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空性論科攝

七十空性論科攝

七十空性論本論有七十三個頌以少從多或以整攝零所以叫做「七十」七十頌為能詮的文字畢竟空的「無依法」為其所詮的義理這就是「空性」以七十頌表達諸法畢竟空的真理或由七十頌顯示緣起諸法的實性不可得的意義所以叫做「七十空性論」

七十空性論釋論也是龍樹菩薩自己造的

七十空性論全部文義可以科攝為十個方面因成十章

標宗立義

生住滅有無以及劣等勝佛依世間說非是依真實

勝是等一切佛唯依世間名言故說非依真實如現說我等此豈非有後有無我慧轉故定應有我

無我非無我非故無可說

何以故

一切所說法性空如湼槃

汝說一切諸法皆自性空者為依國王教勑而說為有通達一切法皆性空之正理耶

一切法自性於諸因緣中若總若各別無故說為空

一切諸法之自性於諸因緣或於因緣和合隨於一一法上悉皆非有故說一切諸法自性都空

「生等唯依世俗說『無我』亦無有實我此義即顯一切空總別緣中無性故

即法破相

(一)就現象開四門約三時破

四門無果破生等

有故有不生無故無不生違故非有無生無住滅無

法若已有則不從因生已有乃名有故亦不從因生以無故有無相違亦不得生不相順故如有無相違其非有非無又豈能生是相違法故生無故住滅亦無

「法若已有或已無俱非違故皆不生

三時無果破生等

佛說有三有為相謂生又說生時有生故有為法定應有生

已生則不生未生亦不生生時亦不生即生未生故

且已生則非所生何以故已生故故已生者則非所生又未生者亦非所生何以故尚未生故諸未生者則非所生離生作用勢力自體非有故非所生又正生時亦非所生何以故此即已生及未生故若是已生未生仍如前說非是所生其已生者已生訖故非是所生其未生者尚未生者故離生用故無勢力故及無體故非是所生由離已生未生無別第三生時故亦非所生

「已生未生皆無生即故離二無生時

(二)就原因開三門約三時破

三門無因破生等

復次因不成故亦無生何以故

有果具果因無果等非因非有無相違

若有果者具足果故說名為因若無彼果則同非因若非有果非無果則成相違有無應不俱故

「有果無果及雙非非無過因故無生

三時無因破生等

三世亦非理

又於三世因亦非理何則因若在前因為誰因因若在後何用因為若因果同時此同時所生之因果誰為誰因誰是誰果如是三世因亦非理

「在前在後與同時因皆有過生非有

緣起無性

(一)緣起

什麼叫緣起

有一多等數數應理故非一切法皆空若有諸法此數乃有故一切法非皆是空

無一則無多無多亦無一以是一切法緣起故無相

若無一者則無有多多若無者一亦非有故諸法皆是緣起以緣起故即為無相

「一多相待名緣起緣起即是無相法

緣起的內容

(一)正破法

出體總非

經中廣說緣起能有苦果諸傳教者亦說一心中有及多心有

緣起十二支有苦即不生於一心多心是皆不應理

經說十二緣起有苦果者此即無生以於一心中有多心中有不應理故何則若一心者則因果俱生若多心者則前支已滅應非後支之因俱非理故緣起即無生也

「十二有支苦不生一心多心俱過故一心因果應俱起多心前支非後因

明義別釋

1緣起即相待

何故無生以諸緣起因無明生佛說無明緣顛倒起而彼顛倒自性空故何以故

非常非無常亦非我無我淨不淨苦樂是故無顛倒

言無常者謂非有常常若無者即無能治之無常餘三亦爾故無顛倒復次

從倒生無明倒無則不有以無無明故行無餘亦無

若無四倒則無從彼所生無明無明無故則不起諸行餘支亦爾

「緣起之首為無明無明之因是顛倒四倒無故無明無無明無故餘亦滅

2相待即無性

復次

離行無無明離無明無行彼二互為因是故無自性自若無自性云何能生他以緣無性故不能生於他

若離諸行無明則不生若無無明亦不生諸行此二互為因生故皆無自性若自無自性云何能生他是故自體不成之諸緣非能生他

「無明與行互為因互因即是無自性自性且無寧生他是故諸緣不生法

(二)旁引喻

復次

父子不相即彼二亦非離亦復非同時有支亦如是

父非是子子亦非父非相離而有復非同時如父子不成十二緣起當知亦爾

復次

夢境生苦樂彼境亦非有如是緣起法所依緣亦無

如夢境中實無依境所生之苦亦無彼所依境如是因緣所生諸法及所依之緣悉皆非有

「父子即離與同時非有有支亦如是夢境及彼生苦樂喻緣及法悉非有

(二)無性

法上無自性

若諸法無性應無勝劣等及種種差別亦無從因生

是故汝說諸法皆無自性不應正理

有性不依他不依云何有不成無自性性應不可滅

若謂諸法有自性者應非依他之法若謂雖不依他可有法者故曰不依云何有謂不依他則不成法若謂雖不依他亦成法者則應不成無性性若是有應不滅壞終不成無

「汝謂無性不成法實則有性法不成有性即不依他故不依他性則叵滅是故果法及勝種種差別非性有

緣性心是倒

緣自性他性無性之心非無所依故性不空

自他性及滅無中云何有故自性他性性無性皆倒

無者謂非有義於此無中豈可說有自性他性及以滅壞是故自性他性有性無性皆顛倒攝

「勿以能緣成有性無皆倒故

特究生滅

(一)生滅與性空

合破自性生滅

(一)問自性空應無生滅

若諸法皆空應無生無滅以於性空中何滅復何生

若謂諸法皆自性空則應無生無滅汝說性空而有生滅然於自性空中有何可滅及可生耶

「若法自性畢竟空彼法即應無生滅以法必有自性時方有可滅可生故

(二)答性不空則無生滅

就生滅非同時破生滅自性

一切法皆唯是空何以故

生滅非同時

生滅非同時者謂生滅不同時有

「汝謂無性生滅無實則有性無生滅性生性滅豈同時

破轉救唯生

無滅則無生

若謂唯有生者破曰無滅則無生謂無滅中生不應理以無無常性則無有生故

「勿因生滅不同時轉許唯生而無滅生滅原屬相待有無滅之生叵想像

破還計生滅同時

應常有生滅

又應常有生滅者謂應常有生與無常性

「倘因唯生理不成仍計生滅同時有應知同時性生滅即是生滅常俱有若法生滅常俱有彼則究有抑為無

破以別義救生滅同時而逼計唯滅

無生則無滅

若謂無常性恆隨法轉於生住時不起作用要至滅時方滅其法者破曰無生則無滅謂無生時滅亦非有若無滅則無滅相之無常性以無滅者說是無常性不應理故故唯應有滅也

「若謂生住有滅體故無所言唯生過復以生住無滅用故無生滅同時失無用有體體同無或亦滅時無滅用若必滅時滅有用則應離生唯有滅

破唯滅

若謂即唯有滅

無生時無滅不從自他生是故生非有無生則無滅

於無生時應無有滅彼生非從自他生由此生非有非有生者即不生也無生則無滅者謂無生者則無彼生之滅故彼滅即非有

「應知自他皆不生無生豈能更有滅

特破自性生

(一)性生墮常斷

復次

有生性應常無者定成斷有生墮二失是故不應許

苦有生性應墮常過至無生時定有斷滅之失以說有生性犯上二過故不應許有彼生也

「若生有性見二失有則應常無斷故

(二)實續落異同

相續故無過法與因已滅

生與滅是相續故無有常斷二失與因力已其法乃滅

此如前不成復有斷滅過

生滅非同時我前已說故許相續如前不成又汝相續亦應有斷滅失

「有性相續非實同則為實異勿妄救實同仍同同時過實異又落斷常失

(二)生滅與湼槃

生滅與湼槃

(一)性生性滅不得湼槃

佛說湼槃道見生滅非空

由見生滅佛說湼槃之道非為空性故

此二互違故所見為顛倒

此非見無生是見生滅故又見生與滅相違見滅與生相違彼生滅二相互違故故見生滅知成錯亂依生乃有滅依滅乃有生故唯是空

「若謂佛說湼槃道由見生滅非見空然汝是見性生滅並見互違故成倒須知生滅皆無性相依而有故唯空

(二)性不生滅即是湼槃

若無有生滅何滅名湼槃

若無生滅何所滅故而名湼槃

自性無生滅此豈非湼槃

若性無生無滅豈非即是湼槃耶

「若汝必執性生滅難我何滅名湼槃本無性生與性滅即此我許為湼槃

滅與湼槃

(一)滅或不滅皆非湼槃

復次

若滅應成斷異此則成常湼槃非有無故無生與滅

若謂滅是湼槃則應成斷若是不滅則應成常是故湼槃非有無性無生無滅是湼槃

「又汝見有性生滅性滅湼槃應成斷湼槃不滅應是常然實湼槃離有無

(二)滅非常住

直斥常滅不成

滅應是有是常住故

滅若常住者離法亦應有

若滅常住者應離法有滅復應無依然此非理復次

離法此非有離無法亦無

若離法及無法俱無有滅

「常滅離法無依故不成何況離無法

明常滅不成之總因並例餘法

云何應知

能相與所相相待非自成亦非展轉成未成不能成

能相待所相而立所相亦待能相而立離此不能自成亦非展轉成者謂互不成由此理故能相所相二俱不成此自未成之能相所相亦不能成諸法復次

因果受受者能見所見等一切法准此皆當如是說
「能相所相相待有自成互成皆不成彼二自身未有故是亦不能成諸法餘如因受者能見所見暗等相待而有都無性反是一切皆不成

(三)特破生滅存在之形式(時)

諸時論者說有三世故時應有

不住相待故亂故無體故無性故三時非有唯分別

時不成何以故不安住故時不安住作不住想若不住者則不可取不可取者云何施設故時不成又相待故謂互相觀待而立由依過去成立現依待現在成立過依待未來成立過由是相依而立故時不成又即此時觀待現在說名現在觀待未來則是過去觀待過去則是未來如是雜亂故時不成又無自體故由自體不成故時亦不成又無性故時亦非有要先有性其時乃成遍求彼性全無自體故時亦非有性唯分別耳

「不住相待雜亂故無性唯想『時』不成

即相破法

(一)就生滅三相破為無為法

如說一切有為皆具生滅三相與此相違是名無為故有無為皆應是有

由無生住滅三種有為相是故為無為一切皆非有

所說生滅諸有為相若審觀察皆不應理故彼非有由彼無故有為無為都無所有縱許有為若審觀察不應理故說為非有何以故

滅未滅不滅已住則不住未住亦不住生未生不生

此當問彼為已生者生抑未生者生若已生者是則不生何以故已生故未生者亦不生何以故尚未生故即此生法為已住者住抑未住者住若已住者是則不住已住故未住者亦不住何以故未安住故又彼為已滅者滅抑未滅者滅俱不應理設許有為若以此三次第觀察皆不應理故無有為有為無故無為亦無

「生等三相皆無故無為法亦非有未三相次第觀縱許有為亦不成有為無故無為無

(二)就有多等相破為無為法

復次

有為與無為非多亦非一非有無二俱此攝一切相

若審觀察有為與無為非多非一非有非無非亦有亦無應知此中此二法之一切相悉已盡攝

「有無一多亦有無非亦有及非亦無為無為相悉攝盡然彼皆無故非有

(一)正破業

單獨破業

(一)業有自性即無生滅業無自性可說生滅

世尊說業住復說業及果有情受自業諸業不失亡

世尊於經中多門說業及業果復說諸業非無有果及說諸業皆不失壞及說有情各受自業故業及業果決定是有

已說無自性故業無生滅由我執造業執從分別起

如前已說業無自性故彼無生亦無有滅頌言由我執造業故業是我執所起此執復從分別而生

「佛雖曾說業及果然無性故無生滅無性之業我執生我執復從分別起

(二)業有自性即成我業無自性不失壞

復次

業若有自性所感身應常應無苦異熟故業應成我

若業是有自性則從彼業所感之身應是真實應成恒常自性彼業應無苦異熟果彼業常住故應成我以無常為苦苦即無我故由業無自性故業無生由無生故即無有失

「無常是苦苦無我業若有性則應常常則無苦應成我彼所感身亦應常勿慮空故業失壞實則無性業方有

(三)業之無性與緣成

復次

業緣生非有非緣亦無有諸行如幻事陽焰尋香城

業從緣生即非是有從非緣生更不得有何以故由諸行如尋香城幻事陽焰故業無自性復次

業以惑為因行體為惑業身以業為因此三皆性空

業從煩惱因生諸行從業及煩惱為因而生身從業因而生是故此三皆自性空

「緣非緣業悉非有諸行如幻無性故業及惑層依有是故彼等皆無性

連環破四

(一)總連環

無業無作者無二故無果無果無受者是故皆遠離

如是若以正理觀察果無自性則業非有若無有業作者亦無若無業及作者則亦無果若無有果即無受者是故皆成遠離

「果無性故業亦無業無性故無作者作且無況業果果無是亦無受者

(二)別合破

逆明業果無性

復次

若善知業空見真不造業若無所造業業所生非有

由見真故善能了知業自性空不復造諸業若無彼業則從業所生者亦悉非有

「善達業空不造業無業亦無業所生

順明作業緣成

為全無耶抑少有耶可有如何而有

如佛薄伽梵神通示化身其所現化身復現餘變化佛所化且空何況化所化一切唯分別彼二可名有作者如化身業同化所化一切自性空唯以分別有

如佛世尊以神通力示現化身其所化身復現其餘之化身當知業亦如是如來所化自性且空況被化身所化餘身耶如是二事唯以分別可名為有其業亦爾

「作者及業分別有勿慮全無如化故

重斥性業

復次

若業有自性無湼槃作者無則業所感愛非愛果無

若謂業有自性者有自性則定無湼槃亦應無作業者何以故即無作者亦有業故若有自性者則業所感之愛非愛果亦皆非有

「性業叵滅無湼槃性業自有無作者作者無故果亦無故汝不宜許性業

(二)別釋聖言密意

經廣說有云何言無耶

說有或說無或說亦有無諸佛密意說此難可通達

經中有處說有有處說無亦有處說亦有亦無諸佛密意語言於一切種不易通達

「有俱教密難達寧貿執有難說無

識等

(一)境識(所取能取)

色境

(一)約能生因破

大種生色色即無自性

此中說色是大種生故有餘非色諸法亦應是有

色從大種生則從非真生非從自性生

若說色是大種所造色則從非真實生從非真者謂非從自是故色非從自性生

「既說色從大種生則知色非自性有

色無自性色不從他生

彼無非他生

是事實爾非從自性生是從他生以諸大種是他故破曰彼無非他生謂色非從他生何以故以彼無故彼無即他無云何他無謂自性不成故從他非理說無從他生固非理說無之他亦非理故

「自無自性之諸色豈復需依有性他

所依無性能依亦無性

復次大種非有故若說大種從相生彼相在大種前不應正理若無能相則所依之大種亦不得成復次

一中非有四四中亦無一依無四大種其色云何有

由四中無一一中無四故依止無體之四大種其色云何得有耶無者謂非有也

「大種能相非有故自且不成色寧有一中無四四無一大種體無色性無

(二)約能了因破

直明色不可取逼外轉敕

復次

最不可取故

最不可取故色即非有何以故由最不可取故色是最不可取若無可取云何是有

「最不可取色非有汝執有色是何因

心無自性心非色因

由因因亦無從因緣生故

若謂由因因即緣色之心若有緣色之心則能成彼色以若無境則心不生由此心為因故知有色由因因亦無因亦無者因非有也何以故從因緣生故其為因之心從因緣生故彼非有

「因緣生心心即無故彼不成有色因

色若非無色應有因

有無因非理

無因非理若謂色是有而無成立有色之因亦非正理謂因非有非正理也

「勿以心非性色因橫執無因而有色世間豈有無因事是故此執非正理

心不取自體即不取他色

復次

若謂能取色則無取自體緣生心無故云何能取色

若能取色者則應取自體然以自體能取自體未見此事從緣所生之心由自性空故無體彼云何能取無色

「勿以無因理曲故又執心能取諸色心不自取且無性如何能取無性色

剎那不能取何能及過未

經說過去色未來色故取色應有

能剎那生心不取剎那色云何能通達過去未來色

此約剎那色心而破剎那生心尚不能取剎那生色況能通達過去及未來之色以非有故不應通達云何者是除遣義由此理趣色最不可取

「性心性色剎那間尚不能取況過

顯形性非異心亦不能取

又雖許顯色形色然說取色亦不應理何以故

顯色與形色異性終非有不應取彼異許同是色故

若顯色形色有異者取彼二為異容應正理然許顯形同是色法故不應理

「顯形性非絕對異同是色故不可取

眼識

復次

眼識非在眼非色非中間彼依眼及色徧計即顛倒

若審觀察眼識非眼中有非色中有亦非彼二中間而有徧計依眼及色有彼生者即是顛倒

「內眼外色及中間能取眼識悉非有愚夫持有自性見定執依眼或依色

(二)根境(能見所見)

直約能見所見義破

(一)約不自見義破

眼等諸處是有眼所見等亦有謂眼見色耳聞聲等

若眼不自見云何能見色故眼色無我餘處亦同爾

若眼不見自性云何能見於色由不自見亦不見色故說眼無我即無自性又色亦無我如不可見即非是色餘處亦爾以此次第則餘諸處皆成無我即無自性

「眼不自見寧見色故知眼處無有我(即無有自性)色非可見亦無我餘處(耳等根處和聲等境處)無我例亦爾

(二)約自性他性空義破

眼能自見非是識見何以故識是能取故由能取細色等故名曰識眼能自見眼以清淨大種為體此即眼之自性能取此者是識如是能取顯色形色等諸色差別者亦唯是識是故汝說若眼不自見云何能見色不應正理是事不然何以故

眼由自性空復由他性空色亦如是空餘處空亦爾

眼由依他起故名空即眼是依他而成凡依他成者即自性不成故眼是自性空眼由自性空者自性即自體也若許有他性亦非正理何以故自性若無豈復有他性他性亦無故是他性空又言他性空者他即是識即是眼由識空異名何以故以眼無知故若無知者則不應有識性故亦是他性空又識亦即是空也由何知空以識是依他起故云何依他謂識依所知等而有凡是依他有者即無自性故識無自性是故說識能取細色等不應正理

色亦如是者謂與彼相同如眼是自性他性空色亦是自性他性空云何色是自性他性空耶如前已說一切法自性於一切非有若審觀察一切法皆非有即是一切諸法皆無自性之異名空者即不可得之異名也又由緣起故亦說名空如色由大種為因而成是依他成凡依他成者則非自性成故色是自性空亦是他性空色之他為眼及識眼與識是有境色即是境境非有境故他性空又識屬內色是所行是外非內故亦是他性空

亦爾者謂如色由自性他性空如是餘處亦由自性他性空

「淨種眼性自能見識唯能取亦不然色及識自他無餘處亦同無自因緣生故自性空自性無故他性無此非彼故他性無識二者色之他識有境色是境境非有境故他空識內色外外非內如是亦名他性空此無彼故他性無眼無知故無識性由無識故名他無

曲就觸俱不俱義破

復次

若觸俱一起則餘者皆空空不依不空不空不依空

若時一處與觸俱起則餘者皆空是空則不依不空不空亦不依空

「一處觸俱餘處空空與不空不相依

(三)觸識者

復次

三非有自性不住無和合則無彼性觸是故受亦無

三非有者謂彼無於不住自性中則無和合和合無故則無彼性觸謂無從彼所生之觸由無觸故受亦無復次

彼止內外處而有心識生是故識非有如幻如燄空

由依內外處而有識生故識非有如幻事如陽燄其性本空若作是念有識有識者亦不應理何以故

由依所識生是故識非有識所識無故亦無有識者

識依所識而生故識非有由所識能識俱非有故識者亦無

「根識三無和合彼等不住自性故三和無故性觸無性觸無故受非有識生依止內外處即是無性如幻等又依所識故無識所識空識者空

流轉還滅

(一)正明流轉還滅無自性

預啟其門

如說一切無常以說一切無常故即顯不空

一切無常者非常無有常常無常依性其性豈能有

一切無常者當知意說非常或無有常若有性者可說常或無常其性豈能有謂無有也

「佛說『一切無常』語意唯遮『常』非表『性』性有可說常無常過故彼性豈能有

正明其義

(一)流轉無自性

痴應有經中廣說故

愛非愛顛倒緣生貪嗔痴是故貪嗔痴非由自性有

從愛緣非愛緣顛倒緣生貪故貪痴非由自性而有復次

於彼起貪欲嗔恚或愚痴皆由分別生分別非實有

於一境上起貪故貪痴並由分別而生分別非實有故分別所生貪痴亦非實有云何非實

所分別無故豈有能分別以是緣生故能所別皆空

所分別全無若無所分別豈有能分別由緣生故所分別自性空能分別亦自性空

「貪等如次依愛緣非愛及倒故無性一境三毒唯分別分別尚無況三毒分別無由所別無緣生所別亦無性

(二)還滅無自性

復次

四倒生無明見真則非有此無故行無餘支亦如是

由見真實故不復從四倒而生無明由此無名無故則不生諸行如是餘支亦不生

「無明緣於四倒生見真則不起四倒四倒無故無明無無明無故餘支滅

(二)特示流轉還滅之律理

復次

依彼有此生彼無此不有有性及無性為無為涅槃

若依彼而生此則此從彼生彼無此亦非有有性無性寂滅及有為無為寂滅即是涅槃復次

諸法因緣生分別為真實

謂於緣起法貪著顧戀分別執持

佛說即無明發生十二支

復次

見真知法空則不生無明此即無明滅故滅十二支行如尋香城幻事及陽燄水泡與水沫夢境旋火輪

如實了知諸法性空即不生無明此即無明滅無明滅故十二支悉滅何以故若審觀察諸行如幻如陽燄如尋香城等是故性空善了知此則無明不起即無明滅故十二支皆當息滅

「『依彼有此』是生理『彼無此滅』為滅律有性無性無為一切寂滅即涅槃緣生無性分別有無明發生十二支欲滅無明須見真無明滅則餘支滅諸行如幻等性空善知即能滅無明

(一)佛說緣起即顯性空

復次

無少自性法亦非無有法以從因緣起法無法皆空

若審推求全無少許有自性法亦無少許無法法與無法皆因緣生故悉是空復次

以此一切法皆是自性空故佛說諸法皆從因緣起

由一切法皆自性空故佛說諸法皆是緣起

「諸法自性皆空故佛說諸法從緣起

(二)真空不可說俗有不可壞

復次

勝義唯如是然佛薄伽梵依世間名言施設一切法

於勝義中一切緣起諸法皆自性空唯此而已然佛世尊依止世間名言如實施設種種一切諸法復次

不壞世間法真實無可說不解佛所說而怖無分別

於世間諸法不破不壞於真實中則全無法可說由未了知緣起勝義不逮如來所說故諸愚夫於無立無相無分別而起恐怖

「勝義唯空不可說世俗假有不可壞愚者不逮於無立無相無想而恐怖

結義勸學

(一)結定緣起性空

復次

依彼有此生世間不可壞緣起即無性寧有理唯爾

世間說依於彼法有此法生此世間理不可破壞然凡緣生即無自性若無自性何能說有決定如是

「彼有此生俗叵壞即俗無性理決然

(二)勸學中道了義

復次

正信求真實於此無依法以正理隨求離有無寂滅

若成就正信勤求真實於此所說都無所依之法能以正理隨求隨欲者則能遠離有性無性而得寂滅復次

了知此緣起遮遣惡見網斷除貪瞋痴趨無染湼槃
「性空真實無依法正信勤求離有無緣起能裂惡見網了知斷染趨湼槃

編者按本文是龍樹菩薩造論法尊法師譯弘悲科攝凡本頌一律低三格長行為論釋有「」者為攝頌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