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樹菩薩為禪陀迦王說法要偈

No. 1672 [Nos. 1673, 1674]

龍樹菩薩為禪陀迦王說法要偈

禪陀迦王應當知生死苦惱多眾過
悉為無明所覆障吾欲為彼興利益
譬如刻畫造佛像智者見之宜恭敬
我依如來說正法大王亦應深信受
汝雖先聞牟尼言今若聽受轉分別
猶如華池色清淨月光垂照踰暉顯
佛說六念當修習所謂三寶施戒天
修行十善淨三業離酒放逸及邪命
觀身命財速危朽應施福田濟窮乏
施為堅牢無與等最為第一親近者
勤修淨戒除瑕穢亦莫悕求願諸有
譬如大地殖眾物戒亦如是生諸善
修忍柔和捨瞋恚佛說是行最無上
如是精進及禪智具此六行超生死
若能在家孝父母此即名為勝福田
現世流布大名稱未來福報轉無量
殺盜婬欺耽荒酒雕床高廣及香熏
謳歌倡伎過時食如斯眾惡宜遠離
若少時間修此戒必受天樂昇涅槃
慳嫉貪欲及諂偽誑惑顛倒與懈怠
如此眾惡不善法大王當觀速棄捨
端正尊豪及五欲當知危朽若泡沫
莫恃若斯不堅法憍逸自恣生諸苦
欲長諸善證甘露應當遠離如棄毒
有能精勤捨瞋慢譬如除雲顯秋月
猶如指鬘與難陀亦如差摩賢聖等
如來說有三種語入意真實虛妄言
入意如花實猶蜜虛妄鄙惡若糞穢
應當修習前二言速宜除斷虛妄者
從明入明四種法王當分別諦思惟
二種入明是應修若就癡冥當速捨
菴婆羅果四種變人難分別亦如是
當以智慧深觀察若實賢善宜親近
雖見女人極端嚴當作己母姊女想
設起貪欲染愛心應當正修不淨觀
是心躁動宜禁制如防身命及珍寶
欲心若起應驚怖猶畏刀劍惡獸等
欲為無利如怨毒如此之言牟尼說
生死輪迴過獄縛應當勤修求解脫
六入躁動馳諸境應當攝持莫放逸
若能如是攝諸根勝於勇將摧強敵
是身不淨九孔流無有窮已若河海
薄皮覆蔽似清淨猶假瓔珞自莊嚴
諸有智人乃分別知其虛誑便棄捨
譬如疥者近猛焰初雖暫悅後增苦
貪欲之想亦復然始雖樂著終多患
見身實相皆不淨即是觀於空無我
若能修習斯觀者於利益中最無上
雖有色族及多聞若無戒智猶禽獸
雖處醜賤少聞見能修戒智名勝士
利衰八法莫能免若有除斷真無匹
諸有沙門婆羅門父母妻子及眷屬
莫為彼意受其言廣造不善非法行
設為此等起諸過未來大苦唯身受
夫造眾惡不即報非如刀劍交傷割
臨終罪相始俱現後入地獄嬰諸苦
信戒施聞慧慚愧如是七法名聖財
真實無比牟尼說超越世間眾珍寶
大王若集此勝財不久亦證道場果
博弈飲酣好琴瑟懈怠憍逸及惡友
非時輕躁多動亂如斯七法當遠離
知足第一勝諸財如此之言世尊說
知足雖貧可名富有財多欲是名貧
若豐財業增諸苦如龍多首益酸毒
當觀美味如毒藥以智慧水灑令淨
為存此身雖應食勿貪色味長憍慢
於諸欲染當生厭勤求無上涅槃道
調和此身令安隱然後宜應修齋戒
一夜分別有五時於二時中當眠息
初中後夜觀生死宜勤求度勿空過
四無量定當修習是名開於梵天道
若專繫念四禪心命終必生彼天處
有為遷動皆無常苦空敗壞不堅固
無我無樂不清淨如是悉名對治法
若有深觀此法門未來常處尊豪位
修行五戒斷五邪是亦大王所應念
譬如少鹽置恒河不能令水有醎味
微細之惡遇眾善消滅散壞亦如是
五邪若增劫功德王當除滅令莫長
信等五根眾善源是宜修習令增盛
生等八苦常熾燃當持慧水灑令滅
欲求天樂及涅槃應勤修習正知見
雖有利智入邪道微妙功德永無餘
四種顛倒害諸善是故當觀莫令生
謂色非我我非色我中無色色無我
於色生此四種心自餘諸陰皆如是
是二十心名顛倒若能除斷為最上
法不自起冥初生非自在作及時有
皆從無明愛業起若無因緣便斷壞
大王既知此等因當燃慧燈破癡闇
身見戒取及疑結此三能障無漏道
王若毀壞令散滅聖解脫法當現顯
譬如盲人問水相百千萬劫莫能了
欲求涅槃亦如是唯自精勤後方證
欲假眷屬及知識而得之者甚難有
是故大王當精進然後乃可證寂滅
施戒多聞及禪定因是漸近四真諦
人主故應修慧明行斯三法求解脫
若能修此最上乘則攝諸餘一切善
大王當觀身念法世尊說為清淨道
若無此念增惡覺是故宜應勤修習
人命短促不久留如水上泡起尋滅
出息入息眠睡間念念恒謝常衰滅
不久便當見磨滅皮肉臭爛甚可惡
青瘀脹壞膿血流虫蛆唼食至枯竭
髮毛爪齒各分散風吹日曝漸乾盡
當知此身不堅牢無量眾苦所積聚
是故賢聖諸智人皆觀斯過咸棄捨
須彌巨海及江河七日並照皆融竭
如此堅固尚摧毀況復若斯危脆身
無常既至無救護不可恃怙及追求
是故大王常諦觀速生厭離求勝法
人身難得法難聞猶如盲龜遇浮孔
既獲若斯希有身宜應勤心聽正法
得此妙身造諸惡譬如寶器盛眾毒
生處中國遇善友專念發心起正願
久殖功德具諸根王今滿足此眾善
若復親近見知人佛說此為淨梵行
是故應當樂隨順諸佛由此證涅槃
既遇微妙清淨法應當志求離欲道
生死嶮難苦無量窮劫宣說莫能盡
我今為王略分別應當諦聽善思惟
三界轉變無輪際父母妻子更相因
怨親憎愛無常處如旋火輪豈窮已
無始生死世界來計飲母乳多大海
若不精勤證空智將來復飲無窮限
周流五道經人天若積身骨高須彌
愛別哀悲計其淚亦非江河所能匹
若計一人父母者過於世間草木數
雖受五欲天上樂終還墜沒惡趣苦
諸天壽命極長遠其間娛樂難宣說
歌謳倡舞流妙聲哀音和雅甚清遠
奇姿妙色極端嚴圍遶侍衛相娛樂
百味盛饌皆具足隨意所翫自然至
寶池香淨水恒滿周匝羅覆諸妙花
眾鳥異色集其上哀聲相和出遠音
諸天遊戲浴其內如是歡娛不可說
福盡臨終五衰現爾時生苦踰前樂
是故雖有天女娛智者見之已生厭
雖居珍寶上樓觀亦必退墮臭穢處
雖遊天上難陀園會亦還入刀劍林
雖浴諸天曼陀池終必墜於灰河獄
雖復位處轉輪帝歸為僮僕被驅使
雖受梵天離欲娛還墜無間熾然苦
雖居天宮具光明後入地獄黑闇中
所謂黑繩活地獄燒割剝刺及無間
是八地獄常熾燃皆是眾生惡業報
或受大苦如押油或碎身體若塵粉
或解支節今分散或復㓟剝及燒煮
或以沸銅澍其口或以鐵押裂其形
鐵狗競來爭食噉鐵鳥復集共齟掣
眾類毒虫並䶩齧或燒銅柱貫其身
大火猛盛俱洞燃罪業緣故無逃避
鑊湯騰沸至高涌顛倒罪人投其內
人命危朽甚迅駛譬如諸天喘息頃
若人於此短命中聞上諸苦不驚畏
當知此心甚堅固猶如金剛難摧壞
若見圖畫聞他言或隨經書自憶念
如是知時已難忍況復己身自經歷
無間無救大地獄此中諸苦難窮盡
若復有人一日中以三百鉾𭣓其體
比阿毘獄一念苦百千萬分不及一
受此大苦經一劫罪業緣盡後方免
如是苦惱從誰生皆由三業不善起
大王今雖無斯患若不修因緣墜落
於畜生中苦無量或有繫縛及鞭撻
無有信戒多聞故恒懷惡心相食噉
或為明珠羽角牙骨毛皮肉致殘害
為人乘駕不自在恒受瓦石刀杖苦
餓鬼道中苦亦然諸所須欲不隨意
飢渴所逼困寒熱疲乏等苦甚無量
腹大若山咽如針屎尿膿血不可說
裸形被髮甚醜惡如多羅樹被燒剪
其口夜則大火燃諸虫爭赴共唼食
屎尿糞穢諸不淨百千萬劫莫能得
設復推求得少分更相劫奪尋散失
清涼秋月患焰熱溫和春日轉寒苦
若趣園林眾果盡設至清流變枯竭
罪業緣故壽長遠經有一萬五千歲
受眾楚毒無空缺皆是餓鬼之果報
正覺說斯苦惱因名曰慳貪嫉妬業
若天福盡有餘善因此得為人中王
後設懈怠福都盡必墜三惡無有疑
或生修羅起貢高恚嫉貪害增諸惱
諸天雖有善根行以其慳嫉失利樂
是故當知嫉妬結為深惡法宜棄捨
大王汝今已具知生死過患多眾苦
應當勤修出世善如渴思飲救頭燃
若加精進斷諸有於諸善中最無上
當勤持戒習禪智調伏其心求涅槃
涅槃微妙絕諸相無生老死及衰惱
亦無山河與日月是故應當速證知
若欲證於無師智應當專修七覺法
若有乘斯覺分船生死大海易超渡
佛所不說十四法但生信心莫疑惑
唯當正心勤精進決定修習諸善法
無明緣行識名色六入觸受愛取有
有則緣生生緣死若盡生死因緣滅
如是正觀十二緣是人則見聖師子
若欲次第見四諦當勤修習八正道
雖居尊榮處五欲亦得聖道斷諸結
此果不可求餘人必自心會乃得證
我說眾苦及涅槃欲為潤益大王故
不應生於怖畏心但勤誦習行諸善
心為諸法之根本若先調伏事斯辦
我說法要略分別王不宜應生足心
若有大智更敷演亦當至心勤聽受
王今名為大法器若廣聞法必多益
若見有修三業善應深助生隨喜心
自所行善及隨喜如是功德悉迴向
王當仰學諸賢聖如觀音等度眾生
未來必當成正覺國無生老三毒害
大王若修上諸善則美名稱廣流布
然後以此教化人普令一切成正覺
煩惱駛河㵱眾生為深怖畏熾然苦
欲滅如是諸塵勞應修真實解脫諦
離諸世間假名法則得清淨不動處
若有婦人懷害心如此之妻宜遠離
設有貞和愛敬夫謙卑勤業若婢使
恒為親友姊母想此宜尊敬如宅神
我所說法正如是王當日夜勤修行

龍樹菩薩為禪陀迦王說法要偈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