少樂後苦增貪欲亦如是
能善知欲過從是離眾苦
欲見第一義佛說觀緣起
應當勤修習最勝無過是
族姓身端嚴多聞自纓絡
若不修戒慧此則非殊勝
能具二功德無三猶奇特
利衰及毀譽稱譏與苦樂
八法不傾動是則為聖王
莫為諸天神沙門婆羅門
宗親及賓客害生造惡業
命終入地獄獨受彼不代
若人作惡業不即受楚毒
命終受苦報後悔將何及
信戒施多聞智慧有慚愧
佛說不共財餘財一切共
博弈大聚會懶惰習惡友
飲酒縱昏蕩夜遊無羞恥
此六污名稱智者應遠離
知足為大財世尊所稱說
若能修知足雖貧賤大富
譬如多頭龍多頭則多苦
自性結恨深是名怨家婦
傲慢不承順名為輕夫婦
費用夫主財是則名賊婦
慎哉賢丈夫宜遠此三婦
隨順為姊妹愛樂為善友
安慰則為母隨意為婢使
此四賢良妻則是夫眷屬
飲食為湯藥無貪恚癡服
唯為止身苦勿為肥放逸
晝則勤修業初後夜亦然
中夜亦正念無令空夢過
慈悲喜捨心日夜常修習
設未出世間其福勝梵天
離欲覺歡喜苦樂修四禪
梵光淨果實受此諸天樂
若人少行惡廣修無量善
如以一把鹽投之大恒水
若人多行惡少修淨功德
如以多惡毒置之小器食
五陰闇冥賊劫人善珍寶
信五根力士是能善守護
生老病死苦所愛者別離
淪沒不超度斯由自業過
求生天解脫當勤修正見
邪見雖行善一切得苦果
無常苦不淨應當善觀察
若不正思惟四倒盲慧眼
端正色非我我色亦非主
四陰亦復然唯是空苦聚
非時非無因亦非自性有
非自在天生無明愛業起
身見戒取疑是三障解脫
聖慧開脫門自力不由他
淨戒學禪定精勤修四禪
增上戒心慧常當勤修學
諸戒智三昧悉入三學中
身念處大力佛說一乘道
常當繫心念方便善守護
若忘是正念則失諸善法
身命極浮脆喻風吹水泡
夢覺難可保出息無必旋
倏忽成微塵當知無堅固
大地須彌海七日皆燒然
廓然無遺燼況復危脆身
無常不可依亦非覆護法
是身不可怙如何不生厭
譬如海盲龜值遇浮木孔
畜生復人身難得復過是
如何人道中不修勝果業
寶器盛糞穢是則愚癡人
已得人身寶而用造惡行
當知此士夫極愚復過是
得生有道國遭遇善知識
正見心成就宿命有功德
四寶輪具足能出生死路
親近善知識具足修梵行
佛說如是人心常得寂滅
邪見三惡趣不聞佛法音
邊地闇冥處聾瘂長壽天
王已離八難得此無礙身
宜應修善業方便求泥洹
生死長夜中無量種種苦
展轉作六親尊卑無常序
永劫生死中未曾不為子
計飲慈母乳量喻四大海
凡夫方受生所飲復過是
一人從本來積骨高須彌
所經諸人天大地微塵數
先作轉輪王後復為僕使
或上為帝釋諸天所奉事
下生糞土中往反亦無數
或時生天上婇女極娛樂
目眩眾妙色耳聞萬種聲
觸身皆細軟快樂難可名
後墮地獄中苦毒靡不經
若生劍林樹身首隨刃零
或遊須彌頂昇降隨所念
與眾天女俱沐浴曼陀池
寶華列莊嚴清涼極快樂
復入沸灰河烹煮悉糜爛
六天五欲歡梵世離欲樂
死入無擇獄備受眾苦毒
或作日月天光明照四域
後生黑闇獄不自見其形
王當然慧燈勿復隨長冥
八大地獄中燒炙屠裂苦
備經眾楚毒無量不可譬
若人隨癡惑具造眾惡業
出息未反間聞是諸大苦
其心不驚怖是則木石人
眼見報應像復聞智者說
彼採佛經典內心正思惟
則應大怖畏何況身自經
一切受苦中無擇最大苦
一切受樂中愛盡第一樂
日夜各三時三百槍貫身
欲比無擇苦百千倍非譬
無量諸楚毒求死不可得
受罪百千歲惡業盡乃畢
不淨苦果報身口業為種
不種則不有王宜斷苦本
若墮畜生趣繫縛殺害苦
貪害狂亂心怨結更相食
或為取珠寶毛尾皮肉骨
由是喪身命解剝斷截痛
駿足有大力穿頸服乘苦
狂逸不調馴策勒而榜楚
餓鬼思飲食所念未曾有
飢渴寒熱迫長夜無休息
或身如大山咽口若針鋒
飢渴內燒燃對食食無從
或見糞膿唾群走競馳趣
到則自然滅望絕增苦惱
飢渴煎其內瘤癭發癰疽
更共相撮搏齟齚唼膿血
羸瘡皮骨連裸形被長髮
身長若枯木熾焰從口出
還自焚其身狀燒多羅樹
處夏希夜涼月光增其熱
在冬思晝溫日出逾氷結
向樹果即消趣河水輒竭
經萬五千歲業持命不絕
久受無量苦斯由宿罪緣
種種諸惱逼純苦初無間
貪惜極慳著佛說餓鬼因
生天雖快樂福盡極大苦
斯非賢聖果慧者所不怙
身體不光澤不樂本所座
華冠卒萎落塵垢忽著身
腋下流汗汁當知死時至
善趣淨業盡復墮三惡道
或生阿修羅貪嫉常苦惱
雖有智聰明終不見真諦
生死六趣中輪轉常不息
勝法不受生生者眾苦器
假令頂火然正意慎勿念
不受後有業專心勤修習
戒品禪定慧寂靜調不動
當求涅槃道究竟離生死
念擇及精進喜猗三昧捨
此七菩提分清淨甘露道
無智則不禪無禪亦不智
是二俱成就能出生死流
無邊大苦海視如牛跡水
十四無記論佛說不應思
是非安隱道亦非寂滅處
無明緣諸行即緣彼生識
名色從識起六入因名色
六入生六觸從觸起諸受
諸受為愛因從愛生四取
四取生三有因有愛後生
從生致老死憂悲諸苦惱
無量眾苦聚生盡則都滅
最勝所顯示甚深緣起法
若能正觀察真實見之上
如是真實見是則為見佛
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命
正念正方便及正三摩提
八分聖賢道寂滅當修習
生為真諦苦恩愛則是集
苦滅名解脫到彼謂八道
為見彼真諦常勤修正智
雖處五欲樂慧者能出離
能證正法者皆從凡夫起
不從虛空墮亦不從地出
明哲無畏王領要不待煩
宜修正法橋越度生死淵
如上諸深法出家猶難精
況復御世主而能具足行
隨時漸修習勿令日空過
一切人修善常生隨喜心
自行三種業正迴向佛道
當於未來世受此無量福
常生天人中得為自在王
與大菩薩眾遊戲諸神通
方便化眾生嚴淨佛國土
施戒慧為種往返人天中
無垢淨名稱流布十方國
世間導人主上生化天王
令捨五欲樂遠離諸放逸
眾生迷正濟漂浪隨四流
無量生死苦度令至彼岸
緣此成佛道究竟大涅槃

勸發諸王要偈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