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觀莊嚴論中八品七十義略解

現觀莊嚴論中八品七十義略解

法舫兄朗禪法師的遺稿我看了一遍牠裏頭的科目不一致有時按全書的文義分排有時又照八品中七十事的次序分列所以你看不懂尤其是第六品全無科目第七品也雜亂無章第八品即三果一科也缺初二段我覺着是他的遺寶的關係不便修改僅就其有的七十事上加了個甲字作符號其沒有的也就不便越俎代庖了

我知道你數了甲字之後因為不夠七十個一定還是不明了七十事為何物我今天閒着無事先給你開個清單略解一下以後有了空再寫個解釋給你你該喜歡吧

現觀莊嚴論即是把般若經無論那一會分作八大段來解釋換句話說牠就是一本般若經的科目八段的名字一切相智又名一切種智道相智又呌道種智三一切智四圓滿一切相現觀加行五頂現觀加行六漸次現觀加行或叫次第現觀加行七一剎那現觀菩堤加行八法身這八段就是全論廣開的八品了若稍為收斂一下前三品呌性相次呌彼加行次彼極頂次彼次第次彼邊際後呌異熟共是六段若更收一下前三品是境次四品加行是因後一品法身及事業是果攝為境因果三大段亦可若把這八段分開初段中便有十事二段有十一事三段九事四段十一事五段八事六段十三事第七八段各有四事湊在一齊就是七十件事了這七十件事又名呌七十義八品的八事呌八事通常說為八事七十義即是此也

第一段的十事者發心二教授順決擇分正行所依之法界又呌能成之依所緣所為事鎧甲趣入資糧出離

第二段中十一事一映奪等二知聲聞道三知麟喻道四菩薩見道五修道作用六勝解修道七讚事揚八廻向修道九隨喜修道十引發修道十一最清淨修道

第三段九事者一由智不住生死二由悲不住寂滅三非方便遙遠四正方便隣近五所治品六對治品七加行八彼平等性九聲聞等見道

第四段中十一事一行相二加行三功德四過失五性相六順解脫分七順決擇分八不退轉眾九生死湼槃平等性十無上清淨剎土十一善巧方便

第五段有八事一煖位利根菩薩的十二種相二頂位的十六增長三忍位的堅穩四世第一法的心徧住五見道中的所治能治六修道中的能所治七無間定八邪執

第六段中十三事者一布施二持戎三忍辱四精進五靜慮六般若七念佛八念法九念僧十念戒十一念天十二念捨十三無性自性漸次現觀加行

第七段有四事一異熟剎那加行二非異熟剎那加行三無二剎那加行四無相剎那加行

第八段中四事一自性身二圓滿報身三變化身四法身附屬着佛的利他事業

上來所列的就是你久欲知道的現觀論中之八段七十事了我今天寫的高了興再略略的解釋一下給你看我知道你看了更是意外的歡喜無疑了

我先把般若波羅密多下個定義由三別法差別所顯的究竟智便是般若波羅密多的體相這個定義唯限在佛位才有連地上的般若都簡別了可是若想辯論地上或地前的般若是不是般若波羅密多的話我覺着話太多說出來也不容易就會領悟得到所以暫且放一下待譯本論廣釋的時候再說吧

般若波羅密多就假名方面分別起來可分三類一教二道三果般若波羅密多國內通常分為文字般若等也是就假名而分的為證大乘道果佛說的究竟言教便是般若教「般若經」之相如像大般若經等由最殊勝方便智慧二所攝持之菩薩瑜伽便是道般若波羅密多之相可分大乘之資糧道加行道見道修道之四由四別法差別所顯的究竟智便是果般若波羅密多之相四別法者一所依差別唯限佛身中才有二自體差別體是正智三行相差別全無二相四離障差別性空如幻前言三別法者便是把第二第三合成一個謂無二之智耳這便是論文中般若波羅密一句的略釋了

論中又說徧相智道智次一切智性一切相現觀至頂及漸次剎那證菩提及法身為八這便是八品的總頌

一切相智者發心等十法無餘現觀的究竟智便是一切相智之相此分如所有智盡所有智等許多差別略而不述界限唯在佛位

道相智者由最殊勝方便智慧二所攝持的大乘聖智便是道相智之相此分了知聲聞道的道相智了知獨覺道的道相智及了知大乘道的道相智之三又分不住生死和不住湼槃之二例如現觀人無我之大乘見道現證外境空之大乘見道現證空性之大乘見道又現證人無我之大乘見道見道位菩薩身中之大悲心此五如其次第即配五道相智界限從大乘見道乃至佛位皆有

一切智者安住小乘證德種類之聖智是一切智之相此分聲聞之一切智獨覺之一切智大乘之一切智之三依次舉例如現證人無我之聲聞見道現證外境空之獨覺見道現證人無我之大乘見道界限從見道乃至於佛地

圓滿現觀一切相加行者能把三智一百七十三種行相作為作慧之境得此堪能之菩薩瑜伽便是滿證一切相加行之相此中共分一百七十三種加行界限從大乘資糧道乃至十地不通佛位

頂加行者總修三智超出大乘資糧道之菩薩瑜伽是頂加行之相此分加行道之頂加行見道之頂加行修道之頂加行無間「即金剛復心」之頂加行之四初又分煖世第一法之四煖之頂加行相之頂加行大乘加行道之煖三名義同頂之頂加行福德增長之頂加行大乘加行道之頂三名義同忍之頂加行堅穩之頂加行大乘加行道之忍三名義同世第一法之頂加行心徧住之頂加行大乘加行道之世第一法三名義同加行道頂加行和大乘加行道之頂加行名有別而義同見道頂加行和大乘見道地同修道頂加行和大乘修道義同無間頂加行和最後心無間道義同凡是頂加行則徧是滿證一切相加行然若是滿證一切相加行則不定是頂加行如大乘資糧道雖是滿證一切相加行而非頂加行故界限從大乘加行道煖位一直到一地最後心

漸次加行者為於三智相得堅穩故次第修三智相慧所攝持之菩薩瑜伽即是漸次加行之相此與頂加行有四句料簡一是此而非彼者如大乘資糧道是彼而非此者如十地最後心俱是者如大乘加行道俱非者如聲聞資糧道此分六度漸次加行之六及六隨念漸次加行之六并無性自性之漸次加行共為十三界限從大乘資糧道乃至除最後心之以前

剎那加行者能於所作圓滿最短之一剎那頃盡把三智一百七十三相頓現為覺慧之境得此堪能之菩薩瑜伽便是剎那加行之相此分四類界限唯在十地最後心

法身者由修四加行力所得之究竟果便是法身之相界限唯在十地上來是略釋八段略義下再說說七十事的差別吧

論中又說發心及教授四種決擇分正行「或能成」之所依謂法界自性諸所緣所為甲鎧趣入事資糧及出離是佛徧相智這便是第一段中十事之總頌了

發心者為利他故緣大菩提與自眷屬欲心所相應之大乘入門的最勝第六意識心王是大乘發心之相此分與欲相應所生之發心乃至與法身相應所生之發心共二十二種又此分別如國王之發心如船師之發心如牧童之發心若就界限則分勝解行之發心增上意樂清淨之發心異熟清淨之發心離障之發心若就假名而分也可分勝義發心和世俗發心之二若就發心攝持而分則可分願發心和行發心「趣入發心」之二菩薩律儀中之六度隨一修持所攝持之發心即行菩提心亦即此之行發心未得彼攝持之發心即願菩提心亦即此處之願發心也界限從大乘資糧道直通佛位廣釋此義即論中「發心為利他」以下三頌也

教授者開示無錯謬能得發心所為事之方便的清淨語便是大乘教授之相此分正行等十種教授界限從未入道前乃至佛位皆容得有廣釋此義即論中「正行及諸諦」等四頌

四決擇分者從自因大乘資糧道圓滿而生勝解行地所攝之菩薩瑜伽即大乘順決擇分相此分煖等四位界限唯在加行道廣釋此義即論中「所緣及行相」等十二頌

正行所依者既是自所依法菩薩心之法性復是大乘正行所依之事即是大乘正行所依自性住種之相此分十三種界限從大乘資糧道乃至十地最後心論中「通達有六法」等三頌即其廣釋

諸所緣者大乘正行遣除增益之所依即是大乘正行所緣之相此分十一類論中「所緣一切法」等兩頌即是廣釋

所為事者菩薩為得何事而趣正行其所得究竟即是大乘正行所為事之相分別有三界限唯在佛地論中「思有情皆勝」等一頌即廣釋

鎧甲者於一一波羅密多中皆攝六六波羅密多如是修持之慧所攝持之菩薩瑜伽即是鎧甲正行之相此分三十六種界限從資糧道乃至十地最後心論中「彼別別施等」一頌即是廣釋

趣入者大乘因果諸法如應加行修所成為主之慧所攝持之菩薩瑜伽即是趣入正行之相此分九事界限從大乘加行道乃至十地發心論中「靜慮無色施」等二頌即廣釋

資糧者由二種廣大資糧所攝持勝出大乘加行道世第一法中品以下能直生自果大菩提之菩薩瑜伽即是資糧正行之相此分十七種界限從大乘加行道世第一法上品乃至十地後心論中「悲及施等六」等二十六頌即是廣釋

出離者決定無疑出生一切相智之淨地瑜伽即是出離正行之相此分八種界限唯在三清淨地論中「所為及平等」二頌即是廣釋也以上是略說一切相智品中的十事論中又說令其映蔽等弟子麟喻道此及他功德大勝利見道作用及勝解讚事并稱揚廻向與隨喜無上作意等引發最清淨是名為修道諸善巧菩薩如是說道智這便是第二段中十一事的總頌依次略釋

作映奪等者若是能圓滿道相智之支分的菩薩瑜伽即是此處所說的道智支分之相分別有五界限從大乘資糧道乃至十地後心本論第二品首「調伏諸天故」等一頌即是廣釋

知聲聞道者由發心廻向通達空性慧三法攝持為攝受聲聞種姓所化機故所應了知之現觀種類而體是大乘聖智便是了知聲聞道之道相智之相界限從大乘見道乃至佛地論中「道相智理中」等四頌廣釋

知麟喻道者由上說三法攝持為攝受獨覺之機所應了知之現觀種類的大乘聖智即是了知獨覺道之道相智之相界限同前論中「自覺自證故」等五頌即是廣釋

大乘見道者大乘的諦現觀便是大乘見道之相此分十六心界限唯局大乘見道位論中「諦及諦上忍」等六頌即是廣釋

大乘修道之作用者證得大乘修道人之身中由修習大乘修道之力所得勝利即是大乘修道作用之相分別有五論中「徧息及一切」等一頌即是廣釋

勝解修道者深信般若是三利隨一之出生根源大乘有漏之隨現觀即是勝解修道之相分別有三界限從初地乃至十地後心論中「勝解謂自利」等二頌廣釋

讚美承事稱揚者證得大乘修道人之身中由修習大乘修道之力所得功德即是大乘修道勝利之相此分二十七種界限從初地直通於佛位論中「般若波羅密」等一頌便是廣釋

廻向修道者能轉諸善根成大菩提之大乘有漏隨現觀即是廻向修道之相分別有十界限從初地通十地後心論中「殊勝徧廻向」等三頌是其廣釋

隨喜修道者於諸善根修習歡喜之大乘有漏隨現觀即是大乘隨喜修道之相分別有二界限同前論中「由方便無緣」等一頌廣釋

引發修道者正能安立究竟證德之大乘無漏修道即是大乘引發修道之相分別有五界限同前論中「此自體殊勝」等一頌廣釋

十一最清淨修道者正能安立究竟斷德之大乘無漏修道是最清淨修道之相分別有四界限同前論中「依佛及施等」等六頌即是廣釋上來就是略說道相智品中的十一事了

論中又說智不住諸有悲不滯寂滅非方便遙遠方便即非遙所治能治品加行及平等聲聞等見道一切智如是這便是第三段中九件事的總攝頌我也依着次第的在每一事上說他幾句你不嫌煩嗎

不住生死的智者觀待着世俗事能滅除生死邊的大乘聖智便是由智不住生死的道相智之相例如現證人無我的大乘見道

不住湼槃的悲者觀待着世俗事能滅除寂滅邊的大乘聖智便是由悲不寂滅的道相智之相例如見道位菩薩身中的大悲本論第三品起首之「非此岸彼岸」等一頌即廣釋上來兩事

非方便遙遠者捨離了大悲心并被實執所繫縛的聖人的正智即是所治品一切智的相此與遠果般若的一切智義思相同界限是從小乘的見道乃至到他們的無學道

方便非遠者具足大悲及通達空性慧之所攝持的小乘證德種類而是大乘聖智即是對治品一切智之相此與近果般若之一切智義思全同界限是從大乘見道乃至佛位一切皆有論中「彼由攀緣相」等一頌即是廣釋此上二事了

所治品者實執所縛之一切智是所治品一切智之相界限從小乘見道乃至其無學道

對治品者菩提心及證空性慧所攝持的大乘證德種類之大乘聖智是為對治品一切智之相界限與近果般若之一切智同論中「色等蘊空性」等五頌便是廣釋上來的兩段了

加行者於世俗性及勝義性修習對治顛倒邪執之菩薩瑜伽即是一切智品中所說的菩薩加行之相此分十種界限從大乘資糧道乃至十地最後心都有論中「色等無常等」等二頌半即是廣釋

加行平等性者於諸法自性差別能所相理及境滅除實執慧所攝持之菩薩瑜伽即是一切智品中所說的菩薩加行平等性之相分別有四界限同前論中「色等無憍慢」二句即是廣釋

見道者此處正說的大乘諦現觀即是此處正說的大乘見道之相此分十六界限唯在大乘見道才有論中「於苦等諸諦」等五頌便是這一小段的廣釋論中還有一個頌是總結上來三品的並非此品九事所攝第三品的九事也算略說過了

論中又說行相諸加行德失及性相順解脫決擇有學不退眾有寂靜平等清淨剎無上滿證一切相此具善方便

這便是第四大段十一件事的總攝頌也來逐條略說一下

行相者善取善修三智的一百七十三種行相這樣的菩薩瑜伽便是菩薩身中能修加行之相廣分別有一百七十三種界限從大乘資糧道乃至十地後心都有本論第四品起首之「一切智差別」等五頌即是廣釋

加行者無論是心是境及事相三修習實空永離戲論止觀雙運所攝持的菩薩瑜伽便是此品所說的正加行之相分別有十九若但就此處所說的算就有二十種加行界限從大乘加行道煖位一直到十地後心皆有論中「已承事諸佛」等六頌即是廣釋但其中之初二頌是說能修般若之人的資格謂現前有善知識攝受往昔已曾承事諸佛等內外二緣悉皆具足之菩薩乃是真修般若之機耳

功德者證得加行之補特伽羅身中由修加行之力所得之勝利即是加行功德之相分別有十四種界限從大乘資糧道乃至十地菩薩之最後心論中「摧壞魔力等」等二句即是廣釋

過失者若加行生或加行住而能為障礙便是加行過失之相分別有四十六種界限從大乘資糧道乃至十地後心皆有論中「過失有四十」等兩句廣釋

性相者能得果般若波羅密多之方便菩薩瑜伽即是道般若波羅密多瑜伽之相其中廣分別有九十一種限界同前論中「由何相當知」等十九頌即是廣釋

順解脫分者此品正所說的一切種智於自身善巧修學之菩薩法現觀即是此品正說的大乘順解脫分之相分別有五界限唯在大乘資糧道才有論中「無相善施等」等三頌即廣釋

順決擇分者此品正所說主要由方便分所顯的菩薩之義現觀便是此品正說的大乘順決擇分之相分別有四界限唯在大乘加行道才有論中「此煖等所緣」等三頌即是廣釋

有學不退眾者遣除色等上之實執現行等相證得此諸相隨一之菩薩瑜伽即是有學不退轉僧之相分別有三界限從大乘加行道煖位乃至十地論中「從順決擇分」等二十二頌即是廣釋此不退僧之行相也

有寂靜平等者由己摧伏粗相之功用堵絕實執現起之機會的淨地瑜伽即是三有寂靜平等加行之相界限唯在三淨地乃有論中「諸法同夢故」等一頌即廣釋此義

無上淨剎者自己當來成佛之殊勝國土現前淨修之淨地「即第八九十三地」瑜伽即是清淨剎土加行之相分別有二界限同前論中「有情世如是」等一頌即廣釋也

十一善巧方便者由己摧伏粗相功用事業任運之淨地瑜伽即是善巧方便加行之相分別有十界與前同論中「境及此加行」等兩頌即是廣釋上來把第四段中的十一件事也算略略地交代了

論中又說此相及增長堅穩心徧住見道修道中各有四分別四種能對治無間三摩地并諸邪執着是為頂現觀這便是第五段中八件事情的總攝頌茲當照例的解釋他一下

相者獲得頂加行的十二種相隨便證得一種的大乘之初順決擇分即是煖位頂加行之相本論第五品起首之「夢亦於諸法」等一頌廣釋此義增長者已得福德十六增長之隨一增長的大乘第二順決擇分即是頂位頂加行之相論中「盡贍部有情」等一頌廣釋堅穩者已得三智隨順於利他事更不破壞之大乘第三順決擇分即堅穩頂加行之相論中「由三智諸法」等一頌廣釋心徧住者已得成熟發生見道功德之三摩地心徧住無邊之大乘第四順決擇分即是心徧安住頂加行之相論中「四洲及小千」等一頌即其廣釋見道者安住對治見所斷分別之種類大乘之諦現觀即見道頂加行之相論中「趣入及退還」等十九頌廣釋見道之所治品等修道者安住對治修所斷分別之種類大乘之隨現觀即是大乘修道之頂加行相論中「滅等九等至」等十三頌廣釋無間定者總修三智超出大乘資糧道之菩薩瑜伽正為所知障之能對治即是無間頂加行之相論中「三千生聲聞」等三頌廣釋邪執者於一法上妄執二諦不可共有之心或種子即是此處所說應除遣的邪執之相論中「所緣成及彼」等三頌廣釋此等之界限從大乘加行道乃至十地最後心皆有上來是略說第五品八事之義

論又說「漸次有十三」這便是第六段中十三事之總攝頌也當折散了說說由布施修持之所攝為於三智行相得堅穩故次第修習三智行相之慧所攝持的菩薩瑜伽便是布施漸次加行之染如是推而言之由戒修持所攝為於三智行相由忍修持所攝由精進修持所攝由靜慮修持所攝由般若修持所攝為於三智行相得堅穩故如上說由念佛修持所攝為於三智行相得堅穩故漸修三智行相慧所攝持的菩薩瑜伽即是念佛漸次加行之相由念法修持所攝為於三智行相得堅穩故由念僧修持所攝由念戒十一由念天十二由念捨修持所攝為於三智行相得堅穩故漸修三智行相慧所攝持的菩薩瑜伽便是念捨漸次加行之相中間略者一切例推十三由能現證一切法實性空之堪能為於三智行相得堅穩故次第修習三智行相慧所攝持的菩薩瑜伽即是無性自性漸次加行之相界限從大乘資糧道乃至唯除十地最後心一剎那之前一切皆有論中「從施乃至慧」等一頌廣釋其義第六品十三事僅此一頌而已

論中又說剎那證菩提由相分四種這便是第七段中的四事了茲亦挨次的解釋一下

若於作事最短之一剎那頃現證一種無漏異熟法時與此同類之餘一切法皆能現證由此功能正對治所知障者即是無漏異熟剎那加行之相又於彼一剎那現證一種無漏非異熟法時與此同類之餘一切法悉能現證即此功能正治所知障即是無漏非異熟剎那加行之相由能現證補特伽羅無我故正對治所知障即是無二剎那加行之相由現證一切法空故而正對治所知障即是無相剎那加行之相界限唯十地菩薩最後心位才有論中「施等一一法」等五頌廣釋此剎那加行之相也

論又云自性及滿報如是餘化身法身並事業四相正宣說這便是第八大段中四事的總攝頌也當略為解說幾句自性身者具足二種清淨之無為身即是自性身之相此分本性清淨之自性身和離垢清淨之自性身之二佛陀身中之內心法性即初者之相斷障之斷德即第二之相界限唯佛地才有本論第八品起首之「能仁自性身」等十一頌廣釋具足五種決定之究竟色身即是報身之相五決定者一處決定唯住色究竟天二身決定定有相好莊嚴三眷屬決定皆是聖位菩薩四法決定專說大乘正法五時決定乃至生死未空而作饒益有情事論中「相有三十二」等二十一頌廣釋化身者非具足五種決定之究竟色身即化身之相此分巧變化身生變化身勝變化身之三論中「乃至有三有」等八頌廣釋化身及事業法身者觀待如所有性盡所有性所立之究竟見智即是智慧法身之相此分通達如所有性之智法身和通達盡所有性之智法身之二此等之界限唯於佛地才有以上便是略說第八大段中的四事了

舫兄我整整地寫了一天才把八品七十事的略義說了這一點滴你雖不能全懂想必也能略略地得一點概念吧我再把現觀莊嚴論的頌文給你開個清單

第一品有七十三個頌第一頌是歸敬次二頌是造論之所為這三頌就算全論的帽子吧第四五兩頌便是我上文引過的八品總頌自第六頌以下有十三頌便是上文所引的七十事的總頌自第九頌以後乃至到第七十三頌完便是詳細解說初品十事之文了

第二品中有三十一頌即是解釋十一事之文上來已詳為分開第三品有十六頌前十五頌是依次解說一切智中九件事的末了一頌略結上來三品之義的第四品有七十三頌第五品有四十二頌第六品一頌皆如上文分別訖第七品有五頌其中前二頌說一事次三頌各說一事第八品有四十頌前十一頌釋自性身次之二十一頌釋圓滿報身後之八頌釋化身及事業其智慧法身亦即附屬而說並無專釋之頌也在第八品完後又有兩頌是將八品或收為六或收為三觀待前八品之全論視之也就一個附屬品的結束罷了

民國二十六年二月五日寫在縉雲山世苑漢藏院翻譯處

版權宣告 捐款贊助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

將本經典保存在此設備中,在無網絡時仍可閱讀,並在首頁置頂?